导航菜单
[!--jjbt--]
我也很想他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1

入夜,街上霓虹流淌成一条蜿蜒的小溪,我顿在街角,看着手机上闪烁着爸爸的电话号码,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刚才,也就是一个小时前,我掀翻了他的麻将桌。那群跟他称兄道弟的男人,肮脏,猥琐,在我的家里制造出麻将声,脏话,烟雾弹,和收拾不尽的垃圾。它们像潮水一样汹涌在我的生活里,将我仅存的一点修养和理智湮没。爸爸的一巴掌很重很清晰地落在我的脸颊上,我嘴里有了血腥的味道,没有难过,我笑:你打死我,这个家只有你自己,那你真的是解脱了。

我接起电话,终于能够体会什么叫“如雷贯耳”:苏苏,你马上给我回来。声音又气又急,只会激起我更顽烈的反抗。我咬着牙说:做梦。然后挂了电话,想着爸爸此刻正在电话的那一端气得砸东西,竟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蔓延到四肢百骇。爸爸是恨我的吧。十几年前,我随妈妈去一个农家风景区旅游,我不懂事地乱跑,在一个很高的山坡上,妈妈没有拉住我一头跌了下去,山坡下都是凌乱的碎石头。而我却被一个人抱住,摔下去的时候,被紧紧地抱在怀里,竟然没受一点伤。

妈妈和救我的好心人被送到医院里,妈妈当天就死了。我仍然记得医院的走廊里,消毒水的味道泛滥成灾,我的眼前都是死亡的白色和撕心猎肺的哀号。爸爸从那天起开始酗酒,喝醉了就指着我的额头骂。你个扫把星。你个坏胚子。

我是个坏胚子。

可是,跟我有过节的田小逝说过,苏苏,你根本就做不了坏胚子。

我跟田小逝的过节要从两年前说起来了。那时候,我们还是极好的朋友,如果没有遇见那个眉目如画的男孩,也许会一直好下去吧。到现在,我只记得那个男孩太过好看,比我年长几岁的样子,每天早上去上课经过那个小公园,他都坐在花丛旁边,那里泼泼洒洒地挤满了五颜六色的月季。我经常远远地看着他,他的画板上总是一片热情似火的红。

像一片热情地触摸到天堂的绝望。

那些日子,因为迟到,我的名字像长在了学校的公开批评栏上,鲜红得刺目,让我想起那个男孩子画板上的红色,温暖耀眼。田小逝敲着我的脑袋说:“苏苏,你最近很不对劲哦。”我眯着眼睛装傻:“啊?有吗?有吗?”“你说谎就会眯眼睛。”田小逝揪了我的领子,自以为很凶地吼:“从实招来。”

田小逝是个外表如喜之郎果冻一般可爱的女生,最喜欢的明星是《流星花园》里的花泽类,与那个画画的男生如出一辙的清秀。

我说:“我遇见一个男孩,他每天早上都会在小公园里画画。”聪明如田小逝,有着猫一样灵敏的嗅觉和六亲不认的心。她说:“我也要去看。”

第二天,公开批评栏上,我和田小逝的名字极招摇地挤在一起。班主任老师火大地拿书戳我们的脑袋。田小逝只是笑,也不恼。

她不说,我也不说。

两个女生的心思密密地缠绕在一起,谁也不想退让,谁也不敢向前,暗恋的日子如寻麻一样疯狂地生长。终于有一天,田小逝说:“苏苏,我无法再等了。”

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再等什么,田小逝比我多的,不过是勇气而已。

2

我远远地躲在公园门口,看见花朵一样的田小逝甜蜜地靠近,心一寸一寸地被撕扯,疼痛,呐喊:是我先喜欢他的!是我!

田小逝蹲下身子跟他讲话,他仰起嘴角来微笑,真TMD倾国倾城。我下意识地往后躲,表情狼狈,指甲掐疼了手心,有泪水想要汹涌,终于忍住。清晨的薄雾微微地湿了脸,我看了下手表,急匆匆地往学校赶,哦,要迟到了。

从那天起,我再没有迟到。

田小逝每天都很快乐的样子,如浸了水的豆子,越发地晶莹美丽,美丽得那么伤感。她问我:“苏苏,你喜欢童泽颜,对吗?”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童泽颜,不过没有意义了。我摇头:“田小逝,我们是好朋友。”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都矫情得要呕吐,如果童泽颜喜欢的是我,我管她什么田小逝。我会像公主一样骄傲地扬下下巴,扮成一只欠揍的孔雀。只是,如今,我只有朋友可以选择。田小逝说:“那,苏苏,你答应我,永远也不要再去看泽颜画画。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

我嘴巴张了半天,只是“啊”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放学后,田小逝一脸神秘地离开,我坐在座位上将作业本狠狠地丝扯成一条一条的,夕阳薄暮如金,教室里渐渐地只剩下了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沉重,终于变成啜泣。

“冷血女,你竟然会哭啊?”

我抬起来头,是周名扬,那个嬉皮笑脸的,语文作业最难收的笨蛋。她喜欢叫我冷血女,因为我总是毫不留情地把他的名字写得大大地交给老师,然后解恨地看他被叫出去一顿臭骂。

他有点慌乱:“你别哭啊,别人看见了以为我欺负你。”我开始小声地哭,眼泪如喷涌的泉,委屈一直一直蔓延开来,收不住。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才记得身边还有一个人,揉开哭红的眼,周名扬正站在窗户边,脚下的垃圾桶里盛了满满的碎纸。他的表情有点兴奋:“冷血女,你快去楼下,我有东西给你看。”

楼下是放学后打扫卫生的值日生还有玩闹着快离开的人。我站在楼下,昂起头,周名扬从四楼对我做了一个“V”字形的手势,夕阳给他微微模糊的轮廓镶上了一道华美的金边。

操场上的女生开始尖叫,四楼的窗口,细碎的纸片像雪花一样飞扬下来,被风吹得很远,盘旋着,不肯凋零。这绝对是我看到的最美妙的一场雪。身边的女孩子捂着嘴巴,像是见了奇观一样,都是爱浪漫的年龄,亏他想得出来。

突然,不知道哪迸发出一句令人喷血的事实:“哎呀,我们刚打扫完的操场!”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浪漫的背后隐藏的危机就是现实。

3

我扭头看周名扬空空的座位,想象着班主任老师在办公室里口水狂喷地骂人,就忍不住地想发笑。笑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毕竟周名扬是因为讨好我,才撒纸片破坏环境。

田小逝有点不高兴地说:“苏苏,你怎么能这样?周名扬很有可能会被记过的。”我撇撇嘴巴:“有什么关系,我又没请他这么做。”“他是因为看了你的一篇作文才这么做的……”我兴味地挑起来眉毛:“呀,你对他挺关注的,他看了我的哪篇作文你都知道。”

田小逝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还是我不忍,软了口气:“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男生就是这么无聊,自以为很帅,苏苏你不是很讨厌他吗?”

