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回龙观实验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2005年6月22日

  星期三

  【冰点】回龙观实验2005年06月22日 00:05:15

  本报记者 董月玲

  回龙观,北京知名的居

  住区。有人总结出它的三大特点:

  一是大,观内分十多处园子,如云趣园、风雅园、龙华园、龙泽园等,园下又分小区,设计的规模是30万人,据说将成为亚洲最大的相对独立的居住社区;

  二是居民的同质性程度比较高,虽有些拆迁户、退休老人,但居民以年轻白领为主,房产个人所有,属有产或中产阶级。

  三是回龙观地处北京北五环外的北郊,尚在建设中,配套措施不完善,特别是交通问题很突出,入住率并不高。加上小区周围文体娱乐设施极少,人们白天进城上班,晚上回来只能是睡个觉,所以,回龙观又得名“睡城”。

  但是,这座“睡城”并不平静,时不时地发生“维权”风波,发达的社区网络,直推直选成功的人大代表,让人不能不关注偏远的回龙观―――这座新兴的、大型私有业主社区。不少社会学者密切关注着这里业主们的动静,认为这里是中国社区自治最具希望的一块土地。

  绿地就是业主的权利

  回龙观里最大一起维权事件是“绿地风波”。

  2000年,回龙观一期业主购房时,开发商提供的小区规划图、楼书上标有一块挺大的绿地,说是上面还要建个运动场。入住两三年了,那块“承诺的绿地”一直荒着,居民们等着它有一天变绿。到了2003年9月,突然有一天,这块空地上有了动工的迹象。

  一打听,业主们才晓得不是建原先说好的绿地和运动场,而是要盖公交公司的8栋住宅楼。不断有业主过问此事,但没人理睬。

  工地上已搭好台,建设单位准备搞开工典礼了,业主们纷纷聚集到工地抗议,开工典礼台成了维权演讲台。过后,回龙观的业主们成立了“维权小组”,下设宣传、工地、法律组,开始正儿八经的维权。

  业主代表找到开发商,开见面会、谈判。开发商的解释是:图上标的“绿地”是他们工作“失误”。这个解释不但没让业主满意,反而被激怒,更觉得开发商的行为是“欺诈”。

  参与维权的业主说:“市政府、市委,甚至国务院,能寄信的地方,我们都把上访材料寄去了。打市长热线电话,可总也打不通。”

  这一年的“国庆节”,居民们在空地上组织了社区“迎国庆篝火晚会”。会后,趁人没散,有人提议去上访,当即,一些有私家车的业主,开车到了北京市政府和中纪委,递交了上访信,要求查明开发商“欺诈业主”的真相,在经济适用房开发的背后,是否存在腐败问题等等。至此,事情闹大了。

  绿地纠纷核心,就是当初小区究竟是怎么规划的,是不是真有绿地、运动场?公交公司的住宅楼是什么时候立项的,其间有无规划变更?要想了解真相,必须看到规划图。一些业主数次跑到规划委,但没看到。

  退休医师杜茂文是维权小组成员,“国庆节”上访过后,他和几位业主又来到规划委。

  “一块去看图的业主里,就有一位老设计专家,他参与了国家大剧院的设计。等了老半天,工作人员拿来一张全新的大白纸,是复印的图,我们要求看原件,说不能看,保密。我们看到的图上,那块地上根本没标盖房子,也没写绿地,只有‘待建’字样,我们照了相。”

  居民害怕施工方突然开工,造成事实,于是,有个业主想出一法儿:咱们自己动手绿化空地,在里边种满小树,就没法施工了。很快,1000多棵速生白杨树苗拉回来,堆在工地门口,小区居民自己掏钱,现场买苗,然后一家老小进去种。种好树,大伙又一起平整了地,打上石灰,搞起了羽毛球场。

  “我们种下的白杨树,成活率80%,被拔掉时已经挺高的了。”

  “每天,都有不上班的老头儿老太太,守在工地门口,不准他们进料。”

  “绿地争夺”处在了僵持阶段。

  因为业主的上访,惊动了有关领导部门。不久,便成立了“回龙观小区业主信访问题协调领导小组”,回龙观的居民们感觉“绿地问题”有望解决了。业主维权代表做了详细的资料准备,制作了几十张幻灯片,自备投影仪,在和“协调小组”的见面会上,一一汇报。协调小组表示要查明情况,处理好这些问题。

  但不久后,相继突发了一连串事件,使维权引发的冲突,不断升级。

  当时,正值“京城金秋房展会”,几十位回龙观业主,为了给开发商难堪,头戴小白帽,扯着条幅到了展会。他们直奔那家开发商的展台,抗议开发商不讲诚信,导致组委会只好关闭这家开发商的展台。

  这天晚上,吃过饭,散完步,杜茂文正在家里上网,突然来了个电话:“杜老师,不好了,出事了,我们的人被打伤了,你快来!”他赶紧到了工地附近,果然一个业主维权代表躺在地上,说是被工头指使的民工用棍子打了头。

  “我说快打110报警,有人说早打过了。结果110没来,120倒来了。大约40分钟,警察才赶到。这时,现场的人是越聚越多。”

  “我们抓住了一个打人的民工,大伙儿都要揍他,还是我们的一个业主,把他关进自己车里,实际上是把他保护起来,否则,真不知道后果会怎样。”

  当时在现场的业主回忆说:“本来我们的人被打伤了,那些打人的人就在工地上,戴着安全帽,手里拿着棍子。警察到了现场,本以为他们会马上积极抓捕凶手,收缴他们的凶器。结果他们也不说什么,也没去抓打人的人,只是拿着摄像机,一个劲儿地摄像。”

  “大伙儿本来情绪就挺激愤的,又看到警察是这个态度,认为他们是行政不作为,越发激动。不知谁喊了一句,走!我们开车找市长去!结果,呼啦啦,一下子聚集了近百辆私家车。”

