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木偶奇遇记2》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第七章

可怜的皮诺乔睡眼惺忪,还没看到他的两只脚已经完全烧没了,因此他一听到父亲的声音,马上跳下凳子要跑去开门,可他身子摇了那么两三摇,一下子就直挺挺倒在地板上了。

他倒在地板上这啪哒一声,听着就似是一口袋木勺子从五层楼上落下来似的。

“给我开开门!”这时杰佩扦在外面衔上叫。

“我的爸爸,我开不了门”,木偶回答说,又是哇哇哭,又是在地上打滚。

“为什么开不了?”

“因为我的两只脚给吃掉了。”

“给什么吃吃掉了?”

“给猫”,皮诺乔说。因为这时候他正好看见一只猫,用前脚在玩一些刨花。

“我说,给我开开门!”杰佩托又说一遍,“要不,我进屋子给你只‘猫’!”

“可我站不起来,相信我吧。噢,我真可怜,我真可怜!我一辈子得用膝头跪着走路啦!……”

杰佩托听见木偶又哭又叫,以为又是他在捣鬼,想好好收拾他,于是打窗口爬进屋子。

杰佩托先还想骂他打他,可等到看到他躺在地上,当真没有脚,心马上软了下来,他赶紧搂住皮诺乔的脖子,把他抱在怀里,抚摸了他成千遍,哄了他成千回,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下腮帮,哭着说:

“我的好皮诺乔!你的脚怎么烧掉啦?”

“不知道,爸爸,可请您相信,这是个可怕的冬夜,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又打雷,又闪电,我肚子饿得要命,当时会说话的蟋蟀对我说:‘你是活该,你不好,自作自受,’我对它说:‘你小心点,蟋蟀!……’它对我说:‘你是个木偶,有个木头脑袋,’于是我抓起个木头槌子,扔过去,它就死了,可这都怪它自己,因为我并不想打死它,我把煎锅放在火盆的炭火上,可是小鸡跑出来说:‘再见……给我向您一家人问好’,可肚子越来越饿,因此那个老头儿,戴睡帽的,把头探出窗口,对我说:你在下站着,把帽子拿好。’我头上挨了那么一盆水,讨点面包吃并不可耻,对吗?我马上回家,因为饿坏了,我把脚搁在火盆上烤干。您回来了,我的脚烧没了。可我这会儿肚子还是那么饿。脚再也没有了!噫……!噫!……噫!……噫!……”。

可怜的皮诺乔说着哭起来,哭得那么响,五公里外都能听见,

杰佩托听他说了半天,只听懂一点,就是木偶饿得要死了。于是他打口袋里掏出三个梨,递给他,说:

“这三个梨是我准备当早饭吃的,可我很高兴给你吃。吃吧,吃了梨就好了。”

“你要是给我吃,请把皮削掉吧。”

“削皮?”杰佩托听了很惊奇,反问说,“我的孩子,我简直不能相信,你的嘴那么刁,你那么难侍候,这可不好!在这个世界上,得从小习惯什么都吃,懂得给什么吃什么,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会有!……”

“您的话是不错,”皮诺乔接下去说,“可我永远不吃不削皮的水果,水果皮我受不了。”

杰佩托是个大好人,就拿出一把小刀,用天使般的耐心,削好了三个梨,把梨皮放在桌子角上。

皮诺乔两口就吃掉了第一个梨。他正要把梨心扔掉,杰佩托拦住他的手,对他说:

“别扔掉。在这个世界上,样样东西都会有用的。”

“可说真的,我不要吃梨心!……”木偶像蛇那么扭来扭去叫道。

“谁知道呢!什么事情都会有!……”杰佩托并不生气,又说了一遍。

就这样,三个梨心没扔出窗口,跟梨皮一起,都放在桌子角上。

皮诺乔吃了三个梨,或者说得准确点,吞下三个梨,打了个很长很长的哈欠,接着又哭也似地说:

“我肚子又饿了!”

“可我的孩子,我再没什么可以给你了。”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就剩下这儿一点梨皮和梨心了。”

“没法子,”皮诺乔说,“要是没别的,我就吃块梨皮吧。”

他于是嚼起梨皮来,他先还歪着点嘴,可后来一块接一块,一转眼就把所有的梨皮都吃光了,吃完梨皮,又吃梨心。等到全给吃完,他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兴高采烈地说:

“这会儿我觉得好受了!”

“现在你看,”杰佩托给他指出说,“我刚才对你说没错吧,得学会不要太挑肥拣瘦,不要太嘴刁。我的小宝贝,在这个世界上,咱们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会有!……”

第八章

木偶肚子一不饿,马上就叽哩咕噜,哇哇大哭,吵着要一双新的脚。

可杰佩托为了他的恶作剧,想要罚罚他,就让他去哇哇哭,让他绝望了整整半天,最后才说:

“凭什么我要给你再做一双脚呢?是为了眼巴巴看着你再打家里溜出去吗?”

“我向您保证,”木偶哭着说,“从今以后我一定做个好孩子……”

“所有孩子碰到想讨点什么的时候,”杰佩托回答,“他们都是这样说的。”

“我向您保证,我要去上学读书,叫人看得起……”

“所有孩子碰到想讨点什么的时候,都来这一套。”

“可我跟别的孩子不同!我比所有的孩子好,我一直说真话,爸爸,我向您保证,我要学会一种本领,等您老了,我安慰您,养您。”

杰佩托虽然装出一副凶相,可看着他那可怜的皮诺乔这么受罪,眼里噙着眼泪,心里充满了爱,他不再回答什么话,只是拿起工具和两块干木头,一个劲地干起活来了。

一个钟头不到,两只脚已经做好。这两只小脚轻巧,干燥,灵活,真像一位天才雕刻家做出来的,

杰佩托于是对木偶说:

“闭上眼睛睡一觉吧!”

木偶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在木偶假装睡觉的时埃,杰佩托用鸡蛋壳装点溶化了的胶,把两只脚给他黏上,黏得那么天衣无缝,一点看不出黏过的样子。

木偶一看见自己有了脚,就打直挺挺躺着的桌子上翻下来,乱蹦乱跳的跳了上千次,翻上千个跟头,简直乐疯了。

“为了报答您给我做的一切”,皮诺乔对他爸爸说,“我要马上去上学。”

“好样儿的孩子!”

