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小吉姆和他的大卷心菜》作者:[美]M·狄扬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小吉姆和他的大卷心菜

[美]M·狄扬(Meindert De Jong)著

[作者简介]

  M·狄扬(又译作迈恩德特·德容,Meindert De Jong,1906-),是美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和美国纽伯里奖等许多重要儿童文学奖的获得者。他生于荷兰渔村维鲁姆,八岁就跟着父母移居美国,生活在密执安州的大拉皮兹农村。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参加空军,被派到中国做了三年随军记者。战后他专业从事儿童小说写作。从1938年出版处女作到1972年出版《一只几乎全白的像兔子的猫》,他一共写了27本书。

第一章 大木牌上写的字

第二章 小锄头

第三章 晚了!

第四章 隔壁的大叔样样都懂

第五章 卷心菜的肥料

第六章 蜗牛和癞蛤蟆

第七章 小鹪鹩和小兔子

第八章 和卷心菜一起玩

第九章 时候到了

一、大木牌上写的字

   有一个小男孩,他有一块自己的菜地,他那块菜地上竖着一个大木牌。这男孩子叫吉姆——吉姆·乔丹。他的名字在他这个木牌上写上了。

   大木牌是这样写的:吉姆·乔丹的菜地

   在这块地上竖起木牌,还在木牌上用大字写上他名字的,可不是吉姆自己。木牌上的字是他姐姐朱莉娅给写的。

   这都是他姐姐出的主意。他姐姐又爱写字,又爱做木牌。她爱在木牌上写上黑的、红的大字。她在学校里做了这个木牌,是闹着玩儿给他做的。

   吉姆的哥哥哈罗德看到朱莉娅做的这个木牌很喜欢。他跟朱莉娅不同,一向爱用锤子冬冬地敲,用锯子沙沙地锯,还丁丁冬冬地敲钉子。

   朱莉娅写上字的木牌,哈罗德很快就给它做了一个框。木牌于是跟画框一模一样。哈罗德为了让这个木牌不怕风吹,不怕太阳晒,不怕雨打,还在它上面蒙上一块尼龙布。

   哈罗德把木牌钉在一头削尖了的一根粗木桩上。然后他把木牌竖在后院的角落里。

   那角落在车房和隔壁人家高高的围栏之间,谁也不上这儿来。木牌上就这么写着:

   吉姆·乔丹的菜地

   不过木牌上写的话不是真的。大木牌后面根本没有菜地。

   吉姆抓住妈妈的手,把她拉来看竖在后院角落里的木牌。妈妈马上就上店里去买菜种。她买了玉米、大豆、胡萝卜、花椰菜的种子。还买了卷心菜种。

   除了种子菜秧,她还买了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这些工具用玻璃纸口袋装着,随后送来了。

   傍晚爸爸回来把车开到车房,差一点撞上了角落那儿的木牌,好容易避开了。于是他念木牌上的字。

   吉姆和妈妈在木牌旁边等着他。爸爸在车上念了木牌上的字:吉姆·乔丹的菜地

   爸爸哈哈笑起来。

   “吉姆,木牌上写的那块菜地在哪儿啊?用红字写得挺大挺大的。”

   妈妈说话了:“请你不要笑。现在不但有了木牌,还有了菜种和卷心菜秧。想请你帮忙在这儿把菜地开出来,等着你回家呢。”

   爸爸马上下车,跑进车房,拿着一把铁锹回来。

   爸爸正在开这块窄窄的地,哥哥和姐姐回家来吃晚饭了。爸爸叫他们也来帮忙。

   爸爸说:“晚饭等菜地开好了再吃吧!”哥哥把地拉平,妈妈下菜种,爸爸种卷心菜秧,姐姐把一个个空了的种子袋插在小棍子上,小棍子插在一条条田垄的头上。这样,一看小棍子上的种子袋,就知道哪条田垄种的什么了。

   在车房和隔壁人家围栏之间,窄窄的一块菜地开好了。卷心菜秧多了出来。哥哥干脆把多出来的卷心菜秧拿去给隔壁的鸡吃。

   最后爸爸把大家留下的脚印弄平。活儿干完了。

   大家干完了菜地的活儿,就回家去吃晚饭。

   大家坐在饭厅的桌子周围,开始谈这块新开的菜地。

   哥哥在桌子旁边探出身子对吉姆说:“吉姆,我每天要帮你照料菜地。田垄之间的杂草,我都给你除得干干净净。”

   姐姐说:“对,我也帮你拔田垄上的杂草。”

   妈妈说:“这一来我没什么事做了。菜地这么小。这么办吧,天不下雨,我每天去浇水。”爸爸说:“唉呀,我做的事不是一点也没有了吗?好吧,吉姆。那我跟你讲定了。我就看大家是不是完全照他们说的办。”

   吉姆满心感激,可他自己到底干什么呢,谁也没想到过。

   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装在玻璃纸口袋里,正在墙角里放着。

   吉姆一点没提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的事,在饭厅的老位子上坐着,光笑嘻嘻地听大家七嘴八舌地说话。

   吉姆是不是在想,大家怎么说就怎么办吧?

   他对地里活一点不懂,能说什么呢?

   吉姆就这样一声不响。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在玻璃纸口袋里装着,也就这样在墙角里放着。

二、小锄头

   等种子发芽,实实在在是一件叫人越等越心焦的事。

   吉姆每天到菜地来,用背靠着木牌桩子,盘着腿,眼巴巴地等着种子发芽。

   菜地上只不过看到照样竖着的大木牌,种着的白菜秧,插着空种子袋的木棍。

   种子袋上印着叶子很大、长得很棒的大豆、胡萝卜和玉米什么的。可菜地上一样也看不见。

   起先到菜地上来的不光是吉姆,大家都来了。不过他们不像吉姆那样背靠在木牌桩子上看半天,他们急急忙忙地看一眼就回家去了。

   等种子发芽实实在在叫人心焦。后来大家就不再来看菜地了。吃晚饭的时候,他们也不谈菜地了。

   等种子发芽实实在在叫人心焦。装在玻璃纸口袋里的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就那么摆着,时候不到,一点用处也没有。

   杂草倒是很快长出来了!玉米、胡萝卜、大豆、花椰菜还没长出来,它们倒先长了出来。杂草在窄长的菜地上长满了。

   它们在田垄间长满了,在卷心菜秧之间也长满了。

   吉姆等着。可是哥哥根本不像他说的那样到田垄间来除草。他同他的朋友正起劲地在院子树木上搭小房子。

   吉姆从玻璃纸口袋里拿出小锄头,亲自动手除田垄间的杂草。

   姐姐根本不像她说的那样来拔田垄上的杂草。她正忙着在给运动会做大木牌。

   吉姆亲自动手除田垄上的杂草。

   除田垄上的杂草可不容易。吉姆一点不认识玉米、大豆、花椰菜的芽。他根本看不出它们跟杂草的分别。

   种子袋上画着有许多大叶子,长得很棒的植物,一个字也没有。吉姆翻到种子袋的背面看。背面倒画着它们刚长出地面的嫩芽。

   吉姆有办法了。他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种子袋,看着袋子上面的嫩芽来对照地上长的东西,样子不对就是草,他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拔掉了。

   吉姆就这样仔细看空种子袋上的画,把眼睛鼻子都凑到田垄上去拔杂草。

   田垄上长的结果全是杂草。等到吉姆把杂草拔完,大豆、胡萝卜、玉米、花椰菜的芽一棵也没有——它们全都还没发芽。

   只长出杂草的地又变成了一块光秃秃的泥地——只有一垄地长着卷心菜秧。

   接着吉姆从玻璃纸口袋里拿出小耙子,学爸爸那样把地耙平,把自己的脚印也弄掉。

   爸爸有事出了远门,就不能像他对吉姆说的那样来看菜地。于是菜地只好由吉姆自己来看。

   还有,第二天下了雨。妈妈因为忙,后来就把到菜地上浇水的事给忘了。吉姆于是把水龙带拉到后院来浇他的菜地。

   木牌上照旧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如今它真变成吉姆的菜地了。因为菜地的事全都由他自己干。

   有一天傍晚,杂草拔干净了,事情做完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该上床睡觉了,可吉姆还是一个人坐在菜地的木牌底下。就在这时候,田垄平滑的泥土裂开,地上开了一个个口。

   大豆发芽了!

   大豆像把圆背弓起来似地开始抽芽。大豆弯弯的小茎在夕阳照耀下长出来了!茎顶上面的茶色大豆沐浴着夕阳,一下子张开。张开的大豆里面有很小的嫩叶。

   小嫩叶对着夕阳张开。夕阳柔和地照着大豆,大豆也好像很尊敬夕阳似的。

   吉姆回家把妈妈拉来。他抓紧妈妈的手,让她看大豆对着夕阳张开的小嫩叶。

   天很快就黑了,该睡觉了,吉姆上床去睡觉。可是在地里睡了很久,一直睡到现在的大豆,今天晚上却不睡觉。

   这天夜里,田垄上的大豆全部从地里把圆背顶到地面上来。吉姆早晨到地里一看,大豆已经全部出了芽,站成一排,在那里沐浴着朝阳了。每一个嫩芽都对着朝阳张开了小嫩叶。

   第二天夜里,在大家睡觉的时候,轮到玉米发芽了。早晨一看,玉米的芽长出来了,冒出来的尖尖像是小矛枪。看着就像绿色的小士兵,握着绿色的长矛排列在那里。看着就像小长矛的行列在大木牌后面行进。

   下一夜又轮到花椰菜发芽。再晚一点,胡萝卜发芽了,长出了羊齿形的叶子。如今菜地上一片碧绿。这就跟大木牌上写的一样了——正像木牌上写的,一点不假,是一块菜地。

   这一天,吉姆把田垄头上插着种子袋的那些木棍全给拔掉。如今吉姆不用看种子袋上的画也知道什么植物发什么芽。

   真的,知道得清清楚楚——一看就能认出来。

   大木牌照旧竖在那里,上面大字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三、 晚了!

   天黑下来,接着又一夜过去了。早晨去一看,菜地里出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头一夜菜地里来了一只狗。这只狗看中了车房和围栏之间这块掘好耙平的菜地。它想,它叼来的那根大骨头埋在这里正合适。

   狗不懂什么大豆、胡萝卜、玉米和花椰菜。它只知道自己叼着的那根大骨头。

   狗把大骨头埋在种花椰菜的那条田垄上。它用前脚挖洞——转眼工夫,本来很平的土扒乱了,花椰菜的小芽也扒得乱七八糟了。狗把骨头埋好,盖上土和花椰菜芽,走了。

   这一夜又来了一只狗。它来到花椰菜地上,拼命地嗅,把鼻子贴到地上一个劲儿闻埋着的骨头。

   狗为了挖骨头,把扒平的土扒乱了,把扒平的花椰菜芽又扒得乱七八糟。狗挖出骨头,叼走了。

   就一夜工夫,花椰菜地给搞得一团糟。

   早晨一看,花椰菜芽一棵不剩,全完了。

   第二天夜里,菜地里又来了两只猫。

   天一片漆黑,一只猫把另一只猫追到这里,两只猫打起架来。

   两只猫扭成一团,往围栏上撞,往车房上撞,往大木牌上撞。

   大木牌总算没给撞倒,可是两只猫在胡萝卜地上一场扭打,长着羊齿形叶子的胡萝卜都倒下来了。

   两只猫呜哇呜哇大叫打得那么厉害,家里人都给吵醒了。

   大家在床上坐起来。吉姆在二楼的床上瞪圆了眼睛,竖起耳朵听他那块菜地上可怕的大吵大闹声。

   在楼下房间,爸爸从床上一骨碌起来,一面揉眼睛,一面走到外面门廊上,顺手拿起那里一只旧鞋子,就向黑暗里扔去。

   旧鞋子扔在高围栏上,撞回来,好像落在菜地上,还碰了一下木牌,发出很响的声音。旧鞋子好像还打中了在胡萝卜地上扭打成一团的两只猫。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黑咕隆咚的,谁知道呢?

