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不不园》作者:中川李枝子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不不园

孙幼军翻译

郁金香幼儿园

捕鲸

稚子

山野小熊

大狼

爬山

不不园

作家简介

中川李枝子(1935~)生在北海道的札幌,毕业于东京都高等保姆学院,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有丰富的儿童教育经验,深深了解儿童心理,她写的儿童文学作品,教育小朋友懂得生活的各种道理,而故事又十分有趣,受到了小朋友的喜爱。《不不园》是中川李枝子的代表作,曾荣获日本“厚生大臣奖”、“日本广播公司儿童文学奖励奖”和“野间儿童文艺奖推荐奖”,并被日本“全国学校图书馆协议会”列为“必读图书”。

郁金香幼儿园

  郁金香幼儿园,有三十个小朋友。

  这里边,有十八个是星星班的,有十二个是玫瑰班的。

  星星班的小朋友,明年就要上学了,一个一个的,都挺神气。

  玫瑰班的小朋友,明年不能上学。玫瑰班里还有三岁、四岁的。茂茂今年四岁。

  “星星班可真好,我也想到星星班去!”

  玫瑰班的茂茂,老是这么想。

  星星班的屋子和玫瑰班的屋子是邻居。

  星星班挺神气地对玫瑰班说:

  “星星在这儿,玫瑰在那儿,小家伙们,到那边去吧!”

  每天,吃完午饭以后,老师给发书看。星星班得到“字书”,玫瑰班得到“画儿书”。

  “字书”写着许多字,故事长。“画儿书”画着许多画儿,只有一丁点儿字。

  “星星班可真好!”

  玫瑰班的茂茂老是这么想。

  郁金香幼儿园,有两个老师。

  个子矮的春野春子老师和个子高的夏野夏子老师。

  “春野老师因为小,就当玫瑰班的老师;夏野老师因为大,就当星星班的老师。”

  “不管到什么时候,春野老师总是玫瑰班的老师。”

  “不管到什么时候,夏野老师总是星星班的老师。”

  郁金香幼儿园,从成立的时候起,就这么定下来了。

  把乐队的大鼓从最高的架子上拿下来,春野老师要蹬着小椅子,夏野老师踮起脚尖就行了。

  可是,两个老师也有一样的地方。

  那就是:挺容易地就能把茂茂送进放东西的屋子里去。

  放东西的屋子又黑、又有一股讨厌的味儿。这儿是让你想起忘掉的规定的地方。

  “茂茂!收拾屋子的时候,你摔跤,对吗?到放东西的屋子里去好好想想吧!”

  “茂茂!你爬到窗户上去,对吗?到放东西的屋子里去,好好想想吧!”

  “茂茂!踢小朋友对吗?到放东西的屋子里去,好好想想吧!”

  一听到“放东西的屋子”,茂茂就想起规定来了,他就说:

  “我知道了,我这样做不对。我不去放东西的屋子,我知道了嘛!”

  说完,他就一溜烟跑了。

  郁金香幼儿园大概有七十条规定。最重要的有:

   

  不许扔东西。

  不许打人。

  不许抓脸。

   

  除了这三条,还有   

  要刷牙。

  要洗脸。

  要洗手。

  要剪指甲。

  自己穿衣服。

  站队的时候,不许推前边的人。

  跟谁都得拉手。

  吃东西不许挑拣。

  不许把衣服和蜡笔放到嘴里。

  玩完了以后,要把玩具收拾好。

  老师叫名字的时候,要答应“有”!

  ……

  还有好多、好多。大伙儿一听,嗐,不就这么几条么,容易极了!说是这么说,可茂茂今天这一天,就有十七次忘了规定,让老师瞪着眼睛叫了好多次“茂茂!”:

  1 不洗脸就来了。

  2 吃手指头。

  3 舔鼻涕。

  4 拿着剪子跑。

  5 乱抢积木,还打小朋友。

  6 瞎闹的时候,踢了人家。

  7 把拖鞋套在手上,往自己脸上蹭。

  8 用笤帚扫头发上的纸屑。

  9 扔布娃娃。

  10 把手弄湿,使劲儿拍。

  11 老师讲话的时候,胳肢人。

  12 唱歌的时候不耐烦,打起瞌睡来。

  13 说“他妈的”。

  14 吃午饭的时候,故意把胡萝卜扔到地上。

  15 在走廊里跑。

  16 抢玩具。

  17 把鼻涕纸从窗户扔出去。

  他把这么多条规定全忘了,可是一听说要送他到放东西的屋子里去,他又都想起来了!

捕鲸

  星星班的男孩子们,用积木搭了一只漂亮的船。船头是尖的,那儿是驾驶室。驾驶室里有许多红色和黄色的机器。驾驶室的后边是船舱,摆着桌子和椅子。

  挨着船舱的,是甲板。

  “唉呀,真棒!多漂亮的船哪!”

  茂茂一看见,就惊奇得喊起来。

  “我也想坐上去。。

  茂茂试着用手摸摸三角形的船头。这么一摸,甲板上的水手就飞跑过来,吆喝说:

  “不许摸!你瞧,坏了吧!”

  真的,茂茂摸过的地方,出来了一条缝子。

  “船要是有了窟窿,水就要进来,就要沉底了嘛!”

  水手蹲下来,仔仔细细地把船修好了。

  茂茂说:“对不起。——我都说了‘对不起’啦,行了吧?让我也上船吧。”

  “白费,茂茂到那边去!”

  水手向茂茂瞪了一眼,又回到甲板上去了。

  “船已经造好啦。全体,集合!”

  船长、大副和五个水手,都坐到船舱的椅子上。船长先站起来说:

  “现在,我们决定,给船取个名字。”

  “大象!”

  “狮子!”

  两个孩子一齐喊起来。

  “因为大象,是动物里最大的,又最有力气。”

  “不对,是狮子,狮子是野兽的王。”

  “大象可比狮子力气大!”

  “狮子比大象力气大嘛!”

  两个孩子争吵起来。

  茂茂在船下边喊:“是狮子!是狮子!”

  “好,现在咱们决定,到底是大象好,还是狮子好。说哪个好,就把手举起来。”

  船长这么一说,大伙儿就不吵了。

  “说大象好的人举手!”

  “我——!”手举起来了。

  “一次不要举两只手。一个人举一只手。说大象好的人举手!”

  “一个,两个,三个人。”

  “好。说狮子好的人举手!”

  “我——!”

  “一个,两个,三个人。”

  “唉呀,一样多!”

  大伙儿有点儿泄气。

  “我——!

  我也说狮子好!”

  船下边,茂茂喊起来,把手举得老高。

  “你没参加,还是别举手了吧。”

  “我也参加!”

  “玫瑰班的白搭。光要星星班的男孩子。”

  船长坚持说。

  “喂,船长!”

  “你是赞成大象,还是赞成狮子?”

  “赞成大象吧!好吗?”

  “赞成狮子吧!好吗?”

  “大象一脚就踩住狮子,用鼻子使劲儿抽他!”

  “哼,这是瞎说!因为狮子能一口咬住大象不放!”

  “那就让大象跟狮子打一仗好了,谁要是胜利了……”

  唉!——,可是谁也没见过大象跟狮子打仗。

  “这两个都挺厉害的,就搁到一块儿吧!”

  “对,咱们的船,就叫‘大象狮子号’!”

  “那就更厉害啦,咱们一定能抓回鲸鱼来!”

  大伙儿都高兴得拍起手来。“大象狮子号”,——这名字可太好啦!

  “好,要出海啦,带什么东西呢?”

  “因为要钓鲸鱼,一定要带铁鱼竿和好多好多蚯蚓。”

  大伙儿跳下船,去拿铁鱼竿。

  铁鱼竿特别沉,用了三个人,才好不容易地装到船上去。

  蚯蚓也用空牛奶罐头盒,装了满满一盒子。

  “还要钓咱们吃的鱼,要把鱼竿带去。”

  “烧鱼用的煤气炉,还有筷子。”

  “还有望远镜。”

  “还有手表——大海上可没有挂钟。”

  “还有饭盒、点心、水果和削果皮的刀子。”

  “因为海水是咸的,一定要带些自来水。”

  鱼竿、煤气炉、筷子、望远镜、手表、饭盒、点心、水果、刀子和水壶,都装到船上去了。“还有毯子。”

  一个大毛毯,放到水壶旁边了。

  “吃过午饭,还玩纸牌呢。”

  纸牌又放到毯子旁边了。

  “行装准备好啦!”

  船长把帽檐儿转到后脑勺上,挺着胸脯、勇敢地喊。

  “捕鲸队,现在出发!”

  “大象狮子号”静悄悄地开动了。

  “你们走吧,再见啦!”

  “一定要带回鲸鱼来!”

  星星班的女孩子和玫瑰班的孩子们一齐招手。

  “喂——!带着我去吧!”

  茂茂冲着越开越远的“大象狮子号”

  央告着。“白搭,你不行,你——太——捣——乱——啦——!”

  船长拖长的声音,随着风飘过来。船上的人们,精神饱满地唱起歌来:

  天空多明亮,好像有一百个太阳,

  海风用力吹,白浪飞得高。

  我们去捕鲸,一定要把鲸鱼抓到。

  啊啊,“大象狮子号”,

  啊啊,我们的“大象狮子号”。

  大副一边唱着歌,一边加快船的速度。

  中午,水手们把鱼竿挂上蚯蚓,开始钓鱼了。

  “看哪,一条!”

  “看哪,又一条!”

  把钓上来的鱼,用煤气炉烧好,大伙儿都把肚子吃得饱饱的。他们还喝了水壶里的自来水。

  “吃完了饭,大伙儿玩纸牌,这时候,“大象狮子号”已经开到大海当中了。

  不管朝向哪一面,都只能看见大海和天空。

  “是呀,什么都看不见,光有大海。这么大的地方,一定住着鲸鱼!”

  “把铁鱼竿上挂满蚯蚓吧。这样,鲸鱼一来,咱们马上就能钓。”

  大伙儿在铁鱼竿上,拴了一条又硬又结实的细绳儿,又在绳儿上绑了二十条蚯蚓。

  “好啦,这回鲸鱼什么时候来,都没关系了!”

  大伙儿把自己的望远镜放在眼睛上,在大海上面找啊我的。

  忽然,白浪上浮出来像山一样的黑色脊背。

  “啊,鲸鱼!”

  大副开着船,向鲸鱼靠近。

  水手们举起铁鱼竿,把细绳儿轻轻放到鲸鱼的脑袋前边。

  鲸鱼从生下来,头一回看见蚯蚓,他心想:“这是什么呀?”就一口咬住了。

  鲸鱼把蚯蚓和又硬又结实的细绳儿,一起吞到肚子里去。这回,鲸鱼就干脆咬住了铁棒。

  “啊,鲸鱼用力拉哪!”

  站在船头的船长大声喊。鲸鱼像是要把铁棒也吞下去似的,拚命地拉。

  “使出劲儿来拉!鲸鱼算什么?决不输给他!”

  “对,决不输给他!”

  船长和水手,都叉开两腿,鼓足了劲儿来拉铁棒。

  “加——油!加——油!”

  大副从驾驶室里伸出头来,给大伙儿鼓劲。

  大伙儿的脸通红,汗从上边流下来。可是手离不开铁鱼竿,汗都流到眼睛里去,大伙儿就闭上眼睛拉。

  嘿呀呀,嘿——呀!

  我们团结力量大。

  鲸鱼它能算个啥。

  我们决不输给他!

  大伙儿这么喊着,使劲儿拉住铁棒。

  鲸鱼给拉得一点儿一点儿地,慢慢靠近“大象狮子号”的船帮子了。

  “船长!把鲸鱼装到船上来吗?”

  “太大啦,装不下吧?”

  “那就拴在船上吧?”

  “就这样,把他拴在船后头!”

  “是!”大伙用细绳儿绑住鲸鱼的脖子,把他拴在船后边。

  鲸鱼还叼着铁棒呢!船长笑着说:

  “喂,鲸鱼先生,你叼的东西,可是根铁棒啊,那玩艺儿可不好吃!”

  大伙儿都笑起来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鲸鱼生气他说,松开了嘴里的铁棒,接着,从脊背上喷出一大股海水来。

  “唉哟,可不得了啦!”

  “呸,呸!是咸的!”

  大伙儿因为海水劈头淋下来,都在甲板上乱跑。

  “哈、哈、哈、哈……”

  鲸鱼摇晃着身体,大笑起来。

  船长说:

  “咱们一看见鲸鱼的时候,就应该打起雨伞来!”

  “可咱们没带雨伞来哪!”

  “这可真糟糕……对了,咱们顶起毯子来吧!”

  “这个办法好!”

  他们就拿来毯子,大家把毯子顶在头上。虽然紧紧挤在一起,可是大家都安下心来。这回就能不慌不忙地看了。

  过了一会儿,船长下命令说:

  “已经抓住鲸鱼了,叠起毯子来,现在返航!”

  就在这时候,天上出现一个小黑点儿。大家正在想“这可别是一块乌云”,那黑点儿就忽然变大了。

  “啊,天忽然黑啦!暴风雨来啦!”

  大雨点子噼噼啪啪下起来。

  风使劲地抽打着“大象狮子号”。

  大浪拼命滚上来,要把船弄翻。

  “大象狮子号”前后晃动,又左右摇摆。

  大家觉得它要飞起来的时候,它却沉下去了;大家觉得它要沉下去的时候,它又飞起夹了。

  船上的人也随着一会儿飞起来,一会儿又倒下去。

  老是这么摔来摔去,他们的手、脚,都疼极了。

  可是,又停不下来。

  最后,大家都给弄得头昏了。

  不管是船长、大副还是水手们,都跟死了似的,躺在船上。只有鲸鱼,满不在乎。

  “啊——真快活!”

  它在暴风雨里,游啊游的。

  现在呢,“大象狮子号”船尾朝前,由着鲸鱼拖着跑。

  暴风雨好不容易停止了,大海平静下来。

  甲板上,七个人迷迷糊糊坐在那儿。“咱们到底怎么样啦?”

  大伙儿揉着眼睛问。

  “我刚才就跟睡着了似的!赶快!要是没有大副……”

  大副慌慌张张地往驾驶室跑。忽然,他惊叫一声:

  “哎哟,真奇怪!驾驶室怎么跑到后边去啦!”

  大伙儿也都吃惊地站起来。“啊,船尾变成船头了!”

  “是暴风雨给变的!”接着,大伙儿更吃惊:

  “鲸鱼正拉着跑呢!”“简直就跟马车似的!”

  “对啦!”鲸鱼挺自豪他说。

  “咱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呢?”

  “没准儿正往美国跑呢!怎么办?”

  大家都挺着急,拿起望远镜朝四面看。

  “啊!我看见陆地啦!”在望远镜圆圆的玻璃片里,看见细长的一条陆地。

  “大概是美国!”船长用劲地抓紧望远镜说。

  鲸鱼飞快地向陆地游去。

  从望远镜里,看见了两面旗。

  船长大声地念旗上的字:

  欢、迎、你、们、回、来!

  鲸、鱼、你、好!

  “这就好了!——旗上写的不是英文……大家都跑来欢迎咱们啦!”

  郁金香幼儿园的小朋友,想早一点儿瞧见鲸鱼,他们做了旗子,大家都跑来了。

  “欢迎你们回来——!欢迎你们回来——!”

  大家都向“大象狮子号”摆着手。

  茂茂想给鲸鱼拍照,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架照相机。

  茂茂最先走出来,拍了一张鲸鱼拉着“大象狮子号”的照片。

  船,平安地回来了。

  在大家鼓掌声里,全体船员下了船,徘上队。

  星星班的女孩子拿着漂亮的花束,走到前面去。

  每个船员都拿到一束花,和她们握手。

  鲸鱼也得到一个大花环,戴在头上。

  鲸鱼得到的这个大花环,特别大,是玫瑰班的全体小朋友抬来的。花环上的花真多:蔷薇、石竹花、水仙、郁金香、紫花地丁、蒲公英、风信子……鲸鱼戴上这花冠,就像顶了一个花店,别提有多漂亮啦!茂茂说:

  “现在要拍照,‘大象狮子号’的人,请站好队!”

  大家围着鲸鱼,排好队。

  船长、大副、水手还有鲸鱼,都挺起胸脯,摆好了姿势。

  “咔哒!好,照完了。下边,欢迎的人,也一起来合照一张!”

  郁金香幼儿园的全体小朋友,都站在一起。

  茂茂对大家说:“笑一笑,笑一笑。”

  茂茂这么一说,鲸鱼张开大嘴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么大笑起来。小朋友们也一块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咔哒!好,照完了。”

  “要是照坏了,就白搭了。

  再给我们照一张吧!”

  “啊,好吧,再来一次。笑一笑,笑一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咔哒!好,照完了。”

  拍照结束以后,大家聚在鲸鱼周围。

  “鲸鱼,你也留在我们郁金香幼儿园吧!”

  “把我们的游泳池装满海水,请你住在里边。”

  大伙儿都这么说。

  鲸鱼问:“你们说的那个游泳池,跟大海比,哪个大?”

  大伙儿一听,有点儿为难了。

  “那——游泳池是稍微小一点儿,可是……”

  “那么,还是大海好。我不大喜欢小地方呢。”

  “可是,我们幼儿园,有好多好玩的东西呀!”

  “那当然好,可地方小了没意思。

  我该回去啦,把这绳子,给我解开吧。”

  “别这么说。你留下吧!”

  “地方小了,实在不行呀,我会头疼的。”

  “是这样吗。唉,这可真是太可惜啦!”

  船长一边这样说,一边解开拴着鲸鱼的细绳子。鲸鱼用戴着花环的头向大家行礼,开始游走了。

  “要是我去了,我准能想办法,找来一条小一点儿的鲸鱼!”茂茂说。 

稚子

  桌子上头,摞着一张桌子,在那张桌子上头,还摞着一张桌子。

  因为要擦地板,就把三张桌子摞到一起了。

  要是爬到最顶上那张桌子上去,不管是谁,都能摸着漂亮的天花板。

  小稚子想爬上去。

  她先站到桌子边的小椅子上,又从小椅子爬到最下边那张桌子上。接着,她又爬上中间那张桌子。

  她把一条腿举到最上边一张桌子上,正要爬上去的时候,茂茂跑进来了。

  茂茂脸上,是一副挺吓人的样子,他大喊一声:

  “稚子,不许爬桌子!”

  稚子听他这么一喊,赶快把好不容易举上去的一条腿放下来。一层一层往下爬。

  最后,稚子从小椅子上下来了,站到地板上。这回,茂茂蹬上小椅子。

  “你干嘛呀,茂茂!你对我说,不许上的!”

  稚子去敲茂茂的腿。

  “去!别捣乱!”

  茂茂爬到最高的那张桌子上,盘腿坐下来。

  “喂,瞧啊,我多高!我连天棚都摸得着!”

  茂茂站起来,舔舔二拇指,在天花板上抹一下。

  “嘻嘻,天花板碰到我手指头上了,稚子,看!”

  茂茂伸出沾着白粉的手指头,向稚子摆动着。

  “嘿,这回该摸荧光灯啦!”

  茂茂拉一下荧光灯的绳儿。

  “呀,灯亮了。真晃眼哪!

  哈,稚子,你可摸不着哇!”

