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满涨的靓汤》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满涨的靓汤(王蒙)

王蒙

  李先生终于得到了董事长汤公请吃饭的口信:多半就在星期六晚上。

  汤公现年四十一岁,由于财产、职位、威望、头衔、成就、权势与人格魅力(包括长相,他身高一米九一,天庭饱满,地角方圆,妩媚的大眼睛带几分女性的魅力,睫毛长得令人沉醉,一笑单边深酒靥,一生气另一侧显出浅笑靥),被尊称为“公”,盖有年矣。

  李生(循时髦港例,先生简称“生”,太太简称“太”,董事长或可称“老板”,秘书简称“秘”,下同。)接到了汤老板赵秘电话,令李生把周末晚间空出来,并神秘地透露说老板或有可能请李生便餐云云。李生心喜,精神旺盛,朝气蓬勃,当晚与李太成就好事后,搂住太太的脖子,款款软语之:“卿卿知否?喜从天落。汤公有邀,当在周末,(小子)何德何能,何能何德?天从人愿,地教人乐,慎毋泄漏,恐其有诈。卧薪尝胆,软泡硬磨,苦战鏖战,厮杀拼搏,忍辱负重,石出水落。我他妈的,总算入了道了,也就是快要出道了也!”

  李太神思,敏捷过人,听到喜讯,即刻落到实处:“我要旗袍,我要小袄,我要项链,我要珍宝儿,我要香水香粉香液香波,我要法国化妆品郎口玛系列长把芳容保……”

  李生叹曰:“卿自适我,固未尝穿金戴银,使奴唤婢,吃香喝辣,人五人六也!某无能,不好意思者也;玉在匮中求善贾,钗于奁内待时飞,什么时,就是现在!什么贾,就是汤公这顿快要到手的晚饭!车辚辚,马萧萧,箭在弦,刀出鞘,只是莫急莫慌,莫躁莫骄,汤公对我还要把验考!”

  李生话未说完,李太已鼾声大作矣。

  “女人……”李生摇摇头。

  想不到第二天一上班众同僚便前来道贺,曰:“李生飞黄腾达信有日也。”曰:“汤公赐饭,天可怜见,不鸣则已,一鸣冲天!”曰:“汤公好禅,玄机无限,着着皆奥,哑谜绕圈,醍醐灌顶,堪惊堪羡!”有一绰号识途老驴的老职员告之曰:“文无定法,宴无定饭,善食者不餐,善做者不干,善游戏者不玩:吃之不吃之,饮之不饮之,阴阳虚实,进退静变,有无相通,饥饱相伴,成则大成,天雨金刚钻!失则全失,变成穷光蛋!”李生闻而大惊,三鞠躬,四稽首,执孝子礼,表孤哀子之怨,泣问再三,行礼四遍。识途老驴告之曰:“汤公姓氏,慎避之!席上珍馐,慎食之!言语应对,慎出之!毋作出头椽子,牢记之!”李生闻言,感激涕零,屁滚尿流。

  赵秘虽然打了招呼,该周末汤公并未赏饭,临时取消,令李生失魂落魄,肾寒鸟蔫。如此约了再废,废了再约,多少回合,多少冷热,多少销魂,多少梦寐,不但苦了李生,更苦了耐不住的李太。终于,一月又三周后,李生如愿以偿,来到汤府——光是汤府的门楼就让李生哭了一场:瞧人家也是人,不服行吗?同去者同僚二十名,都与李生同样地受宠若惊,同样地汗流浃背,同样地欢欣雀跃,同样地垂涎三尺,同样地面有菜色。二十人围着一个特大号圆桌面坐定,兴奋之呼吸此起彼伏,录下音来,竟被认为属于“黄”毒焉。

  汤公笑如春风,先由摇滚乐队奏《必胜曲》、《凯旋颂》、《我公司天下无敌赞》与《祝君生日快乐》,然后汤公致欢迎词曰:“欢迎惠顾,本人有厚望焉。诸君来公司里效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功劳亦有苦劳,没有苦劳亦有疲劳矣。本公感谢诸同仁!特备薄酌,聊表谢忱!”

  掌声雷动。乐再起,奏《我长得丑,但是很温柔》、《玫瑰玫瑰我爱你》与《大约在冬季》。由一奇瘦的侍应生着燕尾服紫红领结上,行霹雳舞步,上菜,鸡鸭鱼肉,生猛海鲜,娃娃鱼、果子狸、穿山甲……瞧人家这气派,禁止吃什么偏有什么,你保护什么我就捕猎什么,红黄白绿黑紫酱,色彩缤纷,声势夺人。再看侍应生身高两米,手如黑鹰爪,瘦骨嶙峋而又拳屈难伸,手指如锥如钳,如刀如钻,睹之惊心动魄。诸菜上毕,又奏《嚼你没商量》、《我把你背影啃个够》、《发财在今朝》、《你明明是在骗我》。李生四顾,众宾客笑容可掬,频频点首,唯无人敢举箸也。?

  汤公劝客道:“请吃请吃,请赏光!不客气!各位以公司为家,吾家即是汝家,吾桌即是汝桌,吾菜即是汝菜,汝腹亦是吾腹也。请举杯,为了列位的健康而干杯!”

  李生举杯,唯杯内无酒,李生举箸,略一触盘,但觉诸菜硬如铜铁,休想动它分毫。李生不敢妄动妄言,不敢吃亦不敢不吃,佯作吃状。四顾同僚,都吃得口水涌流,津津有味。李生纳闷,亦不敢左顾右盼,细瞧实辨,以免失礼。李生乃啧啧作响地大嚼大啖,吞下几许口水;又发觉吃出响动亦属不雅,便把声响控制到好处,既吃得香甜吃得忘情吃得感激涕零,又吃得谦恭,吃得忠顺,吃得遵纪守法。

  乐队改奏《快乐的寡妇圆舞曲》与《尼姑思凡》,汤公下令:“上汤!”

  “上汤”二字,略带愠意,另一面表示不快的浅酒靥显露出来了。

  众宾客听到一个汤字,想起了避讳教导,已是不安,再看到汤公神色,便都吓得自椅上跌落下来,匍伏觳觫。

  汤公转喜,笑曰:“可以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可以箸无菜,不可口无汤!汤某养生,唯靠一汤。浩浩汤汤,固苦金汤,天不下汤我煲汤,地不涌汤我即汤,万物皆备于汤,众美俱出于汤,延年益寿全靠汤,滋阴壮阳唯凭汤,汤中自有美天堂,汤中自有颜如玉,汤中自有后学识,汤中自有天与道,汤中自有悲与壮,众位喝汤!”

  这时鼓声大作,众乐齐鸣,军号声声中,八个穿金线制服壮丁抬着一口巨煲,整齐地踏着正步前来,一二三,预备起,上了一巨煲汤!

