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倾斜的小路尤凤伟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倾斜的小路

来到阔别十载的K城,找到一家住处,把几样简单的行李往床头柜里一塞,便急

乎乎地奔到电话间,拨开了电话号码。

我要找谁?她。

她是谁?我找不到准确的称谓。

她在哪?不知道。从十年前我们在S大学分手,便音信全无。只知道她被应征入

伍了,在K城驻军的一所雷达站任无线电技师。

我通过部队总机,找到雷达站,但是没有找到她。又查询其他通讯单位,还是

找不到。那么,是她转业了……于是,我又执拗地查询着她可能转去的各无线电单

位。但是,希望又落了空……

我擎着电话耳机,怔怔地站在那里,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惆怅……

晚上,当皎洁的且亮把她的光辉撒向大地的时候,我已经来在千佛山下那条倾

斜的小路上。啊,这倾斜的小路,是我们当年经常并肩散步的地方。这里的每一寸

路径,都曾经留下了我们的足迹,这里的每一棵小树,每一根小草,都窃听过我们

欢欣地谈笑啊!

那么,我神差鬼使地来到这里,是幻想出现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那种奇迹

般的巧遇?还是来寻觅消失于这里的梦

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也就是作为工农兵学员的我,踏

进这所高等学府的不久。这所中原之城的冬天是寒冷的,按规定,学生宿舍里是没

有取暖设备的,我们这些工农兵学生尽管心里不满,也只能默默忍受。而那些科班

出身的,因文化大革命而未能及时毕业的大学生们,却不肯安分守己。他(她)们

在宿舍里偷偷地安装上电炉取暖,这样,巨大的负荷使得线路保险一跳再跳,有一

次,由于接了铜丝,竟差点烧了变压器。为此,学校当局便采取了惩罚性措施,将

保险丝接在空中线路上,一旦跳了保险,谁也别想接得上。整个宿舍大楼便是一片

黑暗。

黑暗对于苦赶功课的我,莫过于最严厉的惩罚了。没有办法,只得把夜读地点

转移到教室里。当我上了楼梯,顺着走廊往教室走的时候,发现与我们教室相邻的

科班六七级教室里也亮着灯,灯下有一个女生在教室里看书,在我从窗前走过的时

候,她抬头看见了我。

教室里虽然灯光明亮,却依然是令人难耐的寒冷。可不知怎的,不一会儿我就

沉浸于知识的海洋里,身上也渐渐失去了寒冷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听有人轻轻敲门,我喊声:“请进!”话音刚落,门便

被轻轻推开了。啊!原来是她。

“对不起,打搅您了!”她轻盈地走到我的桌前。灯光下,立着一个杏眼柳眉

十分漂亮的女生。

“请……请坐。”我自己都不明白,我请她坐,我自己却慌乱地立起身来。

“您别客气,我想借您的无线电手册查个数据,我那本丢在宿舍里了。”她坦

率地望着我的眼睛说。

我赶紧找出手册,双手递给她。她笑着点点头,走出了教室。

过了不久,她又推门进来了,把手册还给我。

“你真用功啊!”她说。接着很随便地俯身看我在看什么书。

“怎么,您在看初中的电工学基础?”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看这个还吃力呢。”我难堪地苦笑笑,“有什么办法,工农兵学员嘛。”

她立刻觉得自己有些失礼,忙补救地说:“你们工农兵大学生,香喷喷的,我

们科班出身的,臭烘烘的。”

“为什么?”

“现在不是大革文化命吗?”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溜了嘴,把文化大革命说成

了大革文化命,赶紧咬住了嘴唇,两只大眼睛看着我。我看得出,她担心我会告密。

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我便故意重复着她刚才说过的话:“不错,现在就是大革

文化命,大革……”

她慌了,赶紧伸手捂我的嘴,“我的天,小心墙外有耳哟!”说完,她又立刻

意识到自己颇为过分的举动,便赶紧缩回手,向我友好的一笑,走出门去。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全过程。

后来我发现,她差不多每晚都在教室里读书。天气最冷的时候,她披着大衣,

用毯子裹着脚。我呢,则采取了运动取暖法,看一会书,站起来跺一会脚,在那大

革文化命的年代里,我们俩倒真像一对小傻瓜。

后来,我们渐渐地熟了。知道她叫周虹。是她们班级里各方面都出众的女生。

于是,每当我有弄不懂的问题就去请教她。就这样,慢慢地她成了我的补习老师了。

时间不长,我便发现她是一个非常坦诚正派的姑娘,没有一般姑娘的那种矫揉造作

和故弄姿态,她像火一般炽热,又像水那样清澈。不知不觉中,我喜欢上她了。自

然,对于一个刚刚结识的姑娘,我没有勇气向她表白什么,就像一个凡夫俗子站在

一个美丽的仙女面前,我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多么荒唐的思维,有时当我偷视着

她那如花似玉的面容,我竟然嫉妒起她未来的丈夫了,尽管这个人目前实际上并不

存在,我却在事先为这个假设的人的幸福和运道而妒火燃烧。为此,我又常常为自

己粗俗而脸红。

就在这个时候,和我同宿舍的高凡,正热烈地追求着周虹班上的一个叫欧阳草

的女生,他追的很苦,看来欧阳草不肯安然就范。高凡每晚回到宿舍时,那副垂头

丧气模样真叫人又怜又可笑。他先是把帽子摘下狠狠往床上一摔,接着又象摔帽子

似地把身子往床上一躺,骂将起来:

“娘的,不拔下这棵草,我就不配当男子汉!”

有时我忍不住道:“既然人家不爱你,何苦这般死乞白赖地

他瞪着我说:“你咋知道她不爱我?”

