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木偶奇遇记3》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第十三章

他们走啊,走啊,走啊,最后天黑了,他们累得够呛,来到了一家旅馆,叫做“红虾旅馆”。

“咱们在这儿停一会儿”狐狸说,“吃点东西,歇上个把钟头,半夜动身,明儿天不亮,‘奇迹宝地’就到了。”

他们走进旅馆,,二个人占了一张桌子,可谁都说不要吃什么。

可怜的猫说它肚子很不舒服,只要吃三十五条香茄酱火兔、四份奶酪杂碎,因为觉得杂碎味道不够好,又添了三次牛油和奶酪粉!

狐狸虽然想吃,可大夫规定它要严格节制饮食,因此它只好吃得简单点,就吃了一只肥美的野兔,周围摆满一圈肥嫩的童子鸡,吃完野兔,它又要了一大批饭后点心:鸡杂炒蛋,鹧鸪,家兔,田鸡、晰蜴,甜葡萄。接下来就不要什么了。它说食物已经叫它作呕,它一口也吃不下去了。

吃得最少的是皮诺乔。他只要了点核桃,还要了块面包,可结果都留在盘子里没吃,这可怜孩子光顾着想‘奇迹宝地’,好像金币己经把他撑饱了。

吃完晚饭,狐狸对老极说:

“‘给我们两间上房,一间住皮诺乔先生,一间住我和我的朋友,我们走前会打铃,可得记住,半夜我们要起来继续赶路。”

“是,先生们,”老板回答着,对狐狸和猫眨眨眼,像是说:“有数有数,算说定了!……”

皮诺乔一上床就睡着了,睡着了就做梦,他梦见自己在一块地当中。这块地满是矮矮的树,树上挂满一串一串的东西,这一串一串的东西都是金币,让风吹着,发出丁、丁、丁的声音,听着像说:“谁高兴就来采我们吧,”可正当皮诺乔兴高采烈,伸手要去采这些漂亮的金币,把它们全给放进口袋的时候,忽然给房门上很响的三下敲门声惊醒了。

原来是旅馆老板来告诉他,钟已经敲半夜十二点了。

“我那两位同伴准备好了吗?”木偶问他,

“岂止准备好了!两个钟头以前都走啦。”

“为什么这祥急?”

“因为猫得到音信,说它的大孩子脚上生冻疮,有生命危险。”

“晚饭钱它们付了吗?”

“您说到哪儿去啦,它们太有教养了,哪能对您这样的先生如此无礼呢!”

“太可惜了!我倒高兴它们无礼些!”皮诺乔说着抓抓头,接着他又问:“我这两位好朋友说过,它们在哪儿等我吗?”

“说是在‘奇迹宝地’等你,明天早晨,天一亮的时候。”

皮诺乔给自已和两个朋友的那顿晚饭付了一个金币,这才走了,

他可以说是摸索着走的,因为旅馆外面一片漆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四周田野上连一点叶子沙沙声也听不见。只有一些夜鸟不时打一丛树上飞到另一丛树上,在路上穿过,用翅膀碰到了他的鼻子,他吓得向后直跳,大叫起来:“什么人?”周围的小土岗发出回声,拉长声音反复说着:“什么人?什么人?什么人?”

他正走间,看见一棵树干上有一样小生物发出一点光,苍白昏暗,像夜里从透明瓷灯罩里发出来的灯光。

“你是谁?”皮诺乔问它,

“我是会说话的蟋蟀的影子,”那小生物回答,声音很微弱很微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你找我干吗,”

“我想给你一个忠告,你往回走吧,把剩下的四个金币带回去给你可怜的爸爸,他正在哭呢,以为再见不到你了。”

“我爸爸明天就要变成一位体面的先生,因为这四个金币要变成两千个。”

“人家说什么一夜之间就可以发财财富,我的孩子,你可别相信。他们那种人通常不是疯子就是骗子,听我的话,往回走吧。”

“可我不往回走,我偏要向前走。”

“时间很晚了!……”

“我偏要向前走。”

“夜那么黑……”

“我偏要向前走。”

“路上有危险……”

“我偏要向前走。”

“你要记住,任性的孩子早晚要后悔的。”

“又是老一套。明天见,蟋蟀。”

“明天见,皮诺乔,愿天老爷保佑你不沾露水,不遇杀人的强盗!”

会说话的蟋蟀一说完这句话,光忽然熄灭了,就像一些灯给一阵风吹灭了似的。路上比先前更黑了。

第十四章

“说真个的,”木偶一面重新上路,一面自言自语说,“我们这种可怜孩子多倒霉!人人都骂我们,人人都教训我们,人人都要我们这样做那样做。人人都一开口就自以为是我们的爸爸,自以为是我们的老师。人人都这样,连那样会说话的蟋蟀也这样。看这会儿,就因为我没听这只讨厌蟋蟀的啰哩啰嗦,它就说我不知道要遇到多少灾难!我还要遇到杀人的强盗呢!还好我不相信有什么杀人强盗,从来就不相信。依我看,杀人强盗全是那些做爸爸的想出来,吓唬吓唬夜里想出去的孩子的,就算我真在路上碰到他们,难道我会害怕他们吗,我根本不怕,我要走到他们面前,对他们叫着说:‘杀人强盗先生,你们要把我怎么样?记住吧,可别跟我开玩笑!去你们的吧,别开口了!’我这番话说得那么绝,那些倒霉的杀人强盗啊,我好像已经看见他们了,他们像阵风似地逃走啦。万一他们凶神恶煞,偏不逃走呢?那有什么,我逃走就是了,事情不就结了吗……”

可皮诺乔没能把他那套大道理说完,因为就在这时候,他好像听见后面树叶子沙沙响,很轻很轻的,他回头一看,就看见黑地里有两个难看的黑影,这是两个人,全身用装炭的口袋套着,踮起脚尖一跳一跳地紧紧追来,活像两个鬼怪。

“他们真在这里!”皮诺乔心里说了一声。他不知把四个金币藏到哪儿好,一下子把它们藏到了嘴里,正好塞在舌头底下。

接着他想逃走。可是刚迈腿,就觉得胳膊给抓住,听到两个翁声瓮气的可怕声音对他说:

“要钱还是要命!”

皮诺乔没法回答,因为嘴里塞着金币。他做了成千个怪脸、成千个手势,要让对方——他们从口袋上眼睛的地方那两个小窟窿里望出来——明白,他是个穷木偶,口袋里连一个铜子儿也没有。

“拿出来拿出来!别装傻了,把钱拿出来!”两个强盗且威吓的口气大叫。

木偶用头和手表示:“没钱。”

“不把钱拿出来就要你的命,”高的那个杀入强盗说。

“要你的命!”另一个跟着又说了一遍。

“要了你的命,还要你父亲的命!”

“还要你父亲的命!”

“别别别,别要我可怜爸爸的命!”皮诺乔发急地大叫,可他这么一叫,嘴里的金币就丁丁当当响起来了。

“哈哈,骗子!原来你把钱藏在舌头底下?马上吐出来!”

皮诺乔硬挺住!

“哈哈,你装聋子?你等着吧,我们这就想办法让你吐出来!”

