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民国时期的土尔扈特部落 第四节 三区土尔扈特骑兵团和尤勒都斯革命政权的发展》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第四节 三区土尔扈特骑兵团和尤勒都斯革命政权的发展

国民党新疆当局不顾新疆各族人民的死活,不断增加苛捐杂税,到1944年,什么军马税、五一税、户口税、粮草税,各种直接税达22种之多。为了解决财政困难,国民党新疆省政府只得大量发行纸币,到1944年,已发行新币30亿元,而黄金储备仅5万两,造成纸币贬值,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仅1942—1944年,肉、粮上涨了5倍,菜油上涨4倍,生炭上涨了12倍。在沉重的压迫下,新疆各族人民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政权的斗争的三区革命,即伊犁、塔城、阿尔泰三地区的人民革命运动。

三区革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下,在新疆各族人民先进分子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配合下,在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的支持下,新疆三地区爆发的人民革命,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从爆发革命的第一天起,土尔扈特人民就参加了这一伟大的斗争。

三区土尔扈特骑兵团的发展:1944年11月下旬,旧土尔扈特西路盟格勒斯苏木的青年艾尔德,创建了一支骑兵游击队,并任队长,共有20多人(卫拉特蒙古简史编写组编《卫拉特蒙古简史》下册,第240页,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12月下旬,游击队阻击了1辆军车,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武装了游击队

三区革命开始,一批反动的民族宗教上层分子曾一度攫取了革命领导权,他们狂热鼓吹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宗教偏见蛊惑人心,煽动民族仇视,甚至打出“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宣传旗号,妄图分裂祖国统一,将三区革命人民引向岐途。艾力罕·吐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他是苏联乌孜别克人,因宣传泛伊斯兰主义,于1924年被苏联逮捕,1929年逃到中国伊宁市,1944年在新疆进行泛突厥主义的宣传,自称进行“圣战”。1944年11月12日和1945年1月5日,在三区革命政府临时会议上,在大部分革命领导不在场的情况下,两次通过了他炮制的十分反动的9项宣言。

为了团结和教育人民投身于反对国民党反动政权和反对形形色色的反动思潮中去,1945年初,成立了以阿巴索夫为首的青年团,随着形势的发展,又成立了以阿巴索夫为首的人民革命党,其章程是以苏联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章程为蓝本的。三区革命领导核心成员阿巴索夫、阿合买提江、伊斯哈克别克等,勇敢地抨击了各种反动思潮,坚持中国领土完整和民族平等,坚持政治民主和社会进步。坚决剥夺了艾力罕·吐烈的领导权,并将他及其家属驱逐出三区革命根据地,艾力罕·吐烈及其家属只好去了苏联的塔什干。土尔扈特人民从参加三区革命始,就旗帜鲜明地站在革命的进步力量一边,为维护祖国统一、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和各种反动思潮进行了不懈的斗争,支持三区革命先进分子掌握了三区革命政府的领导权。

1944年12月20日,艾尔德骑兵游击队和三区革命军二大队进攻温泉((哈斯巴著,巴赫译《三区革命中的蒙古骑兵团》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第24期11-18页),因缺少详细情报,作战失利,撤出战斗。他们总结经验教训,详细地摸准了敌情,于12月26日,利用人熟地熟的有利条件,白天派人潜入城内,晚上攻城,先攻城东门,占领制高点,潜入城内的战士一听枪响,投入战斗,使敌人城内开花,腹背受敌,将敌全歼于城内,“温泉当晚解放(同上书)。”1945年2月23日,三区革命对博乐县城实行战略包围,从伊犁来的以旧土尔扈特有名望的大喇嘛吕日甫为首的宣抚团,原为宣传蒋介石的“德政”而来,一看博乐城被围攻,便首先撤退。这样便动摇了国民党军队军心,使大批敌人逃窜精河。2月26日围困在旧土尔扈特西路盟布卡衙门的国民党军李营长妄图突围,被游击队全歼。“当日,旧土尔扈特西路盟驻地博乐县获得解放。不少土尔扈特部落的子弟参加了艾尔德的骑兵游击队(哈斯巴著,巴赫译《三区革命中的蒙古骑兵团》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第24期11—18页)。”

1945年4月1日,骑兵游击队经过整编和训练,成立了三区革命军土尔扈特蒙古骑兵营,下属两个骑兵连,1个炮兵连,1个侦察排,1个后勤排,1个参谋部,共计360人,“艾尔德任营长,政委哈其格,一连连长甫尔瓦,二连连长阿格,炮兵连长巴德玛拉,侦察排长才旦,后勤排长德米济(同上书)。”

1945年7月初,三区革命军向塔城进攻,7月29日,乌苏方面开来十几辆卡车的国民党援军,增援国民党塔城守军。土尔扈特骑兵独立营驻守在山头的1个排,与敌军交火,营长艾尔德派炮兵支援,政委哈其格带领骑兵连带头冲锋陷阵,炸毁几辆军车,骑兵打垮了敌人的地面进攻后,少数的敌人开车掉头逃跑了。这次围城打援战斗,土尔扈特骑兵营获得了全胜。塔城之敌于7月31日被歼,原新土尔扈特左旗的部分人民得以解放,“同时解放的还有额敏、裕民两县(同上书)。”