我心里有了微薄的怒气,田小逝,你凭什么每次都帮我做结论?我是你谁?我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田小逝悻悻地别过脸。好大一会,又说:“你知道吗?苏苏,童泽颜昨晚告诉我,他想开一家花店,名字就叫逝。”我说:“是吗?那恭喜你罗。”“啊?为什么要恭喜啊?不过是用我的名字而已。”我尴尬地笑笑,对啊,为什么呢?你不知道为什么吗?你永远都与幸福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而我,早已万水千山。心里有丝丝的痛恨滋长,田小逝,我们朋友一场,揭了伤疤,为何还要撒一把盐?

我躲避田小逝的方法就是允许另一个人的靠近。

周名扬说:“田小逝那样的女生,你是斗不过的。”我硬生生地纂了拳头:“你也把我当笨蛋吗?”“她心机太重,而你,太单纯了。”

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单纯是个极漂亮的词语。我恨恨地用力推搡周名扬,恶狠狠地说:“你跟她一样是个坏胚子,都欺负我,讽刺我。”“我哪有?”“有。”“苏苏?”“啊?”“做我女朋友吧。”

做我女朋友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凶,我笨,我冷血,我不可爱。周名扬一下子就笑开了,凝固的空气仿佛受了热一下子散开。我涨红了脸,瞪他:“再说一次试试看。”

“做我女朋友吧。”这次,他的眼神变得神情而温柔,我几乎又一次被玩笑表面的认真所迷惑。我咬了咬嘴唇,有点恼火,这都是些什么人?我扭头就走,肩膀猛得被周名扬撅住。我看见他清亮的大眼睛和因为紧张而微微粗重的喘息:“苏苏,做我女朋友,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我愣愣的“哦”了一声,然后很傻地说:“谢谢。”

我不是田小逝。如果此刻被表白的是田小逝。她可以扬着骄傲的下巴,像一只欠揍的孔雀一样告诉他:我不喜欢你。而我,只会傻傻地说谢谢。

4

最近发生的事情真是糟透了。

流年不利。

我背着书包回家,夕阳把我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我抬脚去踩,怎么也踩不到。我忽然又想到了田小逝,如影随形的田小逝,一时心里涌起来憎恶,啊,她根本就是我身边的影子。我踩,我踩,我踩。

楼下停着几辆警车,红灯不停地闪啊闪的,我没由来的紧张,楼道里汹涌着糟杂声,有好奇的人把楼下不大的空地围得水泄不通。我一边嚷着借过,一边往楼道里挤,一连借了几十次才到二楼。我礼貌地跟二楼的奶奶打招呼,她说,苏苏啊,这些警察是冲着你家来的,听说是聚众赌博。

聚众赌博?我白了脸,一旋脚往三楼跑。门大敞开着,一群猪五牛六的男人举着手蹲在地上,麻将桌子上散满了麻将和钱。我的卧室被人打开了,一个年轻的警察正在翻我的衣柜。我的手指抖成一团:“为什么翻我东西?”那是个很年轻的男孩,他似乎察觉了我的脆弱,尴尬地笑:“例行公事。”“什么地方都要翻吗?”“恩。”他低低地应着,弯下身子去拿柜子旁边的小衣篓。

我三步两步地跑过去,一把夺到手里:“这个不能翻。”

他紧张起来:“每个地方都要搜,我是例行公事。”

去TMD例行公事。我的心一寸一寸地变凉,黑色的汁水冒着泡地往上翻。我说:“真的没什么。”话音刚落,手里的衣服篓已经被抢过去,他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庆幸后,顿时尴尬成酱紫色。我来例假还未洗的内裤正挂在他的手上,讽刺地张着嘴巴大笑。我咯咯地笑,看人出丑的快感揪得我莫名的兴奋和心伤。

乱。乱。乱。

一切归于安静,爸爸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扭头告诉我,抽屉里还有钱,够你花几天了。他没有说,不用担心,女儿要照顾好自己,爸爸错了。他没有说这些,他说钱够你花几天的。我冷哼一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收拾屋子。垃圾整整一大塑料袋子,我奋力地提下楼,然后坐在垃圾桶旁边发呆。

“苏苏,你没事吧。”

“田小逝,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玩,听邻居家的婆婆讲,你家出事了,爸爸被带走了。”

“恩。聚众赌博。”

“苏苏?”

“恩?”

“你好可怜哦。”

我和田小逝坐在垃圾桶旁边,苍蝇不时地跳过来跟我们SAYHELOO。啊,田小逝开始可怜我,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她的存在只是让我的处境更可怜而已。

5

我去KFC买可乐,出门的时候看见田小逝和周名扬钻进马路对面的一家网吧。田小逝和周名扬?我咬着吸管,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他们有什么联系。

这个网吧的外表装潢很高档,是休闲式的,机器与机器之间被隔板隔开。刚推开玻璃大门,网管很殷勤地迎上来:“上网?”“我要52号。”52号的位置是挨着田小逝的。我拿起柜台上的一张报纸掩住脸,露出两只大眼睛转来转去。田小逝她看起来有些得意,在周名扬的口袋里掏出一包将军,抽出一支,点燃。周名扬目不斜视地打开电脑,与先前那个嬉皮笑脸的他判若两人。

我默默地坐下,开机,他们果然没有注意我。

田小逝的声音很大,很清脆,隔着隔板听得请清楚楚。她说:“周名扬,你对苏苏这种女孩子应该耍点手段,像电视上演的什么英雄救美啦,下雨的时候在她楼下淋雨啦。”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周名扬的声音听不出丝毫的情绪。

“周名扬,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从前不会这么跟我讲话的。”田小逝骤然委屈起来:“我知道我这么做有点过分,可是,我再赢她一次就够了。“

“如果她知道这一切会怎么样?”