  “可是,刚才我也上去了。

  就是茂茂太狡猾了……”

  “稚子还是不行啊,哈哈哈哈……

  “这回,我该走走啦。

  “咚—哒哒 哒、哒—咚—哒哒哒、哒—

  “咚—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哼,我多高哇。夏野老师、春野老师都比我小,

  “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

  茂茂正神气活现地在上边跺着脚瞎胡闹,忽然听见:

  “啊!”

  夏野老师叫一声,飞跑过来,把茂茂抱下去了。

  就在这同时,最上边那张桌子和第二张桌子发出吓人的响声,掉在地板上了。

  “怎么啦?怎么啦?”

  大伙儿都大吃一惊,跑进来看。

  “啊,是茂茂弄的!”

  茂茂看看稚子,又看看掉在地板上的桌子,然后看看天花板。

  最后,茂茂偷偷地看看老师,老师正看着他呢!

  “是茂茂不对嘛。”女孩子们小声说。

  “稚子先爬了,我才爬的!”茂茂斜着眼,瞪着稚子。

  “茂茂,你爬桌子对吗?”老师问。

  “可是,是稚子先爬的!”

  “茂茂,你爬桌子对吗?”

  老师又问了一遍。

  “是,对的,因为稚子先爬了。”

  “那么说,要是稚子在路上玩,就认为这是对的,茂茂也要在路上玩吗?”

  “对了,玩。”

  “那么说,要是稚子扔石头,就说这是对的,茂茂也就扔石头吗?”

  “对了,扔。”

  “要是稚子让汽车撞了,茂茂也要让汽车撞上吗?”

  “对了,撞。”“啊——,我明白了。

  就是说,不管稚子做什么,你都照着做!”

  “对了,都做。”茂茂说完,就向广志喊:

  “走,咱们玩打仗去!”

  他拉住广志的手,跑出去了。

  老师到稚子的屋里,借来了稚子的衣服。

  “茂茂,你过来。”

  “我不么。”

  “你过来。”

  “不么。”

  “茂茂没有脚吗?”

  “有嘛。”

  “那好,走到这儿来吧。”

  茂茂一走来,老师就打开包袱。

  “啊,是稚子的衣服!”广志说。

  “我明白了!是给茂茂穿的,因为茂茂什么都照稚子的样子做。”

  “呀,真好笑,茂茂要穿裙子啦!”

  大伙儿都跑来了。

  “我不么,不穿这样子的衣服!”

  茂茂急得想逃走,老师拉住他的手。

  “要是稚子穿裙子,茂茂也该穿裙子吧!”

  “我不么!”

  “可你刚刚还说,稚子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哪。”

  “我不说了。”

  “那么,爬桌子对吗?”

  “因为稚子爬了嘛!”

  “那么,你还是应该穿上这件衣服。”

  老师把稚子的衣服套在茂茂仰着的头上,把袖子套在他胳膊上,把背上的纽扣也系上了。

  这是一件有许多褶儿的、粉红色的连衣裙。领子上镶着白色的花边儿、前边还有红色的飘带儿。

  “我不么,我不么!脱掉嘛,脱掉嘛!”

  茂茂乱蹦乱跳,连衣裙就张开来了。

  “茂茂就跟跳芭蕾舞一样。”

  女孩子们说。茂茂拚命要打开背上的纽扣,可是他的手够不着。

  “穿着挺合适呢。”男孩子们笑了。

  “满可爱的哪,照照镜子吧。”

  女孩子们也笑了。

  “哼,都是稚子太坏啦!”

  茂茂喊一声,就向稚子,用拳头敲稚子的脑袋。

  “好疼哟!”

  稚子捂着脑袋,叫起来。

  “好疼哟!”

  茂茂也捂着自己的脑袋,叫起来。

  这是因为,有一只谁也看不见的拳头,敲了茂茂的脑袋。

  “哈哈哈……茂茂什么都跟稚子学!”

  大伙儿都笑起来了。“才不是跟她学呢!

  “广志,咱们到那边去,接着玩!”

  茂茂说完,就拉着广志的手走了。

  这边,稚子开始玩过家家了。

  “我当妈妈,应该扎上围裙的。”

  稚子说着,就扎上了围裙。

  这时候,在那边玩的茂茂叫着说:

  “围裙算什么呀,我才不要哪!”

  正说着,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茂茂的肚子上,忽然扎上了一条围裙,跟稚子扎的那条一模一样!”

  “这玩艺儿,用不着嘛!我们玩打仗哪!”

  茂茂拚命想把围裙揪下去,可怎么也弄不掉。

  没办法,只好带着围裙玩打仗。“茂茂,你扎上围裙干嘛呀?”广志问他说。

  “是它自己跑来的……带着也没关系嘛。”

  这回,稚子背上一个布娃娃。

  这时候,在那边玩的茂茂叫着说:

  “布娃娃算什么呀,用不着!”

  正说着,茂茂的身上忽然也背上个布娃娃,跟稚子背的那个一模一样,也是用带子绑上的。

  “这玩艺儿,多碍事!”

  茂茂拚命想解开带子,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劲儿拉,布娃娃还是背在他身上。广志问他:

  “茂茂,你干什么哪?布娃娃算什么呀,你背上它干嘛!”

  “是布娃娃自己跑来的……”

  “啊,这可真滑稽!这样的武士,简直是冒牌的。这哪还像玩打仗呢?你还是到那边,去玩过家家吧!”

  广志说着,往稚子那边一看,“哎呀”一声:

  “我明白啦:原来茂茂还在学稚子哪!”

  “我没学她嘛!”

  “那你就看看她吧:她不也扎着跟你一样的围裙吗?不是跟你背着一样的布娃娃吗?”

  茂茂一下予冲到稚子那儿去:

  “喂,稚子,你别背布娃娃啦!”

  “不么!我当妈妈!”

  “就不许背!”

  茂茂冷不防揪住稚子的头发。

  “好疼哟!”

  稚子哭起来。

  “好疼哟!”

  茂茂也跟她一块儿哭起来。因为,有一只谁也看不见的手拚命揪他的头发,好像要把他的头发拔光似的。

  茂茂和稚子一样,扎着一样的围裙,背着一样的布娃娃,就连哭也一模一样。

  稚子把背上的布娃娃拿下去,茂茂背上的布娃娃也不见了。

  稚子把身上的围裙摘下去,茂茂身上的围裙也不见了。

  稚子喝水,茂茂也喝水。稚子摔个大跟头,茂茂也摔个大跟头。稚子一跳一跳地走,茂茂也一跳一跳地走。

  真的,茂茂自己什么也不想干了,不管稚子干什么,他都跟着学。

  “茂茂像只小猴子,

  老是学着人样子。

  快到对面山里去,

  呆在别处没意思。”

  大伙儿这么唱着。

  到回家的时候了。

  “这就好啦。

  可以让妈妈把这件衣服脱下来啦!”

  茂茂高兴地这么想着,就穿着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大摇大摆走出幼儿园去。

  可是,糟啦!

  茂茂的腿,往稚子那一边走去了!

  “我的家,在相反的那一边,往那边去!

  往那边去!”茂茂说。可是他的腿不听他的话。

  “往那边走嘛!往那边去嘛!”茂茂哭喊起来了。

  别看他哭,他的腿还是往稚子的家那边走。

  “稚子——!”

  茂茂一边抹眼泪,一边喊走在前边的稚子。

  “干嘛呀?”稚子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

  “茂茂,你怎么哭啦?”“我,不能回家了……呜——呜——”

  好心的稚子拉着茂茂的手,又回到老师那儿去了。

  “老师,茂茂说,他不能回家啦。”

  茂茂看看老师的脸,哭着说:

  “我再不爬桌子了。”老师解开茂茂粉红色连衣裙的纽扣,把衣服脱下来。放在稚子的书包里,对她说:

  “稚子,谢谢你啦!”

  “老师,再见。”

  “再见,路上可别玩儿啊。”

  两个小朋友,走到大门外。

  “再见,稚子!”

  “再见,茂茂!”

  稚子朝着稚子的家,茂茂朝着茂茂的家,高高兴兴地走去了。 

山野小熊

  郁金香幼儿园的春野老师,接到了一张明信片。上边写着:

  春野老师:

  我已经都会自己做了。让我入幼儿园,行吗?

  山百合镇 山野小熊

  春野老师写了回信:

  山野小熊小朋友:

  请你到幼儿园来吧!

  延命菊镇郁金香幼儿园 春野春子

  春野老师给这个名叫山野小熊的男孩子,准备好了一套东西:有新本子,有新蜡笔,还有新的小剪子。

  然后,老师在每件东西上,都写了“山野小熊”几个字,把这些东西装在一个新的用具箱里,又把用具箱摆在玫瑰班的架子上。

  茂茂正在玫瑰班的屋子里画画儿,就听见门外边喊:

  “春野老师,我来啦!”

  这声音挺精神的。

  茂茂跑出去,看见一个茶色绒毛的小熊娃娃,手里提着个红色的小铁桶,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你是春野老师吗?”

  小熊问茂茂说。

  “错啦。我可不是老师。我叫茂茂。”

  “我叫山野小熊,是来上幼儿园的。”

  “熊算什么呀,不能进幼儿园的。”

  “可是,春野老师给我写信说,你来吧!”

  “真的呀?那,让我看看信吧。”

  小熊把手伸进红色的小铁桶里。从包饭盒的手绢底下,拿出一张明信片,给茂茂看。

  “啊,是真的明信片。多好啊,给我吧!”

  “不行。”

  小熊赶紧把明信片又藏在饭盒底下。

  这张明信片,可是小熊的宝贝呢!

  小熊跟在茂茂的后边。

  茂茂走进玫瑰班,小熊也跟着走进去了。

  “哎呀,熊来啦!”大伙儿都吓得叫起来。

  茂茂告诉大伙儿说:“这是小熊小朋友!”

  “哟——吓死人啦!”

  女孩子们这样叫着,都躲到风琴底下去了。

  男孩子都把背靠在墙上,用手按着胸口。

  只有茂茂和小熊站在屋子当中。

  “咱们玩嘛……”小熊跑过去,使劲儿拉那些男孩子的手。

  “咱们玩摔跤吧。”

  “不……跟熊摔跤,那准得输。”

  大伙儿都把手缩回去。小熊心里想:

  “因为我来了,他们不好意思呢!”

  小熊慢悠悠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天花板上,各种颜色的气球挂在上边,飘动着。

  “哎呀,可真漂亮!”

  小熊看得出神了。

  墙上贴满了画儿。

  “这是老师画的呀?”

  “错啦,是我们画的呀!”

  “画得可真棒!”

  小熊很佩服,一张一张地,仔仔细细地看。

  屋子里有柜子。

  “啊,这柜子,是放点心的吧?”

  “不对啦,是放衬衣和裤权的。是把裤子尿湿了的时候,借给我们穿的。”

  “嘿,真方便呀!”

  小熊对柜子也很佩服。

  “呀,小熊没穿裤衩哟!”

  女孩子们从风琴底下伸出头来说。

  “也没穿衬衣呀!”

  “我妈妈说,小熊光屁股,没关系的。”

  “光屁股上幼儿园,多好笑哇!”

  小熊看看茂茂:茂茂穿着衬衣,还穿着裤衩。

  大伙儿都穿着衬衣、穿着裤衩,光屁股的,只有他自己。小熊打开柜子,拿出衬衣和裤衩来。

  小熊把两只脚,伸到衬衣里去。

  他又把裤衩套到头上去。

  “唔!唔!我什么都瞧不见啦!”

  小熊的两条腿迈不开,眼睛看不见,就在地板上打起滚儿来。

  “唔!唔!”

  小熊在地板上滚来滚去。

  “呀,熊表演翻跟头哪!”

  大家鼓起掌来。

  小熊好不容易才停住不滚了。

  他站起来。“这么小,没法儿穿!”

  小熊把裤衩从头上揪下来,扔在地上。

  “这么小,没法儿穿!”

  他把衬衣也从腿上剥下来,甩到一边儿去。

  “这样子,舒服多啦!”

  小熊拍着光光的胸脯,挺高兴地走来走去。

  墙角那儿有架子。用具箱一个挨一个,摆在架子上。

  在最下边一层,靠着一头儿,有一个新的用具箱。

  箱上写着:山野小熊。

  “啊,这是我的,上边写着‘山野小熊’哪!”小熊拿出本子、拿出蜡笔、又拿出小剪子来。

  “哎呀,你会念自己的名字呀!”

  “嗯,会的。”

  “啊,你是到我们玫瑰班来的呀!”

  大伙一点儿一点儿地靠近小熊了。

  小熊挺得意地在本子上写了“山野小熊”几个字。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呀?”

  “山野爸爸。”

  “妈妈呢?”

  “叫山野妈妈,我还会画我妈妈的脸哪!”

  小熊用茶色的蜡笔,画了妈妈的脸。

  妈妈也是个茶色的熊,还有胡子。

  “哟!小熊的妈妈,还有胡子哪!”

  大伙儿都挺吃惊。“是有的呀!”

  “我妈妈可没有。一个男孩子说。

  “我妈妈也没有。”一个女孩子说。

  这回轮到小熊吃惊了:“哎呀,大伙儿的妈妈,全都没有胡子!”

  “小熊,你再给我们画张画儿看吧!”

  大家都挤到小熊身边,把他围起来,你推我,我推你的。

  “这回,画我们家。”小熊画了一个绿色的房顶。

  “你们家,没有窗户跟门吗?”

  “有哇,可是,太麻烦了,这么画就行啦!”

  小熊把本子、蜡笔、小剪子都放回用具箱。捎带着,他把红色的小铁桶也收起来了。“小铁桶里有什么呀?让我们看看吧。”

  大家就排上队,一个挨一个地,探了头往小铁桶里看。

  春野老师来了。

  “老师,这个山野小熊小朋友,可真好玩儿!”

  大家就争着,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小熊的事讲给老师听。

  “啊,小熊小朋友来了吗?”

  在春野老师面前,站着一个花色的小熊娃娃,正笑嘻嘻地看着她。

  “噢——!原来小熊小朋友是个小熊娃娃呀。”

  春野老师轻轻地抚摸着小熊的头。

  “你的信,写的很好呢。”

  “嗯,春野老师的信,也是写得很好的呀。”

  “是妈妈送你来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来的。妈妈太大啦,不能上幼儿园啦!”

  “小熊小朋友,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小熊受到老师表扬,特别高兴。

  春野老师弹起风琴来。

  小朋友们一起唱歌。

  小熊不会唱,就跟着叫:

  “呣—呣呣,呣——呣——”

  大家怎么做,小熊也怎么做。

  做叠纸手工了。小熊不会叠,就让春野老师替他叠。

  洗手了。

  小熊洗手洗了三十分钟,把肚皮都弄得湿淋淋的。春野老师拿了毛巾,替他擦。

  吃午饭了。

  小熊带的是饭团子。饭团子是用竹叶包的,饭里边放的是干核桃和干橡子儿。

  茂茂把自己带的炒鸡蛋给小熊吃,小熊也给了茂茂一小块核桃。

  睡午觉了。

  小熊睡不着,老是想玩儿,躺在床上扭来扭去的。

  睡完午觉吃点心的时候,小熊的妈妈来接他了。

  小熊的妈妈怕吓着小朋友们,悄悄地溜进来。她背起小熊,就飞快朝着山百合镇的家里跑去了。

大狼

  森林里的大狼,跑到房子后边的草地上闲逛。

  天气都那么暖和了,大狼还穿着一身红毛衣。

  房子后边的草地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蝴蝶在百花中间飞来飞去。风一吹,草就悄悄地发出一股香味儿,让人闻了想睡觉。

  大狼舒舒服服地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这天早晨,茂茂说他脑袋疼,没到幼儿园去。

  可是,脑袋一下子就不疼了,再呆在屋子里,怎么也不行了。

  他想:大伙儿从幼儿园回来以前,我就在房后的草地上等他们吧!

  茂茂一跑到房后的草地上,就撒开腿,追起蝴蝶来。

  正在睡觉的大狼,忽然醒了。

  “哎呀,是谁来啦?”

  大狼从草里伸出脖子,朝着有脚步声的方向看。

  “哎呀呀,今天可是碰着一个满不错的娃娃!准是个偷懒逃学的吧……”

  大狼把衣襟拉一拉,偷偷地从茂茂背后走上去。

  “啊,胖胖的,准是个挺好吃的娃娃呢!嘻、嘻、嘻……”

  大狼伸出又红又长的舌头,舔着大嘴巴。

  “哎哟,是什么东西在那儿吧嗒吧嗒地舔嘴巴呀?”

  茂茂这么想着,就回头往后边看。

  “噢噢,可别叫他瞧见!”

  “啊啊,你好!”

  大狼笑嘻嘻地跟茂茂打招呼,可是刚一看清楚茂茂的脸,他就吓得跳起来。

  大狼的三角眼,一下子瞪得圆溜溜的了:

  嘴巴四周怎么那么脏!

  眼睛四周怎么那么脏!

  两个脸蛋儿怎么那么脏!

  鼻子尖儿上怎么那么脏!

  脏得简直吓死我,

  什么时候也没见过!

  可不,茂茂的嘴巴,从早点吃的鸡蛋,到午饭吃的鱼都抹在上头,还有什么酱油啊、果子酱啊、黄油啊、饼干渣儿啊、奶糖啊、牛奶呀,所有这些玩艺儿,也都沾在嘴巴上。他的脸蛋儿上,还有用蜡笔画的画儿,脑门儿和鼻子尖儿上,都是泥巴!

  大狼心想:

  “这么脏,可不能马马虎虎吃下去呀!我要是吃了这种脏东西,准得肚子疼!”

  大狼又一想:

  “可是,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胖胖的娃娃,要是不吃,那就大可惜啦。让我来想一个好办法吧……”

  “对啦!我把他洗干净了再吃!”

  大狼想到这儿,高兴得拍起巴掌来。

  茂茂一看,心里想:

  “咦,大狼拍巴掌呢。这个大狼可真好玩儿!”

  茂茂想看得清楚一点儿,就用手揉揉眼睛。

  大狼一看见茂茂的手,又吓得跳起来了。

  茂茂的两只手上,满是黑泥儿!

  “哎呀呀,这是什么手哇!这手根本就没洗过!指甲可真黑。要是吃了这种孩子,我狼老爷的肚子里头,准得长蛔虫!啊啊,要不‘嚓嚓’地洗干净再吃,太危险,太危险!”

  大狼急急忙忙跑回森林那边的家里去了。

  茂茂看见大狼跑了,心想:

  “啊,那个大狼逃走啦!”

  他又开始追起蝴蝶来。

  大狼的家在森林的最里边、最里边。

  这是座二层小楼,门是用厚木板做的。

  “赶快!赶快!”

  大狼用脚踢开了门,冲进去,一直跑到厨房里。

  “饭锅,饭锅!

  水,水!

  柴柴,柴柴!

  火柴,火柴!”

  大狼一边哇哇叫,一边拿个大饭锅,装满了水,放在石头炉灶上,用火柴点着了火。

  接着,大狼站在炉灶前头,三角眼立起来,用挺吓人的声音下命令:

  “烧啊,烧啊,

  呼呼地烧!

  开呀,开呀,

  哗哗地开!”

  炉灶赶紧回答:

  “是!是!呼呼地烧!

  对!对!哗哗地开!”

  大狼又冲进洗脸间去,大叫:

  “肥皂!肥皂!”

  洗脸盆回答说:

  “昨天晚上,您洗澡用来着!”

  大狼说:

  “噢,对啦。在二楼上有新的,我去拿!”