1945年8月17日,三区革命军围攻和丰县城(现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傍晚,土尔扈特骑兵营先以小股部队骚扰外围敌人,使敌人全部缩于城内。半夜,开始向城内猛轰开花大炮,土尔扈特炮兵连轰击到黎明时分,使敌人一夜疲于应付守城,我军却一夜以逸待劳,拂晓一举攻破南城门,我军骑兵营驰入城内东攻西杀,战斗进行一个多小时全歼守敌。1945年8月18日旧土尔扈特北路盟驻地和丰县城获得解放。1945年9月1日,三区革命军围攻乌苏,我军有绥定一团、塔城骑六团、警卫营、土尔扈特骑兵营等其它军队,共计6000余人。因乌苏是国民党政权的战略要地,国民党军重点把守,敌军5000多人,并修筑有坚固的工事。9月3日,土尔扈特骑兵营首先发起进攻,占领了老乌苏城,三区革命军其它部队也开始进攻,9月6日,三区革命军对乌苏形成了围之势。土尔扈特骑兵营从西北进攻,骑六团从西南进攻,警卫营从东北进攻,绥定一团从东南进攻,还有几个营的部队在四周阻击打援,把乌苏县城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9月9日,攻克县城,旧土尔扈特东路盟人民的驻地被解放(哈斯巴著,巴赫译《三区革命中的蒙古骑兵团》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第24期11-18页)。”

1945年9月11日,土尔扈特骑兵营扩大为三区革命第八骑兵团,共计1200多人,都是从博乐、和丰、塔城来的土尔扈特人民的优秀子弟,他们踊跃要求参军,乌苏不少的土尔扈特子弟也参加了骑八团。“骑八团共有3个骑兵连,1个炮兵连,1个机枪连,1个后勤连,1个警卫连,1个乐队,1个参谋部。团长为艾尔德,政委爱尔戈里,一连连长尚来福(汉族),二连连长格里其代,三连连长阿拉西,炮兵连长巴德玛拉,后勤连长贾汗(哈萨克族),机枪连长斯坦木,警卫连长恰力(哈萨克族)(同上书。)”

三区革命军三路军队捷报频传。

南路军,旧土尔扈特南路盟牧民积极支持三区革命,解放了尤勒都斯大草原,并成立了尤勒都斯革命政府,南路还解放了蒲犁(现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泽普和叶城,并一度攻下阿克苏和拜城。

北路军解放了布尔津、托里、哈巴河、塔城,新土尔扈特左旗人民获得解放。土尔扈特部落人民各盟驻地大部分解放。中路军解放了沙湾、安集海以及重镇乌苏。

至此三区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

中国共产党非常关注三区革命,1946年底,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在南京出席国民代表大会期间,阿巴索夫和中国共产党驻南京办事处负责人董必武取得了联系,并向董必武介绍了三区革命的情况,中共中央派专人携带一部无线电收发报机,随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到新疆工作。

1945年底,国民党政权眼看三区革命军节节胜利,要求谈判,并成立了联合政府,阿合买提江曾任新疆省政府副主席,阿巴索夫曾任新疆省政府秘书长。11947年5月,国民党政府撕毁谈判协定,向三区革命根据地进攻,三区革命根据地一直和国民党政权对峙到1949年。

1949年,中共中央又派遣邓力群同志为中共中央联络员,负责与三区革命根据地联络,并于8月15日在伊宁建立了“力群电台”,中共中央和三区革命根据地之间通过“力群电台”开始了密切的联系。1949年9月26日新疆和平解放,10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车团、三区革命军骑兵团参加入城式,进入迪化(今乌鲁木齐市),受到人民和新疆起义军队的倾城欢迎,盛况空前,“后土尔扈特子弟所在的骑兵团,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骑兵师(哈斯巴著,巴赫译《三区革命中的蒙古骑兵团》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第24期11-18页)。”

尤勒都斯革命政权的建立:

尤勒都斯草原地处中天山腹地,为兵家必争之地。三区革命爆发后,居住在尤勒都斯草原的土尔扈特南路盟人民,不堪忍受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积极向三区革命靠拢,三区革命领导层也发出了联络的信息。这一信息被国民党政府驻尤勒都斯草原警察特务探知,连夜赶往和静县报告,焉耆专员纪风楼迅速组织了一个骑兵连的兵力,由连长沃尔布谢率领进驻尤勒都斯巴音乌鲁乡的乌兰哈达。“他们向牧民敲诈勒索,索要帐篷、乘马和牛羊,群众稍有怠慢和反抗,他们就巧立名目,以欠税抗捐的理由打骂捆绑,逼供行刑,加以污辱,使安宁一时的草原又重新紧张起来(浩·巴岱著《新疆三区革命时期的巴普布鲁克人》载《巴音郭楞文史资料》第5辑,第3页,1989年版)。”

乌兰哈达战斗:1945年4月15日,土尔扈特牧民虽然只有十几枝猎枪、几把大刀,一夜之间将敌人重重包围。当时巴音乌鲁乡有个叫强自德的藏族青年,他组织了草原上一帮要求进步的小伙子舍盖、尼满等人,趁沃尔布谢骑兵连的官兵酗酒、聚赌之际,把该连的军马全部牵走了。战斗打响后,牧民控制了乌兰哈达的制高点,沃尔布谢连发挥不了优势,反而处处挨打,伤亡惨重,力图突围走出蒙古包的十几个人,全部被打死,战斗不到一小时,沃尔布谢连全部投降。二十几个进步革命青年牧民竟然把100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打垮了,只有两人逃回和静报告。

自此,强自德成了尤勒都斯草原的英雄。

强自德(1917-1988年)西藏贡觉县莫洛镇人,原是西藏哲巴寺一名小满金,15岁时于1932年随唐格喇嘛来新疆调查生钦五世活佛被害一事。以后唐格喇嘛受西藏宗教领袖之命,在尤勒都斯草原进行传教时,强自德曾做过唐格喇嘛的管家,并受旧土尔扈特南路盟汗王满楚克札布的夫人乌静彬之请,作为乌静彬的护卫赴重庆参加国民政府的蒙藏委员会议。曾作为唐格喇嘛的商务代理人到过俄国洽谈贸易,多次到乌鲁木齐市、伊犁、喀什出售畜产品,购买日用品。此间和林基路、毛泽民等共产党人多有接触,并自行到延安考察。回到尤勒都斯草原后,弃僧还俗,和当地蒙古族妇女格日玛结婚。他思想进步,极爱学习,精通藏、蒙、汉、维、哈、俄六种语言文字,被草原人民誉为全布力巴特尔(蒙语聪明勇敢的小伙子),在尤勒都斯草原牧民中享有较高的威信。