  就这样,车子一辆接一辆,一路闪着应急灯,朝深夜的北京城驶去。

  “从代表一个人到代表一群人,从具体维权到积极参政”

  回龙观业主们“空地变绿地”的梦想,最终还是没有实现。眼下,那片空地上建成的商品房,正以每平方米4000元的均价出售着。

  对于“绿地风波”,回龙观社区网上论坛,当时就有帖子这样分析:

  “城市规划的不透明和缺少监督,很大程度上是回龙观事件愈演愈烈的制度原因。在一个对规划缺乏必要约束的制度背景下,由于土地背后所隐含的巨大利益,想尽各种办法打通关节、变更规划,以谋求商业利益,是人们心照不宣的猜测。

  “将要盖起的8栋12层的住宅楼中,并不全部是公交公司的宿舍,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变成商品房出售,而由此可能带来的利益,才是引发绿地事件的根本原因。”

  维权失利后,为了替一位维权小组成员请律师、打官司,回龙观业主在网上自发组织募捐,竟捐得了人民币11万元;他们还为关在拘留所的维权代表,过了隆重的“网上生日”,鲜花和祝福的帖子络绎不绝。“保卫绿地”引发的一系列维权活动,成了许多回龙观一期居民再也抹不掉的记忆。

  一位住在回龙观,一直关注维权活动的社会学者,很是感慨:“这是一种远远超出想像的社区凝聚力,这种凝聚力来自哪里?当然最显而易见的解释,是社区成员的共同利益。但问题是,在同样存在共同利益的地方,却不一定会具有这样的一种社区凝聚力。”

  这次维权,给回龙观带来了另一件意想不到的副产品,其影响力,甚至超过了维权活动本身。

  2003年10月29日,回龙观社区网上论坛贴出一个“重要通知”:

  “各位业主:昌平区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正在紧张进行,这是一项关系到我们切身利益的大事。回龙观地区的问题有目共睹:交通拥堵,治安混乱,医院、学校配套不足,业主权益屡受侵害,希望大家积极参加选举,选出能真正代表我们自己利益的人,推动回龙观文化社区问题的解决和建设的发展。目前,大家的首要任务是在11月15日前,到各居委会登记选民资格。”

  那时,北京区县人大换届选举刚开始,按有关规定,只要由10位选民共同推荐就可成为独立候选人。结果,回龙观选区第一轮选出了9位候选人。

  一位候选人描述道:“这样的竞选人大代表的场面少有,我以前是没见过。”“小区内的竞选声势造得很大,敲锣打鼓游行,向选民做宣传,候选人发表竞选演说。”

  他们在竞选时表态:“过去,我们都习惯了依赖组织上安排的候选人,不管我们对他了解多少,也不问他有没有参政议政的能力和水平,他能不能代表群众的意见和要求,往往就画圈、打钩了事。当然,其中优秀杰出者芸芸,但也不乏有的代表不能代表群众。经历和现实告诉我,参加人大代表的选举是每一位公民依法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加强国家民主法制建设、推动社会进步、建设美好生活的大事。”

  ―――“当一个人民代表,需要责任感和勇气。身处社会基层,尊重民意、代表民意,要为人民的根本利益奔走呐喊,当好他们的代言人。我不会妄自许下过多的许诺,但我将努力让你们最满意。如果当选,我将作为一名职业人民代表,成立专门工作室,随时倾听你的意见和要求,并去你的社区了解民意。”

  ―――“我参加竞选,因为我是一位公民,热爱我的国家,希望促进政府决策民主化、科学化水平的提高,愿在民主与法制建设的征途上为它添砖加瓦;我参加竞选,因为我是一位业主,我热爱这片给了我欢乐和痛苦的社区。关注社会公正,关注弱势群体应有的权利,我深知广大业主的艰辛,我愿为维护每一位社区业主的合法权益不懈效力。”

  ―――“我特别关注环保,关注现已拥挤不堪的道路交通,关注孩子们的入学入托,关注老年人的医疗条件,关注业主维权的正当要求。如果当选,我将是昌平区人大代表,我会牢记我的社会责任,积极推动民主和法制建设,推动社会全面进步;如果当选,我将是新型社区的人大代表,我将为社区自治,维护广大业主的合法权益,建设美好家园鞠躬尽瘁。”

  最后,32岁的聂海亮当选为回龙观选区惟一的人大代表。

  对于他的当选,一些学者很兴奋,将之概括为“北京现象”。有媒体评价道:“普通业主自荐参选人大代表,意味着他们从上访维权走向选举维权,从代表一个人到代表一群人,从具体维权到积极参政。”“聂海亮的当选,应该是中国社区民主与现行民主体制实现的第一个对接。”

  对当事人聂海亮来说,他可没想这么多。

  “当人大代表,对我来说,纯属意外,它本来不在我的人生设计中。”

  “首先,老百姓要的就是知情权,然后,才可能维护好自己的财产权”

  晚上7时,刚刚从城里奔回家的聂海亮,正在吃晚饭。他一手抓着烙饼,一手拿着鸡脖。因为没时间做饭,晚饭都是下班路上买回的熟食。像回龙观里众多年轻白领一样,他们两口子每个工作日都要早出晚归,早上7点开车进城,晚上7点才回到家里。

  提起“绿地维权”这件事,聂海亮神情淡然,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别人欺负你,你总要吱一声,说两句吧,东北人不都这样?”他是沈阳人。

  那会儿,他正在读研,又赶上妻子要生孩子,自己还开公司,特别忙。

  “如果不参与维权,我可能也不会当这个人大代表,这事来的太偶然。”他是当时回龙观“绿地维权”活动的5位代表之一,两次与“协调小组”开会。

  “因为维权中做了一些工作,在居民中有了一定知名度,被大家推荐参选人大代表,我当时主要想为了维权成功,不能半途而废,也是对大家负责,就上呗!”

