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汪叶 归宿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归宿

2000 第6期 - 封面故事

汪叶

3月20日 星期一 晴 有风

最近,一种奇怪的念头总在我脑中盘旋,我觉得一切都不对劲,似乎有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着。我感到不安,同时又感到莫名的兴奋,仿佛黑暗中有某个声音在呼唤着我。每当我一个人仰望苍穹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强烈……我想我可能有点轻度抑郁,因为我总是感到孤独。而我的母亲薇,她总是很忙。当然,我并不是怪她,事实上,我十分内疚,因为她如此废寝忘食地工作只是为了我——她惟一的儿子。我由于身体不好,休学在家已经一年多了。除了偶尔拿起书翻上两页外,我很少与朋友来往,也很少外出……今天,就在我洗澡的时候,有一瞬间我发现我的身体居然泛出一种可怕的绿色,可能是灯光影响,也可能是眼睛的错觉,毕竟,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否则,我岂不成了怪物?幸好,当我洗完出来皮肤果然正常。母亲今天在家,而且说明天要给自己放个假,我知道她的用意,明天是我的生日。

许哲偶记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可能是许薇来催他睡觉了。“进来。”哲儿应着,随手关上了电脑。许薇推开儿子的房门,微笑着:“嗨,还不睡吗?”她的语气透着宠爱。“我刚写完日记,正准备要睡了。”他淡淡地回答,与薇的热情恰好相反。“那,做个好梦,晚安。”薇望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退了出去。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她的哲儿已经十六岁了,然而,这孩子似乎太孤僻,这与他的年纪并不相符。唉!她这个过分乖巧与早熟的儿子总使她既骄傲又伤心。哲儿从小温和懂事、天资聪颖,若不是由于那个令她伤心的原因,他现在应该正上着大学吧。可是最近,让她这个做母亲最不安的是:哲儿似乎比以前更沉默了,每当他黑亮的眼睛平视前方的时候她的心便浮起一层恐惧——失去的恐惧……许薇无意识地挥了一下手,似乎想挥去刚刚那个念头,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她决不允许任何人夺走他的儿子。

许薇在厨房煎蛋,哲儿在客厅一边看报纸,一边听着厨房里传出的声音,心里暖烘烘的。虽然她是他的母亲,但他并不习惯叫她妈妈,他喜欢叫她薇,他喜欢她浑身散发来的如蔷薇般的恬淡与温柔。在他心中,薇的含义不仅包含了对母亲的爱,还有对母亲的崇敬。

中午,许薇给了哲儿一个大大的惊喜,她邀来了一大群人来给他过生日,有与她同一研究所的苏教授,还有哲儿以前的同学、邻居,甚至是从门口路过素不相识的人。哲儿似乎感动了,有好几次竟也高兴地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许薇注视着她的儿子,心中满是感动:一次小小的聚会让哲儿如此开心,看来她是太忽略儿子的需求……

聚会还在进行着,苏教授却向快乐的母亲使了个眼色,许薇赶紧跟了出去。待他们来到院子里,苏教授轻声道:“阿薇,哲儿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太稳定。”他单刀直入。“那一半的确是在加强,HE的效力正在渐渐减弱。”许薇脸上的笑意完全被忧郁代替了,她继续道,“希望加大服用剂量能够克服,要知道哲儿正处于生长发育期,而各种激素对那玩意很可能是致命的刺激,我担心会失控。”苏教授也是一脸忧虑:“这个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们要尽快抽离那一半,不能再耽搁了,我怕哲儿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了。”苏教授安慰地拍了拍许薇的背。“哲儿知道了吗?”他问。“不,我暂时不想让他知道,毕竟这太荒谬了,我怕他会接受不了。”薇惊慌道。“也好,这样反而对他有好处,知道太多反而痛苦……”苏教授摸了摸他花白的胡子感慨道。