  大狼就一步三个蹬儿,跑上楼去了。

  “肥皂!肥皂!在这儿,在这儿!

  毛巾!毛巾!在这儿,在这儿!”

  炉灶在楼下招呼大狼:

  “水开啦!水开啦!哗哗地开啦!”

  大狼抓起肥皂和毛巾,也不走楼梯了,一下子从二楼上跳下来。

  大狼慌慌张张把热水倒在铁桶里,拿着肥皂和毛巾,跑回房后的草地。

  刚跑到房后的草地上,这个糊里糊涂的家伙就想起一件事:

  “噢,——糟啦!”

  大狼用粗尾巴敲着地。

  “我忘记带刷子啦!要是不用刷子使劲地刷,根本就洗不干净!非得再跑一趟取来不可……”

  大狼把毛巾、肥皂和水桶放在地上,顺着刚跑来的路,又急急忙忙跑回去了。

  这些,茂茂都看到了。

  “这个大狼,可真是个奇怪的狼呀。”茂茂心想。

  “他干嘛弄来那么一大桶热水呀?要开澡堂吗?”

  茂茂走过去,试着把手一点一点地伸到水桶里去。

  “真的,就跟在澡盆里那么舒服!”

  他把手在水桶里一搅,里面的热水溅出来。

  地上的干土变湿了,捏成泥团子正合适!

  “这回呀,我用泥做个船吧。‘大象狮子号’!啊哈,我就是船长!——这就是大海!”

  水桶里的热水一下子都给茂茂泼到外边,成了大海。

  正在这时候,大狼拿着刷子,跑来了。

  “哼———这是怎么搞的!”

  大狼用尾巴敲着地,吼起来。

  “铁桶空了,我的好吃的东西还弄得满是泥!真是!还得去烧一次水!”

  大狼拿起水桶,又顺着刚才来的路,跑回去了。他一边跑,一边说:

  “这回弄得还要脏,一块肥皂都不够用了,还得再拿一块。刷子也得换个大的。赶快!赶快!”

  茂茂什么也不明白。他正在大海当中,堆起一个小岛呢。

  “那个大狼又跑啦,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这时候,茂茂听见有人喊:

  “喂——!茂茂——!”

  原来是小朋友们,从郁金香幼儿园回来了。

  “哎——!”

  茂茂也向他们摆手。

  “哎哟,玩儿泥哪?茂茂的脸上,满是泥呀!”

  “嗯,等完啦,我就去洗嘛。”

  “你怎么没去幼儿园啊?”

  “脑袋疼来着。可现在不疼了。

  “咱们玩儿吧,我等你们哪!”

  “好,得把书包送回去呀。”

  “我也回家,我得去洗脸。”

  茂茂和大伙儿一块儿回家了。

  一到家,妈妈就把他洗得白白的。

  大狼回到森林里的家,就冲进厨房,哇哇叫着说:

  “饭锅,饭锅!

  水,水!

  柴柴,柴柴!

  火柴,火柴!”

  接着,大狼又用挺吓人的声音下命令:

  “烧啊,烧啊;

  呼呼地烧!

  开呀,开呀,

  哗哗地开!”

  大狼喊着:

  “肥皂,肥皂,再来一块!

  刷子,刷子,要最大的!”

  洗脸盆用咯吱咯吱的声音回答说:

  “刷子就在这儿,

  就在我身旁。

  不管多么脏,

  一刷亮光光。

  海绵石要不要?指甲刀要不要?

  一块儿带上多么好!”

  大狼说:

  “来不及啦,光有刷子就行啦!”

  大狼把热水倒在桶里,拿着刷子和肥皂,往房后的草地跑去。

  大狼一边跑,一边想:

  “洗干净了,就抹上黄油、涂上果子酱和巧克力——不!还是涂番茄酱好吃!放上胡椒和辣子,弄成辣味儿的,也不错嘛!”

  想着想着,大狼的口水就流出来了。

  大狼好不容易才跑回房后的草地上,可是,草地上已经没有人了。

  “哼——怎么搞的!”

  大狼又用尾巴敲地了。

  “费了这么大力气烧了热水来,可是,那孩子不见了。啊啊,我的肚子好饿呀!”

  大狼在房后的草地上走来走去,一会儿踮起脚尖、伸长脖子,一会儿又蹲下,拚命找茂茂。

  一大群小朋友走来了。

  茂茂洗了脸,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夹在这群小朋友当中。

  “啊,刚才那个奇怪的大狼,又来了!”

  茂茂用手指着大狼对小朋友说。

  可是,大狼不知道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脏男孩子。所以,他就假装笑着说:

  “嘿嘿嘿……这儿有一个特别脏的男孩子,你们瞧见了吗?”

  茂茂回答说:

  “我们这里边,一个脏孩子也没有!”

  “嘿嘿嘿……我说的可不是你们。他可不像你们那么乖。他呀,脸跟手都特别黑,还满身是泥,叫人看了就恶心,那样一个脏小子!”

  “这样的小子我们没瞧见!”

  茂茂说完,就跑起来。

  “哎哎,等一等,等一等……”

  大狼慌慌张张拿起水桶、刷子、毛巾和两块肥皂,跟在后面跑。

  “我是特意跑来,想给他洗一洗的!”

  “为什么要给他洗呢?”

  “因为那么脏,肚子要疼的!”

  大伙儿不明白,就问:

  “谁的肚子呀?”

  “我的肚子呗!”

  大伙儿又问:

  “那是怎么回事呢?”

  “我要把那孩子吃到肚子里嘛!”

  孩子们一听,吓了一大跳:

  “啊?他说要吃孩子!”

  “对啦!我还要把你们也全都吃掉!”

  大狼把眼睛瞪成三角形,伸开两手,要扑上来。可是,小朋友们比他还要快,大伙儿齐声喊:

  “这家伙,坏蛋大狼!”

  他们齐向大狼扑去,有的抱住大狼的腿,有的抓住大狼的手,有的抓住大狼的尾巴,有的揪住大狼的耳朵,都使劲地抓住下放。

  “糟啦,我不该说出来要吃他们!”大狼真后悔,可是他明白得太晚啦!

  小朋友们喊:

  “一、二、三!”

  就把大狼推倒,骑到他身上去。

  大狼生气了,他大喊大叫:

  “喂,你们这些讨厌的坏孩子!

  “我是狼老爷,可不是大马。你们骑在狼老爷的身上,真太不像话了!哎,快躲开!要不,我把你们涂上黄油,全都吃掉!”

  星星班的小朋友对玫瑰班的小朋友喊:

  “大伙儿可别下来,使劲地骑住他呀!”

  大狼要是站起来,可不得了,大家一齐用力,把大狼紧紧地压在底下。

  “茂茂,快去叫警车!电话是一一○号!”

  茂茂撒腿就往电话亭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喂!我要一一○号!房后草地上,有一条大狼!”

  两辆警车“呜—呜—”响着警笛,跑来了。

  警察叔叔跳下车来,把大狼装进警车。

  警车又“呜—呜—”响着警笛,马上开到动物园去了。警察叔叔对小朋友们说:

  “你们跟大狼坚决斗争,表现得都很勇敢。为了奖励你们,请你们坐着警车去玩儿。”

  大伙儿听了,高兴极了,脸都变得红红的了。

  警车“呜—呜—””响起警笛,开起来了。

  它跑得真快,把前边所有的汽车都超过了!

  开着这辆汽车的,是那个挎着手枪的警察叔叔。 

爬山

  有五座大山。

  五座山的山顶都是圆的,五座山的颜色都不一样。

  第一座山是红色的。红色的山上有好多苹果树。

  第二座山是黄色的。黄色的山上有好多香蕉树。

  第三座山是橙色的。橙色的山上有好多橘子树。

  第四座山是黑色的。黑色的山上,太阳照不进,山上有好多又粗又高的大树,树枝和树叶特别密,老是跟黑夜一样。

  第五座山是桃色的。桃色的山上,有好多桃树。

   

  这一天,天气特别好。

  “今天,咱们不玩玩具了,咱们爬山去吧!”

  星星班的小朋友说。

  “我也去!”

  “我也去!”

  玫瑰班的小朋友也想爬山了。

  “那咱们大伙儿,就去问问老师吧!”

  大伙儿都到老师那儿去了。

  “老师,我们今天想去爬山!”

  “要是你们都守纪律,去爬山也可以嘛。”

  “什么纪律呀,老师?”“要是爬山,就会吃到各种各样好吃的水果。不管吃什么,一样只能吃一个,这就是今天的纪律。

  “苹果吃一个;

  “香蕉吃一个;

  “橘子吃一个;

  “桃子也吃一个。”

  “我们明白啦,要是一样吃两个,肚子就要疼啦!”

  “明白了的小朋友,把手举起来!”

  “我——!”

  大伙儿齐声喊,都举手了。

  茂茂举起了两只手。

  “除了这个,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老师一边一个个看着孩子们的脸,一边慢慢说。

  “这就是黑山的事儿。

  “那个山上的树、树枝、树叶,都是弯弯曲曲的,跟妖怪伸出爪子似的,互相扭在一起,谁也爬不上去。

  “谁要跑到那里边去,可就要迷路,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咱们谁也不准上那个山,一定不能上!”

  “哎哟,可真吓死人!”

  大伙儿都缩起肩膀,伸出舌头,可是。又马上举起手来。

  大声说:“是,明白啦!”

  茂茂表示他特别明白,举起了两只手。

  “好,遵守纪律的人,现在去吧!”

  “我去!”

  大家去了厕所,然后戴上帽子,到外边集合。

  两个人两个人地拉着手,排好队。

  星星班在前头,玫瑰班在后头。

  “咱们是先爬最近的红色的山呢,还是先爬最远的桃色的山?”

  老师问大家说。“先爬红色的山!”

  玫瑰班的小朋友们说。星星班的小朋友们说。

  “先爬桃色的山!

  因为先爬桃色的山,后爬红色的山,回来的时候,路就近!”

  “对了,对了。就这么办吧!”

  老师说完、大家就出发了。

  从红色的山上,吹下一股苹果的香味儿。

  星星班的小朋友也想早一点儿吃上好东西,可是他们能忍住,他们从红山底下走过去了。玫瑰班的小朋友可忍不住了。

  “喂——!星星班的小朋友,停停吧,我们肚子饿了,走不动啦!”

  那些小家伙部按着肚子,坐到地上了。

  “没办法!那好吧,就先上红色的山吧!”

  星星班说。

  大家一边上山,一边唱起歌来:

  山哪,山哪,啦啦啦

  高呀,高呀,啦啦啦

  前边就是山顶了,啦啦啦

  山顶上有二十一排苹果树。每一条树枝上,都挂满了红红的大苹果。

  “啊,我看准了……那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是我的啦!”

  茂茂超过大伙儿,跑到最前边,赶忙把眼睛盯着的那个大苹果,摘了下来。

  别的小朋友,都在苹果树下边走来走去,找又大又好吃的苹果呢,这时候,茂茂已经把自己的大苹果,吃到肚子里去了。

  “哎呀,真好吃啊。这回呀,该吃黄山上的香蕉啦。喂,走吧!”

  茂茂站起来。

  “茂茂,你都吃光了吗?可真快呀!我们正吃着哪!”

  “太慢了,快吃!”

  大伙儿都挺有滋味地啃着。茂茂看着,觉得怪没意思的。

  茂茂跑到里头一个人都没有的苹果树那儿,悄悄地又摘了一个大苹果。小朋友们都吃了一个苹果。

  茂茂吃了两个。

  下了红色的山,又上黄色的山。

  黄色的山上,有三十一排香蕉树。香蕉树很高,要是不爬上去,就摘不着香蕉。

  “啊,我看准了,这颗树是我的啦!”

  茂茂赶过了大伙儿,抱住了自己看准的香蕉树。

  接着,他急急忙忙脱了鞋,爬到树上去了。

  树底下,小朋友们都吵吵嚷嚷地说:“上哪一棵树呢?哪个香蕉最大呀?”“哪一棵树最高啊?”

  “摘这一边的呢,还是摘那一边的呢?”

  这时候,茂茂已经把一个大香蕉吃到肚子里去了。“啊——!可真好吃!”茂茂从树上爬下来。他大声喊:

  “喂,上橘子山吧!”

  “茂茂,你吃完啦?”

  大伙儿还都在树上,挺惊奇地问茂茂。

  “你们太慢啦,快点儿吧!”

  大伙儿都挺有滋味地咬着香蕉。茂茂看着,觉得怪没意思的。

  “我再吃一个吧!”

  茂茂想着,就跑到里边的香蕉树那儿,偷偷地爬到树上去。

  小朋友们都吃了一个香蕉。

  茂茂吃了两个。

  下了黄色的山,这回上橙色的山了。橙色的山上,有四十一排橘子树。从叶子底下,露出好多黄橙橙的大橘子来。

  “啊,那个大个儿的橘子,是我的啦!”

  茂茂跑上去,把那个最大的橘子摘下来。

  大伙为了找到又大又好吃的橘子,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在橘子树林里走来走去。

  这时候,茂茂把自己的橘子吃到肚子里去了。

  “啊,真好吃!这回,该吃桃子了,快点儿走吧!”

  茂茂站起来。“哟,茂茂已经吃光了么?我们还正吃呢。

  等等我们吧!”“可真能磨蹭!等着你们,多没劲!”

  看见大伙儿吃得那么有滋昧儿,茂茂觉得怪没意思的。

  茂茂跑到里边一个人也没有的地方,又吃了一个。

  大家都吃了一个橘子。茂茂吃了两个。

  茂茂的肚子胀起来了。

  “喂,现在出发!

  “因为这次要从黑山前头走过,慢了可不成,要跑步!”

  大伙儿又两个两个地拉上手,排好队。

  下了橙色的山,走到黑山前边的时候,大家跑起步来。

  可是,茂茂的肚子太大了,跑不动。

  别说是跑,就是慢慢走,他也不想走了。

  “我可不想吃那破桃子啦!

  “我就在这儿,等着大伙儿回来吧!”

  茂茂在路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

  大家都走了,连一个人都看不见了。就剩下了茂茂自己。茂茂的面前,就是黑山。

  山上满是密密层层的大树,什么时候,都像夜里一样黑,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因为太安静了,茂茂有点害怕,他就朝着桃山那一边喊:

  “喂——!”

  他这一喊,立刻听见静梢悄的黑山里头,不知是谁在回答:

  “喂——喂——喂喂喂喂、喂——!”

  “这声音怪吓人的,是什么鸟吧?”

  茂茂从石头上站起来,通过黑色大树的缝隙,往山里边看。

  “喂——!”

  茂茂又喊了一声。

  “喂——喂——喂喂喂喂、喂——!”

  这回,回答的声音是挺高兴的调子。

  茂茂把身体缩成一团儿,从黑色的大树中间,伸进头去看。

  “呀,简直像隧道一样!对啦,我是‘飞燕号’特别快车,我要开进隧道去,看看喂喂鸟!”

  茂茂想变成一列特快火车,他就这么钻进去了。

  茂茂越往上爬,树就越密,树枝拉扯他的脸和衬衣,挂他的屁股。

  别看这样,茂茂还是一个劲儿往上爬。他一会儿缩着脖子、弓着背、弯着腰,一会儿又用力伸直身体,尽量让自己变得又细又长。他就这么前进着。

  “喂——!”

  “喂——喂——喂、喂——!”

  “喂”的声音,慢慢地变得近一些了。

  就这么一边爬一边喊,茂茂终于到了吓人的、好像妖精一样的大树那儿了。

  粗树枝。细树枝,好像蛇一样攀缠在一起,跟茂茂玩“挡人”游戏。

  “这玩艺儿,让我钻进去!”

  茂茂从树枝中间钻进头去,接着,又塞进去两条胳膊,把胸脯也挤过去了:

  这样一来,脑袋、胳膊跟胸脯钻过去了,肚子和两条腿还留在这一边。

  “嗨——哟!”

  茂茂使出全身的力气,想钻过去,可是没有钻过去。

  而且,他的肚子卡在树枝中间,后半截动不了啦!

  “呀,拔不出来了!”

  黑山上,连一个小朋友也没有。

  跟这个山挨着的桃色的山上,有许多小朋友,要是大声喊,说不定他们会听见。

  “拔——不一一出——来——啦!”

  茂茂喊叫起来。

  可是,他的肚子挤在树枝中间,他喊出来的声音很小。

  “拔不出来——啦,拔不出来——啦,帮帮忙吧。”

  茂茂用嘶哑的声音喊着。

  黑山上住着一个妖怪。

  这个妖怪像星星班的男孩子那么大。头上长着弯弯曲曲的头发,头发中间,长着一个粗粗的小犄角。他的眼睛和嘴都挺大,是个很可爱的小妖怪。

  妖怪穿着灰色和桃色横条儿的裤权,穿着黄色的上衣。

  这个妖怪前边、后边、背上、前襟上都有衣袋儿,每个衣袋里都装满了苹果、香蕉、橘子和桃子,装得鼓鼓的。

  妖怪总是不住嘴地吃着衣袋儿里的水果,一边唱他最爱的一个歌儿:

  “啦——啦——啦、啦——!”

  这个妖怪听见了茂茂的喊叫声。

  妖怪一边从胸口的衣袋里掏出一个橘子,连皮一块儿塞进嘴里,一边像猴子一样,从这个树枝跳到另一个树枝上。他来到茂茂面前。

  “喂,你干嘛?”

  妖怪问茂茂说。

  “我拔不出来了。”

  “我瞧,我瞧!”

  妖怪坐在茂茂头顶的树枝上,仔细地看了茂茂的周身上下。

  “真的,拔不出来了。”

  妖怪用脚尖在茂茂背上戳了几下,不管他怎么戳,茂茂总是一动不动。

  “哼,我倒是挺想帮你的忙,可你,把肚皮吃得这么大,帮忙也白搭。要是我把你硬往外拉,你的肚皮就要挤破啦!”

  “帮帮忙吧,我就要回去了。”

  “不要紧的,再等一会儿,你的肚子就会小了。到那时候,我就把你拉出来。你就放心吧!”

  妖怪说完,又把手伸进背后的衣袋里,掏出一个大香蕉来,连皮一起吃了。

  把香蕉吃完,他又在前襟的衣袋里掏出一个桃子来,塞到嘴里去,连桃核一起嚼了。

  吃完桃子,他又从肚子上的衣袋里掏出苹果来,一口吃下去。

  他吃完一个又一个,不停地从衣袋里掏出水果来,塞到嘴里去。

  妖怪睁大眼睛,挺和气地对茂茂说:

  “我也想分给你一些吃吃,可是你现在要是吃了,就更拔不出来了。你就忍一会儿吧!”

  “你是谁呀?”

  茂茂问他说。

  “我是这个山上的妖怪。我的名字叫‘馋鬼’。

  “红山、黄山、橙山和桃色的山,都跟黑山挨着。所以,住在这个山上,什么苹果呀、香蕉呀、橘子呀、桃子呀,随你吃多少都行!

  “只要我衣袋里一空,我马上就把它装满。你也想当个妖怪吗?这容易。把我的犄角削下来一块儿,蘸上点儿水,一按就安上了,你就成了妖怪了。”

  “我不。妖怪算什么呀,我可不想成个妖怪!”

  “可你也跟个馋鬼一样!”

  “不对。我可不是个馋鬼。”

  “是吗——?”

