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中国高考制度反思》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中国高考制度反思

中国人民大学国民经济管理系教授 顾海兵 2001年11月23日 16:34

来源:凤凰网站

主持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世纪大讲堂,引导您走上至高点。中国人有两种最大的愿望,一种是洞房花烛夜,一种是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几乎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可是金榜题名时却注定只能为少数人所有,那今天阿忆给大家请来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国民经济管理系的顾海兵教授,他给我们带来的讲题是:中国高考制度反思。好,有请顾教授。

顾海兵:你好。

主持人:咱们先得了解一下,您自己有没有高考的经历。

顾海兵:有,我是高考恢复以后的第一届考生。

主持人:1977年。

顾海兵:1977年。

主持人:当时是怎么一种状态,您是应届学生、还是工人、还是农民,还是解放军战士。

顾海兵:是这样的。当时1976年我高中毕业,高中毕业以后下乡插队一年半,然后参加了第一届高考。

顾海兵:当时第一届高考,是因为我们国家1966年以后,就开始取消高考,到1977年恢复的时候,应该说已经攒下来了11年的高中毕业的人,那么怎样呢,那年的高考竞争程度非常激烈,大概是100个人有1个人可以上大学。

主持人:100:1。

顾海兵:100:1。

主持人:但是后来也有人跟我说,当时的竞争一点都不激烈,不如像我们80年代考大学的人,说你们那时候考完第一门以后,再考第二门的时候,一看教室里已经缺了好多人了。

顾海兵:这个问题的分析不对,因为任何时候都是选拔赛,关键在于选拔的比例,衡量竞争这个程度的激烈,还是不激烈,关键是选拔比例,1977年也好、1987年也好,1997年也好,关键选拔比例是什么,如果选拔率是1%,那么竞争程度肯定是最激烈的,如果选拔程度,选拔率是20%,那么竞争程度要下一点,如果选拔率是50%,那竞争程度又下来了。

主持人:后来那种说法,他们的意思是说,后来14:1,这14:1是真刀真枪,您那个100:1,好多人是滥竽充数。

顾海兵:问题还不能这么说,因为实际上是考上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而且可以说优秀的里面还有优秀的人,因为我自己就有这样的经历。

主持人:您就是夸自己呢,我听出来了。

顾海兵:也不能说叫夸自己,说老实话,我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当中,我是1966年到1976年念的小学、中学,那段时间是大家都不怎么看书的年代,但是我是一直在看书,所以应该说我考上是必然偶然都有。

主持人:怎么说呢?当年您考大学的时候您觉得很愉快。

顾海兵:应该我觉得相对没有进行这种高考选拔制度之前,这种做法是比较科学的做法,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国家已经中断了十年的高考,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十年,采取的是另一种选拔方法,而这种选拔方法肯定是不科学的。因为它采取的是推荐,我推荐你上,你就可以上,那么这样的结果就可能是有权利、有地位的人就上去了,那么没有权利,有知识你上不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实际对当时的人来说高考制度是一种欢欣鼓舞的制度。

顾海兵:对,应该这么说,是一种非常好的制度。

主持人:我到网上检索了一下您的资料,发现这段文字非常有意思,我给大家念一念:在经济学界顾海兵教授可算是黑马一匹,他没被列入经济学大家,也没有留学背景和博士头衔,他属于非主流学者,不知道您同意不同意。但了解顾海兵的人都知道,他做学问最大的特点是不唯上,不从众,就是上面跟自己一水的和比自己下的都不听,他自成一家,语惊四众,让我们走近这匹黑马,看一看他驰骋的轨迹。顾海兵1959年生于江苏。1990年,以100万字科研成果破格晋升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1994年,他又以80万字科研成果再次破格晋升教授,这一年黑马海兵仅有34岁。这么看您是一位经济学家,不管你是主流还是非主流,是不是经济学大家,但您是经济学家,可是这个高考问题是一个教育问题啊。

顾海兵:应该说这体现了非主流学的特点,非主流学者它就是不追求流行,也不追求一般人所走过的成长的道路,它可能对很多问题的研究,兴趣的成分有一部分,感情的成分有一部分,同时又想更多的施展自己的才能。那么比如说,我是研究经济学的,那么实际上经济问题和教育问题它并不是完全分立的,很简单,比如说我研究工业问题,那么我肯定要知道农业的问题,我要研究经济的问题,我就不能不知道非经济的问题,所以我不是专业研究教育的,但是我可以花出一段时间专门研究教育问题,而且这样教育的研究,本身也促进了我对经济更深入的研究,所以这并不矛盾,可能在主流学者那个地方认为,这大概应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是我认为,在研究方法上是相通的,只要我们有一个比较科学的研究方法,你研究的是什么问题,这并不是很重要。

主持人:好,咱们现在言归正传,由顾教授为我们带来今天精彩的讲演报告,讲演报告的名字是:“中国高考制度反思”。好,有请。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算是言归正传,谈中国的高考制度。那么,中国的高考制度我要分析它我这个结构应该是什么,很多人都在研究高考制度,那么我研究它应该是一个什么结构?后来我发现,对中国的高考制度分析,我们要从两个阶段上来分析。就是你分析一个问题,你必须有结构,我们现在很多人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比如说高考,回答政治题或者回答什么题目,缺乏一个结构,缺乏一个逻辑。那么我现在研究高考,那么我就要看看它的逻辑,那么我就把中国的高考制度分解为两大制度。

第一大制度叫统一考试制度,第二大制度叫统一录取制度,所以我把中国的高考制度不能说是全国第一个吧,反正我还没看到别人说把高考制度分成这两大制度,我把它分成这两大制度,叫统一考试制度和统一录取制度,根据高考的过程分成这两个阶段,所以我今天给大家解释的就是这两大制度所存在的问题。

我先说中国的统一考试制度所存在的问题。那么中国的统一考试制度,存在的第一个问题。统一的考试制度就意味着统一的筛选标准,而统一的筛选标准,实际上就否定了人才培养的多样性,也就是说它否定了每一个人和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这样一个基本特点。从市场化改革的趋向来说,也就是否定或者部分否定了高等学校作为一个办学主体的自主权。我们现在讲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为什么要转轨呢,因为过去我们的企业没有自主权。那么,所有的企业只需要听一个人的,这是非常危险的,那么现在改革之后,我们就要让每一个企业都变成一条龙,而不是一只虫。那么,同样在教育里我们也需要改革,我们的教育一直是高度统一的,我们的考试是统一的,那么这种统一的考试,实际上是否定了我们各个高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也可以说它实际上使学校失去了它的原料采购权,因为你是统一的标准每一个学校都没有自己的特点,没有自己的标准,而且原料是统一的进来。这个标准也是统一的。那么如果原料都是统一进来的,那就不能不影响我们的高等学校能够办出自己的特色。能够把我们自己不同的----本来是不同的原料,但是经过这样一个筛选之后,就很难把它做成各种材料,很难做,所以呢,我们的统一考试制度。第一个方面,就存在着否定了高校的办学自主权。

第二个问题,很多人都说统一考试制度是公平的。是吧,多公平,一个尺度在衡量,那么我们再冷静的考虑一下,它真的完全公平吗?实际上它是有不公平的一面,什么叫不公平的一面呢?因为我们这种统一考试制度,它在起点上有一点问题,它在什么条件下是公平的呢,那就是全国的高中生都有相近的外部条件下它是公平的,如果全国的高中生都有流动的权利,它是公平的,那么现实当中我们看一看,中国尽管实行的是义务教育,但是各个学校,各个中小学之间,它的外部条件平等吗,我们看一看城市和农村之间的义务教育上,在办学经费上有多大的差别,非常非常大。你再看看城市和城市之间,农村和农村之间,城市和农村之间他们在义务教育的条件上,起点上就有巨大的区别。

