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林业可持续发展与绿色GDP》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林业可持续发展与绿色GDP

绿色就是一个林业工作者一生奋斗的目标,因此整个林业始终是为着整个世界的绿色才孜孜不倦的工作。GDP是一个为了发展的指标,绿色的GDP是为了协调发展,是在原来的基础上的深化。

尹伟伦简历

尹伟伦,1945年生于天津市,1963年考入北京林学院,十五年后再次走进北京林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先后去英国Walse大学和比利时Antwerpen大学做访问学者,

主要教学和科研领域为植物生理生物技术和森林培育学。先后主持国家"九五""十五"科技攻关课题,国家"863高新技术"项目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三十余项,是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整个绿色是林业工作者最崇高的目标

王鲁湘:大家已经认识这个尹教授以后,我想这里我有几个简要的话题,想跟尹教授先交流一下。就绿色GDP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现在,那么您是林业大学的教授,人们想到绿色一定是和林木葱茸,这一种满眼,这一种绿色,就和您这个专业好像有一种很直接的关系。那么我想是不是因为您的专业具有天然的环保的内容,以及具有健康的发展的内容,所以您个人本人就对绿色GDP这个概念特别感兴趣?

尹伟伦:我想整个绿色就是林业工作者一生奋斗的最终目标,也是最崇高的目标,因此整个林业始终是为着整个世界的绿色,才孜孜不倦的进行工作。

王鲁湘:绿色天使。

尹伟伦:对,所以说林业工作者肯定都是以绿色作为自己职业的自傲点。因此我们不仅在生活中绿色,我们要办绿色的大学,走进绿色的讲堂,宣传绿色的事业,目的还是为了实现我们国家整个经济、社会和人的发展全面的协调,实现绿色的一个世界,这样的话也是世界人民,也是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共同追求的。所以说绿色GDP,就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是不是跟生态环境、绿色的这个事业相协调的一个指标。所以说GDP是为了发展的一个指标,绿色GDP仍然是为了发展,是为了协调的发展,为了绿色的发展。所以说我认为绿色GDP,确确实实是在原来GDP的基础上调整、完善而且深化,随着人的进步、文明而产生的,因此大家都在呼吁绿色GDP时代的到来。

王鲁湘:现在就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尹伟伦教授给我们演讲,他主讲的题目是“中国林业可持续发展战略与绿色GDP”。

尹伟伦:谢谢,谢谢。我想今天我们交流的是可持续发展战略和绿色GDP的相互之间的关系。我想我大概从这么三个方面,跟大家进行一个学术上的探讨和交流。一个是中国林业发展战略的调整,也就是要可持续发展的林业战略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我们谈一下绿色GDP的内涵,它是什么概念?第三个我们想谈一下,迎接绿色GDP时代的到来。总之我们围绕着可持续发展、林业的发展以及经济的,衡量一些绿色GDP指标的建立,最终为了国家整体的科学发展观的实施,探讨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对林业应有更深刻的认识

我首先跟大家谈的呢,第一个是我国林业发展战略的思路。我们国家的林业战略,林业很多年,从世界林业也好,都是以木材采伐为主的,因此森林的功能在整个经济发展中,在人的生活和社会进步之中,在过去更主要的是发挥它作为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的功能。它按照自己的这样一个木材等物质生产功能为主,为人类提供它的资源。因此就是说以木材生产为主,这是林业的第一个功能。那么当然林业经营的战略也是如何速生丰产,提供更多的木材,为国民经济建设提供物质上的支持。那么随着整个生态环境的恶化,人类对环境的意识不断地增强,人民更为重视森林,除了有提供木材物质功能这样一个功能之外,还有强大的生态环境服务的功能,它为人类自身以及其它各种生物,赖以生存和发展提供基础。也就是说森林的生态功能得到人们的再一次的深刻的认识和揭示。使我们更加认识到森林生态系统在维护自然生态平衡,和国土生态安全中,处于其它任何生态系统都无可替代的主导地位。因此使我们就更加重视森林与经济,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关系。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我们几十年的经济建设发展了,取得了很大成绩。尤其是改革开放,最近这二十年,国民经济总产值,也就是GDP增加得也很快。连续多年维持在9%左右的这样一个速度,因此确实很欢欣鼓舞,经济得到很大的发展。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现在处在这样一个地球,人类更加关注的是生态与环境的脆弱和恶化。我们从我们国家来讲,最近这二、三十年随着全球生态环境的变化,整个生态环境处于较大的恶化的趋势,而且在我们最近多年抓了生态环境建设,只能做到局部的缓解,整体仍在恶化,人民不得不在担忧。因此我们最近几年水患、沙患、构成中华民族的两大心腹之患。生态恶化严重影响、制约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从我们国家的现在的生态环境的自然资源上可以不难看出,大约有52%的国土处于干旱与半干旱地区,自然环境先天不足,处于这样一个生态地理的位置。黄土高原有64万平方公里这样一个基本是水土流失地区。在南方还有90万平方公里的岩溶地区,也是植被很稀少的地方。还有一些高寒的青藏高原,200万平方公里,这样一个自然本身的恶劣,这样一些条件,确实需要我们很好的去改善,使它们能够更好地为我们人类生存提供很好的空间,也同样为我们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支持。现在我们国家整个生态环境由于过去人类对森林的认识,或者对它利用并不是很全面,也不是很完善,因此林业发展相对滞后,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那么面临着社会对林业的主导需求、消费层次、资源配制方式,都有深刻的变化。落后的林业生产力与社会对林业日益增长的多种需求,特别是生态需求的矛盾,构成了现阶段,乃至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林业发展的主要矛盾。也就是说我们现实或者今后一段时期,林业发展的主要矛盾,是生态的支持和经济可持续的问题。所以说现在的林业,应该更好地在完成自己木材生产的同时,更多地解决生态环境的改善的功能。所以说林业是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是生态建设最根本、最长期的措施。在可持续发展中,我们应该赋予林业以重要地位。在生态建设中,应该赋予林业以首要地位。在西部大开发中,应赋予林业以基础地位。我想林业的三个地位,确确实实是最近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自关怀领导下,进行中国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研究中,重新给林业定的位。明确林业在中国可持续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研究了新时期林业发展的重大任务,提出了中国林业可持续发展的林业新战略。这就是我要跟大家谈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林业的战略在今天应该重新来确定,重新以研究。把生态环境优先的考虑,同时也考虑林业对木材经济建设中所发挥更大的作用兼顾起来。

我现在要跟大家谈的是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是什么?中国可持续发展在新时期,在这次研究中确定林业的战略是确立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可持续发展道路,这就是说林业的生态建设为主。林业把过去五十年,以木材生产为主,现在调整为生态建设为主,这样一个持续发展道路。第二个就是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国土生态安全体系,这又就是一个生态安全的问题。第三个建设山川秀美的生态文明社会,就是生态文明问题。因此我们林业在新时期的这样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林业战略,简称叫三生态。就是生态建设、生态安全、生态文明。这个三生态,三者之间是什么关系呢?生态建设是生态安全的基础,生态安全是生态文明的保障,生态文明是生态建设所追求的最终目标。所以三者之间相互密切联系,相辅相成,不可分的。