  妖怪不相信,挺惊奇地瞧着茂茂的脸。

  “弄下来吧,肚于已经空一点了。我先试试看。”

  妖怪又用脚尖戳戳茂茂,这回,稍微有点儿动弹了。

  “啊——,动弹了,动弹了,那咱们就拔一下吧!”

  妖怪从树枝上跳下来。

  “喂,往下用劲儿吧,一、二、三!”

  妖怪喊着,用力拉茂茂的屁股。

  “扑通!”

  这么一拉,两个人一块儿摔了个屁股墩儿。

  “哈哈哈哈……”

  他们俩一齐大笑起来。妖怪用手指着山下,告诉茂茂说:

  “瞧,那边有亮光照进来。你往亮光那边走,就会走到山下去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

  茂茂顺着妖怪指给他的路,向着亮光,走下山去。

  他又一会儿缩着身子,一会儿拉长身子,从树枝中间钻过去,回到原来坐的那块大石头那儿。

  正在这时候,大伙儿从桃色的山上下来,回到这儿来了。

  “啊,茂茂在这儿!”

  走在前边的人,吃惊地喊起来。

  “你怎么不去呀?桃子的味道可真美!”

  “我们的肚子吃得太饱了,就在桃山上休息了一会儿。”

  茂茂一声不响地站在那儿。

  “哎哟,茂茂的背上还有脚印哪!这是怎么回事呀?”

  可不,这是那个小妖怪用脚戳过的地方,五个脚趾,清清楚楚地印在上面。

  “没有什么嘛……”

  茂茂一边说,一边赶忙把衣衫卷起来。这样一来,他的肚皮和后脊梁都露出来了。

  “喂,集合!”

  大伙儿都精神饱满地走起来了。

  茂茂跟在大伙后面。

  他穿着撕破的裤子,不光是露着肚皮和后脊梁,就连肚脐眼儿都露出来了。就是这么一副可笑的样子,茂茂跟着大伙儿一块回去了。

不不园

  茂茂没洗脸,没穿上衣,也没吃早饭。

  茂茂面前,摆着爸爸昨天晚上给他买的红色的汽车。

  这是一辆挺大的小轿车,从大窗子里,能清清楚楚看见里边的方向盘呀,时速表什么的。

  汽车的前边有两个灯,汽车的后边有一块白牌子,上边写着 7890。

  这个汽车,可实在叫茂茂生气。

  要是黑的、蓝的多好,可偏偏是红的!

  茂茂心里别扭极了。

  “为什么是红汽车呀,我不么!

  “这是女孩子玩的汽车,我不么!

  “怎么不是黑的呀,我不么!”

  茂茂斜眼看着汽车。

  “嗯——嗯——,我不要红的么!

  去给换个黑的么!”

  茂茂一边哭叫,一边用脚跺地板。

  爸爸说:“要是你不要,就把它送给别的孩子吧!”

  “我不么,不给么!”在茂茂哭的时候,爸爸上班去了。姐姐对他说:“茂茂,你还没穿上衣哪?”

  在小汽车旁边,放着姐姐小时候穿的罩衫。

  罩衫上有蓝色、黄色和红色的条条。

  “我不么!女孩子穿的衣服,什么呀!我不么!”

  “男孩子也穿这种衣服的。”“就不穿!”

  在茂茂发脾气的时候,姐姐上学去了。

  “茂茂,到时间了,该上幼儿园了。”

  妈妈说。

  “我不么,幼儿园,什么呀,我不么!”

  “老师在那儿等着哪!”

  “我不么,老师,我不喜欢么!”

  “你不想跟小朋友们一起玩吗?”

  “我不么!小朋友,我不喜欢么!”

  茂茂一边哭,一边说。

  妈妈说:“好吧,那你就老在这儿哭吧!”

  “我不么!我不老在这哭么!”

  妈妈把饭盒包到手绢里。

  “我不么!饭盒,什么呀!

  我要带火腿面包么!”

  在茂茂耍赖皮的时候,妈妈把饭盒装进提包。

  “穿好上衣吧!”

  “我不么!我不要穿女孩子的衣服么!”

  茂茂又是摆手,又是跺脚。

  妈妈使劲拉住大发脾气的茂茂,到幼儿园去了。

  走到郁金香幼儿园的门口,妈妈把提包和饭盒递给茂茂,要回去了。 ”

  “我不么!我不要么!”

  茂茂赶忙把手缩到背后。

  这时候,春野老师走出来了:“不要饭盒,中午要饿肚子啦!”

  “我不要饭盒么!我肚子不饿么!”

  “不穿上衣,多难看哪!”

  “我不么!女孩子的衣服,我不穿么!”

  茂茂转过身子去,使劲儿摇头。

  老师告诉妈妈:“要是这样,倒有件好事儿:到不不园去吧。到了‘不不’园,茂茂就欢喜了,那儿可自在呢。

  “顺着这条路一直走,有个水果店。从水果店往右拐,有个邮筒,从邮筒那儿再拐个弯儿,就到了不不园了。”

  “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件好事儿。我们马上就去看看。”

  妈妈紧紧拉住茂茂的手,顺着老师指的路走下去。

  “我不么!我不么!我要回家么——!”

  茂茂又要哭了。

  拐过水果店,又拐过邮筒,啊,到了!

  门上写着:

  不 不 园

  一大群孩子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看着茂茂。

  “呀,来了个哭八精!

  “‘我不么,我不么’——那么叫着!”

  “呀,那个哭八精是来入不不园的,这可得告诉奶奶!”

  “老奶奶——!老奶奶——!——”

  窗户口的孩子们,吵吵嚷嚷地缩到屋子里去了。

  “我要回家,啊,妈妈!”

  茂茂拼命拉妈妈的手,可是妈妈一声不响,去按电铃。

  门开了。一个长着圆鼻头、胖胖的老奶奶走出来。刚才的那一大群孩子,都想看看茂茂,藏在老奶奶身后,你推我。我挤你的。

  老奶奶穿着一条蓝色的长裙子,灰色的上衣露出花边儿的领子,上边别着红色的别针。

  老奶奶看看茂茂的脸,挺有精神地问他说:

  “小宝宝不喜欢什么呀?”

  茂茂抱紧妈妈的腿。妈妈替他回答说:

  “啊,是的。不喜欢红色。今天早晨,他不喜欢给他买的一辆红汽车,饭也没吃,饭盒也说不要。还有,他姐姐穿过的一件衣服也说不要,连上衣都没穿。”

  老奶奶好像挺高兴似的说:

  “啊,啊,是这样。那好,入园吧。妈妈到一点钟的时候来接。”

  “是。饭盒怎么办呢?”

  “用不着。他不喜欢嘛。”

  “这件上衣呢?”

  “用不着。他不喜欢嘛。”

  老奶奶这么说着,就把茂茂拉进去,把门关上了。

  “说是这孩子不喜欢红汽车,”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呀!”

  大伙儿这么说着,就从茂茂身边走开了。

  “我要回家么——”

  茂茂对老奶奶说。

  “不到一点钟,门是不开的。”

  老奶奶说。

  茂茂飞快地跑到门那儿去;使劲儿敲。

  茂茂还拧门把手,又是推,又是拉,可是门连一下点儿也没动。

  “瞧,我不是早就说了。

  “一点钟以前,就来干你喜欢的事儿吧。

  “喜欢哭,你就哭。喜欢打架,你就打架。喜欢吃手指头,你就吃手指头。”

  老奶奶说完,就坐到房间的一角去,织起毛线来。

  茂茂看看房间当中。

  积木、过家家的玩具、布娃娃、画儿书、皮球……乱七八糟,扔得满地都是。

  在玩具中间,站着几个小朋友,有的咬围嘴儿、有的在吃手指头。

  靠窗户还有几个孩子,什么都没干,就那么蹲在那儿。

  茂茂看看他脚下边的积木。积木有三角的,有四方的,有长的,有短的……“我来搭火车吧!”茂茂搭了挺长的一列火车。

  茂茂刚搭好,就有一个男孩子冲他喊:

  “喂,让开!这是我的!”

  那个男孩子的胸上,写着英文的“爱木”。

  他跑过来推茂茂。“不对,是我的。

  是我搭的嘛!”“闪开,闪开!”

  那个男孩子蛮不讲理地把茂茂推开了:

  “呜一!轰隆、轰隆……”

  他把茂茂的火车开走了。

  茂茂跑到老奶奶那儿去:“奶奶,那孩子抢走了我的积木!”

  “啊,爱木可真是贪心哪。”

  “我要他还我!”

  “在我们不不园,要是哪个孩子说‘我不么’,就可以不还的呀。”

  “真没劲!”

  茂茂一回到爱木那儿,就是一脚,把火车踢飞了。

  “你干嘛!”

  爱木捡起一块长积木,照着茂茂的屁股,狠狠地敲了一下子。

  “好疼哟!——奶奶,那孩子用积木打我的屁股!”

  茂茂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跑到老奶奶那儿。

  “疼吧?”

  老奶奶问他。“嗯。”

  “那就给你打一针,治一治吧?”

  “我不打针么!——不疼了。”

  茂茂赶紧逃掉了。老奶奶接着织她的毛线。

  钢琴响了,应该收拾玩具了。

  “玩儿完喽——!”

  哗啦一声响,积木搭的大楼倒了。

  过家家的玩具,连盆一起扣翻了,布娃娃甩得飞到天上去了。

  “谁玩老鹰抓小鸡,到我这儿来!”

  爱木竖起二拇指,在地板上兜着圈儿。

  “我玩!我玩!”

  大伙儿都围上去了。

  在收拾屋子的时候,玩老鹰抓小鸡!

  茂茂一听,大吃一惊,要是在郁金香幼儿园,这样的孩子早就给送进“放东西的屋子”里去了。

  “看谁当老鹰?”

  “哟——,爱木是老鹰!快跑哇!”

  大伙就在扔满玩具的地上,乱跑起来了。

  “静——静!”

  老奶奶拍着手说:“把玩具给我收拾好!”

  “我不么!”“不——么!”

  男孩子和女孩子都把手缩到后面去,摇着头。

  “要是不收拾好玩具,就不吃点心!”

  “不——么!奶奶自己收拾吧!”

  “我吗?这东西,我又不玩嘛!我不收拾。”

  “我也不么!”

  “我也不么!”

  不想收拾玩具的孩子,都跑到窗户那儿,坐下来了。

  “要是这样,就扔掉吧!”

  “不扔掉么!”

  “那你们就收拾!”

  “收拾屋子多没劲!不——么!我们想玩老鹰抓小鸡。”

  大伙儿都要哭了。

  “对啦,要是今天来的茂茂收拾一下,就好啦。”

  爱木大声说。

  “你又不玩老鹰抓小鸡,你就收拾玩具吧!”

  “就不!”茂茂也大声说。

  “小气鬼!”爱木立起眼睛,大声说。

  “就不是小气鬼!”

  茂茂也立起眼睛,冲着爱木大声喊。

  “小气鬼,小气鬼!”

  爱木一边喊,一边把脚下的积木,往茂茂那边踢。

  “你干嘛!”茂茂不服输,也踢起积木来。

  这下子,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啦!

  一直躺在地上不说话的布娃娃,这时候站起来了。

  “在这儿呆着,真危险哟!要是叫积木撞上,就得受伤!”

  “真的,”另一个布娃娃说,“一会儿踢,一会儿咬,简直吓死人啦!”

  “我再也不想跟这些孩子玩了!”

  接着,积木们也说起来了:“我们也不想在这儿呆下去了。

  “又是扔、又是踩、又是踢!全身都疼得受不了!”

  “可不是!一玩完了,就装出好像不知道的样子,连收也不把我们收起来。”

  “已经不能再在这种地方呆下去了!”过家家的玩具也悲伤地说。

  “你们看看我吧!”小锅子说。

  “耳朵给揪掉了,就连盖子也找不着啦!”

  最后,皮球大声喊:“实在是受不了啦!我们都走!现在就出发!”

  玩具们都向大门那边走去。

  走在最前边的布娃娃轻轻一推,那扇一点钟才能打开的门,就打开了。

  布娃娃呀、积木呀、过家家的玩具呀、画儿书啊、皮球啊……一长排玩具,头也不回,一个挨着一个地走出去了。

  “喂——!你们这是到哪儿去呀?”

  小朋友们喊着,刚要去追,大门就紧紧关上,看不见他们了。

  房间里就像用管帚扫过了一样,干干净净。

  装积木的箱子,摆玩具的柜子,书架子,都空空的了。

  “嘿,你们倒瞧瞧吧!”老奶奶说。

  “十点了,洗手的人来洗吧!”

  老奶奶刚这么一说,大伙儿就喊一声:

  “十点喽——!”

  一齐往自来水龙头那儿跑。

  “我第一个嘛!”

  “不对,我在你前头!”

  “躲开,让我洗!”

  “推什么呀!”

  “好疼!踩我的脚啦!”

  “哎哟,好凉!别撩水嘛!”

  “别推!嘿!给我退到后边去!”

  “危险!这么推太危险!”

  地板上满是水,毛巾给撕掉了一半儿。

  要是在郁金香幼儿园,准得把他们都送进“放东西的屋子”里去!

  大伙儿都坐在小椅子上。

  不不园没有星星班,也没有玫瑰班。

  大伙儿都混在一起。

  老奶奶用一个大盆,装来了十点钟的点心。

  “今天,是苹果!”

  啊,是茂茂特别喜欢吃的苹果。

  老奶奶把通红的大苹果,装到一个一个白盘子里。

  可是茂茂往自己面前的白盘子里一看:“啊,是饼干!”

  茂茂跳起来。

  大伙儿的白盘子里都有一个大苹果,只有茂茂的盘子里放的是饼干。

  “奶奶,我的盘子装错啦!”

  “啊——,这很好嘛!你不喜欢红色的东西嘛!”

  “我,特别爱吃苹果!”

  “呀,这可真奇怪呢!”

  老奶奶睁圆了眼睛,歪着头。

  茂茂把饼干吃了。

  可是,看起来,苹果好吃得多。

  画画儿了。老奶奶发给茂茂一盒蜡笔。

  “我画一辆消防车!” 茂茂打开蜡笔盒盖。

  “消防车……画消防车的蜡笔呢?”

  茂茂一根一根地找,没有。

  他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奶奶,没有消防车的颜色!”

  “消防车,是什么颜色呢?”

  “那还用说,红的呗!”

  “啊——红的。

  是你挺讨厌的颜色呢?

  所以,我把它给扔了。”

  “可是我想画消防车!”

  “用黑蜡笔画吧!”

  “黑消防车算什么呀?

  没有的!”

  “那你就画别的吧。”

  老奶奶一边打毛线,一边一本正经他说。

  “真没劲!没有红颜色,算什么蜡笔?

  我不画啦!”

  茂茂把图画纸卷起来,做成一把刀。

  “俺是独眼大王!”

  茂茂闭上一只眼,照着那些画画儿的小朋友的脑袋,一个挨一个地敲起来。

  “你干嘛,坏蛋!咱可比你厉害!”

  爱木站起来,一下子就把茂茂的刀夺过去了。

  “这回该敲你的脑袋了!”

  他说着,就敲茂茂的脑袋。

  “嗯,这把刀还不错。”

  “这是我的刀嘛,还给我!”

  “不还。归我啦!”

  爱木挺神气地把刀挂在自己腰带上。

  “我不给,还我!”“没门儿——!”

  爱木冲着茂茂伸出舌头,逃走了。

  “还给我!还给我!”

  茂茂喊着,扑向爱木。

  “就不还!”

  比茂茂大的爱木,一把抓住茂茂的头发,用力扯。茂茂也抓住爱木的头发用力扯。

  “就不放开!”

  爱木使劲拉。

  “就不放开!”

  茂茂也使劲拉。

  “嘿,小个子!”

  爱木把抓茂茂头发的手松开,一口咬住茂茂的胳膊,茂茂不服输,也一口咬住爱木的胳膊。

  爱木抓住茂茂的腿,想把他撂倒。茂茂也想抓住爱木的腿。

  “打架啦!打架啦!”

  大家齐声喊叫,一下大乱起来。谁也不画图画了。

  “奶奶,不得了啦!打架啦!快来吧!”

  “谁?谁?”

  老奶奶放下毛线活儿,走到两个孩子打架的地方来。

  “哎呀,打得好凶呀。

  这回,两个人的手、脚都得打断啦。

  “等到打断了、就来告诉我,我好去叫救护车。”

  老奶奶这么说着,又回到椅子那儿去了。

  茂茂和爱木都松开手。

  “什么破刀,我不要啦!”

  爱木从腰上摘下刀来,扔到地上。

  “两个人都到这儿来消毒。”

  老奶奶喊两个孩子。

  老奶奶把他们身上咬破的地方,抓破的地方,都涂上了红药水。

  “不管你怎么不喜欢红的,也不能让细菌进去呀!”老奶奶说。

  吃午饭了。

  茂茂没有饭盒。

  爱木一边大口大口嚼着火腿面包,一边说:

  “茂茂不喜欢饭盒吧,准是学我。”

  “学你干嘛?”

  “今天,我妈妈说:你带饭盒吧。我说,我不么。后来,我就带火腿面包来了。

  “我不是学着你说的。”

  “可是,你没说不要饭盒吗?

  “因为我特别了不起,大伙儿就都学我的样儿。哈哈哈哈……”爱木神气极了。

  “哎呀,里边还有菠菜!

  “菠菜不好吃,我不要,扔了它!”

  爱木说着,把面包里的菠菜弄出来了。

  茂茂身边两个女孩子,一个吃炒鸡蛋,一个吃油炸豆腐,两个孩子正聊天儿呢:“你总是吃炒鸡蛋吗?”

  “对啦,因为我喜欢吃鸡蛋呀。”

  “你可总是吃油炸豆腐。”

  “对呀,因为我喜欢吃油炸豆腐呀。

  “我早晨、中午、晚上,都是吃油炸豆腐!”

  茂茂特别羡慕那两个女孩子。

  要是在郎金香幼儿园,老师就会说:

  “光吃炒鸡蛋、油炸豆腐,身体不会结实的!

  “不许把菠菜剩下!

  “不把东西都吃光,就在那儿坐着不许动!”

  不不园就不这么说。

  不不园可真是好地方!

  大伙儿都吃完午饭了。

  有的孩子把东西吃光了,有的孩子剩下了。

  茂茂的肚子,还是空空的。

  吃完午饭以后,大家唱歌,做游戏。

  “我的饭盒怎么样了?”

  “大概妈妈给吃了吧?”

  “就是能剩下一丁点儿,也好嘛!”

  茂茂老是想着饭盒的事。

  好不容易,一点钟到了。

  妈妈来接娃娃了,大门打开了。

  “明天,请再来吧!”老奶奶对茂茂说。

  “不,我不来了。”

  “呀,不喜欢不不园吗?”

  “嗯,不喜欢。”

  “是吗?真可惜呀!”

  “郁金香幼儿园,比这儿有意思多啦!”

  “呀——是么?”

  “再见!”

  茂茂和妈妈,一齐走到外边。

  他们拐过了邮筒。不不园已经看不见了。

  “妈妈,背背我吧。“我肚子饿得要死……”

  真的,茂茂的肚子太饿了,走不动了。

  妈妈背起了茂茂。

  茂茂在妈妈背上一颠一颠地,他说:

  “到明天,我去郁金香幼儿园。

  “郁金香幼儿园有星星班,有玫瑰班。

  “郁金香幼儿园还有春野老师、夏野老师……

  “还是郁金香幼儿园好啊!”