沉默数秒,田小逝哗地一声笑开了,如坠地的玻璃珠子一样蹦得到处都是:“那有什么关系,她不想我,她根本就做不了坏胚子。”

“你不觉得,其实苏苏她比你可爱多了。”

“周名扬!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讨厌她冷冰冰的样子吗?”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先让她喜欢上我,再甩掉她,你才会做我女朋友。小逝,这不是爱,也不是喜欢,这根本什么都不是,你只把我当报复苏苏的工具。”周名扬有些许的激动。

我听着他们在隔壁讲着话,打开QQ,田小逝的QQ亮着。我说:小逝,你可以把童泽颜让给我吗?隔壁的田小逝没有了声音,只有“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她说:苏苏,你答应过我的不去看他画画,不去想他,你说过的,你不喜欢他,我们是好朋友。

我说:小逝,我们之间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田小逝许久没有讲话,周名扬说:“田小逝,你赢了她太多次,够了,你们还是朋友。”田小逝恶狠狠地说:“谁跟她是朋友?!”我的眼前蹦出一串绿色的字体:都是真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笑了一下,关了机,心里竟然有解脱的感觉。我悄悄地离开了座位,田小逝和周名扬依然没有发觉。我走到柜台前结帐。我说:“53号和54号的帐单,我也买了。”我付了钱准备离开,刚踏出门的那一刹那,我收了脚,脸上绽放出罂粟般绝望惨烈的花。我说:“他们如果问起来谁帮他们结帐,你就说苏苏。”

是52号机位的苏苏。

6

我感觉有点冷,手里的手机像被蜜蜂蛰了似的,扯了嗓子疯叫。还是爸爸。我关了机,沿着马路慢慢地走。田小逝和周名扬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成为的过去式,我跟田小逝的恩怨在那一夜之间变成了路人。心照不宣地闭上眼睛看不见彼此,从此成为路人。

街上的店三三两两地打佯。我才发现夜已经很深了,而我,无处可去。两年前,爸爸因聚众赌博从看守所出来一个月后,我们就搬了家。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走得毫无牵连。这个城市比从前的城市更加华美富饶,对我而言,只是一座冰冷的空城。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抚巷街的街角有一个很大的网吧,透过玻璃映现出里面的灯火通明。我踏上台阶,猛然发现网吧的旁边竟然是一家花店。当然,花店不足为奇,但是,花店的名字叫做“逝”,被火红的玫瑰花灯簇拥的一个字,不艳俗,反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

我推门进去,扑鼻的花香,门口挂了风铃,叮叮当当的愉悦声音回旋在空气里。哦,真是不错的小店,花儿不是按种类摆放的,而是按花色,一片深深浅浅的红,一片此起彼伏的黄,一片逐渐蔓延的蓝,错落有致。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他前额的刘海很长很长地垂下来,遮了眼,微笑:“欢迎光临,不好意思,小店打佯了,服务员已经走了,您下次再来看吧。”

我如被雷击中,张开嘴,许多纷乱的句子在脑中横冲直撞,一些被浅薄的回忆潮水般用进脑子。我捂住嘴巴,心里点滴泯灭的伤苏醒,苏醒,苏醒。

童泽颜!

他的笔尖在白纸上滑动的样子,他茫然地看着前方的样子,他微笑着看田小逝的样子,他画板上的火红一路蔓延到天堂的样子……

童泽颜微微地反常,他像没有看见我脸上一秒种的千变万化,只是微微倾斜了脑袋,做出倾听的姿势:“没有人吗?”

没有人吗?

我的心碎了一地,轻轻地走过去,步子又细又软,仿佛脚底满是槿棘,吓坏了面前的小王子。童泽颜退了一步,皱眉:“谁在那里?小林还没走吗?不要开玩笑。”

我站在他面前,一瞬间泪流满面,我说:“你是童泽颜吗?你是我喜欢的那个童泽颜吗?”

7

洗了个澡,干净的丝绸睡衣若有若无地刮着皮肤,我舒服地躺在床上,睁着空洞的眼睛,嘴角弯起又垂下来。小绿拿了吹风机把我从床上拽起来,不由分说地帮我吹头发。温暖的风柔柔的吹拂的发丝,嗡嗡的声音振得耳朵发痒。

小绿真是个好姑娘,我坐在路边哭的时候,她把我拣回了家。她的爸爸妈妈是和蔼的人,给我准备的热腾腾的饭菜。说实话,我和小绿不算熟悉,她学习不是很好,坐在倒数第二排,每次把作业交给我的时候都会低头微笑一下。羞涩安静得让人不会对他作业本上乱七八糟的XYZ发火。

“苏苏,好好睡一个觉,明天,我们还要上课呢。”关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她不问,我也不说。我把头挤到她的颈窝里:“小绿,谢谢你。”“笨苏苏,我们是朋友啊,那么客气干什么?”朋友?这就是朋友了吗?朋友不是每天都要在一起,包容对方的自私和过错,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在她背叛你后还要不留痕迹地离开

“那你说什么是朋友呢?”

“朋友就是在你落难的时候拉你一把的人。”

第二天放学我又跑到花店,童泽颜坐在门口的休息椅上,太阳极其温柔地跳跃在他的睫毛,旁边的一杯咖啡还幽幽地泛滥地女巫般的白雾。我坐在他身边,他侧耳听了一下,微笑:“哎,是你吗?”“是我。”我说:“我说了今天会来就一定会来。”“我肯定没有见过你,我没听过你的声音。”“那没有关系啊,你知道我喜欢你就行了。”我的脚在风里欢快地荡来荡去,回头却见童泽颜脸颊微微地红。

“我是个瞎子。”

“可是你的眼睛很漂亮啊。”

“对你来说,我太老了。”童泽颜喝了口咖啡,那样子优雅极了。借口,全是借口。我冷哼一声:“那田小逝呢?对她来说就不老了吗?”“原来你认识小逝?”童泽颜有些激动地“看”我:“她还好吗?是不是她让你来看我的?”我咬了嘴唇,眼泪马上就要流下来:“你还忘不了她吗?”“她的声音,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我挫败咬了牙,听他继续说下去。

两年前,在另一个城市,童泽颜在叔叔家住了两个月。那两个月,每天早上太阳刚升起的时候,他就去附近的小公园里画画。他只带红色和绿色的染料,因为他失明前最后看见的是一片火红火红的花海,那片红玫瑰花园变成他心里唯一的一片涂抹不掉的风景。有一天,一个女孩子走到他身边问:“帅哥,你可以给我画张肖像画吗?”她的声音又脆又甜,童泽颜对她微笑,然后说:“对不起,我看不见你。”那个女孩子就是田小逝。