生态文明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标志

那么生态建设的内涵是什么?生态建设就是根据新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对林业主导需求的变化,体现生态优先的理念,实现可持续发展而提出的全新的林业发展思路。那么生态安全它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系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因此我们要建设以森林植被为主体,乔、灌、草相结合的国土生态安全体系。

那么生态文明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目标,重要标志。它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发展观,生态文明是人类追求的共同目标。所以说我们的新的林业战略的三生态战略,体现了一个以人为本的发展观,体现了不侵害后代生存发展权的道德观,也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价值观。那么我们谈的这个是国家对林业,对于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进行的新的调整和确定。因此从这个实际出发,我们必须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对制约林业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进行重大调整和改革,这就呼唤绿色GDP的实现。

什么是绿色GDP

下面我们谈第二个问题叫绿色GDP的内涵。那么绿色GDP是什么?它与我们一般的过去经常用的GDP有什么区别,那么实施绿色GDP有什么意义,我想这就是我们要谈的第二个问题。DGP是国内生产总值。它能准确地反映经济产出的总量,反映国民收入的水平,因此多少年来国内外都在使用GDP作为衡量国家经济发展,或者发展速度的一个指标。确确实实学术界、经济界高度重视,包括各级领导也是这样,各级政府很重视。但是前面我们谈到生态环境,生态资源的破坏,环境的恶化,使我们不得不深思GDP的增长,能够如何保持它的可持续性的问题。因为在经济增长中,不可避免要造成环境的破坏。如何在经济发展中重视环境的保护。不破坏或者少破坏,经济增长就能持续更长时间高速度。所以说用GDP来衡量过去是反映了经济发展的速度。但是今天看来反映不了经济增长的结构和质量,也反映不了人们实际得到福利的水平。更反映不了经济发展对环境的破坏和资源的浪费,显然是这样的。那么因此我们就该感到,我们的经济,尤其是工业化发展的过程中,以及农业现代化发展过程中,必然伴随着一些资源的消耗,环境的污染,生态的破坏,也就是说经济的发展付出了生态的成本,付出了生态破坏的代价。那么因此要用绿色GDP,又叫做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或者叫生态GDP。过去也有人叫生态GDP,那么就是将生态成本的要素,纳入国民经济的核算体系中去,绿色GDP是对原来GDP的调整和完善,即从GDP中扣除经济生产中投入的环境成本。这样的话衡量一个企业、衡量一个行业、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的绿色GDP,就考虑到经济发展的速度同时,也考虑了对环境应该如何给予最大的保护,最小的破坏。比如过去只执行GDP的时候,只重视经济发展,轻社会的全面发展;只重视物质生产,轻人与自然的和谐;只重视眼前的利益,轻长远的利益。那么有了绿色GDP,自然就会对这些弊病得到有效的克服。所以说绿色GDP是符合科学发展观的一个经济核算体系。那么实行绿色GDP,是对林业生态环境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有力的支撑,绿色GDP本身就是制约着各级政府,以及生产企业,必须节约使用资源,保护环境的生产工艺和发展思路。这里特别强调对于企业和各级政府,它必须考虑如何节约资源、在保护环境下的生产发展,就这个意思。因此确实支撑了可持续的发展。另外绿色GDP本身就把生态作为成本,记入到你企业生产产品的成本中去了。那就显示出生态资源的价值化,过去生态资源没有价值,也没人去算它有多少价值,因此也没有进入市场。享受良好生态资源,你也没有交什么费用。破坏了也没谁管你,也没罚你。那么这样的话,长期下去那显然是不行的。因此这样的话,推进了生态价值化的进程,我想这也是生态学家,或者是可持续发展经济理论学家多年所在追求的。就是生态要资源化,要价值化,要走向市场。

绿色GDP本身包含着对森林生态效益的补偿机制,就是说你生态资源有了价值,你生产破坏了资源,你就要付出生产的成本。交出来。那么这样的话,就会有效地对国家的生态方面保护,税收就会支持林业的发展,使林业更多地发展林业,改善或者是来弥补一些污染生态环境、破坏生态环境、企业所造成的生态损失。我想这就等于生态的保护和使用生态,甚至有一些破坏生态的一些生产过程,能够得到一个有机的互相补偿的机制。我想无疑这个机制是对林业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是非常有利的。那么我们刚才谈到的绿色GDP和过去的GDP之间的区别,也谈到了人们为什么要呼吁绿色GDP经济运转体系的实施。那么我们必然迎来今后的一个绿色GDP的时代的到来。我想这就是我们谈的第三个问题,就是绿色GDP的时代到来,我们应该为它做哪些准备?我们应该怎么去迎接绿色GDP的时代?

首先大力开展绿色GDP核算体系的研究。实施绿色GDP核算体系存在着技术和观念两大难题。因为过去从来没有人说,你这个森林放出了多少氧气值多少钱。也没有多少人讲说森林吸收多少二氧化碳,它给产值造成了多大的利益。也就是说过去忽视了这方面,也没有去运转,也没有人说这一片森林,它的乔、灌、草、及土壤及地被物以及地下的一些微生物,整个这个生态群落对整个人类生存,它到底是用什么样的价值的量化指标去评价,也没有。因此在实行绿色GDP核算体系中的技术难点,首当其冲的就是生态资源如何价值化,如何计算它的价值,如何使它进入市场。

一个生态群落,那么复杂的群落,它每一个生态群落的组成的每一个部分,它在生态环境保护改善建设中发挥多大的功能,这个功能怎么去量化它,这个功能如何变成货币。因此都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但是需要研究,需要不断地完善,因此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在开始尝试这方面的工作。比如美国、芬兰、挪威、加拿大、甚至墨西哥等等这样一些国家,他们在计划森林资源可以核算的框架体系,包括森林资源的核算,包括环保支出费用的统计,包括空气排放的调查,这里边包括一些工厂企业排出多少污,这个污将来是多大的价值能够补偿,我们森林提供多少良好的空气,又有多大的价值的效益,所以说生态效益的问题,确确实实也是当前很重要的一个科学研究的方向,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但是既然历史呼吁绿色GDP,绿色GDP一定会实现。

绿色GDP是全新的发展观和政绩观

我想绿色GDP是个全新的发展观,它是经济增长、社会发展、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的,这样一个综合的科学发展观。要人们去深刻的理解它、认识它,真正地在我们的一言一行,在整个的国家人类发展中很好的落实这个发展观,我觉得也是有一个艰巨的过程。所以我想它是一个全新的发展观,有待于人们认识,有待于它去落实。

另外它也是一个全新的政绩观。今天人们认识到,经济发展必须与生态保护的协调兼顾起来。因此对每一个各级政府,对于每一位工作人员、政府官员,他们的政绩评价标准,肯定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因此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的协调的综合评价的,这样一个政绩观显然也会脱颖而出。所以说实施绿色GDP存在着技术和观念的两大难题,必然要推进绿色GDP,必然要有观念的变革,要有科学、合理、公平的核算体系模式的确立。所以我想这是我们要谈到迎接绿色GDP时代的,首先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