   早晨一看,长满羊齿形叶子的胡萝卜给压坏了,乱七八糟。芽有的落在卷心菜秧上,有的枯了,耷拉着站在那里。

   那只黑色的大旧鞋鞋底朝上落在白菜秧之间。

   大家吃早饭前去看菜地。满地都是叶子繁茂的胡萝卜。

   “唉呀,到底怎么回事!”妈妈说。

   大家也都这么说。

   “到底怎么回事!吉姆,说真的,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家就站在菜地前面看着。

   他们就这么看着,谁也不动手。鞋底朝天落在卷心莱秧上的黑色旧鞋也没人捡。他们好像在想,到了这个地步,把它捡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了。

   “咱们好容易开的地全完了。唉呀,到底怎么回事啊!”姐姐说。

   “真可怕。我也干了一通——可什么也没有了!”哥哥也说。

   妈妈只是紧紧抱住吉姆。

   “糟糕,真糟糕。”爸爸生气地说。

   爸爸在生狗和猫的气,可特别是生自己的气。

   “我早就该想到猫和狗。我不该让它们到菜地上来。瞧,车房里有一捆铁丝网,要是早想到,就可以把菜地用铁丝网拦起来。这样就什么也进不来了。真的,事先再考虑一下就好了——可这都因为我们对菜地的事不大懂。不过明年,吉姆,等明年好好干。明年围上铁丝网。吉姆,明年把菜地四周好好地围上。”

   “不行。不要明年围,现在就围。”吉姆说。吉姆看着大木牌,又说了一遍:“现在就动手围。”

   “好。就依你的办,现在就围!”爸爸好像还在生自己的气。“好。现在就干,干完再吃早饭。”大家帮忙围铁丝网。哥哥把网的一头拴在隔壁人家高高的围栏上。爸爸把网的另一头钉在车房上。

   “吉姆,你看。铁丝网下角没钉上,只是挂在几个敲弯了的钉子上。因此,你只要把铁丝网下角掀开,就能走进菜地,可其他动物,狗也好,猫也好,绝对进不去。”就这样,窄长的菜地前面拦上了铁丝网,想来没问题了。

   大家于是回家去吃早饭。

   只有吉姆还留下来,他要看看铁丝网怎么样。他把铁丝网下角掀开,又小心地挂到钉子上。

   看来很牢靠。于是吉姆也回家,坐到饭厅的大桌子旁边,跟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一起吃早饭。

   可大家早饭吃得正起劲,不知怎么搞的,隔壁人家的一群鸡从小鸡舍里溜出来了。这群鸡钻到小鸡舍外面来,这种事以前还没有过。

   这群鸡一下子欢天喜地。它们在广阔的天空底下,在隔壁的大院子里跑来跑去。它们拍着翅膀要飞起来。一只大鸡甚至想飞到天上去。

   不过鸡飞不高——拼了命也顶多能飞到围栏顶。

   这只大鸡吧哒吧哒扑着翅膀,飞过了围栏,落到了吉姆的菜地上。其他的鸡一见,也就喔喔喔、咯咯咯地叫着,全都跟上,飞到了吉姆的菜地里。

   吉姆一家人正在家里的饭厅吃早饭,听见鸡在外面吵吵闹闹,全跑到院子里来。爸爸赶过大家,最先跑到。

   爸爸掀开铁丝网的下角,像潜水似地钻进了菜地。

   那群鸡一下子着了慌,全都高高飞起来。

   它们叽叽喳喳吵闹着,劈劈啪啪拍着翅膀,像阵暴风似地飞过围栏,逃回隔壁的院子。

   不过已经晚了。菜地上的东西全让那群鸡给毁了。

   哥哥和姐姐去告诉隔壁人家。隔壁人家就出来帮忙把鸡赶回鸡舍。

   爸爸站起来,在铁丝网那边看见了吉姆。他用泄气的声音说:“吉姆,明年在菜地顶上也罩上铁丝网!用铁丝网做个屋顶。这样就连鸡也进不来了。”可如今再说也没用了。妈妈跪在地上,紧紧抱住吉姆:“就这么办,明年……明年一定这么办,吉姆。”可如今已经来不及了。

   就这样,今天一个早晨,吃早饭前在菜地前面围上铁丝网,吃过早饭到菜地来赶鸡,可是已经来不及。大家很忙,不得不走了。

   妈妈得回家准备饭盒给孩子们上学吃。哥哥和姐姐停止在隔壁院子里赶鸡,一回到家来,像把饭盒抢过来似的,拿起饭盒就急忙上学去了。

   爸爸也给耽误了,他跳上车赶紧开了就走。吉姆从铁丝网底下钻过去,走进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菜地。

   那群鸡不管什么都吃了个精光。除了那只旧鞋子,什么也没有了。

   隔壁的大叔还在嘘嘘地把鸡赶进小鸡舍。吉姆死死盯住旧鞋子在发呆。

四、隔壁的大叔样样都懂

   隔壁的大叔好容易把鸡全给赶进了小鸡舍,把门关起来。

   大叔来到围栏旁边,气也喘不过来。他从围栏上面不转眼地看着吉姆。

   吉姆没向大叔那边看,低着头看着旧鞋子。

   “吉姆,我很知道你的心情,”隔壁的大叔抱歉地说。

   吉姆不做声。好像没听见似的。菜地上除了大豆和卷心菜的根,什么都没有了。

   玉米也没有了。给鸡吃了。就剩下孤零零一只旧鞋子。吉姆低着头看着它。

   隔壁的大叔也看着旧鞋子。

   “吉姆,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做,”大叔说。

   吉姆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他也不知道做什么好。他就这样不知道该怎么办,呆呆地拿起旧鞋子来看。

   “吉姆,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做,”隔壁的大叔又说。

   这时候吉姆猛叫了一声:“唉呀,瞧!”“哦!剩下一棵卷心菜秧!它让鞋子给挡住了,那些饿鬼似的鸡没看见它!”隔壁的大叔高声说。

   两个人死死地盯住这棵卷心菜秧看——就这么一棵了。

   隔壁的大叔又说:“就剩下这么一棵卷心菜秧了。的确太少,可是我想,你和我两个人可以把这唯一的一棵卷心菜秧种大。也许还可以把这棵小卷心菜秧种成比赛能够得奖的大卷心菜。种这么一棵卷心菜,这块地够大的。菜地和卷心菜的事我懂,我想我可以教你怎么种。”吉姆看着隔壁的大叔。

   “吉姆,你听我说,”隔壁的大叔说。“你把留下来的卷心菜根和大豆根全给拔起来,堆在这棵小卷心菜秧周围。它们可以养大这棵卷心菜。把它养成比赛能够得奖的呱呱叫的大卷心菜。你就这么干起来吧,我去给你拿来一把喷壶和一盒化肥。我的鸡干了坏事,我真抱歉。”吉姆照他说的,把其他卷心菜和大豆留下的根拔起来,堆在被旧鞋子救了出来的孤零零的一棵卷心菜周围。

   隔壁的大叔从围栏上面递给吉姆一把绿色的嘴壶。

   “这么大小正合适吧?”隔壁的大叔说。“每天你在卷心菜上浇水。在卷心菜周围堆的根上也浇水。这些根渐渐腐烂,很快就跟泥土搀和在一起。这样就可以帮你把这棵小卷心菜培养成比赛能够得奖的呱呱叫的大卷心菜了。”隔壁的大叔从围栏上面又递给他一盒化肥。

   “这化肥你可得小心用,”大叔仔细叮嘱说。“得这么办。这化肥只能四个礼拜在卷心菜周围撒一回。”吉姆慢慢地点点头。

   “吉姆,跟你说四个礼拜一次你不懂。我来告诉你。从你二楼房间的窗子望出去,月亮圆了,照得亮亮的,这个你懂吧?每隔四个礼拜,月亮就这么圆一次。好,每到月亮这么圆,第二天早晨你就在卷心菜周围撒一回化肥。”吉姆仔细昕着,慢慢地点点头。

   “明白了吧,可绝对不能多撒,”隔壁的大叔提醒他。

   “你就撒这么多——对了,撒早晨吃麦片粥时候放的砂糖那么多。怎么样,懂了吗?”吉姆又点了几下头,真的,该怎么办他都记住了。遭了鸡的殃,他倒爱上了隔壁这位大叔。

   隔壁的大叔教会了他怎么办。然后他就让吉姆去干!

   隔壁的大叔看看手表:“唉呀,我晚了!”他说着走了。吉姆也回家去。他想把妈妈拉来,让她看看剩下来的唯一一棵孤零零的卷心菜。

五、卷心菜的肥料

   大木牌上照旧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可菜地上就剩下一棵小卷心菜,以及搭救了这棵卷心菜的那只旧鞋子。

   吉姆想起来,就把旧鞋子放到菜地后面,车房和后墙之间。猫一向在那儿打架。

   吉姆把旧鞋子横过来放。他想,这样放着,下起雨来就不会弄得一鞋子都是水了。

   这一来,菜地上就光剩下一棵小卷心菜。它长在厚厚一层柔软潮湿的大豆根、白菜根和鸡毛上。

   这些鸡毛是爸爸奔进菜地的时候隔壁那些鸡吓得掉下来的。

   吉姆把这些鸡毛收集起来,跟残根一起堆在卷心菜旁边。

   吉姆每天用喷壶在那些残根和鸡毛上浇水。连下雨天也浇个不停。

   除此以外他还干各种各样的事。等到那些根渐渐腐烂,开始跟培养着卷心菜的泥土搀和存一起,吉姆又每天在院子里扫落叶,在角落里拔杂草,拿来给卷心菜做肥料。

   院子里还常常落下一些鸟毛,吉姆把它们捡来给卷心菜做肥料。

   杂草和落叶成了卷心菜的床。鸡毛和五颜六色的鸟毛围住孤零零的一棵小卷心菜,看去完全像个鸟窝。

   过了四个礼拜——月亮圆了,很亮很亮的月光从二楼房间的窗子照进来,——吉姆想,他在麦片粥上放的砂糖是多少呢?

   吃完早饭——这是在月亮圆了的第二天早晨——吉姆在卷心菜周围撒化肥,跟在麦片粥上放的砂糖一样多。

   可是四个礼拜太长了。在这中间,吉姆有时在卷心菜上撒上一勺子真正的砂糖。

   隔壁大叔可没说过卷心菜上不能撒砂糖,所以吉姆想这么干是不错的。不管怎么说,四个礼拜实在太长了。

   扫落叶,捡鸟毛,在卷心菜上撒砂糖,哪样吉姆都爱干。

   有趣极了。就像在做好玩的游戏。

   吉姆完全是在跟卷心菜做游戏。当然,跟卷心菜做游戏的人是没有的——吉姆是在种卷心菜!