  李生偷眼看煲,但见煲身盘龙舞凤,巨耳如轮,煲釉金光闪闪,煲头如虎如豹,煲盖盖得严丝合缝,完全密封,煲内发出呼呼之声,如火如荼,如雷如风,如潮如汐,如做爱如分娩,如便秘如深翻地,如乾坤未开之混沌,如太一混元大道无极真如因果,煲外火气扑脸,异香刺鼻,香中又有咸辣腥甘苦臭诸味,只轻轻一嗅便觉天旋地转,魂飞天外。李生在众宾客中较年轻,大家怂恿他去掀盖,李生不敢造次,用箸头轻轻一触,只觉煲盖重若千钧,同时盖处发出一声闷吼。于是面面相觑,大气不出,不知煲内是吉是凶是神是鬼,只是互相传染,个个身上觫觫抖个不住。李生干脆闭上双目,默念敕勒嘿南无阿弥陀佛,但求保佑宽恕,不敢正视。

  掌声雷动中宴会结束,李生一会儿觉得如入五里雾中,诚惶诚恐,心慌意乱,一会儿又有茅塞顿开,豁然新我之感。

  天机不可泄露,李生宴会归来,李太问何如?曰美矣哉,汤公之美食也,此饭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食几回?

  问:哪道菜最好?

  答:汤。

  问:什么汤?

  答:迷魂汤。

  问:什么做的?

  答:诸肉诸骨诸海鲜诸山珍诸药材诸果诸蔬诸粮诸豆诸调料诸虫诸菌诸维生素诸矿物质诸基本元素钙铁磷铬钼硒锰铜碘醋……

  问:这么说你喝了此汤定与小马驹一样地强壮了也!

  答:那还用说,擎着好吧,迪尔!

  于是李太大喜,春波荡漾,春光无限,春意盎然,把李生死死抱住。唯李生受一晚上折磨,神经紧张,消耗极大,又未用饭,未得补充;当着李太的面不敢说是赴宴之后竟是饿着肚子回来的,不好意思再从冰箱中找出剩饭充饥,便打肿脸充胖子,出着虚汗沉著应战,终因饿乏虚弱而败下阵来,甚是无趣。

  李生纷反侧,彻夜无眠,想起宴会种种,只觉太怪太怪,太神太神,太妙太妙,老虎吃,无从下嘴。

  ……数日后,他和最最铁杆友人谈起,才知道那天有一人不死心,在宴会结束后试图强行打开盖子看煲的内存,谁知蚍蜉撼树,谈何容易?他不但没有打得开煲盖,而且烫坏了手,一臂从而坏死,现时截肢苟活。

  他悄悄地询问那天一同赴宴的同僚——张生王生赵生刁生苟生牛生之属:你们吃了么?喝汤了么?吃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吃饱了没有?尝出了什么味道?没有谁正面答复。而只是说:很好很好。当然当然。那还用说么?是啊是啊。真是名不虚传,百闻不如一见哟!也就是了也就是了。彼此彼此。嘿嘿哼哼。哎呀,汤公的面子好大呀!

  董事长家的盛宴令李生获得了大震动大启示大鼓舞大打击,回想吃此晚餐前他的人生只如傻瓜白痴一般。吃此晚餐后,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活跃,每一根汗毛都变得灵动起来,而他的每一个念头,却也变得稀奇难测起来了。

  晚宴后,别的参加晚宴的人个个加薪升职,而独独对他,什么意思都没有。他思前想后,想是他受了怂恿冒了傻气用筷子头动煲盖是犯了错误。李生后悔莫及,只怪自己拿不定主意。李生本是个悟性极高的人,事已至此,晋升不晋升他也就顾不上了,他只是昼夜揣摩,一心求解求悟。他回想晚宴种种,其威仪,其盛情,其服务,其氛围,都称得起刺刀见红,棒喝当头,枪枪十环;过去种种比如昨日死,今后种种比如今日生。餐非餐,食非食,菜非菜,肴非肴,请客吃饭不是吃饭请客,出席正是不出席,饱食正是饥饿,无中生有有本无,汤公盛宴如梦如雾如烟如露如影如幻……其学问之深奥,教训之丰富,场面之宏伟,态度之郑重,都是本世纪与下一个世纪初没有先例后例的。然而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一想到这里他就青筋暴露,双臀只剩了炸痱子了。

  菜肴之坚硬令他惊讶,但犹有迹可求,至少不妨在硬字上做文章:或谓为人应该硬如菜乎?大丈夫应该骨如铜铁乎?只要功夫深,菜炼金刚身乎?任尔钢铁硬,终上我餐桌乎?牙坚不怕菜硬,志强不怕世险乎?要揽瓷器活,先求金刚钻——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带钻头莫到公司来乎?大火不怕湿烧子,软舌不怕硬鸟子乎?以软制硬以静制动以无制有以饿制撑乎?吃汤公家菜做天下文章,硬文硬做,还是大有可为的啦。

  而对汤他是全不明白。巨煲何物?煲内何汁?为什么汤公那样面带怒色地强调它,为什么用那样的可畏的器具装包它?为什么该煲发出那样多的热气与芬芳?无人敢于尝一口倒也罢了,为什么竟无人真正掀开盖子小睹芳容?想到这里他竟产生了一种浪漫主义英雄主义的冲动,他十分后悔,当时,他为何不冒险掀开煲盖子一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即使看完汤公之汤,自己化为汤料汤汁汤渣,也该看完了再死,死而瞑目。世上什么事最痛苦?不是穷不是熊不是阳萎不是残废,世上最折磨人的莫过于把你憋到闷葫芦里了,四壁严丝合缝,晦暗无光,死也是糊涂鬼!糊涂难糊涂实在难呀!

  好奇心折磨得他不吃不睡不做爱,他见人就想打听,却始终得不到回答。

  李生转而去极灵验的“一清观”求签,无解,就那个阴阳木鱼,他硬是摔了四十多次得不到果证。再去神卜张铁口处问惑,无答。后闻本地来一“灵鸽”,系一五岁小儿,能知天下吉凶诸事,前五百年后五十年都说得十分准确。李生去问,焚香,诵经,跪拜,小儿作法,昏睡过去,然后灵鸽四肢发抖,画了一个说头不是头说球不是球的图影,把图影给了李生。

  是头颅?什么头颅呢?狮子头?猴头?白水羊头?酱烧猪头?香芋头?龟头?鱼头?我们是多么喜好以头命名我们的菜肴呀!还没有到家,李生已经明白过来了,煲的是×头汤!只这样一想他就吓得呕吐如注,幸被一基督徒援救,送往医院洗胃打葡萄糖,脱离危险。当问及病因,李生吞吞吐吐,说不明白。乃继续留院接受心理治疗。后来,他明白了,圆圆一物,何必非×头不可?可以是猪头,可以是羊头,可以是鱼头、冬瓜、南瓜、茄子、西红柿、椰子、凤梨、榴莲乃至维他命丸,更可以是地球仪、篮球、足球、排球、马德里半球……或者世上最圆的莫过于0字,圆即0,0即圆,何必凭空见鬼,自吓自己?这不是心理有病又是什么?