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

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要走清洁生产的道路。过去注重经济增长而没有或者是忽视了生态环境,或者是产生了较大的破坏生态环境的结果。因此没有考虑到生产工艺、生产技术向着环保型方向去发展、去研究、去探索,现在就应该使我们的各个企业、单位,在经济增长的工作中,运行和使用的技术和工艺,都必须保持环境友好的这样一个发展方向,也就是说要考虑资源的承载力、环境的承载力、自净能力、大气能够自我调节,已经污染的一些气体被吸收、被净化这样一些能力,以及环境的容量,提高能量的利用率,发展环境友好的制造业的关键技术,我想这都是我们当前执行GDP中,各个企业、各个生产单位首先要抓好就是环保型的生产工艺和技术。要大力地开展人工造林,天然林保育等生态保护和环境建设。提高环境的承载力、自净力和环境容量,这样的话,使我们整个的生产经济能够得到持续地发展。因此我们各行各业都应该从原来污染的一些工业和经营模式转变到一个环境保护型的经营模式,要从环境的单项治理,向综合治理方面去发展。我想走这么一个清洁生产的这样一个道路是势在必行的。

那么整个社会我想还要推行一个循环经济的模式,这就是我要谈的迎接绿色GDP时代的第三个问题。要推进循环经济的模式,循环经济的模式呢,要改变过去我们线性经济的模式,首先要转变传统的消费模式,我们打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比如我们的汽车,我们现在大家生活水平都高了,都想买一个私家车,那么现在有很多国际上的一些国家,都有一些租赁的汽车,或者发展公共汽车。这样的话,我想这个车的使用效率也高,另外污染也小。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不至于有那么多的自然资源都做了汽车,大家谁利用率也不高,都摆在家门口,还没地存没地放。将来一旦到了它的淘汰的时候,大量的汽车报废掉,积累在那儿又是一批污染也形成了。在生产的时候,投入了大量的自然资源,自然资源浪费掉了,使用中造成了大量的污染,最后报废的时候又形成大量的废物给了环境了。我想这一种消费模式上的转变,就是循环经济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要使用,循环使用,低耗减污。

第二个,就生产中进行推进循环的经济模式。我们过去呢,整个的经济模式是线性的,就是从工厂这一端进去,资源、原始的材料加上能源,到中间产生污染,大量的边角废料扔掉,最后一条直线到了产品出来,大家就买这个产品来用。中间扔掉的边角废料、污染气体,统统扔给环境了。那么循环经济就不是这样,不是线性的。就是在进入的能源,使用的原始资源都应该减量化。用最小、最节约的,那么在使用的过程中产生的边角废料,我们再把它循环使用,那就是说再使用。那么中间产生的一些废物、废气或者其它的污染物质,我们把它回收,从中提取有用的有价值的东西。比如煤焦油,炼焦的那个煤焦油,可以提出很多有用的价值的东西,这样呢使其再循环,再利用。最后得到了产品对成本来说,对环境污染最小,它的生产工艺最清洁,它的成本的投入应该说最低,而最后造成的,给社会或者是环境造成的污染又是最低,那么这样的话,就是一个在中间实现了三个方面的循环,一个就是资源的减量化,一个是资源循环利用,一个是污染的东西再把它回收、利用,循环使用,开发其中有价值的物质,最后使它的产品对社会贡献最大、成本最低、环境污染最少、资源最节省。因此对这种再使用、减量化、再循环、用英文来讲,再使用Reuse,减量化Reduce,再循环呢Recycle,三R,三个R,所以就叫三R这个生产工艺。这是我们最理想的,肯定它是有效地支撑了绿色GDP这样一个经济循环体系。这就是我要谈的,刚才谈的是循环经济在可持续发展和绿色GDP这样一个想法发挥的作用。

我想我们谈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树立绿色GDP的全民意识,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的全面发展观。也就是说,我们迎接绿色GDP时代到来,在技术上、观念上做好工作,建立这么一套运行机制,在生产上走清洁的道路,我们在整个经济运转中,工业生产中走循环经济的,社会消费上都走循环经济的道路。我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要树立这个意识,全民的意识,我想这很重要。实施绿色GDP要进行意识的创新、理论的创新、政策的创新、技术的创新,所以说提高工矿企业家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建立生态建设与经济发展的协调观念,健全生态资源价值化和生态补偿机制的新理论,开展低能耗、无污染、清洁生产技术与工艺的研究,做好技术支撑。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在绿色GDP时代的到来中,我们就有备无患,一定能在绿色GDP的时代中,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的科学发展观。我想我今天跟大家讲的就到这里。谢谢。

王鲁湘:非常感谢尹教授的精彩演讲,我想这里我一边听着演讲、一边做记录,也一边产生了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尹教授。

尹伟伦:好。

我们应该摆脱低效的经济增长方式

王鲁湘:有一个数字,就是去年的一个数字。我国GDP的增长是9.1%,但是消耗的石油达到了世界总量的7.3%。消耗的原煤,达到了世界的总量的27%。消耗的钢铁,达到世界总量的25%。消耗的水泥,达到世界总量的40%。但是它们创造的GDP仅相当于全球的4%。虽然中间有一些不可比因素,但总的来说,不可否认的就是我国的单位产量的能耗、物耗,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那就不用说大大高于世界先进水平了。

尹伟伦:是这样。

王鲁湘: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的经济的发展,我们GDP这种高速的增长,引起了全世界的惊叹,但是它仍然没有摆脱掉这样一个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然后是不协调、低效率、难循环的这么一个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那么像这样一种经济增长方式,加上我们这么高的经济发展的这样一种速度,你觉得我们国家的这个生态体系,包括整个世界的这样一种能源体系能支撑得了吗?

尹伟伦:好,我想刚才王主持,主持人王先生谈到这个问题,确确实实是一个值得我们很深思的问题,也值得我们考虑和认真地思考的一个问题。整个的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现在的能源和资源的投入是比较高的。也就是说整个的生产的效益相对是比较低的,这个与我们整个处于发展中国家,技术水平还没有发展到这么高的水平有密切关系。那么作为这样一个生态环境,在已经在恶化的这么一个环境下,再这样维持,再以这样一个增长方式发展下去,肯定来说是支撑不下去的。也正是支撑不下去,所以说我们的政府才认真地审视和反思我们过去发展的一些思路。因此我们本届政府提出科学发展观。我想那就显然看出本届政府确确实实高瞻远瞩,很好地审视了过去的一些工作,并且明确了今后的科学发展工作。因此我想这就说明刚才我谈到呼唤绿色GDP经济运行体系的实行,是我们广大的民意,也是我们政府的决心,我想将来肯定是这样的。

绿色GDP应形成一个可量化的标准

王鲁湘:我们凤凰还有另外一档节目,就是我策划参加另外一档节目叫做《纵横中国》,那么我们《中横中国》是中国每一个、每一个省地走,那么其中既有发展的地区,也有欠发达的地区,还有不发达的地区。那么所谓的不发达地区,那么我们过去走过的地方,像江西、贵州、云南、广西还有包括海南这样一些地方。但是很奇怪的就是我们到这些所谓欠发达的地区一看,其实它们的绿色资源都非常地丰富。它们的绿色资源远远地高出于我们所谓的发达的这些地区。因此我们在海南的时候,当时我们的市长,北京的市长王歧山先生当时在海南主政,当时是海南的省委书记,他到那边去主政以后,他就鲜明地提出一个概念,就是海南的经济发展模式不能走GDP这种霸权主义的道路,应该从绿色GDP的角度来考虑我们海南,来衡量我们海南人,包括海南官员各级政府的政绩。所以他提出要把海南建成中华民族的后花园。因此这个观念在海南讨论的时候,引起了海南人的一种自豪。因为经过讨论,海南人发现他们是中国最幸福的人。因为他们拥有的绿色资源的比例,远远高出我们中国的其它地区,然后这些绿色资源如果能够加以核算、计算的时候,他们发现他们海南人,人人都是富翁。他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好的,别人要花很多的代价和金钱去购买的这样一个绿色环境之中