   如今卷心菜已经不小了。它开始伸出大片的叶子。叶子就像向着太阳张开的绿色翅膀。

   卷心菜开始在笔直的粗干上伸展。它在大木牌背后长啊长的,简直想要长到太阳那儿。

   羊齿形的大叶子伸向车房和隔壁围栏。羊齿形的大叶子伸向角落里那只旧鞋子——像要把搭救了它的旧鞋子遮盖起来。

   到了一天,卷心菜的叶子不再向旁边伸展了,顶上的两片小叶子开始向里卷,就像要把太阳也给卷进去,就像要把太阳也给包到自己当中似的。

   其他叶子也相互包起来。于是开始变成一个胖滚滚的绿色圆球。这个绿色圆球起先是吉姆的拳头那么大。

   不过有几张叶子还是伸开着。如今卷心菜长得实在大,窄长的菜地已经不是空空的了。

   大木牌上照旧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大卷心菜像是要证明木牌上写的话不是吹牛,于是拚命地长大,要把整个菜地长满。

六、蜗牛和癞蛤蟆

  过了两三天,卷心菜这儿来了一只蜗牛。这只蜗牛是夜里来的——天黑以后,它慢吞吞地爬呀爬的爬来了。

   蜗牛盯住落在地上的一片卷心菜枯叶子。它爬得实在慢,绕着卷心菜枯叶子的边爬着吃叶子,整整爬了一夜工夫。

   早晨吉姆到菜地上来一看,落在地上的一片卷心菜叶子底下藏着一只蜗牛。

   吉姆看到了蜗牛留下的一道银色痕迹。他拿起叶子来看,原来是一只蜗牛像打盹似的在慢吞吞地爬。蜗牛是银色的——全身银色,很软,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银色痕迹。

   吉姆很高兴蜗牛到卷心菜这儿来。如今卷心菜不像原先那样孤零零了。

   吉姆甚至想,蜗牛要是住在这里,卷心菜下面的叶子可以给它。

   蜗牛就让住下来了。

   过了几天,卷心菜这儿又来了一只癞蛤蟆。癞蛤蟆跟蜗牛不同,它不是夜里来的,是大白天来的。

   癞蛤蟆到这儿来,是要捉那些怕太阳怕白天,专门在夜里出来活动的虫子。这些虫子躲开太阳,藏在阴凉的卷心菜叶子底下。

   这里藏着蚊子,癞蛤蟆把长舌头一吐,蚊子就给吃下去了。

   吉姆向卷心菜走过来的时候,蜗牛没逃走。因为蜗牛走不快。

   吉姆看着癞蛤蟆,为了看得更清楚,把头伸到卷心菜下面那些叶子那里,癞蛤蟆三蹦两蹦就逃走了。

   癞蛤蟆从卷心菜下面阴凉的地方跳出来,蹲在太阳下面。

   它的小心脏卜卜地跳,肚子一动一动,鼓起了小眼睛。

   吉姆伸手抓住癞蛤蟆,把它从太阳底下放回卷心菜下面原来的地方。吉姆觉得很奇怪,癞蛤蟆会喜欢待在卷心菜底下。

   卷心菜底下很阴凉,有一股腐烂的气味——雨后泥地上的气味就是这样的。

   癞蛤蟆回到阴凉的卷心菜底下,它的小心脏还跟刚才在太阳底下一样卜卜跳得很厉害。吉姆把手掌放在癞蛤蟆的肚子上,他觉得癞蛤蟆的肚子在手掌里一鼓一鼓的。

   癞蛤蟆鼓起了眼睛,盯住面前这个男孩子的大脑袋,这大脑袋比它的身体要大十倍十一倍。

   吉姆不知道怎么对待这只癞蛤蟆好。他忽然想起,隔壁那条狗很喜欢人家抚摸它的背。

   吉姆于是像抚摸狗那样抚摸癞蛤蟆的背——可癞蛤蟆的背太小,他只好用一个指头尖去抚摸它。

   癞蛤蟆的背上全是疙瘩。吉姆吃了一惊。癞蛤蟆既不冷又不湿,也不粘糊糊的——它满是疙瘩的背很凉很粗糙。

   蜗牛可不能抚摸——蜗牛的身体很软,湿漉漉的。可癞蛤蟆能够抚摸。它又凉又粗糙。

   吉姆实在惊讶,癞蛤蟆喜欢人家抚摸它的背!不过小癞蛤蟆大概比吉姆还要惊讶。可是他的心脏和肚子渐渐跳得不像先前那么厉害了。

   它的眼睛却依然鼓着,也许是喜欢人家抚摸它的背,所以高兴得眼睛也鼓起来吧?最后吉姆很疼爱地放开它。

   癞蛤蟆不再跳到阳光底下去。吉姆把头钻到卷心菜底下,牢牢看住它。吉姆和癞蛤蟆就这样交上了朋友。

   他们俩真是一对朋友。有一天卷心菜叶子底下飞出来一只蚊子,飞到往叶子下面看的吉姆的鼻子尖上。它正要往鼻子上叮,癞蛤蟆把长舌头一吐,蚊子给吃下去了。

   吉姆和癞蛤蟆一直在卷心菜叶子下面做着朋友。卷心菜叶子底下是雨后泥地的那股气味。

   癞蛤蟆从此在卷心菜下面住下,哪儿也不再去了。

七、小鹪鹩和小兔子

                 

   接着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卷心菜上的叶子卷啊卷啊,一天又一天,变了个绿色的大圆球。

   吉姆想,它马上就要跟自己的头一样大了。他又想,它如今至少也有洋娃娃——大洋娃娃的头那么大了。

   有一天,几只蝴蝶飞过高高的围栏,飞过铁丝网,到卷心菜上来飞舞。这些蝴蝶有雪白的,有黄色的,还有像蓝色水珠那样的。

   蝴蝶绕着卷心菜飞舞,在卷心菜和它下面的叶子上产卵。

   这些卵又变成了和卷心菜一样颜色的绿色小毛虫。

   绿色小毛虫吃绿色的卷心菜叶子。它们一个劲地吃啊吃的,大起来了。等到它们大起来,吃得更厉害了。吉姆不喜欢这些毛虫。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办。

   有一种鸟叫做鹪鹩。鹪鹩这种鸟忙极了。它在二楼吉姆的房间窗前那棵树上做窠,飞来飞去忙个不停。

   这个窠白天藏在树叶当中,从下面看不见。可是一到月夜。吉姆从他的房间窗子可以看见它。衬着圆圆的黄色月亮,吉姆还能看见窠里的鹪鹩。

   这只鹪鹩如今在窠里孵卵了。它本来忙成那样,如今却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孵卵。

   过了没多久,树上小鸟窠里出现了四只小鹪鹩。这一下,鹪鹩妈妈又忙起来了。它比原先更忙。它得喂四只小鹪鹩,它们张大嘴等东西吃。

   小鹪鹩生下来了。卷心菜也在长大。鹪鹩妈妈注意到了这棵大卷心菜。高高的围栏和铁丝网不能阻挡鹪鹩从天上飞下来。鹪鹩妈妈从树上飞到围栏上,又从围栏上飞到卷心菜上。

   卷心菜在菜地上生长,树上鸟窠里四只饿着肚子的小鹪鹩在等东西吃。卷心菜上有毛虫。鹪鹩妈妈从卷心菜这儿叼着毛虫飞到树上,又从树上飞到卷心菜这儿来叼毛虫,不住地飞上飞下。

   吉姆到菜地上卷心菜这儿来看蜗牛,来抚摸癞蛤蟆的背。

   鹪鹩从树上飞下来,只好在铁丝网上盘旋,因为看到有个男孩子把头钻到卷心菜叶子底下。鹪鹩从铁丝网上对吉姆叽叽喳喳埋怨。它好像说:“请你让开,请你从这棵卷心菜底下让开。我实在忙。太忙了,太忙了。我可没工夫在这铁丝网上等着你走开。”鹪鹩妈妈实在忙,不能老蹲在铁丝网上叽叽喳喳地向吉姆发牢骚。

   勇敢的鹪鹩妈妈,她大着胆子飞到卷心菜上,叼起一条毛虫,飞回树上的窠。可它马上又飞下来。

   有个男孩子把头钻到卷心菜叶子底下什么的,它根本不管了。

   鹪鹩妈妈叽叽叫着,在卷心菜上停一下,一下子就叼起一条毛虫。这儿能听见树上窠里的小鹪鹩叫。鹪鹩妈妈在毛虫很多的卷心菜上捉个不停。

   鹪鹩是捉毛虫能手。卷心菜不住地长大。这都因为吃卷心菜叶子的毛虫不住地给抓走了。

   树上窠里的四只小鹪鹩吃着卷心菜上的毛虫,越长越大。

   下面菜地的卷心菜越长越大,树上窠里的小鹪鹩也越长越大——这真是太好了!

   有一天夜里,卷心菜这儿来了只小兔子。那一夜正碰上月亮又圆了。吉姆亲眼看到兔子上卷心菜这儿来。

   当时吉姆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他想看看月亮圆了没有。他想看看是不是到了时间,早晨该在卷心菜上撒一点儿化肥了。

   月亮圆了。院子照着明亮的月光,闪着一片银色。车房旁边的菜地上,圆滚滚的大卷心菜沐浴着月光,也闪着一团绿色。

   正在这时候,一只兔子穿过月光照耀着的一条小道。兔子后面,大猎狗汪汪地叫着在追赶。

   小兔子不知道拐到哪一边好。它穿过草地一溜烟地跑起来——拚命向着菜地前面围着的铁丝网跑。

   吉姆在床上看着兔子被猎狗追赶,担心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喉咙像堵住了。

   好样的!小兔子没往铁丝网上爬,却在铁丝网下面钻了过去!小兔子在卷心菜底下不见了。

   吉姆在床上笑出声来。他忘了把铁丝网的下角挂到车房脚下的钉子上。他到现在才想起这件事。

   对,他忘得好!吉姆不知不觉地笑出声来。这时候大猎狗拼命顶铁丝网。它身体太大,铁丝网底下钻不过去。

   猎狗把铁丝网顶了一通,一下子倒了下来。呜……它发出很响的惊叫声,不像样子地打滚,四条腿朝天乱扒拉。吉姆越笑越厉害了。

   猎狗好容易总算站起来。接着它想,小兔子大概钻过围栏,逃到隔壁院子里去了。

   猎狗开始爬高高的围栏。它好像用前腿把身体拉上去似的,爬过了围栏,在黑暗当中汪汪地叫着不见了。

   小兔子瑟瑟发抖,在月光照着的卷心菜大叶子底下一动也不敢动。猎狗走了。小兔子得救了。卷心菜帮了小兔子的忙!

   早晨吉姆到菜地上来看,真奇怪,小兔子还在卷心菜底下。小兔子看见吉姆,像夜里听见猎狗向它汪汪叫时那样,惊傻了。

   小兔子像是尽可能离开吉姆,逃到菜地角落去。可是没地方可逃了,一点办法也没有。小兔子钻进了扔在那里的黑色旧鞋子。

   小兔子还小,钻到旧鞋子里没问题。小兔子在旧鞋子里瑟瑟发抖,旧鞋子也瑟瑟地抖起来。

   吉姆不知道怎么对待这只受惊的兔子好。他想,让它吃卷心菜叶子做早饭怎么样?

   吉姆于是从卷心菜下面剥了一张叶子,悄悄地放在旧鞋子旁边,走开了。

   吉姆存心不把铁丝网的下角挂在车房的钉子上。他想,小兔子吃了卷心菜的大叶子,有了力气,也许会从铁丝网下面钻出去逃走的。

   吉姆坐在前门门廊的台级上等着。等待真叫人心焦,越等叫人觉得时间越长。今天早晨还没有把头钻到卷心菜底下去看过蜗牛呢。癞蛤蟆背上的疙瘩也还没抚摸过。

   还有,卷心菜也还没撒化肥——月亮昨天晚上已经圆了!

   全都因为来了这只兔子。

   吉姆最后忍不住了,回到菜地上去。小兔子不见了。剥给它的卷心菜叶子也不见了,大概让小兔子给吃啦。

   可是他往角落里一看,卷心菜叶子在那儿——它跟小兔子都在旧鞋子里。小兔子把它拖到旧鞋子里,正在吃着。

   旧鞋子一动一动。因为兔子正在鞋子里吃着卷心菜叶子。

   露在鞋子外面的卷心菜叶子也一动一动。

   卷心菜做了大好事!它救了兔子的命。卷心菜又是旧鞋子救的,小兔子如今正在这只旧鞋子里吃着卷心菜叶子呢。尽是些大好事!