所以你在这样一个不公平的起点上,就形成一个什么局面,把吃肉的和吃菜的一起进行赛跑,你吃肉我吃菜,然后咱俩用一个尺度衡量,行吗?我们知道拳击比赛它还分规则,胖的跟胖的打,瘦的跟瘦的打,你让胖的和瘦的一起打,那你完了。所以我们说,老说统一考试制度科学、公平,如果我们考虑一下它的义务教育的起点,它公平吗。它在多数条件下它是公平的,这个多数条件,就是我们有真正的公平的义务教育,在这种条件下才是公平的,而且我们还不讲,农村的孩子上大学,录取的分数更高,是不是这样?北京的孩子上大学录取分数多低呀,所以这样一考虑,我们的初等教育的差距非常大,能够达到1倍到3倍这样的差距,在资源占有上。但是我们统一考试按照一把尺度衡量,所以我甚至讲,哪个地方的教育经费低,我们的录取分数就应该低一点,这样比较科学,从企业衡量经济效益来讲,那是成本利润率的问题,对不对,所以我想我们的高考统一考试制度第二个方面,就是它实际上也还存在着不公平的一面。

第三个,我们的统一考试,因为是全国统一考试,我现在特别怕全国统一行动,不管是考试还是什么,为什么?中国太大了,12.6亿中国人,这还仅仅是统计数据。实际中国人口是多少,我这里不好说。反正你到街上一看,到处都是人,人一多就热呀,就拥挤呀,就产生人口爆炸,所以有的人在火车里不是发神经病了吗,为什么?人太多了,挤得受不了了。对不对,那么中国人口多,你很多事情要搞全国统一,你说这是不是为难了我们中国,中国这么大,我甚至有的时候讲,我们一个省、一个市就相当于欧洲的一个国家,是不是这样,你一搞就搞全国统一行动,你这个管理的工作量多大?你工作量太大,而且因为你工作量大,又要搞全国统一,你一年只能考一次,所以我们的学生很难有选择的机会。你一年只能招一次,全国这么大的范围,960万平方公里,12.6亿中国人,你要同步的干一件事情,那地球都要抖动了。所以这样大家就没有选择的机会,一年就是一次高考,选择的机会非常有限,因为你是统一的嘛,没有办法搞两次、三次,搞两次、三次我们教育部就要垮台了。所以这是统一考试,就是因为它是全国统一,它带来的一个问题。

它带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时间很集中,因为它要统一,所以必须在同一时点考试,大家都是上午九点或者都是下午一点半开始考。那么,我们知道,全国这么大,你看一看它那个经度,要跨多少个时区,我们中国是不是跨多少个时区,那么也就是,当你东边的人七点的时候,那你说新疆的人在干嘛,你在那看新闻联播呢,新疆人在干嘛,干活呢。所以跨这么大的时区,你让他同一个时间干一件事情,说老实话不太符合我们的地理学要求。而且我特别担心这种时间上的集中,带来了所谓的黄金周,我们国庆放七天,五·一放七天,我特别不赞成,为什么?黄金周,实际上是“寒心周”,你出去旅游到处看到都是人,还看什么景,对不对,到处都是人,为什么我们不能把休假制度搞得分散一点呢,一年365天都是黄金日多好,何必搞黄金周,搞的票贩子猖獗,大家买票都买不着,中国这么大,你又要搞一个统一的时间,那问题非常多。所以黄金周里面实际上没有黄金,这个帐单我们可以进一步去算一算,所以我特别不主张,在中国这么大的一个范围里面,集中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做这样一件事,它带来了好多弊端。

那么,和这种统一相联系的,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我们知道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是有所得,必有所失,那么,当我们教育部门主抓了考试的时候,花了这么大的心血去抓这个事情的时候,抓了进口,进出口的进口,大家高等教育高考是进口,当你花了很多的时间去抓进口的时候,你还有多少精力去抓出口呢,所以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中国大学生毕业生的水平怎么样?公认的在下降。我们很多的本科毕业生,现在大学上到第四年以后,你看一看他们都在忙什么,当然原因比较复杂,但是我们就拿一个衡量标准,就是大家都要做的本科毕业论文,不管叫不叫做论文,不管应不应该做论文,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论文质量在下降。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我看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教育部门,抓了进口,花了很大的力气,那你说花了很大的力气抓了进口之后,它还有力气抓出口吗,精力是有限的,我们的政府部门要小政府,你还有精力抓出口吗,不可能,对不对。所以我们该抓的没有紧紧的抓住,不需要那么狠抓的,抓的特狠,所以我们的教育部,本来应该是主要抓出口,结果现在主要的精力用来抓进口,所以这样就带来很多问题。人的精力、一个机构的精力它都是有限的,从管理的角度来讲,它都是有限的,必须有很好的资源的匹配。你的资源主要用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中国变成了一个考试大国,但是考试不国绝不是考试强国,也不是教育强国,你看一看每年的高考,全国上下都在运动。都在投入进口,而这个出口呢,没有什么人关注了。进来以后就进入保险箱,所以人的精力、一个机构的精力是有限的,你必须把有限的资源用到有限的项目上去。

统一考试制度的第四个问题,就是我们在统一考试的操作上还有很多问题。操作上我给它归纳一下大概有这样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时间问题,那么,我们现在考试的时间都是选择在7月7、8、9三天,那么,大家已经早就提出来,为什么要把考试时间选择在最炎热的季节呢,现在我们有不少的同学在考场里面怎么样?晕倒了,因为我们的考场里没有空调啊,当然港澳台学生可以用空调,大陆的人不能用空调,没有条件用空调,校长当然可以用空调了。所以,在这么炎热的季节里,面对这样一个大考,那你说没有人送上救护车那是不正常的,救护车经常响才是正常的,本来复习几个月都已经筋疲力尽了,然后再来猛考,又四十度的高温,那不出事才怪呢。所以呼吁了很多年,为什么要在炎热的季节搞这样一个高考,但是直到今天为止,好像还没有改的动作,当然了我听说大概要改到六月份。六月份不行,现在六月份也热了,要改改到五·一,五·一还没热吧,再热也热不到五·一,北京提前热也就到5月20号才开始热。所以全国这么大,你考试时间集中到炎热的季节,很不合理,为什么不能集中到5月份,5月初行不行?完全可以。考完了要让大家放松去旅游,对不对,你看现在考得多紧张,7月初考完以后,然后20号左右出成绩,然后8月初录取,有的人通知书还没有拿到手,为什么,因为我们的邮政传递比较慢,你如果5月份就考完,它怎么传,8月份你也收到通知书了。邮局还宽松一点,别那么紧张,搞什么特快转递,时间很宽松那多好,让邮件走的时间长一点,对不对,那时候也不会发大水了吧,5月份还没有地方发大水,所以我认为时机的选择不合适,或者叫时点的选择不合适。

那么时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长度太长,一考就考三天,好人也考病了,你连续三天不能休息啊,同志们,世界上连考三天的还有几个国家,当然我们不是说世界上,也许有的国家考五天我还不知道。但是我想不会有连考三天的,一年才365天,你花1%考试,有必要吗,一天考完行不行,完全可以。三天就考一天怎么考?就涉及到科目问题,我不主张现在这种所谓的3+X也好、3+1也好,3+2也好,我们为什么不能把不同科目的卷子放到一起考呢。大家可能要考托福GRE,考GRE我记得就是一张卷子吧,所有的内容都在里面,干嘛不能都在里面,干嘛要分开,要分得那么清啊,你都放在一起就完了,而且这还有利于保密,为什么一考就考几个小时,考试那么多干吗,有什么用,对不对,考基本知识,何必越考越深呢,而且我告诉你,这个考题越考越深,实际上是出题的人设计的陷井,一个人的成长是不会有答案的。一个人的成长过程永远是一个考试的过程,但是是没有一个人给你出考题的过程。所有的考题都是那帮人设计出来的,绝对不是你要深入研究的问题,我给他说的惨一点叫折磨你,考数学也好、考外语也好,考外语、考英语要考你at,它是in还是on,你说多累呀,你说话还考虑at,考虑in,那你还说不说话了,所以我们的考试科目完全可以合并,你就一张大卷子嘛。