进步青年们在尤勒都斯初战胜利后,迅速和三区革命政府联系,三区革命政府派了1个连的兵力支援他们,并在尤勒都斯草原征召300名蒙族子弟,组成骑兵团,舍盖任团长,兵布夏、戈尔登、边百任副团长,尼克腾(苏联人)任政治委员。由三区革命政府配发先进的军械武器,有新式马刀、自动手枪、自动步枪、马克沁机枪、榴弹炮、迫击炮等。国民党军队沃尔布谢连被消灭之后,国民党和静县政府又组织了1个自卫团,从土尔扈特南路盟几旗中各抽调50人,共300人,组成3个连,马匹全定为棕黄色的,武器是国民党军队128师换下来的旧枪。团长李南达瓦,一连连长巴生,二连连长哦日布新,运输连连长青格日甫。由1945年4月29日进驻尤勒都斯草原的乌孜根阿德拉克的地方。和静自卫团驻守乌孜根阿德拉克仅3天,和静县政府就急速命令李南达瓦返回和靖,部队由巴生负责。和静自卫团是从和静农业区抓来的蒙古族壮丁,他们未经任何训练,弹药缺少,无任何后勤保障,仓促扎营。第一次得罪了人民,被人民缴了械,这一次再也不敢强征索要,又加之和静自卫团和三区骑兵团,全是土尔扈特部兵员组成,他们之间都有亲戚关系。“这时和靖自卫团以巴生连长为核心,与三区骑兵团兵布夏、戈尔登副团长取得了联系,”(浩·巴岱著《新疆三区革命时期的巴音布鲁克人》载《巴音郭楞文史资料》第5辑,第5页,1989年版)巴生接受了三区革命的宣传,改变了自己的主张,一心投向革命,他的部下大多数拥护他的革命行动,只有少数人对三区革命认识不足,暂时难以说服。

乌孜根阿德拉克大捷:1945年5月10日,由尼克腾率领的1个哈萨克骑兵连同尤勒都斯的骑兵团,暗暗包围了乌孜根阿德拉克。因为早有默契,巴生正下令全体士兵集体早晨训练,枪支一律架在营房内。这时,三区革命军的枪声大作,和静自卫团只有少数人坚持不投降,三区革命军1位连长拿机枪向敢于抵抗的几个人扫了一梭子,当场打死6名顽固分子。这时1个三区革命战士叫查汗敏仁的,赶紧用皮大衣包住了机枪手的枪眼,说:“我们都是土尔扈特的好青年,都有亲属部落关系,不要互相残杀。”最后,巴生命令:“停止战斗,宣布起义。”尼克腾宣布:“请你们把枪放下,愿意回去的自愿,不愿回去的参加我们的革命队伍。”有30多人愿意回家,余下的人参加了革命。

自此,尤勒都斯草原成了三区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为了巩固革命成果,预防国民党军队的反扑,三区革命政府又迅速调来了1个骑兵旅的兵力(约2000人),加原来的400人,共同保卫尤勒都斯草原,指挥所设在达格堤大阪。由于尤勒都斯是个大草原,连接库车、拜城、轮台、和静、焉耆、玛纳斯、昌吉、乌鲁木齐、托克逊等地,虽有天山自然屏障,但有9条山口和各地相通。三区革命军分别在9个口子各驻军30人,同时设一个骑兵连,流动巡逻,发现敌情,立即向指挥所报告。

1945年7月12日,正式成立了尤勒都斯革命政府:

主席:强自德(藏族)

副主席:查汗(蒙古族)

秘书:鲍图(蒙古族)

畜牧科长:布杰吉(蒙古族)

民政科长:格艾日登(蒙古族)

建设科长:阿包图(蒙古族)

总务科长:乌郎恰克德(蒙古族)

法院院长:尼满(蒙古族,留苏学生)

公安局长:巴生哈拉(蒙古族)

蒙盟会长:阿特木尔(蒙古族)

同盟会长:巴夫斯别克(哈萨克族)

宗教会长:殷英(蒙古族喇嘛))

下设四个区,两个派出所,一个卫生所:

斜米纳尔区区长:古日加甫(蒙古族)

茶腾区区长:道尔加拉(蒙古族)

巴伦区区长:阿拉(蒙古族)

德尼苏尔区区长:巴生(蒙古族))

尤勒都斯革命政府辖区人口5439人(军队除外),女2233人,宗教人士630人。牲畜267503头。

三区革命根据地尤勒都斯革命政府成立后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一、政府决定免收1945年和1946年两年的牧业税,扶持牧业生产,得到了人民的拥护((浩·巴岱著《新疆三区革命时期的巴音布鲁克人》载《巴音郭楞文史资料》5辑,第6—7页,1989年版)。