,而且这些绿色环境已经在产生经济效益。

因此比如说我们打个比方,博鳌论坛,如果没有万泉河的很好的生态保护,博鳌论坛会址会选在那个地方吗?三亚,去年国际世界的选美赛事选择在三亚。如果没有三亚非常美丽漂亮的海湾的这样一种绿色的景色,和椰林的绿色的景色,这样一种国际的赛事会安排在那里吗?不可能。因此实际上它已经开始带来了一些经济效益,它就是这样一个东西。那么我想问的是,我觉得就是要想把绿色GDP作为一个可以操作的,像GDP一样可以对政府官员,每一级政府形成一种制约的这样一个东西,我觉得关键就是在技术上要解决一个核算问题,就是量化问题,然后就是在惩罚制度上头,要真正地把这样一个代偿的这样一个制度引到这样一个中间来。

尹伟伦:对,我想整个的生态环境在建设过程中,需要付出很多的成本。因此在林业的发展持续战略中,维护这个环境,我们在研究中特别强调它是一个环境建设的一个公益事业,但是它本身也是产业。刚才就像主持人王先生所讲。由于你的环境的改善,会开发出很多新的行业同样使你的经济能够发展而且保护环境。绿色旅游、绿色食品,很多这些工作都是这样,这样的话就真正做到发展与环境保护协调起来。过去因为一个是整个对生态环境的功能和环境的作用,对经济的关系,认识得由于还不够清楚,随着学术发展,随着科学研究以及历史的进展,人类的文明的进步,那么逐渐认识到,所以说我想,过去在那个时候执行的一个经济的发展,实际上没有使社会和人得到全面发展,或者某一方面得到了社会上的协调发展。但是更大的是不协调,或者甚至于是损伤,所以说现在我们国家、政府,党和政府提出了科学发展观,那就是全面协调。我想这个最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发展,绿色GDP也是为了发展。因此绿色GDP是使发展得更加持久,更加协调,所以说我想绿色GDP必定要执行。必定执行这个政策的话,国家用它这样一个绿色GDP运行核算,经济核算体系执行的话,那么所有的人都在这个绿色GDP的约束之中,也享受绿色GDP给大家带来的愉快。因此我想在那个时候,真正执行起来,我想各级政府,每一个人都要在绿色GDP中执行自己,应该在绿色GDP中应尽的责任与义务。我想自然就会对大家,价值观、人生观、道德观都有一个。

王鲁湘:行为方式。

尹伟伦:行为方式都有一个更加大幅度的前进。那么社会自然就会更加文明更加进步。

发展经济和环保不可偏废

提问:尹老师,您好,我想问个问题,就是您说那个中国林业发展战略调整,它对就是给咱们国家长期出口木材那些国外的市场有什么影响?据我所知,因为咱们国家这些年,木材需求量特别大,又保护咱们国家的林业发展,所以就是从外国大量进口木材,造成国外的生态被破坏,现在这个战略调整对国外的生态有什么影响,谢谢!

尹伟伦:好,你谈这个问题,在我们中国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中,确确实实也研究到这个问题。也就是刚才我谈到,我们现在的整个国家的森林资源,整个来说比较匮乏,而且这个质量不很高,因此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在木材需求上,纸浆、木浆需求上确实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因此我们花一些外汇,从国外进口一些木材。当然那个国家也是愿意卖给我们的,是相互之间这个,贸易嘛是平等的。当然砍掉的森林,自然就是要对生态环境减少了它的功能。但是林业本身就是最早提出“永蓄利用”的这个理论的一个行业。早在几十年上百年前林业就提出。所以说“永蓄利用”,也就是说林业木材它有生态功能,有提供木材的两个物质功能,两个功能。你就必须协调,让它在栽培生长过程中,发挥很高的生态效益,使它有旺盛的生长这样一个生理代谢的功能。但是一旦到生长到成熟或者过熟的时候抓紧采伐,利用它,以新的林地代替原有的林地,我想这就是我们可持续发展或者是我们过去叫做“永蓄利用”的这样的一个观念。所以说木材的生态效益,是在它栽培过程中,一生中发挥的。但是砍伐是它最终结束的时候的利用,两者不可偏废。我们在现在因为忽视生态的功能较强、较多,因此现在不得不强调生态功能。因此我们对林地进行分类经营,也是我们国家林业局,在林业现在执行的一个方式。尤其是生态林,就要让它大量发挥生态链,给它培育成生态功能强、生理代谢旺盛,那么有些是用材林,我们就必须是使用它,那么我们因此在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中,就对整个全国的森林做了这么几个字的描述。就是说“北休南用,西治东扩”。这八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北部的是我们国家解放以来几十年给提供大量木材的原始林,东北林区、大小兴安岭、长白山。现在要实行天然林保护工程,要“北休”,就让它休养生息,让它恢复生机。那么“南用”呢?南方水分条件很好,光照很好,因此要大力发展人工林,用材林,为我们国家今后的木材需求提供支撑,所以说南方发展人工林和用材林。“西治”呢,西部是干旱、荒漠或者是这样一些地区,水土流失严重就要很好地治理,治理水土流失,治理荒漠化,防止沙漠化的继续进行,甚至于抑制、或者是改善一些沙化的地区。那么在东部呢,那就是要“东扩”,就是要使我们东部,整个继续在我们东南沿海和中部平原这一带,扩大我们的一些森林培育的这样一些工作,使我们在东部和中原这一带,能够更好的建立一些防护林,扩大森林的栽培这样一些工作。所以说从这八个字可以看到,国家整体上对可持续发展做了全面的布局,目的是为了今后既能够维持或者保持良好的生态功能,又不断给国家提供木材,我想这是我们最终的目标。但是现实是有些国家木材比较多,他愿意出口。我们木材比较少,暂时的,我想立足于自己、立足于本国这是长久的,这是根本的。那么随时、临时的、暂时的相互调节,毕竟是一时一事的。所以我想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利用外边的资源也是合适的,发展我们内部最终立足于自己,我想更是可靠的。

王鲁湘:尹教授今天的演讲非常地精彩,但是下面我想请尹教授用一句话,简要地概括一下您今天演讲的主旨。

尹伟伦: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要靠林业,林业的可持续要靠绿色GDP,让我们共同来迎接绿色GDP时代的到来。谢谢大家。