   吉姆想,兔子要是愿意待在这里,他可以每天剥给它一张卷心菜下面的叶子。叶子那么大,够小兔子一天吃的。

   卷心菜大,兔子小。下面的叶子每天剥一张,卷心菜不在乎。

   这么大的卷心菜养活这么小的兔子根本不算什么。它还养活着小鹪鹩。它还成了蜗牛和癞蛤蟆的住所。

   小兔子就这样待在卷心菜旁边。哪儿也不去。

   卷心菜不住地长大。上面那个绿色的圆球越来越大了。

   卷心菜那个球原先像一个大洋娃娃的头那么大,如今已经比吉姆的头还要大。

   唉呀,它如今长得可真大!它如今比爸爸的头还要大——唉呀,大得多了,而且还在拼命地长大——不用说,那么碧绿碧绿的,叫人看了就眼睛一亮!

八、和卷心菜一起玩

             

   这时候,一家人围着大桌子在吃晚饭。爸爸、妈妈、姐姐、哥哥都很奇怪,吉姆整天待在只剩一棵卷心菜的菜地里,到底在干什么呢?

   大家讲这件事,叽哩喳啦,问来问去。

   哥哥不知问了多少次:“嗯,吉姆老在卷心菜张开着叶子的角落里,到底怎么过的呢?”姐姐也问了一次又一次:“那么小一块地,只长那么一棵卷心菜,吉姆在那里到底干些什么呢?”可是妈妈说:“只要吉姆喜欢待在那里,那里虽然只有一棵卷心菜,它到底是吉姆的菜地,这不是很好吗?吉姆不打搅别人,而且不到危险的地方去,这就让我少担心。你们整天不在家。可吉姆在哪里我知道,他总是在自己的菜地里,这我就放心了。”大家就吉姆的事东拉西扯,叽哩喳啦,说个不停。后来爸爸说:“吉姆,你那么爱在那角落玩,给你做个箱子,装些干净沙子怎么样?你可以玩沙子。”吉姆只是摇摇头。说什么好呢?怎么跟大家说明好呢?

   吉姆很想这么说:“我爱在那里跟卷心菜玩。”可是不能这么说。

   跟卷心菜玩——这是不说的。

   吉姆这么想。家里人爱围坐在晚饭桌子旁边聊天,叽哩喳啦,问来问去。吉姆想,大家大概爱这个。可我爱跟卷心菜玩——这就是我的快乐。可准没有人说:“我跟卷心菜玩。”跟卷心菜玩,这是没人说的!卷心菜只要种大就是了。

   吉姆菜地上的卷心菜就这样一个劲地长啊长。在卷心菜长大的时候,它还养活着小兔子和小鹪鹩。而且让满身疙瘩的癞蛤蟆、银色的软体蜗牛住在它那里。

   不过这只小兔子好像已经不再需要旧鞋子和卷心菜了。它不断地吃着白菜叶子大起来。它大得在旧鞋子里已经都要住不下。小兔子腿也快了。谁也跑不过它——如今它跑得比快腿的猎狗还要快。

   这一天,吉姆在去睡觉以前,特地让铁丝网的下角开着口,不把它挂到车房墙脚的钉子上。就在这一夜,兔子从铁丝网下面钻了出去,不知到哪儿去了。

   又有一天,雪白的、黄色的、水珠似的小蝴蝶也不再到卷心菜上来。它们好像不要到卷心菜上来下卵了。

   这样又过了不久,小鹪鹩要吃的毛虫没有了。不过小鹪鹩吃着卷心菜上的毛虫,已经长得很大,哪儿都能飞去了。

   有一天,这些小鹪鹩跟着它们的妈妈,一起飞到了有卷心菜有毛虫的温暖南方。

   天渐渐地冷下来。

   秋天到了,夜里很冷,白天刮风。在一个刮风的夜里,吉姆房间窗前那个空鹪鹩窠从树梢上被吹了下来。

   在第二天刮风的早晨,吉姆把落在地上的空鹪鹩窠捡起来,拿去给卷心菜当肥料。把这个空鹪鹩窠送给养活了小鹪鹩的卷心菜,他想这件事做得对,做得好。

   吉姆把像个碗似的鸟窠翻过来,放在卷心菜旁边。鹪鹩窠翻过来,就像用稻草做的爱斯基摩人小屋子。

   这一天,蜗牛慢吞吞地爬进这个鹪鹩窠。秋天了,天冷了,风刮起来了,蜗牛于是躲到这个翻过来的鸟窠底下。

   蜗牛再也不爬来爬去。它一动不动,再也不走出银色的痕迹来。

   这天下午风很大,癞蛤蟆在松软的地上挖了个小洞。癞蛤蟆把枯叶枯草和落下来的鸟毛全给堆到自己身上。天冷了,刮风了,癞蛤蟆在这些东西下面一动不动了。

   癞蛤蟆在地下藏起来以后不久,吉姆的二楼房间窗前那棵树的全部叶子让风给吹落了。

   风吹落了树上的全部叶子,把它们吹得到处都是。

   风在车房周围呼呼地吹。它吹那个大木牌,把枯叶吹到铁丝网旁边,堆得像座山。

   风呼呼地吹过铁丝网的网眼,吹着那个大卷心菜。绿色的大卷心菜在干子上微微地向前倾倒,在地面上鞠着躬。    

九、时候到了

                 

   这天下午风呼呼地吹,天气很冷,院子里除了吉姆,一个人也没有。

   隔壁的大叔穿着大衣,走到前廊,在风声中大声说:“吉姆,吉姆——你听见我的话吗?收获的时候到了。收获你那棵卷心菜的时候到了。你种了一个比赛能够得奖的呱呱叫的卷心菜。对吗,吉姆?瞧瞧卷心菜吧——它比你人还重,如今不是好像要落下来了吗?”吉姆顶着狂风,没法大声回答。他只是嘻嘻地笑。吉姆挥着手,点着头。

   隔壁的大叔什么都知道。他知道收获吉姆那棵卷心菜的时候到了。

   这一点,吉姆从蝴蝶和鹪鹩飞掉这件事情上知道了。从兔子走掉这件事情上知道了。从蜗牛和癞蛤蟆躲起来这件事情上也知道了。它们的做法都告诉他:“吉姆,收获的时候到了!”吉姆冒着寒风,在枯叶飞舞的菜地上要把卷心菜拔出来。

   可是根太深,干子太粗,怎么使劲也拔不出来。

   吉姆在凛冽的寒风和飞舞的枯叶当中使劲地拔。一下子,深深的菜根卜地一下拔起来了。

   吉姆跟大卷心菜一起向后倒,在木牌上碰了一下,在地上摔了个屁股墩。

   卷心菜在摔了个屁股墩的吉姆面前打滚。大木牌依然竖在那里。大木牌上也依然写着:

   吉姆·乔丹的菜地

   如今把木牌拔起来的时候也到了。

   吉姆就这么办,先搁下卷心菜,把木牌拔起来。他把它送进车房里去过冬,靠墙放在哥哥的锯子旁边。

   接着他回到菜地上,来到卷心菜这儿。吉姆要把这个大白菜抱回家去。可怎么也抱不起来。

   这时候妈妈走到门廊上,在风声中大声叫:“吉姆,马上回家吧。外面风太大太冷了。这就吃晚饭啦。”这时候吉姆好容易抱起大卷心菜,话也说不出来,没法回答。他连脚也没法迈——粗干子和长根绊着他的脚。

   这个大卷心菜吉姆怎么也抱不动。它实在太大,圆溜溜的,两只手连抱也抱不过来。没法子,他把卷心菜仍旧放回地上。

   吉姆又上车房去,拿来哥哥的锯子。他要把卷心菜的粗干子整个儿锯下来。

   他正在用哥哥的锯子西沙西沙地锯,这时候哥哥走到门廊上,在风声里大声叫过来。

   “吉姆!你没听见妈妈的话还是怎么的?马上回来吧!”吉姆没法回答——他正在用哥哥的锯子锯卷心菜干子,西沙西沙地正锯到节骨眼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吉姆好容易把粗干子锯了下来。接着他连根带干拿到卷心菜种出来的地方——他要把它放回原处。

   卷心菜连根带干拔出来以后,这地方如今是个大窟窿。大窟窿旁边,癞蛤蟆正在枯叶下面微微动着。鹪鹩窠翻倒在那里,蜗牛正一动不动地在里面冬眠。

   这时候听到姐姐大声叫。姐姐在门里,连头也不伸出来,光是嚷嚷说:“马上回家吧,吉姆。大家在等着呐!”吉姆没法照她说的马上回家——他怕癞蛤蟆和蜗牛受冻。

   吉姆急急忙忙回到卷心菜那里,从绿色的大卷心菜下面剥下几片叶子,然后拿回来盖在蜗牛和癞蛤蟆上面,像给它们盖被子似的。

   接着他把连根的粗干子压在卷心菜叶被子上,好叫卷心菜叶被子不会被风吹走。

   可压上卷心菜根和卷心菜干子还不够重——风太大了,还是会把卷心菜叶子吹起来的。

   吉姆赶紧把锯子送回车房,拿起大木牌,又赶回菜地上来。

   吉姆把这个大木牌也压上去,压在癞蛤蟆和蜗牛上面的卷心菜叶被子上。他让木牌上的字朝下,癞蛤蟆和蜗牛这就看到木牌上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接着吉姆要把卷心菜抱回家。他杭唷杭唷地拼了命要抱起又圆又大的绿色卷心菜。

   就在这时候,吉姆的爸爸走到外面门廊上,在风里大声:“吉姆,这是最后一回叫你了。大家在桌子旁边就等着你一个。马上回来,快点!”吉姆好容易抱起了卷心菜——赶紧要回家。外面的叶子虽然已经剥下来给了蜗牛和癞蛤蟆,可这个卷心菜实在太大。吉姆拼命张开两只手去抱,手还是碰不到一块儿。

   抱着个大卷心菜,前面的路就看不见了。吉姆看不见门廊的台级在哪儿。可他好容易还是来到了门前,用脚冬冬冬地踢门。吉姆大声叫:“请开开门!请开开门!”大家想吉姆怎么啦,都向门那儿走去。

   姐姐把门打开。她一下子举起双手,震耳地叫起来:“唉呀,这么大一个卷心菜,打哪儿抱来的?”哥哥也大声叫:“呜哇,这不是个卷心菜大王吗?”妈妈呆住了,绞着双手,大声说:“我活到现在,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卷心菜!”爸爸没有吃惊,也没有大声叫,也没有多问。他很快地分开大家,走上前去接过吉姆抱着的卷心菜,捧到屋里来。

   爸爸把大卷心菜捧到已经摆好晚饭的桌子上,重重地放在大桌子当中。

   这实实在在是一个漂亮的、碧绿的大卷心菜。

   大家围着晚饭桌子坐下。今天晚上跟平时不同,吉姆的事谁也没东拉西扯地叽哩呱啦个不停。

   大家一声不响,盯住那个大卷心菜,坐着一动不动。吉姆笑嘻嘻的,把大家一个个看过去——然后又把眼睛停在那个大卷心菜上。

   漂亮的卷心菜放在电灯下面的桌子上。它大极了,映着电灯,发出绿油油的光。一个漂亮得简直叫人不相信的大卷心菜。

   这时候吉姆不能不跟大家说句话了。他意外地轻轻说了一句:“我在我的菜地上长大了。”大家看看吉姆——又转眼去看那棵漂亮的卷心菜。

    (全文完)

小吉姆和他的大卷心菜

[美]M·狄扬(Meindert De Jong)著

[作者简介]

  M·狄扬(又译作迈恩德特·德容,Meindert De Jong,1906-),是美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和美国纽伯里奖等许多重要儿童文学奖的获得者。他生于荷兰渔村维鲁姆,八岁就跟着父母移居美国,生活在密执安州的大拉皮兹农村。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参加空军,被派到中国做了三年随军记者。战后他专业从事儿童小说写作。从1938年出版处女作到1972年出版《一只几乎全白的像兔子的猫》,他一共写了27本书。

第一章 大木牌上写的字

第二章 小锄头

第三章 晚了!