  我问他,现在,当上了人大代表,跟当初想像的一样吗?

  “我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奢望。不当人大代表,有什么意见我也会提。既然大家选了我,有了渠道我更会提。比如,小区的治安、交通、文体设施等问题,我都提过。”

  “两年下来,你提了多少议案?”

  “13个。”

  “你感觉当人大代表,起的作用大吗?”

  “还是有一定作用。起码你提出的议案,有人给答复。具体到能不能解决,另说。”

  他在议案中提到,20多万人口的回龙观,政府应该在里边开辟一些就业渠道,这样能节省很多就业成本、劳动成本及社会成本。可是现在,大家还是天天这样早出晚归,奔来奔去的;再比如说观里,文体设施很少,看个电影也要进城,没有一家社保定点医院,老人们看病,打车进趟城,来回就得100多块。

  “你提的议案,解决了的有几件?”

  “有一两件吧。”

  我又问他,当年“绿地维权”时,干吗不去法院打官司呢?

  他说取证不好取,取不到;而且要投入太多时间、精力、财力;再说工地随时可能开工,时间来不及。后来政府成立了协调小组,大伙儿认为有政府出面问题能解决好。

  “当时,大家就是觉得绿地这事不公平,咽不下这口气。”他补充了一句。

  “最后,还不是盖了商品房?你们这口气咽下了?哪儿去了?”我追问。

  他觉得不好回答,想了一下,给我打了个比喻:本来,你身后沾了一块泥,我好心地把它拍掉,结果,你却回头骂了我一句。大家也是想通过这件事,找出问题,然后怎么解决掉。

  “通过这件事的过程,起码看到了一些真相。不能把老百姓当傻子,总会弄明白的。首先,老百姓要的就是知情权,然后,才可能维护好自己的财产权。”

  他又谈到在回龙观社区看到的一些问题:如小区里的公共财产如何界定、如何管理?衍生出的价值如何再分配?有权者或既得利益者当然是不会撒手的,要保护自己的利益。“社区居民首先是无知,或者叫被无知,这种信息不被披露,政策的知情权也被剥夺。公共财产应归大家所有,可大家连哪些归自己所有都不清楚,公共财产的利益和管理权被无偿占有。一个强势或几个强势个体,与一个弱势群体的对决,胜负是可以预知的。”

  我问聂海亮:“像你们现在,知道哪些地方属公摊面积吗?”

  “知道。像我们小区里的绿地、配电站、老年活动中心、公园等,都是我们大家的,卖房时已经公摊到每位业主头上了,那它就应该归全体业主所有,经营和收益归大家所有。”

  他算了这样一笔账:中国现在起码有400多亿平方米的房子,公摊面积占10%~15%,就有50亿平方米左右的面积,这属公共财产,里边有很大的利益,而业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的利益被无偿占有和剥夺了。

  聂海亮问:“在城市住房改革过程中,随着住房商品化、私有化,衍生出的各种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界定和执行者应该是谁?”

  “你们这里,现在不是有民选的业主委员会吗?”我说。

  他认为,业主委员会的界定不明确,它是法人实体还是协会性质,没说清楚;它有没有权管理公共财产、经营公共财产,这些在法律上都没有说明。

  “将来,业主委员会确实可以干很多事,发展空间会很大,但必须有很好的界定。如果没有很好的制约和监督机制,公共财产真归了业委会,弄不好,也可能出现新的腐败,很多人会被抓进去的。”

  “这个装置在建造过程中,没有人向我们作任何解释”

  眼下的回龙观,正在进行一起新的维权活动―――“铁塔维权”。

  事情是这样的:龙锦苑是回龙观经济适用房二期的一个工程,在已竣工的所有小区的最东面。

  业主们反映说:在房子建造和销售过程中,我们就知道这个小区的南边将建一个叫电信局的建筑,当时,没有对这个建筑物作进一步的说明,只说它的楼层大概是二到三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电信局这个楼就开始盖,现在已经盖好了。

  “但今年4月,我们发现,在这个楼上面开始建一个非常高的发射塔,这个塔的高度估计是30多米,现在这个塔上开始建造一些很大的悬挂发射天线的一些支架。很明显,这个塔,将有可能成为一个大规模无线电发射的机构装置。”

  小区居民对此是不知情的。

  “这个装置在建造过程中,没有人向我们作任何解释,比如它是做什么用的、有多大功率、会否对业主健康造成影响等等。

  “电信局的楼,紧挨着小区的南墙,离小区最近的不超过50米。所有小区的楼,都可以直接看到铁塔发射天线的一部分,我们会直接笼罩在这个发射天线所发射出的电磁辐射下。”

  业主们还说,这个发射天线四周有不少小区,有龙锦苑小区、龙跃苑小区,东面也有楼盘。在它400米范围内有3个幼儿园,同时还有开建的小学。西边会是一个体育场,将来也会是一个公众锻炼的地方。

  2005年4月起,很多业主就开始议论这件事:首先,大家对发射塔的情况不知情;另外,对它的辐射和危害情况也完全不了解。所以,不少业主自己查询有关“电磁辐射”方面的知识和法规,想办法了解这个铁塔的建造是否合法、是否符合环保标准,业主权益受损该如何保护。“铁塔维权”,在回龙观里自然启动。

  这次,业主们总结了过去回龙观维权的经验和教训,坚持在“目前法律框架下,找出理性、合情、智慧的解决方案”,维权过程中,不断有人提醒大家:“理性维权,是维权成功的基础。”“张弛有度,进退有序。坚持立场的同时,给对方合理的空间和台阶,要吸取绿地维权的教训。”“呼吁一点维权原则:必须严格地遵照国家法律,进行理智的维权活动,否则,将事与愿违。”他们认为这次的“铁塔维权”,比以往维权活动更理性,行动理念也更深刻、先进。