“她爱你就该痛痛快快地答应你。”

“你不懂爱情,你以为爱情就像1+1=2那么简单?”他总是以这句话来结束我

们的争论。

我没有恋爱经历,可以说不懂爱情。尽管我不同意他那种疯疯颠颠的求爱方式,

但他那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却深深地感染了我,我暗暗下了决心,追周虹,我不能欺

骗自己的感情,我要得到她,我要树立信心,她为什么就不应该属于我?

这天晚上,整个教学大楼里照例只有我们俩,我鼓励自己一番,便鼓起勇气走

到她的教室里,邀她今晚上去千佛山下散步。

“哟,请进。”她笑吟吟地招呼我,

“功课学得怎么样,还紧吧?”

“不,不紧。”在今晚这种情形下,再紧我也不能说紧啊。

“哦,那好。”她看着我的眼睛,“出去走走好吗?”

天呀,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子怔在那里。

“怎么,不愿意?”

“愿意,愿意。”我好容易才回过神来。简直想不到,没等我邀她,她却主动

地邀了我。我激动得心怦怦乱跳。

走出教学大楼,我们顺着校园小径走出学校后门。明月挂在蓝天,月光下,千

佛山像一个白色的庞然大物耸立在前方。

我们踏上了通往山脚下的倾斜的小路,缓缓往前走着。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

题,而她,却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不断向我提出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鲁伟,你说,月亮上也会像人间这么冷吗?”

“肯定,若不,上面为什么没有生物呢。”

“你说,能不能设法,把赤道上多余的热量,输送到地球的两端,使天气变得

温暖呢?”

“肯定,因为科学是万能的……”

“你说,能不能发明一种药,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吃了,使他们变得正直、善

良,不再忍心误国害民了呢?”

“肯定,因为……”

“因为什么呀?”

一因为……”我卡壳了。她却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尽管我们的谈话是这么不着边际,但这不着边际的话却像一根根游丝,在编织

着爱情的梦。我真喜欢她。

当我精神焕发地回到宿舍时,高凡古里古怪地瞧着我。

“好小子,不声不响念真经,快坦白!”

“坦白什么?”

“坦白你是怎么把周虹骗到手的?”

“骗?这是什么话!”我得意扬扬地说,“是她先邀我出去的。”

高凡哈哈大笑起来:“老弟,你在讲‘一千零一夜’吧,哈哈哈……”

“哼!信不信由你,反正这是事实。”

天气渐渐暖了,春天的足迹踏绿了山峦和原野。在周虹的热心帮助下,我的功

课逐渐赶了上去。这样,我和她一起散步谈心的机会就多了。每每晚饭后,当我走

出饭厅,便会在操场边那棵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见到她那秀美的身影。于是,我们

便一前一后地走出学校后门,然后汇合在那条倾斜的通山小路上。

这便是初恋、是爱情吗?我弄不清。她喜欢我,爱我吗?我也弄不清。因为尽

管我们的友谊在逐渐加深着,却仍然没有超出朋友的界限。见面的时候,我们总是

海阔天空地谈论着,却总是谈不到我们自己的事。我不甘心永远停留在这个水平上,

我总想找机会向她表白我的爱,但又总是缺乏勇气和自信,我真恨自己的胆怯和无

能。

一天晚上,也是一个温馨明媚的月夜。我们又并肩漫步在这条通山小路上。这

晚,她的兴致似乎特别好。当我们来到山脚下时,她突然提出要我陪她去看“爱之

神”。

关于“爱之神”佛像的事她曾对我讲过,那是文化大革命初期,学校红卫兵开

进山,用铁锤和钢钎来革山上数以千计尊佛像的命。在一道石壁下,她被一尊善眉

俊眼,酷似爱神维纳斯的佛像吸引了,她不忍心将这尊佛像毁掉,便趁人不备的时

候,她偷偷抱来一些树枝野草把佛像掩盖起来,才使得这尊佛像免遭厄运,幸存下

来。后来,她便把这尊佛像称为“爱之神”。

通往“爱之神”是一条险峻的山路。周虹在前面带路,还不时回过头来关照我

小心。就这么走着走着,我的脑海中突然发出一道闪亮。啊,在这美好的月夜,一

对青年男女去山里寻找“爱之神”,这是一件多么富于浪漫色彩而又寓意深长的事

情啊,这难道不正是我向她求爱的天赐良机吗?

“周虹……”诗意的憧憬使我鼓足了勇气。

“嗯。”

“我……”

“有话说嘛,我这人最耐不得吞吞吐吐。”

“我……是这样……”

“哟,到了,你看。”周虹说着便奔跑起来。在一块巨大的、刀削般陡峭的石

壁前站定。我跟了上去,只见在石壁底端,嵌雕着一尊与人一般高的石佛像,这便

是周虹的“爱之神”无疑了。我细细地端详着,月光下,佛像的体态与面目都清晰

地展现出来。我很快便断定,这是一尊观音菩萨像,佛像造型生动优美,面目慈善

清俊,似于像一个有灵之躯,难怪周虹把它和维纳斯联系起来,而又肯冒着风险把

它保护下来。

站在“爱之神”的面前,周虹平静的像一头小鹿,她像“爱之神”那样,把两

手合掌放在胸前,微微低着头,嘴唇轻轻蠕动着,像在向“爱之神”诉说着什么。

这样过了足足十几分钟,她才像从梦中苏醒过来。又缓缓走到“爱之神”身边,张

开两臂,搂住了“爱之神”的脖颈。

“鲁伟,你过来。”

我朝她走过去。

“站在‘爱之神’那一边。”