所以我认为,考试的时间的选择和时间长度的确定都需要反思。

第二个小问题,就是现在我们的报名考试阶段,报名考试,我们考试之前要报名,那么这个报名阶段有点问题。大家知道,我们在报名阶段有什么问题呢,要按照户口来报名,是吧,按照户口,而且你报名还要进行身体检查吧,是不是要体检,有一些栏目还要填一下你的政治表现嘛,是不是,叫政审吧。那么像这种报名阶段,为什么不能简化一点呢,任何人只要有身份证就可以报名,你搞那么复杂干什么。现在我们已经有点放开了,说结了婚的也可以报名,老同志也可以报名,实际上完全一张身份证走天下就可以了,只要我确认我这个身份证不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搞体检干嘛,我看是没事找事。所以我觉得,这样的报名制度也需要改革,统一考试制度存在着这样一些问题。

下面我再来分析第二个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统一录取制度存在哪些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比较僵化的,用总分来录取。不考虑分数的结构。那么很多年前我就提出来,比如说我们只考两门课,满分是200分的话,如果有两个人,一个人考150分,一个人考149分,那么录取的标准是150分,150分的人两门课都是75分,另外一个人考149分,他数学考100分,语文考49分,那你说我应该录取谁呢,按照现在的标准只能是150分上,149分下。如果按照我们现在的总分的标准,清华、北大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学者怎么样?肯定进不来。实际上对这种单科非常突出的,应该有特别的办法,我们衡量的是分数,但是分数里面有内涵,不同的分数不一样,含金量不一样,如果他这门课能达到满分,那是人中之怪才。你非得让他语文学那么高干嘛,学这么多年干嘛,以我的看法,到高中阶段语文都可以不学,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老追求全才,一整就“五有新人”,“四有新人”,“三好学生”。我们为什么不主张专门的发展呢,中国太需要专才了,因为中国人多,12.6亿人呢,每一个人都是专才,比每一个人都是全才要好得多,什么意思?这就是经济学当中的分工,分工是提高效率的唯一办法。

和这个统一录取有关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的体检。就是在我们的录取阶段,实际上大家入学、报到以后,还有一个程序,让你到校医院去体检,是不是这样。我早就说,根本就不应该搞体检,不管在报名阶段还是在报到阶段,都不应该搞这个体检,为什么?邓小平同志说的好:“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是好猫”,我给他增加一条,“不管是胖猫、瘦猫、病猫、馋猫、大猫、小猫,抓到老鼠是好猫”。你搞体检,你什么意思,你学校有什么权利搞体检。第一,体检涉及到人的隐私权,人的身体信息是隐私权的范畴,我干嘛要让你知道,这是我的东西,我又没有危害你,这是隐私权呢。

第三个录取上的毛病,就是我们对很多人有一个加分的标准,优惠。什么特长分加50分,什么市一级的三好学生加20分,有吧,运动健将也加,你是来学文化的,加这个分干嘛,你对不加分不是一种歧视吗。每年招艺术特长生的时候,我们各大学校,到年初的时候热热闹闹,原来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空间,原来这里面还可以加50分,所以我记得好像我们学校招艺术特长,是招50个,结果报名的有一千多个,为什么?,为什么要搞这样的旁门左道,而且说如果你见义勇为了还可以加20分,那这样吧,下次我让我弟弟先跳进河里,然后我再去救他一把,最后你跳进河里我救你一把,咱俩没有直系亲属关系,什么见义勇为的也加分,这和教育八杆子打不到一块,根本就不碍事,甚至你的父亲是律师还要加分,那你父亲是孙中山是不是还要加分,所以这个加分太随心所欲,加21分行不行,加19分行不行,没有任何可操作的科学性,所以我就觉得这样的加分,甚至你政治表现好还可以加分,我就不知道怎么衡量政治表现好,有的人政治表现是假的。

第四个小问题就是所谓的按照120%分提档。这是完全不正确的。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你搞120%提档干嘛,给谁提,如果你按照分数录取,那你就应该从高分到低分,如果你搞优惠,又搞所谓的120%,那你说明用两套标准来衡量一个人,两套标准必然是矛盾的。比如我这个学校招100个,我提120个档案,那么最后我录取就录取第120名,第5名的我不录,那么这样就使得我们很多招生的老师就有空间了,我录取第119,120,我不录取你第5名的、第1名的,我可以不录取,120%,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的招生老师又是一个人,他的权利是不是太大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招生黑幕。

第五个问题网上录取,既然是网上录取了,为什么还要派老师呢,我就很奇怪,我曾经就这个问题也问过我们学校的一些人,他说非得派,我说你网上录取还派人干嘛,你还没下飞机呢,考生的家长就把你接回去了,住五星级宾馆,好吃好喝,吃完了就糊涂了,所以搞得我们每年招考办,电话都打不进去了,我们都打不进去,找人都找不着,为什么?权利太集中了,我们做老师的在一边,跟这场高考没有关系,权力越分散,就越容易形成制约。绝对的垄断导致绝对的腐败,所以我们一定要分散。

那么,我刚才说了一下我们的统一考试制度和统一录取制度存在的很多问题,那么怎么办?实际上很简单,中国正在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最核心的是什么?就是由集中式的、集权式的经济,转变到分散式的、分权式的经济,不仅在经济领域当中应该如此,我们很多领域都应该如此。分散就意味着权利的扩大,不是一个人权利的扩大,而是民主的权利扩大,我们搞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要搞民本经济,人本经济,让每一个人都成为能人,每一个人都可以创业,那么我们的教育也是这样,我们的教育管理也应该是分散的,中国这么大,至少我们不能做到每一个高校都能自主招生,也应该做到每一个省首先应该自主招生,而且我们的教育管理部门,千万不要变成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又是教练员、又是警察,什么都是。如果我们把这样的权利下放了,那么我们的中央政府的教育管理部门就会有很多的时间,很多的精力,用来监督,你制定规则,然后别人执行规则,最后你监督执行规则的人,当然我们教育部门本身也应该需要受到监督,监督者还需要监督,所以我想,总的中国高考制度的改革,整个核心就是应该由集中向分散发展,这不仅是国外的经验证明,而且实际上国内的很多历史经验也证明,我想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应该越来越证明这样一条真理,我把它叫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规律,由集中向分散,让每一个人,每一个机构,都是主人,都是权利和义务责任的统一,而不会形成某些人、某些机构只有权利没有责任。

主持人:看一看来自凤凰网站的问题。首先第一个问题,这位网友的名字叫“绝对在乎你”。他说:您说过,中国较好的1/5的学生和较差的1/5的学生之间,其教育条件差距至少在3倍以上,请问顾大人,这组数据是如何得来的,尽管我对您的3个数据有所怀疑,但我对您得出的结论十分赞同,您说在这样的条件下,统一考试,实际上是对农村考生和公共教育设施不发达地区的考生的歧视,这就好比是吃肉的运动员和吃菜的运动员,刚才您说过进行比赛一样,这简直太对了,我建议,立即要国际足协把中国足球队和欧洲足球队分开比赛,他们是吃肉的也太欺负人了!