  “汤里没有×头”,他告诉医生护士病友与对他愈来愈不耐烦的李太。于是他又被医院挽留了四个月,继续进一步深入接受心理治疗,直到每次只知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和“张结巴李结巴,二人下河摸鲫瓜,不知道张结巴的鲫瓜大还是李结巴的鲫瓜大”为止。

  于是李生日趋正常,接受医生的心理测试。医生给了他一张试卷,内容有:“你爱喝汤吗?”他答对。问:“你怀疑汤料吗?”答不。问“你爱愕墓韭?”答是。问:“你失眠吗?”答不。问:“你爱你的太太吗?”答是。问:“你常常觉得门没有锁好所以要不断地检查锁子吗?”答不。问:“你对自己的做事有信心吗?”答是。问:“你是否常常怀疑你的上司、你的朋友、你的邻居……?”他回答绝无此事。总之,该是的都对,该否的都不。完全合乎统一标准。

  他被认定业已痊愈,乃出院,已丢公司饭碗。李太遂离去,不知跟着谁跑了,被人贩子拐去卖到烟花柳巷亦说不定。要说李太也就够有耐心的了,参加老板晚宴后半年多,李生没有与李太恩爱过一次,没有给李太添置过一件衣服首饰,要不是李太受过孔夫子的教育,具有东方美德,早把李生蹬了。

  她没有福呀。想起太太,李生怅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她懊悔不已。这次出院他信心十足,他模模糊糊地觉着自己已经进入了新的境界。他相信自己这一回是真的要成事了。

  李生出院后,变卖了一些物品,开了一个小门脸靓汤店,几样素菜咸菜,几样面点,主要经营靓汤:酸辣汤、甩果汤、鱼头汤、粟米汤、松仁汤、萝卜丝汤,汤店生意日好,遂扩大了铺面,增加了山鸡胡桃洋参枸杞汤、水鱼石蛙珍珠粉汤、大鲍翅汤、银耳燕窝高丽红参汤、猴头黑蚁金针木耳椰茸汤、白莲南北杏天麻地黄汤、香狗肉汤等等。并请外籍厨师做了乌克兰红菜汤、法兰西乡下洋葱浓汤、德意志土豆香肠汤、奶油鸡茸汤、蕃茄奶油汤、阿拉伯苦尔达克与肖尔帕汤……生意节节佳妙,不太久已成了方圆五百里的一家名店。李生囊中亦渐渐凸胀充实,便又娶了一房代理妻室——该女年轻活泼,苗条丰满,嘴厚手小,湿润温暖,回啭低昂,曲折有致,而且读书识礼,会讲英语,一天说十遍“Iloveyou!”十分地温柔体贴,强似前李太十倍。街坊邻舍,谁不羡慕,谁不赞美?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想李生如不被汤公召去饮无可饮无胆饮之汤,哪有今日之小康?想原李太若不随人开小差,李生焉有机遇得今日之舒适女子?设若当年李生虽赴了汤公盛宴,若不陷入靓汤情结,若不发作心理疾患,若不是被汤公慨然炒了鱿鱼,也就没有今天了。宁为鸡口,毋为牛后,宁自己开一个尕尕靓汤店,也胜似在汤公公司做一高级职员也。

  这就是李生的厚道之处了:李生饮水思源,喝汤思泉,把一切好处仍然归功在汤公身上。李生备了厚礼,前往拜谒已患偏瘫住院的汤公。汤公形容憔悴,瘦得已经脱了形,头发脱落殆尽,剩下几根干如枯草。汤公腰也弯了,说话也显得十分吃力,一面说话一面还不停地干咳。曾几何时,汤公是那样地八面威风,仪态万种,不可一世,固一时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李生嗒然叹息,对世间诸事,看开了不少。谈起离开公司后的遭遇,二人唏嘘不已。李生知道自己这种后富之人实赶不及汤公这样的有来头的大款腰上的一根汗毛,见汤公仍然作诚惶诚恐屁滚尿流之状,作今生今世来生来世世世代代永远是汤公的奴才永远忠于汤公的样子,汤公大喜。问道:“你且回答我,当年你到我处吃饭,你喝的汤到底是什么汤?你说得出来吗?”

  李生敛神屏气,小心翼翼地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天机不可泄露,天汤不可漫议,小人几个脑袋,敢对恩公的天威靓汤说三道四!”

  汤公笑道:“但说无妨。”

  李生说:“好汤好汤好汤,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也。”

  汤公说:“知其不可而说之,请!”

  李生说:“小人放肆了。汤非汤。汤非非汤。汤有汤,汤无有汤,汤无无汤。靓即是丑,丑即是靓,靓自非丑,非非丑,非靓,非非靓。0即是圆,圆即是0。有就是没有,没有就是什么都有。无为而无不为,无汤而无不是汤。天地一煲,造化熊熊,万有皆汤,万汤皆靓,汤公神威,何汤不汤!”

  汤公狂喜,噙泪叹道:“得某真传者李生也乎?天不亡汤,天助我汤也乎!且记切记:我汤本无奇,奇在费思量,思量生百景,此意何深长!”说到这里,汤公已喘成一团了。

  未几,汤公卒,遗嘱拨给李生美金二千万元,专做汤学基金。

  李生亦噙泪召集了一批专家,制定了纪念汤公精进汤学创造新型靓汤计划。他考虑到自己的条件,无汤公之威之貌之出身之财产之府第,不能照搬汤公模式。他征求了一些谋士的意见,觉得难于再煲不可开盖之靓汤,乃致力于有为,致力于真刀真枪熬真汤。天道恢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汤公以无胜有以非胜是以硬胜柔以奇胜正,他却只能以有胜无以是胜非以柔克刚以正续奇。此乃定数,非人力可以左右。

  他的第一步是召开国际汤学大会。会议在瑞士阿尔卑斯山中一五星级饭店举行。会议收到各国汤学专家论文一百余篇。东西方前后现代专家一致认为突破现在的汤模式,创造非中非西、非补非泄、非荤非素、非甜非咸、非浓非淡、非汤非非汤的新型汤,乃是历史给汤学提出的根本性挑战。换言之此新型汤必须是亦中亦西、亦补亦泄、亦荤亦素、亦甜亦咸、亦浓亦淡、亦非汤亦非非汤之巨汤,此种新型汤亦即汤的新纪元,应该包括所有的引力场、所有的光电子、所有的毒素与解毒素、所有的营养与废料、所有的语词语法逻辑非逻辑、所有的味道与反味道、所有的哲学光学生物化学史学地理学比较文化学医学体育文学艺术电脑程序的研究成果。参加瑞士国际汤学大会的还有四百余名记者。仅仅在此会上,各与会者包括记者与宾馆工作人员昼夜品汤数十种,即兴举行国际汤品大赛,并列第一名者共有汤品四十余种。本来金牌只有一枚,无奈实在摆不平,为避免为了汤荣誉引起国际纠纷地区冲突直到世界大战,会议决定将金牌得主扩充到四十名。会议还决定,今后每年七月举行国际汤艺术节,每年八月举行国际汤研讨会,每年十二月举行新汤种鉴定会,每年一月举行新汤品种专利大?拍卖云云。