  许多维权活动都是在互联网上进行的。比如,设立维权QQ群组,大家不用聚集就能一块商量维权的事;在网上论坛及时公布维权信息,业主通过发帖,献计献策,充分参与;通过新浪网,公开向律师及专家进行直接咨询。

  他们向律师咨询:我们小区所在的物业公司和所有的业主,都没有接到关于这个铁塔的任何信息;在铁塔建成后,我们有些业主打电话向昌平环保局咨询这个事,说这个铁塔没有经过环保部门的审批,正在补办。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律师的答复:首先是这个项目的合法性。第一,是必须让人们清楚它究竟有没有合法的建设权;第二,是公众的知情权,对方必须明确告诉业主,对业主将会有多大的影响,对业主的健康权是否有侵害。办法是业主可以集体申诉,到环保局举行听证会。

  业主:现在,如果我们再去向建设方索要环评书,他们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比如拒绝答复,我们怎么进一步维权?

  律师:他有义务向你们提供环境报告,如果他不合作,你们就向有关的行政主管机关来申诉这个事情。比如环保局应该管,最终的环境报告也是他们做出来的。

  另外,律师还为业主解释了“听证”的概念:

  “听证,最根本的概念就是保证业主所有的参与、知情权,这事和你们有关系,你们有权利了解它。具体这个项目是否合乎规范,到时候肯定会选一些专家来听大家意见。听证会,首先解决的是知情权问题。”

  “不允许任何商业利益和违法行为,侵害他们的身体健康”

  前不久,回龙观社区网贴出一个通知:“正通公司就《铁塔环境评价报告》正式征集居民意见”。

  “众所周知,铁塔项目的《环境评价报告》必须通过环保局的审批,才能投入使用;如果环保局不批准,就不能投入使用。《环境评价报告》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是周围居民的意见。由于这份《环境评价报告》是由正通公司撰写,提交环保局的,所以,周围居民意见也要由‘正通’按环保局的格式收集,提交给环保局。

  “今天下午,收到正通公司传真来的《电磁辐射环境污染公众参与调查表》,正通公司希望将此表散发给周围居民填写,作为《环境评价报告》中‘该项目周围居民的意见’。此表将通过大家捐助的费用,复印充足的数量,请于本周四后,在龙锦苑西门物业一层领取空白表,填完后交回物业一层。建议各位业主积极填写,通过此表充分向环保局和正通反映居民的呼声!

  “大家想像一下,如果在十几页的《环境评价报告》后面,是上千页的居民反对意见书,环保局会不会批?”

  以下是众多跟帖:

  支持吧,各位!这是重大机会!周四在物业领表!―――haha2002

  他们会不会找几个托儿?―――zzzgc

  自己印表?关键是环保局需要正通提供几张,正通难道会那么傻,把几百张都交上吗?―――zzzgc

  咱们把表提交给他的时候,要他签收。―――haha2002

  我们要珍惜这次机会,认真填写调查表!强烈支持迁塔!建议:提交正通公司前复印一份留底。―――油豆角

  六区物业。提交前全部留底。―――haha2002

  一定去领表填写!请问是一户一张还是一人一张呢?―――雪鹦鹉

  建议适当延长填表的时间,有些ZZ周末才会来,平时太忙了!―――雪鹦鹉

  签收、保留复印件一份、抄送环保局一份。―――haha2002

  会不会只是形式呀!我们一定要保留好证据,坚决支持复印留底。―――诚诚

  可以把这个表电子版上载么,这样大家就可以直接打印填写完上交了,坚决支持!―――amyhao

  领了,没想好怎么填呢,别填不好到被人家利用了?―――晃晃

  每份表格在递交时统一编号、存底。6个问题可以全选第一栏,但第七栏必须填上。―――炖老虎

  ……

  在关于“铁塔维权”的论坛里,我读到一篇置顶的长篇分析文章:《与铁塔“斗争”的策略、手段和前景》,在这篇长文里,作者冷静、详细地阐述了此次“铁塔维权”的法理依据,发射塔遇到的法律、政策上的障碍,以及“铁塔维权”的斗争具体策略和可能的前景。

  这次的“铁塔维权”,能成功吗?他们已做出3种预测:

  1.铁塔因为我们的维权行动或其他原因,拆除或迁走,这是最好的前景。

  2.铁塔投入使用,并且使小区的辐射值明显超过国家规定的标准,这其实并非是我们小区最糟糕的未来。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将与其进行持续的维权斗争,相信将以法律和国家标准为武器,最终可以驱逐铁塔。

  3.铁塔投入使用后,实测辐射值低于国家规定的范围,将被允许一直使用,这是最糟糕的一种前景。届时,我们会失去进一步维权的法理依据。

  为什么呢?因为目前我们国家规定的电磁辐射“安全标准”,是在1988年制定的,那时,手机甚至呼机都还没有,这个标准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有很多国内外的报道都证明,在一个较低的辐射水平下长期地暴露,也会造成身体积累上的损害。

  真到了这一步,可以寄托的希望是:

  1.《电磁辐射国家标准》尽早出台并作更严格的规定;

  2.在自家外墙建立简易的电磁屏蔽丝网。

  3.大量业主以“个人身体不适”为名义进行起诉。

  眼下,回龙观的“铁塔维权”仍在进行中。

  “两年前,这里还是推土机声隆隆的工地,现在,这里是我们的家。每个屋子,都是自己温馨的港湾,生活着我们挚爱的人。不允许任何商业利益和违法行为,侵害他们的身体健康;不允许任何企业,无视我们的知情权和健康权。”

  这,也许就是回龙观人,在维权并不一定胜算的情况下,仍一次次坚忍不拔的理由。而权利意识觉醒的后面,是自治组织、自治规范、自治规划……这一切,都在回龙观开始萌生。这是一次了不起的公民实验,问题是,没有制度的支持,这个实验能坚持多久?