就这样算是认识了,她知道他的名字叫童泽颜,纸上的一片火红只是一个记忆。

田小逝每天早晨都早早地跑到童泽颜的叔叔家的楼下,他下楼,她搀扶着他,一路快乐地去附近的小公园画画。她说:“童泽颜,其实我蛮喜欢你的,但是我不能喜欢你。”童泽颜只是笑笑,并不答话,像他这样的人,已经不配被人喜欢了。田小逝接着讲:“因为我最好的朋友喜欢你,但是我现在不想让你认识她。我再赢她一次,就把你还给她。”“为什么呢?”“朋友之间就应该是公平的不是吗?她什么都比我优秀,我总要扳回一成,这样,我才能跟她做真正的朋友。”

女孩子的心思就是密密麻麻地纠缠不清,作茧自缚也伤害了别人。童泽颜说,不过,田小逝真的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我回到这个城市后跟她通了几封信。她还跟我讲,如果我在街上遇见一个见了我会流眼泪的女孩,请我一定珍惜她。许久,童泽颜的手准确地覆在我的手背上说:“她说的女孩就是你吧。”

温暖的午后,一个高大清秀的男子与一个娇小的女子并肩坐在椅子上,一个微笑,一个流泪。

8

爸爸的电话又打过来,我狠狠地把手机摔在墙上,好好的翻盖手机变成两半,掉在地上,再也没能嚣张起来。小绿有些生气:“好好的东西都叫你给糟蹋了,拿东西出气的人都是笨蛋。”

“我没气,就是烦。”

“还说没气,那个童泽颜明明喜欢你,却不肯接受,你不气才怪。”小绿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八卦得要命。有人说过,再安静的女人遇上爱情都会变得刮躁,不管是别人的爱情还是自己的爱情。我又想起了田小逝,也许是因为事情过去了太久的缘故,那种隐忍的恨淡了。童泽颜说的话如果都是真的,那她在网吧说的那些话就有一半是假的,让我痛了那么久。

周末,我跑到花店,童泽颜看起来精神特别好,拉着我的手让我带他去街上散步,他说:“我好久都没出去走走了。”一句话让我疼痛到窒息,我说,我们以后会经常去散步的。童泽颜的手里握着我的手,那么亲昵的姿势让我的嘴角微笑成海,他的嘴巴也喋喋不休:“苏苏,我知道你一直以为我的花店‘逝’是因为田小逝,可是你错了,我是为了纪念那些逝去的时光,在我的生命里如此地闪亮过。而现在,我也许有机会继续我逝去的日子,听医生讲,过些日子会有合适的角膜,我就可以重新看见了。”

童泽颜脸上有希望的光,我开心地笑:“我有点怕,如果你见到我,会不会不喜欢我。”“如果我能看见的话,那我们就在一起吧。”童泽颜坚定握着我的手:“我要给我心爱的女孩子一座坚固的城堡的。”

我对着小绿又笑又叫,她说,那个童泽颜一定是个温暖善良的人。然后,我们一起牵着手去花店打劫免费的玫瑰花,童泽颜只是宠溺地笑,小绿得意洋洋:“啊,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就暂时把我的苏苏租给你了。”

我大叫着拿花去打她,两个人闹成一团,把快乐的时光拉扯得懒散而兀长。

我准备回家去看看爸爸。我问童泽颜,为什么我要回去呢?他说,因为他是你爸爸。对的,他毕竟是我的爸爸。

家里脏得不成样子,我回去的时候爸爸正在收拾麻将桌子。我站在门口,绷紧脸说:“爸,我回来了。”爸爸听见我的声音,回过头:“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你个死丫头,快过来帮我收拾桌子。那帮狗东西折腾完了就走人,真不是东西。”声音越来越小。我哀伤地看着爸爸微微驮的背,心酸地想哭。爸爸叹了口气:“丫头饿了吧,爸给你去做点东西吃,以后别乱跑了,家里多好。”我点了点头,看见柜子上妈妈的照片,笑得春暖花开。

9

童泽颜的脾气臭得像便密了三天。我气呼呼地在他耳边喊:我不在乎你看不见东西,我一点都不在乎。不过是角膜移植手做不成了。没关系,亲爱的,我来做你的眼睛。

我像甜蜜的小妇人一样跑到小绿家里问她:什么汤最去火。两个笨蛋女生一合计,开始在家煮绿豆汤。打开瓦斯,锅子里添了水,放上绿豆。两人搬了小板凳挤在一起说童泽颜。

小绿说:“你知道童泽颜的眼睛是怎么失明的吗”

我有些懊恼,总以为对他了解得够多,却连基本的问题都不知道。那段日子肯定是他生命里最黑暗的日子,他想遗忘,而且期待永远都不会被人提起。小绿说:“苏苏,其实他的眼睛使命完全是意外。他跟着旅游团站在山坡上欣赏风景,山坡下大片大片的玫瑰花开得非常漂亮。这时候一个比他小5,6光景的女孩子,忽然尖叫一声就往山坡下跌。他眼明手快地抓住那小女孩的胳膊,两个人一起滚下山坡,被一种锯齿的草割伤了角膜。而那个女孩没事,妈妈却头部撞石头,死了。”

小绿说着说着忽然摇晃我的胳膊:“哎呀,苏苏,你的脸怎么那么白?”

我发了疯似的往楼下冲。泪水越来越多,越来越汹涌。路上有人不时地转头看我,看一个女孩子无比悲伤地哭着跑过去。原来,无论是我,童泽颜,田小逝,周名扬,还是小绿,我们都站在一个圆圈上,无论怎么行走都会回到原地,但别人会知道发生过什么。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磨灭,在不经意的时候它会悄悄溜出来,看我们像小丑一样搞笑地讨好着彼此。

我站在马路对面,童泽颜礼貌地送一位买花的女孩子出门,火红的玫瑰燃烧了我的心脏。我听见自己的全身的细胞都在呐喊: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永远不分开。我被自己的理智蛊惑了,不顾一切地向对面奔跑。

一辆漂亮的跑车闪电般地撞上我的身体。哦,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血从身体内喷涌而出的声音,而我的眼睛一直微笑着充满期望地望着童泽颜转身进店的背影。我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小绿在救护车上紧握着我的手,哭天抢地。我能感觉到生命正一点一滴地从身体里流逝。我颤抖着张开嘴巴,气若游丝。这个笨丫头终于聪明一回,将耳朵贴到我的嘴巴上。我说:“把我的角膜给童泽颜。告诉他,我去国外找我妈妈了。告诉爸爸,我很爱他,一直很爱他……”