3月29日 星期五 雨

薇和苏教授谈话之后,神情黯然。我猜测可能与我的病有关,因为我发现她经常失神地看着我,似乎怕眨一下眼,我就会消失不见。难道病情恶化?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问薇,她总是含混其辞。我不打算再追问,因为每当说起这个,她总是神情悲哀……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病情确实加重了。最近,我老觉得浑身莫名的难受,体内好像有一股巨大的能量要爆发,而且耳边常听见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有时很像老太婆的唠叨,有时又很像远处的狗叫……我怀疑病魔已经影响到我的大脑了……我不想告诉薇,免得她担心。最近她越来越忙,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回家了……

许哲偶记

许薇推门,几天未眠的她脸上带着深深的疲倦,“哲儿?”她环视四周并不见她儿子的踪影。最后,她来到院子里,发现她正在挖土栽种着什么。听见母亲的脚步声他回过头。薇正站在阳光里,脸色像一朵失血的蔷薇。“在忙什么,满身都是泥土?”“种蔷薇,照顾得好的话,明年春天就可以开花了。”哲儿有些陶醉地说。许薇走近,仔细地端详那株矮小的植物。“明年能开花?”她问。“当然。”哲儿肯定地回答。突然,哲儿感到薇明显地一缩。“那是什么?”她的声音有点抖。“螳螂。”哲儿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并随手把它捉了下来。“丢掉吧,我最讨厌绿不拉叽的东西。”她厌恶地皱着眉头。哲儿望了望薇,又看了看手中的螳螂。“也许它的母亲认为它很漂亮。”他轻轻地把它放在叶子上,一边想一边跟着母亲走进了屋。

客厅里,薇凝重地打开手提包,摸出两个哲儿非常熟悉的标有“HE”字样的药瓶,默默地递给哲儿:“以后,每天服三次,每次两片。”“以前不是只吃一片吗?”“呃,这个嘛,加大剂量疗效可能会更好。”她有点紧张地回答。哲儿狐疑地看着薇,她匆忙掉开了眼,随即又郑重地叮嘱他要按时服药,千万不要漏服。薇的紧张与郑重让哲儿觉得非常不自在,他感觉薇有事瞒着他。是病情恶化了吗……一瞬间他脑中闪过好几个念头,不过,他马上镇定了下来,平静地接过HE。他不是个任性的人,既然薇要他按时服药,加大剂量,那么他一定会照做的。这不仅关系到健康,更重要的是一份母爱。

“薇,我想送你件东西。”哲儿故作轻松地说,希望打破有点沉闷的空气。薇抬头,视线马上被儿子手中的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幅画——画上是她和哲儿。画上母子俩笑得幸福而安详,背景是一大片深蓝的天空。“谢谢你,儿子。”薇有些激动。“本来准备母亲节那天送,不过现在也一样。”哲儿喜悦地回答。他很高兴,薇喜欢他的画。“儿子,以后我们一定会像画中人一样幸福生活……”半晌,许薇怔怔地说。

4月5日 星期三 晴

虽然药剂增加了,然而病情却是每况愈下。我的体温总是高得异常,那种爆炸般的痛楚发作得愈加频繁。今天,我竟然又看到自己的皮肤变绿了。这次肯定不是灯光,也不是幻觉。难道这是病理反应?更不可思议的是照镜子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眼睛红得可怕,那是充血吗?但为何没有丝毫痛楚之感?……老实说,现在我很害怕,觉得自己正陷入未知的神秘之中,该怎么办?真希望早点解脱。但是,我舍不得薇,她是我惟一的亲人,如果我……我怕她伤心。明天,薇说要替我作一次检查,虽然她一再强调只不过是次普通的检查,但是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许哲偶记

清晨,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许薇带着哲儿走过中央研究所一道又一道的门。其实,这并不是哲儿第一次来这个研究所,实际上,自他五岁时起,每隔几个月他便要光顾这儿一趟。但是,这一次与以往不同,他几乎厌恶起这里冷冷的金属门与过道……最后,他们来到尽头的门前,门无声无息地开了。苏教授早就等在里面了,他向哲儿露出了友好的微笑:“年轻人,到这边来,又长高了不少啊,我这个糟老头子不想认老也不行罗。”说着他滑稽地耸了耸肩,看得出他想让哲儿放轻松点。哲儿默默地望了他一眼,很想挤出一点微笑来,但是他竟然发现嘴角十分僵硬,似乎连微微抽动一下也不成。他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苏教授看了看这对各具心事的母子,感受到了空气中异样的沉重,他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那么,我们开始吧。”