王鲁湘:好,非常感谢尹教授今天精彩的演讲,也感谢今天在座的北京林业大学的同学,和电视机前的电视观众。下周同一时间,欢迎收看《大红鹰世纪大讲堂》,再见。

林业可持续发展与绿色GDP

绿色就是一个林业工作者一生奋斗的目标,因此整个林业始终是为着整个世界的绿色才孜孜不倦的工作。GDP是一个为了发展的指标,绿色的GDP是为了协调发展,是在原来的基础上的深化。

尹伟伦简历

尹伟伦,1945年生于天津市,1963年考入北京林学院,十五年后再次走进北京林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先后去英国Walse大学和比利时Antwerpen大学做访问学者,

主要教学和科研领域为植物生理生物技术和森林培育学。先后主持国家"九五""十五"科技攻关课题,国家"863高新技术"项目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三十余项,是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整个绿色是林业工作者最崇高的目标

王鲁湘:大家已经认识这个尹教授以后,我想这里我有几个简要的话题,想跟尹教授先交流一下。就绿色GDP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现在,那么您是林业大学的教授,人们想到绿色一定是和林木葱茸,这一种满眼,这一种绿色,就和您这个专业好像有一种很直接的关系。那么我想是不是因为您的专业具有天然的环保的内容,以及具有健康的发展的内容,所以您个人本人就对绿色GDP这个概念特别感兴趣?

尹伟伦:我想整个绿色就是林业工作者一生奋斗的最终目标,也是最崇高的目标,因此整个林业始终是为着整个世界的绿色,才孜孜不倦的进行工作。

王鲁湘:绿色天使。

尹伟伦:对,所以说林业工作者肯定都是以绿色作为自己职业的自傲点。因此我们不仅在生活中绿色,我们要办绿色的大学,走进绿色的讲堂,宣传绿色的事业,目的还是为了实现我们国家整个经济、社会和人的发展全面的协调,实现绿色的一个世界,这样的话也是世界人民,也是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共同追求的。所以说绿色GDP,就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是不是跟生态环境、绿色的这个事业相协调的一个指标。所以说GDP是为了发展的一个指标,绿色GDP仍然是为了发展,是为了协调的发展,为了绿色的发展。所以说我认为绿色GDP,确确实实是在原来GDP的基础上调整、完善而且深化,随着人的进步、文明而产生的,因此大家都在呼吁绿色GDP时代的到来。

王鲁湘:现在就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尹伟伦教授给我们演讲,他主讲的题目是“中国林业可持续发展战略与绿色GDP”。

尹伟伦:谢谢,谢谢。我想今天我们交流的是可持续发展战略和绿色GDP的相互之间的关系。我想我大概从这么三个方面,跟大家进行一个学术上的探讨和交流。一个是中国林业发展战略的调整,也就是要可持续发展的林业战略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我们谈一下绿色GDP的内涵,它是什么概念?第三个我们想谈一下,迎接绿色GDP时代的到来。总之我们围绕着可持续发展、林业的发展以及经济的,衡量一些绿色GDP指标的建立,最终为了国家整体的科学发展观的实施,探讨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对林业应有更深刻的认识

我首先跟大家谈的呢,第一个是我国林业发展战略的思路。我们国家的林业战略,林业很多年,从世界林业也好,都是以木材采伐为主的,因此森林的功能在整个经济发展中,在人的生活和社会进步之中,在过去更主要的是发挥它作为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的功能。它按照自己的这样一个木材等物质生产功能为主,为人类提供它的资源。因此就是说以木材生产为主,这是林业的第一个功能。那么当然林业经营的战略也是如何速生丰产,提供更多的木材,为国民经济建设提供物质上的支持。那么随着整个生态环境的恶化,人类对环境的意识不断地增强,人民更为重视森林,除了有提供木材物质功能这样一个功能之外,还有强大的生态环境服务的功能,它为人类自身以及其它各种生物,赖以生存和发展提供基础。也就是说森林的生态功能得到人们的再一次的深刻的认识和揭示。使我们更加认识到森林生态系统在维护自然生态平衡,和国土生态安全中,处于其它任何生态系统都无可替代的主导地位。因此使我们就更加重视森林与经济,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关系。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我们几十年的经济建设发展了,取得了很大成绩。尤其是改革开放,最近这二十年,国民经济总产值,也就是GDP增加得也很快。连续多年维持在9%左右的这样一个速度,因此确实很欢欣鼓舞,经济得到很大的发展。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现在处在这样一个地球,人类更加关注的是生态与环境的脆弱和恶化。我们从我们国家来讲,最近这二、三十年随着全球生态环境的变化,整个生态环境处于较大的恶化的趋势,而且在我们最近多年抓了生态环境建设,只能做到局部的缓解,整体仍在恶化,人民不得不在担忧。因此我们最近几年水患、沙患、构成中华民族的两大心腹之患。生态恶化严重影响、制约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从我们国家的现在的生态环境的自然资源上可以不难看出,大约有52%的国土处于干旱与半干旱地区,自然环境先天不足,处于这样一个生态地理的位置。黄土高原有64万平方公里这样一个基本是水土流失地区。在南方还有90万平方公里的岩溶地区,也是植被很稀少的地方。还有一些高寒的青藏高原,200万平方公里,这样一个自然本身的恶劣,这样一些条件,确实需要我们很好的去改善,使它们能够更好地为我们人类生存提供很好的空间,也同样为我们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支持。现在我们国家整个生态环境由于过去人类对森林的认识,或者对它利用并不是很全面,也不是很完善,因此林业发展相对滞后,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那么面临着社会对林业的主导需求、消费层次、资源配制方式,都有深刻的变化。落后的林业生产力与社会对林业日益增长的多种需求,特别是生态需求的矛盾,构成了现阶段,乃至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林业发展的主要矛盾。也就是说我们现实或者今后一段时期,林业发展的主要矛盾,是生态的支持和经济可持续的问题。所以说现在的林业,应该更好地在完成自己木材生产的同时,更多地解决生态环境的改善的功能。所以说林业是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是生态建设最根本、最长期的措施。在可持续发展中,我们应该赋予林业以重要地位。在生态建设中,应该赋予林业以首要地位。在西部大开发中,应赋予林业以基础地位。我想林业的三个地位,确确实实是最近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自关怀领导下,进行中国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研究中,重新给林业定的位。明确林业在中国可持续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研究了新时期林业发展的重大任务,提出了中国林业可持续发展的林业新战略。这就是我要跟大家谈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林业的战略在今天应该重新来确定,重新以研究。把生态环境优先的考虑,同时也考虑林业对木材经济建设中所发挥更大的作用兼顾起来。

我现在要跟大家谈的是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是什么?中国可持续发展在新时期,在这次研究中确定林业的战略是确立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可持续发展道路,这就是说林业的生态建设为主。林业把过去五十年,以木材生产为主,现在调整为生态建设为主,这样一个持续发展道路。第二个就是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国土生态安全体系,这又就是一个生态安全的问题。第三个建设山川秀美的生态文明社会,就是生态文明问题。因此我们林业在新时期的这样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林业战略,简称叫三生态。就是生态建设、生态安全、生态文明。这个三生态,三者之间是什么关系呢?生态建设是生态安全的基础,生态安全是生态文明的保障,生态文明是生态建设所追求的最终目标。所以三者之间相互密切联系,相辅相成,不可分的。