“可是去上学得有点儿东西穿。”

杰佩托很穷,口袋里连一个子儿也没有,于是用花纸给他做了一套衣服,用树皮给他做了一双鞋,用面包心给他做了一顶小帽子。

皮诺乔马上跑到一脸盆水那里去照,对自己的模样满意极了,神气活现地说:

“我真像一位体面的先生!”

“不错,”杰佩托回答说,“可是你要记住,使人成为体面先生的不是好衣服,而主要是干净的衣净的衣服。”

“不过”,木偶又说了,“我上学还少一样东西,一样最要紧的东西。”

“什么东西?”

“我还少一本识字课本。”

“你说得对,可怎么弄到它呢。”

“那还不方便,到书店里买就是了。”

“钱呢?……”

“我没钱。”

“我也没钱,”好老头说,心里很难过。

皮诺乔尽管是个快活透顶的孩子,可也难过起来了。因为一件真正伤心的事,那是人人都会懂得的,连孩子也不例外。

“没法子,只好这么办!”杰佩托叫了一声,忽然站起来,穿上打满补丁的粗布旧上衣,跑出门去了。

一会儿工夫他就回来。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拿着给他孩子买的识字课本,可短上衣没有了。这个可怜人只穿着衬衫,外面可是在下雪。

“上衣呢,爸爸?”

“我给卖了。”

“为什么卖了?”

“因为我热。”

他回答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皮诺乔一下子就明白了,他那颗良心不由得一阵冲动,就扑上去抱住杰佩托的脖子,在他的整个脸上到处亲吻。

第九章

雪一停,皮诺乔就夹着他那本呱呱叫的新识字课本去上学,他一路走,他的小脑袋瓜里浮现出成千个幻想,成千座空中楼阁,越来越美。

他自言自语说:

“我在学校里,今天就要学会读书,明天就要学会写字,后天就要学会计算,以后凭着我的本领,我要挣许许多多钱。我第一次拿到钱就马上给爸爸买一件漂亮的布上衣,可我干吗买布的呢?我要买件金丝银线织的,钮扣是宝石做的,这位可怜人实在该穿这样的衣服,为什么,一句话,他为了给我买书,为了让我能够读书,竟把上衣也给卖了,光穿件衬衫……可天又这么冷!只有做爸爸的才肯作出这种牺牲!……”

他正在这样激动地说着这番话,忽然听见远处有音乐声,又是吹笛子,又是敲鼓:的的的,的的的……咚,咚,咚,咚。

他停下来竖起耳朵听,这声音是打岔道那边尽头传过来的,这条岔道很长很长,一直通到海边一个小村子。

“这音乐声是怎么回事?可惜我得去上学,要不……”

他站在那里拿不定主意,可无论如何得作出决定:或者去上学,或者去听吹笛子。

“今天就去听吹笛子,明天再去上学吧,去上学,反正日子长着呐,”这个小淘气最后耸耸肩膀说,

说干就干,他走到那条岔道上,撒腿就跑,他越往前跑,吹笛子和敲鼓的声音就越清楚: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咚,咚,咚,咚。

转眼他就来到了一个广场中央,那里人山人海,都围着一个大棚。这大棚是用木头和五颜六色的布搭起来的。

“这大棚是什么玩竟儿?”皮诺乔转身问村里一个孩子。

“你就念一下海报吧,上面都写明白了,你一念就知道。”

“我很想念,可今天我正好还不会念。”

“好一头蠢牛!那我来念给你听,你看见海报上那几个火红的大字没有,这几个字写的是:木偶大戏院……”

“戏开场很久了吗?”

“这会儿才开场,”

“门票多少钱,”

“四个子几,”

皮诺乔想看得要命,什么也不管了,不害助听臊地跟刚才对话的孩子说:

“借给我四个子儿行吗,明天还你?”

“我很想借给你,”那孩子开玩笑地回答说,“可今天我正好不能借。”

“四个子儿,我把我这件外套卖给你,”木偶于是对他说。

“花纸做的外套,我要来干吗?雨落到上面,我脱也脱不下来了。”

“想买我的鞋子吗?”

“拿来生火最好。”

“这顶帽子你给多少钱,”

“买来倒真有用!一顶面包心做的帽子!耗子可要到我头上来吃帽子了!”

皮诺乔不知怎么是好,他还有最后一样东西想说出来,可又不敢说。他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十分苦恼,最后他还是说了:

“你肯给我四个子儿,买了我这本新识字课本吗?”

“我是个孩子,不向孩子买东西,”对方那个小家伙回答他说,这个家伙比他有头脑多了。

“这本识字课本四个子儿我买,”一个卖旧衣服的叫起来。他们讲话时,他正好在旁边,

书当场卖掉了。想想那位可怜的杰佩托吧,他如今在家,光穿着衬衫,冷得索索发抖,就为的给儿子买这么本识字课本!

第十章

皮诺乔一进木偶戏院,就出了件事,这件事几乎闹了个大乱子。

要知道,这时戏幕已经升起,滑稽戏已经开场了。

台上站着花衣小丑和驼背小丑,正吵得不可开交,接着就是那老一套,他们不断地你威吓我我威吓你,说要请对方吃耳光和吃棍子。

台下的观众聚精会神,听着这两个木偶吵架,哈哈大笑,两个木偶做着手势,互相辱骂,活灵活现,就像两个有理性的动物,咱们这世界的两个人。

忽然之间,花衣小丑停止了表演,向观众转过身来,用手指着观众席后排,用演戏的腔调大叫起来:

“天上的诸神啊!我是做梦还是醒着呢?那下边片人不是皮诺乔吗?……”

“正是皮诺乔!”驼背小丑叫道,

“一点不错就是他!”罗萨乌拉太太打台后伸出头来尖声叫道。

“是皮诺乔!是皮诺乔!”所有的木偶同声大叫,跳到外面台上来,“皮诺乔!是咱们的兄弟皮诺乔!皮诺乔万岁!,

“皮诺乔,上来,到我这儿来,”花衣小丑叫道,“上来,投到你的木头弟兄们的怀抱里来吧!”

他们这么热请地邀请,皮诺乔一跳就从观众席后座跳到前座,再一跳就从前座跳上乐队指挥的头顶,又从乐队指挥的头顶蹦上戏台。

皮诺乔受到木偶戏班男女演员的狂热欢迎,他们拥抱、搂他的脖子,友好地撮弄他,跟他像真诚兄弟那样头碰头,这个场面是无法想象的。

不用说,这个场面十分动人,不过观众看见戏老不演下去,不耐烦,开始大叫:

“我们要看戏,我们要看戏!”