主要还是问您的问题,是说1/5好的,1/5差的,他们中间差了3倍。

顾海兵:这个我就给他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在北京市内的中小学,这个教学条件,它的经费,这个不需要解释了。然后你再看看我们北京郊区的远郊、山区的小学,你去看一看,有一次我听中央广播电台半小时的节目,午间半小时,大概是在门头沟区,好像有一所小学,前几年,全校的所有体育用品,只有一副羽毛球拍子,而且这一副羽毛球拍子,还是前任的城里的老师到这挂职的时候带来的,所以这个3倍完全可以证明,这个没有任何问题。你把城里的和城镇的,和农村的,农村里面在中西部的,你要比较肯定有三倍,我记得大概有一次,我们有一个例子,就是讲外语教学,城里的学校集中了很多外语老师,而在农村的小学、中学、初中,外语老师非常少,可能全校只有一个,而城里的外语老师超编,所以在经费上、在教职员工的配备上都有很大的差距,这个都不用我去证明它,实际上,在座的各位,我想如果有来自农村的,肯定有亲身的体会,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倒不必太追求特别精确的数量,这个差距是巨大的,就足以了。

主持人:好,下一位网友叫“翠花,上酸菜”。他说:老师,听您的话,读您的书是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您说我们国家用同一套标准衡量各种不同的学生,不考虑各高校对学生的特别要求,因此高校也无法像企业那样,自主而有针对性的吸引自己所需的人才,这简直是一针见血,振聋发聩,激动的我现在就想让翠花给您端上一盆酸菜。

顾海兵:谢谢,我比较喜欢吃。

主持人:我听说北大的季羡林老先生,当年就是北大、清华分别考,最后掂量来掂量去,选择了清华,不过老先生最后还是在北大当了教授,但顾老师,我特想知道,如果像民国时期那样,各个大学考试时间不统一,学校各自作主,暗箱操作岂能了得!

顾海兵:任何改革它都不是在真空中进行的。付出一定的成本是必要的,在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处理好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关系,如果我们因为改革有一个短期的成本,我们就不搞长期性的改革,那肯定是死路一条,而你从现在的发展来看,大家都赞成由考试教育向素质教育发展,那么什么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就是一种各尽其能,各尽其才的教育,这非常清楚,所以既然大家都赞成这个大方向,那你那点改革的成本的付出太正常了,同时你应该相信,多数人是不会搞黑箱的,只要你真的铺开了你程序的设计、你规则的设计、监督的力度加大,绝对不会出现人们所想象的那种混乱,不可能,你一定要相信多数人,当老百姓掌握了这个权利的时候,当多数人掌握了这个权利的时候,自然的形成了制约,而且有一段混乱的时期,有利于我们今后的改革。我们不能设想一个完美无缺的方案,不可能有这样的方案,所以付出改革成本是必要的。

观 众:我个人认为,就是说一个社会如果它一个真正的人才资源得到充分的利用的话,应该是一个人尽其才、人尽其能的社会,但是我也非常同意你对高考制度的一些反思,但是我认为,高考制度它是作为一个门槛或者作为一个层次,来保证未来得到这种高等教育基本的一个水平。如果就按您的这种逻辑推导的话,难道我们能指望一个高中生,他一个非常个性化的发展,比如说他非常喜欢钻研物理,难道我们希望他能造出原子弹吗?谢谢。

顾海兵:实际上是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并不是说-----如果今后我们的教育发展的话,可以有一个趋势,所有的高等教育不需要任何考试,自愿。这个在很多国家已经不是一个理论了,是一个现实,他们所以有考试,区别就在于,你上的是名牌还是不是名牌,因为它的高等教育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没有门槛,教育要搞那么多门槛干嘛,我们搞这么多门槛,是因为学校空间太小,如果我们的学校很多,我还需要门槛吗,让更多的人学习不是更好吗。当然这是从远景来看,但是我们的资源又是有限的,所以不能没有一个门槛,让那些可造之才能够进来,那么我们就要考虑这个可造之才是一个什么才,是一个所谓的全面发展,还是专才呢。在这个问题上,我更倾向于中国需要专才,原因就在于,中国人太多,太需要分工。就是这么一个思想,所以你说的那个门槛,我并不反对,因为我们资源有限,如果有一天我们的资源很无限,清华办成一个超级的清华,全国所有的学校都是清华的分校,那不是更好吗。也有人曾经提出,中国所有的高校都叫中国大学,某某分校、某某之校。

主持人: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就这么提出过。

顾海兵:实际上我觉得这个倒无所谓,关键就在于多样性是社会发展的一个潮流,或者说是社会发展的一个规律,千万不要搞单一化,计划经济为什么最后要否定它,就是因为它太单一了,人很不丰富,穿衣服都穿一样的,你难不难受啊,如果在座的女同事,不穿彩色的,那就没劲了。本来男女差别不是不大,但是衣服一穿,那男同志一看眼睛就发亮了。

观 众:我觉得现在咱们高考制度作为一个统一的选拔学生的一种方式,它根据哲学的观点来说,一分为二,肯定有利也有弊,它的弊端就像网民已经说过,如果钱钟书或者吴晗,在现代社会,他们肯定要被拒之于高校门外,尤其现在很大众化的一个韩寒现象吧,韩寒这种所谓的偏才或者专才,他们被拒之于高考门外,您能不能给他们这一类,或者是离经叛道,或者是有特别才能的人,给他们指出一条活路呢,让他们也能进高考,进入大学里面接受高等教育,从而发挥他们的专长,为咱们中国12.6亿人出现更多的拿诺贝尔奖,或者像其他的大奖那方面的大师级的人物呢?

顾海兵:比如说做为某一个人,专才的人,我觉得如果有大学愿意要他,好,如果说所有的大学都不汲纳他,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因为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他进不进大学无所谓。所以有的时候,我对外,我打出我的名片的时候,我的名片上这样写的,“中国非主流学者”,我并不讲我是哪个大学的教授,我需要讲这个行头吗,你这个帽子戴的再多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你就是过去历史上有再大的贡献那只是历史,你现在没有产品,没有高质量的产品你就没有市场,我们有些人一拿出来就是什么博士生导师,院士,有多大的意义,中国就是有一万个院士又能如何呢,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拿出来顶天立地的成果。再一个,你刚才讲的诺贝尔奖,我给你提一句话,一心想拿奖的人拿不了奖,我们中国现在想拿诺奖的心情太迫切,一来一个什么诺奖得主就崇拜的不得了。有什么意义呢,你一心拿奖就能拿奖吗,一心想当将军的士兵他当不了将军,当然,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也不是好士兵。所以我们一定要破除这种所谓的诺奖情结,自然科学奖我不讲,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我可以这样说,他们对中国经济问题没有发言权,他连中文都不懂,他哪儿来发言权。中国的经济问题有很多特殊的地方,我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就问他,你知道中国的“水分”是什么意思吗?中国的水分,统计数据的水分他懂吗?他不知道。而且诺奖得主自己都讲,我们对中国的经济问题没有发言权,可是我们花了好多钱把他请来,当然我们可能在形式上有一些作用,但是并不是说不交流,交流的方式很多。而且我可以这样讲,诺奖得主很多人的建议,他们的建议,我们中国人早就提了,当然可能中国有一个传统,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可能是墙内开花墙外香,这都存在,所以我觉得,你讲的,有些专才可能进不来,这都无所谓,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您进不进大学,是不是要有个身份,都无所谓。世界上最早的飞机设计制造者是谁啊,是没有什么学历的莱特兄弟,他不一定非要到大学搞个教授职位,你不到大学里也是教授嘛,你是真正的教授。

比如说,我们讲司马南,司马南是教授吗,不是大学的教授,可是我认为他绝对不亚于教授的水平。实际上我觉得,是不是在教学这个讲堂上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你这个产品是不是有市场,而这个市场并不是指这种有形的,大量的可能是无形的。所以我觉得很多的问题的判断和分析,我们一定要站的高一点,看的远一些,琢磨的深一点,有的时候不必纠缠于某一个具体的小问题,抛开这个问题,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一下,比如说你一直特别赞成的某一个问题,一个答案,那么,有一天你就可能,我不赞成怎么样,或者你特别不赞成的一个问题、一个观点,那么你就给自己定下一个规则,我赞成一下怎么样,这样对丰富我们的思想有好处,我希望我们的学生,我们的人才,应该是思想最活跃的,思想不活,你还谈得到创新吗。