我照她说的做了。

“鲁伟,今晚上当着‘爱之神’的面……”她的目光炽热而柔和地看着我,声

音微微颤抖着,“我要对你说,我喜欢你,我爱你。”

啊,我周身的血液迅即奔腾起来,我几乎在吼:“我喜欢你,我爱你,我非常

非常地爱你,周虹……”

“哦,我真幸福。”她慢慢松开搂着“爱之神”的双臂,一下子扑向我,把双

臂紧紧地挂在我的脖子上。我紧紧地把她搂抱起来。

当我们离开“爱之神”,向山下缓缓走去的时候,我们已经是一对真正的恋人

了。她紧紧依偎着我,我用手搂着她的腰肢,我们争先恐后地诉说着自己的爱恋之

情。

这晚回到宿舍,见高凡正全神贯注地趴在桌上,模仿女孩子的笔迹给自己写求

爱情,信的署名是丽娜。开始,我被他弄糊涂了,问:“丽娜是谁?”

高凡狡黠地向我挤挤眼,说:“丽娜是我创造出来的人物,她年轻美丽,温柔

多情,正热烈地追求着高凡同志,呶,就是这么回事。”

“你这是干什么?”

“你呀,什么都不懂,在爱情上顶多是个小学一、二年级的水平。”高凡在照

例嘲笑我一番后,便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雄才大略,他说:“根据各种因素的判

断,我已经完全确信,欧阳是爱我的,而且爱得非常深,但她鬼得很,到现在也不

对我说实话。那好,我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折磨折磨她的感情。我把

这封丽娜女士写给高凡的求爱情摆在传达室窗口上,她看见有女孩子笔迹给我写的

信,一定会向我追问,我便装出吞吞吐吐的样子,等她追得急了,我便把信给她看,

不把她恨得要死才怪,我要让她和那个神话中的丽娜争风吃醋,让她明白我高凡除

了她还是有人爱的。你看——”

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姑娘像片,在我眼前一晃,接着便装进了信封,接

着说:“为了加强可信程度,有张像片是理所当然的。”

我简直看得目瞪口呆,问:“这是谁的像片?”

“我妹妹的,权委屈她一下,当做欧阳的情敌丽娜吧。”

“你这家伙,简直不择手段!”我气愤地说。

“老弟,你说得完全正确,在爱情问题上,就应该不择手段,这叫做合理欺骗,

懂吗?”

第二天,他果然把信放在传达室的窗口上。又过了几天,他眉飞色舞地告诉我,

事情正按照他的意愿发展着。

我挖苦地说:“那好哇,这下子可以正儿八经地谈情说爱了。”

“对不起,没那么便宜的事。”高凡笑笑说,“她让我追了她几个月,我也得

让她追我几个月。”

这家伙,真拿他没办法。

在一个星期天,高凡约我去体育场看足球赛。回来的路上,我忍不住把那晚,

周虹在“爱之神”身边向我表白爱情的事讲了。高凡听了显出十分惊讶的样子,一

再追问我是不是在吹牛,我告诉他,句句是实。

他不说话了,默默地走着,好半天才转向我说:“我首先向你声明,我不是出

于嫉妒,但我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里面一定有文章,一篇神秘莫测的文章。”

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高凡一扫平常那种插科打诨嘻嘻哈哈的神情,颇正经地说:“因为周虹的行为

太让人不可理解了,做为像她这样各方面都超众的姑娘,她应该像一个骄傲的小公

主。怎么会那么轻率急切而且主动地向别人奉献出自己的爱呢?你能不说这是违反

常理吗?”

我不高兴地说:“照你这么说,欧阳那么折磨你倒是折磨对了。”

“她折磨我的感情,这是事实,但反过来我也想折磨她呀。这毕竟是可以理解

的,我不怪她。从某种意义上说,经受了折磨的爱情才是幸福的爱情。”

“奇怪的逻辑。”我简直有些忍受不住了,“混帐的逻辑。”

“根据我的判断,周虹一定有着某项严重的缺陷,或者家庭有问题,或者本身

有问题,二者必居其一。正因为她明白自己的实际价值,所以才不得不急于解决个

人问题。”

“去你娘的!”我几乎咆哮起来。丢开高凡走自格儿的了。

一连几天我都不理高凡。我不能容忍他亵读纯洁的周虹。但是奇怪,他那天的

话却像一个黑色的幽灵,死死缠住我不放,使我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晚上躺在床

上,便不由自主地推敲着高凡的每一句话,抛开我深爱周虹的感情因素,理智上,

我又觉得高凡的话不是全无道理,看看现实,人们不正是愈来愈习惯于把自己真实

的思想感情深深埋藏起来,而以一种虚伪、冷漠的面目来面对生活,应酬人生吗?