不不园

孙幼军翻译

郁金香幼儿园

捕鲸

稚子

山野小熊

大狼

爬山

不不园

作家简介

中川李枝子(1935~)生在北海道的札幌,毕业于东京都高等保姆学院,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有丰富的儿童教育经验,深深了解儿童心理,她写的儿童文学作品,教育小朋友懂得生活的各种道理,而故事又十分有趣,受到了小朋友的喜爱。《不不园》是中川李枝子的代表作,曾荣获日本“厚生大臣奖”、“日本广播公司儿童文学奖励奖”和“野间儿童文艺奖推荐奖”,并被日本“全国学校图书馆协议会”列为“必读图书”。

郁金香幼儿园

  郁金香幼儿园,有三十个小朋友。

  这里边,有十八个是星星班的,有十二个是玫瑰班的。

  星星班的小朋友,明年就要上学了,一个一个的,都挺神气。

  玫瑰班的小朋友,明年不能上学。玫瑰班里还有三岁、四岁的。茂茂今年四岁。

  “星星班可真好,我也想到星星班去!”

  玫瑰班的茂茂,老是这么想。

  星星班的屋子和玫瑰班的屋子是邻居。

  星星班挺神气地对玫瑰班说:

  “星星在这儿,玫瑰在那儿,小家伙们,到那边去吧!”

  每天,吃完午饭以后,老师给发书看。星星班得到“字书”,玫瑰班得到“画儿书”。

  “字书”写着许多字,故事长。“画儿书”画着许多画儿,只有一丁点儿字。

  “星星班可真好!”

  玫瑰班的茂茂老是这么想。

  郁金香幼儿园,有两个老师。

  个子矮的春野春子老师和个子高的夏野夏子老师。

  “春野老师因为小,就当玫瑰班的老师;夏野老师因为大,就当星星班的老师。”

  “不管到什么时候,春野老师总是玫瑰班的老师。”

  “不管到什么时候,夏野老师总是星星班的老师。”

  郁金香幼儿园,从成立的时候起,就这么定下来了。

  把乐队的大鼓从最高的架子上拿下来,春野老师要蹬着小椅子,夏野老师踮起脚尖就行了。

  可是,两个老师也有一样的地方。

  那就是:挺容易地就能把茂茂送进放东西的屋子里去。

  放东西的屋子又黑、又有一股讨厌的味儿。这儿是让你想起忘掉的规定的地方。

  “茂茂!收拾屋子的时候,你摔跤,对吗?到放东西的屋子里去好好想想吧!”

  “茂茂!你爬到窗户上去,对吗?到放东西的屋子里去,好好想想吧!”

  “茂茂!踢小朋友对吗?到放东西的屋子里去,好好想想吧!”

  一听到“放东西的屋子”,茂茂就想起规定来了,他就说:

  “我知道了,我这样做不对。我不去放东西的屋子,我知道了嘛!”

  说完,他就一溜烟跑了。

  郁金香幼儿园大概有七十条规定。最重要的有:

   

  不许扔东西。

  不许打人。

  不许抓脸。

   

  除了这三条,还有   

  要刷牙。

  要洗脸。

  要洗手。

  要剪指甲。

  自己穿衣服。

  站队的时候,不许推前边的人。

  跟谁都得拉手。

  吃东西不许挑拣。

  不许把衣服和蜡笔放到嘴里。

  玩完了以后,要把玩具收拾好。

  老师叫名字的时候,要答应“有”!

  ……

  还有好多、好多。大伙儿一听,嗐,不就这么几条么,容易极了!说是这么说,可茂茂今天这一天,就有十七次忘了规定,让老师瞪着眼睛叫了好多次“茂茂!”:

  1 不洗脸就来了。

  2 吃手指头。

  3 舔鼻涕。

  4 拿着剪子跑。

  5 乱抢积木,还打小朋友。

  6 瞎闹的时候,踢了人家。

  7 把拖鞋套在手上,往自己脸上蹭。

  8 用笤帚扫头发上的纸屑。

  9 扔布娃娃。

  10 把手弄湿,使劲儿拍。

  11 老师讲话的时候,胳肢人。

  12 唱歌的时候不耐烦,打起瞌睡来。

  13 说“他妈的”。

  14 吃午饭的时候,故意把胡萝卜扔到地上。

  15 在走廊里跑。

  16 抢玩具。

  17 把鼻涕纸从窗户扔出去。

  他把这么多条规定全忘了,可是一听说要送他到放东西的屋子里去,他又都想起来了!

捕鲸

  星星班的男孩子们,用积木搭了一只漂亮的船。船头是尖的,那儿是驾驶室。驾驶室里有许多红色和黄色的机器。驾驶室的后边是船舱,摆着桌子和椅子。

  挨着船舱的,是甲板。

  “唉呀,真棒!多漂亮的船哪!”

  茂茂一看见,就惊奇得喊起来。

  “我也想坐上去。。

  茂茂试着用手摸摸三角形的船头。这么一摸,甲板上的水手就飞跑过来,吆喝说:

  “不许摸!你瞧,坏了吧!”

  真的,茂茂摸过的地方,出来了一条缝子。

  “船要是有了窟窿,水就要进来,就要沉底了嘛!”

  水手蹲下来,仔仔细细地把船修好了。

  茂茂说:“对不起。——我都说了‘对不起’啦,行了吧?让我也上船吧。”

  “白费,茂茂到那边去!”

  水手向茂茂瞪了一眼,又回到甲板上去了。

  “船已经造好啦。全体,集合!”

  船长、大副和五个水手,都坐到船舱的椅子上。船长先站起来说:

  “现在,我们决定,给船取个名字。”

  “大象!”

  “狮子!”

  两个孩子一齐喊起来。

  “因为大象,是动物里最大的,又最有力气。”

  “不对,是狮子,狮子是野兽的王。”

  “大象可比狮子力气大!”

  “狮子比大象力气大嘛!”

  两个孩子争吵起来。

  茂茂在船下边喊:“是狮子!是狮子!”

  “好,现在咱们决定,到底是大象好,还是狮子好。说哪个好,就把手举起来。”

  船长这么一说,大伙儿就不吵了。

  “说大象好的人举手!”

  “我——!”手举起来了。

  “一次不要举两只手。一个人举一只手。说大象好的人举手!”

  “一个,两个,三个人。”

  “好。说狮子好的人举手!”

  “我——!”

  “一个,两个,三个人。”

  “唉呀,一样多!”

  大伙儿有点儿泄气。

  “我——!

  我也说狮子好!”

  船下边,茂茂喊起来,把手举得老高。

  “你没参加,还是别举手了吧。”

  “我也参加!”

  “玫瑰班的白搭。光要星星班的男孩子。”

  船长坚持说。

  “喂,船长!”

  “你是赞成大象,还是赞成狮子?”

  “赞成大象吧!好吗?”

  “赞成狮子吧!好吗?”

  “大象一脚就踩住狮子,用鼻子使劲儿抽他!”

  “哼,这是瞎说!因为狮子能一口咬住大象不放!”

  “那就让大象跟狮子打一仗好了,谁要是胜利了……”

  唉!——,可是谁也没见过大象跟狮子打仗。

  “这两个都挺厉害的,就搁到一块儿吧!”

  “对,咱们的船,就叫‘大象狮子号’!”

  “那就更厉害啦,咱们一定能抓回鲸鱼来!”

  大伙儿都高兴得拍起手来。“大象狮子号”,——这名字可太好啦!

  “好,要出海啦,带什么东西呢?”

  “因为要钓鲸鱼,一定要带铁鱼竿和好多好多蚯蚓。”

  大伙儿跳下船,去拿铁鱼竿。

  铁鱼竿特别沉,用了三个人,才好不容易地装到船上去。

  蚯蚓也用空牛奶罐头盒,装了满满一盒子。

  “还要钓咱们吃的鱼,要把鱼竿带去。”

  “烧鱼用的煤气炉,还有筷子。”

  “还有望远镜。”

  “还有手表——大海上可没有挂钟。”

  “还有饭盒、点心、水果和削果皮的刀子。”

  “因为海水是咸的,一定要带些自来水。”

  鱼竿、煤气炉、筷子、望远镜、手表、饭盒、点心、水果、刀子和水壶,都装到船上去了。“还有毯子。”

  一个大毛毯,放到水壶旁边了。

  “吃过午饭,还玩纸牌呢。”

  纸牌又放到毯子旁边了。

  “行装准备好啦!”

  船长把帽檐儿转到后脑勺上,挺着胸脯、勇敢地喊。

  “捕鲸队,现在出发!”

  “大象狮子号”静悄悄地开动了。

  “你们走吧,再见啦!”

  “一定要带回鲸鱼来!”

  星星班的女孩子和玫瑰班的孩子们一齐招手。

  “喂——!带着我去吧!”

  茂茂冲着越开越远的“大象狮子号”

  央告着。“白搭,你不行,你——太——捣——乱——啦——!”

  船长拖长的声音,随着风飘过来。船上的人们,精神饱满地唱起歌来:

  天空多明亮,好像有一百个太阳,

  海风用力吹,白浪飞得高。

  我们去捕鲸,一定要把鲸鱼抓到。

  啊啊,“大象狮子号”,

  啊啊,我们的“大象狮子号”。

  大副一边唱着歌,一边加快船的速度。

  中午,水手们把鱼竿挂上蚯蚓,开始钓鱼了。

  “看哪,一条!”

  “看哪,又一条!”

  把钓上来的鱼,用煤气炉烧好,大伙儿都把肚子吃得饱饱的。他们还喝了水壶里的自来水。

  “吃完了饭,大伙儿玩纸牌,这时候,“大象狮子号”已经开到大海当中了。

  不管朝向哪一面,都只能看见大海和天空。

  “是呀,什么都看不见,光有大海。这么大的地方,一定住着鲸鱼!”

  “把铁鱼竿上挂满蚯蚓吧。这样,鲸鱼一来,咱们马上就能钓。”

  大伙儿在铁鱼竿上,拴了一条又硬又结实的细绳儿,又在绳儿上绑了二十条蚯蚓。

  “好啦,这回鲸鱼什么时候来,都没关系了!”

  大伙儿把自己的望远镜放在眼睛上,在大海上面找啊我的。

  忽然,白浪上浮出来像山一样的黑色脊背。

  “啊,鲸鱼!”

  大副开着船,向鲸鱼靠近。

  水手们举起铁鱼竿,把细绳儿轻轻放到鲸鱼的脑袋前边。

  鲸鱼从生下来,头一回看见蚯蚓,他心想:“这是什么呀?”就一口咬住了。

  鲸鱼把蚯蚓和又硬又结实的细绳儿,一起吞到肚子里去。这回,鲸鱼就干脆咬住了铁棒。

  “啊,鲸鱼用力拉哪!”

  站在船头的船长大声喊。鲸鱼像是要把铁棒也吞下去似的,拚命地拉。

  “使出劲儿来拉!鲸鱼算什么?决不输给他!”

  “对,决不输给他!”

  船长和水手,都叉开两腿,鼓足了劲儿来拉铁棒。

  “加——油!加——油!”

  大副从驾驶室里伸出头来,给大伙儿鼓劲。

  大伙儿的脸通红,汗从上边流下来。可是手离不开铁鱼竿,汗都流到眼睛里去,大伙儿就闭上眼睛拉。

  嘿呀呀,嘿——呀!

  我们团结力量大。

  鲸鱼它能算个啥。

  我们决不输给他!

  大伙儿这么喊着,使劲儿拉住铁棒。

  鲸鱼给拉得一点儿一点儿地,慢慢靠近“大象狮子号”的船帮子了。

  “船长!把鲸鱼装到船上来吗?”

  “太大啦,装不下吧?”

  “那就拴在船上吧?”

  “就这样,把他拴在船后头!”

  “是!”大伙用细绳儿绑住鲸鱼的脖子,把他拴在船后边。

  鲸鱼还叼着铁棒呢!船长笑着说:

  “喂,鲸鱼先生,你叼的东西,可是根铁棒啊,那玩艺儿可不好吃!”

  大伙儿都笑起来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鲸鱼生气他说,松开了嘴里的铁棒,接着,从脊背上喷出一大股海水来。

  “唉哟,可不得了啦!”

  “呸,呸!是咸的!”

  大伙儿因为海水劈头淋下来,都在甲板上乱跑。

  “哈、哈、哈、哈……”

  鲸鱼摇晃着身体,大笑起来。

  船长说:

  “咱们一看见鲸鱼的时候,就应该打起雨伞来!”

  “可咱们没带雨伞来哪!”

  “这可真糟糕……对了,咱们顶起毯子来吧!”

  “这个办法好!”

  他们就拿来毯子,大家把毯子顶在头上。虽然紧紧挤在一起,可是大家都安下心来。这回就能不慌不忙地看了。

  过了一会儿,船长下命令说:

  “已经抓住鲸鱼了,叠起毯子来,现在返航!”

  就在这时候,天上出现一个小黑点儿。大家正在想“这可别是一块乌云”,那黑点儿就忽然变大了。

  “啊,天忽然黑啦!暴风雨来啦!”

  大雨点子噼噼啪啪下起来。

  风使劲地抽打着“大象狮子号”。

  大浪拼命滚上来,要把船弄翻。

  “大象狮子号”前后晃动,又左右摇摆。

  大家觉得它要飞起来的时候,它却沉下去了;大家觉得它要沉下去的时候,它又飞起夹了。

  船上的人也随着一会儿飞起来,一会儿又倒下去。

  老是这么摔来摔去,他们的手、脚,都疼极了。

  可是,又停不下来。

  最后,大家都给弄得头昏了。

  不管是船长、大副还是水手们,都跟死了似的,躺在船上。只有鲸鱼,满不在乎。

  “啊——真快活!”

  它在暴风雨里,游啊游的。

  现在呢,“大象狮子号”船尾朝前,由着鲸鱼拖着跑。

  暴风雨好不容易停止了,大海平静下来。

  甲板上,七个人迷迷糊糊坐在那儿。“咱们到底怎么样啦?”

  大伙儿揉着眼睛问。

  “我刚才就跟睡着了似的!赶快!要是没有大副……”

  大副慌慌张张地往驾驶室跑。忽然,他惊叫一声:

  “哎哟,真奇怪!驾驶室怎么跑到后边去啦!”

  大伙儿也都吃惊地站起来。“啊,船尾变成船头了!”

  “是暴风雨给变的!”接着,大伙儿更吃惊:

  “鲸鱼正拉着跑呢!”“简直就跟马车似的!”

  “对啦!”鲸鱼挺自豪他说。

  “咱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呢?”

  “没准儿正往美国跑呢!怎么办?”

  大家都挺着急,拿起望远镜朝四面看。

  “啊!我看见陆地啦!”在望远镜圆圆的玻璃片里,看见细长的一条陆地。

  “大概是美国!”船长用劲地抓紧望远镜说。

  鲸鱼飞快地向陆地游去。

  从望远镜里,看见了两面旗。

  船长大声地念旗上的字:

  欢、迎、你、们、回、来!

  鲸、鱼、你、好!

  “这就好了!——旗上写的不是英文……大家都跑来欢迎咱们啦!”

  郁金香幼儿园的小朋友,想早一点儿瞧见鲸鱼,他们做了旗子,大家都跑来了。

  “欢迎你们回来——!欢迎你们回来——!”

  大家都向“大象狮子号”摆着手。

  茂茂想给鲸鱼拍照,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架照相机。

  茂茂最先走出来,拍了一张鲸鱼拉着“大象狮子号”的照片。

  船,平安地回来了。

  在大家鼓掌声里,全体船员下了船,徘上队。

  星星班的女孩子拿着漂亮的花束,走到前面去。

  每个船员都拿到一束花,和她们握手。

  鲸鱼也得到一个大花环,戴在头上。

  鲸鱼得到的这个大花环,特别大,是玫瑰班的全体小朋友抬来的。花环上的花真多:蔷薇、石竹花、水仙、郁金香、紫花地丁、蒲公英、风信子……鲸鱼戴上这花冠,就像顶了一个花店,别提有多漂亮啦!茂茂说:

  “现在要拍照,‘大象狮子号’的人,请站好队!”

  大家围着鲸鱼,排好队。

  船长、大副、水手还有鲸鱼,都挺起胸脯,摆好了姿势。

  “咔哒!好,照完了。下边,欢迎的人,也一起来合照一张!”

  郁金香幼儿园的全体小朋友,都站在一起。

  茂茂对大家说:“笑一笑,笑一笑。”

  茂茂这么一说,鲸鱼张开大嘴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么大笑起来。小朋友们也一块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咔哒!好,照完了。”

  “要是照坏了,就白搭了。

  再给我们照一张吧!”

  “啊,好吧,再来一次。笑一笑,笑一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咔哒!好,照完了。”

  拍照结束以后,大家聚在鲸鱼周围。

  “鲸鱼,你也留在我们郁金香幼儿园吧!”

  “把我们的游泳池装满海水,请你住在里边。”

  大伙儿都这么说。

  鲸鱼问:“你们说的那个游泳池,跟大海比,哪个大?”

  大伙儿一听,有点儿为难了。

  “那——游泳池是稍微小一点儿,可是……”

  “那么,还是大海好。我不大喜欢小地方呢。”

  “可是,我们幼儿园,有好多好玩的东西呀!”

  “那当然好,可地方小了没意思。

  我该回去啦,把这绳子,给我解开吧。”

  “别这么说。你留下吧!”

  “地方小了,实在不行呀,我会头疼的。”

  “是这样吗。唉,这可真是太可惜啦!”

  船长一边这样说,一边解开拴着鲸鱼的细绳子。鲸鱼用戴着花环的头向大家行礼,开始游走了。

  “要是我去了,我准能想办法,找来一条小一点儿的鲸鱼!”茂茂说。 

稚子

  桌子上头,摞着一张桌子,在那张桌子上头,还摞着一张桌子。

  因为要擦地板,就把三张桌子摞到一起了。

  要是爬到最顶上那张桌子上去,不管是谁,都能摸着漂亮的天花板。

  小稚子想爬上去。

  她先站到桌子边的小椅子上,又从小椅子爬到最下边那张桌子上。接着,她又爬上中间那张桌子。

  她把一条腿举到最上边一张桌子上,正要爬上去的时候,茂茂跑进来了。

  茂茂脸上,是一副挺吓人的样子,他大喊一声:

  “稚子,不许爬桌子!”

  稚子听他这么一喊,赶快把好不容易举上去的一条腿放下来。一层一层往下爬。

  最后,稚子从小椅子上下来了,站到地板上。这回,茂茂蹬上小椅子。

  “你干嘛呀,茂茂!你对我说,不许上的!”

  稚子去敲茂茂的腿。

  “去!别捣乱!”

  茂茂爬到最高的那张桌子上,盘腿坐下来。

  “喂,瞧啊,我多高!我连天棚都摸得着!”

  茂茂站起来,舔舔二拇指,在天花板上抹一下。

  “嘻嘻,天花板碰到我手指头上了,稚子,看!”

  茂茂伸出沾着白粉的手指头,向稚子摆动着。

  “嘿,这回该摸荧光灯啦!”

  茂茂拉一下荧光灯的绳儿。

  “呀,灯亮了。真晃眼哪!

  哈,稚子,你可摸不着哇!”