真的,他们一个抓住他的鼻子尖,一个揿他的下巴,动手粗暴地又扳又弄,一个扳这里,一个弄那里,要逼他把嘴张开。可是没用。木偶的嘴像黏在一块,钉在一起。

于是矮的那个拔出一把很大的刀子,想用它做杠杆或者凿子,插到他的上下嘴唇之间,可皮诺乔快得像闪电,一口把它的手咬断了,接着把咬下来的手吐出来。诸位想象一下他有多么惊奇吧,因为他吐在地上的不是人的手,而是一只猫的爪子。

皮诺乔旗开得胜,胆子大了。他挣脱杀人强盗的爪子,跳过路旁的树丛,开始在田野上逃走。那两名杀人强盗紧紧追来,像两条猫追一只野兔。其中一名杀人强盗因为失去了一只爪子,就用独脚追,天知道他是怎么跑的。

跑了十五公里左右,皮诺乔跑不动了。这时他眼看自己没救了,就顺着最高的一棵松树的树干爬上去,坐在一个枝头上。两个杀人强盗也打算跟着爬上树,可是爬到一半,叭哒就掉在地上,手脚的皮都擦破了。

可它们还不死心,捡来一小捆干柴,堆在松树脚下,点着了。说时迟那时快,松树开始熊熊烧起来,像风吹着的蜡烛。皮诺乔看见火焰越烧越高,不想最后变成一只烤鸽子,于是猛地一跳,打枝头上跳下来,重新又胞,穿过田野和葡萄园。两个杀人强盗在后面紧追,一步也不拉下。

这时天已经开始亮,他们还是追个不停。皮诺乔一下子给一条沟挡住了去路。这条沟又宽又深,满是脏水,颜色像牛奶咖啡。怎么办?“一,二,三!”木偶叫着,猛跑两步,一跳就跳到了沟那一边。两个杀人强盗跟着也跳,可是没算准距离,卜龙通!……落到沟里去了。皮诺乔听到他们落水和水溅起来的声音,哈哈大笑,一面跑一面叫:

“祝你们痛痛快快洗个澡,杀人的先生们!”

他料想他们一准淹死了,可回头一看,只见他们两个依然在他后面追,身上还是套着他们的麻袋,哗哗地淌着水,活像两个漏了底的筐子。

第十五章

这时木偶已经完全泄气,到了要扑倒在地向两个强盗告饶的地步,可一下子看见深绿的树林子里,远远有一座雪白的小房子在耀眼。

“我要是有口气跑到那房子,就有救了,”他心里说。

他一分钟也不耽搁,重新一个劲跑起来,穿过林子。两个杀入强盗依然在后面追。

他拼命跑了近两个钟头,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那座小房子门口,连忙嘭嘭嘭敲门。

可没人答应。

他使劲把门敲得震天价响,因为他听见追来的脚步声、又响又急的呼吸声越来越近了。

可还是静悄悄的。

他看见敲门毫无用处,就开始在门上用脚拼命地踢,用头拼命地撞。这时窗口探出个头来,这是个美丽的小女孩,天蓝色的头发,脸白得跟蜡像似的,眼睛闭着,双手交叉在胸前。她说话时嘴唇也不动,声音很轻很轻,像是从另一个改界来的:

“这座房子里没人,所有的人都死了。”

“至少你给我开开门!”皮诺乔哭叫着求她,

“我也死了。”

“死了,那你现在在窗口干吗?”

“我在等棺材,它要来把我给装走。”

小女孩子一说完这句话,就不见了。窗子也悄没声儿地重新关上了。

“噢,天蓝色头发的美丽小姑娘,”皮诺乔大叫,“帮帮忙,给我开开门吧!请你同情一个可怜的孩子,他后面追着杀人的……”

他这句话没能说完,因为他觉得脖子给掐住了,还听到那两个声音在咆哮着威胁说:

“现在你再逃不掉啦!”。

木偶看到死在眼前,不由得一阵哆嗦,哆嗦得两条木头腿的关节卡嗒卡嗒响,藏在舌头底下的四个金币也丁丁当当响起来了。

“怎么样,”两个杀人强盗问他说。“你开口吗,开还是不开,怎么!不回答?……那我们就动手了,这一回定要把你的嘴弄开!……”

他们说着,拔出两把很长很长的刀子,锋利得像剃刀,嚓嚓!……给他背上来了两下。

幸亏木偶是用很硬很硬的木头做的,因此他没受伤,刀倒断成了好多片。两个杀人强盗手里光剩下刀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我明白了,”其中一个说,“咱们得吊死他!吊死他吧!”

“吊死他吧!”另一个跟着又说了一退。

说干就干,他们把他双手反绑,用活结套住他的喉咙,把他吊在一棵大橡树的树枝上。

然后他们坐在树下,就等着木偶蹬最后一次腿。可木偶过了三个钟头依然张开两只眼睛,闭着嘴巴,两腿越蹬越有劲。

他们最后等得不耐烦了,就向木偶转过脸,冷笑着对他说:“明儿见,等我们明天回到这儿,希望你帮个大忙,已经死掉了,把嘴张得大大的。”

他们说着,走了。

这时候猛乱起一阵北风,呼呼地怒号,把吊在那里的可怜木偶吹过来吹过去,狠狠地摇得他像过节时丁当丁当摇着的大钟,这样摇啊摇啊,摇得他痛苦万分。喉咙上的活结越收越紧,叫他气也透不出来。

他的两眼一点一点发黑。可他虽然感到死期已近,依然希望随时会有人经过,把他救下来,可他等啊等啊,看见还是没人来,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就想到他的可怜的爸爸……他半死不活地结结巴巴说:

“噢,我的爸爸,要是你在这儿就好了!……”

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他闭上眼睛,张开嘴巴,伸长两腿,一阵猛烈颤动,吊在那里像是僵硬了。

第十六章

正当可怜的皮诺乔给两个杀人强盗吊在大橡树枝头上,觉得这会儿死多活少的时候,天蓝色头发的美丽小女孩重新在窗口出现了,她看见木偶给套着脖子吊着,让北风吹得摇来摇去,太不幸了,不由得很可怜他,于是轻轻拍了三下手掌。

这三下手掌一拍,就听到很响的拍翅膀声,一只大老鹰风驰电掣地飞来,停在窗台上,

“有什么吩咐啊,我仁慈的仙女?”老鹰说着,垂下鸟嘴致敬(因为要知道,这天蓝色头发的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最善良的仙女,她在这树林附近已住了一千多年了)。

“你看见那木偶吗,给吊在大橡树树枝上的?”

“看见了。”

“那好。马上飞到那里,用你那有力的尖嘴解开那个吊着他的绳套,把他轻轻放在橡树下的草地。”

老鹰飞走了,两分钟就回来了,说:

“吩咐我做的都给做好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活着还是死了?”

“我看他好像死了,可还没全死,因为我一松开套在他喉咙的绳套,他叹了一口气,嘟囔了一声:‘这会儿我觉得好多了!’”

