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爱你就要杀死你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本书来自www.bookdown.com.cn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bookdown.com.cn

爱你就要杀死你

天黑了,我像个幽灵一样穿梭在网络里面,寻找那些孤独,寂寞的灵魂,来满足自己的这种饥渴!

----题记!

                 

  这是第十一个男人的死亡!

  什么线索也没有,死者全身没有一处伤口,但却因失血过多死亡,每个死者的死法都一样,所以断定是一个凶手所为。

  整个城市议论纷纷,这个凶手实在厉害,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有些媒体甚至怀疑是——异类!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有十一个男人死亡,这是整个世纪这座城市发生的最可怕的一次杀人案件,最头疼的就是警方对于这个案子毫无头绪,根本无从下手。

  为此,母亲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打电话催我回家,午夜,你回来住吧,外面太不安全,这不又死了一个。

  妈——我没得罪过谁,没人会杀我的,何况凶手杀的又都是男人,没事的!

  你为什么不想回家住?云翔又不在!

  我习惯住在这里了。

  算了,不说了,你决定的事没人可以拦得住,只是在外面一个人要小心一点,看看你自己,这一个月来瘦了那么多。

  知道了,我会照顾自己的!我羞于启口,因为我被一个很荒唐的梦困扰着,让我不能自己。

  还有啊,少写一些鬼怪的小说,对自己没好处,我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对那些鬼啊怪啊那么感兴趣?

  一种爱好嘛,你不懂的!

                 

  一个月前。

                 

  午夜十一点二十分,我连线上网,查看论坛上的一些新贴,云翔还有四十分钟才会上线,这中间有足够的时间写回帖,云翔是我相恋了两年的男朋友,由于工作原因,我们必须分居两地,离开云翔半年的时间,感觉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从来没有像爱云翔一样的爱过一个男人,永远明白一个道理,爱一个人不能爱得迷失自己,否则就会失去对方!我不想失去云翔,也不能失去云翔,可我却在不停的迷失自己!

  我刚打开论坛,就看见唯一的一张新贴,一篇恐怖小说《午夜十二点的钟声》,作者是一个我从没看到过也没听说过的名字。

  小说写的是一个关于鬼魂的爱情故事,我越看越不对劲,怎么写得跟我和云翔的事情如此相似?就连文中的男女主人公认识的日期也跟我和云翔一样,难道这篇小说是云翔用化名写的?可认识云翔这么久,我从来没听说他会写小说,而且他根本不喜欢文学,每次去我的论坛,都是在我的严厉威逼下他才去的,从来没写过一篇回帖,可是这篇小说为什么会把我跟云翔的故事像解剖一样的写了出来?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小说中的男主角是个鬼魂,死于2001年五月四号,距今天刚好是一个月,而云翔当然不是,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在网上和电话里聊天,我是个不相信鬼魂的人,离开云翔的这些日子,我独自在这间房子住了半年多,从来没有感到害怕过。

  可是这一刻,我却莫名其妙的全身发冷,总有一种预感今晚会有事情发生,人的预感有时会很灵验。

  特别是女人!

  当看到小说的结尾处女主角殉情自杀的时候——午夜十二点整,沉闷的钟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咚,咚,咚……”

  “铃铃——”刺耳的闹铃声刺激着我紧绷的每一根神经,我猛的转头看床头的闹钟,十二点整!

  我起身冲过去关掉闹铃的声音,该死的闹钟,什么时候不响偏偏这时候响,想要吓死我吗?

  我突然想起来,十二点云翔该上线了,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重新回到电脑前,云翔没在线上,他迟到了?他是一个守时的人,从来没有迟到,每夜十二点他会准时上线陪我,今天出什么事了吗?

  我的眼睛落在屏幕上的显示时间上呆住了,十一点四十分!可是闹钟怎会十二点?而且我从来没有调闹铃的习惯,怎么回事?我猛的再次转头看闹钟,十一点四十分!

  一丝恐惧莫名的扑了过来,把我紧紧包围,刚看到闹钟的时间明明是十二点,可现在怎么又是十一点四十分?我屏住呼吸的看着四周,一片寂静,什么也没有!