从这种普遍的现实着眼,周虹的作法确有反常之处,难道……我狠狠敲着自己的头,

不敢再想下去。

就这样,刚刚降临的幸福,又淹没在泱泱苦水之中了。我是多么的不幸。

受一种古怪的念头支配,我开始着手调查周虹的家庭,她曾对我讲过,她父亲

是一位烈士。那么,会不会在这次运动中被揭露出来是叛徒,或者特务?但调查证

明,她父亲牺牲于淮海战场,压根儿没有当叛徒的机会。这么说,如果有问题,那

一定是她自身的问题了,我开始调查她的恋爱史,想弄清她是否有“不清白”的可

能性。

自从在“爱之神”身边定情之后,周虹对我更好了。她几乎是以一种妻子的温

存和体贴,事无巨细地关心着我。常常把她的饭菜票硬塞进我的口袋里,让我多吃

一点。让我把脏衣服拿给她洗,就是别人给了她几块糖果,她也要留到散步时塞给

我。这是多么真诚、炽热的感情啊2但奇怪的是,她对我愈好,倒使我愈苦恼,使我

对她产生猜疑。我甚至暗暗在心里责怪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不可以对

我冷一阵子,对我考验。一番,让我像高凡追欧阳那样地追一阵子,这样,或许我

倒可以解除对她的猜疑,把自己从苦恼中解脱出来,而她,就偏偏不懂我的心思……

一个星期天,她约我去大明湖划船。初夏的大明湖,湖水荡荡,岸柳婆娑,游

人如织。周虹张罗着租了船,我们缓缓向湖心划去。周虹拿出她事先买好的桔子和

点心让我吃,我摇摇头。她见我神思不定,不由着起急来,问我是不是身体不适,

还是遇上不顺心的事,我回答说没有,她这才放了心,咯咯地笑着,调皮地说:

“你呀,庸人自扰,小傻瓜。”

我摇头苦笑笑,却在心里说:“但愿我是庸人自扰才好。”

周虹使劲划着桨,快到湖心的时候,她深情地望着我说:“伟,告诉你,我妈

来信了。她说她虽然没见到你,却相信一定会喜欢你,她希望暑假你能和我一起回

去看她。妈太孤单了,你答应吗?”

我犹豫了一番,说:“这事,以后再定吧。”

“好吧,我不勉强你。”她慢慢划着桨,“我太自私了。忘了你的妈妈也在惦

着你哟。”

我没有吱声。目光呆滞地望着岸边的柳树和人群。

“那么,你给妈妈写封信好吗?这样她会高兴的。”

“这……以后再说吧。”

“也好,我不勉强你。”她停下手中的桨,温情脉脉地说,“那么,咱们今天

在湖畔照张像,给妈捎去,好吗?”

“我不喜欢照像,以后再说吧。”

“我不勉强你。”我猛地发现,她的大眼睛里噙着泪水。咳,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近人情的事情来。

我决定,在我对她的“清白问题”做出结论之前,和她的关系冻结在目前的水

准,不能冒进,尽管这样做在感情上是痛苦的,但在理智上,我却认为是恰当的。

于是,我常常借故取消我们预定的约会,即使在一起的时候,我也表现出淡漠,

或心不在焉的样子。我们的关系明显地冷淡下来。她感到苦恼,而又茫然不解,她

那双明澈的大眼变得愈来愈忧郁,常常久久的、不知所措地注视着我。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郊外的小路上散步,她终于忍不住了,低着头问我:“鲁

伟,我不明白,我们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摇摇头:“没什么事,这不挺好吗?”

她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我:“不,这不是你的心里话。”

我默然不语了。

她走到我跟前,抓住我的手,充满感情地说:“小鲁,我求求你,告诉我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她炽热地看着我,期待着我开口。我明显地感觉到,

她的手在颤抖着,我知道,她的心也同样在颤抖。

“我……”我避开她坦诚真挚的目光,期期艾文地说,“我……我弄不明白,

爱情,是否就像我们之间这样的简单……还是应该……更复杂些?”

“复杂些?”周虹不理解地喃喃重复着,“复杂些……”

停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说:“你是说,应该不顾自己的感情,欺骗自己,也

折磨别人?”

“……”

“这太让人难以理解了。鲁伟,你怎么会想到这些……”

“不,不,我只是想,轻易得到的东西,总让人不……不放心……”

“哦,天呀!”周虹的手一下子变得冰凉。

这次散步,她再也不肯说一句话。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暑期到了。周虹回到她母亲身边,我也回到我的家。在

离校前的这段时间,我对周虹的所谓“清白问题”的调查已经完成了。我知道我是

她的第一个恋人,在我之前,学校里有不少人追求过她,但都被她直率地拒绝了。

就是说,她是真真实实地爱着我啊。我还没来得及向她告罪,没来得及解冻我们的

关系,她已经回她母亲那里去了。

由于一件意外事故,暑假过后我晚回校半个多月,当我怀着急不可耐的心情回

到学校时,她们这批六七届的毕业分配已经结束了。周虹由于成绩突出,各方面都

好,被部队征召了。就在我到校的前一天,她离校了,走了,到部队里去了。临走,

她给我留下一封信,放在传达室的窗口上。

她的信是这样写着:

鲁伟: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种结局,我

不怪你,只恨我自己。可笑又可叹,纯真、正直、坦诚、友

爱,这些从小被自己视为高尚、神圣、美好的东西,这些

曾深深陶冶着我幼小心灵的东西,到后来,却反过来无情

地嘲弄了我自己。

再见了,愿“爱之神”永远保佑你。

周虹

捧着周虹蘸着泪水写下的信,我流下了悔恨的泪。后来我又听说,周虹在离校

的前一天晚上,独自上了山,去到“爱之神”身边,搂着“爱之神”那冰冷的脖颈

恸哭了一场。

若干年之后,我从不同的途径中断断续续知道一点周虹的情况。有一种说法是,

她到了部队之后,发奋工作,却断然拒绝了所有的求受者。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

她母亲的苦苦哀求,她才同一个人草草结了婚,她没有得到幸福。而我自己呢,后

来虽然经历了一番我曾经“神往”的“复杂的爱情”,但这“复杂的爱情”却变成

货真价实的“爱情的折磨”了。

自己酿成的苦酒应该自己喝下去,我可以忍受。可是周虹呢?她却是无辜的啊,

我亵渎了她纯真无瑕的爱,我欠她一笔债,一笔记录在心灵里,许是终生难以偿还

的债啊!