仙女于是又轻轻拍了两下手掌,来了一只很漂亮的卷毛狗。它像人那样用后腿直立走道。

这只卷毛狗身穿车夫的礼服,头戴金边小三角帽,白色假卷发垂到脖子上。巧克力色的上衣上钉着宝石钮扣,两边有两个大口袋,放主人吃饭时赏它的肉骨头。下身穿一条大红天鹅绒裤子、一双丝袜、一双开口软鞋。后面还有一样东西,很像雨伞稍,蓝绸子做的。下雨的时候用来藏它的尾巴。

“做件好事,梅多罗!”仙女对卷毛狗说,“马上到我的厩房里,赶一辆最好的车子上树林子去。你到了大橡树底下,就会找到已经半死的可怜木偶直挺挺地躺在草地上。你把他抱起来,很小心很小心地放在车子坐垫上,把他送到这儿来。明白了吗,”

卷毛狗把后面那个蓝绸子尾巴套摇了三四次,表示它明白了,然后像闪电似地跑掉了。

一转眼工夫,只见厩房里出来了一辆天蓝色的票亮小轿车,外面装饰着金丝雀羽毛,里面裱糊得象掼奶油和奶油蛋糕那样。车子用一百对白老鼠来拉,卷毛狗坐在驾车台上,左右地抽着鞭子,车夫赶路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一刻钟不到,这辆小轿车就回来了。等在门口的仙女抱起可怜的木偶,把他抱进一间墙上镶嵌着珍珠的小卧室,马上请来附近最有名的大夫。

三位大夫马上接连来了,一位是乌鸦,一位是猫头鹰,一位是会说话的蟋蟀。

“我想请诸位先生看看,”仙女对围在皮诺乔床边的三位大夫说,“我想请诸位先生看看,这不幸的木偶是死了还是活着……”

听了仙女的请求,乌鸦第一位给皮诺乔摸脉,接着摸鼻子,接着摸小脚趾。等到都摸过了,它极其严肃地说了这一番话:

“我认为木偶完全死了,但万一他没有死,那就有可靠的迹像表明,他完全活着!”

“我很抱歉,”猫头鹰说,“我必须表示,我的看法跟我这位有名的朋友和同行乌鸦大夫正好相反。我认为,木偶完全活着,但万一他不幸没有活着,那就有可靠的迹像表明,他的确死了!”

“您说哩,”仙女问会说话的蟋蟀。

“我要说的是,一位小心谨慎的大夫在不知道他所要说的事情时,最好是不开口。再说,这位木偶对我来说不是陌生面孔,我认识他有好些日子了!……”

皮诺乔本来一直躺着不动,像段真正的木头,可这会儿一下子猛烈颤抖,弄得整张床都摇动起来。

“这个木偶,”会说话地蟋蟀往下说,“是个大坏蛋……”

皮诺乔张开眼睛看看,马上又闭上。

“是个无赖,是个二流子,是个流氓……”

皮诺乔把脸缩到被单底下。

“这木偶是个不听话的坏孩子,他要把他可怜的爸爸气死!……”

它说到这里,只听见屋子里有压抑着的哭声和哽咽声。诸位想象一下大伙儿有多么惊奇吧,因为他们把被单掀起一点,就看到是皮诺乔在哭,在哽咽。

“死人会哭,就表明他正在好起来,”乌鸦严肃地说。

“我只好表示我的看法跟我这位有名的朋友和同行正好相反,”猫头鹰跟着说,“依我看,死人会哭,就表明他不想死。”

第十七章

三位大夫一走出屋子,仙女就到皮诺乔身边,摸摸他的脑门,发现一点不假,他在发高烧。

于是她把一点白色粉末溶在半杯水里,拿来给木偶,温柔地对他说:

“喝了它,过几天就好了。”

皮诺乔看着杯子,歪歪嘴,哭也似地问道:

“甜的还是苦的?”

“苦的,可它能医好你的病。”

“苦的我不喝。”

“听我的话,喝了它。”

“苦的我不要喝。”

“喝了它,喝了就给你一颗弹子糖,让你甜甜嘴。”

“弹子糖呢?”

“在这儿,”仙女说着,从放糖的金盒子里拿出一颗来。

“我要先吃弹子糖,再喝这种该死的苦水……”

“讲定啦?”

“讲定了……”

仙女给他弹子糖,皮诺乔一转眼就喀嚓喀嚓地咬碎吃掉了,舔着嘴唇说:

“糖是药就好了!……我就天天吃药。”

“现在你照讲定的办,喝了这点药水,它会医好你的病。”

皮诺乔不情愿地拿过杯子,把鼻子插进去,然后凑到嘴边,然后又把鼻子插进去,最后说:

“太苦了!太苦了!我不能喝。”

“你尝都没尝,怎么说太苦呢?”

“我想得出来!我闻到了气味。我要先再吃一颗弹子糖……然后喝药水!……”

仙女像一个好妈妈那样耐心,又给他放了一题糖在嘴里,然后重新给他杯子。

“这样我不能喝药水!”木偶说着,做了成千个鬼脸,

“为什么?”

“因为脚上的枕头碍着我。”

仙女给他把枕头拿开了。

“不行!这样我还是不能喝……”

“又是什么东西碍着你啦?”

“房门半开着,把我碍着了。”

仙女去把房门关上。

“不管怎么说,”皮诺乔大哭大叫,“这该死的药水是苦的,我不要喝,不喝,不喝,不喝……”

“我的孩子,你要后悔的……”

“我才不在乎呐……”

“你的病很重……”

“我才不地乎呐……”

“你发高烧,几个钟头就会死的……”

“我才不在乎呐……”

“你不怕死?”

“怕死?……我宁愿死也不喝这种倒霉药水。”

正在这时候,房门开了,进来了四只兔子,黑得像墨汁,肩膀上抬着一个小棺材。

“你们到我这儿来干吗?”皮诺乔叫道,害怕得在床上坐了起来。

“我们来抬你,”最大的一只兔子说。

“抬我?……可我还没死!……”

“现在还没死,可你不肯喝退烧药水,就只有几分钟好活了!……”

“噢,我的仙女!噢,噢,我的仙女!”木偶于是大声叫起来“快把杯子给我……做做好事,快点快点,因为我不想死,不不不……不想死……”

他两只手捧着杯子,一口就把药水喝了。

“没法子!”兔子们说,“我们这回白跑一趟。”

它们重新抬起小棺材,打牙缝里叽哗咕噜地说着走出了屋子。

真的,过了几分钟,皮诺乔已经跳下床,好了。因为要知道,木偶福气好,难得生病,好起来也特别快。

仙女看见他满屋子又跑又跳,又利落又高兴,活像一只刚会啼的小公鸡,就对他说:

“瞧,我的药水可不是真把你治好了?”

“还有说的!它让我活下来了!……”

“可为什么刚才让你喝药水,要那么左求右求呢,”

“我们孩子都这样!我们比怕生病更怕喝药水。”

“真不害澡!……孩子们应该知道,及时吃进良药可以治好大病,甚至可以不死……”

“噢!下回我就不要那么左求右求了!我要记住那些抬棺材的黑兔……那我就马上抓过杯子喝下去!……”

“现在你过来,告诉我你是怎么落到那些杀人强盗手里的。”

“是这么回事。木偶戏班班主吃火人给了我几个金币,对我说:‘来,把它们带回去给你爸爸!’可我在路上碰到一只狐狸和一只猫,它们两个很好,对我说:‘你想让这几个金币变成一两千个吗,跟我们来,我们带你上“奇迹宝地”去’。我说:‘咱们走吧。’他们说:‘咱们在红虾旅馆歇会儿,过了半夜再走。’等我醒来,他们已经不在了,他们走了。于是我一个人走。夜黑得要命。路上我碰到两个杀人强盗,身上套着装炭的口袋。他们对我说:‘把钱拿出来。’我说:‘我没钱。’因为我把那四个金币藏在嘴里。一个杀人强盗想把手伸进我的嘴巴。我一口咬下他的手,把它吐出来。可吐出来的不是手,是一只猫爪子。两个杀人强盗就追我。我拼命地逃。最后它们把我捉住,套着脖子给吊在这林子里的一棵树上,说:‘我们明天再来,到那时你就死了,嘴巴张开了,我们就把你藏在舌头底下的金币拿出来。’”

“你这四个金币,现在搁哪儿啦?”仙女问他。

“我丢了!”皮诺乔回答说,他这是说谎,因为钱在他口袋里。

他一说谎,本来已经够长的鼻子又长了两指。

“你在哪儿丢了?”