主持人:顾教授您看您讲了一个小时的发言,讲题的题目是"中国高考制度反思",那如果我问您中国高考制度最大的弊病是什么,您怎么回答,只能用一句话回答。

顾海兵:那我认为,最大的弊病就是否定了人的多样性的发展的潜能。

主持人:好,谢谢您,谢谢顾教授。

中国高考制度反思

中国人民大学国民经济管理系教授 顾海兵 2001年11月23日 16:34

来源:凤凰网站

主持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世纪大讲堂,引导您走上至高点。中国人有两种最大的愿望,一种是洞房花烛夜,一种是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几乎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可是金榜题名时却注定只能为少数人所有,那今天阿忆给大家请来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国民经济管理系的顾海兵教授,他给我们带来的讲题是:中国高考制度反思。好,有请顾教授。

顾海兵:你好。

主持人:咱们先得了解一下,您自己有没有高考的经历。

顾海兵:有,我是高考恢复以后的第一届考生。

主持人:1977年。

顾海兵:1977年。

主持人:当时是怎么一种状态,您是应届学生、还是工人、还是农民,还是解放军战士。

顾海兵:是这样的。当时1976年我高中毕业,高中毕业以后下乡插队一年半,然后参加了第一届高考。

顾海兵:当时第一届高考,是因为我们国家1966年以后,就开始取消高考,到1977年恢复的时候,应该说已经攒下来了11年的高中毕业的人,那么怎样呢,那年的高考竞争程度非常激烈,大概是100个人有1个人可以上大学。

主持人:100:1。

顾海兵:100:1。

主持人:但是后来也有人跟我说,当时的竞争一点都不激烈,不如像我们80年代考大学的人,说你们那时候考完第一门以后,再考第二门的时候,一看教室里已经缺了好多人了。

顾海兵:这个问题的分析不对,因为任何时候都是选拔赛,关键在于选拔的比例,衡量竞争这个程度的激烈,还是不激烈,关键是选拔比例,1977年也好、1987年也好,1997年也好,关键选拔比例是什么,如果选拔率是1%,那么竞争程度肯定是最激烈的,如果选拔程度,选拔率是20%,那么竞争程度要下一点,如果选拔率是50%,那竞争程度又下来了。

主持人:后来那种说法,他们的意思是说,后来14:1,这14:1是真刀真枪,您那个100:1,好多人是滥竽充数。

顾海兵:问题还不能这么说,因为实际上是考上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而且可以说优秀的里面还有优秀的人,因为我自己就有这样的经历。

主持人:您就是夸自己呢,我听出来了。

顾海兵:也不能说叫夸自己,说老实话,我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当中,我是1966年到1976年念的小学、中学,那段时间是大家都不怎么看书的年代,但是我是一直在看书,所以应该说我考上是必然偶然都有。

主持人:怎么说呢?当年您考大学的时候您觉得很愉快。

顾海兵:应该我觉得相对没有进行这种高考选拔制度之前,这种做法是比较科学的做法,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国家已经中断了十年的高考,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十年,采取的是另一种选拔方法,而这种选拔方法肯定是不科学的。因为它采取的是推荐,我推荐你上,你就可以上,那么这样的结果就可能是有权利、有地位的人就上去了,那么没有权利,有知识你上不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实际对当时的人来说高考制度是一种欢欣鼓舞的制度。

顾海兵:对,应该这么说,是一种非常好的制度。

主持人:我到网上检索了一下您的资料,发现这段文字非常有意思,我给大家念一念:在经济学界顾海兵教授可算是黑马一匹,他没被列入经济学大家,也没有留学背景和博士头衔,他属于非主流学者,不知道您同意不同意。但了解顾海兵的人都知道,他做学问最大的特点是不唯上,不从众,就是上面跟自己一水的和比自己下的都不听,他自成一家,语惊四众,让我们走近这匹黑马,看一看他驰骋的轨迹。顾海兵1959年生于江苏。1990年,以100万字科研成果破格晋升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1994年,他又以80万字科研成果再次破格晋升教授,这一年黑马海兵仅有34岁。这么看您是一位经济学家,不管你是主流还是非主流,是不是经济学大家,但您是经济学家,可是这个高考问题是一个教育问题啊。

顾海兵:应该说这体现了非主流学的特点,非主流学者它就是不追求流行,也不追求一般人所走过的成长的道路,它可能对很多问题的研究,兴趣的成分有一部分,感情的成分有一部分,同时又想更多的施展自己的才能。那么比如说,我是研究经济学的,那么实际上经济问题和教育问题它并不是完全分立的,很简单,比如说我研究工业问题,那么我肯定要知道农业的问题,我要研究经济的问题,我就不能不知道非经济的问题,所以我不是专业研究教育的,但是我可以花出一段时间专门研究教育问题,而且这样教育的研究,本身也促进了我对经济更深入的研究,所以这并不矛盾,可能在主流学者那个地方认为,这大概应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是我认为,在研究方法上是相通的,只要我们有一个比较科学的研究方法,你研究的是什么问题,这并不是很重要。

主持人:好,咱们现在言归正传,由顾教授为我们带来今天精彩的讲演报告,讲演报告的名字是:“中国高考制度反思”。好,有请。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算是言归正传,谈中国的高考制度。那么,中国的高考制度我要分析它我这个结构应该是什么,很多人都在研究高考制度,那么我研究它应该是一个什么结构?后来我发现,对中国的高考制度分析,我们要从两个阶段上来分析。就是你分析一个问题,你必须有结构,我们现在很多人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比如说高考,回答政治题或者回答什么题目,缺乏一个结构,缺乏一个逻辑。那么我现在研究高考,那么我就要看看它的逻辑,那么我就把中国的高考制度分解为两大制度。

第一大制度叫统一考试制度,第二大制度叫统一录取制度,所以我把中国的高考制度不能说是全国第一个吧,反正我还没看到别人说把高考制度分成这两大制度,我把它分成这两大制度,叫统一考试制度和统一录取制度,根据高考的过程分成这两个阶段,所以我今天给大家解释的就是这两大制度所存在的问题。

我先说中国的统一考试制度所存在的问题。那么中国的统一考试制度,存在的第一个问题。统一的考试制度就意味着统一的筛选标准,而统一的筛选标准,实际上就否定了人才培养的多样性,也就是说它否定了每一个人和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这样一个基本特点。从市场化改革的趋向来说,也就是否定或者部分否定了高等学校作为一个办学主体的自主权。我们现在讲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为什么要转轨呢,因为过去我们的企业没有自主权。那么,所有的企业只需要听一个人的,这是非常危险的,那么现在改革之后,我们就要让每一个企业都变成一条龙,而不是一只虫。那么,同样在教育里我们也需要改革,我们的教育一直是高度统一的,我们的考试是统一的,那么这种统一的考试,实际上是否定了我们各个高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也可以说它实际上使学校失去了它的原料采购权,因为你是统一的标准每一个学校都没有自己的特点,没有自己的标准,而且原料是统一的进来。这个标准也是统一的。那么如果原料都是统一进来的,那就不能不影响我们的高等学校能够办出自己的特色。能够把我们自己不同的----本来是不同的原料,但是经过这样一个筛选之后,就很难把它做成各种材料,很难做,所以呢,我们的统一考试制度。第一个方面,就存在着否定了高校的办学自主权。

第二个问题,很多人都说统一考试制度是公平的。是吧,多公平,一个尺度在衡量,那么我们再冷静的考虑一下,它真的完全公平吗?实际上它是有不公平的一面,什么叫不公平的一面呢?因为我们这种统一考试制度,它在起点上有一点问题,它在什么条件下是公平的呢,那就是全国的高中生都有相近的外部条件下它是公平的,如果全国的高中生都有流动的权利,它是公平的,那么现实当中我们看一看,中国尽管实行的是义务教育,但是各个学校,各个中小学之间,它的外部条件平等吗,我们看一看城市和农村之间的义务教育上,在办学经费上有多大的差别,非常非常大。你再看看城市和城市之间,农村和农村之间,城市和农村之间他们在义务教育的条件上,起点上就有巨大的区别。