  

  2005年6月22日

  星期三

  【冰点】回龙观实验2005年06月22日 00:05:15

  本报记者 董月玲

  回龙观,北京知名的居

  住区。有人总结出它的三大特点:

  一是大,观内分十多处园子,如云趣园、风雅园、龙华园、龙泽园等,园下又分小区,设计的规模是30万人,据说将成为亚洲最大的相对独立的居住社区;

  二是居民的同质性程度比较高,虽有些拆迁户、退休老人,但居民以年轻白领为主,房产个人所有,属有产或中产阶级。

  三是回龙观地处北京北五环外的北郊,尚在建设中,配套措施不完善,特别是交通问题很突出,入住率并不高。加上小区周围文体娱乐设施极少,人们白天进城上班,晚上回来只能是睡个觉,所以,回龙观又得名“睡城”。

  但是,这座“睡城”并不平静,时不时地发生“维权”风波,发达的社区网络,直推直选成功的人大代表,让人不能不关注偏远的回龙观―――这座新兴的、大型私有业主社区。不少社会学者密切关注着这里业主们的动静,认为这里是中国社区自治最具希望的一块土地。

  绿地就是业主的权利

  回龙观里最大一起维权事件是“绿地风波”。

  2000年,回龙观一期业主购房时,开发商提供的小区规划图、楼书上标有一块挺大的绿地,说是上面还要建个运动场。入住两三年了,那块“承诺的绿地”一直荒着,居民们等着它有一天变绿。到了2003年9月,突然有一天,这块空地上有了动工的迹象。

  一打听,业主们才晓得不是建原先说好的绿地和运动场,而是要盖公交公司的8栋住宅楼。不断有业主过问此事,但没人理睬。

  工地上已搭好台,建设单位准备搞开工典礼了,业主们纷纷聚集到工地抗议,开工典礼台成了维权演讲台。过后,回龙观的业主们成立了“维权小组”,下设宣传、工地、法律组,开始正儿八经的维权。

  业主代表找到开发商,开见面会、谈判。开发商的解释是:图上标的“绿地”是他们工作“失误”。这个解释不但没让业主满意,反而被激怒,更觉得开发商的行为是“欺诈”。

  参与维权的业主说:“市政府、市委,甚至国务院,能寄信的地方,我们都把上访材料寄去了。打市长热线电话,可总也打不通。”

  这一年的“国庆节”,居民们在空地上组织了社区“迎国庆篝火晚会”。会后,趁人没散,有人提议去上访,当即,一些有私家车的业主,开车到了北京市政府和中纪委,递交了上访信,要求查明开发商“欺诈业主”的真相,在经济适用房开发的背后,是否存在腐败问题等等。至此,事情闹大了。

  绿地纠纷核心,就是当初小区究竟是怎么规划的,是不是真有绿地、运动场?公交公司的住宅楼是什么时候立项的,其间有无规划变更?要想了解真相,必须看到规划图。一些业主数次跑到规划委,但没看到。

  退休医师杜茂文是维权小组成员,“国庆节”上访过后,他和几位业主又来到规划委。

  “一块去看图的业主里,就有一位老设计专家,他参与了国家大剧院的设计。等了老半天,工作人员拿来一张全新的大白纸,是复印的图,我们要求看原件,说不能看,保密。我们看到的图上,那块地上根本没标盖房子,也没写绿地,只有‘待建’字样,我们照了相。”

  居民害怕施工方突然开工,造成事实,于是,有个业主想出一法儿:咱们自己动手绿化空地,在里边种满小树,就没法施工了。很快,1000多棵速生白杨树苗拉回来,堆在工地门口,小区居民自己掏钱,现场买苗,然后一家老小进去种。种好树,大伙又一起平整了地,打上石灰,搞起了羽毛球场。

  “我们种下的白杨树,成活率80%,被拔掉时已经挺高的了。”

  “每天,都有不上班的老头儿老太太,守在工地门口,不准他们进料。”

  “绿地争夺”处在了僵持阶段。

  因为业主的上访,惊动了有关领导部门。不久,便成立了“回龙观小区业主信访问题协调领导小组”,回龙观的居民们感觉“绿地问题”有望解决了。业主维权代表做了详细的资料准备,制作了几十张幻灯片,自备投影仪,在和“协调小组”的见面会上,一一汇报。协调小组表示要查明情况,处理好这些问题。

  但不久后,相继突发了一连串事件,使维权引发的冲突,不断升级。

  当时,正值“京城金秋房展会”,几十位回龙观业主,为了给开发商难堪,头戴小白帽,扯着条幅到了展会。他们直奔那家开发商的展台,抗议开发商不讲诚信,导致组委会只好关闭这家开发商的展台。

  这天晚上,吃过饭,散完步,杜茂文正在家里上网,突然来了个电话:“杜老师,不好了,出事了,我们的人被打伤了,你快来!”他赶紧到了工地附近,果然一个业主维权代表躺在地上,说是被工头指使的民工用棍子打了头。

  “我说快打110报警,有人说早打过了。结果110没来,120倒来了。大约40分钟,警察才赶到。这时,现场的人是越聚越多。”

  “我们抓住了一个打人的民工,大伙儿都要揍他,还是我们的一个业主,把他关进自己车里,实际上是把他保护起来,否则,真不知道后果会怎样。”

  当时在现场的业主回忆说:“本来我们的人被打伤了,那些打人的人就在工地上,戴着安全帽,手里拿着棍子。警察到了现场,本以为他们会马上积极抓捕凶手,收缴他们的凶器。结果他们也不说什么,也没去抓打人的人,只是拿着摄像机,一个劲儿地摄像。”

  “大伙儿本来情绪就挺激愤的,又看到警察是这个态度,认为他们是行政不作为,越发激动。不知谁喊了一句,走!我们开车找市长去!结果,呼啦啦,一下子聚集了近百辆私家车。”