  从此,李生变成了国际汤学巨擘,他担任了本国参议院议员,担任了世界烹调协会副主席,担任了人民生活关怀委员会干事长,担任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聘顾问,还担任了世界人权与慈善大会执行委员。有时想起他在汤公病重时的看开一切的感慨,只觉恍若隔世。到哪儿说哪,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此一地也彼一地也,只要还没有呜乎哀哉,人又能看得开什么呢?活着而什么都看开,又何必活着呢?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李生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就,他是老骥伏灶,壮心不已。靓汤店他已无暇照管,他把它交给自己的侄子。他则联合了一批大专家研制新汤种,他发誓要造一种经天纬地功德圆满登峰造极的天一巨靓汤。汤公留下来的两千万美元终于被造汤事业用罄,李生乃卖掉自己的靓汤店,又卖掉几处房屋,还不够应用,乃自银行贷款,充作研究经费。好在他已名震寰宇,募集资金是有求必应,绿灯长明。为了炼汤,他光是高炉平炉转炉就进口了十几套。他决心精益求精,严上加严,造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代替一切压倒一切的吞吐六合吸纳四极融化八方囊括万象长青亿代的李氏天一巨靓汤来。

  巨汤渐成,奇妙无比,唯专家说是仍缺人气人精神。李生决绝,愿以肉身以生命换不朽之伟汤。乃高唱巨汤颂,自割双耳,抉一目,割九指,割大腿一,投入巨煲。还不够,乃割双睾丸。人残汤全,人丑汤美,是谓极品。李氏集团终在李生花甲之年煲出天下第一世上无双天一巨汤。各传媒纷纷报道李生以身献汤壮举,被称为本世纪最具浪漫精神之英雄志士。李生彩色照片,刊登在各国十余种新闻杂志的封面上。李生当选为当年的世界风云人物,上了最最畅销色情刊物《花花公子》的封面。欧洲共同体首脑决定授予他金骑士勋章。太平洋大西洋联盟授予他双洋伟士奖。而李生,自残自废,说人不是人,说鬼不是鬼,直如被吕后砍掉了四肢的戚后——人彘一般,抬在担架上,主持天一巨靓汤开饮典礼。

  鸣礼炮,唱亚欧美澳南极洲歌,阅兵,升旗,各饮汤代表团入场分列式,少年儿童献花,男女青年献花,大型团体操,叠罗汉,走钢丝,运动员跳伞,直升飞机拉烟成标语:“天地悠悠,唯汤为大”,“大道止于汤”。又有诗人赛诗,诗曰:“煲如六合汤如海,饮罢巨汤腾宏宇,古有刑天舞干戚,今有李生入汤煮!”,“吾愿纵身汤煲里,痛饮巨汤三千许,饮罢化作香汤料,更令旁人嚼我体!”,“哦,你是汤么?不,你不是汤,你是爱情,你是生命,你是痉挛,你是疯狂的灵性!你是恶狗,你是疯牛,你是爱滋病毒,你是传染瘟病的鼠!你是鲜花,你是山泉,你是林间的麋鹿!你是李生的汤哟,你是诗的渊薮!你是我的幽灵与肉脯!”……

  各种仪式进行了七个半小时,才开始饮汤。初时,鸦雀无声,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突然,一人喝道:“我的娘哟,太不好喝了呀!”

  李生闻听此言,一跃从担架上飞起,说时迟那时快,他跳到说这个话的贵宾身上,一只手扼住贵宾的脖子,发出一声凄厉怪叫。幸得保安人员将二人拉开。

  这声叫唤震动山河,天昏地暗。怪叫声中,众客人还是把汤喝了下去。

  未几,五大洲四大洋的人众分成两派,一派说是巨汤好得很,一派说是巨汤好个屁。前者简称H派,后者简称P派。然后每派又分化成若干派,有说汤基本上好但有缺点的,有说汤料好水质差的,有说水好汁好但调料差的,等等。有将汤公评为阴谋家把李生树为英雄的,有把汤公树为先哲,把李生评为南霸天,将批评巨汤的人树为英雄的。有把汤公说成狐狸,把李生说成虎豹,把批评者说成豺狼的。有说汤公乃智者,李生乃仁者,批评者乃勇者的……各种排列组合应有尽有。天下从此多事,各种文化派别、学术集团、政治体系、军事同盟、核保护伞、阵地战线逐渐形成,天下压根就没太平过,如今更乱乎矣。

  李生死后,在国内争论不已,却被国际社会盛赞,几经交涉,国际汤学大会决定将李生骨灰罐葬于火星之上,成为一新的宇宙旅行景点。

  又,不久前,李生的后妻提供了一李生遗稿,李生称自己壮志凌云反被凌云壮志误,不该将虚做实,将无做有,尤其不该打破汤公不开煲盖的规矩。他预言自己为制造新型巨靓汤而付出的代价愈大,造出来的汤质量愈好,其结果必然就愈悲惨,他预见到自己的一败涂地的下场,他希望后人以他为戒,一定要闹清至文无字,至理无言,大音稀声,大象无形,大器免(注意,不是晚)成,大汤至汤无汁无色无味无物无边无际无可饮啜更无法制造的深刻道理。他建议在他死后焚汤书坑汤儒,灭绝汤学……这部文稿拿到商行拍卖,起价一百五十万美元。但拍卖中途被搅乱了,盖多年无声无息的李生前妻突然出现,白发苍苍,声情并茂。前妻称她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这份遗稿纯属小老婆伪造。前后两个太太,大打出手,并各自请了律师,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各无聊传媒为此很是热闹了一阵子,许多吃饱了没事干而失落良好的自我感觉的人也跟着闹轰了一阵子,又是站队又是表态又是声明又是怒斥悲愤又是上书著文签名画押。有的称为前后(妻)之变,有的称为大二(太)之争,红火了半年多,忽然大家又觉得是上了当,多没劲呀!可不是吗?于是人们改斥之为泡沫为狗屎为庸人自扰。

  一部分纯学者虽对大二太之争不感兴趣,但对此稿的论点深表兴奋。另一些学者斥为半文不值,他们正热衷于建立全新的汤学体系,审父跨父,他们深信现如今的汤学造诣早已超越了汤公李生的形而上的哲学化或形而下的工业化传统,现在的世界是他们的,现在的汤学是后殖民后科学后革命后权威的汤学了;至于旧汤学的出路只能是博物馆要不就是垃圾堆;不久,极具先锋性的新汤学派即后汤后李学派又分裂为若干派:东方精神派、清汤派、浑汤派、营养派、医疗派、气功派、义理派、神秘派、波普派、后后汤李及后新或新新汤学派等等。派别虽多,背后仍难免前妻后妻大太二太的山头迹象。纯粹学者对此种说法虽痛恨万分,愚众却总是忍不住往二女之乱上想。愚众的搅和使汤学之争无法深入进行,汤学学者莫不摇头叹息。新型靓汤到底如何,消费者并未见到喝到,餐馆里的汤质量每况愈下,而汤学内外的哄吵却愈演愈烈,一发而不可收,成为本世纪一大景观矣。