可他们是白费力气,因为木偶们不是把戏演下去,而是加倍大叫大喊。他们把皮诺乔放在肩膀上,狂欢着抬到脚灯前面。

这时木偶戏班班主出来了,他个子大,样子凶,叫人看一眼就要害怕,他有把黑色大胡子,就像一大摊墨水迹,老长老长的,从下巴一直拖到地上,只说一点就够了,他走起路来脚都要踩着这把大胡子,他那张嘴大得像炉口,—双眼睛好似两盏点着火的红玻璃灯,他手电劈啪劈啪抽着根大鞭子,是用蛇和狼尾巴编起来的。

没想到忽然出来了班主,大伙儿一下子吓得连气都不敢透,连苍蝇飞过都听得见,这些可怜的木偶,男男女女个个哆嗦得像树叶子。

“你干吗到我的戏院里来捣乱?”班主问皮诺乔说,那大嗓门听着就像阎王爷害了重伤风的声音。

“请您相信,先生,这都不怪我!……”

“够了够了!晚上咱们再算账。”

事实就是如此,戏演完以后,木偶戏班班主走进厨房,厨房里正在烤一只肥羊做晚饭,叉子叉着,在火上慢慢地转动,他为了弄来木柴最后把羊烤熟烤焦,就把花衣小丑和驼背小丑叫来、对他们说:

“钉子上挂着的那个木偶,你们去给我带来,我看这木偶的木头很干,把他扔到火里,准能把火烧旺,烤熟这一只羊,”

花衣小丑和驼背小丑先还犹豫着不走,可班主生气地瞪了他们一眼,他们吓得只好服从。一转眼工夫他们就回到厨房,架来了可怜的皮诺乔,皮诺乔扭来扭去,像条出水鳗鱼,拼命大叫:

“我的爸爸,快救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第十一章

木偶戏班班主吃火人(他就叫这么个名字)看样子是个可怕的人,那是没话说的,特别是他那把黑色大胡子,像围裙似地盖住他整个胸口和整整两条腿,可他到底不是个坏人,事实上,他一看见可怜的皮诺乔给带到他面前,拼命挣扎,哇哇大叫:“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心马上就软,可怜起他来了,他鼻子忽然发热,忍了好大一会儿,可终于忍不住,就大声打了一个喷嚏。

花衣小丑一直在伤心,像垂柳那样弯下身子,可一听见打喷嚏,马上喜容满面,向皮诺乔弯过身来,轻轻跟他咬耳朵说:

“好消息,兄弟,班主打喷嚏了,这表示他已经感动,在可怜你,如今你有救了。”

因为要知道,有许多人一同情什么人,或者是哭,戒者至少是假装擦眼睛,可吃火人不同,他真的.,感动了,就要打喷嚏,这也是一种表示他心软的的方式,

打过喷嚏以后,木偶戏班班主还是装出很凶的样于,对皮诺乔叫道:

“别哭了!你哇哇哭,叫我肚子里难受极了……叫我觉得绞痛,几乎,几乎……啊嚏,啊嚏……”又打了两个喷嚏。

“长命百岁!”皮诺乔说,

“谢谢!你爸爸妈妈都活着吗?”吃火人问他,

“爸爸活着,可我从来不知道妈妈,”

“我这会儿要是把你扔到炭火里,谁知道你的老父亲要多么伤心啊!可怜的老头!我很同情他!……啊嚏,啊嚏,啊嚏!”他又打了三个喷嚏,

“长命千岁!”皮诺乔说,

“谢谢!不过也得同情同情我,因为你看,我要把这头羊烤熟,木柴没有了,说老实话,你在这种情况下对我非常有用!可如今我很感动,我想忍耐看不烧你,既然不烧你,我就得在我的戏班里另找一个木偶来代替你,把他扔到叉子底下去烧……喂,守卫的!”

一声命今,马上来了两个木头守卫,他们挺高挺高,挺瘦挺瘦,头戴两角帽,手握出鞘的剑,木偶戏班班主气咻咻地对他们说:

“给我把这个花衣小丑抓住,捆得牢牢的,扔到火里去,我要让我这只羊烤得香香的!”

诸位想象一下这个可怜的花衣小丑吧!他吓得两条腿一弯,跪在地上了,

皮诺乔看见这种凄惨场面,就扑倒在班主脚下,嚎啕大哭,泪水把他那把大胡子也给弄湿了,开始哀求他说:

“可怜可怜吧,吃火人先生!……”

“这里没有先生!……”木偶戏班班主冷冰冰地回答说。

“可怜可怜吧,骑士先生!……”

“这里没有骑士!……”

“可怜可怜吧,爵士先生!……”

“这里没有爵士!”

“可怜可怜吧,大老爷!……”

木偶戏班班主—听见叫他大老爷,马上噘起了嘴,变得慈祥多了,温和多了,问皮诺乔说:

“你到底求我什么事?”

“我求您开开恩,放了可怜的花衣小丑!”

“这可开不得恩。我不烧你就得烧他,因为我要把我这只羊烤得香香的。”

“那么,”皮诺乔大叫一声,站了起来,扔掉头上的面包心帽子,“那么,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来吧,守卫先生们!把我捆起来扔到火里去,不行,让可怜的花衣小丑,我的真正朋友,替我去死是不公道的!……”

这番话说得丁当响亮,声调豪迈激昂,在场的木偶听了没有不哭的,连两个守卫,虽然是木头做的,也哭得像吃奶的羊羔。

吃火人起先一点不动心,冷得像块冰,可后来慢慢地、慢慢地也开始感动了,又打喷嚏了。他一口气打了四五个喷嚏,于是疼爱地张开怀抱,对皮诺乔说:

“你是个好小子!过来,给我一个吻。”

皮诺乔马上跑过去,像只松鼠似地顺着木偶戏班班主的大胡子往上爬,爬到上面,在他鼻尖上给了他一个最甜最甜的吻。

“那么,您开恩啦?”可怜的花衣小丑问道,声音细得好不容易才听见。

“开恩了!”吃火人回答说。接着他叹口气,摇摇头,“没法子!今儿晚上我只能吃半生不熟的羊肉了。可下一回,谁要是打动我的心,他就活该倒霉!……”

一听说开了恩,所有的木偶都跑到戏台上,像开盛大晚会那样,点亮了所有的灯和烛台,开始又跳又舞。他们就这样一直跳啊舞的直到大天亮。

第十二章

第二天早晨,吃火人把皮诺乔叫到一旁,问他说: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叫杰佩托。”

“他是干什么的,”

“他很穷。”

“他赚的钱多吗?”