  就这样,车子一辆接一辆,一路闪着应急灯,朝深夜的北京城驶去。

  “从代表一个人到代表一群人,从具体维权到积极参政”

  回龙观业主们“空地变绿地”的梦想,最终还是没有实现。眼下,那片空地上建成的商品房,正以每平方米4000元的均价出售着。

  对于“绿地风波”,回龙观社区网上论坛,当时就有帖子这样分析:

  “城市规划的不透明和缺少监督,很大程度上是回龙观事件愈演愈烈的制度原因。在一个对规划缺乏必要约束的制度背景下,由于土地背后所隐含的巨大利益,想尽各种办法打通关节、变更规划,以谋求商业利益,是人们心照不宣的猜测。

  “将要盖起的8栋12层的住宅楼中,并不全部是公交公司的宿舍,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变成商品房出售,而由此可能带来的利益,才是引发绿地事件的根本原因。”

  维权失利后,为了替一位维权小组成员请律师、打官司,回龙观业主在网上自发组织募捐,竟捐得了人民币11万元;他们还为关在拘留所的维权代表,过了隆重的“网上生日”,鲜花和祝福的帖子络绎不绝。“保卫绿地”引发的一系列维权活动,成了许多回龙观一期居民再也抹不掉的记忆。

  一位住在回龙观,一直关注维权活动的社会学者,很是感慨:“这是一种远远超出想像的社区凝聚力,这种凝聚力来自哪里?当然最显而易见的解释,是社区成员的共同利益。但问题是,在同样存在共同利益的地方,却不一定会具有这样的一种社区凝聚力。”

  这次维权,给回龙观带来了另一件意想不到的副产品,其影响力,甚至超过了维权活动本身。

  2003年10月29日,回龙观社区网上论坛贴出一个“重要通知”:

  “各位业主:昌平区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正在紧张进行,这是一项关系到我们切身利益的大事。回龙观地区的问题有目共睹:交通拥堵,治安混乱,医院、学校配套不足,业主权益屡受侵害,希望大家积极参加选举,选出能真正代表我们自己利益的人,推动回龙观文化社区问题的解决和建设的发展。目前,大家的首要任务是在11月15日前,到各居委会登记选民资格。”

  那时,北京区县人大换届选举刚开始,按有关规定,只要由10位选民共同推荐就可成为独立候选人。结果,回龙观选区第一轮选出了9位候选人。

  一位候选人描述道:“这样的竞选人大代表的场面少有,我以前是没见过。”“小区内的竞选声势造得很大,敲锣打鼓游行,向选民做宣传,候选人发表竞选演说。”

  他们在竞选时表态:“过去,我们都习惯了依赖组织上安排的候选人,不管我们对他了解多少,也不问他有没有参政议政的能力和水平,他能不能代表群众的意见和要求,往往就画圈、打钩了事。当然,其中优秀杰出者芸芸,但也不乏有的代表不能代表群众。经历和现实告诉我,参加人大代表的选举是每一位公民依法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加强国家民主法制建设、推动社会进步、建设美好生活的大事。”

  ―――“当一个人民代表,需要责任感和勇气。身处社会基层,尊重民意、代表民意,要为人民的根本利益奔走呐喊,当好他们的代言人。我不会妄自许下过多的许诺,但我将努力让你们最满意。如果当选,我将作为一名职业人民代表,成立专门工作室,随时倾听你的意见和要求,并去你的社区了解民意。”

  ―――“我参加竞选,因为我是一位公民,热爱我的国家,希望促进政府决策民主化、科学化水平的提高,愿在民主与法制建设的征途上为它添砖加瓦;我参加竞选,因为我是一位业主,我热爱这片给了我欢乐和痛苦的社区。关注社会公正,关注弱势群体应有的权利,我深知广大业主的艰辛,我愿为维护每一位社区业主的合法权益不懈效力。”

  ―――“我特别关注环保,关注现已拥挤不堪的道路交通,关注孩子们的入学入托,关注老年人的医疗条件,关注业主维权的正当要求。如果当选,我将是昌平区人大代表,我会牢记我的社会责任,积极推动民主和法制建设,推动社会全面进步;如果当选,我将是新型社区的人大代表,我将为社区自治,维护广大业主的合法权益,建设美好家园鞠躬尽瘁。”

  最后,32岁的聂海亮当选为回龙观选区惟一的人大代表。

  对于他的当选,一些学者很兴奋,将之概括为“北京现象”。有媒体评价道:“普通业主自荐参选人大代表,意味着他们从上访维权走向选举维权,从代表一个人到代表一群人,从具体维权到积极参政。”“聂海亮的当选,应该是中国社区民主与现行民主体制实现的第一个对接。”

  对当事人聂海亮来说,他可没想这么多。

  “当人大代表,对我来说,纯属意外,它本来不在我的人生设计中。”

  “首先,老百姓要的就是知情权,然后,才可能维护好自己的财产权”

  晚上7时,刚刚从城里奔回家的聂海亮,正在吃晚饭。他一手抓着烙饼,一手拿着鸡脖。因为没时间做饭,晚饭都是下班路上买回的熟食。像回龙观里众多年轻白领一样,他们两口子每个工作日都要早出晚归,早上7点开车进城,晚上7点才回到家里。

  提起“绿地维权”这件事,聂海亮神情淡然,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别人欺负你,你总要吱一声,说两句吧,东北人不都这样?”他是沈阳人。

  那会儿,他正在读研,又赶上妻子要生孩子,自己还开公司,特别忙。

  “如果不参与维权,我可能也不会当这个人大代表,这事来的太偶然。”他是当时回龙观“绿地维权”活动的5位代表之一,两次与“协调小组”开会。

  “因为维权中做了一些工作,在居民中有了一定知名度,被大家推荐参选人大代表,我当时主要想为了维权成功,不能半途而废,也是对大家负责,就上呗!”