满涨的靓汤(王蒙)

王蒙

  李先生终于得到了董事长汤公请吃饭的口信:多半就在星期六晚上。

  汤公现年四十一岁,由于财产、职位、威望、头衔、成就、权势与人格魅力(包括长相,他身高一米九一,天庭饱满,地角方圆,妩媚的大眼睛带几分女性的魅力,睫毛长得令人沉醉,一笑单边深酒靥,一生气另一侧显出浅笑靥),被尊称为“公”,盖有年矣。

  李生(循时髦港例,先生简称“生”,太太简称“太”,董事长或可称“老板”,秘书简称“秘”,下同。)接到了汤老板赵秘电话,令李生把周末晚间空出来,并神秘地透露说老板或有可能请李生便餐云云。李生心喜,精神旺盛,朝气蓬勃,当晚与李太成就好事后,搂住太太的脖子,款款软语之:“卿卿知否?喜从天落。汤公有邀,当在周末,(小子)何德何能,何能何德?天从人愿,地教人乐,慎毋泄漏,恐其有诈。卧薪尝胆,软泡硬磨,苦战鏖战,厮杀拼搏,忍辱负重,石出水落。我他妈的,总算入了道了,也就是快要出道了也!”

  李太神思,敏捷过人,听到喜讯,即刻落到实处:“我要旗袍,我要小袄,我要项链,我要珍宝儿,我要香水香粉香液香波,我要法国化妆品郎口玛系列长把芳容保……”

  李生叹曰:“卿自适我,固未尝穿金戴银,使奴唤婢,吃香喝辣,人五人六也!某无能,不好意思者也;玉在匮中求善贾,钗于奁内待时飞,什么时,就是现在!什么贾,就是汤公这顿快要到手的晚饭!车辚辚,马萧萧,箭在弦,刀出鞘,只是莫急莫慌,莫躁莫骄,汤公对我还要把验考!”

  李生话未说完,李太已鼾声大作矣。

  “女人……”李生摇摇头。

  想不到第二天一上班众同僚便前来道贺,曰:“李生飞黄腾达信有日也。”曰:“汤公赐饭,天可怜见,不鸣则已,一鸣冲天!”曰:“汤公好禅,玄机无限,着着皆奥,哑谜绕圈,醍醐灌顶,堪惊堪羡!”有一绰号识途老驴的老职员告之曰:“文无定法,宴无定饭,善食者不餐,善做者不干,善游戏者不玩:吃之不吃之,饮之不饮之,阴阳虚实,进退静变,有无相通,饥饱相伴,成则大成,天雨金刚钻!失则全失,变成穷光蛋!”李生闻而大惊,三鞠躬,四稽首,执孝子礼,表孤哀子之怨,泣问再三,行礼四遍。识途老驴告之曰:“汤公姓氏,慎避之!席上珍馐,慎食之!言语应对,慎出之!毋作出头椽子,牢记之!”李生闻言,感激涕零,屁滚尿流。

  赵秘虽然打了招呼,该周末汤公并未赏饭,临时取消,令李生失魂落魄,肾寒鸟蔫。如此约了再废,废了再约,多少回合,多少冷热,多少销魂,多少梦寐,不但苦了李生,更苦了耐不住的李太。终于,一月又三周后,李生如愿以偿,来到汤府——光是汤府的门楼就让李生哭了一场:瞧人家也是人,不服行吗?同去者同僚二十名,都与李生同样地受宠若惊,同样地汗流浃背,同样地欢欣雀跃,同样地垂涎三尺,同样地面有菜色。二十人围着一个特大号圆桌面坐定,兴奋之呼吸此起彼伏,录下音来,竟被认为属于“黄”毒焉。

  汤公笑如春风,先由摇滚乐队奏《必胜曲》、《凯旋颂》、《我公司天下无敌赞》与《祝君生日快乐》,然后汤公致欢迎词曰:“欢迎惠顾,本人有厚望焉。诸君来公司里效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功劳亦有苦劳,没有苦劳亦有疲劳矣。本公感谢诸同仁!特备薄酌,聊表谢忱!”

  掌声雷动。乐再起,奏《我长得丑,但是很温柔》、《玫瑰玫瑰我爱你》与《大约在冬季》。由一奇瘦的侍应生着燕尾服紫红领结上,行霹雳舞步,上菜,鸡鸭鱼肉,生猛海鲜,娃娃鱼、果子狸、穿山甲……瞧人家这气派,禁止吃什么偏有什么,你保护什么我就捕猎什么,红黄白绿黑紫酱,色彩缤纷,声势夺人。再看侍应生身高两米,手如黑鹰爪,瘦骨嶙峋而又拳屈难伸,手指如锥如钳,如刀如钻,睹之惊心动魄。诸菜上毕,又奏《嚼你没商量》、《我把你背影啃个够》、《发财在今朝》、《你明明是在骗我》。李生四顾,众宾客笑容可掬,频频点首,唯无人敢举箸也。?

  汤公劝客道:“请吃请吃,请赏光!不客气!各位以公司为家,吾家即是汝家,吾桌即是汝桌,吾菜即是汝菜,汝腹亦是吾腹也。请举杯,为了列位的健康而干杯!”

  李生举杯,唯杯内无酒,李生举箸,略一触盘,但觉诸菜硬如铜铁,休想动它分毫。李生不敢妄动妄言,不敢吃亦不敢不吃,佯作吃状。四顾同僚,都吃得口水涌流,津津有味。李生纳闷,亦不敢左顾右盼,细瞧实辨,以免失礼。李生乃啧啧作响地大嚼大啖,吞下几许口水;又发觉吃出响动亦属不雅,便把声响控制到好处,既吃得香甜吃得忘情吃得感激涕零,又吃得谦恭,吃得忠顺,吃得遵纪守法。

  乐队改奏《快乐的寡妇圆舞曲》与《尼姑思凡》,汤公下令:“上汤!”

  “上汤”二字,略带愠意,另一面表示不快的浅酒靥显露出来了。

  众宾客听到一个汤字,想起了避讳教导,已是不安,再看到汤公神色,便都吓得自椅上跌落下来,匍伏觳觫。

  汤公转喜,笑曰:“可以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可以箸无菜,不可口无汤!汤某养生,唯靠一汤。浩浩汤汤,固苦金汤,天不下汤我煲汤,地不涌汤我即汤,万物皆备于汤,众美俱出于汤,延年益寿全靠汤,滋阴壮阳唯凭汤,汤中自有美天堂,汤中自有颜如玉,汤中自有后学识,汤中自有天与道,汤中自有悲与壮,众位喝汤!”

  这时鼓声大作,众乐齐鸣,军号声声中,八个穿金线制服壮丁抬着一口巨煲,整齐地踏着正步前来,一二三,预备起,上了一巨煲汤!