  我必须要关掉这篇见鬼的小说,而且要把它删除,让它在我眼前消失!可是我关不掉它,关不掉!就像死机一样,而别的网站却可以轻松自如的打开或者关闭,惟独这篇小说就像被定死在屏幕上一样!

  究竟是谁在我的论坛上搞这种恶作剧,可是这又根本不像是恶作剧,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那种恐惧深深的攥住了我,我顿时感觉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冰凉的汗水从额头渗了出来,我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云翔,亲爱的,快上线啊,我害怕!是的,我多么希望云翔现在就在我的身边,至少不会感觉如此恐惧!

  我刚准备重启电脑时,手机响了,沉寂的夜空里铃声是那么的刺耳,没有来电显示,我有些失去意识,近乎麻木的接听电话,那头是一片死寂!

  没有人说话,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我以为信号不好,刚想挂电话,这时传来一个男人诡异苍白的声音,那声音就像被埋在地狱几千年刚被人挖出来一样的令人毛骨悚然,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这个游戏好玩吗?只是刚刚才开始!

  热血忽地一下子涌上我的脸颊,我感到前额,双颊以及耳垂全都火辣辣的,滚烫难忍,手心里像活见鬼似的直冒汗,我不明白他说的游戏是什么,那篇小说吗?他是谁?怎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我无力的瘫在椅子上,全身害怕得丧失知觉,手机无声的从手中滑落……

  “铃铃铃~~~!”我尖叫着转头看闹钟,午夜十二点整!

  这时我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先是开大厅的门,然后是卧室,我死死的盯着卧室的门,门开了!

  我猛的扑进云翔怀里发出痛苦的哭声,云翔紧紧的拥着我,不安的问,午夜,你怎么了,怎么了?

  云翔,我害怕,害怕!

  傻瓜,跟你闹着玩的,怎么吓成这样?

  我抬头看他,半年没见,他依然那么英俊,只是脸色有些憔悴和苍白,我有些不可置信的问他,什么?跟我闹着玩?

  是啊,一个玩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吓着你了!他捧着我的脸深深的看我,嘴唇温柔的吻着我的眼泪。

为什么我的手机上没显示你的号码?

  我故意调的嘛,午夜,知道我多么想你吗?他的声音温柔得让人窒息。

  恩,知道,我知道的,我也很想很想你,可是,你怎么突然这个时候回来了?

  因为我实在很想你,所以就请假了!

  回来几天,云翔?

  先不说这个,我不想破坏这种气氛!他紧紧的吻住我的唇,喃喃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热烈的回应他,眼泪如潮水般涌了出来,他轻轻的把我抱了起来放到床上,温柔的抚摩和亲吻我身体的每个部位,我不停的颤抖着,终于全身的欲火被点燃,我们疯狂的做爱,似乎无法停止……

  云翔只有三天的假期,这三天来我们没有出过门,总是在清晨醒来又在黄昏睡去,太深的思念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忘记了那晚的恐惧,忘记了一切,只希望这样静静的跟云翔拥在一起,没有任何人来打搅,我爱这个男人甚过自己的生命!

  三天的假期一眨眼就过去了,云翔离开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里有些痛楚和不忍,只是一刹那,这种眼神就消失不见!他坚持不让我送他去机场,他害怕看见我在机场流眼泪,天生我就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他告诉我一年以后那边的工作就结束了,现在忙一点,累一点无所谓,只是为了以后的生活能更好一些,他不忍心让我受任何委屈!

  云翔走了,我的心也跟着空了,依然是在午夜,我默默的坐在电脑前盯着云翔的头像发呆,我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一丝睡意扑过来,我起身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奇怪,今晚怎会感觉如此疲倦?

  想念他的夜晚是无止尽的孤独和寂寞,我或许可以给他写信的,于是,我打开邮箱,有一封新的邮件,是云翔写给我的,我带着一丝幸福的微笑看着那封信,可是看着看着,笑容在我脸上僵住了,空气像死了一样的凝固了。

                 

  亲爱的午夜:最近几天我不能上网陪你了,因为公司要派我去北京一个星期,没有我的这些日子希望你乖乖的,别胡思乱想,知道吗?其实远隔千里,我一样牵挂你,一样想念你!