我闭上了眼睛,再也没力气说话,我不感觉疼,因为我看见妈妈的微笑,那么温暖。

我们都是欣慰的,我要告诉上帝,我把眼睛还给了他。

从此,了无牵挂。

1

入夜,街上霓虹流淌成一条蜿蜒的小溪,我顿在街角,看着手机上闪烁着爸爸的电话号码,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刚才,也就是一个小时前,我掀翻了他的麻将桌。那群跟他称兄道弟的男人,肮脏,猥琐,在我的家里制造出麻将声,脏话,烟雾弹,和收拾不尽的垃圾。它们像潮水一样汹涌在我的生活里,将我仅存的一点修养和理智湮没。爸爸的一巴掌很重很清晰地落在我的脸颊上,我嘴里有了血腥的味道,没有难过,我笑:你打死我,这个家只有你自己,那你真的是解脱了。

我接起电话,终于能够体会什么叫“如雷贯耳”:苏苏,你马上给我回来。声音又气又急,只会激起我更顽烈的反抗。我咬着牙说:做梦。然后挂了电话,想着爸爸此刻正在电话的那一端气得砸东西,竟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蔓延到四肢百骇。爸爸是恨我的吧。十几年前,我随妈妈去一个农家风景区旅游,我不懂事地乱跑,在一个很高的山坡上,妈妈没有拉住我一头跌了下去,山坡下都是凌乱的碎石头。而我却被一个人抱住,摔下去的时候,被紧紧地抱在怀里,竟然没受一点伤。

妈妈和救我的好心人被送到医院里,妈妈当天就死了。我仍然记得医院的走廊里,消毒水的味道泛滥成灾,我的眼前都是死亡的白色和撕心猎肺的哀号。爸爸从那天起开始酗酒,喝醉了就指着我的额头骂。你个扫把星。你个坏胚子。

我是个坏胚子。

可是,跟我有过节的田小逝说过,苏苏,你根本就做不了坏胚子。

我跟田小逝的过节要从两年前说起来了。那时候,我们还是极好的朋友,如果没有遇见那个眉目如画的男孩,也许会一直好下去吧。到现在,我只记得那个男孩太过好看,比我年长几岁的样子,每天早上去上课经过那个小公园,他都坐在花丛旁边,那里泼泼洒洒地挤满了五颜六色的月季。我经常远远地看着他,他的画板上总是一片热情似火的红。

像一片热情地触摸到天堂的绝望。

那些日子,因为迟到,我的名字像长在了学校的公开批评栏上,鲜红得刺目,让我想起那个男孩子画板上的红色,温暖耀眼。田小逝敲着我的脑袋说:“苏苏,你最近很不对劲哦。”我眯着眼睛装傻:“啊?有吗?有吗?”“你说谎就会眯眼睛。”田小逝揪了我的领子,自以为很凶地吼:“从实招来。”

田小逝是个外表如喜之郎果冻一般可爱的女生,最喜欢的明星是《流星花园》里的花泽类,与那个画画的男生如出一辙的清秀。

我说:“我遇见一个男孩,他每天早上都会在小公园里画画。”聪明如田小逝,有着猫一样灵敏的嗅觉和六亲不认的心。她说:“我也要去看。”

第二天,公开批评栏上,我和田小逝的名字极招摇地挤在一起。班主任老师火大地拿书戳我们的脑袋。田小逝只是笑,也不恼。

她不说,我也不说。

两个女生的心思密密地缠绕在一起,谁也不想退让,谁也不敢向前,暗恋的日子如寻麻一样疯狂地生长。终于有一天,田小逝说:“苏苏,我无法再等了。”

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再等什么,田小逝比我多的,不过是勇气而已。

2

我远远地躲在公园门口,看见花朵一样的田小逝甜蜜地靠近,心一寸一寸地被撕扯,疼痛,呐喊:是我先喜欢他的!是我!

田小逝蹲下身子跟他讲话,他仰起嘴角来微笑,真TMD倾国倾城。我下意识地往后躲,表情狼狈,指甲掐疼了手心,有泪水想要汹涌,终于忍住。清晨的薄雾微微地湿了脸,我看了下手表,急匆匆地往学校赶,哦,要迟到了。

从那天起,我再没有迟到。

田小逝每天都很快乐的样子,如浸了水的豆子,越发地晶莹美丽,美丽得那么伤感。她问我:“苏苏,你喜欢童泽颜,对吗?”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童泽颜,不过没有意义了。我摇头:“田小逝,我们是好朋友。”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都矫情得要呕吐,如果童泽颜喜欢的是我,我管她什么田小逝。我会像公主一样骄傲地扬下下巴,扮成一只欠揍的孔雀。只是,如今,我只有朋友可以选择。田小逝说:“那,苏苏,你答应我,永远也不要再去看泽颜画画。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

我嘴巴张了半天,只是“啊”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放学后,田小逝一脸神秘地离开,我坐在座位上将作业本狠狠地丝扯成一条一条的,夕阳薄暮如金,教室里渐渐地只剩下了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沉重,终于变成啜泣。

“冷血女,你竟然会哭啊?”

我抬起来头,是周名扬,那个嬉皮笑脸的,语文作业最难收的笨蛋。她喜欢叫我冷血女,因为我总是毫不留情地把他的名字写得大大地交给老师,然后解恨地看他被叫出去一顿臭骂。

他有点慌乱:“你别哭啊,别人看见了以为我欺负你。”我开始小声地哭,眼泪如喷涌的泉,委屈一直一直蔓延开来,收不住。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才记得身边还有一个人,揉开哭红的眼,周名扬正站在窗户边,脚下的垃圾桶里盛了满满的碎纸。他的表情有点兴奋:“冷血女,你快去楼下,我有东西给你看。”

楼下是放学后打扫卫生的值日生还有玩闹着快离开的人。我站在楼下,昂起头,周名扬从四楼对我做了一个“V”字形的手势,夕阳给他微微模糊的轮廓镶上了一道华美的金边。

操场上的女生开始尖叫,四楼的窗口,细碎的纸片像雪花一样飞扬下来,被风吹得很远,盘旋着,不肯凋零。这绝对是我看到的最美妙的一场雪。身边的女孩子捂着嘴巴,像是见了奇观一样,都是爱浪漫的年龄,亏他想得出来。

突然,不知道哪迸发出一句令人喷血的事实:“哎呀,我们刚打扫完的操场!”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浪漫的背后隐藏的危机就是现实。

3

我扭头看周名扬空空的座位,想象着班主任老师在办公室里口水狂喷地骂人,就忍不住地想发笑。笑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毕竟周名扬是因为讨好我,才撒纸片破坏环境。

田小逝有点不高兴地说:“苏苏,你怎么能这样?周名扬很有可能会被记过的。”我撇撇嘴巴:“有什么关系,我又没请他这么做。”“他是因为看了你的一篇作文才这么做的……”我兴味地挑起来眉毛:“呀,你对他挺关注的,他看了我的哪篇作文你都知道。”

田小逝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还是我不忍,软了口气:“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男生就是这么无聊,自以为很帅,苏苏你不是很讨厌他吗?”