“要问他赚的钱,从不见他口袋里有一个子儿。请想象一下吧,为了买一本识字课本给我上学,他得卖掉身上仅有的一件短上衣。这件短上衣完全是补丁,没一处好的。”

“可怜的人!我很同情他。这里是五个金币。马上带回去给他,并且替我问他好。”

不用说,皮诺乔向木偶戏班班主千谢万谢,他把戏班里所有的木偶一个个拥抱过,包括两个守卫,然后欢天喜地回家去了。

可还没有走上半公里路,他就在路上碰到一只瘸腿狐狸和一只瞎眼猫。它俩一路上相互搀扶,似是两个患难朋友。瘸腿狐狸靠在猫身上,瞎眼猫由狐狸领着路。

“早上好,皮诺乔,”狐狸向他恭恭敬敬问好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木偶问它。

“我跟你爸爸挺熟。”

“你在哪儿见过他?”

“昨天在他家门口见过。”

“他在干什么?”

“他穿着一件衬衫,冷得直打哆嗦。”

“可怜的爸爸!可是谢谢老天爷,从今往后,他就不用再打哆嗦了!……”

“为什么?”

“因为我变成个体面先生啦。”

“你是个体面先生?”狐狸说着,放肆地大笑,猫也跟着笑,可为了不让皮诺乔看见,用两个前爪子假装在理着胡子。

“没什么可笑的,”皮诺乔生气地叫道,“我真不想叫你们流口水,可这儿,要是你们想知道的话,这儿有五个呱呱叫的金币。”

他说着掏出吃火人送他的钱。

一听到金币丁丁当当响,狐狸不由自主地伸出了它那只好像瘸了的爪子,猫也张大了它那两只眼睛。这两只眼睛绿幽幽的像两盏灯,不过它们马上又闭上了,皮诺乔当然一点没看见。

“现在,”狐狸问他,“你拿这些钱想干什么呢?”

“第一,”皮诺乔回答说,“我要给我爸爸买一件漂亮的新上衣,金丝银线织的,钮扣是宝石做的,第二、我要给自己买一本识字课本。”

“给你自己?”

“还用说,我要去上学好好读书嘛。”

“你瞧瞧我吧,”狐狸说,“我就为了愚蠢得竟想去读书,结果把一条腿都弄瘸了。”

“你瞧瞧我吧,”猫说了,“我就为了愚蠢得竟想去读书,把两只眼睛都搞瞎了。”

正在这时候,一只白椋鸟蹲在路边树丛上唱起它的老调,说:

“皮诺乔,别听坏朋友的话,要不,你要后悔的!”

可怜的椋鸟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猫猛地一跳,跳得半天高,一把抓住椋鸟,林鸟连叫一声“唉哟”的工夫也没有,就已经连毛一起进入了猫的大嘴巴,

猫吃掉椋鸟,擦过嘴巴,重新闭上两只眼睛,又照旧装瞎子。

“可怜的椋鸟!”皮诺乔对猫说,“你为什么对它这么狠呢?”

“我这样做是为了教训教训它,这样一来,下次它可就学乖,别人说话不会插嘴了。”

他们走到半路,狐狸忽然停下,对木偶说:

“你想让你的金币加个倍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只有那么五个金币,你想让它们变成一百个,一千个,两千个吗?”

“那还用说!可怎么变呢?”

“简单极了。你先别回家,跟我们走。”

“你们带我上哪儿去?”

“到傻瓜城去。”

皮诺乔想了想,接着拿定主意说:

“不要,我不去,这会儿就到家了,我要回家,我爸爸在等着,可怜的老人家昨儿没见我回去,谁知道他有多么焦急呀!真倒霉,我是这么个坏孩子,还是会说话的蟋蟀说得对:‘不听话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好结果。’我从自己的教训懂得了这一点,因为我遭了许多殃,昨儿晚上在吃火人那里,我差点儿连命都送掉了……Brrr!我一想起都要发抖!”

“这么说,”狐狸说道,“你真想回家?那你就回家吧、反正是你自己吃亏!”

“是你自已吃亏!”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你好好想想,皮诺乔,因为你有福不享。”

“有福不享!”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你的五个金币到明天要变成两千个了。”

“两千个了!”猫跟着又说一遍。

“可怎么会变那么多呢?”皮诺乔问道,惊奇得嘴都合不拢了。

“我这就告诉你,”狐狸说,“你要知道,傻瓜城有块福地,大家叫它‘奇迹宝地’。你在这块地上挖一个小窟窿,然后放进去,比方说吧,放进去一个金币。然后你在窟窿上撒点土,重新盖起来,浇上两锅泉水,再撒上一撮盐,晚上你安安稳稳上床睡大觉好了,一夜工夫,这个金币生长开花。第二天早晨你起床回到地里一看,你想你会看到什么呢,你会看到一棵漂亮的树,长满了金币,多得就像六月里一串丰满的麦穗上的麦粒。”

“这么说,”皮诺乔完全入迷了,说道:“要是我把我那五个金币种在那块地上,第二天早晨我可以有多少个金币呢?”

“容易算极了,”狐狸回答说,“用指头尖一算就算得出来,比方说,每个金币长出五百个,五百乘五,第二天早晨你口袋里就可以有两千五百个闪闪发光、丁丁当当响的金币。”

“噢,那多美呀!”皮诺乔大叫,高兴得跳起来,“等我把这些金币都采下来,我拿两千,还有五百个我送给你们俩。”

“送给我们?”狐狸像给得罪了,生气地叫道,“上帝免了你这份礼吧!”