  昨天接到妈妈的电话,说你身体不好,像是生病了,我担心了一整天,打电话给你又不在家,手机也关机,你去了哪里呢?当然,我不是在怀疑你什么,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只是担心你,明白吗?

  我在这边一切都好,别担心,就是很想你,等一有时间我就会请假回去看你的,我不是不想现在就回到你的身边,工作太忙,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想,你能够理解我的,对吗?

  我出差的这些日子你就不要通宵上网了,好好休息,我没有要管你的意思,只是希望见到你的时候跟以前一样漂亮,我可不想看到你憔悴消瘦的样子,那样我会心疼的!

  就写到这里了,亲爱的,你收到信的时候给我回信或者打电话,我的电话二十四小时为你开着,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总是放心不下你,拜拜!

  吻你!

  爱你的云翔。

  2001/6/4.

 

我反反复复的看了无数次这封信,奇怪了,真的奇怪,6月4号那天明明是云翔回来的晚上,可怎么会在那天给我写信?就算是那天写的,可他也是要去北京啊,怎会这样?再何况我身体很好,从来没有生病,而且我没有出门,手机从来没有关机的,最让我不能理解的就是云翔说接到妈妈的电话,可是云翔的妈妈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跳楼自杀了,难道她又复活了?

那种几天前的恐惧又一次扑了过来,会不会是我妈给云翔打的电话?可是我已经快有半个月没有跟妈妈联系了,一连串的问题搞的我措手不及了,我必须要现在给云翔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然后,我拿起电话拨通他的手机,那头响起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您呼叫的用户已暂停使用!

  云翔的电话怎会停机?他要出差的话怎能让手机停机呢?何况今天云翔走的时候,他的电话还没停的,我不得不打电话到家里,铃声响了很久那边才接,妈妈的声音疲惫而模糊,她似乎有些不高兴我这么晚吵醒她。

  午夜,怎么这么晚打电话回来?

  对不起妈妈,我睡不着。

  可是我很困。

  妈,我想问你件事。

  说!

  你3号那天有没有给云翔打电话?

  3号?我哪里记得。

  你想想嘛,我有重要的事。

  这么三更半夜的你打电话回来,只是想知道这件事?

  是的。

  你真是无聊,午夜。

  不是的,妈,我刚收到云翔的信,他说3号你给他打电话了,似的吗?

  没有,我没什么事不会给他打电话的,他在胡说!

  真的没有吗?你再想想。

  你怎么还是跟你爸爸脾气一样,喜欢怀疑别人?

  不是的,我要确定一下,因为事情对我很重要。

  没有,我确定没给他打电话,如果打过的话,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没什么吧,午夜?

  哦,我没事,明天回来看你。

  又是明天?你已经明天了好几次,可就是没看见你回来。

  明天一定回家,这次说真的!

  好了,明天再说吧,我困的快要拿不住话筒了。

  挂完电话以后,我的心就像掉进了冰窟一样寒冷,到底云翔这封信怎么回事?如果只是一个恶作剧的话,我想他未免有些过分,怎能拿这种事情来吓唬我?如果他现在北京出差的话,那6月4号回来的那个不是云翔又是谁?再怎样的话我也不至于半年不见连云翔的样子也认不出来了。

  我再次拨通云翔的电话,依然停机!我突然后悔为什么没有问云翔公司的电话,以至于现在这样,除了手机,我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找到他!

  胡思乱想了一夜,也害怕了一夜,刚开始的那种睡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盯着电脑开始发呆,突然想起4号那天晚上在我论坛看到的恐怖小说,可是任我怎么找,始终找不到那篇小说!

  我转头看了一下闹钟,快四点了,奇怪,我的闹钟没再响过,从云翔回来的那天晚上开始,闹钟就一直没响过,许多的疑问在我脑中闪过,云翔为什么刚好4号那天回来,而且是深夜十二点,他说是跟我闹着玩,可是那篇小说怎么解释?

  我突然想起来那晚电话里的那个声音“这个游戏好玩吗?只是才刚刚开始!”游戏?到底是什么游戏?

  寂静的夜里,我能感觉到心脏被恐惧慢慢吞噬干净!