生态文明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标志

那么生态建设的内涵是什么?生态建设就是根据新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对林业主导需求的变化,体现生态优先的理念,实现可持续发展而提出的全新的林业发展思路。那么生态安全它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系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因此我们要建设以森林植被为主体,乔、灌、草相结合的国土生态安全体系。

那么生态文明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目标,重要标志。它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发展观,生态文明是人类追求的共同目标。所以说我们的新的林业战略的三生态战略,体现了一个以人为本的发展观,体现了不侵害后代生存发展权的道德观,也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价值观。那么我们谈的这个是国家对林业,对于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进行的新的调整和确定。因此从这个实际出发,我们必须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对制约林业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进行重大调整和改革,这就呼唤绿色GDP的实现。

什么是绿色GDP

下面我们谈第二个问题叫绿色GDP的内涵。那么绿色GDP是什么?它与我们一般的过去经常用的GDP有什么区别,那么实施绿色GDP有什么意义,我想这就是我们要谈的第二个问题。DGP是国内生产总值。它能准确地反映经济产出的总量,反映国民收入的水平,因此多少年来国内外都在使用GDP作为衡量国家经济发展,或者发展速度的一个指标。确确实实学术界、经济界高度重视,包括各级领导也是这样,各级政府很重视。但是前面我们谈到生态环境,生态资源的破坏,环境的恶化,使我们不得不深思GDP的增长,能够如何保持它的可持续性的问题。因为在经济增长中,不可避免要造成环境的破坏。如何在经济发展中重视环境的保护。不破坏或者少破坏,经济增长就能持续更长时间高速度。所以说用GDP来衡量过去是反映了经济发展的速度。但是今天看来反映不了经济增长的结构和质量,也反映不了人们实际得到福利的水平。更反映不了经济发展对环境的破坏和资源的浪费,显然是这样的。那么因此我们就该感到,我们的经济,尤其是工业化发展的过程中,以及农业现代化发展过程中,必然伴随着一些资源的消耗,环境的污染,生态的破坏,也就是说经济的发展付出了生态的成本,付出了生态破坏的代价。那么因此要用绿色GDP,又叫做绿色国内生产总值,或者叫生态GDP。过去也有人叫生态GDP,那么就是将生态成本的要素,纳入国民经济的核算体系中去,绿色GDP是对原来GDP的调整和完善,即从GDP中扣除经济生产中投入的环境成本。这样的话衡量一个企业、衡量一个行业、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的绿色GDP,就考虑到经济发展的速度同时,也考虑了对环境应该如何给予最大的保护,最小的破坏。比如过去只执行GDP的时候,只重视经济发展,轻社会的全面发展;只重视物质生产,轻人与自然的和谐;只重视眼前的利益,轻长远的利益。那么有了绿色GDP,自然就会对这些弊病得到有效的克服。所以说绿色GDP是符合科学发展观的一个经济核算体系。那么实行绿色GDP,是对林业生态环境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有力的支撑,绿色GDP本身就是制约着各级政府,以及生产企业,必须节约使用资源,保护环境的生产工艺和发展思路。这里特别强调对于企业和各级政府,它必须考虑如何节约资源、在保护环境下的生产发展,就这个意思。因此确实支撑了可持续的发展。另外绿色GDP本身就把生态作为成本,记入到你企业生产产品的成本中去了。那就显示出生态资源的价值化,过去生态资源没有价值,也没人去算它有多少价值,因此也没有进入市场。享受良好生态资源,你也没有交什么费用。破坏了也没谁管你,也没罚你。那么这样的话,长期下去那显然是不行的。因此这样的话,推进了生态价值化的进程,我想这也是生态学家,或者是可持续发展经济理论学家多年所在追求的。就是生态要资源化,要价值化,要走向市场。

绿色GDP本身包含着对森林生态效益的补偿机制,就是说你生态资源有了价值,你生产破坏了资源,你就要付出生产的成本。交出来。那么这样的话,就会有效地对国家的生态方面保护,税收就会支持林业的发展,使林业更多地发展林业,改善或者是来弥补一些污染生态环境、破坏生态环境、企业所造成的生态损失。我想这就等于生态的保护和使用生态,甚至有一些破坏生态的一些生产过程,能够得到一个有机的互相补偿的机制。我想无疑这个机制是对林业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是非常有利的。那么我们刚才谈到的绿色GDP和过去的GDP之间的区别,也谈到了人们为什么要呼吁绿色GDP经济运转体系的实施。那么我们必然迎来今后的一个绿色GDP的时代的到来。我想这就是我们谈的第三个问题,就是绿色GDP的时代到来,我们应该为它做哪些准备?我们应该怎么去迎接绿色GDP的时代?

首先大力开展绿色GDP核算体系的研究。实施绿色GDP核算体系存在着技术和观念两大难题。因为过去从来没有人说,你这个森林放出了多少氧气值多少钱。也没有多少人讲说森林吸收多少二氧化碳,它给产值造成了多大的利益。也就是说过去忽视了这方面,也没有去运转,也没有人说这一片森林,它的乔、灌、草、及土壤及地被物以及地下的一些微生物,整个这个生态群落对整个人类生存,它到底是用什么样的价值的量化指标去评价,也没有。因此在实行绿色GDP核算体系中的技术难点,首当其冲的就是生态资源如何价值化,如何计算它的价值,如何使它进入市场。

一个生态群落,那么复杂的群落,它每一个生态群落的组成的每一个部分,它在生态环境保护改善建设中发挥多大的功能,这个功能怎么去量化它,这个功能如何变成货币。因此都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但是需要研究,需要不断地完善,因此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在开始尝试这方面的工作。比如美国、芬兰、挪威、加拿大、甚至墨西哥等等这样一些国家,他们在计划森林资源可以核算的框架体系,包括森林资源的核算,包括环保支出费用的统计,包括空气排放的调查,这里边包括一些工厂企业排出多少污,这个污将来是多大的价值能够补偿,我们森林提供多少良好的空气,又有多大的价值的效益,所以说生态效益的问题,确确实实也是当前很重要的一个科学研究的方向,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但是既然历史呼吁绿色GDP,绿色GDP一定会实现。

绿色GDP是全新的发展观和政绩观

我想绿色GDP是个全新的发展观,它是经济增长、社会发展、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的,这样一个综合的科学发展观。要人们去深刻的理解它、认识它,真正地在我们的一言一行,在整个的国家人类发展中很好的落实这个发展观,我觉得也是有一个艰巨的过程。所以我想它是一个全新的发展观,有待于人们认识,有待于它去落实。

另外它也是一个全新的政绩观。今天人们认识到,经济发展必须与生态保护的协调兼顾起来。因此对每一个各级政府,对于每一位工作人员、政府官员,他们的政绩评价标准,肯定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因此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的协调的综合评价的,这样一个政绩观显然也会脱颖而出。所以说实施绿色GDP存在着技术和观念的两大难题,必然要推进绿色GDP,必然要有观念的变革,要有科学、合理、公平的核算体系模式的确立。所以我想这是我们要谈到迎接绿色GDP时代的,首先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