“就在这儿附近的树林子里。”

这第二句谎话一说,鼻子更长了。

“你要是在附近那树林子里丢了,”仙女说,“咱们去把它们找回来。因为东西丢在附近那树林子里,完全可以找回来。”

“啊,现在我记清楚了,”木偶心里慌了,回答说,“这四个金币我没丢掉,是刚才喝您那杯药水的时候不小心,吞下肚子里去了。”

这第三句谎话一说,鼻子呼地一下长成这副样子,可怜的皮诺乔连头都没法转了。头往这边转,鼻子就碰到床,碰到窗玻璃;头往那边转,鼻子就碰到墙,碰到房门;头一抬,鼻子就有插到仙女一只眼睛里去的危险。

仙女看着他笑起来。

“您干吗笑?”木偶问她。眼看鼻子变得那么长,他完全呆住了,急得要命。

“我笑你说谎。”

“您怎么知道我说谎了?”

“我的孩子,谎话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因为说了谎话有两种变化,一种是腿变短,一种是鼻子变长,你的一种正是鼻子变长。”

皮诺乔羞得无地自容,想溜出房间。可是办不到,他那个鼻子已经长得连门都出不去了。

第十八章

正像诸位可以想像到的,仙女让木偶由于鼻子长得出不了门,哭叫了整整半个钟头,不去理他。这是为了好好给他一个教训,让他改正撒谎这种极坏的毛病。这种毛病小孩子最容易有。可等她看到木偶脸也变了,绝望得眼睛都要突出来时,很可怜他,拍了拍手掌。一听到拍手掌,成千只叫啄木鸟的大鸟打窗子飞到屋里来。它们都聚在皮诺乔的鼻子上,开始笃笃笃笃,狠狠地啄他的鼻子,几分钟工夫,这个长过了头的鼻子就恢复了原状。

“您多好啊,我的仙女,”木偶擦于眼泪说,“我多么爱您啊!”

“我也爱你,”仙女回答说,“你如果想留在我这儿,你就做我的弟弟,我做你的姐姐……”

“我很想留在这儿……可我那可怜的爸爸呢?”

“我都想到了。已经派人去通知你爸爸,天黑前他就要来到这儿。”

“真的?”皮诺乔高兴得跳起来,叫着说,“那么,我的好仙女,如果您答应的话,我想去接他!我急着要拥抱这位可怜的老人家,他为我吃了那么多苦!”

“那你就去吧,可小心别走失了。你走林子里的那条路吧,我断定你会碰到他的。”

皮诺乔走了。他一走进树林子,马上就像小鹿一样跑起来。可他到了大橡树那儿,就停下了,因为好像听到树枝树叶之间有人声。他果真看见路上有人。诸位猜得出是谁吗?……就是狐狸和猫这两个伙伴。皮诺乔曾经同它们一起在红虾旅馆吃过一顿晚饭。

“是我们的好朋友皮诺乔!”狐狸叫着,把他又抱又亲,“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说来话长了,”木偶说,“我趁便跟你们讲讲。可记得那个夜里,你们丢下我一个人在旅馆里吗?我走出来,在路上遇见了两个杀人强盗……”

“两个杀人强盗?……噢,可怜的朋友!他们想要什么。”

“他们想抢我的金币。”

“真该死!……”狐狸说。

“该死极了!……”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可我撒腿就逃,”木偶往下说,“他们跟着就追。最后他们追上了我,把我吊在这棵橡树的树枝上面……”

皮诺乔说道,指指离开两步远的大橡树。

“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吗?”狐狸说,“我们是活在怎么一个世界上啊,我们这些正派人,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安全可靠的地方呢?”

皮诺乔正这么说着,忽然发现猫的右前腿受了伤,连爪子带指甲都没有了,就问它说:

“你的爪子怎么啦?”

猫想回答,可窘住了。狐狸马上说:

“我的朋友太谦虚了,因此不愿回答,我来替他回答吧。要知道,一个钟头以前,我们在路上碰到一只老狼,都快饿死了,它求我们施舍点什么给它。可我们没有什么好给它的,连一根鱼骨头也没有。我这朋友真正慷慨大方,它做出什么事情来啦?……它竟从自己前腿上咬下一只爪子,扔给这只可怜的野兽吃。”

狐狸一面说着一面擦眼泪。

皮诺乔也感动得走到猫身边,在它耳边轻轻地说:

“如果所有的猫都像你,耗子可多幸运啊!”

“可你这会儿在这里干吗呢,”狐狸问木偶说。

“我在等我爸爸,他早晚要到这儿来的。”

“那你的金币呢?”

“都在口袋里,就少一个,付给红灯旅馆的老板了。”

“想想吧,四个金币到明天就能变一两千个,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为什么不到‘奇迹宝地’,把它们种下去呢。”

“今天不行,我改天去。”

“改一天就晚了。”狐狸说。

“为什么?”

“因为这块地给一位大好老买去了,从明天起,再不准任何人在那儿种金币。”

“‘奇迹宝地’离这儿远吗?’”

“不到两公里。你要跟我们去吗,半个钟头就到,你马上种下四个金币,过几分钟就可以收到两千个,今晚回来,口袋里就装满金币啦,要跟我们去吗?”

皮诺乔没马上回答,因为他想到了善良的仙女,想到了年老的杰佩托,还想到了会说话的蟋蟀给他的劝告。可是最后,他就像一个全没脑筋、全没心肝的孩子所做的那样,也就是说,他点点头,对狐狸和猫说:

“那咱们走吧,我跟你们去。”

于是他们上路了。

他们走了半天,来到一个城市,叫做“捉傻瓜城”。皮诺乔一进城就看见,满街都是饿得张嘴打哈欠的癌皮狗,给剪了毛、冷得直打哆嗦的绵羊,乞讨一颗玉米、也没鸡冠也没垂肉的公鸡,卖掉了漂亮的五彩翅膀、再也飞不起来的大蝴蝶,没有了尾巴、不好意思再见人的孔雀,悄悄地走来走去、痛惜永远失去了闪闪发光的金色银色羽毛的山鸡。

在这许多畏畏缩缩的叫化子和穷人中间,不时走过一些高贵马车,里面或者坐着,狐狸,或者坐着偷东西的喜鹊,或者坐着捕食小生物的猛禽。

“‘奇迹宝地’在哪儿,”皮诺乔问道。

“再走两步就到了。”

说到就到,他们穿过城,出了城门就来到一块僻静的田地。这块田地跟其他田地完全没什么两样。

“咱们总算到了,”狐狸对木偶说,“现在你弯下腰,在泥地上挖一个小窟窿,把金币放进去吧。”

皮诺乔照狐狸说的办。他挖了一个窟窿,把剩下的四个金币放进去,然后用点土把窟窿重新盖起米。

“现在,”狐狸说,“你到附近水沟那里打桶水来,浇在你种下金币的地方。”.

皮诺乔走到水沟那儿,因为没有桶,就从脚上脱下一只鞋子,装来了水,浇在盖住窟窿的土上,然后他问:“还有什么事要做吗?”

“没有了,”狐狸回答说。“现在咱们可以走开了,你过二十分钟回到这儿,就可以看到一棵矮矮的树从地里长出来,所有的树上都挂满了金币。”

可怜的木偶高兴得忘乎所以,对狐狸和猫千谢万谢,答应送给它们最好的礼物。

“我们不要礼物,”两个坏蛋回答说,“我们只要能教会你不劳而获,发财致富,就像过节一样高兴!”