  “可是,刚才我也上去了。

  就是茂茂太狡猾了……”

  “稚子还是不行啊,哈哈哈哈……

  “这回,我该走走啦。

  “咚—哒哒 哒、哒—咚—哒哒哒、哒—

  “咚—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哼,我多高哇。夏野老师、春野老师都比我小,

  “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

  茂茂正神气活现地在上边跺着脚瞎胡闹,忽然听见:

  “啊!”

  夏野老师叫一声,飞跑过来,把茂茂抱下去了。

  就在这同时,最上边那张桌子和第二张桌子发出吓人的响声,掉在地板上了。

  “怎么啦?怎么啦?”

  大伙儿都大吃一惊,跑进来看。

  “啊,是茂茂弄的!”

  茂茂看看稚子,又看看掉在地板上的桌子,然后看看天花板。

  最后,茂茂偷偷地看看老师,老师正看着他呢!

  “是茂茂不对嘛。”女孩子们小声说。

  “稚子先爬了,我才爬的!”茂茂斜着眼,瞪着稚子。

  “茂茂,你爬桌子对吗?”老师问。

  “可是,是稚子先爬的!”

  “茂茂,你爬桌子对吗?”

  老师又问了一遍。

  “是,对的,因为稚子先爬了。”

  “那么说,要是稚子在路上玩,就认为这是对的,茂茂也要在路上玩吗?”

  “对了,玩。”

  “那么说,要是稚子扔石头,就说这是对的,茂茂也就扔石头吗?”

  “对了,扔。”

  “要是稚子让汽车撞了,茂茂也要让汽车撞上吗?”

  “对了,撞。”“啊——,我明白了。

  就是说,不管稚子做什么,你都照着做!”

  “对了,都做。”茂茂说完,就向广志喊:

  “走,咱们玩打仗去!”

  他拉住广志的手,跑出去了。

  老师到稚子的屋里,借来了稚子的衣服。

  “茂茂,你过来。”

  “我不么。”

  “你过来。”

  “不么。”

  “茂茂没有脚吗?”

  “有嘛。”

  “那好,走到这儿来吧。”

  茂茂一走来,老师就打开包袱。

  “啊,是稚子的衣服!”广志说。

  “我明白了!是给茂茂穿的,因为茂茂什么都照稚子的样子做。”

  “呀,真好笑,茂茂要穿裙子啦!”

  大伙儿都跑来了。

  “我不么,不穿这样子的衣服!”

  茂茂急得想逃走,老师拉住他的手。

  “要是稚子穿裙子,茂茂也该穿裙子吧!”

  “我不么!”

  “可你刚刚还说,稚子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哪。”

  “我不说了。”

  “那么,爬桌子对吗?”

  “因为稚子爬了嘛!”

  “那么,你还是应该穿上这件衣服。”

  老师把稚子的衣服套在茂茂仰着的头上,把袖子套在他胳膊上,把背上的纽扣也系上了。

  这是一件有许多褶儿的、粉红色的连衣裙。领子上镶着白色的花边儿、前边还有红色的飘带儿。

  “我不么,我不么!脱掉嘛,脱掉嘛!”

  茂茂乱蹦乱跳,连衣裙就张开来了。

  “茂茂就跟跳芭蕾舞一样。”

  女孩子们说。茂茂拚命要打开背上的纽扣,可是他的手够不着。

  “穿着挺合适呢。”男孩子们笑了。

  “满可爱的哪,照照镜子吧。”

  女孩子们也笑了。

  “哼,都是稚子太坏啦!”

  茂茂喊一声,就向稚子,用拳头敲稚子的脑袋。

  “好疼哟!”

  稚子捂着脑袋,叫起来。

  “好疼哟!”

  茂茂也捂着自己的脑袋,叫起来。

  这是因为,有一只谁也看不见的拳头,敲了茂茂的脑袋。

  “哈哈哈……茂茂什么都跟稚子学!”

  大伙儿都笑起来了。“才不是跟她学呢!

  “广志,咱们到那边去,接着玩!”

  茂茂说完,就拉着广志的手走了。

  这边,稚子开始玩过家家了。

  “我当妈妈,应该扎上围裙的。”

  稚子说着,就扎上了围裙。

  这时候,在那边玩的茂茂叫着说:

  “围裙算什么呀,我才不要哪!”

  正说着,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茂茂的肚子上,忽然扎上了一条围裙,跟稚子扎的那条一模一样!”

  “这玩艺儿,用不着嘛!我们玩打仗哪!”

  茂茂拚命想把围裙揪下去,可怎么也弄不掉。

  没办法,只好带着围裙玩打仗。“茂茂,你扎上围裙干嘛呀?”广志问他说。

  “是它自己跑来的……带着也没关系嘛。”

  这回,稚子背上一个布娃娃。

  这时候,在那边玩的茂茂叫着说:

  “布娃娃算什么呀,用不着!”

  正说着,茂茂的身上忽然也背上个布娃娃,跟稚子背的那个一模一样,也是用带子绑上的。

  “这玩艺儿,多碍事!”

  茂茂拚命想解开带子,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劲儿拉,布娃娃还是背在他身上。广志问他:

  “茂茂,你干什么哪?布娃娃算什么呀,你背上它干嘛!”

  “是布娃娃自己跑来的……”

  “啊,这可真滑稽!这样的武士,简直是冒牌的。这哪还像玩打仗呢?你还是到那边,去玩过家家吧!”

  广志说着,往稚子那边一看,“哎呀”一声:

  “我明白啦:原来茂茂还在学稚子哪!”

  “我没学她嘛!”

  “那你就看看她吧:她不也扎着跟你一样的围裙吗?不是跟你背着一样的布娃娃吗?”

  茂茂一下予冲到稚子那儿去:

  “喂,稚子,你别背布娃娃啦!”

  “不么!我当妈妈!”

  “就不许背!”

  茂茂冷不防揪住稚子的头发。

  “好疼哟!”

  稚子哭起来。

  “好疼哟!”

  茂茂也跟她一块儿哭起来。因为,有一只谁也看不见的手拚命揪他的头发,好像要把他的头发拔光似的。

  茂茂和稚子一样,扎着一样的围裙,背着一样的布娃娃,就连哭也一模一样。

  稚子把背上的布娃娃拿下去,茂茂背上的布娃娃也不见了。

  稚子把身上的围裙摘下去,茂茂身上的围裙也不见了。

  稚子喝水,茂茂也喝水。稚子摔个大跟头,茂茂也摔个大跟头。稚子一跳一跳地走,茂茂也一跳一跳地走。

  真的,茂茂自己什么也不想干了,不管稚子干什么,他都跟着学。

  “茂茂像只小猴子,

  老是学着人样子。

  快到对面山里去,

  呆在别处没意思。”

  大伙儿这么唱着。

  到回家的时候了。

  “这就好啦。

  可以让妈妈把这件衣服脱下来啦!”

  茂茂高兴地这么想着,就穿着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大摇大摆走出幼儿园去。

  可是,糟啦!

  茂茂的腿,往稚子那一边走去了!

  “我的家,在相反的那一边,往那边去!

  往那边去!”茂茂说。可是他的腿不听他的话。

  “往那边走嘛!往那边去嘛!”茂茂哭喊起来了。

  别看他哭,他的腿还是往稚子的家那边走。

  “稚子——!”

  茂茂一边抹眼泪,一边喊走在前边的稚子。

  “干嘛呀?”稚子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

  “茂茂,你怎么哭啦?”“我,不能回家了……呜——呜——”

  好心的稚子拉着茂茂的手,又回到老师那儿去了。

  “老师,茂茂说,他不能回家啦。”

  茂茂看看老师的脸,哭着说:

  “我再不爬桌子了。”老师解开茂茂粉红色连衣裙的纽扣,把衣服脱下来。放在稚子的书包里,对她说:

  “稚子,谢谢你啦!”

  “老师,再见。”

  “再见,路上可别玩儿啊。”

  两个小朋友,走到大门外。

  “再见,稚子!”

  “再见,茂茂!”

  稚子朝着稚子的家,茂茂朝着茂茂的家,高高兴兴地走去了。 

山野小熊

  郁金香幼儿园的春野老师,接到了一张明信片。上边写着:

  春野老师:

  我已经都会自己做了。让我入幼儿园,行吗?

  山百合镇 山野小熊

  春野老师写了回信:

  山野小熊小朋友:

  请你到幼儿园来吧!

  延命菊镇郁金香幼儿园 春野春子

  春野老师给这个名叫山野小熊的男孩子,准备好了一套东西:有新本子,有新蜡笔,还有新的小剪子。

  然后,老师在每件东西上,都写了“山野小熊”几个字,把这些东西装在一个新的用具箱里,又把用具箱摆在玫瑰班的架子上。

  茂茂正在玫瑰班的屋子里画画儿,就听见门外边喊:

  “春野老师,我来啦!”

  这声音挺精神的。

  茂茂跑出去,看见一个茶色绒毛的小熊娃娃,手里提着个红色的小铁桶,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你是春野老师吗?”

  小熊问茂茂说。

  “错啦。我可不是老师。我叫茂茂。”

  “我叫山野小熊,是来上幼儿园的。”

  “熊算什么呀,不能进幼儿园的。”

  “可是,春野老师给我写信说,你来吧!”

  “真的呀?那,让我看看信吧。”

  小熊把手伸进红色的小铁桶里。从包饭盒的手绢底下,拿出一张明信片,给茂茂看。

  “啊,是真的明信片。多好啊,给我吧!”

  “不行。”

  小熊赶紧把明信片又藏在饭盒底下。

  这张明信片,可是小熊的宝贝呢!

  小熊跟在茂茂的后边。

  茂茂走进玫瑰班,小熊也跟着走进去了。

  “哎呀,熊来啦!”大伙儿都吓得叫起来。

  茂茂告诉大伙儿说:“这是小熊小朋友!”

  “哟——吓死人啦!”

  女孩子们这样叫着,都躲到风琴底下去了。

  男孩子都把背靠在墙上,用手按着胸口。

  只有茂茂和小熊站在屋子当中。

  “咱们玩嘛……”小熊跑过去,使劲儿拉那些男孩子的手。

  “咱们玩摔跤吧。”

  “不……跟熊摔跤,那准得输。”

  大伙儿都把手缩回去。小熊心里想:

  “因为我来了,他们不好意思呢!”

  小熊慢悠悠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天花板上,各种颜色的气球挂在上边,飘动着。

  “哎呀,可真漂亮!”

  小熊看得出神了。

  墙上贴满了画儿。

  “这是老师画的呀?”

  “错啦,是我们画的呀!”

  “画得可真棒!”

  小熊很佩服,一张一张地,仔仔细细地看。

  屋子里有柜子。

  “啊,这柜子,是放点心的吧?”

  “不对啦,是放衬衣和裤权的。是把裤子尿湿了的时候,借给我们穿的。”

  “嘿,真方便呀!”

  小熊对柜子也很佩服。

  “呀,小熊没穿裤衩哟!”

  女孩子们从风琴底下伸出头来说。

  “也没穿衬衣呀!”

  “我妈妈说,小熊光屁股,没关系的。”

  “光屁股上幼儿园,多好笑哇!”

  小熊看看茂茂:茂茂穿着衬衣,还穿着裤衩。

  大伙儿都穿着衬衣、穿着裤衩,光屁股的,只有他自己。小熊打开柜子,拿出衬衣和裤衩来。

  小熊把两只脚,伸到衬衣里去。

  他又把裤衩套到头上去。

  “唔!唔!我什么都瞧不见啦!”

  小熊的两条腿迈不开,眼睛看不见,就在地板上打起滚儿来。

  “唔!唔!”

  小熊在地板上滚来滚去。

  “呀,熊表演翻跟头哪!”

  大家鼓起掌来。

  小熊好不容易才停住不滚了。

  他站起来。“这么小,没法儿穿!”

  小熊把裤衩从头上揪下来,扔在地上。

  “这么小,没法儿穿!”

  他把衬衣也从腿上剥下来,甩到一边儿去。

  “这样子,舒服多啦!”

  小熊拍着光光的胸脯,挺高兴地走来走去。

  墙角那儿有架子。用具箱一个挨一个,摆在架子上。

  在最下边一层,靠着一头儿,有一个新的用具箱。

  箱上写着:山野小熊。

  “啊,这是我的,上边写着‘山野小熊’哪!”小熊拿出本子、拿出蜡笔、又拿出小剪子来。

  “哎呀,你会念自己的名字呀!”

  “嗯,会的。”

  “啊,你是到我们玫瑰班来的呀!”

  大伙一点儿一点儿地靠近小熊了。

  小熊挺得意地在本子上写了“山野小熊”几个字。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呀?”

  “山野爸爸。”

  “妈妈呢?”

  “叫山野妈妈,我还会画我妈妈的脸哪!”

  小熊用茶色的蜡笔,画了妈妈的脸。

  妈妈也是个茶色的熊,还有胡子。

  “哟!小熊的妈妈,还有胡子哪!”

  大伙儿都挺吃惊。“是有的呀!”

  “我妈妈可没有。一个男孩子说。

  “我妈妈也没有。”一个女孩子说。

  这回轮到小熊吃惊了:“哎呀,大伙儿的妈妈,全都没有胡子!”

  “小熊,你再给我们画张画儿看吧!”

  大家都挤到小熊身边,把他围起来,你推我,我推你的。

  “这回,画我们家。”小熊画了一个绿色的房顶。

  “你们家,没有窗户跟门吗?”

  “有哇,可是,太麻烦了,这么画就行啦!”

  小熊把本子、蜡笔、小剪子都放回用具箱。捎带着,他把红色的小铁桶也收起来了。“小铁桶里有什么呀?让我们看看吧。”

  大家就排上队,一个挨一个地,探了头往小铁桶里看。

  春野老师来了。

  “老师,这个山野小熊小朋友,可真好玩儿!”

  大家就争着,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小熊的事讲给老师听。

  “啊,小熊小朋友来了吗?”

  在春野老师面前,站着一个花色的小熊娃娃,正笑嘻嘻地看着她。

  “噢——!原来小熊小朋友是个小熊娃娃呀。”

  春野老师轻轻地抚摸着小熊的头。

  “你的信,写的很好呢。”

  “嗯,春野老师的信,也是写得很好的呀。”

  “是妈妈送你来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来的。妈妈太大啦,不能上幼儿园啦!”

  “小熊小朋友,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小熊受到老师表扬,特别高兴。

  春野老师弹起风琴来。

  小朋友们一起唱歌。

  小熊不会唱,就跟着叫:

  “呣—呣呣,呣——呣——”

  大家怎么做,小熊也怎么做。

  做叠纸手工了。小熊不会叠,就让春野老师替他叠。

  洗手了。

  小熊洗手洗了三十分钟,把肚皮都弄得湿淋淋的。春野老师拿了毛巾,替他擦。

  吃午饭了。

  小熊带的是饭团子。饭团子是用竹叶包的,饭里边放的是干核桃和干橡子儿。

  茂茂把自己带的炒鸡蛋给小熊吃,小熊也给了茂茂一小块核桃。

  睡午觉了。

  小熊睡不着,老是想玩儿,躺在床上扭来扭去的。

  睡完午觉吃点心的时候,小熊的妈妈来接他了。

  小熊的妈妈怕吓着小朋友们,悄悄地溜进来。她背起小熊,就飞快朝着山百合镇的家里跑去了。

大狼

  森林里的大狼,跑到房子后边的草地上闲逛。

  天气都那么暖和了,大狼还穿着一身红毛衣。

  房子后边的草地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蝴蝶在百花中间飞来飞去。风一吹,草就悄悄地发出一股香味儿,让人闻了想睡觉。

  大狼舒舒服服地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这天早晨,茂茂说他脑袋疼,没到幼儿园去。

  可是,脑袋一下子就不疼了,再呆在屋子里,怎么也不行了。

  他想:大伙儿从幼儿园回来以前,我就在房后的草地上等他们吧!

  茂茂一跑到房后的草地上,就撒开腿,追起蝴蝶来。

  正在睡觉的大狼,忽然醒了。

  “哎呀,是谁来啦?”

  大狼从草里伸出脖子,朝着有脚步声的方向看。

  “哎呀呀,今天可是碰着一个满不错的娃娃!准是个偷懒逃学的吧……”

  大狼把衣襟拉一拉,偷偷地从茂茂背后走上去。

  “啊,胖胖的,准是个挺好吃的娃娃呢!嘻、嘻、嘻……”

  大狼伸出又红又长的舌头,舔着大嘴巴。

  “哎哟,是什么东西在那儿吧嗒吧嗒地舔嘴巴呀?”

  茂茂这么想着,就回头往后边看。

  “噢噢,可别叫他瞧见!”

  “啊啊,你好!”

  大狼笑嘻嘻地跟茂茂打招呼,可是刚一看清楚茂茂的脸,他就吓得跳起来。

  大狼的三角眼,一下子瞪得圆溜溜的了:

  嘴巴四周怎么那么脏!

  眼睛四周怎么那么脏!

  两个脸蛋儿怎么那么脏!

  鼻子尖儿上怎么那么脏!

  脏得简直吓死我,

  什么时候也没见过!

  可不,茂茂的嘴巴,从早点吃的鸡蛋,到午饭吃的鱼都抹在上头,还有什么酱油啊、果子酱啊、黄油啊、饼干渣儿啊、奶糖啊、牛奶呀,所有这些玩艺儿,也都沾在嘴巴上。他的脸蛋儿上,还有用蜡笔画的画儿,脑门儿和鼻子尖儿上,都是泥巴!

  大狼心想:

  “这么脏,可不能马马虎虎吃下去呀!我要是吃了这种脏东西,准得肚子疼!”

  大狼又一想:

  “可是,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胖胖的娃娃,要是不吃,那就大可惜啦。让我来想一个好办法吧……”

  “对啦!我把他洗干净了再吃!”

  大狼想到这儿,高兴得拍起巴掌来。

  茂茂一看,心里想:

  “咦,大狼拍巴掌呢。这个大狼可真好玩儿!”

  茂茂想看得清楚一点儿,就用手揉揉眼睛。

  大狼一看见茂茂的手,又吓得跳起来了。

  茂茂的两只手上,满是黑泥儿!

  “哎呀呀,这是什么手哇!这手根本就没洗过!指甲可真黑。要是吃了这种孩子,我狼老爷的肚子里头,准得长蛔虫!啊啊,要不‘嚓嚓’地洗干净再吃,太危险,太危险!”

  大狼急急忙忙跑回森林那边的家里去了。

  茂茂看见大狼跑了,心想:

  “啊,那个大狼逃走啦!”

  他又开始追起蝴蝶来。

  大狼的家在森林的最里边、最里边。

  这是座二层小楼,门是用厚木板做的。

  “赶快!赶快!”

  大狼用脚踢开了门,冲进去,一直跑到厨房里。

  “饭锅,饭锅!

  水,水!

  柴柴,柴柴!

  火柴,火柴!”

  大狼一边哇哇叫,一边拿个大饭锅,装满了水,放在石头炉灶上,用火柴点着了火。

  接着,大狼站在炉灶前头,三角眼立起来,用挺吓人的声音下命令:

  “烧啊,烧啊,

  呼呼地烧!

  开呀,开呀,

  哗哗地开!”

  炉灶赶紧回答:

  “是!是!呼呼地烧!

  对!对!哗哗地开!”

  大狼又冲进洗脸间去,大叫:

  “肥皂!肥皂!”

  洗脸盆回答说:

  “昨天晚上,您洗澡用来着!”

  大狼说:

  “噢,对啦。在二楼上有新的,我去拿!”