二、打破国民党军队的经济封锁,开展对苏贸易,以皮张和淘汰牲畜换回粮、油、盐、茶、火柴等生活必需品(同上书)。

三、发展教育事业,创立巴音布鲁克小学,西联华任校长,昂格任副校长,有十几名教师一百多名学生上学(同上书)。这是尤勒都斯县第一所公办学校,系巴音布鲁克中学的前身。

四、向国民党统治区域内人民宣传革命道理,挫败了敌人诬蔑三区革命为“土匪暴乱,共产共妻,消灭宗教”等谣言,使不少进步青年投奔三区革命根据地,如以后担任尤勒都斯革命政府财政科长的乌兰格达尔同志,就是其中的代表;还有许多民主人士、宗教人士纷纷来到尤勒都斯,许多牧民听到三区革命者宣传的革命道理,看到三区革命的传单,长途跋涉迁回到尤勒都斯草原,同自己的亲戚好友汇合。胡产喇嘛庙,百林喇嘛庙都大胆地迁入了尤勒都斯。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对三区革命的支持。土尔扈特子弟组成的尤勒都斯骑兵团,是半正规、半游击性质的部队,他们平时从事牧业生产,不习惯集体活动,缺乏组织纪律性。三区民族军将骑兵团排级以上的干部调到霍尔果斯基地训练了一至两次,各级指挥员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都有了很大提高。他们回来后又把部队轮训一遍,完成了几次较大的战斗任务。

达林大坂战斗:三区革命军为了反对国民党军队的军事“围剿”,决定在尤勒都斯革命政府成立之后打一个胜仗,以振声威。骑兵团派出侦察兵3人,在侦察班长阿拉泰道尔吉的带领下,翻山越岭,在达林大坂摸清了敌人兵力、阵地和布防情况。1945年9月20日,三区革命军驻尤勒都斯部队包围了达林大坂;并派出20多人的小分队,伪装成敌人送给养的分队,一直走到了敌人的驻地中间,来了个内部开花;再加上四面包围敌人的军队杀声震野,在大坂内喊声如雷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下山去。敌人稍作抵抗就举手的举手,下跪的下跪,除击毙30余人外,100多人全部投降。俘虏大部分愿意回家,只有十几人参加了革命队伍。通过这次战斗,部队的战斗力大大加强了,对战胜国民党军队的信心和决心也大大提高了。

察汗乌苏伏击战:1946年初以来,驻扎在察汗乌苏山口开阔地的国民党军队1个连,有120多人,他们不准牧民路过,谁要是靠近他们驻地,不是鸣枪,就是动手驱赶。骑兵团经过侦察了解了详细情况后,1946年5月25日,让牧民赶着马群过山口,国民党军队强行阻拦,几个牧民和他们发生动手争执,他们全连人出来捉拿牧民,牧民东跑西拐地赶着马群躲避,这时牧民进入山道,他们追入山道。突然枪声大作,手榴弹、迫击炮弹纷纷爆炸,他们想回守驻地,不想驻地已被土尔扈特轻骑兵占领,敌人依靠山坳据险抵抗我方炮火的集中打击,战斗3小时后,敌人投降。这次战斗毙敌50多人,击伤20多人,俘虏60多人,我方牺牲战士7人,受伤的牧民、战士共计12人。这次俘虏兵大部为巴里坤的哈族人,他们全部愿意留下来参加革命。骑兵团多次打胜仗,是因为三区革命顺应了各族人民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愿望,因而得到了人民群众积极参战和支援。

崖空大坂战斗:1946年8月2日(农历六月十五)晚2时,尤勒都斯骑兵团从三面包围了崖空大坂,他们借月光猛烈射击,榴弹炮弹一个个在敌人的帐篷内外爆炸,炸得敌人血肉横飞,一时不知所措。敌人虽然顽强抵抗,战斗一个多小时后,只好向来路退回,不想走了几百米后,又遭尤勒都斯骑兵团士兵伏击,猛烈抵抗一夜,天亮一看,100多人所剩仅有30几人,宣布投降。这次战斗打死敌人80多人,我方仅牺牲2人,伤5人。这次胜利是侦察员觉西、尕杰等人侦察得情况较详细,加之指挥员舍盖周密的计划,全歼了敌人。战士凯旋归来时,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他们拿着羊羔肉、奶酒迎接人民子弟兵,场面极为感人。

乌瓦门包围战:骑兵团长舍盖精明善战,是斜米尔乡人,从小跟父亲打猎,练就了一手好枪法。他在旧部队服过役,他为人正直,平易近人,在官兵中享有较高的威信。他每次战斗都知己知彼,准备充分,打仗是连连取胜,上下对他心服口服。但骑兵一连连长尕拉丁札冷,原是一个小官员,他认为舍盖无文化不应该当团长,他自己有文化,有本事,反而在他手下。为此他捏造舍盖贪污步枪,使舍盖撤职,解甲归牧。“尕拉丁札冷军界有同学通过私人关系,任命尕拉丁札冷为骑兵团长(浩·巴岱著《新疆三区革命时期的巴音布鲁克人》载《巴音郭楞文史资料》第5辑,第9页,1989年版。),”官兵们都不服气他,而他却想显示自己的军事本领。1946年8月30日,攻打乌瓦门国民党军队的1个连,由于尕拉丁札冷未经详细侦察,不了解国民党军的兵力布署和武器装备情况,就盲目下令包围乌瓦门的国民党军队。参战的指挥员,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顽强激战,打得敌人即将溃逃,敌人在逃跑之前,作虚张声势的佯攻,敌人的两发炮弹在骑兵团指挥所和团部藏马沟爆炸,尕拉丁札冷便惊慌失措,命令全体指战员撤退,这次战斗宣告失败。近千人的骑兵团竟然败在国民党军队100多人的1个小连队之手,官兵气愤之极,声言要打死尕拉丁札冷。

1946年,三区革命政府和张治中先生领导的新疆政府谈判,根据谈判协议,尤勒都斯骑兵团按照三区革命民族军伊斯哈克别克将军的命令,宣告解散。1947年5月,国民党政府撕毁谈判协议,向三区革命根据地进攻,三区革命政府又恢复了尤勒都斯土尔扈特骑兵团三个连的建制。土尔扈特骑兵团一直和国民党军队对峙到1949年9月26日新疆和平解放。土尔扈特骑兵保卫尤勒都斯革命政权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第四节 三区土尔扈特骑兵团和尤勒都斯革命政权的发展