  李生偷眼看煲,但见煲身盘龙舞凤,巨耳如轮,煲釉金光闪闪,煲头如虎如豹,煲盖盖得严丝合缝,完全密封,煲内发出呼呼之声,如火如荼,如雷如风,如潮如汐,如做爱如分娩,如便秘如深翻地,如乾坤未开之混沌,如太一混元大道无极真如因果,煲外火气扑脸,异香刺鼻,香中又有咸辣腥甘苦臭诸味,只轻轻一嗅便觉天旋地转,魂飞天外。李生在众宾客中较年轻,大家怂恿他去掀盖,李生不敢造次,用箸头轻轻一触,只觉煲盖重若千钧,同时盖处发出一声闷吼。于是面面相觑,大气不出,不知煲内是吉是凶是神是鬼,只是互相传染,个个身上觫觫抖个不住。李生干脆闭上双目,默念敕勒嘿南无阿弥陀佛,但求保佑宽恕,不敢正视。

  掌声雷动中宴会结束,李生一会儿觉得如入五里雾中,诚惶诚恐,心慌意乱,一会儿又有茅塞顿开,豁然新我之感。

  天机不可泄露,李生宴会归来,李太问何如?曰美矣哉,汤公之美食也,此饭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食几回?

  问:哪道菜最好?

  答:汤。

  问:什么汤?

  答:迷魂汤。

  问:什么做的?

  答:诸肉诸骨诸海鲜诸山珍诸药材诸果诸蔬诸粮诸豆诸调料诸虫诸菌诸维生素诸矿物质诸基本元素钙铁磷铬钼硒锰铜碘醋……

  问:这么说你喝了此汤定与小马驹一样地强壮了也!

  答:那还用说,擎着好吧,迪尔!

  于是李太大喜,春波荡漾,春光无限,春意盎然,把李生死死抱住。唯李生受一晚上折磨,神经紧张,消耗极大,又未用饭,未得补充;当着李太的面不敢说是赴宴之后竟是饿着肚子回来的,不好意思再从冰箱中找出剩饭充饥,便打肿脸充胖子,出着虚汗沉著应战,终因饿乏虚弱而败下阵来,甚是无趣。

  李生纷反侧,彻夜无眠,想起宴会种种,只觉太怪太怪,太神太神,太妙太妙,老虎吃,无从下嘴。

  ……数日后,他和最最铁杆友人谈起,才知道那天有一人不死心,在宴会结束后试图强行打开盖子看煲的内存,谁知蚍蜉撼树,谈何容易?他不但没有打得开煲盖,而且烫坏了手,一臂从而坏死,现时截肢苟活。

  他悄悄地询问那天一同赴宴的同僚——张生王生赵生刁生苟生牛生之属:你们吃了么?喝汤了么?吃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吃饱了没有?尝出了什么味道?没有谁正面答复。而只是说:很好很好。当然当然。那还用说么?是啊是啊。真是名不虚传,百闻不如一见哟!也就是了也就是了。彼此彼此。嘿嘿哼哼。哎呀,汤公的面子好大呀!

  董事长家的盛宴令李生获得了大震动大启示大鼓舞大打击,回想吃此晚餐前他的人生只如傻瓜白痴一般。吃此晚餐后,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活跃,每一根汗毛都变得灵动起来,而他的每一个念头,却也变得稀奇难测起来了。

  晚宴后,别的参加晚宴的人个个加薪升职,而独独对他,什么意思都没有。他思前想后,想是他受了怂恿冒了傻气用筷子头动煲盖是犯了错误。李生后悔莫及,只怪自己拿不定主意。李生本是个悟性极高的人,事已至此,晋升不晋升他也就顾不上了,他只是昼夜揣摩,一心求解求悟。他回想晚宴种种,其威仪,其盛情,其服务,其氛围,都称得起刺刀见红,棒喝当头,枪枪十环;过去种种比如昨日死,今后种种比如今日生。餐非餐,食非食,菜非菜,肴非肴,请客吃饭不是吃饭请客,出席正是不出席,饱食正是饥饿,无中生有有本无,汤公盛宴如梦如雾如烟如露如影如幻……其学问之深奥,教训之丰富,场面之宏伟,态度之郑重,都是本世纪与下一个世纪初没有先例后例的。然而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呢?一想到这里他就青筋暴露,双臀只剩了炸痱子了。

  菜肴之坚硬令他惊讶,但犹有迹可求,至少不妨在硬字上做文章:或谓为人应该硬如菜乎?大丈夫应该骨如铜铁乎?只要功夫深,菜炼金刚身乎?任尔钢铁硬,终上我餐桌乎?牙坚不怕菜硬,志强不怕世险乎?要揽瓷器活,先求金刚钻——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带钻头莫到公司来乎?大火不怕湿烧子,软舌不怕硬鸟子乎?以软制硬以静制动以无制有以饿制撑乎?吃汤公家菜做天下文章,硬文硬做,还是大有可为的啦。

  而对汤他是全不明白。巨煲何物?煲内何汁?为什么汤公那样面带怒色地强调它,为什么用那样的可畏的器具装包它?为什么该煲发出那样多的热气与芬芳?无人敢于尝一口倒也罢了,为什么竟无人真正掀开盖子小睹芳容?想到这里他竟产生了一种浪漫主义英雄主义的冲动,他十分后悔,当时,他为何不冒险掀开煲盖子一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即使看完汤公之汤,自己化为汤料汤汁汤渣,也该看完了再死,死而瞑目。世上什么事最痛苦?不是穷不是熊不是阳萎不是残废,世上最折磨人的莫过于把你憋到闷葫芦里了,四壁严丝合缝,晦暗无光,死也是糊涂鬼!糊涂难糊涂实在难呀!

  好奇心折磨得他不吃不睡不做爱,他见人就想打听,却始终得不到回答。

  李生转而去极灵验的“一清观”求签,无解,就那个阴阳木鱼,他硬是摔了四十多次得不到果证。再去神卜张铁口处问惑,无答。后闻本地来一“灵鸽”,系一五岁小儿,能知天下吉凶诸事,前五百年后五十年都说得十分准确。李生去问,焚香,诵经,跪拜,小儿作法,昏睡过去,然后灵鸽四肢发抖,画了一个说头不是头说球不是球的图影,把图影给了李生。

  是头颅?什么头颅呢?狮子头?猴头?白水羊头?酱烧猪头?香芋头?龟头?鱼头?我们是多么喜好以头命名我们的菜肴呀!还没有到家,李生已经明白过来了,煲的是×头汤!只这样一想他就吓得呕吐如注,幸被一基督徒援救,送往医院洗胃打葡萄糖,脱离危险。当问及病因,李生吞吞吐吐,说不明白。乃继续留院接受心理治疗。后来,他明白了,圆圆一物,何必非×头不可?可以是猪头,可以是羊头,可以是鱼头、冬瓜、南瓜、茄子、西红柿、椰子、凤梨、榴莲乃至维他命丸,更可以是地球仪、篮球、足球、排球、马德里半球……或者世上最圆的莫过于0字,圆即0,0即圆,何必凭空见鬼,自吓自己?这不是心理有病又是什么?