  大狼就一步三个蹬儿,跑上楼去了。

  “肥皂!肥皂!在这儿,在这儿!

  毛巾!毛巾!在这儿,在这儿!”

  炉灶在楼下招呼大狼:

  “水开啦!水开啦!哗哗地开啦!”

  大狼抓起肥皂和毛巾,也不走楼梯了,一下子从二楼上跳下来。

  大狼慌慌张张把热水倒在铁桶里,拿着肥皂和毛巾,跑回房后的草地。

  刚跑到房后的草地上,这个糊里糊涂的家伙就想起一件事:

  “噢,——糟啦!”

  大狼用粗尾巴敲着地。

  “我忘记带刷子啦!要是不用刷子使劲地刷,根本就洗不干净!非得再跑一趟取来不可……”

  大狼把毛巾、肥皂和水桶放在地上,顺着刚跑来的路,又急急忙忙跑回去了。

  这些,茂茂都看到了。

  “这个大狼,可真是个奇怪的狼呀。”茂茂心想。

  “他干嘛弄来那么一大桶热水呀?要开澡堂吗?”

  茂茂走过去,试着把手一点一点地伸到水桶里去。

  “真的,就跟在澡盆里那么舒服!”

  他把手在水桶里一搅,里面的热水溅出来。

  地上的干土变湿了,捏成泥团子正合适!

  “这回呀,我用泥做个船吧。‘大象狮子号’!啊哈,我就是船长!——这就是大海!”

  水桶里的热水一下子都给茂茂泼到外边,成了大海。

  正在这时候,大狼拿着刷子,跑来了。

  “哼———这是怎么搞的!”

  大狼用尾巴敲着地,吼起来。

  “铁桶空了,我的好吃的东西还弄得满是泥!真是!还得去烧一次水!”

  大狼拿起水桶,又顺着刚才来的路,跑回去了。他一边跑,一边说:

  “这回弄得还要脏,一块肥皂都不够用了,还得再拿一块。刷子也得换个大的。赶快!赶快!”

  茂茂什么也不明白。他正在大海当中,堆起一个小岛呢。

  “那个大狼又跑啦,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这时候,茂茂听见有人喊:

  “喂——!茂茂——!”

  原来是小朋友们,从郁金香幼儿园回来了。

  “哎——!”

  茂茂也向他们摆手。

  “哎哟,玩儿泥哪?茂茂的脸上,满是泥呀!”

  “嗯,等完啦,我就去洗嘛。”

  “你怎么没去幼儿园啊?”

  “脑袋疼来着。可现在不疼了。

  “咱们玩儿吧,我等你们哪!”

  “好,得把书包送回去呀。”

  “我也回家,我得去洗脸。”

  茂茂和大伙儿一块儿回家了。

  一到家,妈妈就把他洗得白白的。

  大狼回到森林里的家,就冲进厨房,哇哇叫着说:

  “饭锅,饭锅!

  水,水!

  柴柴,柴柴!

  火柴,火柴!”

  接着,大狼又用挺吓人的声音下命令:

  “烧啊,烧啊;

  呼呼地烧!

  开呀,开呀,

  哗哗地开!”

  大狼喊着:

  “肥皂,肥皂,再来一块!

  刷子,刷子,要最大的!”

  洗脸盆用咯吱咯吱的声音回答说:

  “刷子就在这儿,

  就在我身旁。

  不管多么脏,

  一刷亮光光。

  海绵石要不要?指甲刀要不要?

  一块儿带上多么好!”

  大狼说:

  “来不及啦,光有刷子就行啦!”

  大狼把热水倒在桶里,拿着刷子和肥皂,往房后的草地跑去。

  大狼一边跑,一边想:

  “洗干净了,就抹上黄油、涂上果子酱和巧克力——不!还是涂番茄酱好吃!放上胡椒和辣子,弄成辣味儿的,也不错嘛!”

  想着想着,大狼的口水就流出来了。

  大狼好不容易才跑回房后的草地上,可是,草地上已经没有人了。

  “哼——怎么搞的!”

  大狼又用尾巴敲地了。

  “费了这么大力气烧了热水来,可是,那孩子不见了。啊啊,我的肚子好饿呀!”

  大狼在房后的草地上走来走去,一会儿踮起脚尖、伸长脖子,一会儿又蹲下,拚命找茂茂。

  一大群小朋友走来了。

  茂茂洗了脸,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夹在这群小朋友当中。

  “啊,刚才那个奇怪的大狼,又来了!”

  茂茂用手指着大狼对小朋友说。

  可是,大狼不知道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脏男孩子。所以,他就假装笑着说:

  “嘿嘿嘿……这儿有一个特别脏的男孩子,你们瞧见了吗?”

  茂茂回答说:

  “我们这里边,一个脏孩子也没有!”

  “嘿嘿嘿……我说的可不是你们。他可不像你们那么乖。他呀,脸跟手都特别黑,还满身是泥,叫人看了就恶心,那样一个脏小子!”

  “这样的小子我们没瞧见!”

  茂茂说完,就跑起来。

  “哎哎,等一等,等一等……”

  大狼慌慌张张拿起水桶、刷子、毛巾和两块肥皂,跟在后面跑。

  “我是特意跑来,想给他洗一洗的!”

  “为什么要给他洗呢?”

  “因为那么脏,肚子要疼的!”

  大伙儿不明白,就问:

  “谁的肚子呀?”

  “我的肚子呗!”

  大伙儿又问:

  “那是怎么回事呢?”

  “我要把那孩子吃到肚子里嘛!”

  孩子们一听,吓了一大跳:

  “啊?他说要吃孩子!”

  “对啦!我还要把你们也全都吃掉!”

  大狼把眼睛瞪成三角形,伸开两手,要扑上来。可是,小朋友们比他还要快,大伙儿齐声喊:

  “这家伙,坏蛋大狼!”

  他们齐向大狼扑去,有的抱住大狼的腿,有的抓住大狼的手,有的抓住大狼的尾巴,有的揪住大狼的耳朵,都使劲地抓住下放。

  “糟啦,我不该说出来要吃他们!”大狼真后悔,可是他明白得太晚啦!

  小朋友们喊:

  “一、二、三!”

  就把大狼推倒,骑到他身上去。

  大狼生气了,他大喊大叫:

  “喂,你们这些讨厌的坏孩子!

  “我是狼老爷,可不是大马。你们骑在狼老爷的身上,真太不像话了!哎,快躲开!要不,我把你们涂上黄油,全都吃掉!”

  星星班的小朋友对玫瑰班的小朋友喊:

  “大伙儿可别下来,使劲地骑住他呀!”

  大狼要是站起来,可不得了,大家一齐用力,把大狼紧紧地压在底下。

  “茂茂,快去叫警车!电话是一一○号!”

  茂茂撒腿就往电话亭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喂!我要一一○号!房后草地上,有一条大狼!”

  两辆警车“呜—呜—”响着警笛,跑来了。

  警察叔叔跳下车来,把大狼装进警车。

  警车又“呜—呜—”响着警笛,马上开到动物园去了。警察叔叔对小朋友们说:

  “你们跟大狼坚决斗争,表现得都很勇敢。为了奖励你们,请你们坐着警车去玩儿。”

  大伙儿听了,高兴极了,脸都变得红红的了。

  警车“呜—呜—””响起警笛,开起来了。

  它跑得真快,把前边所有的汽车都超过了!

  开着这辆汽车的,是那个挎着手枪的警察叔叔。 

爬山

  有五座大山。

  五座山的山顶都是圆的,五座山的颜色都不一样。

  第一座山是红色的。红色的山上有好多苹果树。

  第二座山是黄色的。黄色的山上有好多香蕉树。

  第三座山是橙色的。橙色的山上有好多橘子树。

  第四座山是黑色的。黑色的山上,太阳照不进,山上有好多又粗又高的大树,树枝和树叶特别密,老是跟黑夜一样。

  第五座山是桃色的。桃色的山上,有好多桃树。

   

  这一天,天气特别好。

  “今天,咱们不玩玩具了,咱们爬山去吧!”

  星星班的小朋友说。

  “我也去!”

  “我也去!”

  玫瑰班的小朋友也想爬山了。

  “那咱们大伙儿,就去问问老师吧!”

  大伙儿都到老师那儿去了。

  “老师,我们今天想去爬山!”

  “要是你们都守纪律,去爬山也可以嘛。”

  “什么纪律呀,老师?”“要是爬山,就会吃到各种各样好吃的水果。不管吃什么,一样只能吃一个,这就是今天的纪律。

  “苹果吃一个;

  “香蕉吃一个;

  “橘子吃一个;

  “桃子也吃一个。”

  “我们明白啦,要是一样吃两个,肚子就要疼啦!”

  “明白了的小朋友,把手举起来!”

  “我——!”

  大伙儿齐声喊,都举手了。

  茂茂举起了两只手。

  “除了这个,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老师一边一个个看着孩子们的脸,一边慢慢说。

  “这就是黑山的事儿。

  “那个山上的树、树枝、树叶,都是弯弯曲曲的,跟妖怪伸出爪子似的,互相扭在一起,谁也爬不上去。

  “谁要跑到那里边去,可就要迷路,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咱们谁也不准上那个山,一定不能上!”

  “哎哟,可真吓死人!”

  大伙儿都缩起肩膀,伸出舌头,可是。又马上举起手来。

  大声说:“是,明白啦!”

  茂茂表示他特别明白,举起了两只手。

  “好,遵守纪律的人,现在去吧!”

  “我去!”

  大家去了厕所,然后戴上帽子,到外边集合。

  两个人两个人地拉着手,排好队。

  星星班在前头,玫瑰班在后头。

  “咱们是先爬最近的红色的山呢,还是先爬最远的桃色的山?”

  老师问大家说。“先爬红色的山!”

  玫瑰班的小朋友们说。星星班的小朋友们说。

  “先爬桃色的山!

  因为先爬桃色的山,后爬红色的山,回来的时候,路就近!”

  “对了,对了。就这么办吧!”

  老师说完、大家就出发了。

  从红色的山上,吹下一股苹果的香味儿。

  星星班的小朋友也想早一点儿吃上好东西,可是他们能忍住,他们从红山底下走过去了。玫瑰班的小朋友可忍不住了。

  “喂——!星星班的小朋友,停停吧,我们肚子饿了,走不动啦!”

  那些小家伙部按着肚子,坐到地上了。

  “没办法!那好吧,就先上红色的山吧!”

  星星班说。

  大家一边上山,一边唱起歌来:

  山哪,山哪,啦啦啦

  高呀,高呀,啦啦啦

  前边就是山顶了,啦啦啦

  山顶上有二十一排苹果树。每一条树枝上,都挂满了红红的大苹果。

  “啊,我看准了……那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是我的啦!”

  茂茂超过大伙儿,跑到最前边,赶忙把眼睛盯着的那个大苹果,摘了下来。

  别的小朋友,都在苹果树下边走来走去,找又大又好吃的苹果呢,这时候,茂茂已经把自己的大苹果,吃到肚子里去了。

  “哎呀,真好吃啊。这回呀,该吃黄山上的香蕉啦。喂,走吧!”

  茂茂站起来。

  “茂茂,你都吃光了吗?可真快呀!我们正吃着哪!”

  “太慢了,快吃!”

  大伙儿都挺有滋味地啃着。茂茂看着,觉得怪没意思的。

  茂茂跑到里头一个人都没有的苹果树那儿,悄悄地又摘了一个大苹果。小朋友们都吃了一个苹果。

  茂茂吃了两个。

  下了红色的山,又上黄色的山。

  黄色的山上,有三十一排香蕉树。香蕉树很高,要是不爬上去,就摘不着香蕉。

  “啊,我看准了,这颗树是我的啦!”

  茂茂赶过了大伙儿,抱住了自己看准的香蕉树。

  接着,他急急忙忙脱了鞋,爬到树上去了。

  树底下,小朋友们都吵吵嚷嚷地说:“上哪一棵树呢?哪个香蕉最大呀?”“哪一棵树最高啊?”

  “摘这一边的呢,还是摘那一边的呢?”

  这时候,茂茂已经把一个大香蕉吃到肚子里去了。“啊——!可真好吃!”茂茂从树上爬下来。他大声喊:

  “喂,上橘子山吧!”

  “茂茂,你吃完啦?”

  大伙儿还都在树上,挺惊奇地问茂茂。

  “你们太慢啦,快点儿吧!”

  大伙儿都挺有滋味地咬着香蕉。茂茂看着,觉得怪没意思的。

  “我再吃一个吧!”

  茂茂想着,就跑到里边的香蕉树那儿,偷偷地爬到树上去。

  小朋友们都吃了一个香蕉。

  茂茂吃了两个。

  下了黄色的山,这回上橙色的山了。橙色的山上,有四十一排橘子树。从叶子底下,露出好多黄橙橙的大橘子来。

  “啊,那个大个儿的橘子,是我的啦!”

  茂茂跑上去,把那个最大的橘子摘下来。

  大伙为了找到又大又好吃的橘子,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在橘子树林里走来走去。

  这时候,茂茂把自己的橘子吃到肚子里去了。

  “啊,真好吃!这回,该吃桃子了,快点儿走吧!”

  茂茂站起来。“哟,茂茂已经吃光了么?我们还正吃呢。

  等等我们吧!”“可真能磨蹭!等着你们,多没劲!”

  看见大伙儿吃得那么有滋昧儿,茂茂觉得怪没意思的。

  茂茂跑到里边一个人也没有的地方,又吃了一个。

  大家都吃了一个橘子。茂茂吃了两个。

  茂茂的肚子胀起来了。

  “喂,现在出发!

  “因为这次要从黑山前头走过,慢了可不成,要跑步!”

  大伙儿又两个两个地拉上手,排好队。

  下了橙色的山,走到黑山前边的时候,大家跑起步来。

  可是,茂茂的肚子太大了,跑不动。

  别说是跑,就是慢慢走,他也不想走了。

  “我可不想吃那破桃子啦!

  “我就在这儿,等着大伙儿回来吧!”

  茂茂在路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

  大家都走了,连一个人都看不见了。就剩下了茂茂自己。茂茂的面前,就是黑山。

  山上满是密密层层的大树,什么时候,都像夜里一样黑,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因为太安静了,茂茂有点害怕,他就朝着桃山那一边喊:

  “喂——!”

  他这一喊,立刻听见静梢悄的黑山里头,不知是谁在回答:

  “喂——喂——喂喂喂喂、喂——!”

  “这声音怪吓人的,是什么鸟吧?”

  茂茂从石头上站起来,通过黑色大树的缝隙,往山里边看。

  “喂——!”

  茂茂又喊了一声。

  “喂——喂——喂喂喂喂、喂——!”

  这回,回答的声音是挺高兴的调子。

  茂茂把身体缩成一团儿,从黑色的大树中间,伸进头去看。

  “呀,简直像隧道一样!对啦,我是‘飞燕号’特别快车,我要开进隧道去,看看喂喂鸟!”

  茂茂想变成一列特快火车,他就这么钻进去了。

  茂茂越往上爬,树就越密,树枝拉扯他的脸和衬衣,挂他的屁股。

  别看这样,茂茂还是一个劲儿往上爬。他一会儿缩着脖子、弓着背、弯着腰,一会儿又用力伸直身体,尽量让自己变得又细又长。他就这么前进着。

  “喂——!”

  “喂——喂——喂、喂——!”

  “喂”的声音,慢慢地变得近一些了。

  就这么一边爬一边喊,茂茂终于到了吓人的、好像妖精一样的大树那儿了。

  粗树枝。细树枝,好像蛇一样攀缠在一起,跟茂茂玩“挡人”游戏。

  “这玩艺儿,让我钻进去!”

  茂茂从树枝中间钻进头去,接着,又塞进去两条胳膊,把胸脯也挤过去了:

  这样一来,脑袋、胳膊跟胸脯钻过去了,肚子和两条腿还留在这一边。

  “嗨——哟!”

  茂茂使出全身的力气,想钻过去,可是没有钻过去。

  而且,他的肚子卡在树枝中间,后半截动不了啦!

  “呀,拔不出来了!”

  黑山上,连一个小朋友也没有。

  跟这个山挨着的桃色的山上,有许多小朋友,要是大声喊,说不定他们会听见。

  “拔——不一一出——来——啦!”

  茂茂喊叫起来。

  可是,他的肚子挤在树枝中间,他喊出来的声音很小。

  “拔不出来——啦,拔不出来——啦,帮帮忙吧。”

  茂茂用嘶哑的声音喊着。

  黑山上住着一个妖怪。

  这个妖怪像星星班的男孩子那么大。头上长着弯弯曲曲的头发,头发中间,长着一个粗粗的小犄角。他的眼睛和嘴都挺大,是个很可爱的小妖怪。

  妖怪穿着灰色和桃色横条儿的裤权,穿着黄色的上衣。

  这个妖怪前边、后边、背上、前襟上都有衣袋儿,每个衣袋里都装满了苹果、香蕉、橘子和桃子,装得鼓鼓的。

  妖怪总是不住嘴地吃着衣袋儿里的水果,一边唱他最爱的一个歌儿:

  “啦——啦——啦、啦——!”

  这个妖怪听见了茂茂的喊叫声。

  妖怪一边从胸口的衣袋里掏出一个橘子,连皮一块儿塞进嘴里,一边像猴子一样,从这个树枝跳到另一个树枝上。他来到茂茂面前。

  “喂,你干嘛?”

  妖怪问茂茂说。

  “我拔不出来了。”

  “我瞧,我瞧!”

  妖怪坐在茂茂头顶的树枝上,仔细地看了茂茂的周身上下。

  “真的,拔不出来了。”

  妖怪用脚尖在茂茂背上戳了几下,不管他怎么戳,茂茂总是一动不动。

  “哼,我倒是挺想帮你的忙,可你,把肚皮吃得这么大,帮忙也白搭。要是我把你硬往外拉,你的肚皮就要挤破啦!”

  “帮帮忙吧,我就要回去了。”

  “不要紧的,再等一会儿,你的肚子就会小了。到那时候,我就把你拉出来。你就放心吧!”

  妖怪说完,又把手伸进背后的衣袋里,掏出一个大香蕉来,连皮一起吃了。

  把香蕉吃完,他又在前襟的衣袋里掏出一个桃子来,塞到嘴里去,连桃核一起嚼了。

  吃完桃子,他又从肚子上的衣袋里掏出苹果来,一口吃下去。

  他吃完一个又一个,不停地从衣袋里掏出水果来,塞到嘴里去。

  妖怪睁大眼睛,挺和气地对茂茂说:

  “我也想分给你一些吃吃,可是你现在要是吃了,就更拔不出来了。你就忍一会儿吧!”

  “你是谁呀?”

  茂茂问他说。

  “我是这个山上的妖怪。我的名字叫‘馋鬼’。

  “红山、黄山、橙山和桃色的山,都跟黑山挨着。所以,住在这个山上,什么苹果呀、香蕉呀、橘子呀、桃子呀,随你吃多少都行!

  “只要我衣袋里一空,我马上就把它装满。你也想当个妖怪吗?这容易。把我的犄角削下来一块儿,蘸上点儿水,一按就安上了,你就成了妖怪了。”

  “我不。妖怪算什么呀,我可不想成个妖怪!”

  “可你也跟个馋鬼一样!”

  “不对。我可不是个馋鬼。”

  “是吗——?”