“免了你这份礼!”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我们这么起劲,可不是为了卑鄙的利益,”狐狸回答说,“我们起劲只是为了让别人发财致富。”

“让别人发财致富。”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多好的人啊!”皮诺乔心里说,他一下子忘掉了他的爸爸,忘掉了新上衣,忘掉了识字课本,忘掉了一切好的打算,却对狐狸和猫说:

“那咱们走吧。我跟你们去。”

第七章

可怜的皮诺乔睡眼惺忪,还没看到他的两只脚已经完全烧没了,因此他一听到父亲的声音,马上跳下凳子要跑去开门,可他身子摇了那么两三摇,一下子就直挺挺倒在地板上了。

他倒在地板上这啪哒一声,听着就似是一口袋木勺子从五层楼上落下来似的。

“给我开开门!”这时杰佩扦在外面衔上叫。

“我的爸爸,我开不了门”,木偶回答说,又是哇哇哭,又是在地上打滚。

“为什么开不了?”

“因为我的两只脚给吃掉了。”

“给什么吃吃掉了?”

“给猫”,皮诺乔说。因为这时候他正好看见一只猫,用前脚在玩一些刨花。

“我说,给我开开门!”杰佩托又说一遍,“要不,我进屋子给你只‘猫’!”

“可我站不起来,相信我吧。噢,我真可怜,我真可怜!我一辈子得用膝头跪着走路啦!……”

杰佩托听见木偶又哭又叫,以为又是他在捣鬼,想好好收拾他,于是打窗口爬进屋子。

杰佩托先还想骂他打他,可等到看到他躺在地上,当真没有脚,心马上软了下来,他赶紧搂住皮诺乔的脖子,把他抱在怀里,抚摸了他成千遍,哄了他成千回,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下腮帮,哭着说:

“我的好皮诺乔!你的脚怎么烧掉啦?”

“不知道,爸爸,可请您相信,这是个可怕的冬夜,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又打雷,又闪电,我肚子饿得要命,当时会说话的蟋蟀对我说:‘你是活该,你不好,自作自受,’我对它说:‘你小心点,蟋蟀!……’它对我说:‘你是个木偶,有个木头脑袋,’于是我抓起个木头槌子,扔过去,它就死了,可这都怪它自己,因为我并不想打死它,我把煎锅放在火盆的炭火上,可是小鸡跑出来说:‘再见……给我向您一家人问好’,可肚子越来越饿,因此那个老头儿,戴睡帽的,把头探出窗口,对我说:你在下站着,把帽子拿好。’我头上挨了那么一盆水,讨点面包吃并不可耻,对吗?我马上回家,因为饿坏了,我把脚搁在火盆上烤干。您回来了,我的脚烧没了。可我这会儿肚子还是那么饿。脚再也没有了!噫……!噫!……噫!……噫!……”。

可怜的皮诺乔说着哭起来,哭得那么响,五公里外都能听见,

杰佩托听他说了半天,只听懂一点,就是木偶饿得要死了。于是他打口袋里掏出三个梨,递给他,说:

“这三个梨是我准备当早饭吃的,可我很高兴给你吃。吃吧,吃了梨就好了。”

“你要是给我吃,请把皮削掉吧。”

“削皮?”杰佩托听了很惊奇,反问说,“我的孩子,我简直不能相信,你的嘴那么刁,你那么难侍候,这可不好!在这个世界上,得从小习惯什么都吃,懂得给什么吃什么,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会有!……”

“您的话是不错,”皮诺乔接下去说,“可我永远不吃不削皮的水果,水果皮我受不了。”

杰佩托是个大好人,就拿出一把小刀,用天使般的耐心,削好了三个梨,把梨皮放在桌子角上。

皮诺乔两口就吃掉了第一个梨。他正要把梨心扔掉,杰佩托拦住他的手,对他说:

“别扔掉。在这个世界上,样样东西都会有用的。”

“可说真的,我不要吃梨心!……”木偶像蛇那么扭来扭去叫道。

“谁知道呢!什么事情都会有!……”杰佩托并不生气,又说了一遍。

就这样,三个梨心没扔出窗口,跟梨皮一起,都放在桌子角上。

皮诺乔吃了三个梨,或者说得准确点,吞下三个梨,打了个很长很长的哈欠,接着又哭也似地说:

“我肚子又饿了!”

“可我的孩子,我再没什么可以给你了。”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就剩下这儿一点梨皮和梨心了。”

“没法子,”皮诺乔说,“要是没别的,我就吃块梨皮吧。”

他于是嚼起梨皮来,他先还歪着点嘴,可后来一块接一块,一转眼就把所有的梨皮都吃光了,吃完梨皮,又吃梨心。等到全给吃完,他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兴高采烈地说:

“这会儿我觉得好受了!”

“现在你看,”杰佩托给他指出说,“我刚才对你说没错吧,得学会不要太挑肥拣瘦,不要太嘴刁。我的小宝贝,在这个世界上,咱们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会有!……”

第八章

木偶肚子一不饿,马上就叽哩咕噜,哇哇大哭,吵着要一双新的脚。

可杰佩托为了他的恶作剧,想要罚罚他,就让他去哇哇哭,让他绝望了整整半天,最后才说:

“凭什么我要给你再做一双脚呢?是为了眼巴巴看着你再打家里溜出去吗?”

“我向您保证,”木偶哭着说,“从今以后我一定做个好孩子……”

“所有孩子碰到想讨点什么的时候,”杰佩托回答,“他们都是这样说的。”

“我向您保证,我要去上学读书,叫人看得起……”

“所有孩子碰到想讨点什么的时候,都来这一套。”

“可我跟别的孩子不同!我比所有的孩子好,我一直说真话,爸爸,我向您保证,我要学会一种本领,等您老了,我安慰您,养您。”

杰佩托虽然装出一副凶相,可看着他那可怜的皮诺乔这么受罪,眼里噙着眼泪,心里充满了爱,他不再回答什么话,只是拿起工具和两块干木头,一个劲地干起活来了。

一个钟头不到,两只脚已经做好。这两只小脚轻巧,干燥,灵活,真像一位天才雕刻家做出来的,

杰佩托于是对木偶说:

“闭上眼睛睡一觉吧!”

木偶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在木偶假装睡觉的时埃,杰佩托用鸡蛋壳装点溶化了的胶,把两只脚给他黏上,黏得那么天衣无缝,一点看不出黏过的样子。

木偶一看见自己有了脚,就打直挺挺躺着的桌子上翻下来,乱蹦乱跳的跳了上千次,翻上千个跟头,简直乐疯了。

“为了报答您给我做的一切”,皮诺乔对他爸爸说,“我要马上去上学。”

“好样儿的孩子!”