所以你在这样一个不公平的起点上,就形成一个什么局面,把吃肉的和吃菜的一起进行赛跑,你吃肉我吃菜,然后咱俩用一个尺度衡量,行吗?我们知道拳击比赛它还分规则,胖的跟胖的打,瘦的跟瘦的打,你让胖的和瘦的一起打,那你完了。所以我们说,老说统一考试制度科学、公平,如果我们考虑一下它的义务教育的起点,它公平吗。它在多数条件下它是公平的,这个多数条件,就是我们有真正的公平的义务教育,在这种条件下才是公平的,而且我们还不讲,农村的孩子上大学,录取的分数更高,是不是这样?北京的孩子上大学录取分数多低呀,所以这样一考虑,我们的初等教育的差距非常大,能够达到1倍到3倍这样的差距,在资源占有上。但是我们统一考试按照一把尺度衡量,所以我甚至讲,哪个地方的教育经费低,我们的录取分数就应该低一点,这样比较科学,从企业衡量经济效益来讲,那是成本利润率的问题,对不对,所以我想我们的高考统一考试制度第二个方面,就是它实际上也还存在着不公平的一面。

第三个,我们的统一考试,因为是全国统一考试,我现在特别怕全国统一行动,不管是考试还是什么,为什么?中国太大了,12.6亿中国人,这还仅仅是统计数据。实际中国人口是多少,我这里不好说。反正你到街上一看,到处都是人,人一多就热呀,就拥挤呀,就产生人口爆炸,所以有的人在火车里不是发神经病了吗,为什么?人太多了,挤得受不了了。对不对,那么中国人口多,你很多事情要搞全国统一,你说这是不是为难了我们中国,中国这么大,我甚至有的时候讲,我们一个省、一个市就相当于欧洲的一个国家,是不是这样,你一搞就搞全国统一行动,你这个管理的工作量多大?你工作量太大,而且因为你工作量大,又要搞全国统一,你一年只能考一次,所以我们的学生很难有选择的机会。你一年只能招一次,全国这么大的范围,960万平方公里,12.6亿中国人,你要同步的干一件事情,那地球都要抖动了。所以这样大家就没有选择的机会,一年就是一次高考,选择的机会非常有限,因为你是统一的嘛,没有办法搞两次、三次,搞两次、三次我们教育部就要垮台了。所以这是统一考试,就是因为它是全国统一,它带来的一个问题。

它带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时间很集中,因为它要统一,所以必须在同一时点考试,大家都是上午九点或者都是下午一点半开始考。那么,我们知道,全国这么大,你看一看它那个经度,要跨多少个时区,我们中国是不是跨多少个时区,那么也就是,当你东边的人七点的时候,那你说新疆的人在干嘛,你在那看新闻联播呢,新疆人在干嘛,干活呢。所以跨这么大的时区,你让他同一个时间干一件事情,说老实话不太符合我们的地理学要求。而且我特别担心这种时间上的集中,带来了所谓的黄金周,我们国庆放七天,五·一放七天,我特别不赞成,为什么?黄金周,实际上是“寒心周”,你出去旅游到处看到都是人,还看什么景,对不对,到处都是人,为什么我们不能把休假制度搞得分散一点呢,一年365天都是黄金日多好,何必搞黄金周,搞的票贩子猖獗,大家买票都买不着,中国这么大,你又要搞一个统一的时间,那问题非常多。所以黄金周里面实际上没有黄金,这个帐单我们可以进一步去算一算,所以我特别不主张,在中国这么大的一个范围里面,集中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做这样一件事,它带来了好多弊端。

那么,和这种统一相联系的,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我们知道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是有所得,必有所失,那么,当我们教育部门主抓了考试的时候,花了这么大的心血去抓这个事情的时候,抓了进口,进出口的进口,大家高等教育高考是进口,当你花了很多的时间去抓进口的时候,你还有多少精力去抓出口呢,所以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中国大学生毕业生的水平怎么样?公认的在下降。我们很多的本科毕业生,现在大学上到第四年以后,你看一看他们都在忙什么,当然原因比较复杂,但是我们就拿一个衡量标准,就是大家都要做的本科毕业论文,不管叫不叫做论文,不管应不应该做论文,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论文质量在下降。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我看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教育部门,抓了进口,花了很大的力气,那你说花了很大的力气抓了进口之后,它还有力气抓出口吗,精力是有限的,我们的政府部门要小政府,你还有精力抓出口吗,不可能,对不对。所以我们该抓的没有紧紧的抓住,不需要那么狠抓的,抓的特狠,所以我们的教育部,本来应该是主要抓出口,结果现在主要的精力用来抓进口,所以这样就带来很多问题。人的精力、一个机构的精力它都是有限的,从管理的角度来讲,它都是有限的,必须有很好的资源的匹配。你的资源主要用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中国变成了一个考试大国,但是考试不国绝不是考试强国,也不是教育强国,你看一看每年的高考,全国上下都在运动。都在投入进口,而这个出口呢,没有什么人关注了。进来以后就进入保险箱,所以人的精力、一个机构的精力是有限的,你必须把有限的资源用到有限的项目上去。

统一考试制度的第四个问题,就是我们在统一考试的操作上还有很多问题。操作上我给它归纳一下大概有这样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时间问题,那么,我们现在考试的时间都是选择在7月7、8、9三天,那么,大家已经早就提出来,为什么要把考试时间选择在最炎热的季节呢,现在我们有不少的同学在考场里面怎么样?晕倒了,因为我们的考场里没有空调啊,当然港澳台学生可以用空调,大陆的人不能用空调,没有条件用空调,校长当然可以用空调了。所以,在这么炎热的季节里,面对这样一个大考,那你说没有人送上救护车那是不正常的,救护车经常响才是正常的,本来复习几个月都已经筋疲力尽了,然后再来猛考,又四十度的高温,那不出事才怪呢。所以呼吁了很多年,为什么要在炎热的季节搞这样一个高考,但是直到今天为止,好像还没有改的动作,当然了我听说大概要改到六月份。六月份不行,现在六月份也热了,要改改到五·一,五·一还没热吧,再热也热不到五·一,北京提前热也就到5月20号才开始热。所以全国这么大,你考试时间集中到炎热的季节,很不合理,为什么不能集中到5月份,5月初行不行?完全可以。考完了要让大家放松去旅游,对不对,你看现在考得多紧张,7月初考完以后,然后20号左右出成绩,然后8月初录取,有的人通知书还没有拿到手,为什么,因为我们的邮政传递比较慢,你如果5月份就考完,它怎么传,8月份你也收到通知书了。邮局还宽松一点,别那么紧张,搞什么特快转递,时间很宽松那多好,让邮件走的时间长一点,对不对,那时候也不会发大水了吧,5月份还没有地方发大水,所以我认为时机的选择不合适,或者叫时点的选择不合适。

那么时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长度太长,一考就考三天,好人也考病了,你连续三天不能休息啊,同志们,世界上连考三天的还有几个国家,当然我们不是说世界上,也许有的国家考五天我还不知道。但是我想不会有连考三天的,一年才365天,你花1%考试,有必要吗,一天考完行不行,完全可以。三天就考一天怎么考?就涉及到科目问题,我不主张现在这种所谓的3+X也好、3+1也好,3+2也好,我们为什么不能把不同科目的卷子放到一起考呢。大家可能要考托福GRE,考GRE我记得就是一张卷子吧,所有的内容都在里面,干嘛不能都在里面,干嘛要分开,要分得那么清啊,你都放在一起就完了,而且这还有利于保密,为什么一考就考几个小时,考试那么多干吗,有什么用,对不对,考基本知识,何必越考越深呢,而且我告诉你,这个考题越考越深,实际上是出题的人设计的陷井,一个人的成长是不会有答案的。一个人的成长过程永远是一个考试的过程,但是是没有一个人给你出考题的过程。所有的考题都是那帮人设计出来的,绝对不是你要深入研究的问题,我给他说的惨一点叫折磨你,考数学也好、考外语也好,考外语、考英语要考你at,它是in还是on,你说多累呀,你说话还考虑at,考虑in,那你还说不说话了,所以我们的考试科目完全可以合并,你就一张大卷子嘛。