  妖怪不相信,挺惊奇地瞧着茂茂的脸。

  “弄下来吧,肚于已经空一点了。我先试试看。”

  妖怪又用脚尖戳戳茂茂,这回,稍微有点儿动弹了。

  “啊——,动弹了,动弹了,那咱们就拔一下吧!”

  妖怪从树枝上跳下来。

  “喂,往下用劲儿吧,一、二、三!”

  妖怪喊着,用力拉茂茂的屁股。

  “扑通!”

  这么一拉,两个人一块儿摔了个屁股墩儿。

  “哈哈哈哈……”

  他们俩一齐大笑起来。妖怪用手指着山下,告诉茂茂说:

  “瞧,那边有亮光照进来。你往亮光那边走,就会走到山下去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

  茂茂顺着妖怪指给他的路,向着亮光,走下山去。

  他又一会儿缩着身子,一会儿拉长身子,从树枝中间钻过去,回到原来坐的那块大石头那儿。

  正在这时候,大伙儿从桃色的山上下来,回到这儿来了。

  “啊,茂茂在这儿!”

  走在前边的人,吃惊地喊起来。

  “你怎么不去呀?桃子的味道可真美!”

  “我们的肚子吃得太饱了,就在桃山上休息了一会儿。”

  茂茂一声不响地站在那儿。

  “哎哟,茂茂的背上还有脚印哪!这是怎么回事呀?”

  可不,这是那个小妖怪用脚戳过的地方,五个脚趾,清清楚楚地印在上面。

  “没有什么嘛……”

  茂茂一边说,一边赶忙把衣衫卷起来。这样一来,他的肚皮和后脊梁都露出来了。

  “喂,集合!”

  大伙儿都精神饱满地走起来了。

  茂茂跟在大伙后面。

  他穿着撕破的裤子,不光是露着肚皮和后脊梁,就连肚脐眼儿都露出来了。就是这么一副可笑的样子,茂茂跟着大伙儿一块回去了。

不不园

  茂茂没洗脸,没穿上衣,也没吃早饭。

  茂茂面前,摆着爸爸昨天晚上给他买的红色的汽车。

  这是一辆挺大的小轿车,从大窗子里,能清清楚楚看见里边的方向盘呀,时速表什么的。

  汽车的前边有两个灯,汽车的后边有一块白牌子,上边写着 7890。

  这个汽车,可实在叫茂茂生气。

  要是黑的、蓝的多好,可偏偏是红的!

  茂茂心里别扭极了。

  “为什么是红汽车呀,我不么!

  “这是女孩子玩的汽车,我不么!

  “怎么不是黑的呀,我不么!”

  茂茂斜眼看着汽车。

  “嗯——嗯——,我不要红的么!

  去给换个黑的么!”

  茂茂一边哭叫,一边用脚跺地板。

  爸爸说:“要是你不要,就把它送给别的孩子吧!”

  “我不么,不给么!”在茂茂哭的时候,爸爸上班去了。姐姐对他说:“茂茂,你还没穿上衣哪?”

  在小汽车旁边,放着姐姐小时候穿的罩衫。

  罩衫上有蓝色、黄色和红色的条条。

  “我不么!女孩子穿的衣服,什么呀!我不么!”

  “男孩子也穿这种衣服的。”“就不穿!”

  在茂茂发脾气的时候,姐姐上学去了。

  “茂茂,到时间了,该上幼儿园了。”

  妈妈说。

  “我不么,幼儿园,什么呀,我不么!”

  “老师在那儿等着哪!”

  “我不么,老师,我不喜欢么!”

  “你不想跟小朋友们一起玩吗?”

  “我不么!小朋友,我不喜欢么!”

  茂茂一边哭,一边说。

  妈妈说:“好吧,那你就老在这儿哭吧!”

  “我不么!我不老在这哭么!”

  妈妈把饭盒包到手绢里。

  “我不么!饭盒,什么呀!

  我要带火腿面包么!”

  在茂茂耍赖皮的时候,妈妈把饭盒装进提包。

  “穿好上衣吧!”

  “我不么!我不要穿女孩子的衣服么!”

  茂茂又是摆手,又是跺脚。

  妈妈使劲拉住大发脾气的茂茂,到幼儿园去了。

  走到郁金香幼儿园的门口,妈妈把提包和饭盒递给茂茂,要回去了。 ”

  “我不么!我不要么!”

  茂茂赶忙把手缩到背后。

  这时候,春野老师走出来了:“不要饭盒,中午要饿肚子啦!”

  “我不要饭盒么!我肚子不饿么!”

  “不穿上衣,多难看哪!”

  “我不么!女孩子的衣服,我不穿么!”

  茂茂转过身子去,使劲儿摇头。

  老师告诉妈妈:“要是这样,倒有件好事儿:到不不园去吧。到了‘不不’园,茂茂就欢喜了,那儿可自在呢。

  “顺着这条路一直走,有个水果店。从水果店往右拐,有个邮筒,从邮筒那儿再拐个弯儿,就到了不不园了。”

  “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件好事儿。我们马上就去看看。”

  妈妈紧紧拉住茂茂的手,顺着老师指的路走下去。

  “我不么!我不么!我要回家么——!”

  茂茂又要哭了。

  拐过水果店,又拐过邮筒,啊,到了!

  门上写着:

  不 不 园

  一大群孩子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看着茂茂。

  “呀,来了个哭八精!

  “‘我不么,我不么’——那么叫着!”

  “呀,那个哭八精是来入不不园的,这可得告诉奶奶!”

  “老奶奶——!老奶奶——!——”

  窗户口的孩子们,吵吵嚷嚷地缩到屋子里去了。

  “我要回家,啊,妈妈!”

  茂茂拼命拉妈妈的手,可是妈妈一声不响,去按电铃。

  门开了。一个长着圆鼻头、胖胖的老奶奶走出来。刚才的那一大群孩子,都想看看茂茂,藏在老奶奶身后,你推我。我挤你的。

  老奶奶穿着一条蓝色的长裙子,灰色的上衣露出花边儿的领子,上边别着红色的别针。

  老奶奶看看茂茂的脸,挺有精神地问他说:

  “小宝宝不喜欢什么呀?”

  茂茂抱紧妈妈的腿。妈妈替他回答说:

  “啊,是的。不喜欢红色。今天早晨,他不喜欢给他买的一辆红汽车,饭也没吃,饭盒也说不要。还有,他姐姐穿过的一件衣服也说不要,连上衣都没穿。”

  老奶奶好像挺高兴似的说:

  “啊,啊,是这样。那好,入园吧。妈妈到一点钟的时候来接。”

  “是。饭盒怎么办呢?”

  “用不着。他不喜欢嘛。”

  “这件上衣呢?”

  “用不着。他不喜欢嘛。”

  老奶奶这么说着,就把茂茂拉进去,把门关上了。

  “说是这孩子不喜欢红汽车,”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呀!”

  大伙儿这么说着,就从茂茂身边走开了。

  “我要回家么——”

  茂茂对老奶奶说。

  “不到一点钟,门是不开的。”

  老奶奶说。

  茂茂飞快地跑到门那儿去;使劲儿敲。

  茂茂还拧门把手,又是推,又是拉,可是门连一下点儿也没动。

  “瞧,我不是早就说了。

  “一点钟以前,就来干你喜欢的事儿吧。

  “喜欢哭,你就哭。喜欢打架,你就打架。喜欢吃手指头,你就吃手指头。”

  老奶奶说完,就坐到房间的一角去,织起毛线来。

  茂茂看看房间当中。

  积木、过家家的玩具、布娃娃、画儿书、皮球……乱七八糟,扔得满地都是。

  在玩具中间,站着几个小朋友,有的咬围嘴儿、有的在吃手指头。

  靠窗户还有几个孩子,什么都没干,就那么蹲在那儿。

  茂茂看看他脚下边的积木。积木有三角的,有四方的,有长的,有短的……“我来搭火车吧!”茂茂搭了挺长的一列火车。

  茂茂刚搭好,就有一个男孩子冲他喊:

  “喂,让开!这是我的!”

  那个男孩子的胸上,写着英文的“爱木”。

  他跑过来推茂茂。“不对,是我的。

  是我搭的嘛!”“闪开,闪开!”

  那个男孩子蛮不讲理地把茂茂推开了:

  “呜一!轰隆、轰隆……”

  他把茂茂的火车开走了。

  茂茂跑到老奶奶那儿去:“奶奶,那孩子抢走了我的积木!”

  “啊,爱木可真是贪心哪。”

  “我要他还我!”

  “在我们不不园,要是哪个孩子说‘我不么’,就可以不还的呀。”

  “真没劲!”

  茂茂一回到爱木那儿,就是一脚,把火车踢飞了。

  “你干嘛!”

  爱木捡起一块长积木,照着茂茂的屁股,狠狠地敲了一下子。

  “好疼哟!——奶奶,那孩子用积木打我的屁股!”

  茂茂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跑到老奶奶那儿。

  “疼吧?”

  老奶奶问他。“嗯。”

  “那就给你打一针,治一治吧?”

  “我不打针么!——不疼了。”

  茂茂赶紧逃掉了。老奶奶接着织她的毛线。

  钢琴响了,应该收拾玩具了。

  “玩儿完喽——!”

  哗啦一声响,积木搭的大楼倒了。

  过家家的玩具,连盆一起扣翻了,布娃娃甩得飞到天上去了。

  “谁玩老鹰抓小鸡,到我这儿来!”

  爱木竖起二拇指,在地板上兜着圈儿。

  “我玩!我玩!”

  大伙儿都围上去了。

  在收拾屋子的时候,玩老鹰抓小鸡!

  茂茂一听,大吃一惊,要是在郁金香幼儿园,这样的孩子早就给送进“放东西的屋子”里去了。

  “看谁当老鹰?”

  “哟——,爱木是老鹰!快跑哇!”

  大伙就在扔满玩具的地上,乱跑起来了。

  “静——静!”

  老奶奶拍着手说:“把玩具给我收拾好!”

  “我不么!”“不——么!”

  男孩子和女孩子都把手缩到后面去,摇着头。

  “要是不收拾好玩具,就不吃点心!”

  “不——么!奶奶自己收拾吧!”

  “我吗?这东西,我又不玩嘛!我不收拾。”

  “我也不么!”

  “我也不么!”

  不想收拾玩具的孩子,都跑到窗户那儿,坐下来了。

  “要是这样,就扔掉吧!”

  “不扔掉么!”

  “那你们就收拾!”

  “收拾屋子多没劲!不——么!我们想玩老鹰抓小鸡。”

  大伙儿都要哭了。

  “对啦,要是今天来的茂茂收拾一下,就好啦。”

  爱木大声说。

  “你又不玩老鹰抓小鸡,你就收拾玩具吧!”

  “就不!”茂茂也大声说。

  “小气鬼!”爱木立起眼睛,大声说。

  “就不是小气鬼!”

  茂茂也立起眼睛,冲着爱木大声喊。

  “小气鬼,小气鬼!”

  爱木一边喊,一边把脚下的积木,往茂茂那边踢。

  “你干嘛!”茂茂不服输,也踢起积木来。

  这下子,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啦!

  一直躺在地上不说话的布娃娃,这时候站起来了。

  “在这儿呆着,真危险哟!要是叫积木撞上,就得受伤!”

  “真的,”另一个布娃娃说,“一会儿踢,一会儿咬,简直吓死人啦!”

  “我再也不想跟这些孩子玩了!”

  接着,积木们也说起来了:“我们也不想在这儿呆下去了。

  “又是扔、又是踩、又是踢!全身都疼得受不了!”

  “可不是!一玩完了,就装出好像不知道的样子,连收也不把我们收起来。”

  “已经不能再在这种地方呆下去了!”过家家的玩具也悲伤地说。

  “你们看看我吧!”小锅子说。

  “耳朵给揪掉了,就连盖子也找不着啦!”

  最后,皮球大声喊:“实在是受不了啦!我们都走!现在就出发!”

  玩具们都向大门那边走去。

  走在最前边的布娃娃轻轻一推,那扇一点钟才能打开的门,就打开了。

  布娃娃呀、积木呀、过家家的玩具呀、画儿书啊、皮球啊……一长排玩具,头也不回,一个挨着一个地走出去了。

  “喂——!你们这是到哪儿去呀?”

  小朋友们喊着,刚要去追,大门就紧紧关上,看不见他们了。

  房间里就像用管帚扫过了一样,干干净净。

  装积木的箱子,摆玩具的柜子,书架子,都空空的了。

  “嘿,你们倒瞧瞧吧!”老奶奶说。

  “十点了,洗手的人来洗吧!”

  老奶奶刚这么一说,大伙儿就喊一声:

  “十点喽——!”

  一齐往自来水龙头那儿跑。

  “我第一个嘛!”

  “不对,我在你前头!”

  “躲开,让我洗!”

  “推什么呀!”

  “好疼!踩我的脚啦!”

  “哎哟,好凉!别撩水嘛!”

  “别推!嘿!给我退到后边去!”

  “危险!这么推太危险!”

  地板上满是水,毛巾给撕掉了一半儿。

  要是在郁金香幼儿园,准得把他们都送进“放东西的屋子”里去!

  大伙儿都坐在小椅子上。

  不不园没有星星班,也没有玫瑰班。

  大伙儿都混在一起。

  老奶奶用一个大盆,装来了十点钟的点心。

  “今天,是苹果!”

  啊,是茂茂特别喜欢吃的苹果。

  老奶奶把通红的大苹果,装到一个一个白盘子里。

  可是茂茂往自己面前的白盘子里一看:“啊,是饼干!”

  茂茂跳起来。

  大伙儿的白盘子里都有一个大苹果,只有茂茂的盘子里放的是饼干。

  “奶奶,我的盘子装错啦!”

  “啊——,这很好嘛!你不喜欢红色的东西嘛!”

  “我,特别爱吃苹果!”

  “呀,这可真奇怪呢!”

  老奶奶睁圆了眼睛,歪着头。

  茂茂把饼干吃了。

  可是,看起来,苹果好吃得多。

  画画儿了。老奶奶发给茂茂一盒蜡笔。

  “我画一辆消防车!” 茂茂打开蜡笔盒盖。

  “消防车……画消防车的蜡笔呢?”

  茂茂一根一根地找,没有。

  他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奶奶,没有消防车的颜色!”

  “消防车,是什么颜色呢?”

  “那还用说,红的呗!”

  “啊——红的。

  是你挺讨厌的颜色呢?

  所以,我把它给扔了。”

  “可是我想画消防车!”

  “用黑蜡笔画吧!”

  “黑消防车算什么呀?

  没有的!”

  “那你就画别的吧。”

  老奶奶一边打毛线,一边一本正经他说。

  “真没劲!没有红颜色,算什么蜡笔?

  我不画啦!”

  茂茂把图画纸卷起来,做成一把刀。

  “俺是独眼大王!”

  茂茂闭上一只眼,照着那些画画儿的小朋友的脑袋,一个挨一个地敲起来。

  “你干嘛,坏蛋!咱可比你厉害!”

  爱木站起来,一下子就把茂茂的刀夺过去了。

  “这回该敲你的脑袋了!”

  他说着,就敲茂茂的脑袋。

  “嗯,这把刀还不错。”

  “这是我的刀嘛,还给我!”

  “不还。归我啦!”

  爱木挺神气地把刀挂在自己腰带上。

  “我不给,还我!”“没门儿——!”

  爱木冲着茂茂伸出舌头,逃走了。

  “还给我!还给我!”

  茂茂喊着,扑向爱木。

  “就不还!”

  比茂茂大的爱木,一把抓住茂茂的头发,用力扯。茂茂也抓住爱木的头发用力扯。

  “就不放开!”

  爱木使劲拉。

  “就不放开!”

  茂茂也使劲拉。

  “嘿,小个子!”

  爱木把抓茂茂头发的手松开,一口咬住茂茂的胳膊,茂茂不服输,也一口咬住爱木的胳膊。

  爱木抓住茂茂的腿,想把他撂倒。茂茂也想抓住爱木的腿。

  “打架啦!打架啦!”

  大家齐声喊叫,一下大乱起来。谁也不画图画了。

  “奶奶,不得了啦!打架啦!快来吧!”

  “谁?谁?”

  老奶奶放下毛线活儿,走到两个孩子打架的地方来。

  “哎呀,打得好凶呀。

  这回,两个人的手、脚都得打断啦。

  “等到打断了、就来告诉我,我好去叫救护车。”

  老奶奶这么说着,又回到椅子那儿去了。

  茂茂和爱木都松开手。

  “什么破刀,我不要啦!”

  爱木从腰上摘下刀来,扔到地上。

  “两个人都到这儿来消毒。”

  老奶奶喊两个孩子。

  老奶奶把他们身上咬破的地方,抓破的地方,都涂上了红药水。

  “不管你怎么不喜欢红的,也不能让细菌进去呀!”老奶奶说。

  吃午饭了。

  茂茂没有饭盒。

  爱木一边大口大口嚼着火腿面包,一边说:

  “茂茂不喜欢饭盒吧,准是学我。”

  “学你干嘛?”

  “今天,我妈妈说:你带饭盒吧。我说,我不么。后来,我就带火腿面包来了。

  “我不是学着你说的。”

  “可是,你没说不要饭盒吗?

  “因为我特别了不起,大伙儿就都学我的样儿。哈哈哈哈……”爱木神气极了。

  “哎呀,里边还有菠菜!

  “菠菜不好吃,我不要,扔了它!”

  爱木说着,把面包里的菠菜弄出来了。

  茂茂身边两个女孩子,一个吃炒鸡蛋,一个吃油炸豆腐,两个孩子正聊天儿呢:“你总是吃炒鸡蛋吗?”

  “对啦,因为我喜欢吃鸡蛋呀。”

  “你可总是吃油炸豆腐。”

  “对呀,因为我喜欢吃油炸豆腐呀。

  “我早晨、中午、晚上,都是吃油炸豆腐!”

  茂茂特别羡慕那两个女孩子。

  要是在郎金香幼儿园,老师就会说:

  “光吃炒鸡蛋、油炸豆腐,身体不会结实的!

  “不许把菠菜剩下!

  “不把东西都吃光,就在那儿坐着不许动!”

  不不园就不这么说。

  不不园可真是好地方!

  大伙儿都吃完午饭了。

  有的孩子把东西吃光了,有的孩子剩下了。

  茂茂的肚子,还是空空的。

  吃完午饭以后,大家唱歌,做游戏。

  “我的饭盒怎么样了?”

  “大概妈妈给吃了吧?”

  “就是能剩下一丁点儿,也好嘛!”

  茂茂老是想着饭盒的事。

  好不容易,一点钟到了。

  妈妈来接娃娃了,大门打开了。

  “明天,请再来吧!”老奶奶对茂茂说。

  “不,我不来了。”

  “呀,不喜欢不不园吗?”

  “嗯,不喜欢。”

  “是吗?真可惜呀!”

  “郁金香幼儿园,比这儿有意思多啦!”

  “呀——是么?”

  “再见!”

  茂茂和妈妈,一齐走到外边。

  他们拐过了邮筒。不不园已经看不见了。

  “妈妈,背背我吧。“我肚子饿得要死……”

  真的,茂茂的肚子太饿了,走不动了。

  妈妈背起了茂茂。

  茂茂在妈妈背上一颠一颠地,他说:

  “到明天,我去郁金香幼儿园。

  “郁金香幼儿园有星星班,有玫瑰班。

  “郁金香幼儿园还有春野老师、夏野老师……

  “还是郁金香幼儿园好啊!”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