他们这么说着,向皮诺乔鞠了个躬,祝他得到好收成,就干它们的事去了。

第十三章

他们走啊,走啊,走啊,最后天黑了,他们累得够呛,来到了一家旅馆,叫做“红虾旅馆”。

“咱们在这儿停一会儿”狐狸说,“吃点东西,歇上个把钟头,半夜动身,明儿天不亮,‘奇迹宝地’就到了。”

他们走进旅馆,,二个人占了一张桌子,可谁都说不要吃什么。

可怜的猫说它肚子很不舒服,只要吃三十五条香茄酱火兔、四份奶酪杂碎,因为觉得杂碎味道不够好,又添了三次牛油和奶酪粉!

狐狸虽然想吃,可大夫规定它要严格节制饮食,因此它只好吃得简单点,就吃了一只肥美的野兔,周围摆满一圈肥嫩的童子鸡,吃完野兔,它又要了一大批饭后点心:鸡杂炒蛋,鹧鸪,家兔,田鸡、晰蜴,甜葡萄。接下来就不要什么了。它说食物已经叫它作呕,它一口也吃不下去了。

吃得最少的是皮诺乔。他只要了点核桃,还要了块面包,可结果都留在盘子里没吃,这可怜孩子光顾着想‘奇迹宝地’,好像金币己经把他撑饱了。

吃完晚饭,狐狸对老极说:

“‘给我们两间上房,一间住皮诺乔先生,一间住我和我的朋友,我们走前会打铃,可得记住,半夜我们要起来继续赶路。”

“是,先生们,”老板回答着,对狐狸和猫眨眨眼,像是说:“有数有数,算说定了!……”

皮诺乔一上床就睡着了,睡着了就做梦,他梦见自己在一块地当中。这块地满是矮矮的树,树上挂满一串一串的东西,这一串一串的东西都是金币,让风吹着,发出丁、丁、丁的声音,听着像说:“谁高兴就来采我们吧,”可正当皮诺乔兴高采烈,伸手要去采这些漂亮的金币,把它们全给放进口袋的时候,忽然给房门上很响的三下敲门声惊醒了。

原来是旅馆老板来告诉他,钟已经敲半夜十二点了。

“我那两位同伴准备好了吗?”木偶问他,

“岂止准备好了!两个钟头以前都走啦。”

“为什么这祥急?”

“因为猫得到音信,说它的大孩子脚上生冻疮,有生命危险。”

“晚饭钱它们付了吗?”

“您说到哪儿去啦,它们太有教养了,哪能对您这样的先生如此无礼呢!”

“太可惜了!我倒高兴它们无礼些!”皮诺乔说着抓抓头,接着他又问:“我这两位好朋友说过,它们在哪儿等我吗?”

“说是在‘奇迹宝地’等你,明天早晨,天一亮的时候。”

皮诺乔给自已和两个朋友的那顿晚饭付了一个金币,这才走了,

他可以说是摸索着走的,因为旅馆外面一片漆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四周田野上连一点叶子沙沙声也听不见。只有一些夜鸟不时打一丛树上飞到另一丛树上,在路上穿过,用翅膀碰到了他的鼻子,他吓得向后直跳,大叫起来:“什么人?”周围的小土岗发出回声,拉长声音反复说着:“什么人?什么人?什么人?”

他正走间,看见一棵树干上有一样小生物发出一点光,苍白昏暗,像夜里从透明瓷灯罩里发出来的灯光。

“你是谁?”皮诺乔问它,

“我是会说话的蟋蟀的影子,”那小生物回答,声音很微弱很微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你找我干吗,”

“我想给你一个忠告,你往回走吧,把剩下的四个金币带回去给你可怜的爸爸,他正在哭呢,以为再见不到你了。”

“我爸爸明天就要变成一位体面的先生,因为这四个金币要变成两千个。”

“人家说什么一夜之间就可以发财财富,我的孩子,你可别相信。他们那种人通常不是疯子就是骗子,听我的话,往回走吧。”

“可我不往回走,我偏要向前走。”

“时间很晚了!……”

“我偏要向前走。”

“夜那么黑……”

“我偏要向前走。”

“路上有危险……”

“我偏要向前走。”

“你要记住,任性的孩子早晚要后悔的。”

“又是老一套。明天见,蟋蟀。”

“明天见,皮诺乔,愿天老爷保佑你不沾露水,不遇杀人的强盗!”

会说话的蟋蟀一说完这句话,光忽然熄灭了,就像一些灯给一阵风吹灭了似的。路上比先前更黑了。

第十四章

“说真个的,”木偶一面重新上路,一面自言自语说,“我们这种可怜孩子多倒霉!人人都骂我们,人人都教训我们,人人都要我们这样做那样做。人人都一开口就自以为是我们的爸爸,自以为是我们的老师。人人都这样,连那样会说话的蟋蟀也这样。看这会儿,就因为我没听这只讨厌蟋蟀的啰哩啰嗦,它就说我不知道要遇到多少灾难!我还要遇到杀人的强盗呢!还好我不相信有什么杀人强盗,从来就不相信。依我看,杀人强盗全是那些做爸爸的想出来,吓唬吓唬夜里想出去的孩子的,就算我真在路上碰到他们,难道我会害怕他们吗,我根本不怕,我要走到他们面前,对他们叫着说:‘杀人强盗先生,你们要把我怎么样?记住吧,可别跟我开玩笑!去你们的吧,别开口了!’我这番话说得那么绝,那些倒霉的杀人强盗啊,我好像已经看见他们了,他们像阵风似地逃走啦。万一他们凶神恶煞,偏不逃走呢?那有什么,我逃走就是了,事情不就结了吗……”

可皮诺乔没能把他那套大道理说完,因为就在这时候,他好像听见后面树叶子沙沙响,很轻很轻的,他回头一看,就看见黑地里有两个难看的黑影,这是两个人,全身用装炭的口袋套着,踮起脚尖一跳一跳地紧紧追来,活像两个鬼怪。

“他们真在这里!”皮诺乔心里说了一声。他不知把四个金币藏到哪儿好,一下子把它们藏到了嘴里,正好塞在舌头底下。

接着他想逃走。可是刚迈腿,就觉得胳膊给抓住,听到两个翁声瓮气的可怕声音对他说:

“要钱还是要命!”

皮诺乔没法回答,因为嘴里塞着金币。他做了成千个怪脸、成千个手势,要让对方——他们从口袋上眼睛的地方那两个小窟窿里望出来——明白,他是个穷木偶,口袋里连一个铜子儿也没有。

“拿出来拿出来!别装傻了,把钱拿出来!”两个强盗且威吓的口气大叫。

木偶用头和手表示:“没钱。”

“不把钱拿出来就要你的命,”高的那个杀入强盗说。

“要你的命!”另一个跟着又说了一遍。

“要了你的命,还要你父亲的命!”

“还要你父亲的命!”

“别别别,别要我可怜爸爸的命!”皮诺乔发急地大叫,可他这么一叫,嘴里的金币就丁丁当当响起来了。

“哈哈,骗子!原来你把钱藏在舌头底下?马上吐出来!”

皮诺乔硬挺住!

“哈哈,你装聋子?你等着吧,我们这就想办法让你吐出来!”