啊,周虹,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哟……

倾斜的小路

来到阔别十载的K城,找到一家住处,把几样简单的行李往床头柜里一塞,便急

乎乎地奔到电话间,拨开了电话号码。

我要找谁?她。

她是谁?我找不到准确的称谓。

她在哪?不知道。从十年前我们在S大学分手,便音信全无。只知道她被应征入

伍了,在K城驻军的一所雷达站任无线电技师。

我通过部队总机,找到雷达站,但是没有找到她。又查询其他通讯单位,还是

找不到。那么,是她转业了……于是,我又执拗地查询着她可能转去的各无线电单

位。但是,希望又落了空……

我擎着电话耳机,怔怔地站在那里,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惆怅……

晚上,当皎洁的且亮把她的光辉撒向大地的时候,我已经来在千佛山下那条倾

斜的小路上。啊,这倾斜的小路,是我们当年经常并肩散步的地方。这里的每一寸

路径,都曾经留下了我们的足迹,这里的每一棵小树,每一根小草,都窃听过我们

欢欣地谈笑啊!

那么,我神差鬼使地来到这里,是幻想出现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那种奇迹

般的巧遇?还是来寻觅消失于这里的梦

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也就是作为工农兵学员的我,踏

进这所高等学府的不久。这所中原之城的冬天是寒冷的,按规定,学生宿舍里是没

有取暖设备的,我们这些工农兵学生尽管心里不满,也只能默默忍受。而那些科班

出身的,因文化大革命而未能及时毕业的大学生们,却不肯安分守己。他(她)们

在宿舍里偷偷地安装上电炉取暖,这样,巨大的负荷使得线路保险一跳再跳,有一

次,由于接了铜丝,竟差点烧了变压器。为此,学校当局便采取了惩罚性措施,将

保险丝接在空中线路上,一旦跳了保险,谁也别想接得上。整个宿舍大楼便是一片

黑暗。

黑暗对于苦赶功课的我,莫过于最严厉的惩罚了。没有办法,只得把夜读地点

转移到教室里。当我上了楼梯,顺着走廊往教室走的时候,发现与我们教室相邻的

科班六七级教室里也亮着灯,灯下有一个女生在教室里看书,在我从窗前走过的时

候,她抬头看见了我。

教室里虽然灯光明亮,却依然是令人难耐的寒冷。可不知怎的,不一会儿我就

沉浸于知识的海洋里,身上也渐渐失去了寒冷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听有人轻轻敲门,我喊声:“请进!”话音刚落,门便

被轻轻推开了。啊!原来是她。

“对不起,打搅您了!”她轻盈地走到我的桌前。灯光下,立着一个杏眼柳眉

十分漂亮的女生。

“请……请坐。”我自己都不明白,我请她坐,我自己却慌乱地立起身来。

“您别客气,我想借您的无线电手册查个数据,我那本丢在宿舍里了。”她坦

率地望着我的眼睛说。

我赶紧找出手册,双手递给她。她笑着点点头,走出了教室。

过了不久,她又推门进来了,把手册还给我。

“你真用功啊!”她说。接着很随便地俯身看我在看什么书。

“怎么,您在看初中的电工学基础?”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看这个还吃力呢。”我难堪地苦笑笑,“有什么办法,工农兵学员嘛。”

她立刻觉得自己有些失礼,忙补救地说:“你们工农兵大学生,香喷喷的,我

们科班出身的,臭烘烘的。”

“为什么?”

“现在不是大革文化命吗?”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溜了嘴,把文化大革命说成

了大革文化命,赶紧咬住了嘴唇,两只大眼睛看着我。我看得出,她担心我会告密。

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我便故意重复着她刚才说过的话:“不错,现在就是大革

文化命,大革……”

她慌了,赶紧伸手捂我的嘴,“我的天,小心墙外有耳哟!”说完,她又立刻

意识到自己颇为过分的举动,便赶紧缩回手,向我友好的一笑,走出门去。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全过程。

后来我发现,她差不多每晚都在教室里读书。天气最冷的时候,她披着大衣,

用毯子裹着脚。我呢,则采取了运动取暖法,看一会书,站起来跺一会脚,在那大

革文化命的年代里,我们俩倒真像一对小傻瓜。

后来,我们渐渐地熟了。知道她叫周虹。是她们班级里各方面都出众的女生。

于是,每当我有弄不懂的问题就去请教她。就这样,慢慢地她成了我的补习老师了。

时间不长,我便发现她是一个非常坦诚正派的姑娘,没有一般姑娘的那种矫揉造作

和故弄姿态,她像火一般炽热,又像水那样清澈。不知不觉中,我喜欢上她了。自

然,对于一个刚刚结识的姑娘,我没有勇气向她表白什么,就像一个凡夫俗子站在

一个美丽的仙女面前,我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多么荒唐的思维,有时当我偷视着

她那如花似玉的面容,我竟然嫉妒起她未来的丈夫了,尽管这个人目前实际上并不

存在,我却在事先为这个假设的人的幸福和运道而妒火燃烧。为此,我又常常为自

己粗俗而脸红。

就在这个时候,和我同宿舍的高凡,正热烈地追求着周虹班上的一个叫欧阳草

的女生,他追的很苦,看来欧阳草不肯安然就范。高凡每晚回到宿舍时,那副垂头

丧气模样真叫人又怜又可笑。他先是把帽子摘下狠狠往床上一摔,接着又象摔帽子

似地把身子往床上一躺,骂将起来:

“娘的,不拔下这棵草,我就不配当男子汉!”

有时我忍不住道:“既然人家不爱你,何苦这般死乞白赖地

他瞪着我说:“你咋知道她不爱我?”