第四章 隔壁的大叔样样都懂

第五章 卷心菜的肥料

第六章 蜗牛和癞蛤蟆

第七章 小鹪鹩和小兔子

第八章 和卷心菜一起玩

第九章 时候到了

一、大木牌上写的字

   有一个小男孩,他有一块自己的菜地,他那块菜地上竖着一个大木牌。这男孩子叫吉姆——吉姆·乔丹。他的名字在他这个木牌上写上了。

   大木牌是这样写的:吉姆·乔丹的菜地

   在这块地上竖起木牌,还在木牌上用大字写上他名字的,可不是吉姆自己。木牌上的字是他姐姐朱莉娅给写的。

   这都是他姐姐出的主意。他姐姐又爱写字,又爱做木牌。她爱在木牌上写上黑的、红的大字。她在学校里做了这个木牌,是闹着玩儿给他做的。

   吉姆的哥哥哈罗德看到朱莉娅做的这个木牌很喜欢。他跟朱莉娅不同,一向爱用锤子冬冬地敲,用锯子沙沙地锯,还丁丁冬冬地敲钉子。

   朱莉娅写上字的木牌,哈罗德很快就给它做了一个框。木牌于是跟画框一模一样。哈罗德为了让这个木牌不怕风吹,不怕太阳晒,不怕雨打,还在它上面蒙上一块尼龙布。

   哈罗德把木牌钉在一头削尖了的一根粗木桩上。然后他把木牌竖在后院的角落里。

   那角落在车房和隔壁人家高高的围栏之间,谁也不上这儿来。木牌上就这么写着:

   吉姆·乔丹的菜地

   不过木牌上写的话不是真的。大木牌后面根本没有菜地。

   吉姆抓住妈妈的手,把她拉来看竖在后院角落里的木牌。妈妈马上就上店里去买菜种。她买了玉米、大豆、胡萝卜、花椰菜的种子。还买了卷心菜种。

   除了种子菜秧,她还买了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这些工具用玻璃纸口袋装着,随后送来了。

   傍晚爸爸回来把车开到车房,差一点撞上了角落那儿的木牌,好容易避开了。于是他念木牌上的字。

   吉姆和妈妈在木牌旁边等着他。爸爸在车上念了木牌上的字:吉姆·乔丹的菜地

   爸爸哈哈笑起来。

   “吉姆,木牌上写的那块菜地在哪儿啊?用红字写得挺大挺大的。”

   妈妈说话了:“请你不要笑。现在不但有了木牌,还有了菜种和卷心菜秧。想请你帮忙在这儿把菜地开出来,等着你回家呢。”

   爸爸马上下车,跑进车房,拿着一把铁锹回来。

   爸爸正在开这块窄窄的地,哥哥和姐姐回家来吃晚饭了。爸爸叫他们也来帮忙。

   爸爸说:“晚饭等菜地开好了再吃吧!”哥哥把地拉平,妈妈下菜种,爸爸种卷心菜秧,姐姐把一个个空了的种子袋插在小棍子上,小棍子插在一条条田垄的头上。这样,一看小棍子上的种子袋,就知道哪条田垄种的什么了。

   在车房和隔壁人家围栏之间,窄窄的一块菜地开好了。卷心菜秧多了出来。哥哥干脆把多出来的卷心菜秧拿去给隔壁的鸡吃。

   最后爸爸把大家留下的脚印弄平。活儿干完了。

   大家干完了菜地的活儿,就回家去吃晚饭。

   大家坐在饭厅的桌子周围,开始谈这块新开的菜地。

   哥哥在桌子旁边探出身子对吉姆说:“吉姆,我每天要帮你照料菜地。田垄之间的杂草,我都给你除得干干净净。”

   姐姐说:“对,我也帮你拔田垄上的杂草。”

   妈妈说:“这一来我没什么事做了。菜地这么小。这么办吧,天不下雨,我每天去浇水。”爸爸说:“唉呀,我做的事不是一点也没有了吗?好吧,吉姆。那我跟你讲定了。我就看大家是不是完全照他们说的办。”

   吉姆满心感激,可他自己到底干什么呢,谁也没想到过。

   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装在玻璃纸口袋里,正在墙角里放着。

   吉姆一点没提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的事,在饭厅的老位子上坐着,光笑嘻嘻地听大家七嘴八舌地说话。

   吉姆是不是在想,大家怎么说就怎么办吧?

   他对地里活一点不懂,能说什么呢?

   吉姆就这样一声不响。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在玻璃纸口袋里装着,也就这样在墙角里放着。

二、小锄头

   等种子发芽,实实在在是一件叫人越等越心焦的事。

   吉姆每天到菜地来,用背靠着木牌桩子,盘着腿,眼巴巴地等着种子发芽。

   菜地上只不过看到照样竖着的大木牌,种着的白菜秧,插着空种子袋的木棍。

   种子袋上印着叶子很大、长得很棒的大豆、胡萝卜和玉米什么的。可菜地上一样也看不见。

   起先到菜地上来的不光是吉姆,大家都来了。不过他们不像吉姆那样背靠在木牌桩子上看半天,他们急急忙忙地看一眼就回家去了。

   等种子发芽实实在在叫人心焦。后来大家就不再来看菜地了。吃晚饭的时候,他们也不谈菜地了。

   等种子发芽实实在在叫人心焦。装在玻璃纸口袋里的小锄头、小耙子、小铁锹就那么摆着,时候不到,一点用处也没有。

   杂草倒是很快长出来了!玉米、胡萝卜、大豆、花椰菜还没长出来,它们倒先长了出来。杂草在窄长的菜地上长满了。

   它们在田垄间长满了,在卷心菜秧之间也长满了。

   吉姆等着。可是哥哥根本不像他说的那样到田垄间来除草。他同他的朋友正起劲地在院子树木上搭小房子。

   吉姆从玻璃纸口袋里拿出小锄头,亲自动手除田垄间的杂草。

   姐姐根本不像她说的那样来拔田垄上的杂草。她正忙着在给运动会做大木牌。

   吉姆亲自动手除田垄上的杂草。

   除田垄上的杂草可不容易。吉姆一点不认识玉米、大豆、花椰菜的芽。他根本看不出它们跟杂草的分别。

   种子袋上画着有许多大叶子,长得很棒的植物,一个字也没有。吉姆翻到种子袋的背面看。背面倒画着它们刚长出地面的嫩芽。

   吉姆有办法了。他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种子袋,看着袋子上面的嫩芽来对照地上长的东西,样子不对就是草,他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拔掉了。

   吉姆就这样仔细看空种子袋上的画,把眼睛鼻子都凑到田垄上去拔杂草。

   田垄上长的结果全是杂草。等到吉姆把杂草拔完,大豆、胡萝卜、玉米、花椰菜的芽一棵也没有——它们全都还没发芽。

   只长出杂草的地又变成了一块光秃秃的泥地——只有一垄地长着卷心菜秧。

   接着吉姆从玻璃纸口袋里拿出小耙子,学爸爸那样把地耙平,把自己的脚印也弄掉。

   爸爸有事出了远门,就不能像他对吉姆说的那样来看菜地。于是菜地只好由吉姆自己来看。

   还有,第二天下了雨。妈妈因为忙,后来就把到菜地上浇水的事给忘了。吉姆于是把水龙带拉到后院来浇他的菜地。

   木牌上照旧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如今它真变成吉姆的菜地了。因为菜地的事全都由他自己干。

   有一天傍晚,杂草拔干净了,事情做完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该上床睡觉了,可吉姆还是一个人坐在菜地的木牌底下。就在这时候,田垄平滑的泥土裂开,地上开了一个个口。

   大豆发芽了!

   大豆像把圆背弓起来似地开始抽芽。大豆弯弯的小茎在夕阳照耀下长出来了!茎顶上面的茶色大豆沐浴着夕阳,一下子张开。张开的大豆里面有很小的嫩叶。

   小嫩叶对着夕阳张开。夕阳柔和地照着大豆,大豆也好像很尊敬夕阳似的。

   吉姆回家把妈妈拉来。他抓紧妈妈的手,让她看大豆对着夕阳张开的小嫩叶。

   天很快就黑了,该睡觉了,吉姆上床去睡觉。可是在地里睡了很久,一直睡到现在的大豆,今天晚上却不睡觉。

   这天夜里,田垄上的大豆全部从地里把圆背顶到地面上来。吉姆早晨到地里一看,大豆已经全部出了芽,站成一排,在那里沐浴着朝阳了。每一个嫩芽都对着朝阳张开了小嫩叶。

   第二天夜里,在大家睡觉的时候,轮到玉米发芽了。早晨一看,玉米的芽长出来了,冒出来的尖尖像是小矛枪。看着就像绿色的小士兵,握着绿色的长矛排列在那里。看着就像小长矛的行列在大木牌后面行进。

   下一夜又轮到花椰菜发芽。再晚一点,胡萝卜发芽了,长出了羊齿形的叶子。如今菜地上一片碧绿。这就跟大木牌上写的一样了——正像木牌上写的,一点不假,是一块菜地。

   这一天,吉姆把田垄头上插着种子袋的那些木棍全给拔掉。如今吉姆不用看种子袋上的画也知道什么植物发什么芽。

   真的,知道得清清楚楚——一看就能认出来。

   大木牌照旧竖在那里,上面大字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三、 晚了!

   天黑下来,接着又一夜过去了。早晨去一看,菜地里出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头一夜菜地里来了一只狗。这只狗看中了车房和围栏之间这块掘好耙平的菜地。它想,它叼来的那根大骨头埋在这里正合适。

   狗不懂什么大豆、胡萝卜、玉米和花椰菜。它只知道自己叼着的那根大骨头。

   狗把大骨头埋在种花椰菜的那条田垄上。它用前脚挖洞——转眼工夫,本来很平的土扒乱了,花椰菜的小芽也扒得乱七八糟了。狗把骨头埋好,盖上土和花椰菜芽,走了。

   这一夜又来了一只狗。它来到花椰菜地上,拼命地嗅,把鼻子贴到地上一个劲儿闻埋着的骨头。

   狗为了挖骨头,把扒平的土扒乱了,把扒平的花椰菜芽又扒得乱七八糟。狗挖出骨头,叼走了。

   就一夜工夫,花椰菜地给搞得一团糟。

   早晨一看,花椰菜芽一棵不剩,全完了。

   第二天夜里,菜地里又来了两只猫。

   天一片漆黑,一只猫把另一只猫追到这里,两只猫打起架来。

   两只猫扭成一团,往围栏上撞,往车房上撞,往大木牌上撞。

   大木牌总算没给撞倒,可是两只猫在胡萝卜地上一场扭打,长着羊齿形叶子的胡萝卜都倒下来了。

   两只猫呜哇呜哇大叫打得那么厉害,家里人都给吵醒了。

   大家在床上坐起来。吉姆在二楼的床上瞪圆了眼睛,竖起耳朵听他那块菜地上可怕的大吵大闹声。

   在楼下房间,爸爸从床上一骨碌起来,一面揉眼睛,一面走到外面门廊上,顺手拿起那里一只旧鞋子,就向黑暗里扔去。

   旧鞋子扔在高围栏上,撞回来,好像落在菜地上,还碰了一下木牌,发出很响的声音。旧鞋子好像还打中了在胡萝卜地上扭打成一团的两只猫。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黑咕隆咚的,谁知道呢?