很久,苏教授取下目镜面色凝重地对许薇说:“糟透了,实在不容乐观,与上次相比,那一半又加强了不少。”说着侧开身子示意许薇上前观看。在中子显微镜下,明显可以看到标有蓝色染料的物质变得十分显眼,而标着红色的那部分几乎已经完全被笼罩在蓝色之下,几不可见……许薇一语不发,脸色煞白,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阿薇,照这种情况来看,哲儿的身体一定会有异状,他有没有对你说起?”苏教授问。“哲儿,他……我……”许薇两眼呆滞地望着前方,口中喃喃地不知在说些什么,脆弱得似乎一阵风就能够把她吹倒。“阿薇,你要撑住,哲儿他……”“对,我要撑住……撑住……”她傻傻地重复着,半晌才回过神,“不管哲儿怎么样,他还是我的儿子。”许薇平静地说,平静得令苏教授悚然。唉!命运作弄,虽然他是搞科研的,但是现在却有一种深重的无力感,科学不是万能的,否则为何要阿薇受那么多苦……

4月7日 星期五 雨

从研究所回来薇常常陷入恍惚之中,连我叫她都好像没听见。我知道,她心情不好,显然是为了我的病。

也不知道检验结果到底如何,肯定很糟。其实身体的变化,我自己最清楚,有些话不用别人说我心里明白。这几天,我时常会想到——父亲!这个字眼对我真是太陌生了。我不问薇,这是她的秘密。如果她想告诉我,迟早都会说的。反正,十六年没有父亲的日子,我不是过得很好吗?可是,为何如此奇怪,我怎么突然想起他呢?我常常听到一种声音,那似乎是来自天边的呼唤,让我感到无比亲切,仿佛……仿佛……那就是父亲……

许哲偶记

夜,好黑好沉。

床上的人似乎睡得很不安稳,辗转反侧。

白光好亮,几乎可以刺穿整个热带丛林,那团白色发着蛊惑的信号似乎有一个能量在吸引着她靠近。危险吗?是的,就是危险,不过她不由自主地向它靠近。湖,是那个不祥的湖。光正是从那儿发出……突然,一支怪手扼住了她的脖子,她感到呼吸困难……

“啊——”许薇尖叫着醒来,又是这个噩梦。多少年来这个挥之不去的梦魇紧紧地缠住她,成为她生命中最残酷的事实……

她喘着气,睡意全无。她想抽支烟,不料手竟然抖得连火也打不着。她呆坐了不知多久,脑子里一片混沌,往事片段像错剪的胶片在她脑子中飞舞喧闹。

那一年,她才十七岁,十七岁的的日子过得无忧无虑,不过……

那时候她还念着大学,当苏荃教授——生物界的传奇人物招募探险队员,她凭着对科学的狂热,毅然报了名。探险队地点是南美的热带丛林,目的则是寻找新物种。然而,那个神秘原始的地方……

这一天,他们已经深入雨林腹地,她正在记录一丛长在树隙里的菌类植物。突然间,她发现远处传来耀眼的白光,那是什么?她不由自主地被吸引着靠近。终于,她看到了它,那是一个很大的湖,中央浮着一只巨大的金属圆盘,光正是从上面发出的。正在她呆愣之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而来。她发觉自己竟腾空在湖面之上。白光就在她身边,透过白光依稀可见里面裹着一个绿色的影子,她努力想看得更真切点。但是那道白光实在太强烈了,她眼前一黑,下意识地想保持清醒而意识却逐渐涣散了。最后的记忆是一阵又湿又黏又冰的触觉,直觉那是——一只手……

次日,苏教授和他的伙伴在湖边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她。回国不久,她惊愕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这是谁的孩子?她甚至连男朋友也没有怎么可能会怀孕?她百思不得其解,除非,这孩子是绿影的……她想也不敢去想,那么是什么样的……这毕竟太诡异了,平静下来的她决定生下这个小生命。毕竟,那有她一半的血统,那是她的孩子呀。其实,哪怕到了现在她也决不后悔当时的决定,哲儿是她一生的骄傲。