“她爱你就该痛痛快快地答应你。”

“你不懂爱情,你以为爱情就像1+1=2那么简单?”他总是以这句话来结束我

们的争论。

我没有恋爱经历,可以说不懂爱情。尽管我不同意他那种疯疯颠颠的求爱方式,

但他那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却深深地感染了我,我暗暗下了决心,追周虹,我不能欺

骗自己的感情,我要得到她,我要树立信心,她为什么就不应该属于我?

这天晚上,整个教学大楼里照例只有我们俩,我鼓励自己一番,便鼓起勇气走

到她的教室里,邀她今晚上去千佛山下散步。

“哟,请进。”她笑吟吟地招呼我,

“功课学得怎么样,还紧吧?”

“不,不紧。”在今晚这种情形下,再紧我也不能说紧啊。

“哦,那好。”她看着我的眼睛,“出去走走好吗?”

天呀,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子怔在那里。

“怎么,不愿意?”

“愿意,愿意。”我好容易才回过神来。简直想不到,没等我邀她,她却主动

地邀了我。我激动得心怦怦乱跳。

走出教学大楼,我们顺着校园小径走出学校后门。明月挂在蓝天,月光下,千

佛山像一个白色的庞然大物耸立在前方。

我们踏上了通往山脚下的倾斜的小路,缓缓往前走着。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

题,而她,却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不断向我提出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鲁伟,你说,月亮上也会像人间这么冷吗?”

“肯定,若不,上面为什么没有生物呢。”

“你说,能不能设法,把赤道上多余的热量,输送到地球的两端,使天气变得

温暖呢?”

“肯定,因为科学是万能的……”

“你说,能不能发明一种药,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吃了,使他们变得正直、善

良,不再忍心误国害民了呢?”

“肯定,因为……”

“因为什么呀?”

一因为……”我卡壳了。她却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尽管我们的谈话是这么不着边际,但这不着边际的话却像一根根游丝,在编织

着爱情的梦。我真喜欢她。

当我精神焕发地回到宿舍时,高凡古里古怪地瞧着我。

“好小子,不声不响念真经,快坦白!”

“坦白什么?”

“坦白你是怎么把周虹骗到手的?”

“骗?这是什么话!”我得意扬扬地说,“是她先邀我出去的。”

高凡哈哈大笑起来:“老弟,你在讲‘一千零一夜’吧,哈哈哈……”

“哼!信不信由你,反正这是事实。”

天气渐渐暖了,春天的足迹踏绿了山峦和原野。在周虹的热心帮助下,我的功

课逐渐赶了上去。这样,我和她一起散步谈心的机会就多了。每每晚饭后,当我走

出饭厅,便会在操场边那棵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见到她那秀美的身影。于是,我们

便一前一后地走出学校后门,然后汇合在那条倾斜的通山小路上。

这便是初恋、是爱情吗?我弄不清。她喜欢我,爱我吗?我也弄不清。因为尽

管我们的友谊在逐渐加深着,却仍然没有超出朋友的界限。见面的时候,我们总是

海阔天空地谈论着,却总是谈不到我们自己的事。我不甘心永远停留在这个水平上,

我总想找机会向她表白我的爱,但又总是缺乏勇气和自信,我真恨自己的胆怯和无

能。

一天晚上,也是一个温馨明媚的月夜。我们又并肩漫步在这条通山小路上。这

晚,她的兴致似乎特别好。当我们来到山脚下时,她突然提出要我陪她去看“爱之

神”。

关于“爱之神”佛像的事她曾对我讲过,那是文化大革命初期,学校红卫兵开

进山,用铁锤和钢钎来革山上数以千计尊佛像的命。在一道石壁下,她被一尊善眉

俊眼,酷似爱神维纳斯的佛像吸引了,她不忍心将这尊佛像毁掉,便趁人不备的时

候,她偷偷抱来一些树枝野草把佛像掩盖起来,才使得这尊佛像免遭厄运,幸存下

来。后来,她便把这尊佛像称为“爱之神”。

通往“爱之神”是一条险峻的山路。周虹在前面带路,还不时回过头来关照我

小心。就这么走着走着,我的脑海中突然发出一道闪亮。啊,在这美好的月夜,一

对青年男女去山里寻找“爱之神”,这是一件多么富于浪漫色彩而又寓意深长的事

情啊,这难道不正是我向她求爱的天赐良机吗?

“周虹……”诗意的憧憬使我鼓足了勇气。

“嗯。”

“我……”

“有话说嘛,我这人最耐不得吞吞吐吐。”

“我……是这样……”

“哟,到了,你看。”周虹说着便奔跑起来。在一块巨大的、刀削般陡峭的石

壁前站定。我跟了上去,只见在石壁底端,嵌雕着一尊与人一般高的石佛像,这便

是周虹的“爱之神”无疑了。我细细地端详着,月光下,佛像的体态与面目都清晰

地展现出来。我很快便断定,这是一尊观音菩萨像,佛像造型生动优美,面目慈善

清俊,似于像一个有灵之躯,难怪周虹把它和维纳斯联系起来,而又肯冒着风险把

它保护下来。

站在“爱之神”的面前,周虹平静的像一头小鹿,她像“爱之神”那样,把两

手合掌放在胸前,微微低着头,嘴唇轻轻蠕动着,像在向“爱之神”诉说着什么。

这样过了足足十几分钟,她才像从梦中苏醒过来。又缓缓走到“爱之神”身边,张

开两臂,搂住了“爱之神”的脖颈。

“鲁伟,你过来。”

我朝她走过去。

“站在‘爱之神’那一边。”