  我问他,现在,当上了人大代表,跟当初想像的一样吗?

  “我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奢望。不当人大代表,有什么意见我也会提。既然大家选了我,有了渠道我更会提。比如,小区的治安、交通、文体设施等问题,我都提过。”

  “两年下来,你提了多少议案?”

  “13个。”

  “你感觉当人大代表,起的作用大吗?”

  “还是有一定作用。起码你提出的议案,有人给答复。具体到能不能解决,另说。”

  他在议案中提到,20多万人口的回龙观,政府应该在里边开辟一些就业渠道,这样能节省很多就业成本、劳动成本及社会成本。可是现在,大家还是天天这样早出晚归,奔来奔去的;再比如说观里,文体设施很少,看个电影也要进城,没有一家社保定点医院,老人们看病,打车进趟城,来回就得100多块。

  “你提的议案,解决了的有几件?”

  “有一两件吧。”

  我又问他,当年“绿地维权”时,干吗不去法院打官司呢?

  他说取证不好取,取不到;而且要投入太多时间、精力、财力;再说工地随时可能开工,时间来不及。后来政府成立了协调小组,大伙儿认为有政府出面问题能解决好。

  “当时,大家就是觉得绿地这事不公平,咽不下这口气。”他补充了一句。

  “最后,还不是盖了商品房?你们这口气咽下了?哪儿去了?”我追问。

  他觉得不好回答,想了一下,给我打了个比喻:本来,你身后沾了一块泥,我好心地把它拍掉,结果,你却回头骂了我一句。大家也是想通过这件事,找出问题,然后怎么解决掉。

  “通过这件事的过程,起码看到了一些真相。不能把老百姓当傻子,总会弄明白的。首先,老百姓要的就是知情权,然后,才可能维护好自己的财产权。”

  他又谈到在回龙观社区看到的一些问题:如小区里的公共财产如何界定、如何管理?衍生出的价值如何再分配?有权者或既得利益者当然是不会撒手的,要保护自己的利益。“社区居民首先是无知,或者叫被无知,这种信息不被披露,政策的知情权也被剥夺。公共财产应归大家所有,可大家连哪些归自己所有都不清楚,公共财产的利益和管理权被无偿占有。一个强势或几个强势个体,与一个弱势群体的对决,胜负是可以预知的。”

  我问聂海亮:“像你们现在,知道哪些地方属公摊面积吗?”

  “知道。像我们小区里的绿地、配电站、老年活动中心、公园等,都是我们大家的,卖房时已经公摊到每位业主头上了,那它就应该归全体业主所有,经营和收益归大家所有。”

  他算了这样一笔账:中国现在起码有400多亿平方米的房子,公摊面积占10%~15%,就有50亿平方米左右的面积,这属公共财产,里边有很大的利益,而业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的利益被无偿占有和剥夺了。

  聂海亮问:“在城市住房改革过程中,随着住房商品化、私有化,衍生出的各种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界定和执行者应该是谁?”

  “你们这里,现在不是有民选的业主委员会吗?”我说。

  他认为,业主委员会的界定不明确,它是法人实体还是协会性质,没说清楚;它有没有权管理公共财产、经营公共财产,这些在法律上都没有说明。

  “将来,业主委员会确实可以干很多事,发展空间会很大,但必须有很好的界定。如果没有很好的制约和监督机制,公共财产真归了业委会,弄不好,也可能出现新的腐败,很多人会被抓进去的。”

  “这个装置在建造过程中,没有人向我们作任何解释”

  眼下的回龙观,正在进行一起新的维权活动―――“铁塔维权”。

  事情是这样的:龙锦苑是回龙观经济适用房二期的一个工程,在已竣工的所有小区的最东面。

  业主们反映说:在房子建造和销售过程中,我们就知道这个小区的南边将建一个叫电信局的建筑,当时,没有对这个建筑物作进一步的说明,只说它的楼层大概是二到三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电信局这个楼就开始盖,现在已经盖好了。

  “但今年4月,我们发现,在这个楼上面开始建一个非常高的发射塔,这个塔的高度估计是30多米,现在这个塔上开始建造一些很大的悬挂发射天线的一些支架。很明显,这个塔,将有可能成为一个大规模无线电发射的机构装置。”

  小区居民对此是不知情的。

  “这个装置在建造过程中,没有人向我们作任何解释,比如它是做什么用的、有多大功率、会否对业主健康造成影响等等。

  “电信局的楼,紧挨着小区的南墙,离小区最近的不超过50米。所有小区的楼,都可以直接看到铁塔发射天线的一部分,我们会直接笼罩在这个发射天线所发射出的电磁辐射下。”

  业主们还说,这个发射天线四周有不少小区,有龙锦苑小区、龙跃苑小区,东面也有楼盘。在它400米范围内有3个幼儿园,同时还有开建的小学。西边会是一个体育场,将来也会是一个公众锻炼的地方。

  2005年4月起,很多业主就开始议论这件事:首先,大家对发射塔的情况不知情;另外,对它的辐射和危害情况也完全不了解。所以,不少业主自己查询有关“电磁辐射”方面的知识和法规,想办法了解这个铁塔的建造是否合法、是否符合环保标准,业主权益受损该如何保护。“铁塔维权”,在回龙观里自然启动。

  这次,业主们总结了过去回龙观维权的经验和教训,坚持在“目前法律框架下,找出理性、合情、智慧的解决方案”,维权过程中,不断有人提醒大家:“理性维权,是维权成功的基础。”“张弛有度,进退有序。坚持立场的同时,给对方合理的空间和台阶,要吸取绿地维权的教训。”“呼吁一点维权原则:必须严格地遵照国家法律,进行理智的维权活动,否则,将事与愿违。”他们认为这次的“铁塔维权”,比以往维权活动更理性,行动理念也更深刻、先进。