十二个月后,哲儿出生了,令她欣喜的是他完全是一个人类婴儿的模样。经过周密的检查,哲儿几乎一切正常。然而,仅仅是几乎。当她检验他的基因时,却发现他的基因是异常的,里面存在着一段未知的特异基因。不过,她肯定那不是人类的基因,换句话说,哲儿只有一半是人,随着哲儿年龄的增长,他体内的那另一半基因的作用也日益增强,如果任其壮大破坏掉与人类基因间的平衡,那么哲儿的性状将不可避免地改变。到那时,哲儿就不再是地球人的样子了,而是……为此,她几乎放弃了一切,致力于钻研它。如果能够分离出哲儿身上的那部分基因,那么哲儿便是真正的人了。不过随着研究的深入,她几乎绝望了。那种东西紧紧附缠住人类的基因,如果毁了它也就必定毁了全部基因,能做的不过是尽量控制它。而现在,促使哲儿生长发育的激素最终激活了蛰伏的恶魔,HE正在失效,恶魔的反攻开始了……

寂静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许薇浑身一震,她侧耳细听,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夹杂着压抑的呼喊。从哲儿房间里传来的吗?她立即跳下床直冲了过去。

“砰”,门被推开。她突然呆住,眸光里反射出最恐惧最绝望的神色,她看到了一辈子最难忘的一幕,她的哲儿,她的儿子……天哪……她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日记(没有日期)

薇,我走了,就在我变身的一刹那,我什么都明白了——我的身世,我的“病”,所以我走了。薇,其实,你早就知道,我不是地球人,只是不敢承认对吗?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你害怕我吗?是的,你害怕,记得有一次你说过最讨厌绿不拉叽的东西,一只小小的螳螂你都厌恶,何况是我现在的样子,这是连我自己都接受不了的……

我该走了,我听到他们又在叫我了。毕竟,那才是我该去的地方。处在他们之间,我才不会觉得自己是异类……但是,我永远记得我的名字叫许哲,而薇永远是我的母亲……

许哲伤记

四十年后。

清晨,阳光如金。

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安详地坐在一架蔷薇旁边,看着远方的苍穹,像在望着什么又像在思索什么。

蔷薇花又开了,确切地说,这蔷薇已经开谢了四十一次。每开一回她的白发就多添一缕,而今,蔷薇老了,她也老了。一朵蔷薇花斜斜地挡住了她的目光,她微微一震,一缕恬淡的微笑自她的眼角弥散到双颊。她没有转身,只是伸出了一只手。隐约中,她触摸到了,那分明是另一只手,这个,她很熟悉。

回来了,不是吗?

头顶上依旧是一片湛蓝的天空。

最后的日记

4月8日 星期四 晴 有云

如果有人问,你是不是地球人?那么我的答案是:是但又不是。我有一半的地球血统,但也有一半是XZ星血统。所以严格地说,我应该是个星际混血儿。

XZ星人比地球人的确先进得多,所以当我的父亲在几十年前,把一个精细胞移入一个地球女人的子宫,以保存后代的时候,便注定了我的生命是诞生在地球女人的躯体内。自然,地球人的基因对XZ星基因而言是微不足道的。随着生长发育,XZ基因的强势便表露无遗,地球人类的遗传性状几乎完全消失。知道吗?在地球人的眼中,XZ星人可能是不可思议的,浑身绿色,眼睛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脑袋,而且是复眼。如果形象一点,那可能比较像地球上的螳螂。想像一下如果螳螂长得像人一样高,有手有脚,拖着同样的尾腹……

当时,我离开了地球,回到了我的另一半家园。那个我以前称之为飞碟的地方好大,到处散发着梦幻般的蓝光,而我以前称之为特异功能的竟然变成了我的本能。“千里眼”、“顺风耳”、“心灵感应”是与生俱来的……我们的星球很美,人很善良,但是我却不快乐,因为,在XZ星人的外表下,我有着一颗地球人的心。我努力寻找着更强效的HE,而凭着XZ星的高超科技,我成功了。我用XZ星人不可思议的先进技术换取了一个真正的地球人身份。