  “汤里没有×头”,他告诉医生护士病友与对他愈来愈不耐烦的李太。于是他又被医院挽留了四个月,继续进一步深入接受心理治疗,直到每次只知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儿”和“张结巴李结巴,二人下河摸鲫瓜,不知道张结巴的鲫瓜大还是李结巴的鲫瓜大”为止。

  于是李生日趋正常,接受医生的心理测试。医生给了他一张试卷,内容有:“你爱喝汤吗?”他答对。问:“你怀疑汤料吗?”答不。问“你爱愕墓韭?”答是。问:“你失眠吗?”答不。问:“你爱你的太太吗?”答是。问:“你常常觉得门没有锁好所以要不断地检查锁子吗?”答不。问:“你对自己的做事有信心吗?”答是。问:“你是否常常怀疑你的上司、你的朋友、你的邻居……?”他回答绝无此事。总之,该是的都对,该否的都不。完全合乎统一标准。

  他被认定业已痊愈,乃出院,已丢公司饭碗。李太遂离去,不知跟着谁跑了,被人贩子拐去卖到烟花柳巷亦说不定。要说李太也就够有耐心的了,参加老板晚宴后半年多,李生没有与李太恩爱过一次,没有给李太添置过一件衣服首饰,要不是李太受过孔夫子的教育,具有东方美德,早把李生蹬了。

  她没有福呀。想起太太,李生怅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她懊悔不已。这次出院他信心十足,他模模糊糊地觉着自己已经进入了新的境界。他相信自己这一回是真的要成事了。

  李生出院后,变卖了一些物品,开了一个小门脸靓汤店,几样素菜咸菜,几样面点,主要经营靓汤:酸辣汤、甩果汤、鱼头汤、粟米汤、松仁汤、萝卜丝汤,汤店生意日好,遂扩大了铺面,增加了山鸡胡桃洋参枸杞汤、水鱼石蛙珍珠粉汤、大鲍翅汤、银耳燕窝高丽红参汤、猴头黑蚁金针木耳椰茸汤、白莲南北杏天麻地黄汤、香狗肉汤等等。并请外籍厨师做了乌克兰红菜汤、法兰西乡下洋葱浓汤、德意志土豆香肠汤、奶油鸡茸汤、蕃茄奶油汤、阿拉伯苦尔达克与肖尔帕汤……生意节节佳妙,不太久已成了方圆五百里的一家名店。李生囊中亦渐渐凸胀充实,便又娶了一房代理妻室——该女年轻活泼,苗条丰满,嘴厚手小,湿润温暖,回啭低昂,曲折有致,而且读书识礼,会讲英语,一天说十遍“Iloveyou!”十分地温柔体贴,强似前李太十倍。街坊邻舍,谁不羡慕,谁不赞美?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想李生如不被汤公召去饮无可饮无胆饮之汤,哪有今日之小康?想原李太若不随人开小差,李生焉有机遇得今日之舒适女子?设若当年李生虽赴了汤公盛宴,若不陷入靓汤情结,若不发作心理疾患,若不是被汤公慨然炒了鱿鱼,也就没有今天了。宁为鸡口,毋为牛后,宁自己开一个尕尕靓汤店,也胜似在汤公公司做一高级职员也。

  这就是李生的厚道之处了:李生饮水思源,喝汤思泉,把一切好处仍然归功在汤公身上。李生备了厚礼,前往拜谒已患偏瘫住院的汤公。汤公形容憔悴,瘦得已经脱了形,头发脱落殆尽,剩下几根干如枯草。汤公腰也弯了,说话也显得十分吃力,一面说话一面还不停地干咳。曾几何时,汤公是那样地八面威风,仪态万种,不可一世,固一时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李生嗒然叹息,对世间诸事,看开了不少。谈起离开公司后的遭遇,二人唏嘘不已。李生知道自己这种后富之人实赶不及汤公这样的有来头的大款腰上的一根汗毛,见汤公仍然作诚惶诚恐屁滚尿流之状,作今生今世来生来世世世代代永远是汤公的奴才永远忠于汤公的样子,汤公大喜。问道:“你且回答我,当年你到我处吃饭,你喝的汤到底是什么汤?你说得出来吗?”

  李生敛神屏气,小心翼翼地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天机不可泄露,天汤不可漫议,小人几个脑袋,敢对恩公的天威靓汤说三道四!”

  汤公笑道:“但说无妨。”

  李生说:“好汤好汤好汤,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也。”

  汤公说:“知其不可而说之,请!”

  李生说:“小人放肆了。汤非汤。汤非非汤。汤有汤,汤无有汤,汤无无汤。靓即是丑,丑即是靓,靓自非丑,非非丑,非靓,非非靓。0即是圆,圆即是0。有就是没有,没有就是什么都有。无为而无不为,无汤而无不是汤。天地一煲,造化熊熊,万有皆汤,万汤皆靓,汤公神威,何汤不汤!”

  汤公狂喜,噙泪叹道:“得某真传者李生也乎?天不亡汤,天助我汤也乎!且记切记:我汤本无奇,奇在费思量,思量生百景,此意何深长!”说到这里,汤公已喘成一团了。

  未几,汤公卒,遗嘱拨给李生美金二千万元,专做汤学基金。

  李生亦噙泪召集了一批专家,制定了纪念汤公精进汤学创造新型靓汤计划。他考虑到自己的条件,无汤公之威之貌之出身之财产之府第,不能照搬汤公模式。他征求了一些谋士的意见,觉得难于再煲不可开盖之靓汤,乃致力于有为,致力于真刀真枪熬真汤。天道恢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汤公以无胜有以非胜是以硬胜柔以奇胜正,他却只能以有胜无以是胜非以柔克刚以正续奇。此乃定数,非人力可以左右。

  他的第一步是召开国际汤学大会。会议在瑞士阿尔卑斯山中一五星级饭店举行。会议收到各国汤学专家论文一百余篇。东西方前后现代专家一致认为突破现在的汤模式,创造非中非西、非补非泄、非荤非素、非甜非咸、非浓非淡、非汤非非汤的新型汤,乃是历史给汤学提出的根本性挑战。换言之此新型汤必须是亦中亦西、亦补亦泄、亦荤亦素、亦甜亦咸、亦浓亦淡、亦非汤亦非非汤之巨汤,此种新型汤亦即汤的新纪元,应该包括所有的引力场、所有的光电子、所有的毒素与解毒素、所有的营养与废料、所有的语词语法逻辑非逻辑、所有的味道与反味道、所有的哲学光学生物化学史学地理学比较文化学医学体育文学艺术电脑程序的研究成果。参加瑞士国际汤学大会的还有四百余名记者。仅仅在此会上,各与会者包括记者与宾馆工作人员昼夜品汤数十种,即兴举行国际汤品大赛,并列第一名者共有汤品四十余种。本来金牌只有一枚,无奈实在摆不平,为避免为了汤荣誉引起国际纠纷地区冲突直到世界大战,会议决定将金牌得主扩充到四十名。会议还决定,今后每年七月举行国际汤艺术节,每年八月举行国际汤研讨会,每年十二月举行新汤种鉴定会,每年一月举行新汤品种专利大?拍卖云云。