真的,他们一个抓住他的鼻子尖,一个揿他的下巴,动手粗暴地又扳又弄,一个扳这里,一个弄那里,要逼他把嘴张开。可是没用。木偶的嘴像黏在一块,钉在一起。

于是矮的那个拔出一把很大的刀子,想用它做杠杆或者凿子,插到他的上下嘴唇之间,可皮诺乔快得像闪电,一口把它的手咬断了,接着把咬下来的手吐出来。诸位想象一下他有多么惊奇吧,因为他吐在地上的不是人的手,而是一只猫的爪子。

皮诺乔旗开得胜,胆子大了。他挣脱杀人强盗的爪子,跳过路旁的树丛,开始在田野上逃走。那两名杀人强盗紧紧追来,像两条猫追一只野兔。其中一名杀人强盗因为失去了一只爪子,就用独脚追,天知道他是怎么跑的。

跑了十五公里左右,皮诺乔跑不动了。这时他眼看自己没救了,就顺着最高的一棵松树的树干爬上去,坐在一个枝头上。两个杀人强盗也打算跟着爬上树,可是爬到一半,叭哒就掉在地上,手脚的皮都擦破了。

可它们还不死心,捡来一小捆干柴,堆在松树脚下,点着了。说时迟那时快,松树开始熊熊烧起来,像风吹着的蜡烛。皮诺乔看见火焰越烧越高,不想最后变成一只烤鸽子,于是猛地一跳,打枝头上跳下来,重新又胞,穿过田野和葡萄园。两个杀人强盗在后面紧追,一步也不拉下。

这时天已经开始亮,他们还是追个不停。皮诺乔一下子给一条沟挡住了去路。这条沟又宽又深,满是脏水,颜色像牛奶咖啡。怎么办?“一,二,三!”木偶叫着,猛跑两步,一跳就跳到了沟那一边。两个杀人强盗跟着也跳,可是没算准距离,卜龙通!……落到沟里去了。皮诺乔听到他们落水和水溅起来的声音,哈哈大笑,一面跑一面叫:

“祝你们痛痛快快洗个澡,杀人的先生们!”

他料想他们一准淹死了,可回头一看,只见他们两个依然在他后面追,身上还是套着他们的麻袋,哗哗地淌着水,活像两个漏了底的筐子。

第十五章

这时木偶已经完全泄气,到了要扑倒在地向两个强盗告饶的地步,可一下子看见深绿的树林子里,远远有一座雪白的小房子在耀眼。

“我要是有口气跑到那房子,就有救了,”他心里说。

他一分钟也不耽搁,重新一个劲跑起来,穿过林子。两个杀入强盗依然在后面追。

他拼命跑了近两个钟头,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那座小房子门口,连忙嘭嘭嘭敲门。

可没人答应。

他使劲把门敲得震天价响,因为他听见追来的脚步声、又响又急的呼吸声越来越近了。

可还是静悄悄的。

他看见敲门毫无用处,就开始在门上用脚拼命地踢,用头拼命地撞。这时窗口探出个头来,这是个美丽的小女孩,天蓝色的头发,脸白得跟蜡像似的,眼睛闭着,双手交叉在胸前。她说话时嘴唇也不动,声音很轻很轻,像是从另一个改界来的:

“这座房子里没人,所有的人都死了。”

“至少你给我开开门!”皮诺乔哭叫着求她,

“我也死了。”

“死了,那你现在在窗口干吗?”

“我在等棺材,它要来把我给装走。”

小女孩子一说完这句话,就不见了。窗子也悄没声儿地重新关上了。

“噢,天蓝色头发的美丽小姑娘,”皮诺乔大叫,“帮帮忙,给我开开门吧!请你同情一个可怜的孩子,他后面追着杀人的……”

他这句话没能说完,因为他觉得脖子给掐住了,还听到那两个声音在咆哮着威胁说:

“现在你再逃不掉啦!”。

木偶看到死在眼前,不由得一阵哆嗦,哆嗦得两条木头腿的关节卡嗒卡嗒响,藏在舌头底下的四个金币也丁丁当当响起来了。

“怎么样,”两个杀人强盗问他说。“你开口吗,开还是不开,怎么!不回答?……那我们就动手了,这一回定要把你的嘴弄开!……”

他们说着,拔出两把很长很长的刀子,锋利得像剃刀,嚓嚓!……给他背上来了两下。

幸亏木偶是用很硬很硬的木头做的,因此他没受伤,刀倒断成了好多片。两个杀人强盗手里光剩下刀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我明白了,”其中一个说,“咱们得吊死他!吊死他吧!”

“吊死他吧!”另一个跟着又说了一退。

说干就干,他们把他双手反绑,用活结套住他的喉咙,把他吊在一棵大橡树的树枝上。

然后他们坐在树下,就等着木偶蹬最后一次腿。可木偶过了三个钟头依然张开两只眼睛,闭着嘴巴,两腿越蹬越有劲。

他们最后等得不耐烦了,就向木偶转过脸,冷笑着对他说:“明儿见,等我们明天回到这儿,希望你帮个大忙,已经死掉了,把嘴张得大大的。”

他们说着,走了。

这时候猛乱起一阵北风,呼呼地怒号,把吊在那里的可怜木偶吹过来吹过去,狠狠地摇得他像过节时丁当丁当摇着的大钟,这样摇啊摇啊,摇得他痛苦万分。喉咙上的活结越收越紧,叫他气也透不出来。

他的两眼一点一点发黑。可他虽然感到死期已近,依然希望随时会有人经过,把他救下来,可他等啊等啊,看见还是没人来,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就想到他的可怜的爸爸……他半死不活地结结巴巴说:

“噢,我的爸爸,要是你在这儿就好了!……”

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他闭上眼睛,张开嘴巴,伸长两腿,一阵猛烈颤动,吊在那里像是僵硬了。

第十六章

正当可怜的皮诺乔给两个杀人强盗吊在大橡树枝头上,觉得这会儿死多活少的时候,天蓝色头发的美丽小女孩重新在窗口出现了,她看见木偶给套着脖子吊着,让北风吹得摇来摇去,太不幸了,不由得很可怜他,于是轻轻拍了三下手掌。

这三下手掌一拍,就听到很响的拍翅膀声,一只大老鹰风驰电掣地飞来,停在窗台上,

“有什么吩咐啊,我仁慈的仙女?”老鹰说着,垂下鸟嘴致敬(因为要知道,这天蓝色头发的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最善良的仙女,她在这树林附近已住了一千多年了)。

“你看见那木偶吗,给吊在大橡树树枝上的?”

“看见了。”

“那好。马上飞到那里,用你那有力的尖嘴解开那个吊着他的绳套,把他轻轻放在橡树下的草地。”

老鹰飞走了,两分钟就回来了,说:

“吩咐我做的都给做好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活着还是死了?”

“我看他好像死了,可还没全死,因为我一松开套在他喉咙的绳套,他叹了一口气,嘟囔了一声:‘这会儿我觉得好多了!’”