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

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要走清洁生产的道路。过去注重经济增长而没有或者是忽视了生态环境,或者是产生了较大的破坏生态环境的结果。因此没有考虑到生产工艺、生产技术向着环保型方向去发展、去研究、去探索,现在就应该使我们的各个企业、单位,在经济增长的工作中,运行和使用的技术和工艺,都必须保持环境友好的这样一个发展方向,也就是说要考虑资源的承载力、环境的承载力、自净能力、大气能够自我调节,已经污染的一些气体被吸收、被净化这样一些能力,以及环境的容量,提高能量的利用率,发展环境友好的制造业的关键技术,我想这都是我们当前执行GDP中,各个企业、各个生产单位首先要抓好就是环保型的生产工艺和技术。要大力地开展人工造林,天然林保育等生态保护和环境建设。提高环境的承载力、自净力和环境容量,这样的话,使我们整个的生产经济能够得到持续地发展。因此我们各行各业都应该从原来污染的一些工业和经营模式转变到一个环境保护型的经营模式,要从环境的单项治理,向综合治理方面去发展。我想走这么一个清洁生产的这样一个道路是势在必行的。

那么整个社会我想还要推行一个循环经济的模式,这就是我要谈的迎接绿色GDP时代的第三个问题。要推进循环经济的模式,循环经济的模式呢,要改变过去我们线性经济的模式,首先要转变传统的消费模式,我们打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比如我们的汽车,我们现在大家生活水平都高了,都想买一个私家车,那么现在有很多国际上的一些国家,都有一些租赁的汽车,或者发展公共汽车。这样的话,我想这个车的使用效率也高,另外污染也小。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不至于有那么多的自然资源都做了汽车,大家谁利用率也不高,都摆在家门口,还没地存没地放。将来一旦到了它的淘汰的时候,大量的汽车报废掉,积累在那儿又是一批污染也形成了。在生产的时候,投入了大量的自然资源,自然资源浪费掉了,使用中造成了大量的污染,最后报废的时候又形成大量的废物给了环境了。我想这一种消费模式上的转变,就是循环经济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要使用,循环使用,低耗减污。

第二个,就生产中进行推进循环的经济模式。我们过去呢,整个的经济模式是线性的,就是从工厂这一端进去,资源、原始的材料加上能源,到中间产生污染,大量的边角废料扔掉,最后一条直线到了产品出来,大家就买这个产品来用。中间扔掉的边角废料、污染气体,统统扔给环境了。那么循环经济就不是这样,不是线性的。就是在进入的能源,使用的原始资源都应该减量化。用最小、最节约的,那么在使用的过程中产生的边角废料,我们再把它循环使用,那就是说再使用。那么中间产生的一些废物、废气或者其它的污染物质,我们把它回收,从中提取有用的有价值的东西。比如煤焦油,炼焦的那个煤焦油,可以提出很多有用的价值的东西,这样呢使其再循环,再利用。最后得到了产品对成本来说,对环境污染最小,它的生产工艺最清洁,它的成本的投入应该说最低,而最后造成的,给社会或者是环境造成的污染又是最低,那么这样的话,就是一个在中间实现了三个方面的循环,一个就是资源的减量化,一个是资源循环利用,一个是污染的东西再把它回收、利用,循环使用,开发其中有价值的物质,最后使它的产品对社会贡献最大、成本最低、环境污染最少、资源最节省。因此对这种再使用、减量化、再循环、用英文来讲,再使用Reuse,减量化Reduce,再循环呢Recycle,三R,三个R,所以就叫三R这个生产工艺。这是我们最理想的,肯定它是有效地支撑了绿色GDP这样一个经济循环体系。这就是我要谈的,刚才谈的是循环经济在可持续发展和绿色GDP这样一个想法发挥的作用。

我想我们谈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树立绿色GDP的全民意识,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的全面发展观。也就是说,我们迎接绿色GDP时代到来,在技术上、观念上做好工作,建立这么一套运行机制,在生产上走清洁的道路,我们在整个经济运转中,工业生产中走循环经济的,社会消费上都走循环经济的道路。我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要树立这个意识,全民的意识,我想这很重要。实施绿色GDP要进行意识的创新、理论的创新、政策的创新、技术的创新,所以说提高工矿企业家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建立生态建设与经济发展的协调观念,健全生态资源价值化和生态补偿机制的新理论,开展低能耗、无污染、清洁生产技术与工艺的研究,做好技术支撑。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在绿色GDP时代的到来中,我们就有备无患,一定能在绿色GDP的时代中,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的科学发展观。我想我今天跟大家讲的就到这里。谢谢。

王鲁湘:非常感谢尹教授的精彩演讲,我想这里我一边听着演讲、一边做记录,也一边产生了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尹教授。

尹伟伦:好。

我们应该摆脱低效的经济增长方式

王鲁湘:有一个数字,就是去年的一个数字。我国GDP的增长是9.1%,但是消耗的石油达到了世界总量的7.3%。消耗的原煤,达到了世界的总量的27%。消耗的钢铁,达到世界总量的25%。消耗的水泥,达到世界总量的40%。但是它们创造的GDP仅相当于全球的4%。虽然中间有一些不可比因素,但总的来说,不可否认的就是我国的单位产量的能耗、物耗,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那就不用说大大高于世界先进水平了。

尹伟伦:是这样。

王鲁湘: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的经济的发展,我们GDP这种高速的增长,引起了全世界的惊叹,但是它仍然没有摆脱掉这样一个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然后是不协调、低效率、难循环的这么一个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那么像这样一种经济增长方式,加上我们这么高的经济发展的这样一种速度,你觉得我们国家的这个生态体系,包括整个世界的这样一种能源体系能支撑得了吗?

尹伟伦:好,我想刚才王主持,主持人王先生谈到这个问题,确确实实是一个值得我们很深思的问题,也值得我们考虑和认真地思考的一个问题。整个的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现在的能源和资源的投入是比较高的。也就是说整个的生产的效益相对是比较低的,这个与我们整个处于发展中国家,技术水平还没有发展到这么高的水平有密切关系。那么作为这样一个生态环境,在已经在恶化的这么一个环境下,再这样维持,再以这样一个增长方式发展下去,肯定来说是支撑不下去的。也正是支撑不下去,所以说我们的政府才认真地审视和反思我们过去发展的一些思路。因此我们本届政府提出科学发展观。我想那就显然看出本届政府确确实实高瞻远瞩,很好地审视了过去的一些工作,并且明确了今后的科学发展工作。因此我想这就说明刚才我谈到呼唤绿色GDP经济运行体系的实行,是我们广大的民意,也是我们政府的决心,我想将来肯定是这样的。

绿色GDP应形成一个可量化的标准

王鲁湘:我们凤凰还有另外一档节目,就是我策划参加另外一档节目叫做《纵横中国》,那么我们《中横中国》是中国每一个、每一个省地走,那么其中既有发展的地区,也有欠发达的地区,还有不发达的地区。那么所谓的不发达地区,那么我们过去走过的地方,像江西、贵州、云南、广西还有包括海南这样一些地方。但是很奇怪的就是我们到这些所谓欠发达的地区一看,其实它们的绿色资源都非常地丰富。它们的绿色资源远远地高出于我们所谓的发达的这些地区。因此我们在海南的时候,当时我们的市长,北京的市长王歧山先生当时在海南主政,当时是海南的省委书记,他到那边去主政以后,他就鲜明地提出一个概念,就是海南的经济发展模式不能走GDP这种霸权主义的道路,应该从绿色GDP的角度来考虑我们海南,来衡量我们海南人,包括海南官员各级政府的政绩。所以他提出要把海南建成中华民族的后花园。因此这个观念在海南讨论的时候,引起了海南人的一种自豪。因为经过讨论,海南人发现他们是中国最幸福的人。因为他们拥有的绿色资源的比例,远远高出我们中国的其它地区,然后这些绿色资源如果能够加以核算、计算的时候,他们发现他们海南人,人人都是富翁。他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好的,别人要花很多的代价和金钱去购买的这样一个绿色环境之中