国民党新疆当局不顾新疆各族人民的死活,不断增加苛捐杂税,到1944年,什么军马税、五一税、户口税、粮草税,各种直接税达22种之多。为了解决财政困难,国民党新疆省政府只得大量发行纸币,到1944年,已发行新币30亿元,而黄金储备仅5万两,造成纸币贬值,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仅1942—1944年,肉、粮上涨了5倍,菜油上涨4倍,生炭上涨了12倍。在沉重的压迫下,新疆各族人民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政权的斗争的三区革命,即伊犁、塔城、阿尔泰三地区的人民革命运动。

三区革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下,在新疆各族人民先进分子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配合下,在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的支持下,新疆三地区爆发的人民革命,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从爆发革命的第一天起,土尔扈特人民就参加了这一伟大的斗争。

三区土尔扈特骑兵团的发展:1944年11月下旬,旧土尔扈特西路盟格勒斯苏木的青年艾尔德,创建了一支骑兵游击队,并任队长,共有20多人(卫拉特蒙古简史编写组编《卫拉特蒙古简史》下册,第240页,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12月下旬,游击队阻击了1辆军车,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武装了游击队

三区革命开始,一批反动的民族宗教上层分子曾一度攫取了革命领导权,他们狂热鼓吹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宗教偏见蛊惑人心,煽动民族仇视,甚至打出“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宣传旗号,妄图分裂祖国统一,将三区革命人民引向岐途。艾力罕·吐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他是苏联乌孜别克人,因宣传泛伊斯兰主义,于1924年被苏联逮捕,1929年逃到中国伊宁市,1944年在新疆进行泛突厥主义的宣传,自称进行“圣战”。1944年11月12日和1945年1月5日,在三区革命政府临时会议上,在大部分革命领导不在场的情况下,两次通过了他炮制的十分反动的9项宣言。

为了团结和教育人民投身于反对国民党反动政权和反对形形色色的反动思潮中去,1945年初,成立了以阿巴索夫为首的青年团,随着形势的发展,又成立了以阿巴索夫为首的人民革命党,其章程是以苏联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章程为蓝本的。三区革命领导核心成员阿巴索夫、阿合买提江、伊斯哈克别克等,勇敢地抨击了各种反动思潮,坚持中国领土完整和民族平等,坚持政治民主和社会进步。坚决剥夺了艾力罕·吐烈的领导权,并将他及其家属驱逐出三区革命根据地,艾力罕·吐烈及其家属只好去了苏联的塔什干。土尔扈特人民从参加三区革命始,就旗帜鲜明地站在革命的进步力量一边,为维护祖国统一、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和各种反动思潮进行了不懈的斗争,支持三区革命先进分子掌握了三区革命政府的领导权。

1944年12月20日,艾尔德骑兵游击队和三区革命军二大队进攻温泉((哈斯巴著,巴赫译《三区革命中的蒙古骑兵团》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第24期11-18页),因缺少详细情报,作战失利,撤出战斗。他们总结经验教训,详细地摸准了敌情,于12月26日,利用人熟地熟的有利条件,白天派人潜入城内,晚上攻城,先攻城东门,占领制高点,潜入城内的战士一听枪响,投入战斗,使敌人城内开花,腹背受敌,将敌全歼于城内,“温泉当晚解放(同上书)。”1945年2月23日,三区革命对博乐县城实行战略包围,从伊犁来的以旧土尔扈特有名望的大喇嘛吕日甫为首的宣抚团,原为宣传蒋介石的“德政”而来,一看博乐城被围攻,便首先撤退。这样便动摇了国民党军队军心,使大批敌人逃窜精河。2月26日围困在旧土尔扈特西路盟布卡衙门的国民党军李营长妄图突围,被游击队全歼。“当日,旧土尔扈特西路盟驻地博乐县获得解放。不少土尔扈特部落的子弟参加了艾尔德的骑兵游击队(哈斯巴著,巴赫译《三区革命中的蒙古骑兵团》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第24期11—18页)。”

1945年4月1日,骑兵游击队经过整编和训练,成立了三区革命军土尔扈特蒙古骑兵营,下属两个骑兵连,1个炮兵连,1个侦察排,1个后勤排,1个参谋部,共计360人,“艾尔德任营长,政委哈其格,一连连长甫尔瓦,二连连长阿格,炮兵连长巴德玛拉,侦察排长才旦,后勤排长德米济(同上书)。”

1945年7月初,三区革命军向塔城进攻,7月29日,乌苏方面开来十几辆卡车的国民党援军,增援国民党塔城守军。土尔扈特骑兵独立营驻守在山头的1个排,与敌军交火,营长艾尔德派炮兵支援,政委哈其格带领骑兵连带头冲锋陷阵,炸毁几辆军车,骑兵打垮了敌人的地面进攻后,少数的敌人开车掉头逃跑了。这次围城打援战斗,土尔扈特骑兵营获得了全胜。塔城之敌于7月31日被歼,原新土尔扈特左旗的部分人民得以解放,“同时解放的还有额敏、裕民两县(同上书)。”