   早晨一看,长满羊齿形叶子的胡萝卜给压坏了,乱七八糟。芽有的落在卷心菜秧上,有的枯了,耷拉着站在那里。

   那只黑色的大旧鞋鞋底朝上落在白菜秧之间。

   大家吃早饭前去看菜地。满地都是叶子繁茂的胡萝卜。

   “唉呀,到底怎么回事!”妈妈说。

   大家也都这么说。

   “到底怎么回事!吉姆,说真的,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家就站在菜地前面看着。

   他们就这么看着,谁也不动手。鞋底朝天落在卷心莱秧上的黑色旧鞋也没人捡。他们好像在想,到了这个地步,把它捡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了。

   “咱们好容易开的地全完了。唉呀,到底怎么回事啊!”姐姐说。

   “真可怕。我也干了一通——可什么也没有了!”哥哥也说。

   妈妈只是紧紧抱住吉姆。

   “糟糕,真糟糕。”爸爸生气地说。

   爸爸在生狗和猫的气,可特别是生自己的气。

   “我早就该想到猫和狗。我不该让它们到菜地上来。瞧,车房里有一捆铁丝网,要是早想到,就可以把菜地用铁丝网拦起来。这样就什么也进不来了。真的,事先再考虑一下就好了——可这都因为我们对菜地的事不大懂。不过明年,吉姆,等明年好好干。明年围上铁丝网。吉姆,明年把菜地四周好好地围上。”

   “不行。不要明年围,现在就围。”吉姆说。吉姆看着大木牌,又说了一遍:“现在就动手围。”

   “好。就依你的办,现在就围!”爸爸好像还在生自己的气。“好。现在就干,干完再吃早饭。”大家帮忙围铁丝网。哥哥把网的一头拴在隔壁人家高高的围栏上。爸爸把网的另一头钉在车房上。

   “吉姆,你看。铁丝网下角没钉上,只是挂在几个敲弯了的钉子上。因此,你只要把铁丝网下角掀开,就能走进菜地,可其他动物,狗也好,猫也好,绝对进不去。”就这样,窄长的菜地前面拦上了铁丝网,想来没问题了。

   大家于是回家去吃早饭。

   只有吉姆还留下来,他要看看铁丝网怎么样。他把铁丝网下角掀开,又小心地挂到钉子上。

   看来很牢靠。于是吉姆也回家,坐到饭厅的大桌子旁边,跟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一起吃早饭。

   可大家早饭吃得正起劲,不知怎么搞的,隔壁人家的一群鸡从小鸡舍里溜出来了。这群鸡钻到小鸡舍外面来,这种事以前还没有过。

   这群鸡一下子欢天喜地。它们在广阔的天空底下,在隔壁的大院子里跑来跑去。它们拍着翅膀要飞起来。一只大鸡甚至想飞到天上去。

   不过鸡飞不高——拼了命也顶多能飞到围栏顶。

   这只大鸡吧哒吧哒扑着翅膀,飞过了围栏,落到了吉姆的菜地上。其他的鸡一见,也就喔喔喔、咯咯咯地叫着,全都跟上,飞到了吉姆的菜地里。

   吉姆一家人正在家里的饭厅吃早饭,听见鸡在外面吵吵闹闹,全跑到院子里来。爸爸赶过大家,最先跑到。

   爸爸掀开铁丝网的下角,像潜水似地钻进了菜地。

   那群鸡一下子着了慌,全都高高飞起来。

   它们叽叽喳喳吵闹着,劈劈啪啪拍着翅膀,像阵暴风似地飞过围栏,逃回隔壁的院子。

   不过已经晚了。菜地上的东西全让那群鸡给毁了。

   哥哥和姐姐去告诉隔壁人家。隔壁人家就出来帮忙把鸡赶回鸡舍。

   爸爸站起来,在铁丝网那边看见了吉姆。他用泄气的声音说:“吉姆,明年在菜地顶上也罩上铁丝网!用铁丝网做个屋顶。这样就连鸡也进不来了。”可如今再说也没用了。妈妈跪在地上,紧紧抱住吉姆:“就这么办,明年……明年一定这么办,吉姆。”可如今已经来不及了。

   就这样,今天一个早晨,吃早饭前在菜地前面围上铁丝网,吃过早饭到菜地来赶鸡,可是已经来不及。大家很忙,不得不走了。

   妈妈得回家准备饭盒给孩子们上学吃。哥哥和姐姐停止在隔壁院子里赶鸡,一回到家来,像把饭盒抢过来似的,拿起饭盒就急忙上学去了。

   爸爸也给耽误了,他跳上车赶紧开了就走。吉姆从铁丝网底下钻过去,走进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菜地。

   那群鸡不管什么都吃了个精光。除了那只旧鞋子,什么也没有了。

   隔壁的大叔还在嘘嘘地把鸡赶进小鸡舍。吉姆死死盯住旧鞋子在发呆。

四、隔壁的大叔样样都懂

   隔壁的大叔好容易把鸡全给赶进了小鸡舍,把门关起来。

   大叔来到围栏旁边,气也喘不过来。他从围栏上面不转眼地看着吉姆。

   吉姆没向大叔那边看,低着头看着旧鞋子。

   “吉姆,我很知道你的心情,”隔壁的大叔抱歉地说。

   吉姆不做声。好像没听见似的。菜地上除了大豆和卷心菜的根,什么都没有了。

   玉米也没有了。给鸡吃了。就剩下孤零零一只旧鞋子。吉姆低着头看着它。

   隔壁的大叔也看着旧鞋子。

   “吉姆,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做,”大叔说。

   吉姆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他也不知道做什么好。他就这样不知道该怎么办,呆呆地拿起旧鞋子来看。

   “吉姆,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做,”隔壁的大叔又说。

   这时候吉姆猛叫了一声:“唉呀,瞧!”“哦!剩下一棵卷心菜秧!它让鞋子给挡住了,那些饿鬼似的鸡没看见它!”隔壁的大叔高声说。

   两个人死死地盯住这棵卷心菜秧看——就这么一棵了。

   隔壁的大叔又说:“就剩下这么一棵卷心菜秧了。的确太少,可是我想,你和我两个人可以把这唯一的一棵卷心菜秧种大。也许还可以把这棵小卷心菜秧种成比赛能够得奖的大卷心菜。种这么一棵卷心菜,这块地够大的。菜地和卷心菜的事我懂,我想我可以教你怎么种。”吉姆看着隔壁的大叔。

   “吉姆,你听我说,”隔壁的大叔说。“你把留下来的卷心菜根和大豆根全给拔起来,堆在这棵小卷心菜秧周围。它们可以养大这棵卷心菜。把它养成比赛能够得奖的呱呱叫的大卷心菜。你就这么干起来吧,我去给你拿来一把喷壶和一盒化肥。我的鸡干了坏事,我真抱歉。”吉姆照他说的,把其他卷心菜和大豆留下的根拔起来,堆在被旧鞋子救了出来的孤零零的一棵卷心菜周围。

   隔壁的大叔从围栏上面递给吉姆一把绿色的嘴壶。

   “这么大小正合适吧?”隔壁的大叔说。“每天你在卷心菜上浇水。在卷心菜周围堆的根上也浇水。这些根渐渐腐烂,很快就跟泥土搀和在一起。这样就可以帮你把这棵小卷心菜培养成比赛能够得奖的呱呱叫的大卷心菜了。”隔壁的大叔从围栏上面又递给他一盒化肥。

   “这化肥你可得小心用,”大叔仔细叮嘱说。“得这么办。这化肥只能四个礼拜在卷心菜周围撒一回。”吉姆慢慢地点点头。

   “吉姆,跟你说四个礼拜一次你不懂。我来告诉你。从你二楼房间的窗子望出去,月亮圆了,照得亮亮的,这个你懂吧?每隔四个礼拜,月亮就这么圆一次。好,每到月亮这么圆,第二天早晨你就在卷心菜周围撒一回化肥。”吉姆仔细昕着,慢慢地点点头。

   “明白了吧,可绝对不能多撒,”隔壁的大叔提醒他。

   “你就撒这么多——对了,撒早晨吃麦片粥时候放的砂糖那么多。怎么样,懂了吗?”吉姆又点了几下头,真的,该怎么办他都记住了。遭了鸡的殃,他倒爱上了隔壁这位大叔。

   隔壁的大叔教会了他怎么办。然后他就让吉姆去干!

   隔壁的大叔看看手表:“唉呀,我晚了!”他说着走了。吉姆也回家去。他想把妈妈拉来,让她看看剩下来的唯一一棵孤零零的卷心菜。

五、卷心菜的肥料

   大木牌上照旧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可菜地上就剩下一棵小卷心菜,以及搭救了这棵卷心菜的那只旧鞋子。

   吉姆想起来,就把旧鞋子放到菜地后面,车房和后墙之间。猫一向在那儿打架。

   吉姆把旧鞋子横过来放。他想,这样放着,下起雨来就不会弄得一鞋子都是水了。

   这一来,菜地上就光剩下一棵小卷心菜。它长在厚厚一层柔软潮湿的大豆根、白菜根和鸡毛上。

   这些鸡毛是爸爸奔进菜地的时候隔壁那些鸡吓得掉下来的。

   吉姆把这些鸡毛收集起来,跟残根一起堆在卷心菜旁边。

   吉姆每天用喷壶在那些残根和鸡毛上浇水。连下雨天也浇个不停。

   除此以外他还干各种各样的事。等到那些根渐渐腐烂,开始跟培养着卷心菜的泥土搀和存一起,吉姆又每天在院子里扫落叶,在角落里拔杂草,拿来给卷心菜做肥料。

   院子里还常常落下一些鸟毛,吉姆把它们捡来给卷心菜做肥料。

   杂草和落叶成了卷心菜的床。鸡毛和五颜六色的鸟毛围住孤零零的一棵小卷心菜,看去完全像个鸟窝。

   过了四个礼拜——月亮圆了,很亮很亮的月光从二楼房间的窗子照进来,——吉姆想,他在麦片粥上放的砂糖是多少呢?

   吃完早饭——这是在月亮圆了的第二天早晨——吉姆在卷心菜周围撒化肥,跟在麦片粥上放的砂糖一样多。

   可是四个礼拜太长了。在这中间,吉姆有时在卷心菜上撒上一勺子真正的砂糖。

   隔壁大叔可没说过卷心菜上不能撒砂糖,所以吉姆想这么干是不错的。不管怎么说,四个礼拜实在太长了。

   扫落叶,捡鸟毛,在卷心菜上撒砂糖,哪样吉姆都爱干。

   有趣极了。就像在做好玩的游戏。

   吉姆完全是在跟卷心菜做游戏。当然,跟卷心菜做游戏的人是没有的——吉姆是在种卷心菜!