我心里有了微薄的怒气,田小逝,你凭什么每次都帮我做结论?我是你谁?我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田小逝悻悻地别过脸。好大一会,又说:“你知道吗?苏苏,童泽颜昨晚告诉我,他想开一家花店,名字就叫逝。”我说:“是吗?那恭喜你罗。”“啊?为什么要恭喜啊?不过是用我的名字而已。”我尴尬地笑笑,对啊,为什么呢?你不知道为什么吗?你永远都与幸福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而我,早已万水千山。心里有丝丝的痛恨滋长,田小逝,我们朋友一场,揭了伤疤,为何还要撒一把盐?

我躲避田小逝的方法就是允许另一个人的靠近。

周名扬说:“田小逝那样的女生,你是斗不过的。”我硬生生地纂了拳头:“你也把我当笨蛋吗?”“她心机太重,而你,太单纯了。”

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单纯是个极漂亮的词语。我恨恨地用力推搡周名扬,恶狠狠地说:“你跟她一样是个坏胚子,都欺负我,讽刺我。”“我哪有?”“有。”“苏苏?”“啊?”“做我女朋友吧。”

做我女朋友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凶,我笨,我冷血,我不可爱。周名扬一下子就笑开了,凝固的空气仿佛受了热一下子散开。我涨红了脸,瞪他:“再说一次试试看。”

“做我女朋友吧。”这次,他的眼神变得神情而温柔,我几乎又一次被玩笑表面的认真所迷惑。我咬了咬嘴唇,有点恼火,这都是些什么人?我扭头就走,肩膀猛得被周名扬撅住。我看见他清亮的大眼睛和因为紧张而微微粗重的喘息:“苏苏,做我女朋友,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我愣愣的“哦”了一声,然后很傻地说:“谢谢。”

我不是田小逝。如果此刻被表白的是田小逝。她可以扬着骄傲的下巴,像一只欠揍的孔雀一样告诉他:我不喜欢你。而我,只会傻傻地说谢谢。

4

最近发生的事情真是糟透了。

流年不利。

我背着书包回家,夕阳把我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我抬脚去踩,怎么也踩不到。我忽然又想到了田小逝,如影随形的田小逝,一时心里涌起来憎恶,啊,她根本就是我身边的影子。我踩,我踩,我踩。

楼下停着几辆警车,红灯不停地闪啊闪的,我没由来的紧张,楼道里汹涌着糟杂声,有好奇的人把楼下不大的空地围得水泄不通。我一边嚷着借过,一边往楼道里挤,一连借了几十次才到二楼。我礼貌地跟二楼的奶奶打招呼,她说,苏苏啊,这些警察是冲着你家来的,听说是聚众赌博。

聚众赌博?我白了脸,一旋脚往三楼跑。门大敞开着,一群猪五牛六的男人举着手蹲在地上,麻将桌子上散满了麻将和钱。我的卧室被人打开了,一个年轻的警察正在翻我的衣柜。我的手指抖成一团:“为什么翻我东西?”那是个很年轻的男孩,他似乎察觉了我的脆弱,尴尬地笑:“例行公事。”“什么地方都要翻吗?”“恩。”他低低地应着,弯下身子去拿柜子旁边的小衣篓。

我三步两步地跑过去,一把夺到手里:“这个不能翻。”

他紧张起来:“每个地方都要搜,我是例行公事。”

去TMD例行公事。我的心一寸一寸地变凉,黑色的汁水冒着泡地往上翻。我说:“真的没什么。”话音刚落,手里的衣服篓已经被抢过去,他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庆幸后,顿时尴尬成酱紫色。我来例假还未洗的内裤正挂在他的手上,讽刺地张着嘴巴大笑。我咯咯地笑,看人出丑的快感揪得我莫名的兴奋和心伤。

乱。乱。乱。

一切归于安静,爸爸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扭头告诉我,抽屉里还有钱,够你花几天了。他没有说,不用担心,女儿要照顾好自己,爸爸错了。他没有说这些,他说钱够你花几天的。我冷哼一声,戴上橡胶手套开始收拾屋子。垃圾整整一大塑料袋子,我奋力地提下楼,然后坐在垃圾桶旁边发呆。

“苏苏,你没事吧。”

“田小逝,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玩,听邻居家的婆婆讲,你家出事了,爸爸被带走了。”

“恩。聚众赌博。”

“苏苏?”

“恩?”

“你好可怜哦。”

我和田小逝坐在垃圾桶旁边,苍蝇不时地跳过来跟我们SAYHELOO。啊,田小逝开始可怜我,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她的存在只是让我的处境更可怜而已。

5

我去KFC买可乐,出门的时候看见田小逝和周名扬钻进马路对面的一家网吧。田小逝和周名扬?我咬着吸管,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他们有什么联系。

这个网吧的外表装潢很高档,是休闲式的,机器与机器之间被隔板隔开。刚推开玻璃大门,网管很殷勤地迎上来:“上网?”“我要52号。”52号的位置是挨着田小逝的。我拿起柜台上的一张报纸掩住脸,露出两只大眼睛转来转去。田小逝她看起来有些得意,在周名扬的口袋里掏出一包将军,抽出一支,点燃。周名扬目不斜视地打开电脑,与先前那个嬉皮笑脸的他判若两人。

我默默地坐下,开机,他们果然没有注意我。

田小逝的声音很大,很清脆,隔着隔板听得请清楚楚。她说:“周名扬,你对苏苏这种女孩子应该耍点手段,像电视上演的什么英雄救美啦,下雨的时候在她楼下淋雨啦。”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周名扬的声音听不出丝毫的情绪。

“周名扬,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从前不会这么跟我讲话的。”田小逝骤然委屈起来:“我知道我这么做有点过分,可是,我再赢她一次就够了。“

“如果她知道这一切会怎么样?”