  许多维权活动都是在互联网上进行的。比如,设立维权QQ群组,大家不用聚集就能一块商量维权的事;在网上论坛及时公布维权信息,业主通过发帖,献计献策,充分参与;通过新浪网,公开向律师及专家进行直接咨询。

  他们向律师咨询:我们小区所在的物业公司和所有的业主,都没有接到关于这个铁塔的任何信息;在铁塔建成后,我们有些业主打电话向昌平环保局咨询这个事,说这个铁塔没有经过环保部门的审批,正在补办。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律师的答复:首先是这个项目的合法性。第一,是必须让人们清楚它究竟有没有合法的建设权;第二,是公众的知情权,对方必须明确告诉业主,对业主将会有多大的影响,对业主的健康权是否有侵害。办法是业主可以集体申诉,到环保局举行听证会。

  业主:现在,如果我们再去向建设方索要环评书,他们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比如拒绝答复,我们怎么进一步维权?

  律师:他有义务向你们提供环境报告,如果他不合作,你们就向有关的行政主管机关来申诉这个事情。比如环保局应该管,最终的环境报告也是他们做出来的。

  另外,律师还为业主解释了“听证”的概念:

  “听证,最根本的概念就是保证业主所有的参与、知情权,这事和你们有关系,你们有权利了解它。具体这个项目是否合乎规范,到时候肯定会选一些专家来听大家意见。听证会,首先解决的是知情权问题。”

  “不允许任何商业利益和违法行为,侵害他们的身体健康”

  前不久,回龙观社区网贴出一个通知:“正通公司就《铁塔环境评价报告》正式征集居民意见”。

  “众所周知,铁塔项目的《环境评价报告》必须通过环保局的审批,才能投入使用;如果环保局不批准,就不能投入使用。《环境评价报告》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是周围居民的意见。由于这份《环境评价报告》是由正通公司撰写,提交环保局的,所以,周围居民意见也要由‘正通’按环保局的格式收集,提交给环保局。

  “今天下午,收到正通公司传真来的《电磁辐射环境污染公众参与调查表》,正通公司希望将此表散发给周围居民填写,作为《环境评价报告》中‘该项目周围居民的意见’。此表将通过大家捐助的费用,复印充足的数量,请于本周四后,在龙锦苑西门物业一层领取空白表,填完后交回物业一层。建议各位业主积极填写,通过此表充分向环保局和正通反映居民的呼声!

  “大家想像一下,如果在十几页的《环境评价报告》后面,是上千页的居民反对意见书,环保局会不会批?”

  以下是众多跟帖:

  支持吧,各位!这是重大机会!周四在物业领表!―――haha2002

  他们会不会找几个托儿?―――zzzgc

  自己印表?关键是环保局需要正通提供几张,正通难道会那么傻,把几百张都交上吗?―――zzzgc

  咱们把表提交给他的时候,要他签收。―――haha2002

  我们要珍惜这次机会,认真填写调查表!强烈支持迁塔!建议:提交正通公司前复印一份留底。―――油豆角

  六区物业。提交前全部留底。―――haha2002

  一定去领表填写!请问是一户一张还是一人一张呢?―――雪鹦鹉

  建议适当延长填表的时间,有些ZZ周末才会来,平时太忙了!―――雪鹦鹉

  签收、保留复印件一份、抄送环保局一份。―――haha2002

  会不会只是形式呀!我们一定要保留好证据,坚决支持复印留底。―――诚诚

  可以把这个表电子版上载么,这样大家就可以直接打印填写完上交了,坚决支持!―――amyhao

  领了,没想好怎么填呢,别填不好到被人家利用了?―――晃晃

  每份表格在递交时统一编号、存底。6个问题可以全选第一栏,但第七栏必须填上。―――炖老虎

  ……

  在关于“铁塔维权”的论坛里,我读到一篇置顶的长篇分析文章:《与铁塔“斗争”的策略、手段和前景》,在这篇长文里,作者冷静、详细地阐述了此次“铁塔维权”的法理依据,发射塔遇到的法律、政策上的障碍,以及“铁塔维权”的斗争具体策略和可能的前景。

  这次的“铁塔维权”,能成功吗?他们已做出3种预测:

  1.铁塔因为我们的维权行动或其他原因,拆除或迁走,这是最好的前景。

  2.铁塔投入使用,并且使小区的辐射值明显超过国家规定的标准,这其实并非是我们小区最糟糕的未来。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将与其进行持续的维权斗争,相信将以法律和国家标准为武器,最终可以驱逐铁塔。

  3.铁塔投入使用后,实测辐射值低于国家规定的范围,将被允许一直使用,这是最糟糕的一种前景。届时,我们会失去进一步维权的法理依据。

  为什么呢?因为目前我们国家规定的电磁辐射“安全标准”,是在1988年制定的,那时,手机甚至呼机都还没有,这个标准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有很多国内外的报道都证明,在一个较低的辐射水平下长期地暴露,也会造成身体积累上的损害。

  真到了这一步,可以寄托的希望是:

  1.《电磁辐射国家标准》尽早出台并作更严格的规定;

  2.在自家外墙建立简易的电磁屏蔽丝网。

  3.大量业主以“个人身体不适”为名义进行起诉。

  眼下,回龙观的“铁塔维权”仍在进行中。

  “两年前,这里还是推土机声隆隆的工地,现在,这里是我们的家。每个屋子,都是自己温馨的港湾,生活着我们挚爱的人。不允许任何商业利益和违法行为,侵害他们的身体健康;不允许任何企业,无视我们的知情权和健康权。”

  这,也许就是回龙观人,在维权并不一定胜算的情况下,仍一次次坚忍不拔的理由。而权利意识觉醒的后面,是自治组织、自治规范、自治规划……这一切,都在回龙观开始萌生。这是一次了不起的公民实验,问题是,没有制度的支持,这个实验能坚持多久?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