“可是去上学得有点儿东西穿。”

杰佩托很穷,口袋里连一个子儿也没有,于是用花纸给他做了一套衣服,用树皮给他做了一双鞋,用面包心给他做了一顶小帽子。

皮诺乔马上跑到一脸盆水那里去照,对自己的模样满意极了,神气活现地说:

“我真像一位体面的先生!”

“不错,”杰佩托回答说,“可是你要记住,使人成为体面先生的不是好衣服,而主要是干净的衣净的衣服。”

“不过”,木偶又说了,“我上学还少一样东西,一样最要紧的东西。”

“什么东西?”

“我还少一本识字课本。”

“你说得对,可怎么弄到它呢。”

“那还不方便,到书店里买就是了。”

“钱呢?……”

“我没钱。”

“我也没钱,”好老头说,心里很难过。

皮诺乔尽管是个快活透顶的孩子,可也难过起来了。因为一件真正伤心的事,那是人人都会懂得的,连孩子也不例外。

“没法子,只好这么办!”杰佩托叫了一声,忽然站起来,穿上打满补丁的粗布旧上衣,跑出门去了。

一会儿工夫他就回来。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拿着给他孩子买的识字课本,可短上衣没有了。这个可怜人只穿着衬衫,外面可是在下雪。

“上衣呢,爸爸?”

“我给卖了。”

“为什么卖了?”

“因为我热。”

他回答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皮诺乔一下子就明白了,他那颗良心不由得一阵冲动,就扑上去抱住杰佩托的脖子,在他的整个脸上到处亲吻。

第九章

雪一停,皮诺乔就夹着他那本呱呱叫的新识字课本去上学,他一路走,他的小脑袋瓜里浮现出成千个幻想,成千座空中楼阁,越来越美。

他自言自语说:

“我在学校里,今天就要学会读书,明天就要学会写字,后天就要学会计算,以后凭着我的本领,我要挣许许多多钱。我第一次拿到钱就马上给爸爸买一件漂亮的布上衣,可我干吗买布的呢?我要买件金丝银线织的,钮扣是宝石做的,这位可怜人实在该穿这样的衣服,为什么,一句话,他为了给我买书,为了让我能够读书,竟把上衣也给卖了,光穿件衬衫……可天又这么冷!只有做爸爸的才肯作出这种牺牲!……”

他正在这样激动地说着这番话,忽然听见远处有音乐声,又是吹笛子,又是敲鼓:的的的,的的的……咚,咚,咚,咚。

他停下来竖起耳朵听,这声音是打岔道那边尽头传过来的,这条岔道很长很长,一直通到海边一个小村子。

“这音乐声是怎么回事?可惜我得去上学,要不……”

他站在那里拿不定主意,可无论如何得作出决定:或者去上学,或者去听吹笛子。

“今天就去听吹笛子,明天再去上学吧,去上学,反正日子长着呐,”这个小淘气最后耸耸肩膀说,

说干就干,他走到那条岔道上,撒腿就跑,他越往前跑,吹笛子和敲鼓的声音就越清楚: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咚,咚,咚,咚。

转眼他就来到了一个广场中央,那里人山人海,都围着一个大棚。这大棚是用木头和五颜六色的布搭起来的。

“这大棚是什么玩竟儿?”皮诺乔转身问村里一个孩子。

“你就念一下海报吧,上面都写明白了,你一念就知道。”

“我很想念,可今天我正好还不会念。”

“好一头蠢牛!那我来念给你听,你看见海报上那几个火红的大字没有,这几个字写的是:木偶大戏院……”

“戏开场很久了吗?”

“这会儿才开场,”

“门票多少钱,”

“四个子几,”

皮诺乔想看得要命,什么也不管了,不害助听臊地跟刚才对话的孩子说:

“借给我四个子儿行吗,明天还你?”

“我很想借给你,”那孩子开玩笑地回答说,“可今天我正好不能借。”

“四个子儿,我把我这件外套卖给你,”木偶于是对他说。

“花纸做的外套,我要来干吗?雨落到上面,我脱也脱不下来了。”

“想买我的鞋子吗?”

“拿来生火最好。”

“这顶帽子你给多少钱,”

“买来倒真有用!一顶面包心做的帽子!耗子可要到我头上来吃帽子了!”

皮诺乔不知怎么是好,他还有最后一样东西想说出来,可又不敢说。他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十分苦恼,最后他还是说了:

“你肯给我四个子儿,买了我这本新识字课本吗?”

“我是个孩子,不向孩子买东西,”对方那个小家伙回答他说,这个家伙比他有头脑多了。

“这本识字课本四个子儿我买,”一个卖旧衣服的叫起来。他们讲话时,他正好在旁边,

书当场卖掉了。想想那位可怜的杰佩托吧,他如今在家,光穿着衬衫,冷得索索发抖,就为的给儿子买这么本识字课本!

第十章

皮诺乔一进木偶戏院,就出了件事,这件事几乎闹了个大乱子。

要知道,这时戏幕已经升起,滑稽戏已经开场了。

台上站着花衣小丑和驼背小丑,正吵得不可开交,接着就是那老一套,他们不断地你威吓我我威吓你,说要请对方吃耳光和吃棍子。

台下的观众聚精会神,听着这两个木偶吵架,哈哈大笑,两个木偶做着手势,互相辱骂,活灵活现,就像两个有理性的动物,咱们这世界的两个人。

忽然之间,花衣小丑停止了表演,向观众转过身来,用手指着观众席后排,用演戏的腔调大叫起来:

“天上的诸神啊!我是做梦还是醒着呢?那下边片人不是皮诺乔吗?……”

“正是皮诺乔!”驼背小丑叫道,

“一点不错就是他!”罗萨乌拉太太打台后伸出头来尖声叫道。

“是皮诺乔!是皮诺乔!”所有的木偶同声大叫,跳到外面台上来,“皮诺乔!是咱们的兄弟皮诺乔!皮诺乔万岁!,

“皮诺乔,上来,到我这儿来,”花衣小丑叫道,“上来,投到你的木头弟兄们的怀抱里来吧!”

他们这么热请地邀请,皮诺乔一跳就从观众席后座跳到前座,再一跳就从前座跳上乐队指挥的头顶,又从乐队指挥的头顶蹦上戏台。

皮诺乔受到木偶戏班男女演员的狂热欢迎,他们拥抱、搂他的脖子,友好地撮弄他,跟他像真诚兄弟那样头碰头,这个场面是无法想象的。

不用说,这个场面十分动人,不过观众看见戏老不演下去,不耐烦,开始大叫:

“我们要看戏,我们要看戏!”