沉默数秒,田小逝哗地一声笑开了,如坠地的玻璃珠子一样蹦得到处都是:“那有什么关系,她不想我,她根本就做不了坏胚子。”

“你不觉得,其实苏苏她比你可爱多了。”

“周名扬!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讨厌她冷冰冰的样子吗?”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先让她喜欢上我,再甩掉她,你才会做我女朋友。小逝,这不是爱,也不是喜欢,这根本什么都不是,你只把我当报复苏苏的工具。”周名扬有些许的激动。

我听着他们在隔壁讲着话,打开QQ,田小逝的QQ亮着。我说:小逝,你可以把童泽颜让给我吗?隔壁的田小逝没有了声音,只有“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她说:苏苏,你答应过我的不去看他画画,不去想他,你说过的,你不喜欢他,我们是好朋友。

我说:小逝,我们之间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田小逝许久没有讲话,周名扬说:“田小逝,你赢了她太多次,够了,你们还是朋友。”田小逝恶狠狠地说:“谁跟她是朋友?!”我的眼前蹦出一串绿色的字体:都是真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笑了一下,关了机,心里竟然有解脱的感觉。我悄悄地离开了座位,田小逝和周名扬依然没有发觉。我走到柜台前结帐。我说:“53号和54号的帐单,我也买了。”我付了钱准备离开,刚踏出门的那一刹那,我收了脚,脸上绽放出罂粟般绝望惨烈的花。我说:“他们如果问起来谁帮他们结帐,你就说苏苏。”

是52号机位的苏苏。

6

我感觉有点冷,手里的手机像被蜜蜂蛰了似的,扯了嗓子疯叫。还是爸爸。我关了机,沿着马路慢慢地走。田小逝和周名扬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成为的过去式,我跟田小逝的恩怨在那一夜之间变成了路人。心照不宣地闭上眼睛看不见彼此,从此成为路人。

街上的店三三两两地打佯。我才发现夜已经很深了,而我,无处可去。两年前,爸爸因聚众赌博从看守所出来一个月后,我们就搬了家。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走得毫无牵连。这个城市比从前的城市更加华美富饶,对我而言,只是一座冰冷的空城。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抚巷街的街角有一个很大的网吧,透过玻璃映现出里面的灯火通明。我踏上台阶,猛然发现网吧的旁边竟然是一家花店。当然,花店不足为奇,但是,花店的名字叫做“逝”,被火红的玫瑰花灯簇拥的一个字,不艳俗,反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

我推门进去,扑鼻的花香,门口挂了风铃,叮叮当当的愉悦声音回旋在空气里。哦,真是不错的小店,花儿不是按种类摆放的,而是按花色,一片深深浅浅的红,一片此起彼伏的黄,一片逐渐蔓延的蓝,错落有致。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他前额的刘海很长很长地垂下来,遮了眼,微笑:“欢迎光临,不好意思,小店打佯了,服务员已经走了,您下次再来看吧。”

我如被雷击中,张开嘴,许多纷乱的句子在脑中横冲直撞,一些被浅薄的回忆潮水般用进脑子。我捂住嘴巴,心里点滴泯灭的伤苏醒,苏醒,苏醒。

童泽颜!

他的笔尖在白纸上滑动的样子,他茫然地看着前方的样子,他微笑着看田小逝的样子,他画板上的火红一路蔓延到天堂的样子……

童泽颜微微地反常,他像没有看见我脸上一秒种的千变万化,只是微微倾斜了脑袋,做出倾听的姿势:“没有人吗?”

没有人吗?

我的心碎了一地,轻轻地走过去,步子又细又软,仿佛脚底满是槿棘,吓坏了面前的小王子。童泽颜退了一步,皱眉:“谁在那里?小林还没走吗?不要开玩笑。”

我站在他面前,一瞬间泪流满面,我说:“你是童泽颜吗?你是我喜欢的那个童泽颜吗?”

7

洗了个澡,干净的丝绸睡衣若有若无地刮着皮肤,我舒服地躺在床上,睁着空洞的眼睛,嘴角弯起又垂下来。小绿拿了吹风机把我从床上拽起来,不由分说地帮我吹头发。温暖的风柔柔的吹拂的发丝,嗡嗡的声音振得耳朵发痒。

小绿真是个好姑娘,我坐在路边哭的时候,她把我拣回了家。她的爸爸妈妈是和蔼的人,给我准备的热腾腾的饭菜。说实话,我和小绿不算熟悉,她学习不是很好,坐在倒数第二排,每次把作业交给我的时候都会低头微笑一下。羞涩安静得让人不会对他作业本上乱七八糟的XYZ发火。

“苏苏,好好睡一个觉,明天,我们还要上课呢。”关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她不问,我也不说。我把头挤到她的颈窝里:“小绿,谢谢你。”“笨苏苏,我们是朋友啊,那么客气干什么?”朋友?这就是朋友了吗?朋友不是每天都要在一起,包容对方的自私和过错,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在她背叛你后还要不留痕迹地离开

“那你说什么是朋友呢?”

“朋友就是在你落难的时候拉你一把的人。”

第二天放学我又跑到花店,童泽颜坐在门口的休息椅上,太阳极其温柔地跳跃在他的睫毛,旁边的一杯咖啡还幽幽地泛滥地女巫般的白雾。我坐在他身边,他侧耳听了一下,微笑:“哎,是你吗?”“是我。”我说:“我说了今天会来就一定会来。”“我肯定没有见过你,我没听过你的声音。”“那没有关系啊,你知道我喜欢你就行了。”我的脚在风里欢快地荡来荡去,回头却见童泽颜脸颊微微地红。

“我是个瞎子。”

“可是你的眼睛很漂亮啊。”

“对你来说,我太老了。”童泽颜喝了口咖啡,那样子优雅极了。借口,全是借口。我冷哼一声:“那田小逝呢?对她来说就不老了吗?”“原来你认识小逝?”童泽颜有些激动地“看”我:“她还好吗?是不是她让你来看我的?”我咬了嘴唇,眼泪马上就要流下来:“你还忘不了她吗?”“她的声音,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我挫败咬了牙,听他继续说下去。

两年前,在另一个城市,童泽颜在叔叔家住了两个月。那两个月,每天早上太阳刚升起的时候,他就去附近的小公园里画画。他只带红色和绿色的染料,因为他失明前最后看见的是一片火红火红的花海,那片红玫瑰花园变成他心里唯一的一片涂抹不掉的风景。有一天,一个女孩子走到他身边问:“帅哥,你可以给我画张肖像画吗?”她的声音又脆又甜,童泽颜对她微笑,然后说:“对不起,我看不见你。”那个女孩子就是田小逝。