我照她说的做了。

“鲁伟,今晚上当着‘爱之神’的面……”她的目光炽热而柔和地看着我,声

音微微颤抖着,“我要对你说,我喜欢你,我爱你。”

啊,我周身的血液迅即奔腾起来,我几乎在吼:“我喜欢你,我爱你,我非常

非常地爱你,周虹……”

“哦,我真幸福。”她慢慢松开搂着“爱之神”的双臂,一下子扑向我,把双

臂紧紧地挂在我的脖子上。我紧紧地把她搂抱起来。

当我们离开“爱之神”,向山下缓缓走去的时候,我们已经是一对真正的恋人

了。她紧紧依偎着我,我用手搂着她的腰肢,我们争先恐后地诉说着自己的爱恋之

情。

这晚回到宿舍,见高凡正全神贯注地趴在桌上,模仿女孩子的笔迹给自己写求

爱情,信的署名是丽娜。开始,我被他弄糊涂了,问:“丽娜是谁?”

高凡狡黠地向我挤挤眼,说:“丽娜是我创造出来的人物,她年轻美丽,温柔

多情,正热烈地追求着高凡同志,呶,就是这么回事。”

“你这是干什么?”

“你呀,什么都不懂,在爱情上顶多是个小学一、二年级的水平。”高凡在照

例嘲笑我一番后,便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雄才大略,他说:“根据各种因素的判

断,我已经完全确信,欧阳是爱我的,而且爱得非常深,但她鬼得很,到现在也不

对我说实话。那好,我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折磨折磨她的感情。我把

这封丽娜女士写给高凡的求爱情摆在传达室窗口上,她看见有女孩子笔迹给我写的

信,一定会向我追问,我便装出吞吞吐吐的样子,等她追得急了,我便把信给她看,

不把她恨得要死才怪,我要让她和那个神话中的丽娜争风吃醋,让她明白我高凡除

了她还是有人爱的。你看——”

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姑娘像片,在我眼前一晃,接着便装进了信封,接

着说:“为了加强可信程度,有张像片是理所当然的。”

我简直看得目瞪口呆,问:“这是谁的像片?”

“我妹妹的,权委屈她一下,当做欧阳的情敌丽娜吧。”

“你这家伙,简直不择手段!”我气愤地说。

“老弟,你说得完全正确,在爱情问题上,就应该不择手段,这叫做合理欺骗,

懂吗?”

第二天,他果然把信放在传达室的窗口上。又过了几天,他眉飞色舞地告诉我,

事情正按照他的意愿发展着。

我挖苦地说:“那好哇,这下子可以正儿八经地谈情说爱了。”

“对不起,没那么便宜的事。”高凡笑笑说,“她让我追了她几个月,我也得

让她追我几个月。”

这家伙,真拿他没办法。

在一个星期天,高凡约我去体育场看足球赛。回来的路上,我忍不住把那晚,

周虹在“爱之神”身边向我表白爱情的事讲了。高凡听了显出十分惊讶的样子,一

再追问我是不是在吹牛,我告诉他,句句是实。

他不说话了,默默地走着,好半天才转向我说:“我首先向你声明,我不是出

于嫉妒,但我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里面一定有文章,一篇神秘莫测的文章。”

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高凡一扫平常那种插科打诨嘻嘻哈哈的神情,颇正经地说:“因为周虹的行为

太让人不可理解了,做为像她这样各方面都超众的姑娘,她应该像一个骄傲的小公

主。怎么会那么轻率急切而且主动地向别人奉献出自己的爱呢?你能不说这是违反

常理吗?”

我不高兴地说:“照你这么说,欧阳那么折磨你倒是折磨对了。”

“她折磨我的感情,这是事实,但反过来我也想折磨她呀。这毕竟是可以理解

的,我不怪她。从某种意义上说,经受了折磨的爱情才是幸福的爱情。”

“奇怪的逻辑。”我简直有些忍受不住了,“混帐的逻辑。”

“根据我的判断,周虹一定有着某项严重的缺陷,或者家庭有问题,或者本身

有问题,二者必居其一。正因为她明白自己的实际价值,所以才不得不急于解决个

人问题。”

“去你娘的!”我几乎咆哮起来。丢开高凡走自格儿的了。

一连几天我都不理高凡。我不能容忍他亵读纯洁的周虹。但是奇怪,他那天的

话却像一个黑色的幽灵,死死缠住我不放,使我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晚上躺在床

上,便不由自主地推敲着高凡的每一句话,抛开我深爱周虹的感情因素,理智上,

我又觉得高凡的话不是全无道理,看看现实,人们不正是愈来愈习惯于把自己真实

的思想感情深深埋藏起来,而以一种虚伪、冷漠的面目来面对生活,应酬人生吗?