所以我认为,考试的时间的选择和时间长度的确定都需要反思。

第二个小问题,就是现在我们的报名考试阶段,报名考试,我们考试之前要报名,那么这个报名阶段有点问题。大家知道,我们在报名阶段有什么问题呢,要按照户口来报名,是吧,按照户口,而且你报名还要进行身体检查吧,是不是要体检,有一些栏目还要填一下你的政治表现嘛,是不是,叫政审吧。那么像这种报名阶段,为什么不能简化一点呢,任何人只要有身份证就可以报名,你搞那么复杂干什么。现在我们已经有点放开了,说结了婚的也可以报名,老同志也可以报名,实际上完全一张身份证走天下就可以了,只要我确认我这个身份证不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搞体检干嘛,我看是没事找事。所以我觉得,这样的报名制度也需要改革,统一考试制度存在着这样一些问题。

下面我再来分析第二个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统一录取制度存在哪些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比较僵化的,用总分来录取。不考虑分数的结构。那么很多年前我就提出来,比如说我们只考两门课,满分是200分的话,如果有两个人,一个人考150分,一个人考149分,那么录取的标准是150分,150分的人两门课都是75分,另外一个人考149分,他数学考100分,语文考49分,那你说我应该录取谁呢,按照现在的标准只能是150分上,149分下。如果按照我们现在的总分的标准,清华、北大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学者怎么样?肯定进不来。实际上对这种单科非常突出的,应该有特别的办法,我们衡量的是分数,但是分数里面有内涵,不同的分数不一样,含金量不一样,如果他这门课能达到满分,那是人中之怪才。你非得让他语文学那么高干嘛,学这么多年干嘛,以我的看法,到高中阶段语文都可以不学,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老追求全才,一整就“五有新人”,“四有新人”,“三好学生”。我们为什么不主张专门的发展呢,中国太需要专才了,因为中国人多,12.6亿人呢,每一个人都是专才,比每一个人都是全才要好得多,什么意思?这就是经济学当中的分工,分工是提高效率的唯一办法。

和这个统一录取有关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的体检。就是在我们的录取阶段,实际上大家入学、报到以后,还有一个程序,让你到校医院去体检,是不是这样。我早就说,根本就不应该搞体检,不管在报名阶段还是在报到阶段,都不应该搞这个体检,为什么?邓小平同志说的好:“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是好猫”,我给他增加一条,“不管是胖猫、瘦猫、病猫、馋猫、大猫、小猫,抓到老鼠是好猫”。你搞体检,你什么意思,你学校有什么权利搞体检。第一,体检涉及到人的隐私权,人的身体信息是隐私权的范畴,我干嘛要让你知道,这是我的东西,我又没有危害你,这是隐私权呢。

第三个录取上的毛病,就是我们对很多人有一个加分的标准,优惠。什么特长分加50分,什么市一级的三好学生加20分,有吧,运动健将也加,你是来学文化的,加这个分干嘛,你对不加分不是一种歧视吗。每年招艺术特长生的时候,我们各大学校,到年初的时候热热闹闹,原来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空间,原来这里面还可以加50分,所以我记得好像我们学校招艺术特长,是招50个,结果报名的有一千多个,为什么?,为什么要搞这样的旁门左道,而且说如果你见义勇为了还可以加20分,那这样吧,下次我让我弟弟先跳进河里,然后我再去救他一把,最后你跳进河里我救你一把,咱俩没有直系亲属关系,什么见义勇为的也加分,这和教育八杆子打不到一块,根本就不碍事,甚至你的父亲是律师还要加分,那你父亲是孙中山是不是还要加分,所以这个加分太随心所欲,加21分行不行,加19分行不行,没有任何可操作的科学性,所以我就觉得这样的加分,甚至你政治表现好还可以加分,我就不知道怎么衡量政治表现好,有的人政治表现是假的。

第四个小问题就是所谓的按照120%分提档。这是完全不正确的。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你搞120%提档干嘛,给谁提,如果你按照分数录取,那你就应该从高分到低分,如果你搞优惠,又搞所谓的120%,那你说明用两套标准来衡量一个人,两套标准必然是矛盾的。比如我这个学校招100个,我提120个档案,那么最后我录取就录取第120名,第5名的我不录,那么这样就使得我们很多招生的老师就有空间了,我录取第119,120,我不录取你第5名的、第1名的,我可以不录取,120%,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的招生老师又是一个人,他的权利是不是太大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招生黑幕。

第五个问题网上录取,既然是网上录取了,为什么还要派老师呢,我就很奇怪,我曾经就这个问题也问过我们学校的一些人,他说非得派,我说你网上录取还派人干嘛,你还没下飞机呢,考生的家长就把你接回去了,住五星级宾馆,好吃好喝,吃完了就糊涂了,所以搞得我们每年招考办,电话都打不进去了,我们都打不进去,找人都找不着,为什么?权利太集中了,我们做老师的在一边,跟这场高考没有关系,权力越分散,就越容易形成制约。绝对的垄断导致绝对的腐败,所以我们一定要分散。

那么,我刚才说了一下我们的统一考试制度和统一录取制度存在的很多问题,那么怎么办?实际上很简单,中国正在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最核心的是什么?就是由集中式的、集权式的经济,转变到分散式的、分权式的经济,不仅在经济领域当中应该如此,我们很多领域都应该如此。分散就意味着权利的扩大,不是一个人权利的扩大,而是民主的权利扩大,我们搞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要搞民本经济,人本经济,让每一个人都成为能人,每一个人都可以创业,那么我们的教育也是这样,我们的教育管理也应该是分散的,中国这么大,至少我们不能做到每一个高校都能自主招生,也应该做到每一个省首先应该自主招生,而且我们的教育管理部门,千万不要变成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又是教练员、又是警察,什么都是。如果我们把这样的权利下放了,那么我们的中央政府的教育管理部门就会有很多的时间,很多的精力,用来监督,你制定规则,然后别人执行规则,最后你监督执行规则的人,当然我们教育部门本身也应该需要受到监督,监督者还需要监督,所以我想,总的中国高考制度的改革,整个核心就是应该由集中向分散发展,这不仅是国外的经验证明,而且实际上国内的很多历史经验也证明,我想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应该越来越证明这样一条真理,我把它叫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规律,由集中向分散,让每一个人,每一个机构,都是主人,都是权利和义务责任的统一,而不会形成某些人、某些机构只有权利没有责任。

主持人:看一看来自凤凰网站的问题。首先第一个问题,这位网友的名字叫“绝对在乎你”。他说:您说过,中国较好的1/5的学生和较差的1/5的学生之间,其教育条件差距至少在3倍以上,请问顾大人,这组数据是如何得来的,尽管我对您的3个数据有所怀疑,但我对您得出的结论十分赞同,您说在这样的条件下,统一考试,实际上是对农村考生和公共教育设施不发达地区的考生的歧视,这就好比是吃肉的运动员和吃菜的运动员,刚才您说过进行比赛一样,这简直太对了,我建议,立即要国际足协把中国足球队和欧洲足球队分开比赛,他们是吃肉的也太欺负人了!