可他们是白费力气,因为木偶们不是把戏演下去,而是加倍大叫大喊。他们把皮诺乔放在肩膀上,狂欢着抬到脚灯前面。

这时木偶戏班班主出来了,他个子大,样子凶,叫人看一眼就要害怕,他有把黑色大胡子,就像一大摊墨水迹,老长老长的,从下巴一直拖到地上,只说一点就够了,他走起路来脚都要踩着这把大胡子,他那张嘴大得像炉口,—双眼睛好似两盏点着火的红玻璃灯,他手电劈啪劈啪抽着根大鞭子,是用蛇和狼尾巴编起来的。

没想到忽然出来了班主,大伙儿一下子吓得连气都不敢透,连苍蝇飞过都听得见,这些可怜的木偶,男男女女个个哆嗦得像树叶子。

“你干吗到我的戏院里来捣乱?”班主问皮诺乔说,那大嗓门听着就像阎王爷害了重伤风的声音。

“请您相信,先生,这都不怪我!……”

“够了够了!晚上咱们再算账。”

事实就是如此,戏演完以后,木偶戏班班主走进厨房,厨房里正在烤一只肥羊做晚饭,叉子叉着,在火上慢慢地转动,他为了弄来木柴最后把羊烤熟烤焦,就把花衣小丑和驼背小丑叫来、对他们说:

“钉子上挂着的那个木偶,你们去给我带来,我看这木偶的木头很干,把他扔到火里,准能把火烧旺,烤熟这一只羊,”

花衣小丑和驼背小丑先还犹豫着不走,可班主生气地瞪了他们一眼,他们吓得只好服从。一转眼工夫他们就回到厨房,架来了可怜的皮诺乔,皮诺乔扭来扭去,像条出水鳗鱼,拼命大叫:

“我的爸爸,快救救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第十一章

木偶戏班班主吃火人(他就叫这么个名字)看样子是个可怕的人,那是没话说的,特别是他那把黑色大胡子,像围裙似地盖住他整个胸口和整整两条腿,可他到底不是个坏人,事实上,他一看见可怜的皮诺乔给带到他面前,拼命挣扎,哇哇大叫:“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心马上就软,可怜起他来了,他鼻子忽然发热,忍了好大一会儿,可终于忍不住,就大声打了一个喷嚏。

花衣小丑一直在伤心,像垂柳那样弯下身子,可一听见打喷嚏,马上喜容满面,向皮诺乔弯过身来,轻轻跟他咬耳朵说:

“好消息,兄弟,班主打喷嚏了,这表示他已经感动,在可怜你,如今你有救了。”

因为要知道,有许多人一同情什么人,或者是哭,戒者至少是假装擦眼睛,可吃火人不同,他真的.,感动了,就要打喷嚏,这也是一种表示他心软的的方式,

打过喷嚏以后,木偶戏班班主还是装出很凶的样于,对皮诺乔叫道:

“别哭了!你哇哇哭,叫我肚子里难受极了……叫我觉得绞痛,几乎,几乎……啊嚏,啊嚏……”又打了两个喷嚏。

“长命百岁!”皮诺乔说,

“谢谢!你爸爸妈妈都活着吗?”吃火人问他,

“爸爸活着,可我从来不知道妈妈,”

“我这会儿要是把你扔到炭火里,谁知道你的老父亲要多么伤心啊!可怜的老头!我很同情他!……啊嚏,啊嚏,啊嚏!”他又打了三个喷嚏,

“长命千岁!”皮诺乔说,

“谢谢!不过也得同情同情我,因为你看,我要把这头羊烤熟,木柴没有了,说老实话,你在这种情况下对我非常有用!可如今我很感动,我想忍耐看不烧你,既然不烧你,我就得在我的戏班里另找一个木偶来代替你,把他扔到叉子底下去烧……喂,守卫的!”

一声命今,马上来了两个木头守卫,他们挺高挺高,挺瘦挺瘦,头戴两角帽,手握出鞘的剑,木偶戏班班主气咻咻地对他们说:

“给我把这个花衣小丑抓住,捆得牢牢的,扔到火里去,我要让我这只羊烤得香香的!”

诸位想象一下这个可怜的花衣小丑吧!他吓得两条腿一弯,跪在地上了,

皮诺乔看见这种凄惨场面,就扑倒在班主脚下,嚎啕大哭,泪水把他那把大胡子也给弄湿了,开始哀求他说:

“可怜可怜吧,吃火人先生!……”

“这里没有先生!……”木偶戏班班主冷冰冰地回答说。

“可怜可怜吧,骑士先生!……”

“这里没有骑士!……”

“可怜可怜吧,爵士先生!……”

“这里没有爵士!”

“可怜可怜吧,大老爷!……”

木偶戏班班主—听见叫他大老爷,马上噘起了嘴,变得慈祥多了,温和多了,问皮诺乔说:

“你到底求我什么事?”

“我求您开开恩,放了可怜的花衣小丑!”

“这可开不得恩。我不烧你就得烧他,因为我要把我这只羊烤得香香的。”

“那么,”皮诺乔大叫一声,站了起来,扔掉头上的面包心帽子,“那么,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来吧,守卫先生们!把我捆起来扔到火里去,不行,让可怜的花衣小丑,我的真正朋友,替我去死是不公道的!……”

这番话说得丁当响亮,声调豪迈激昂,在场的木偶听了没有不哭的,连两个守卫,虽然是木头做的,也哭得像吃奶的羊羔。

吃火人起先一点不动心,冷得像块冰,可后来慢慢地、慢慢地也开始感动了,又打喷嚏了。他一口气打了四五个喷嚏,于是疼爱地张开怀抱,对皮诺乔说:

“你是个好小子!过来,给我一个吻。”

皮诺乔马上跑过去,像只松鼠似地顺着木偶戏班班主的大胡子往上爬,爬到上面,在他鼻尖上给了他一个最甜最甜的吻。

“那么,您开恩啦?”可怜的花衣小丑问道,声音细得好不容易才听见。

“开恩了!”吃火人回答说。接着他叹口气,摇摇头,“没法子!今儿晚上我只能吃半生不熟的羊肉了。可下一回,谁要是打动我的心,他就活该倒霉!……”

一听说开了恩,所有的木偶都跑到戏台上,像开盛大晚会那样,点亮了所有的灯和烛台,开始又跳又舞。他们就这样一直跳啊舞的直到大天亮。

第十二章

第二天早晨,吃火人把皮诺乔叫到一旁,问他说: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叫杰佩托。”

“他是干什么的,”

“他很穷。”

“他赚的钱多吗?”