   如今卷心菜已经不小了。它开始伸出大片的叶子。叶子就像向着太阳张开的绿色翅膀。

   卷心菜开始在笔直的粗干上伸展。它在大木牌背后长啊长的,简直想要长到太阳那儿。

   羊齿形的大叶子伸向车房和隔壁围栏。羊齿形的大叶子伸向角落里那只旧鞋子——像要把搭救了它的旧鞋子遮盖起来。

   到了一天,卷心菜的叶子不再向旁边伸展了,顶上的两片小叶子开始向里卷,就像要把太阳也给卷进去,就像要把太阳也给包到自己当中似的。

   其他叶子也相互包起来。于是开始变成一个胖滚滚的绿色圆球。这个绿色圆球起先是吉姆的拳头那么大。

   不过有几张叶子还是伸开着。如今卷心菜长得实在大,窄长的菜地已经不是空空的了。

   大木牌上照旧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大卷心菜像是要证明木牌上写的话不是吹牛,于是拚命地长大,要把整个菜地长满。

六、蜗牛和癞蛤蟆

  过了两三天,卷心菜这儿来了一只蜗牛。这只蜗牛是夜里来的——天黑以后,它慢吞吞地爬呀爬的爬来了。

   蜗牛盯住落在地上的一片卷心菜枯叶子。它爬得实在慢,绕着卷心菜枯叶子的边爬着吃叶子,整整爬了一夜工夫。

   早晨吉姆到菜地上来一看,落在地上的一片卷心菜叶子底下藏着一只蜗牛。

   吉姆看到了蜗牛留下的一道银色痕迹。他拿起叶子来看,原来是一只蜗牛像打盹似的在慢吞吞地爬。蜗牛是银色的——全身银色,很软,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银色痕迹。

   吉姆很高兴蜗牛到卷心菜这儿来。如今卷心菜不像原先那样孤零零了。

   吉姆甚至想,蜗牛要是住在这里,卷心菜下面的叶子可以给它。

   蜗牛就让住下来了。

   过了几天,卷心菜这儿又来了一只癞蛤蟆。癞蛤蟆跟蜗牛不同,它不是夜里来的,是大白天来的。

   癞蛤蟆到这儿来,是要捉那些怕太阳怕白天,专门在夜里出来活动的虫子。这些虫子躲开太阳,藏在阴凉的卷心菜叶子底下。

   这里藏着蚊子,癞蛤蟆把长舌头一吐,蚊子就给吃下去了。

   吉姆向卷心菜走过来的时候,蜗牛没逃走。因为蜗牛走不快。

   吉姆看着癞蛤蟆,为了看得更清楚,把头伸到卷心菜下面那些叶子那里,癞蛤蟆三蹦两蹦就逃走了。

   癞蛤蟆从卷心菜下面阴凉的地方跳出来,蹲在太阳下面。

   它的小心脏卜卜地跳,肚子一动一动,鼓起了小眼睛。

   吉姆伸手抓住癞蛤蟆,把它从太阳底下放回卷心菜下面原来的地方。吉姆觉得很奇怪,癞蛤蟆会喜欢待在卷心菜底下。

   卷心菜底下很阴凉,有一股腐烂的气味——雨后泥地上的气味就是这样的。

   癞蛤蟆回到阴凉的卷心菜底下,它的小心脏还跟刚才在太阳底下一样卜卜跳得很厉害。吉姆把手掌放在癞蛤蟆的肚子上,他觉得癞蛤蟆的肚子在手掌里一鼓一鼓的。

   癞蛤蟆鼓起了眼睛,盯住面前这个男孩子的大脑袋,这大脑袋比它的身体要大十倍十一倍。

   吉姆不知道怎么对待这只癞蛤蟆好。他忽然想起,隔壁那条狗很喜欢人家抚摸它的背。

   吉姆于是像抚摸狗那样抚摸癞蛤蟆的背——可癞蛤蟆的背太小,他只好用一个指头尖去抚摸它。

   癞蛤蟆的背上全是疙瘩。吉姆吃了一惊。癞蛤蟆既不冷又不湿,也不粘糊糊的——它满是疙瘩的背很凉很粗糙。

   蜗牛可不能抚摸——蜗牛的身体很软,湿漉漉的。可癞蛤蟆能够抚摸。它又凉又粗糙。

   吉姆实在惊讶,癞蛤蟆喜欢人家抚摸它的背!不过小癞蛤蟆大概比吉姆还要惊讶。可是他的心脏和肚子渐渐跳得不像先前那么厉害了。

   它的眼睛却依然鼓着,也许是喜欢人家抚摸它的背,所以高兴得眼睛也鼓起来吧?最后吉姆很疼爱地放开它。

   癞蛤蟆不再跳到阳光底下去。吉姆把头钻到卷心菜底下,牢牢看住它。吉姆和癞蛤蟆就这样交上了朋友。

   他们俩真是一对朋友。有一天卷心菜叶子底下飞出来一只蚊子,飞到往叶子下面看的吉姆的鼻子尖上。它正要往鼻子上叮,癞蛤蟆把长舌头一吐,蚊子给吃下去了。

   吉姆和癞蛤蟆一直在卷心菜叶子下面做着朋友。卷心菜叶子底下是雨后泥地的那股气味。

   癞蛤蟆从此在卷心菜下面住下,哪儿也不再去了。

七、小鹪鹩和小兔子

                 

   接着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卷心菜上的叶子卷啊卷啊,一天又一天,变了个绿色的大圆球。

   吉姆想,它马上就要跟自己的头一样大了。他又想,它如今至少也有洋娃娃——大洋娃娃的头那么大了。

   有一天,几只蝴蝶飞过高高的围栏,飞过铁丝网,到卷心菜上来飞舞。这些蝴蝶有雪白的,有黄色的,还有像蓝色水珠那样的。

   蝴蝶绕着卷心菜飞舞,在卷心菜和它下面的叶子上产卵。

   这些卵又变成了和卷心菜一样颜色的绿色小毛虫。

   绿色小毛虫吃绿色的卷心菜叶子。它们一个劲地吃啊吃的,大起来了。等到它们大起来,吃得更厉害了。吉姆不喜欢这些毛虫。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办。

   有一种鸟叫做鹪鹩。鹪鹩这种鸟忙极了。它在二楼吉姆的房间窗前那棵树上做窠,飞来飞去忙个不停。

   这个窠白天藏在树叶当中,从下面看不见。可是一到月夜。吉姆从他的房间窗子可以看见它。衬着圆圆的黄色月亮,吉姆还能看见窠里的鹪鹩。

   这只鹪鹩如今在窠里孵卵了。它本来忙成那样,如今却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孵卵。

   过了没多久,树上小鸟窠里出现了四只小鹪鹩。这一下,鹪鹩妈妈又忙起来了。它比原先更忙。它得喂四只小鹪鹩,它们张大嘴等东西吃。

   小鹪鹩生下来了。卷心菜也在长大。鹪鹩妈妈注意到了这棵大卷心菜。高高的围栏和铁丝网不能阻挡鹪鹩从天上飞下来。鹪鹩妈妈从树上飞到围栏上,又从围栏上飞到卷心菜上。

   卷心菜在菜地上生长,树上鸟窠里四只饿着肚子的小鹪鹩在等东西吃。卷心菜上有毛虫。鹪鹩妈妈从卷心菜这儿叼着毛虫飞到树上,又从树上飞到卷心菜这儿来叼毛虫,不住地飞上飞下。

   吉姆到菜地上卷心菜这儿来看蜗牛,来抚摸癞蛤蟆的背。

   鹪鹩从树上飞下来,只好在铁丝网上盘旋,因为看到有个男孩子把头钻到卷心菜叶子底下。鹪鹩从铁丝网上对吉姆叽叽喳喳埋怨。它好像说:“请你让开,请你从这棵卷心菜底下让开。我实在忙。太忙了,太忙了。我可没工夫在这铁丝网上等着你走开。”鹪鹩妈妈实在忙,不能老蹲在铁丝网上叽叽喳喳地向吉姆发牢骚。

   勇敢的鹪鹩妈妈,她大着胆子飞到卷心菜上,叼起一条毛虫,飞回树上的窠。可它马上又飞下来。

   有个男孩子把头钻到卷心菜叶子底下什么的,它根本不管了。

   鹪鹩妈妈叽叽叫着,在卷心菜上停一下,一下子就叼起一条毛虫。这儿能听见树上窠里的小鹪鹩叫。鹪鹩妈妈在毛虫很多的卷心菜上捉个不停。

   鹪鹩是捉毛虫能手。卷心菜不住地长大。这都因为吃卷心菜叶子的毛虫不住地给抓走了。

   树上窠里的四只小鹪鹩吃着卷心菜上的毛虫,越长越大。

   下面菜地的卷心菜越长越大,树上窠里的小鹪鹩也越长越大——这真是太好了!

   有一天夜里,卷心菜这儿来了只小兔子。那一夜正碰上月亮又圆了。吉姆亲眼看到兔子上卷心菜这儿来。

   当时吉姆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他想看看月亮圆了没有。他想看看是不是到了时间,早晨该在卷心菜上撒一点儿化肥了。

   月亮圆了。院子照着明亮的月光,闪着一片银色。车房旁边的菜地上,圆滚滚的大卷心菜沐浴着月光,也闪着一团绿色。

   正在这时候,一只兔子穿过月光照耀着的一条小道。兔子后面,大猎狗汪汪地叫着在追赶。

   小兔子不知道拐到哪一边好。它穿过草地一溜烟地跑起来——拚命向着菜地前面围着的铁丝网跑。

   吉姆在床上看着兔子被猎狗追赶,担心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喉咙像堵住了。

   好样的!小兔子没往铁丝网上爬,却在铁丝网下面钻了过去!小兔子在卷心菜底下不见了。

   吉姆在床上笑出声来。他忘了把铁丝网的下角挂到车房脚下的钉子上。他到现在才想起这件事。

   对,他忘得好!吉姆不知不觉地笑出声来。这时候大猎狗拼命顶铁丝网。它身体太大,铁丝网底下钻不过去。

   猎狗把铁丝网顶了一通,一下子倒了下来。呜……它发出很响的惊叫声,不像样子地打滚,四条腿朝天乱扒拉。吉姆越笑越厉害了。

   猎狗好容易总算站起来。接着它想,小兔子大概钻过围栏,逃到隔壁院子里去了。

   猎狗开始爬高高的围栏。它好像用前腿把身体拉上去似的,爬过了围栏,在黑暗当中汪汪地叫着不见了。

   小兔子瑟瑟发抖,在月光照着的卷心菜大叶子底下一动也不敢动。猎狗走了。小兔子得救了。卷心菜帮了小兔子的忙!

   早晨吉姆到菜地上来看,真奇怪,小兔子还在卷心菜底下。小兔子看见吉姆,像夜里听见猎狗向它汪汪叫时那样,惊傻了。

   小兔子像是尽可能离开吉姆,逃到菜地角落去。可是没地方可逃了,一点办法也没有。小兔子钻进了扔在那里的黑色旧鞋子。

   小兔子还小,钻到旧鞋子里没问题。小兔子在旧鞋子里瑟瑟发抖,旧鞋子也瑟瑟地抖起来。

   吉姆不知道怎么对待这只受惊的兔子好。他想,让它吃卷心菜叶子做早饭怎么样?

   吉姆于是从卷心菜下面剥了一张叶子,悄悄地放在旧鞋子旁边,走开了。

   吉姆存心不把铁丝网的下角挂在车房的钉子上。他想,小兔子吃了卷心菜的大叶子,有了力气,也许会从铁丝网下面钻出去逃走的。

   吉姆坐在前门门廊的台级上等着。等待真叫人心焦,越等叫人觉得时间越长。今天早晨还没有把头钻到卷心菜底下去看过蜗牛呢。癞蛤蟆背上的疙瘩也还没抚摸过。

   还有,卷心菜也还没撒化肥——月亮昨天晚上已经圆了!

   全都因为来了这只兔子。

   吉姆最后忍不住了,回到菜地上去。小兔子不见了。剥给它的卷心菜叶子也不见了,大概让小兔子给吃啦。

   可是他往角落里一看,卷心菜叶子在那儿——它跟小兔子都在旧鞋子里。小兔子把它拖到旧鞋子里,正在吃着。

   旧鞋子一动一动。因为兔子正在鞋子里吃着卷心菜叶子。

   露在鞋子外面的卷心菜叶子也一动一动。

   卷心菜做了大好事!它救了兔子的命。卷心菜又是旧鞋子救的,小兔子如今正在这只旧鞋子里吃着卷心菜叶子呢。尽是些大好事!