仙女于是又轻轻拍了两下手掌,来了一只很漂亮的卷毛狗。它像人那样用后腿直立走道。

这只卷毛狗身穿车夫的礼服,头戴金边小三角帽,白色假卷发垂到脖子上。巧克力色的上衣上钉着宝石钮扣,两边有两个大口袋,放主人吃饭时赏它的肉骨头。下身穿一条大红天鹅绒裤子、一双丝袜、一双开口软鞋。后面还有一样东西,很像雨伞稍,蓝绸子做的。下雨的时候用来藏它的尾巴。

“做件好事,梅多罗!”仙女对卷毛狗说,“马上到我的厩房里,赶一辆最好的车子上树林子去。你到了大橡树底下,就会找到已经半死的可怜木偶直挺挺地躺在草地上。你把他抱起来,很小心很小心地放在车子坐垫上,把他送到这儿来。明白了吗,”

卷毛狗把后面那个蓝绸子尾巴套摇了三四次,表示它明白了,然后像闪电似地跑掉了。

一转眼工夫,只见厩房里出来了一辆天蓝色的票亮小轿车,外面装饰着金丝雀羽毛,里面裱糊得象掼奶油和奶油蛋糕那样。车子用一百对白老鼠来拉,卷毛狗坐在驾车台上,左右地抽着鞭子,车夫赶路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一刻钟不到,这辆小轿车就回来了。等在门口的仙女抱起可怜的木偶,把他抱进一间墙上镶嵌着珍珠的小卧室,马上请来附近最有名的大夫。

三位大夫马上接连来了,一位是乌鸦,一位是猫头鹰,一位是会说话的蟋蟀。

“我想请诸位先生看看,”仙女对围在皮诺乔床边的三位大夫说,“我想请诸位先生看看,这不幸的木偶是死了还是活着……”

听了仙女的请求,乌鸦第一位给皮诺乔摸脉,接着摸鼻子,接着摸小脚趾。等到都摸过了,它极其严肃地说了这一番话:

“我认为木偶完全死了,但万一他没有死,那就有可靠的迹像表明,他完全活着!”

“我很抱歉,”猫头鹰说,“我必须表示,我的看法跟我这位有名的朋友和同行乌鸦大夫正好相反。我认为,木偶完全活着,但万一他不幸没有活着,那就有可靠的迹像表明,他的确死了!”

“您说哩,”仙女问会说话的蟋蟀。

“我要说的是,一位小心谨慎的大夫在不知道他所要说的事情时,最好是不开口。再说,这位木偶对我来说不是陌生面孔,我认识他有好些日子了!……”

皮诺乔本来一直躺着不动,像段真正的木头,可这会儿一下子猛烈颤抖,弄得整张床都摇动起来。

“这个木偶,”会说话地蟋蟀往下说,“是个大坏蛋……”

皮诺乔张开眼睛看看,马上又闭上。

“是个无赖,是个二流子,是个流氓……”

皮诺乔把脸缩到被单底下。

“这木偶是个不听话的坏孩子,他要把他可怜的爸爸气死!……”

它说到这里,只听见屋子里有压抑着的哭声和哽咽声。诸位想象一下大伙儿有多么惊奇吧,因为他们把被单掀起一点,就看到是皮诺乔在哭,在哽咽。

“死人会哭,就表明他正在好起来,”乌鸦严肃地说。

“我只好表示我的看法跟我这位有名的朋友和同行正好相反,”猫头鹰跟着说,“依我看,死人会哭,就表明他不想死。”

第十七章

三位大夫一走出屋子,仙女就到皮诺乔身边,摸摸他的脑门,发现一点不假,他在发高烧。

于是她把一点白色粉末溶在半杯水里,拿来给木偶,温柔地对他说:

“喝了它,过几天就好了。”

皮诺乔看着杯子,歪歪嘴,哭也似地问道:

“甜的还是苦的?”

“苦的,可它能医好你的病。”

“苦的我不喝。”

“听我的话,喝了它。”

“苦的我不要喝。”

“喝了它,喝了就给你一颗弹子糖,让你甜甜嘴。”

“弹子糖呢?”

“在这儿,”仙女说着,从放糖的金盒子里拿出一颗来。

“我要先吃弹子糖,再喝这种该死的苦水……”

“讲定啦?”

“讲定了……”

仙女给他弹子糖,皮诺乔一转眼就喀嚓喀嚓地咬碎吃掉了,舔着嘴唇说:

“糖是药就好了!……我就天天吃药。”

“现在你照讲定的办,喝了这点药水,它会医好你的病。”

皮诺乔不情愿地拿过杯子,把鼻子插进去,然后凑到嘴边,然后又把鼻子插进去,最后说:

“太苦了!太苦了!我不能喝。”

“你尝都没尝,怎么说太苦呢?”

“我想得出来!我闻到了气味。我要先再吃一颗弹子糖……然后喝药水!……”

仙女像一个好妈妈那样耐心,又给他放了一题糖在嘴里,然后重新给他杯子。

“这样我不能喝药水!”木偶说着,做了成千个鬼脸,

“为什么?”

“因为脚上的枕头碍着我。”

仙女给他把枕头拿开了。

“不行!这样我还是不能喝……”

“又是什么东西碍着你啦?”

“房门半开着,把我碍着了。”

仙女去把房门关上。

“不管怎么说,”皮诺乔大哭大叫,“这该死的药水是苦的,我不要喝,不喝,不喝,不喝……”

“我的孩子,你要后悔的……”

“我才不在乎呐……”

“你的病很重……”

“我才不地乎呐……”

“你发高烧,几个钟头就会死的……”

“我才不在乎呐……”

“你不怕死?”

“怕死?……我宁愿死也不喝这种倒霉药水。”

正在这时候,房门开了,进来了四只兔子,黑得像墨汁,肩膀上抬着一个小棺材。

“你们到我这儿来干吗?”皮诺乔叫道,害怕得在床上坐了起来。

“我们来抬你,”最大的一只兔子说。

“抬我?……可我还没死!……”

“现在还没死,可你不肯喝退烧药水,就只有几分钟好活了!……”

“噢,我的仙女!噢,噢,我的仙女!”木偶于是大声叫起来“快把杯子给我……做做好事,快点快点,因为我不想死,不不不……不想死……”

他两只手捧着杯子,一口就把药水喝了。

“没法子!”兔子们说,“我们这回白跑一趟。”

它们重新抬起小棺材,打牙缝里叽哗咕噜地说着走出了屋子。

真的,过了几分钟,皮诺乔已经跳下床,好了。因为要知道,木偶福气好,难得生病,好起来也特别快。

仙女看见他满屋子又跑又跳,又利落又高兴,活像一只刚会啼的小公鸡,就对他说:

“瞧,我的药水可不是真把你治好了?”

“还有说的!它让我活下来了!……”

“可为什么刚才让你喝药水,要那么左求右求呢,”

“我们孩子都这样!我们比怕生病更怕喝药水。”

“真不害澡!……孩子们应该知道,及时吃进良药可以治好大病,甚至可以不死……”

“噢!下回我就不要那么左求右求了!我要记住那些抬棺材的黑兔……那我就马上抓过杯子喝下去!……”

“现在你过来,告诉我你是怎么落到那些杀人强盗手里的。”

“是这么回事。木偶戏班班主吃火人给了我几个金币,对我说:‘来,把它们带回去给你爸爸!’可我在路上碰到一只狐狸和一只猫,它们两个很好,对我说:‘你想让这几个金币变成一两千个吗,跟我们来,我们带你上“奇迹宝地”去’。我说:‘咱们走吧。’他们说:‘咱们在红虾旅馆歇会儿,过了半夜再走。’等我醒来,他们已经不在了,他们走了。于是我一个人走。夜黑得要命。路上我碰到两个杀人强盗,身上套着装炭的口袋。他们对我说:‘把钱拿出来。’我说:‘我没钱。’因为我把那四个金币藏在嘴里。一个杀人强盗想把手伸进我的嘴巴。我一口咬下他的手,把它吐出来。可吐出来的不是手,是一只猫爪子。两个杀人强盗就追我。我拼命地逃。最后它们把我捉住,套着脖子给吊在这林子里的一棵树上,说:‘我们明天再来,到那时你就死了,嘴巴张开了,我们就把你藏在舌头底下的金币拿出来。’”

“你这四个金币,现在搁哪儿啦?”仙女问他。

“我丢了!”皮诺乔回答说,他这是说谎,因为钱在他口袋里。

他一说谎,本来已经够长的鼻子又长了两指。

“你在哪儿丢了?”