薇,我回来了。

归宿

2000 第6期 - 封面故事

汪叶

3月20日 星期一 晴 有风

最近,一种奇怪的念头总在我脑中盘旋,我觉得一切都不对劲,似乎有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着。我感到不安,同时又感到莫名的兴奋,仿佛黑暗中有某个声音在呼唤着我。每当我一个人仰望苍穹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强烈……我想我可能有点轻度抑郁,因为我总是感到孤独。而我的母亲薇,她总是很忙。当然,我并不是怪她,事实上,我十分内疚,因为她如此废寝忘食地工作只是为了我——她惟一的儿子。我由于身体不好,休学在家已经一年多了。除了偶尔拿起书翻上两页外,我很少与朋友来往,也很少外出……今天,就在我洗澡的时候,有一瞬间我发现我的身体居然泛出一种可怕的绿色,可能是灯光影响,也可能是眼睛的错觉,毕竟,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否则,我岂不成了怪物?幸好,当我洗完出来皮肤果然正常。母亲今天在家,而且说明天要给自己放个假,我知道她的用意,明天是我的生日。

许哲偶记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可能是许薇来催他睡觉了。“进来。”哲儿应着,随手关上了电脑。许薇推开儿子的房门,微笑着:“嗨,还不睡吗?”她的语气透着宠爱。“我刚写完日记,正准备要睡了。”他淡淡地回答,与薇的热情恰好相反。“那,做个好梦,晚安。”薇望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退了出去。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她的哲儿已经十六岁了,然而,这孩子似乎太孤僻,这与他的年纪并不相符。唉!她这个过分乖巧与早熟的儿子总使她既骄傲又伤心。哲儿从小温和懂事、天资聪颖,若不是由于那个令她伤心的原因,他现在应该正上着大学吧。可是最近,让她这个做母亲最不安的是:哲儿似乎比以前更沉默了,每当他黑亮的眼睛平视前方的时候她的心便浮起一层恐惧——失去的恐惧……许薇无意识地挥了一下手,似乎想挥去刚刚那个念头,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她决不允许任何人夺走他的儿子。

许薇在厨房煎蛋,哲儿在客厅一边看报纸,一边听着厨房里传出的声音,心里暖烘烘的。虽然她是他的母亲,但他并不习惯叫她妈妈,他喜欢叫她薇,他喜欢她浑身散发来的如蔷薇般的恬淡与温柔。在他心中,薇的含义不仅包含了对母亲的爱,还有对母亲的崇敬。

中午,许薇给了哲儿一个大大的惊喜,她邀来了一大群人来给他过生日,有与她同一研究所的苏教授,还有哲儿以前的同学、邻居,甚至是从门口路过素不相识的人。哲儿似乎感动了,有好几次竟也高兴地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许薇注视着她的儿子,心中满是感动:一次小小的聚会让哲儿如此开心,看来她是太忽略儿子的需求……

聚会还在进行着,苏教授却向快乐的母亲使了个眼色,许薇赶紧跟了出去。待他们来到院子里,苏教授轻声道:“阿薇,哲儿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太稳定。”他单刀直入。“那一半的确是在加强,HE的效力正在渐渐减弱。”许薇脸上的笑意完全被忧郁代替了,她继续道,“希望加大服用剂量能够克服,要知道哲儿正处于生长发育期,而各种激素对那玩意很可能是致命的刺激,我担心会失控。”苏教授也是一脸忧虑:“这个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们要尽快抽离那一半,不能再耽搁了,我怕哲儿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了。”苏教授安慰地拍了拍许薇的背。“哲儿知道了吗?”他问。“不,我暂时不想让他知道,毕竟这太荒谬了,我怕他会接受不了。”薇惊慌道。“也好,这样反而对他有好处,知道太多反而痛苦……”苏教授摸了摸他花白的胡子感慨道。

3月29日 星期五 雨

薇和苏教授谈话之后,神情黯然。我猜测可能与我的病有关,因为我发现她经常失神地看着我,似乎怕眨一下眼,我就会消失不见。难道病情恶化?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问薇,她总是含混其辞。我不打算再追问,因为每当说起这个,她总是神情悲哀……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病情确实加重了。最近,我老觉得浑身莫名的难受,体内好像有一股巨大的能量要爆发,而且耳边常听见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有时很像老太婆的唠叨,有时又很像远处的狗叫……我怀疑病魔已经影响到我的大脑了……我不想告诉薇,免得她担心。最近她越来越忙,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回家了……