  天快亮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游戏才刚刚开始……

                 

  快要中午的时候,我回到母亲的住处,她正在厨房切菜,我从后面拥住她,那些洋葱弄得我眼睛生痛,我松开她给自己倒了杯水,她说,午夜,脸色怎么这么差?昨晚没休息好吗?

  不是没休息好,是压根就没睡。

  还是为了那个电话吗?

  不完全是。

  我就知道你今天回来肯定是碰到了无法解决的事情,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很奇怪。

  可以说给我听吗?

  云翔是4号那天深夜回来的……

  他回来了?

  昨天刚走,他没让我送他……

  这很奇怪?

  不是,别打断我,让我说完。

  哦,好的。

  可是我昨天晚上却收到他的信,落款日期是4号,他说要去北京出差,但却在4号晚上突然回来了,我感觉有些奇怪。

  他或许只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他在信中说我3号生病了,而且是接到你的电话,你告诉他的,还说打电话到家我不在,而且手机也关机,我清楚的记得我根本没有生病,也没有出门,手机更不会关机的。

  他在跟你开玩笑吗?我没有给他打电话,已经很久了。

  不象是在开玩笑的。

  那……你怎么不打电话问他?

  打了,停机。

  是吗?我试一下!说完她走到客厅给云翔打电话,我看着母亲的背影突然有丝心酸的感觉,父亲在一次意外中车祸死了,留下她一个人,唯一的一个妹妹也去上海读书了,我实在是有些不孝顺,距离这么近,我却难得回来看她一次。

午夜,电话通了,快来!

  我冲过去抓起电话,云翔那边很吵,似乎在拥挤的街上,午夜,你今天回家了?

  是的,你在哪里?

  我在街上买东西,刚要回公司,吃饭了吗?

  你没去北京?

  去北京?我什么时候说要去北京了?

  你不是在信里面说的吗?

  信?什么信?

  你4号给我写的信,我昨天才看到的,本来要打电话问你,可是你停机了!

  刚才交的电话费,我没有给你写信啊,我不是才从你那里回来的吗?你怎么了?

  可是我真的收到了你的信。

  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只是觉得奇怪。

  那你晚上把那封信转发过来给我看。

  好,对了,你那天晚上说的什么游戏,什么才刚开始?

  跟你闹着玩的嘛。

  你怎么知道那时候我正好看完那篇小说?

  对不起,午夜,我现在不能跟你说了,到公司了,晚上见,想你!

  等一下,云翔!可是他已经挂了我的电话。

                 

  我茫目的站在那里,直到晚上八点我才回到自己的住处,母亲一直希望我留下来陪她,可是被我拒绝了,她不喜欢我上网,更不允许我上通宵,更何况她这里没有电脑。

  洗了个澡,感觉非常无聊,云翔要12点才会上线,我想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写点东西,可是我没有任何灵感,总感觉很多事情压抑在心头,闲扰着我。

  刚上线就碰见我的一位老友海天,他一看见我就打招呼,似乎特别开心。

  午夜,你总算来了,好几天没见,很想你哦?

  是吗?我也很想你啊,只是最近比较烦,碰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说给我听哦,或许我可以帮你。

  我收到云翔的信,他说要去北京出差,可是他在写信的那天突然回来了,还有很多事情。

  午夜,那封信给你带来烦恼是吗?

  是的,我很头痛。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什么?为什么对不起?

  那封信是我写的,我知道你很想他,所以跟你开了这样一个玩笑,我不是故意的,午夜,希望你原谅我!

  晕~,天哪,怎么是你?害我莫名其妙的胡乱想了这么久,云翔的妈妈早在一看前就跳楼自杀了。

  刚打完这些字,我突然觉得心脏一阵收缩,背后象是被什么刺了一下,我脑袋开始发麻,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一双眼睛在后面看着我。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的,可是怎么回事?我握鼠标的手开始冒汗,一种刺痛感紧紧的抓住了我,我的眼前一片模糊,似乎什么都看不见,天哪!怎么会这样?

  我猛的转过头去,什么都没有。

  一片寂静!

我重重的甩一下头,最近这是怎么了,变得神经这么紧张,无缘无故就会被自己那种见鬼的感觉吓得半死。

  海天的头像不停的闪着。

  什么?他妈妈已经死了,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

  午夜,你怎么了,还在吗?