“就在这儿附近的树林子里。”

这第二句谎话一说,鼻子更长了。

“你要是在附近那树林子里丢了,”仙女说,“咱们去把它们找回来。因为东西丢在附近那树林子里,完全可以找回来。”

“啊,现在我记清楚了,”木偶心里慌了,回答说,“这四个金币我没丢掉,是刚才喝您那杯药水的时候不小心,吞下肚子里去了。”

这第三句谎话一说,鼻子呼地一下长成这副样子,可怜的皮诺乔连头都没法转了。头往这边转,鼻子就碰到床,碰到窗玻璃;头往那边转,鼻子就碰到墙,碰到房门;头一抬,鼻子就有插到仙女一只眼睛里去的危险。

仙女看着他笑起来。

“您干吗笑?”木偶问她。眼看鼻子变得那么长,他完全呆住了,急得要命。

“我笑你说谎。”

“您怎么知道我说谎了?”

“我的孩子,谎话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因为说了谎话有两种变化,一种是腿变短,一种是鼻子变长,你的一种正是鼻子变长。”

皮诺乔羞得无地自容,想溜出房间。可是办不到,他那个鼻子已经长得连门都出不去了。

第十八章

正像诸位可以想像到的,仙女让木偶由于鼻子长得出不了门,哭叫了整整半个钟头,不去理他。这是为了好好给他一个教训,让他改正撒谎这种极坏的毛病。这种毛病小孩子最容易有。可等她看到木偶脸也变了,绝望得眼睛都要突出来时,很可怜他,拍了拍手掌。一听到拍手掌,成千只叫啄木鸟的大鸟打窗子飞到屋里来。它们都聚在皮诺乔的鼻子上,开始笃笃笃笃,狠狠地啄他的鼻子,几分钟工夫,这个长过了头的鼻子就恢复了原状。

“您多好啊,我的仙女,”木偶擦于眼泪说,“我多么爱您啊!”

“我也爱你,”仙女回答说,“你如果想留在我这儿,你就做我的弟弟,我做你的姐姐……”

“我很想留在这儿……可我那可怜的爸爸呢?”

“我都想到了。已经派人去通知你爸爸,天黑前他就要来到这儿。”

“真的?”皮诺乔高兴得跳起来,叫着说,“那么,我的好仙女,如果您答应的话,我想去接他!我急着要拥抱这位可怜的老人家,他为我吃了那么多苦!”

“那你就去吧,可小心别走失了。你走林子里的那条路吧,我断定你会碰到他的。”

皮诺乔走了。他一走进树林子,马上就像小鹿一样跑起来。可他到了大橡树那儿,就停下了,因为好像听到树枝树叶之间有人声。他果真看见路上有人。诸位猜得出是谁吗?……就是狐狸和猫这两个伙伴。皮诺乔曾经同它们一起在红虾旅馆吃过一顿晚饭。

“是我们的好朋友皮诺乔!”狐狸叫着,把他又抱又亲,“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说来话长了,”木偶说,“我趁便跟你们讲讲。可记得那个夜里,你们丢下我一个人在旅馆里吗?我走出来,在路上遇见了两个杀人强盗……”

“两个杀人强盗?……噢,可怜的朋友!他们想要什么。”

“他们想抢我的金币。”

“真该死!……”狐狸说。

“该死极了!……”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可我撒腿就逃,”木偶往下说,“他们跟着就追。最后他们追上了我,把我吊在这棵橡树的树枝上面……”

皮诺乔说道,指指离开两步远的大橡树。

“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吗?”狐狸说,“我们是活在怎么一个世界上啊,我们这些正派人,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安全可靠的地方呢?”

皮诺乔正这么说着,忽然发现猫的右前腿受了伤,连爪子带指甲都没有了,就问它说:

“你的爪子怎么啦?”

猫想回答,可窘住了。狐狸马上说:

“我的朋友太谦虚了,因此不愿回答,我来替他回答吧。要知道,一个钟头以前,我们在路上碰到一只老狼,都快饿死了,它求我们施舍点什么给它。可我们没有什么好给它的,连一根鱼骨头也没有。我这朋友真正慷慨大方,它做出什么事情来啦?……它竟从自己前腿上咬下一只爪子,扔给这只可怜的野兽吃。”

狐狸一面说着一面擦眼泪。

皮诺乔也感动得走到猫身边,在它耳边轻轻地说:

“如果所有的猫都像你,耗子可多幸运啊!”

“可你这会儿在这里干吗呢,”狐狸问木偶说。

“我在等我爸爸,他早晚要到这儿来的。”

“那你的金币呢?”

“都在口袋里,就少一个,付给红灯旅馆的老板了。”

“想想吧,四个金币到明天就能变一两千个,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为什么不到‘奇迹宝地’,把它们种下去呢。”

“今天不行,我改天去。”

“改一天就晚了。”狐狸说。

“为什么?”

“因为这块地给一位大好老买去了,从明天起,再不准任何人在那儿种金币。”

“‘奇迹宝地’离这儿远吗?’”

“不到两公里。你要跟我们去吗,半个钟头就到,你马上种下四个金币,过几分钟就可以收到两千个,今晚回来,口袋里就装满金币啦,要跟我们去吗?”

皮诺乔没马上回答,因为他想到了善良的仙女,想到了年老的杰佩托,还想到了会说话的蟋蟀给他的劝告。可是最后,他就像一个全没脑筋、全没心肝的孩子所做的那样,也就是说,他点点头,对狐狸和猫说:

“那咱们走吧,我跟你们去。”

于是他们上路了。

他们走了半天,来到一个城市,叫做“捉傻瓜城”。皮诺乔一进城就看见,满街都是饿得张嘴打哈欠的癌皮狗,给剪了毛、冷得直打哆嗦的绵羊,乞讨一颗玉米、也没鸡冠也没垂肉的公鸡,卖掉了漂亮的五彩翅膀、再也飞不起来的大蝴蝶,没有了尾巴、不好意思再见人的孔雀,悄悄地走来走去、痛惜永远失去了闪闪发光的金色银色羽毛的山鸡。

在这许多畏畏缩缩的叫化子和穷人中间,不时走过一些高贵马车,里面或者坐着,狐狸,或者坐着偷东西的喜鹊,或者坐着捕食小生物的猛禽。

“‘奇迹宝地’在哪儿,”皮诺乔问道。

“再走两步就到了。”

说到就到,他们穿过城,出了城门就来到一块僻静的田地。这块田地跟其他田地完全没什么两样。

“咱们总算到了,”狐狸对木偶说,“现在你弯下腰,在泥地上挖一个小窟窿,把金币放进去吧。”

皮诺乔照狐狸说的办。他挖了一个窟窿,把剩下的四个金币放进去,然后用点土把窟窿重新盖起米。

“现在,”狐狸说,“你到附近水沟那里打桶水来,浇在你种下金币的地方。”.

皮诺乔走到水沟那儿,因为没有桶,就从脚上脱下一只鞋子,装来了水,浇在盖住窟窿的土上,然后他问:“还有什么事要做吗?”

“没有了,”狐狸回答说。“现在咱们可以走开了,你过二十分钟回到这儿,就可以看到一棵矮矮的树从地里长出来,所有的树上都挂满了金币。”

可怜的木偶高兴得忘乎所以,对狐狸和猫千谢万谢,答应送给它们最好的礼物。

“我们不要礼物,”两个坏蛋回答说,“我们只要能教会你不劳而获,发财致富,就像过节一样高兴!”

他们这么说着,向皮诺乔鞠了个躬,祝他得到好收成,就干它们的事去了。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