许哲偶记

许薇推门,几天未眠的她脸上带着深深的疲倦,“哲儿?”她环视四周并不见她儿子的踪影。最后,她来到院子里,发现她正在挖土栽种着什么。听见母亲的脚步声他回过头。薇正站在阳光里,脸色像一朵失血的蔷薇。“在忙什么,满身都是泥土?”“种蔷薇,照顾得好的话,明年春天就可以开花了。”哲儿有些陶醉地说。许薇走近,仔细地端详那株矮小的植物。“明年能开花?”她问。“当然。”哲儿肯定地回答。突然,哲儿感到薇明显地一缩。“那是什么?”她的声音有点抖。“螳螂。”哲儿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并随手把它捉了下来。“丢掉吧,我最讨厌绿不拉叽的东西。”她厌恶地皱着眉头。哲儿望了望薇,又看了看手中的螳螂。“也许它的母亲认为它很漂亮。”他轻轻地把它放在叶子上,一边想一边跟着母亲走进了屋。

客厅里,薇凝重地打开手提包,摸出两个哲儿非常熟悉的标有“HE”字样的药瓶,默默地递给哲儿:“以后,每天服三次,每次两片。”“以前不是只吃一片吗?”“呃,这个嘛,加大剂量疗效可能会更好。”她有点紧张地回答。哲儿狐疑地看着薇,她匆忙掉开了眼,随即又郑重地叮嘱他要按时服药,千万不要漏服。薇的紧张与郑重让哲儿觉得非常不自在,他感觉薇有事瞒着他。是病情恶化了吗……一瞬间他脑中闪过好几个念头,不过,他马上镇定了下来,平静地接过HE。他不是个任性的人,既然薇要他按时服药,加大剂量,那么他一定会照做的。这不仅关系到健康,更重要的是一份母爱。

“薇,我想送你件东西。”哲儿故作轻松地说,希望打破有点沉闷的空气。薇抬头,视线马上被儿子手中的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幅画——画上是她和哲儿。画上母子俩笑得幸福而安详,背景是一大片深蓝的天空。“谢谢你,儿子。”薇有些激动。“本来准备母亲节那天送,不过现在也一样。”哲儿喜悦地回答。他很高兴,薇喜欢他的画。“儿子,以后我们一定会像画中人一样幸福生活……”半晌,许薇怔怔地说。

4月5日 星期三 晴

虽然药剂增加了,然而病情却是每况愈下。我的体温总是高得异常,那种爆炸般的痛楚发作得愈加频繁。今天,我竟然又看到自己的皮肤变绿了。这次肯定不是灯光,也不是幻觉。难道这是病理反应?更不可思议的是照镜子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眼睛红得可怕,那是充血吗?但为何没有丝毫痛楚之感?……老实说,现在我很害怕,觉得自己正陷入未知的神秘之中,该怎么办?真希望早点解脱。但是,我舍不得薇,她是我惟一的亲人,如果我……我怕她伤心。明天,薇说要替我作一次检查,虽然她一再强调只不过是次普通的检查,但是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许哲偶记

清晨,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许薇带着哲儿走过中央研究所一道又一道的门。其实,这并不是哲儿第一次来这个研究所,实际上,自他五岁时起,每隔几个月他便要光顾这儿一趟。但是,这一次与以往不同,他几乎厌恶起这里冷冷的金属门与过道……最后,他们来到尽头的门前,门无声无息地开了。苏教授早就等在里面了,他向哲儿露出了友好的微笑:“年轻人,到这边来,又长高了不少啊,我这个糟老头子不想认老也不行罗。”说着他滑稽地耸了耸肩,看得出他想让哲儿放轻松点。哲儿默默地望了他一眼,很想挤出一点微笑来,但是他竟然发现嘴角十分僵硬,似乎连微微抽动一下也不成。他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苏教授看了看这对各具心事的母子,感受到了空气中异样的沉重,他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那么,我们开始吧。”