   吉姆想,兔子要是愿意待在这里,他可以每天剥给它一张卷心菜下面的叶子。叶子那么大,够小兔子一天吃的。

   卷心菜大,兔子小。下面的叶子每天剥一张,卷心菜不在乎。

   这么大的卷心菜养活这么小的兔子根本不算什么。它还养活着小鹪鹩。它还成了蜗牛和癞蛤蟆的住所。

   小兔子就这样待在卷心菜旁边。哪儿也不去。

   卷心菜不住地长大。上面那个绿色的圆球越来越大了。

   卷心菜那个球原先像一个大洋娃娃的头那么大,如今已经比吉姆的头还要大。

   唉呀,它如今长得可真大!它如今比爸爸的头还要大——唉呀,大得多了,而且还在拼命地长大——不用说,那么碧绿碧绿的,叫人看了就眼睛一亮!

八、和卷心菜一起玩

             

   这时候,一家人围着大桌子在吃晚饭。爸爸、妈妈、姐姐、哥哥都很奇怪,吉姆整天待在只剩一棵卷心菜的菜地里,到底在干什么呢?

   大家讲这件事,叽哩喳啦,问来问去。

   哥哥不知问了多少次:“嗯,吉姆老在卷心菜张开着叶子的角落里,到底怎么过的呢?”姐姐也问了一次又一次:“那么小一块地,只长那么一棵卷心菜,吉姆在那里到底干些什么呢?”可是妈妈说:“只要吉姆喜欢待在那里,那里虽然只有一棵卷心菜,它到底是吉姆的菜地,这不是很好吗?吉姆不打搅别人,而且不到危险的地方去,这就让我少担心。你们整天不在家。可吉姆在哪里我知道,他总是在自己的菜地里,这我就放心了。”大家就吉姆的事东拉西扯,叽哩喳啦,说个不停。后来爸爸说:“吉姆,你那么爱在那角落玩,给你做个箱子,装些干净沙子怎么样?你可以玩沙子。”吉姆只是摇摇头。说什么好呢?怎么跟大家说明好呢?

   吉姆很想这么说:“我爱在那里跟卷心菜玩。”可是不能这么说。

   跟卷心菜玩——这是不说的。

   吉姆这么想。家里人爱围坐在晚饭桌子旁边聊天,叽哩喳啦,问来问去。吉姆想,大家大概爱这个。可我爱跟卷心菜玩——这就是我的快乐。可准没有人说:“我跟卷心菜玩。”跟卷心菜玩,这是没人说的!卷心菜只要种大就是了。

   吉姆菜地上的卷心菜就这样一个劲地长啊长。在卷心菜长大的时候,它还养活着小兔子和小鹪鹩。而且让满身疙瘩的癞蛤蟆、银色的软体蜗牛住在它那里。

   不过这只小兔子好像已经不再需要旧鞋子和卷心菜了。它不断地吃着白菜叶子大起来。它大得在旧鞋子里已经都要住不下。小兔子腿也快了。谁也跑不过它——如今它跑得比快腿的猎狗还要快。

   这一天,吉姆在去睡觉以前,特地让铁丝网的下角开着口,不把它挂到车房墙脚的钉子上。就在这一夜,兔子从铁丝网下面钻了出去,不知到哪儿去了。

   又有一天,雪白的、黄色的、水珠似的小蝴蝶也不再到卷心菜上来。它们好像不要到卷心菜上来下卵了。

   这样又过了不久,小鹪鹩要吃的毛虫没有了。不过小鹪鹩吃着卷心菜上的毛虫,已经长得很大,哪儿都能飞去了。

   有一天,这些小鹪鹩跟着它们的妈妈,一起飞到了有卷心菜有毛虫的温暖南方。

   天渐渐地冷下来。

   秋天到了,夜里很冷,白天刮风。在一个刮风的夜里,吉姆房间窗前那个空鹪鹩窠从树梢上被吹了下来。

   在第二天刮风的早晨,吉姆把落在地上的空鹪鹩窠捡起来,拿去给卷心菜当肥料。把这个空鹪鹩窠送给养活了小鹪鹩的卷心菜,他想这件事做得对,做得好。

   吉姆把像个碗似的鸟窠翻过来,放在卷心菜旁边。鹪鹩窠翻过来,就像用稻草做的爱斯基摩人小屋子。

   这一天,蜗牛慢吞吞地爬进这个鹪鹩窠。秋天了,天冷了,风刮起来了,蜗牛于是躲到这个翻过来的鸟窠底下。

   蜗牛再也不爬来爬去。它一动不动,再也不走出银色的痕迹来。

   这天下午风很大,癞蛤蟆在松软的地上挖了个小洞。癞蛤蟆把枯叶枯草和落下来的鸟毛全给堆到自己身上。天冷了,刮风了,癞蛤蟆在这些东西下面一动不动了。

   癞蛤蟆在地下藏起来以后不久,吉姆的二楼房间窗前那棵树的全部叶子让风给吹落了。

   风吹落了树上的全部叶子,把它们吹得到处都是。

   风在车房周围呼呼地吹。它吹那个大木牌,把枯叶吹到铁丝网旁边,堆得像座山。

   风呼呼地吹过铁丝网的网眼,吹着那个大卷心菜。绿色的大卷心菜在干子上微微地向前倾倒,在地面上鞠着躬。    

九、时候到了

                 

   这天下午风呼呼地吹,天气很冷,院子里除了吉姆,一个人也没有。

   隔壁的大叔穿着大衣,走到前廊,在风声中大声说:“吉姆,吉姆——你听见我的话吗?收获的时候到了。收获你那棵卷心菜的时候到了。你种了一个比赛能够得奖的呱呱叫的卷心菜。对吗,吉姆?瞧瞧卷心菜吧——它比你人还重,如今不是好像要落下来了吗?”吉姆顶着狂风,没法大声回答。他只是嘻嘻地笑。吉姆挥着手,点着头。

   隔壁的大叔什么都知道。他知道收获吉姆那棵卷心菜的时候到了。

   这一点,吉姆从蝴蝶和鹪鹩飞掉这件事情上知道了。从兔子走掉这件事情上知道了。从蜗牛和癞蛤蟆躲起来这件事情上也知道了。它们的做法都告诉他:“吉姆,收获的时候到了!”吉姆冒着寒风,在枯叶飞舞的菜地上要把卷心菜拔出来。

   可是根太深,干子太粗,怎么使劲也拔不出来。

   吉姆在凛冽的寒风和飞舞的枯叶当中使劲地拔。一下子,深深的菜根卜地一下拔起来了。

   吉姆跟大卷心菜一起向后倒,在木牌上碰了一下,在地上摔了个屁股墩。

   卷心菜在摔了个屁股墩的吉姆面前打滚。大木牌依然竖在那里。大木牌上也依然写着:

   吉姆·乔丹的菜地

   如今把木牌拔起来的时候也到了。

   吉姆就这么办,先搁下卷心菜,把木牌拔起来。他把它送进车房里去过冬,靠墙放在哥哥的锯子旁边。

   接着他回到菜地上,来到卷心菜这儿。吉姆要把这个大白菜抱回家去。可怎么也抱不起来。

   这时候妈妈走到门廊上,在风声中大声叫:“吉姆,马上回家吧。外面风太大太冷了。这就吃晚饭啦。”这时候吉姆好容易抱起大卷心菜,话也说不出来,没法回答。他连脚也没法迈——粗干子和长根绊着他的脚。

   这个大卷心菜吉姆怎么也抱不动。它实在太大,圆溜溜的,两只手连抱也抱不过来。没法子,他把卷心菜仍旧放回地上。

   吉姆又上车房去,拿来哥哥的锯子。他要把卷心菜的粗干子整个儿锯下来。

   他正在用哥哥的锯子西沙西沙地锯,这时候哥哥走到门廊上,在风声里大声叫过来。

   “吉姆!你没听见妈妈的话还是怎么的?马上回来吧!”吉姆没法回答——他正在用哥哥的锯子锯卷心菜干子,西沙西沙地正锯到节骨眼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吉姆好容易把粗干子锯了下来。接着他连根带干拿到卷心菜种出来的地方——他要把它放回原处。

   卷心菜连根带干拔出来以后,这地方如今是个大窟窿。大窟窿旁边,癞蛤蟆正在枯叶下面微微动着。鹪鹩窠翻倒在那里,蜗牛正一动不动地在里面冬眠。

   这时候听到姐姐大声叫。姐姐在门里,连头也不伸出来,光是嚷嚷说:“马上回家吧,吉姆。大家在等着呐!”吉姆没法照她说的马上回家——他怕癞蛤蟆和蜗牛受冻。

   吉姆急急忙忙回到卷心菜那里,从绿色的大卷心菜下面剥下几片叶子,然后拿回来盖在蜗牛和癞蛤蟆上面,像给它们盖被子似的。

   接着他把连根的粗干子压在卷心菜叶被子上,好叫卷心菜叶被子不会被风吹走。

   可压上卷心菜根和卷心菜干子还不够重——风太大了,还是会把卷心菜叶子吹起来的。

   吉姆赶紧把锯子送回车房,拿起大木牌,又赶回菜地上来。

   吉姆把这个大木牌也压上去,压在癞蛤蟆和蜗牛上面的卷心菜叶被子上。他让木牌上的字朝下,癞蛤蟆和蜗牛这就看到木牌上写着:吉姆·乔丹的菜地

   接着吉姆要把卷心菜抱回家。他杭唷杭唷地拼了命要抱起又圆又大的绿色卷心菜。

   就在这时候,吉姆的爸爸走到外面门廊上,在风里大声:“吉姆,这是最后一回叫你了。大家在桌子旁边就等着你一个。马上回来,快点!”吉姆好容易抱起了卷心菜——赶紧要回家。外面的叶子虽然已经剥下来给了蜗牛和癞蛤蟆,可这个卷心菜实在太大。吉姆拼命张开两只手去抱,手还是碰不到一块儿。

   抱着个大卷心菜,前面的路就看不见了。吉姆看不见门廊的台级在哪儿。可他好容易还是来到了门前,用脚冬冬冬地踢门。吉姆大声叫:“请开开门!请开开门!”大家想吉姆怎么啦,都向门那儿走去。

   姐姐把门打开。她一下子举起双手,震耳地叫起来:“唉呀,这么大一个卷心菜,打哪儿抱来的?”哥哥也大声叫:“呜哇,这不是个卷心菜大王吗?”妈妈呆住了,绞着双手,大声说:“我活到现在,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卷心菜!”爸爸没有吃惊,也没有大声叫,也没有多问。他很快地分开大家,走上前去接过吉姆抱着的卷心菜,捧到屋里来。

   爸爸把大卷心菜捧到已经摆好晚饭的桌子上,重重地放在大桌子当中。

   这实实在在是一个漂亮的、碧绿的大卷心菜。

   大家围着晚饭桌子坐下。今天晚上跟平时不同,吉姆的事谁也没东拉西扯地叽哩呱啦个不停。

   大家一声不响,盯住那个大卷心菜,坐着一动不动。吉姆笑嘻嘻的,把大家一个个看过去——然后又把眼睛停在那个大卷心菜上。

   漂亮的卷心菜放在电灯下面的桌子上。它大极了,映着电灯,发出绿油油的光。一个漂亮得简直叫人不相信的大卷心菜。

   这时候吉姆不能不跟大家说句话了。他意外地轻轻说了一句:“我在我的菜地上长大了。”大家看看吉姆——又转眼去看那棵漂亮的卷心菜。

    (全文完)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