  哦,我在。

  我给你发了照片,你看到了吗?

  没有啊,什么时候发的?

  跟云翔的信一起发的,你没看到?

  没有,我现在就去看。

                 

  我打开信箱,果然有一封新的邮件,我打开来看,一张可爱十足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带着一种阳光般灿烂的微笑。

  我笑了笑关掉那张照片,刚准备给海天发信息,却突然发现那封云翔的信不见了,我不可能删除了的,绝对不可能,可是,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点了一下刷新,却突然看见所有的信件都没有了,唯独只有那张海天的照片。

  这时,一丝睡意猛得扑过来,眼前开始模糊不清,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吃了大量的安眠药一样。

  我不行了,需要马上睡觉。

  可是我还要等云翔。

  我想要起身给自己冲咖啡,可我虚弱得没有一点力气,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然后就没有了任何知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我全身酸痛,好像干了什么重活一样,我慢慢的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除了那个荒谬的梦,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我居然梦见与一个很模糊的男人亲吻,做爱,似乎非常开心,但这个男人不是云翔!

  我无力的靠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脑子里拼命回想那个男人的模样,除了头痛之外,什么记忆都没有。

  这时,电视正在播放新闻,一则死亡报道。

                 

  于今天早上发现一无名男尸,死者身上没有一处伤口,却因失血过多而死,没有自杀嫌疑,初步断定,属于他杀!

                 

  当镜头移向死者的脸时,我突然呆住了,这人非常眼熟,我好象在哪里见过,可是怎样我都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然后,我猛的冲到电脑前,迅速的点开邮件。

  那个死者不是海天又是谁!

  我颓废的坐在电脑前盯着海天的照片发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突然死了呢?而且被人谋杀?

  我突然有种很强烈的欲望,想痛哭一场。

  可是我却盯着电脑,没有一滴眼泪,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接到小莹的电话时,我仍处于迷迷糊糊状态,根本不知道时间,她是云翔的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当初跟云翔走在一起,都是她的功劳呢,这鬼丫头居然有半个月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和沉重,午夜,告诉你一件事情!

  恩,你说,什么事?我的眼睛紧紧闭着,声音有些模糊,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生气她此时吵醒我,因为我又在梦中与一个模糊的男人厮杀,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最近总是做一些这样的梦,而这些梦都是从云翔走了之后才频繁的出现,当然,我知道这些梦不可能跟云翔有什么关系,我下意识的伸手触摸内裤,湿漉漉一片,见鬼!怎么跟真有这么回事一样!

  她继续说着,但你必须先答应我,你听完之后一定要冷静。

  我答应你!

  真的?

  你到是说啊。

  我……接到云翔公司的电话说……

  说什么?云翔出事了?我猛的睁开眼睛,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

  是……的!

  出什么事了?我怎么没接到电话?

  他们说从昨天一直给你打电话,没人接。

  可是我一直在家啊,电话没响过。

  我也打过了,真的没人接!

  就算我没听到好了,告诉我,云翔发生什么事了?

  云翔他……!电话那头出现忙音,小莹的声音消失不见,该死的电话!

  我放下电话给她打过去,可是打了无数次都没人接听。

  然后,我换好衣服疯了一样向门外冲去。

  远远的我就看见那幢房子楼下围满了人,五层楼的阳台上,小莹散着一头凌乱的长发在徘徊着,我吓呆了,浑身没有任何知觉。

  我麻木的从TAXI上走下来,慢慢的向那堆人群移过去,两腿不停的打着哆嗦!

  她似乎看见了我,先是一惊,随即便仰头大笑,然后大声的喊了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就纵身飞了下来……

  许久,我才听见自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不——!”

                 

我不知道小莹为什么会自杀,按道理来说,她根本就不会自杀的,有一个非常稳定的工作和一个感情很好的男朋友,都准备在年底结婚的,怎么会突然自杀呢?

  而且还是在给我打完电话之后就自杀了,这是什么原因?我想起来她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吗?就算知道了,那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呢?

  可是云翔也出事了,云翔出了什么事?我已经有好久没有在晚上上网了,总是莫名其妙的就睡着了,也有好几天没有接到云翔的电话了,难道他真的出事了?