  从此,李生变成了国际汤学巨擘,他担任了本国参议院议员,担任了世界烹调协会副主席,担任了人民生活关怀委员会干事长,担任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聘顾问,还担任了世界人权与慈善大会执行委员。有时想起他在汤公病重时的看开一切的感慨,只觉恍若隔世。到哪儿说哪,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此一地也彼一地也,只要还没有呜乎哀哉,人又能看得开什么呢?活着而什么都看开,又何必活着呢?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李生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就,他是老骥伏灶,壮心不已。靓汤店他已无暇照管,他把它交给自己的侄子。他则联合了一批大专家研制新汤种,他发誓要造一种经天纬地功德圆满登峰造极的天一巨靓汤。汤公留下来的两千万美元终于被造汤事业用罄,李生乃卖掉自己的靓汤店,又卖掉几处房屋,还不够应用,乃自银行贷款,充作研究经费。好在他已名震寰宇,募集资金是有求必应,绿灯长明。为了炼汤,他光是高炉平炉转炉就进口了十几套。他决心精益求精,严上加严,造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代替一切压倒一切的吞吐六合吸纳四极融化八方囊括万象长青亿代的李氏天一巨靓汤来。

  巨汤渐成,奇妙无比,唯专家说是仍缺人气人精神。李生决绝,愿以肉身以生命换不朽之伟汤。乃高唱巨汤颂,自割双耳,抉一目,割九指,割大腿一,投入巨煲。还不够,乃割双睾丸。人残汤全,人丑汤美,是谓极品。李氏集团终在李生花甲之年煲出天下第一世上无双天一巨汤。各传媒纷纷报道李生以身献汤壮举,被称为本世纪最具浪漫精神之英雄志士。李生彩色照片,刊登在各国十余种新闻杂志的封面上。李生当选为当年的世界风云人物,上了最最畅销色情刊物《花花公子》的封面。欧洲共同体首脑决定授予他金骑士勋章。太平洋大西洋联盟授予他双洋伟士奖。而李生,自残自废,说人不是人,说鬼不是鬼,直如被吕后砍掉了四肢的戚后——人彘一般,抬在担架上,主持天一巨靓汤开饮典礼。

  鸣礼炮,唱亚欧美澳南极洲歌,阅兵,升旗,各饮汤代表团入场分列式,少年儿童献花,男女青年献花,大型团体操,叠罗汉,走钢丝,运动员跳伞,直升飞机拉烟成标语:“天地悠悠,唯汤为大”,“大道止于汤”。又有诗人赛诗,诗曰:“煲如六合汤如海,饮罢巨汤腾宏宇,古有刑天舞干戚,今有李生入汤煮!”,“吾愿纵身汤煲里,痛饮巨汤三千许,饮罢化作香汤料,更令旁人嚼我体!”,“哦,你是汤么?不,你不是汤,你是爱情,你是生命,你是痉挛,你是疯狂的灵性!你是恶狗,你是疯牛,你是爱滋病毒,你是传染瘟病的鼠!你是鲜花,你是山泉,你是林间的麋鹿!你是李生的汤哟,你是诗的渊薮!你是我的幽灵与肉脯!”……

  各种仪式进行了七个半小时,才开始饮汤。初时,鸦雀无声,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突然,一人喝道:“我的娘哟,太不好喝了呀!”

  李生闻听此言,一跃从担架上飞起,说时迟那时快,他跳到说这个话的贵宾身上,一只手扼住贵宾的脖子,发出一声凄厉怪叫。幸得保安人员将二人拉开。

  这声叫唤震动山河,天昏地暗。怪叫声中,众客人还是把汤喝了下去。

  未几,五大洲四大洋的人众分成两派,一派说是巨汤好得很,一派说是巨汤好个屁。前者简称H派,后者简称P派。然后每派又分化成若干派,有说汤基本上好但有缺点的,有说汤料好水质差的,有说水好汁好但调料差的,等等。有将汤公评为阴谋家把李生树为英雄的,有把汤公树为先哲,把李生评为南霸天,将批评巨汤的人树为英雄的。有把汤公说成狐狸,把李生说成虎豹,把批评者说成豺狼的。有说汤公乃智者,李生乃仁者,批评者乃勇者的……各种排列组合应有尽有。天下从此多事,各种文化派别、学术集团、政治体系、军事同盟、核保护伞、阵地战线逐渐形成,天下压根就没太平过,如今更乱乎矣。

  李生死后,在国内争论不已,却被国际社会盛赞,几经交涉,国际汤学大会决定将李生骨灰罐葬于火星之上,成为一新的宇宙旅行景点。

  又,不久前,李生的后妻提供了一李生遗稿,李生称自己壮志凌云反被凌云壮志误,不该将虚做实,将无做有,尤其不该打破汤公不开煲盖的规矩。他预言自己为制造新型巨靓汤而付出的代价愈大,造出来的汤质量愈好,其结果必然就愈悲惨,他预见到自己的一败涂地的下场,他希望后人以他为戒,一定要闹清至文无字,至理无言,大音稀声,大象无形,大器免(注意,不是晚)成,大汤至汤无汁无色无味无物无边无际无可饮啜更无法制造的深刻道理。他建议在他死后焚汤书坑汤儒,灭绝汤学……这部文稿拿到商行拍卖,起价一百五十万美元。但拍卖中途被搅乱了,盖多年无声无息的李生前妻突然出现,白发苍苍,声情并茂。前妻称她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这份遗稿纯属小老婆伪造。前后两个太太,大打出手,并各自请了律师,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各无聊传媒为此很是热闹了一阵子,许多吃饱了没事干而失落良好的自我感觉的人也跟着闹轰了一阵子,又是站队又是表态又是声明又是怒斥悲愤又是上书著文签名画押。有的称为前后(妻)之变,有的称为大二(太)之争,红火了半年多,忽然大家又觉得是上了当,多没劲呀!可不是吗?于是人们改斥之为泡沫为狗屎为庸人自扰。

  一部分纯学者虽对大二太之争不感兴趣,但对此稿的论点深表兴奋。另一些学者斥为半文不值,他们正热衷于建立全新的汤学体系,审父跨父,他们深信现如今的汤学造诣早已超越了汤公李生的形而上的哲学化或形而下的工业化传统,现在的世界是他们的,现在的汤学是后殖民后科学后革命后权威的汤学了;至于旧汤学的出路只能是博物馆要不就是垃圾堆;不久,极具先锋性的新汤学派即后汤后李学派又分裂为若干派:东方精神派、清汤派、浑汤派、营养派、医疗派、气功派、义理派、神秘派、波普派、后后汤李及后新或新新汤学派等等。派别虽多,背后仍难免前妻后妻大太二太的山头迹象。纯粹学者对此种说法虽痛恨万分,愚众却总是忍不住往二女之乱上想。愚众的搅和使汤学之争无法深入进行,汤学学者莫不摇头叹息。新型靓汤到底如何,消费者并未见到喝到,餐馆里的汤质量每况愈下,而汤学内外的哄吵却愈演愈烈,一发而不可收,成为本世纪一大景观矣。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