“要问他赚的钱,从不见他口袋里有一个子儿。请想象一下吧,为了买一本识字课本给我上学,他得卖掉身上仅有的一件短上衣。这件短上衣完全是补丁,没一处好的。”

“可怜的人!我很同情他。这里是五个金币。马上带回去给他,并且替我问他好。”

不用说,皮诺乔向木偶戏班班主千谢万谢,他把戏班里所有的木偶一个个拥抱过,包括两个守卫,然后欢天喜地回家去了。

可还没有走上半公里路,他就在路上碰到一只瘸腿狐狸和一只瞎眼猫。它俩一路上相互搀扶,似是两个患难朋友。瘸腿狐狸靠在猫身上,瞎眼猫由狐狸领着路。

“早上好,皮诺乔,”狐狸向他恭恭敬敬问好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木偶问它。

“我跟你爸爸挺熟。”

“你在哪儿见过他?”

“昨天在他家门口见过。”

“他在干什么?”

“他穿着一件衬衫,冷得直打哆嗦。”

“可怜的爸爸!可是谢谢老天爷,从今往后,他就不用再打哆嗦了!……”

“为什么?”

“因为我变成个体面先生啦。”

“你是个体面先生?”狐狸说着,放肆地大笑,猫也跟着笑,可为了不让皮诺乔看见,用两个前爪子假装在理着胡子。

“没什么可笑的,”皮诺乔生气地叫道,“我真不想叫你们流口水,可这儿,要是你们想知道的话,这儿有五个呱呱叫的金币。”

他说着掏出吃火人送他的钱。

一听到金币丁丁当当响,狐狸不由自主地伸出了它那只好像瘸了的爪子,猫也张大了它那两只眼睛。这两只眼睛绿幽幽的像两盏灯,不过它们马上又闭上了,皮诺乔当然一点没看见。

“现在,”狐狸问他,“你拿这些钱想干什么呢?”

“第一,”皮诺乔回答说,“我要给我爸爸买一件漂亮的新上衣,金丝银线织的,钮扣是宝石做的,第二、我要给自己买一本识字课本。”

“给你自己?”

“还用说,我要去上学好好读书嘛。”

“你瞧瞧我吧,”狐狸说,“我就为了愚蠢得竟想去读书,结果把一条腿都弄瘸了。”

“你瞧瞧我吧,”猫说了,“我就为了愚蠢得竟想去读书,把两只眼睛都搞瞎了。”

正在这时候,一只白椋鸟蹲在路边树丛上唱起它的老调,说:

“皮诺乔,别听坏朋友的话,要不,你要后悔的!”

可怜的椋鸟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猫猛地一跳,跳得半天高,一把抓住椋鸟,林鸟连叫一声“唉哟”的工夫也没有,就已经连毛一起进入了猫的大嘴巴,

猫吃掉椋鸟,擦过嘴巴,重新闭上两只眼睛,又照旧装瞎子。

“可怜的椋鸟!”皮诺乔对猫说,“你为什么对它这么狠呢?”

“我这样做是为了教训教训它,这样一来,下次它可就学乖,别人说话不会插嘴了。”

他们走到半路,狐狸忽然停下,对木偶说:

“你想让你的金币加个倍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只有那么五个金币,你想让它们变成一百个,一千个,两千个吗?”

“那还用说!可怎么变呢?”

“简单极了。你先别回家,跟我们走。”

“你们带我上哪儿去?”

“到傻瓜城去。”

皮诺乔想了想,接着拿定主意说:

“不要,我不去,这会儿就到家了,我要回家,我爸爸在等着,可怜的老人家昨儿没见我回去,谁知道他有多么焦急呀!真倒霉,我是这么个坏孩子,还是会说话的蟋蟀说得对:‘不听话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好结果。’我从自己的教训懂得了这一点,因为我遭了许多殃,昨儿晚上在吃火人那里,我差点儿连命都送掉了……Brrr!我一想起都要发抖!”

“这么说,”狐狸说道,“你真想回家?那你就回家吧、反正是你自己吃亏!”

“是你自已吃亏!”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你好好想想,皮诺乔,因为你有福不享。”

“有福不享!”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你的五个金币到明天要变成两千个了。”

“两千个了!”猫跟着又说一遍。

“可怎么会变那么多呢?”皮诺乔问道,惊奇得嘴都合不拢了。

“我这就告诉你,”狐狸说,“你要知道,傻瓜城有块福地,大家叫它‘奇迹宝地’。你在这块地上挖一个小窟窿,然后放进去,比方说吧,放进去一个金币。然后你在窟窿上撒点土,重新盖起来,浇上两锅泉水,再撒上一撮盐,晚上你安安稳稳上床睡大觉好了,一夜工夫,这个金币生长开花。第二天早晨你起床回到地里一看,你想你会看到什么呢,你会看到一棵漂亮的树,长满了金币,多得就像六月里一串丰满的麦穗上的麦粒。”

“这么说,”皮诺乔完全入迷了,说道:“要是我把我那五个金币种在那块地上,第二天早晨我可以有多少个金币呢?”

“容易算极了,”狐狸回答说,“用指头尖一算就算得出来,比方说,每个金币长出五百个,五百乘五,第二天早晨你口袋里就可以有两千五百个闪闪发光、丁丁当当响的金币。”

“噢,那多美呀!”皮诺乔大叫,高兴得跳起来,“等我把这些金币都采下来,我拿两千,还有五百个我送给你们俩。”

“送给我们?”狐狸像给得罪了,生气地叫道,“上帝免了你这份礼吧!”

“免了你这份礼!”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我们这么起劲,可不是为了卑鄙的利益,”狐狸回答说,“我们起劲只是为了让别人发财致富。”

“让别人发财致富。”猫跟着又说了一遍,

“多好的人啊!”皮诺乔心里说,他一下子忘掉了他的爸爸,忘掉了新上衣,忘掉了识字课本,忘掉了一切好的打算,却对狐狸和猫说:

“那咱们走吧。我跟你们去。”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