,而且这些绿色环境已经在产生经济效益。

因此比如说我们打个比方,博鳌论坛,如果没有万泉河的很好的生态保护,博鳌论坛会址会选在那个地方吗?三亚,去年国际世界的选美赛事选择在三亚。如果没有三亚非常美丽漂亮的海湾的这样一种绿色的景色,和椰林的绿色的景色,这样一种国际的赛事会安排在那里吗?不可能。因此实际上它已经开始带来了一些经济效益,它就是这样一个东西。那么我想问的是,我觉得就是要想把绿色GDP作为一个可以操作的,像GDP一样可以对政府官员,每一级政府形成一种制约的这样一个东西,我觉得关键就是在技术上要解决一个核算问题,就是量化问题,然后就是在惩罚制度上头,要真正地把这样一个代偿的这样一个制度引到这样一个中间来。

尹伟伦:对,我想整个的生态环境在建设过程中,需要付出很多的成本。因此在林业的发展持续战略中,维护这个环境,我们在研究中特别强调它是一个环境建设的一个公益事业,但是它本身也是产业。刚才就像主持人王先生所讲。由于你的环境的改善,会开发出很多新的行业同样使你的经济能够发展而且保护环境。绿色旅游、绿色食品,很多这些工作都是这样,这样的话就真正做到发展与环境保护协调起来。过去因为一个是整个对生态环境的功能和环境的作用,对经济的关系,认识得由于还不够清楚,随着学术发展,随着科学研究以及历史的进展,人类的文明的进步,那么逐渐认识到,所以说我想,过去在那个时候执行的一个经济的发展,实际上没有使社会和人得到全面发展,或者某一方面得到了社会上的协调发展。但是更大的是不协调,或者甚至于是损伤,所以说现在我们国家、政府,党和政府提出了科学发展观,那就是全面协调。我想这个最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发展,绿色GDP也是为了发展。因此绿色GDP是使发展得更加持久,更加协调,所以说我想绿色GDP必定要执行。必定执行这个政策的话,国家用它这样一个绿色GDP运行核算,经济核算体系执行的话,那么所有的人都在这个绿色GDP的约束之中,也享受绿色GDP给大家带来的愉快。因此我想在那个时候,真正执行起来,我想各级政府,每一个人都要在绿色GDP中执行自己,应该在绿色GDP中应尽的责任与义务。我想自然就会对大家,价值观、人生观、道德观都有一个。

王鲁湘:行为方式。

尹伟伦:行为方式都有一个更加大幅度的前进。那么社会自然就会更加文明更加进步。

发展经济和环保不可偏废

提问:尹老师,您好,我想问个问题,就是您说那个中国林业发展战略调整,它对就是给咱们国家长期出口木材那些国外的市场有什么影响?据我所知,因为咱们国家这些年,木材需求量特别大,又保护咱们国家的林业发展,所以就是从外国大量进口木材,造成国外的生态被破坏,现在这个战略调整对国外的生态有什么影响,谢谢!

尹伟伦:好,你谈这个问题,在我们中国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中,确确实实也研究到这个问题。也就是刚才我谈到,我们现在的整个国家的森林资源,整个来说比较匮乏,而且这个质量不很高,因此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在木材需求上,纸浆、木浆需求上确实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因此我们花一些外汇,从国外进口一些木材。当然那个国家也是愿意卖给我们的,是相互之间这个,贸易嘛是平等的。当然砍掉的森林,自然就是要对生态环境减少了它的功能。但是林业本身就是最早提出“永蓄利用”的这个理论的一个行业。早在几十年上百年前林业就提出。所以说“永蓄利用”,也就是说林业木材它有生态功能,有提供木材的两个物质功能,两个功能。你就必须协调,让它在栽培生长过程中,发挥很高的生态效益,使它有旺盛的生长这样一个生理代谢的功能。但是一旦到生长到成熟或者过熟的时候抓紧采伐,利用它,以新的林地代替原有的林地,我想这就是我们可持续发展或者是我们过去叫做“永蓄利用”的这样的一个观念。所以说木材的生态效益,是在它栽培过程中,一生中发挥的。但是砍伐是它最终结束的时候的利用,两者不可偏废。我们在现在因为忽视生态的功能较强、较多,因此现在不得不强调生态功能。因此我们对林地进行分类经营,也是我们国家林业局,在林业现在执行的一个方式。尤其是生态林,就要让它大量发挥生态链,给它培育成生态功能强、生理代谢旺盛,那么有些是用材林,我们就必须是使用它,那么我们因此在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林业战略中,就对整个全国的森林做了这么几个字的描述。就是说“北休南用,西治东扩”。这八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北部的是我们国家解放以来几十年给提供大量木材的原始林,东北林区、大小兴安岭、长白山。现在要实行天然林保护工程,要“北休”,就让它休养生息,让它恢复生机。那么“南用”呢?南方水分条件很好,光照很好,因此要大力发展人工林,用材林,为我们国家今后的木材需求提供支撑,所以说南方发展人工林和用材林。“西治”呢,西部是干旱、荒漠或者是这样一些地区,水土流失严重就要很好地治理,治理水土流失,治理荒漠化,防止沙漠化的继续进行,甚至于抑制、或者是改善一些沙化的地区。那么在东部呢,那就是要“东扩”,就是要使我们东部,整个继续在我们东南沿海和中部平原这一带,扩大我们的一些森林培育的这样一些工作,使我们在东部和中原这一带,能够更好的建立一些防护林,扩大森林的栽培这样一些工作。所以说从这八个字可以看到,国家整体上对可持续发展做了全面的布局,目的是为了今后既能够维持或者保持良好的生态功能,又不断给国家提供木材,我想这是我们最终的目标。但是现实是有些国家木材比较多,他愿意出口。我们木材比较少,暂时的,我想立足于自己、立足于本国这是长久的,这是根本的。那么随时、临时的、暂时的相互调节,毕竟是一时一事的。所以我想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利用外边的资源也是合适的,发展我们内部最终立足于自己,我想更是可靠的。

王鲁湘:尹教授今天的演讲非常地精彩,但是下面我想请尹教授用一句话,简要地概括一下您今天演讲的主旨。

尹伟伦: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要靠林业,林业的可持续要靠绿色GDP,让我们共同来迎接绿色GDP时代的到来。谢谢大家。

王鲁湘:好,非常感谢尹教授今天精彩的演讲,也感谢今天在座的北京林业大学的同学,和电视机前的电视观众。下周同一时间,欢迎收看《大红鹰世纪大讲堂》,再见。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