主要还是问您的问题,是说1/5好的,1/5差的,他们中间差了3倍。

顾海兵:这个我就给他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在北京市内的中小学,这个教学条件,它的经费,这个不需要解释了。然后你再看看我们北京郊区的远郊、山区的小学,你去看一看,有一次我听中央广播电台半小时的节目,午间半小时,大概是在门头沟区,好像有一所小学,前几年,全校的所有体育用品,只有一副羽毛球拍子,而且这一副羽毛球拍子,还是前任的城里的老师到这挂职的时候带来的,所以这个3倍完全可以证明,这个没有任何问题。你把城里的和城镇的,和农村的,农村里面在中西部的,你要比较肯定有三倍,我记得大概有一次,我们有一个例子,就是讲外语教学,城里的学校集中了很多外语老师,而在农村的小学、中学、初中,外语老师非常少,可能全校只有一个,而城里的外语老师超编,所以在经费上、在教职员工的配备上都有很大的差距,这个都不用我去证明它,实际上,在座的各位,我想如果有来自农村的,肯定有亲身的体会,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倒不必太追求特别精确的数量,这个差距是巨大的,就足以了。

主持人:好,下一位网友叫“翠花,上酸菜”。他说:老师,听您的话,读您的书是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您说我们国家用同一套标准衡量各种不同的学生,不考虑各高校对学生的特别要求,因此高校也无法像企业那样,自主而有针对性的吸引自己所需的人才,这简直是一针见血,振聋发聩,激动的我现在就想让翠花给您端上一盆酸菜。

顾海兵:谢谢,我比较喜欢吃。

主持人:我听说北大的季羡林老先生,当年就是北大、清华分别考,最后掂量来掂量去,选择了清华,不过老先生最后还是在北大当了教授,但顾老师,我特想知道,如果像民国时期那样,各个大学考试时间不统一,学校各自作主,暗箱操作岂能了得!

顾海兵:任何改革它都不是在真空中进行的。付出一定的成本是必要的,在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处理好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关系,如果我们因为改革有一个短期的成本,我们就不搞长期性的改革,那肯定是死路一条,而你从现在的发展来看,大家都赞成由考试教育向素质教育发展,那么什么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就是一种各尽其能,各尽其才的教育,这非常清楚,所以既然大家都赞成这个大方向,那你那点改革的成本的付出太正常了,同时你应该相信,多数人是不会搞黑箱的,只要你真的铺开了你程序的设计、你规则的设计、监督的力度加大,绝对不会出现人们所想象的那种混乱,不可能,你一定要相信多数人,当老百姓掌握了这个权利的时候,当多数人掌握了这个权利的时候,自然的形成了制约,而且有一段混乱的时期,有利于我们今后的改革。我们不能设想一个完美无缺的方案,不可能有这样的方案,所以付出改革成本是必要的。

观 众:我个人认为,就是说一个社会如果它一个真正的人才资源得到充分的利用的话,应该是一个人尽其才、人尽其能的社会,但是我也非常同意你对高考制度的一些反思,但是我认为,高考制度它是作为一个门槛或者作为一个层次,来保证未来得到这种高等教育基本的一个水平。如果就按您的这种逻辑推导的话,难道我们能指望一个高中生,他一个非常个性化的发展,比如说他非常喜欢钻研物理,难道我们希望他能造出原子弹吗?谢谢。

顾海兵:实际上是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并不是说-----如果今后我们的教育发展的话,可以有一个趋势,所有的高等教育不需要任何考试,自愿。这个在很多国家已经不是一个理论了,是一个现实,他们所以有考试,区别就在于,你上的是名牌还是不是名牌,因为它的高等教育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没有门槛,教育要搞那么多门槛干嘛,我们搞这么多门槛,是因为学校空间太小,如果我们的学校很多,我还需要门槛吗,让更多的人学习不是更好吗。当然这是从远景来看,但是我们的资源又是有限的,所以不能没有一个门槛,让那些可造之才能够进来,那么我们就要考虑这个可造之才是一个什么才,是一个所谓的全面发展,还是专才呢。在这个问题上,我更倾向于中国需要专才,原因就在于,中国人太多,太需要分工。就是这么一个思想,所以你说的那个门槛,我并不反对,因为我们资源有限,如果有一天我们的资源很无限,清华办成一个超级的清华,全国所有的学校都是清华的分校,那不是更好吗。也有人曾经提出,中国所有的高校都叫中国大学,某某分校、某某之校。

主持人: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就这么提出过。

顾海兵:实际上我觉得这个倒无所谓,关键就在于多样性是社会发展的一个潮流,或者说是社会发展的一个规律,千万不要搞单一化,计划经济为什么最后要否定它,就是因为它太单一了,人很不丰富,穿衣服都穿一样的,你难不难受啊,如果在座的女同事,不穿彩色的,那就没劲了。本来男女差别不是不大,但是衣服一穿,那男同志一看眼睛就发亮了。

观 众:我觉得现在咱们高考制度作为一个统一的选拔学生的一种方式,它根据哲学的观点来说,一分为二,肯定有利也有弊,它的弊端就像网民已经说过,如果钱钟书或者吴晗,在现代社会,他们肯定要被拒之于高校门外,尤其现在很大众化的一个韩寒现象吧,韩寒这种所谓的偏才或者专才,他们被拒之于高考门外,您能不能给他们这一类,或者是离经叛道,或者是有特别才能的人,给他们指出一条活路呢,让他们也能进高考,进入大学里面接受高等教育,从而发挥他们的专长,为咱们中国12.6亿人出现更多的拿诺贝尔奖,或者像其他的大奖那方面的大师级的人物呢?

顾海兵:比如说做为某一个人,专才的人,我觉得如果有大学愿意要他,好,如果说所有的大学都不汲纳他,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因为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他进不进大学无所谓。所以有的时候,我对外,我打出我的名片的时候,我的名片上这样写的,“中国非主流学者”,我并不讲我是哪个大学的教授,我需要讲这个行头吗,你这个帽子戴的再多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你就是过去历史上有再大的贡献那只是历史,你现在没有产品,没有高质量的产品你就没有市场,我们有些人一拿出来就是什么博士生导师,院士,有多大的意义,中国就是有一万个院士又能如何呢,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拿出来顶天立地的成果。再一个,你刚才讲的诺贝尔奖,我给你提一句话,一心想拿奖的人拿不了奖,我们中国现在想拿诺奖的心情太迫切,一来一个什么诺奖得主就崇拜的不得了。有什么意义呢,你一心拿奖就能拿奖吗,一心想当将军的士兵他当不了将军,当然,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也不是好士兵。所以我们一定要破除这种所谓的诺奖情结,自然科学奖我不讲,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我可以这样说,他们对中国经济问题没有发言权,他连中文都不懂,他哪儿来发言权。中国的经济问题有很多特殊的地方,我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就问他,你知道中国的“水分”是什么意思吗?中国的水分,统计数据的水分他懂吗?他不知道。而且诺奖得主自己都讲,我们对中国的经济问题没有发言权,可是我们花了好多钱把他请来,当然我们可能在形式上有一些作用,但是并不是说不交流,交流的方式很多。而且我可以这样讲,诺奖得主很多人的建议,他们的建议,我们中国人早就提了,当然可能中国有一个传统,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可能是墙内开花墙外香,这都存在,所以我觉得,你讲的,有些专才可能进不来,这都无所谓,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您进不进大学,是不是要有个身份,都无所谓。世界上最早的飞机设计制造者是谁啊,是没有什么学历的莱特兄弟,他不一定非要到大学搞个教授职位,你不到大学里也是教授嘛,你是真正的教授。

比如说,我们讲司马南,司马南是教授吗,不是大学的教授,可是我认为他绝对不亚于教授的水平。实际上我觉得,是不是在教学这个讲堂上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你这个产品是不是有市场,而这个市场并不是指这种有形的,大量的可能是无形的。所以我觉得很多的问题的判断和分析,我们一定要站的高一点,看的远一些,琢磨的深一点,有的时候不必纠缠于某一个具体的小问题,抛开这个问题,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一下,比如说你一直特别赞成的某一个问题,一个答案,那么,有一天你就可能,我不赞成怎么样,或者你特别不赞成的一个问题、一个观点,那么你就给自己定下一个规则,我赞成一下怎么样,这样对丰富我们的思想有好处,我希望我们的学生,我们的人才,应该是思想最活跃的,思想不活,你还谈得到创新吗。

主持人:顾教授您看您讲了一个小时的发言,讲题的题目是"中国高考制度反思",那如果我问您中国高考制度最大的弊病是什么,您怎么回答,只能用一句话回答。

顾海兵:那我认为,最大的弊病就是否定了人的多样性的发展的潜能。

主持人:好,谢谢您,谢谢顾教授。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