很久,苏教授取下目镜面色凝重地对许薇说:“糟透了,实在不容乐观,与上次相比,那一半又加强了不少。”说着侧开身子示意许薇上前观看。在中子显微镜下,明显可以看到标有蓝色染料的物质变得十分显眼,而标着红色的那部分几乎已经完全被笼罩在蓝色之下,几不可见……许薇一语不发,脸色煞白,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阿薇,照这种情况来看,哲儿的身体一定会有异状,他有没有对你说起?”苏教授问。“哲儿,他……我……”许薇两眼呆滞地望着前方,口中喃喃地不知在说些什么,脆弱得似乎一阵风就能够把她吹倒。“阿薇,你要撑住,哲儿他……”“对,我要撑住……撑住……”她傻傻地重复着,半晌才回过神,“不管哲儿怎么样,他还是我的儿子。”许薇平静地说,平静得令苏教授悚然。唉!命运作弄,虽然他是搞科研的,但是现在却有一种深重的无力感,科学不是万能的,否则为何要阿薇受那么多苦……

4月7日 星期五 雨

从研究所回来薇常常陷入恍惚之中,连我叫她都好像没听见。我知道,她心情不好,显然是为了我的病。

也不知道检验结果到底如何,肯定很糟。其实身体的变化,我自己最清楚,有些话不用别人说我心里明白。这几天,我时常会想到——父亲!这个字眼对我真是太陌生了。我不问薇,这是她的秘密。如果她想告诉我,迟早都会说的。反正,十六年没有父亲的日子,我不是过得很好吗?可是,为何如此奇怪,我怎么突然想起他呢?我常常听到一种声音,那似乎是来自天边的呼唤,让我感到无比亲切,仿佛……仿佛……那就是父亲……

许哲偶记

夜,好黑好沉。

床上的人似乎睡得很不安稳,辗转反侧。

白光好亮,几乎可以刺穿整个热带丛林,那团白色发着蛊惑的信号似乎有一个能量在吸引着她靠近。危险吗?是的,就是危险,不过她不由自主地向它靠近。湖,是那个不祥的湖。光正是从那儿发出……突然,一支怪手扼住了她的脖子,她感到呼吸困难……

“啊——”许薇尖叫着醒来,又是这个噩梦。多少年来这个挥之不去的梦魇紧紧地缠住她,成为她生命中最残酷的事实……

她喘着气,睡意全无。她想抽支烟,不料手竟然抖得连火也打不着。她呆坐了不知多久,脑子里一片混沌,往事片段像错剪的胶片在她脑子中飞舞喧闹。

那一年,她才十七岁,十七岁的的日子过得无忧无虑,不过……

那时候她还念着大学,当苏荃教授——生物界的传奇人物招募探险队员,她凭着对科学的狂热,毅然报了名。探险队地点是南美的热带丛林,目的则是寻找新物种。然而,那个神秘原始的地方……

这一天,他们已经深入雨林腹地,她正在记录一丛长在树隙里的菌类植物。突然间,她发现远处传来耀眼的白光,那是什么?她不由自主地被吸引着靠近。终于,她看到了它,那是一个很大的湖,中央浮着一只巨大的金属圆盘,光正是从上面发出的。正在她呆愣之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而来。她发觉自己竟腾空在湖面之上。白光就在她身边,透过白光依稀可见里面裹着一个绿色的影子,她努力想看得更真切点。但是那道白光实在太强烈了,她眼前一黑,下意识地想保持清醒而意识却逐渐涣散了。最后的记忆是一阵又湿又黏又冰的触觉,直觉那是——一只手……

次日,苏教授和他的伙伴在湖边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她。回国不久,她惊愕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这是谁的孩子?她甚至连男朋友也没有怎么可能会怀孕?她百思不得其解,除非,这孩子是绿影的……她想也不敢去想,那么是什么样的……这毕竟太诡异了,平静下来的她决定生下这个小生命。毕竟,那有她一半的血统,那是她的孩子呀。其实,哪怕到了现在她也决不后悔当时的决定,哲儿是她一生的骄傲。