就这样算是认识了,她知道他的名字叫童泽颜,纸上的一片火红只是一个记忆。

田小逝每天早晨都早早地跑到童泽颜的叔叔家的楼下,他下楼,她搀扶着他,一路快乐地去附近的小公园画画。她说:“童泽颜,其实我蛮喜欢你的,但是我不能喜欢你。”童泽颜只是笑笑,并不答话,像他这样的人,已经不配被人喜欢了。田小逝接着讲:“因为我最好的朋友喜欢你,但是我现在不想让你认识她。我再赢她一次,就把你还给她。”“为什么呢?”“朋友之间就应该是公平的不是吗?她什么都比我优秀,我总要扳回一成,这样,我才能跟她做真正的朋友。”

女孩子的心思就是密密麻麻地纠缠不清,作茧自缚也伤害了别人。童泽颜说,不过,田小逝真的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我回到这个城市后跟她通了几封信。她还跟我讲,如果我在街上遇见一个见了我会流眼泪的女孩,请我一定珍惜她。许久,童泽颜的手准确地覆在我的手背上说:“她说的女孩就是你吧。”

温暖的午后,一个高大清秀的男子与一个娇小的女子并肩坐在椅子上,一个微笑,一个流泪。

8

爸爸的电话又打过来,我狠狠地把手机摔在墙上,好好的翻盖手机变成两半,掉在地上,再也没能嚣张起来。小绿有些生气:“好好的东西都叫你给糟蹋了,拿东西出气的人都是笨蛋。”

“我没气,就是烦。”

“还说没气,那个童泽颜明明喜欢你,却不肯接受,你不气才怪。”小绿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八卦得要命。有人说过,再安静的女人遇上爱情都会变得刮躁,不管是别人的爱情还是自己的爱情。我又想起了田小逝,也许是因为事情过去了太久的缘故,那种隐忍的恨淡了。童泽颜说的话如果都是真的,那她在网吧说的那些话就有一半是假的,让我痛了那么久。

周末,我跑到花店,童泽颜看起来精神特别好,拉着我的手让我带他去街上散步,他说:“我好久都没出去走走了。”一句话让我疼痛到窒息,我说,我们以后会经常去散步的。童泽颜的手里握着我的手,那么亲昵的姿势让我的嘴角微笑成海,他的嘴巴也喋喋不休:“苏苏,我知道你一直以为我的花店‘逝’是因为田小逝,可是你错了,我是为了纪念那些逝去的时光,在我的生命里如此地闪亮过。而现在,我也许有机会继续我逝去的日子,听医生讲,过些日子会有合适的角膜,我就可以重新看见了。”

童泽颜脸上有希望的光,我开心地笑:“我有点怕,如果你见到我,会不会不喜欢我。”“如果我能看见的话,那我们就在一起吧。”童泽颜坚定握着我的手:“我要给我心爱的女孩子一座坚固的城堡的。”

我对着小绿又笑又叫,她说,那个童泽颜一定是个温暖善良的人。然后,我们一起牵着手去花店打劫免费的玫瑰花,童泽颜只是宠溺地笑,小绿得意洋洋:“啊,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就暂时把我的苏苏租给你了。”

我大叫着拿花去打她,两个人闹成一团,把快乐的时光拉扯得懒散而兀长。

我准备回家去看看爸爸。我问童泽颜,为什么我要回去呢?他说,因为他是你爸爸。对的,他毕竟是我的爸爸。

家里脏得不成样子,我回去的时候爸爸正在收拾麻将桌子。我站在门口,绷紧脸说:“爸,我回来了。”爸爸听见我的声音,回过头:“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你个死丫头,快过来帮我收拾桌子。那帮狗东西折腾完了就走人,真不是东西。”声音越来越小。我哀伤地看着爸爸微微驮的背,心酸地想哭。爸爸叹了口气:“丫头饿了吧,爸给你去做点东西吃,以后别乱跑了,家里多好。”我点了点头,看见柜子上妈妈的照片,笑得春暖花开。

9

童泽颜的脾气臭得像便密了三天。我气呼呼地在他耳边喊:我不在乎你看不见东西,我一点都不在乎。不过是角膜移植手做不成了。没关系,亲爱的,我来做你的眼睛。

我像甜蜜的小妇人一样跑到小绿家里问她:什么汤最去火。两个笨蛋女生一合计,开始在家煮绿豆汤。打开瓦斯,锅子里添了水,放上绿豆。两人搬了小板凳挤在一起说童泽颜。

小绿说:“你知道童泽颜的眼睛是怎么失明的吗”

我有些懊恼,总以为对他了解得够多,却连基本的问题都不知道。那段日子肯定是他生命里最黑暗的日子,他想遗忘,而且期待永远都不会被人提起。小绿说:“苏苏,其实他的眼睛使命完全是意外。他跟着旅游团站在山坡上欣赏风景,山坡下大片大片的玫瑰花开得非常漂亮。这时候一个比他小5,6光景的女孩子,忽然尖叫一声就往山坡下跌。他眼明手快地抓住那小女孩的胳膊,两个人一起滚下山坡,被一种锯齿的草割伤了角膜。而那个女孩没事,妈妈却头部撞石头,死了。”

小绿说着说着忽然摇晃我的胳膊:“哎呀,苏苏,你的脸怎么那么白?”

我发了疯似的往楼下冲。泪水越来越多,越来越汹涌。路上有人不时地转头看我,看一个女孩子无比悲伤地哭着跑过去。原来,无论是我,童泽颜,田小逝,周名扬,还是小绿,我们都站在一个圆圈上,无论怎么行走都会回到原地,但别人会知道发生过什么。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磨灭,在不经意的时候它会悄悄溜出来,看我们像小丑一样搞笑地讨好着彼此。

我站在马路对面,童泽颜礼貌地送一位买花的女孩子出门,火红的玫瑰燃烧了我的心脏。我听见自己的全身的细胞都在呐喊: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永远不分开。我被自己的理智蛊惑了,不顾一切地向对面奔跑。

一辆漂亮的跑车闪电般地撞上我的身体。哦,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血从身体内喷涌而出的声音,而我的眼睛一直微笑着充满期望地望着童泽颜转身进店的背影。我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小绿在救护车上紧握着我的手,哭天抢地。我能感觉到生命正一点一滴地从身体里流逝。我颤抖着张开嘴巴,气若游丝。这个笨丫头终于聪明一回,将耳朵贴到我的嘴巴上。我说:“把我的角膜给童泽颜。告诉他,我去国外找我妈妈了。告诉爸爸,我很爱他,一直很爱他……”

我闭上了眼睛,再也没力气说话,我不感觉疼,因为我看见妈妈的微笑,那么温暖。

我们都是欣慰的,我要告诉上帝,我把眼睛还给了他。

从此,了无牵挂。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