从这种普遍的现实着眼,周虹的作法确有反常之处,难道……我狠狠敲着自己的头,

不敢再想下去。

就这样,刚刚降临的幸福,又淹没在泱泱苦水之中了。我是多么的不幸。

受一种古怪的念头支配,我开始着手调查周虹的家庭,她曾对我讲过,她父亲

是一位烈士。那么,会不会在这次运动中被揭露出来是叛徒,或者特务?但调查证

明,她父亲牺牲于淮海战场,压根儿没有当叛徒的机会。这么说,如果有问题,那

一定是她自身的问题了,我开始调查她的恋爱史,想弄清她是否有“不清白”的可

能性。

自从在“爱之神”身边定情之后,周虹对我更好了。她几乎是以一种妻子的温

存和体贴,事无巨细地关心着我。常常把她的饭菜票硬塞进我的口袋里,让我多吃

一点。让我把脏衣服拿给她洗,就是别人给了她几块糖果,她也要留到散步时塞给

我。这是多么真诚、炽热的感情啊2但奇怪的是,她对我愈好,倒使我愈苦恼,使我

对她产生猜疑。我甚至暗暗在心里责怪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不可以对

我冷一阵子,对我考验。一番,让我像高凡追欧阳那样地追一阵子,这样,或许我

倒可以解除对她的猜疑,把自己从苦恼中解脱出来,而她,就偏偏不懂我的心思……

一个星期天,她约我去大明湖划船。初夏的大明湖,湖水荡荡,岸柳婆娑,游

人如织。周虹张罗着租了船,我们缓缓向湖心划去。周虹拿出她事先买好的桔子和

点心让我吃,我摇摇头。她见我神思不定,不由着起急来,问我是不是身体不适,

还是遇上不顺心的事,我回答说没有,她这才放了心,咯咯地笑着,调皮地说:

“你呀,庸人自扰,小傻瓜。”

我摇头苦笑笑,却在心里说:“但愿我是庸人自扰才好。”

周虹使劲划着桨,快到湖心的时候,她深情地望着我说:“伟,告诉你,我妈

来信了。她说她虽然没见到你,却相信一定会喜欢你,她希望暑假你能和我一起回

去看她。妈太孤单了,你答应吗?”

我犹豫了一番,说:“这事,以后再定吧。”

“好吧,我不勉强你。”她慢慢划着桨,“我太自私了。忘了你的妈妈也在惦

着你哟。”

我没有吱声。目光呆滞地望着岸边的柳树和人群。

“那么,你给妈妈写封信好吗?这样她会高兴的。”

“这……以后再说吧。”

“也好,我不勉强你。”她停下手中的桨,温情脉脉地说,“那么,咱们今天

在湖畔照张像,给妈捎去,好吗?”

“我不喜欢照像,以后再说吧。”

“我不勉强你。”我猛地发现,她的大眼睛里噙着泪水。咳,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近人情的事情来。

我决定,在我对她的“清白问题”做出结论之前,和她的关系冻结在目前的水

准,不能冒进,尽管这样做在感情上是痛苦的,但在理智上,我却认为是恰当的。

于是,我常常借故取消我们预定的约会,即使在一起的时候,我也表现出淡漠,

或心不在焉的样子。我们的关系明显地冷淡下来。她感到苦恼,而又茫然不解,她

那双明澈的大眼变得愈来愈忧郁,常常久久的、不知所措地注视着我。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郊外的小路上散步,她终于忍不住了,低着头问我:“鲁

伟,我不明白,我们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摇摇头:“没什么事,这不挺好吗?”

她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我:“不,这不是你的心里话。”

我默然不语了。

她走到我跟前,抓住我的手,充满感情地说:“小鲁,我求求你,告诉我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她炽热地看着我,期待着我开口。我明显地感觉到,

她的手在颤抖着,我知道,她的心也同样在颤抖。

“我……”我避开她坦诚真挚的目光,期期艾文地说,“我……我弄不明白,

爱情,是否就像我们之间这样的简单……还是应该……更复杂些?”

“复杂些?”周虹不理解地喃喃重复着,“复杂些……”

停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说:“你是说,应该不顾自己的感情,欺骗自己,也

折磨别人?”

“……”

“这太让人难以理解了。鲁伟,你怎么会想到这些……”

“不,不,我只是想,轻易得到的东西,总让人不……不放心……”

“哦,天呀!”周虹的手一下子变得冰凉。

这次散步,她再也不肯说一句话。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暑期到了。周虹回到她母亲身边,我也回到我的家。在

离校前的这段时间,我对周虹的所谓“清白问题”的调查已经完成了。我知道我是

她的第一个恋人,在我之前,学校里有不少人追求过她,但都被她直率地拒绝了。

就是说,她是真真实实地爱着我啊。我还没来得及向她告罪,没来得及解冻我们的

关系,她已经回她母亲那里去了。

由于一件意外事故,暑假过后我晚回校半个多月,当我怀着急不可耐的心情回

到学校时,她们这批六七届的毕业分配已经结束了。周虹由于成绩突出,各方面都

好,被部队征召了。就在我到校的前一天,她离校了,走了,到部队里去了。临走,

她给我留下一封信,放在传达室的窗口上。

她的信是这样写着:

鲁伟: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种结局,我

不怪你,只恨我自己。可笑又可叹,纯真、正直、坦诚、友

爱,这些从小被自己视为高尚、神圣、美好的东西,这些

曾深深陶冶着我幼小心灵的东西,到后来,却反过来无情

地嘲弄了我自己。

再见了,愿“爱之神”永远保佑你。

周虹

捧着周虹蘸着泪水写下的信,我流下了悔恨的泪。后来我又听说,周虹在离校

的前一天晚上,独自上了山,去到“爱之神”身边,搂着“爱之神”那冰冷的脖颈

恸哭了一场。

若干年之后,我从不同的途径中断断续续知道一点周虹的情况。有一种说法是,

她到了部队之后,发奋工作,却断然拒绝了所有的求受者。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

她母亲的苦苦哀求,她才同一个人草草结了婚,她没有得到幸福。而我自己呢,后

来虽然经历了一番我曾经“神往”的“复杂的爱情”,但这“复杂的爱情”却变成

货真价实的“爱情的折磨”了。

自己酿成的苦酒应该自己喝下去,我可以忍受。可是周虹呢?她却是无辜的啊,

我亵渎了她纯真无瑕的爱,我欠她一笔债,一笔记录在心灵里,许是终生难以偿还

的债啊!

啊,周虹,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哟……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