1945年8月17日,三区革命军围攻和丰县城(现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傍晚,土尔扈特骑兵营先以小股部队骚扰外围敌人,使敌人全部缩于城内。半夜,开始向城内猛轰开花大炮,土尔扈特炮兵连轰击到黎明时分,使敌人一夜疲于应付守城,我军却一夜以逸待劳,拂晓一举攻破南城门,我军骑兵营驰入城内东攻西杀,战斗进行一个多小时全歼守敌。1945年8月18日旧土尔扈特北路盟驻地和丰县城获得解放。1945年9月1日,三区革命军围攻乌苏,我军有绥定一团、塔城骑六团、警卫营、土尔扈特骑兵营等其它军队,共计6000余人。因乌苏是国民党政权的战略要地,国民党军重点把守,敌军5000多人,并修筑有坚固的工事。9月3日,土尔扈特骑兵营首先发起进攻,占领了老乌苏城,三区革命军其它部队也开始进攻,9月6日,三区革命军对乌苏形成了围之势。土尔扈特骑兵营从西北进攻,骑六团从西南进攻,警卫营从东北进攻,绥定一团从东南进攻,还有几个营的部队在四周阻击打援,把乌苏县城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9月9日,攻克县城,旧土尔扈特东路盟人民的驻地被解放(哈斯巴著,巴赫译《三区革命中的蒙古骑兵团》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第24期11-18页)。”

1945年9月11日,土尔扈特骑兵营扩大为三区革命第八骑兵团,共计1200多人,都是从博乐、和丰、塔城来的土尔扈特人民的优秀子弟,他们踊跃要求参军,乌苏不少的土尔扈特子弟也参加了骑八团。“骑八团共有3个骑兵连,1个炮兵连,1个机枪连,1个后勤连,1个警卫连,1个乐队,1个参谋部。团长为艾尔德,政委爱尔戈里,一连连长尚来福(汉族),二连连长格里其代,三连连长阿拉西,炮兵连长巴德玛拉,后勤连长贾汗(哈萨克族),机枪连长斯坦木,警卫连长恰力(哈萨克族)(同上书。)”

三区革命军三路军队捷报频传。

南路军,旧土尔扈特南路盟牧民积极支持三区革命,解放了尤勒都斯大草原,并成立了尤勒都斯革命政府,南路还解放了蒲犁(现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泽普和叶城,并一度攻下阿克苏和拜城。

北路军解放了布尔津、托里、哈巴河、塔城,新土尔扈特左旗人民获得解放。土尔扈特部落人民各盟驻地大部分解放。中路军解放了沙湾、安集海以及重镇乌苏。

至此三区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

中国共产党非常关注三区革命,1946年底,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在南京出席国民代表大会期间,阿巴索夫和中国共产党驻南京办事处负责人董必武取得了联系,并向董必武介绍了三区革命的情况,中共中央派专人携带一部无线电收发报机,随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到新疆工作。

1945年底,国民党政权眼看三区革命军节节胜利,要求谈判,并成立了联合政府,阿合买提江曾任新疆省政府副主席,阿巴索夫曾任新疆省政府秘书长。11947年5月,国民党政府撕毁谈判协定,向三区革命根据地进攻,三区革命根据地一直和国民党政权对峙到1949年。

1949年,中共中央又派遣邓力群同志为中共中央联络员,负责与三区革命根据地联络,并于8月15日在伊宁建立了“力群电台”,中共中央和三区革命根据地之间通过“力群电台”开始了密切的联系。1949年9月26日新疆和平解放,10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车团、三区革命军骑兵团参加入城式,进入迪化(今乌鲁木齐市),受到人民和新疆起义军队的倾城欢迎,盛况空前,“后土尔扈特子弟所在的骑兵团,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骑兵师(哈斯巴著,巴赫译《三区革命中的蒙古骑兵团》载《新疆社会科学研究》第24期11-18页)。”

尤勒都斯革命政权的建立:

尤勒都斯草原地处中天山腹地,为兵家必争之地。三区革命爆发后,居住在尤勒都斯草原的土尔扈特南路盟人民,不堪忍受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积极向三区革命靠拢,三区革命领导层也发出了联络的信息。这一信息被国民党政府驻尤勒都斯草原警察特务探知,连夜赶往和静县报告,焉耆专员纪风楼迅速组织了一个骑兵连的兵力,由连长沃尔布谢率领进驻尤勒都斯巴音乌鲁乡的乌兰哈达。“他们向牧民敲诈勒索,索要帐篷、乘马和牛羊,群众稍有怠慢和反抗,他们就巧立名目,以欠税抗捐的理由打骂捆绑,逼供行刑,加以污辱,使安宁一时的草原又重新紧张起来(浩·巴岱著《新疆三区革命时期的巴普布鲁克人》载《巴音郭楞文史资料》第5辑,第3页,1989年版)。”

乌兰哈达战斗:1945年4月15日,土尔扈特牧民虽然只有十几枝猎枪、几把大刀,一夜之间将敌人重重包围。当时巴音乌鲁乡有个叫强自德的藏族青年,他组织了草原上一帮要求进步的小伙子舍盖、尼满等人,趁沃尔布谢骑兵连的官兵酗酒、聚赌之际,把该连的军马全部牵走了。战斗打响后,牧民控制了乌兰哈达的制高点,沃尔布谢连发挥不了优势,反而处处挨打,伤亡惨重,力图突围走出蒙古包的十几个人,全部被打死,战斗不到一小时,沃尔布谢连全部投降。二十几个进步革命青年牧民竟然把100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打垮了,只有两人逃回和静报告。

自此,强自德成了尤勒都斯草原的英雄。

强自德(1917-1988年)西藏贡觉县莫洛镇人,原是西藏哲巴寺一名小满金,15岁时于1932年随唐格喇嘛来新疆调查生钦五世活佛被害一事。以后唐格喇嘛受西藏宗教领袖之命,在尤勒都斯草原进行传教时,强自德曾做过唐格喇嘛的管家,并受旧土尔扈特南路盟汗王满楚克札布的夫人乌静彬之请,作为乌静彬的护卫赴重庆参加国民政府的蒙藏委员会议。曾作为唐格喇嘛的商务代理人到过俄国洽谈贸易,多次到乌鲁木齐市、伊犁、喀什出售畜产品,购买日用品。此间和林基路、毛泽民等共产党人多有接触,并自行到延安考察。回到尤勒都斯草原后,弃僧还俗,和当地蒙古族妇女格日玛结婚。他思想进步,极爱学习,精通藏、蒙、汉、维、哈、俄六种语言文字,被草原人民誉为全布力巴特尔(蒙语聪明勇敢的小伙子),在尤勒都斯草原牧民中享有较高的威信。