十二个月后,哲儿出生了,令她欣喜的是他完全是一个人类婴儿的模样。经过周密的检查,哲儿几乎一切正常。然而,仅仅是几乎。当她检验他的基因时,却发现他的基因是异常的,里面存在着一段未知的特异基因。不过,她肯定那不是人类的基因,换句话说,哲儿只有一半是人,随着哲儿年龄的增长,他体内的那另一半基因的作用也日益增强,如果任其壮大破坏掉与人类基因间的平衡,那么哲儿的性状将不可避免地改变。到那时,哲儿就不再是地球人的样子了,而是……为此,她几乎放弃了一切,致力于钻研它。如果能够分离出哲儿身上的那部分基因,那么哲儿便是真正的人了。不过随着研究的深入,她几乎绝望了。那种东西紧紧附缠住人类的基因,如果毁了它也就必定毁了全部基因,能做的不过是尽量控制它。而现在,促使哲儿生长发育的激素最终激活了蛰伏的恶魔,HE正在失效,恶魔的反攻开始了……

寂静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许薇浑身一震,她侧耳细听,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夹杂着压抑的呼喊。从哲儿房间里传来的吗?她立即跳下床直冲了过去。

“砰”,门被推开。她突然呆住,眸光里反射出最恐惧最绝望的神色,她看到了一辈子最难忘的一幕,她的哲儿,她的儿子……天哪……她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日记(没有日期)

薇,我走了,就在我变身的一刹那,我什么都明白了——我的身世,我的“病”,所以我走了。薇,其实,你早就知道,我不是地球人,只是不敢承认对吗?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你害怕我吗?是的,你害怕,记得有一次你说过最讨厌绿不拉叽的东西,一只小小的螳螂你都厌恶,何况是我现在的样子,这是连我自己都接受不了的……

我该走了,我听到他们又在叫我了。毕竟,那才是我该去的地方。处在他们之间,我才不会觉得自己是异类……但是,我永远记得我的名字叫许哲,而薇永远是我的母亲……

许哲伤记

四十年后。

清晨,阳光如金。

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安详地坐在一架蔷薇旁边,看着远方的苍穹,像在望着什么又像在思索什么。

蔷薇花又开了,确切地说,这蔷薇已经开谢了四十一次。每开一回她的白发就多添一缕,而今,蔷薇老了,她也老了。一朵蔷薇花斜斜地挡住了她的目光,她微微一震,一缕恬淡的微笑自她的眼角弥散到双颊。她没有转身,只是伸出了一只手。隐约中,她触摸到了,那分明是另一只手,这个,她很熟悉。

回来了,不是吗?

头顶上依旧是一片湛蓝的天空。

最后的日记

4月8日 星期四 晴 有云

如果有人问,你是不是地球人?那么我的答案是:是但又不是。我有一半的地球血统,但也有一半是XZ星血统。所以严格地说,我应该是个星际混血儿。

XZ星人比地球人的确先进得多,所以当我的父亲在几十年前,把一个精细胞移入一个地球女人的子宫,以保存后代的时候,便注定了我的生命是诞生在地球女人的躯体内。自然,地球人的基因对XZ星基因而言是微不足道的。随着生长发育,XZ基因的强势便表露无遗,地球人类的遗传性状几乎完全消失。知道吗?在地球人的眼中,XZ星人可能是不可思议的,浑身绿色,眼睛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脑袋,而且是复眼。如果形象一点,那可能比较像地球上的螳螂。想像一下如果螳螂长得像人一样高,有手有脚,拖着同样的尾腹……

当时,我离开了地球,回到了我的另一半家园。那个我以前称之为飞碟的地方好大,到处散发着梦幻般的蓝光,而我以前称之为特异功能的竟然变成了我的本能。“千里眼”、“顺风耳”、“心灵感应”是与生俱来的……我们的星球很美,人很善良,但是我却不快乐,因为,在XZ星人的外表下,我有着一颗地球人的心。我努力寻找着更强效的HE,而凭着XZ星的高超科技,我成功了。我用XZ星人不可思议的先进技术换取了一个真正的地球人身份。

薇,我回来了。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