  无奈我没有别的办法跟他联系,他总是关机,嘈杂的人群中,我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无助。

  然后我突然想起来云翔的父亲,那个近五十岁的男人,自从云翔的母亲跳楼自杀后,他就一直没再找过别的女人,在某种意义上,我还是很敬佩他的!

  云翔的母亲一直以来神经就有些问题,至于一年前为什么会跳楼自杀,谁也不知道,永远都是一个谜。

  我拨通云翔家里的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来接,他父亲的声音很疲惫,找谁?

  哦,叔叔,我是午夜!

  什么事吗?他的声音很冷,旁边似乎还有女人的声音。

  我想问一下,云翔出什么事了吗?

  云翔?

  是的,好几天没有他的消息,我很担心他!

  午夜,对不起,忘了他吧!

  为什么?

  因为他……!电话断线!

                 

  我像个疯子一样的冲回家,母亲正在打牌,我一进门就抱着她大声的哭着,妈——,我害怕,我害怕……

  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

  我不知道,我……

  你到是说啊!

  我松开她刚准备说话,一眼看见坐在母亲对面的那个男人,他也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几乎是尖叫着出来,叔叔——!

  午夜,发生什么事,怎么看到我吓成这样?云翔的父亲轻轻的笑着!

  你……你不是在家吗?

  没有啊,我们从昨晚打牌一直导线在,我还没有回去呢,晕,现在都十二点了,我得回家了,欠的下次算!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母亲问我,你到底怎么了?像撞见鬼似的!

  我刚打电话到他家,是他接的。

  怎么可能?我们一直在打牌。

  真的,我们还说话了!

  胡说,他家除了他根本就没人。

  天!

  我彻底的迷惑了,本来想好了要跟母亲说的话,又全都硬收回肚子里去了,我知道这是一个谜,一个很恐怖的游戏,谁如果掺进来,就要以死亡来付出代价!

                 

  我没想到的是,云翔的父亲居然给我打手机,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那么苍老和无力。

  午夜,你找我有事,对吗?

  哪一个才是真的你?

  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我想知道关于云翔的事情。

  我什么都不知道。

  叔叔,我一定要知道。

  不要逼我,孩子!他的声音透露着绝望和无奈。

  为什么事情会这样?为什么?你们有事在瞒着我对不对?

  你……真的想知道?

  是的!

  那好,我在家等你,你过一个小时来!

  然后,电话断线!

  可是我怎么能忍得住一个小时以后再去找他,我必须立刻就去,我刚准备去云翔他父亲家的时候,我拿着手机呆住了。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父亲我的手机号码,云翔也没告诉过他,他甚至连我跟云翔住的地方电话号码他都不记得,怎会突然打我的手机?

  我楞在那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就像一个白痴一样的失去意识。

手机响了无数次我才知道接听,那是母亲的声音,带着哽咽。

  午夜,云翔他爸爸……

  死了,是吗?我奇怪我的声音居然如此平静。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是的,刚刚接到电话才知道!

  怎么死的?

  吞服农药死的!

  知道原因吗?

  不知道,打牌的时候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自杀了!

  妈——,我想回来跟你住!我的鼻子一酸,眼泪滑了下来,我担心母亲会有意外!

  真的?什么时候?

  现在,我什么也不拿,就这样回来住!

  好,我帮你收拾一个干净的房间,很久没人住,有些灰尘了!

                 

  我以为搬回家住不再碰电脑,那些梦自然会消失,可是我错了,那些梦就像一个幽灵一样的缠着我,让我不能自己,冥冥中感觉有些对不起云翔,幸好只是梦!

  中午吃饭的时候,母亲一直盯着我不停的看,我有些莫名其妙,以为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可是照了镜子,什么都没有,只是镜子里的那张脸憔悴得不成人形,我不知道怎会消瘦得如此厉害。

  我问她,看什么?

  你几点回来的?

  什么几点回来的?

  你跟云翔之间出了问题吗?

  没有啊,怎么突然这样问?

  你最近在外面有别的男朋友了吗?

  谁说的?

  你先老实回答我,我是你妈,有还是没有?

  当然没有啊!

  那你昨晚去了哪里?