进步青年们在尤勒都斯初战胜利后,迅速和三区革命政府联系,三区革命政府派了1个连的兵力支援他们,并在尤勒都斯草原征召300名蒙族子弟,组成骑兵团,舍盖任团长,兵布夏、戈尔登、边百任副团长,尼克腾(苏联人)任政治委员。由三区革命政府配发先进的军械武器,有新式马刀、自动手枪、自动步枪、马克沁机枪、榴弹炮、迫击炮等。国民党军队沃尔布谢连被消灭之后,国民党和静县政府又组织了1个自卫团,从土尔扈特南路盟几旗中各抽调50人,共300人,组成3个连,马匹全定为棕黄色的,武器是国民党军队128师换下来的旧枪。团长李南达瓦,一连连长巴生,二连连长哦日布新,运输连连长青格日甫。由1945年4月29日进驻尤勒都斯草原的乌孜根阿德拉克的地方。和静自卫团驻守乌孜根阿德拉克仅3天,和静县政府就急速命令李南达瓦返回和靖,部队由巴生负责。和静自卫团是从和静农业区抓来的蒙古族壮丁,他们未经任何训练,弹药缺少,无任何后勤保障,仓促扎营。第一次得罪了人民,被人民缴了械,这一次再也不敢强征索要,又加之和静自卫团和三区骑兵团,全是土尔扈特部兵员组成,他们之间都有亲戚关系。“这时和靖自卫团以巴生连长为核心,与三区骑兵团兵布夏、戈尔登副团长取得了联系,”(浩·巴岱著《新疆三区革命时期的巴音布鲁克人》载《巴音郭楞文史资料》第5辑,第5页,1989年版)巴生接受了三区革命的宣传,改变了自己的主张,一心投向革命,他的部下大多数拥护他的革命行动,只有少数人对三区革命认识不足,暂时难以说服。

乌孜根阿德拉克大捷:1945年5月10日,由尼克腾率领的1个哈萨克骑兵连同尤勒都斯的骑兵团,暗暗包围了乌孜根阿德拉克。因为早有默契,巴生正下令全体士兵集体早晨训练,枪支一律架在营房内。这时,三区革命军的枪声大作,和静自卫团只有少数人坚持不投降,三区革命军1位连长拿机枪向敢于抵抗的几个人扫了一梭子,当场打死6名顽固分子。这时1个三区革命战士叫查汗敏仁的,赶紧用皮大衣包住了机枪手的枪眼,说:“我们都是土尔扈特的好青年,都有亲属部落关系,不要互相残杀。”最后,巴生命令:“停止战斗,宣布起义。”尼克腾宣布:“请你们把枪放下,愿意回去的自愿,不愿回去的参加我们的革命队伍。”有30多人愿意回家,余下的人参加了革命。

自此,尤勒都斯草原成了三区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为了巩固革命成果,预防国民党军队的反扑,三区革命政府又迅速调来了1个骑兵旅的兵力(约2000人),加原来的400人,共同保卫尤勒都斯草原,指挥所设在达格堤大阪。由于尤勒都斯是个大草原,连接库车、拜城、轮台、和静、焉耆、玛纳斯、昌吉、乌鲁木齐、托克逊等地,虽有天山自然屏障,但有9条山口和各地相通。三区革命军分别在9个口子各驻军30人,同时设一个骑兵连,流动巡逻,发现敌情,立即向指挥所报告。

1945年7月12日,正式成立了尤勒都斯革命政府:

主席:强自德(藏族)

副主席:查汗(蒙古族)

秘书:鲍图(蒙古族)

畜牧科长:布杰吉(蒙古族)

民政科长:格艾日登(蒙古族)

建设科长:阿包图(蒙古族)

总务科长:乌郎恰克德(蒙古族)

法院院长:尼满(蒙古族,留苏学生)

公安局长:巴生哈拉(蒙古族)

蒙盟会长:阿特木尔(蒙古族)

同盟会长:巴夫斯别克(哈萨克族)

宗教会长:殷英(蒙古族喇嘛))

下设四个区,两个派出所,一个卫生所:

斜米纳尔区区长:古日加甫(蒙古族)

茶腾区区长:道尔加拉(蒙古族)

巴伦区区长:阿拉(蒙古族)

德尼苏尔区区长:巴生(蒙古族))

尤勒都斯革命政府辖区人口5439人(军队除外),女2233人,宗教人士630人。牲畜267503头。

三区革命根据地尤勒都斯革命政府成立后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一、政府决定免收1945年和1946年两年的牧业税,扶持牧业生产,得到了人民的拥护((浩·巴岱著《新疆三区革命时期的巴音布鲁克人》载《巴音郭楞文史资料》5辑,第6—7页,1989年版)。

二、打破国民党军队的经济封锁,开展对苏贸易,以皮张和淘汰牲畜换回粮、油、盐、茶、火柴等生活必需品(同上书)。

三、发展教育事业,创立巴音布鲁克小学,西联华任校长,昂格任副校长,有十几名教师一百多名学生上学(同上书)。这是尤勒都斯县第一所公办学校,系巴音布鲁克中学的前身。

四、向国民党统治区域内人民宣传革命道理,挫败了敌人诬蔑三区革命为“土匪暴乱,共产共妻,消灭宗教”等谣言,使不少进步青年投奔三区革命根据地,如以后担任尤勒都斯革命政府财政科长的乌兰格达尔同志,就是其中的代表;还有许多民主人士、宗教人士纷纷来到尤勒都斯,许多牧民听到三区革命者宣传的革命道理,看到三区革命的传单,长途跋涉迁回到尤勒都斯草原,同自己的亲戚好友汇合。胡产喇嘛庙,百林喇嘛庙都大胆地迁入了尤勒都斯。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对三区革命的支持。土尔扈特子弟组成的尤勒都斯骑兵团,是半正规、半游击性质的部队,他们平时从事牧业生产,不习惯集体活动,缺乏组织纪律性。三区民族军将骑兵团排级以上的干部调到霍尔果斯基地训练了一至两次,各级指挥员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都有了很大提高。他们回来后又把部队轮训一遍,完成了几次较大的战斗任务。

达林大坂战斗:三区革命军为了反对国民党军队的军事“围剿”,决定在尤勒都斯革命政府成立之后打一个胜仗,以振声威。骑兵团派出侦察兵3人,在侦察班长阿拉泰道尔吉的带领下,翻山越岭,在达林大坂摸清了敌人兵力、阵地和布防情况。1945年9月20日,三区革命军驻尤勒都斯部队包围了达林大坂;并派出20多人的小分队,伪装成敌人送给养的分队,一直走到了敌人的驻地中间,来了个内部开花;再加上四面包围敌人的军队杀声震野,在大坂内喊声如雷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下山去。敌人稍作抵抗就举手的举手,下跪的下跪,除击毙30余人外,100多人全部投降。俘虏大部分愿意回家,只有十几人参加了革命队伍。通过这次战斗,部队的战斗力大大加强了,对战胜国民党军队的信心和决心也大大提高了。

察汗乌苏伏击战:1946年初以来,驻扎在察汗乌苏山口开阔地的国民党军队1个连,有120多人,他们不准牧民路过,谁要是靠近他们驻地,不是鸣枪,就是动手驱赶。骑兵团经过侦察了解了详细情况后,1946年5月25日,让牧民赶着马群过山口,国民党军队强行阻拦,几个牧民和他们发生动手争执,他们全连人出来捉拿牧民,牧民东跑西拐地赶着马群躲避,这时牧民进入山道,他们追入山道。突然枪声大作,手榴弹、迫击炮弹纷纷爆炸,他们想回守驻地,不想驻地已被土尔扈特轻骑兵占领,敌人依靠山坳据险抵抗我方炮火的集中打击,战斗3小时后,敌人投降。这次战斗毙敌50多人,击伤20多人,俘虏60多人,我方牺牲战士7人,受伤的牧民、战士共计12人。这次俘虏兵大部为巴里坤的哈族人,他们全部愿意留下来参加革命。骑兵团多次打胜仗,是因为三区革命顺应了各族人民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愿望,因而得到了人民群众积极参战和支援。

崖空大坂战斗:1946年8月2日(农历六月十五)晚2时,尤勒都斯骑兵团从三面包围了崖空大坂,他们借月光猛烈射击,榴弹炮弹一个个在敌人的帐篷内外爆炸,炸得敌人血肉横飞,一时不知所措。敌人虽然顽强抵抗,战斗一个多小时后,只好向来路退回,不想走了几百米后,又遭尤勒都斯骑兵团士兵伏击,猛烈抵抗一夜,天亮一看,100多人所剩仅有30几人,宣布投降。这次战斗打死敌人80多人,我方仅牺牲2人,伤5人。这次胜利是侦察员觉西、尕杰等人侦察得情况较详细,加之指挥员舍盖周密的计划,全歼了敌人。战士凯旋归来时,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他们拿着羊羔肉、奶酒迎接人民子弟兵,场面极为感人。

乌瓦门包围战:骑兵团长舍盖精明善战,是斜米尔乡人,从小跟父亲打猎,练就了一手好枪法。他在旧部队服过役,他为人正直,平易近人,在官兵中享有较高的威信。他每次战斗都知己知彼,准备充分,打仗是连连取胜,上下对他心服口服。但骑兵一连连长尕拉丁札冷,原是一个小官员,他认为舍盖无文化不应该当团长,他自己有文化,有本事,反而在他手下。为此他捏造舍盖贪污步枪,使舍盖撤职,解甲归牧。“尕拉丁札冷军界有同学通过私人关系,任命尕拉丁札冷为骑兵团长(浩·巴岱著《新疆三区革命时期的巴音布鲁克人》载《巴音郭楞文史资料》第5辑,第9页,1989年版。),”官兵们都不服气他,而他却想显示自己的军事本领。1946年8月30日,攻打乌瓦门国民党军队的1个连,由于尕拉丁札冷未经详细侦察,不了解国民党军的兵力布署和武器装备情况,就盲目下令包围乌瓦门的国民党军队。参战的指挥员,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顽强激战,打得敌人即将溃逃,敌人在逃跑之前,作虚张声势的佯攻,敌人的两发炮弹在骑兵团指挥所和团部藏马沟爆炸,尕拉丁札冷便惊慌失措,命令全体指战员撤退,这次战斗宣告失败。近千人的骑兵团竟然败在国民党军队100多人的1个小连队之手,官兵气愤之极,声言要打死尕拉丁札冷。

1946年,三区革命政府和张治中先生领导的新疆政府谈判,根据谈判协议,尤勒都斯骑兵团按照三区革命民族军伊斯哈克别克将军的命令,宣告解散。1947年5月,国民党政府撕毁谈判协议,向三区革命根据地进攻,三区革命政府又恢复了尤勒都斯土尔扈特骑兵团三个连的建制。土尔扈特骑兵团一直和国民党军队对峙到1949年9月26日新疆和平解放。土尔扈特骑兵保卫尤勒都斯革命政权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