  昨晚?我不是早早的就睡了吗?

  你真的不承认?

  妈——,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也希望自己不明白,可是我昨晚三点多去你房间,你不在!

  天那,我也不会梦游!

  希望这样,还没有云翔的消息吗?

                 

  我刚准备说话,手机响了,天,居然是云翔打来的,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午夜,你现在哪里?

  云翔,我在妈妈这边,你这几天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怎么都不跟我联系?我禁不住哭了出来。

  别哭,亲爱的,我现在家里,知道爸爸出事,所以请假回来了,你快回来,我要见你!

  等我,马上回来!

  我丢下碗筷,饭也没吃完就往家里跑,太多的事情困扰着我,近乎崩溃了!

                 

  云翔一看见我就把我紧紧的拥在怀里,午夜,我真的很想你。

  我也是,可是你都不给我打电话,我找不到你。

  因为公司太忙,对不起。

  你怎么知道爸爸出事的?

  他们打电话到公司去,我就赶回来了。

  公司电话多少?我记一下。

  好,我给你写下来!他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用笔把号码写了下来。

  云翔,小莹……死了,你知道吗?

  知道,我听说了!他顺手打开电视。

  她死之前给我打过电话。

  说了什么?

  她说你出事了。

  胡说,我不是很好吗?

  害我担心死了,云翔!

                 

  云翔突然盯着电视不动了,我转头看电视,又是一则死亡报道,又一无名男尸,死因不明,可是这个死者,我怎么又感觉眼熟?肯定在哪里见过,究竟在哪里见过呢?

  我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看见云翔的脸上露出一种复杂,可怕的表情,眼里带着一种诡异,似乎是满足的那种神情,我一下子惊呆了,只感觉这一刻,云翔变的如此陌生,如此……恐怖!

  然后,他突然抱着我疯狂的吻我,粗暴的撕扯我的衣服……

  本来应该有性的气氛,可我却感觉到死亡带来的窒息!

今夜下起了非常大的雨。

  我躺在床上怎样都睡不着,已经有太多人死亡了,除了小莹和云翔他父亲是自杀的,其他那些不明身份的男人死法都是一样的,本来这些应该不关我任何事情,可是每一个死去的男人我都觉得眼熟,可是任我翻遍脑中的记忆,就是想不出来在哪里见过他们!

  还有就是小莹和云翔的父亲怎会无缘无故的自杀?他们似乎都是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我在黑暗中点燃一根烟,慢慢思索这个问题。

  小莹是要告诉我云翔出了什么事,然后话没说完,电话断线,再打过去已经没人接听,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打算跳楼自杀,她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我猜想是说给我听的,因为她知道我一定会去问她的,可是她究竟知道了什么呢?她完全可以不说的,也用不着自杀啊!但她本来是想告诉我的,冥冥中有什么在控制着这一切吗?制止她说出来?自杀应该不是她的本意,否则她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云翔的父亲明明在我妈家打通宵牌的,可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那个接电话的又是谁?我能听出来那是他的声音,他似乎也想说什么,可是也因为电话断线,同样是想告诉我关于云翔的事情,为什么要叫我忘了云翔?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还有,他怎会突然打电话给我,叫我过去,可是却自杀了。最终,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切线索都被扼杀了!

  我起身打开台灯,脑子里仍在不停的想着,他们两个人的自杀跟那些不明死因的男人是否有关系?我永远都想不明白,那些死者全身没有伤口,又怎会失血过多?这些血是从哪里流出去的?

  最可怕的就是那些男人我全都好象认识,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转头看着熟睡的云翔,这个我可以用生命去爱的男人,我突然想起来他白天的反常,想到他看见那则死亡报道时露出的神情,那么陌生和恐怖,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样,难道这一切都跟他有关系?

  想到这里,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怎么会是他呢?他一直在外地工作,就算那些人是他杀的,可他也应该没有分身术吧?

  我的脑子无法停止的胡思乱想着,我痛苦极了!

  干脆,我连线上网,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上网了,也没写一个字,没管过论坛。

  我打开论坛,居然又只有一篇新的帖子,又是一篇恐怖小说《我是一个罪人》,文章是这样写的。

                 

  无数个夜晚,我总是反复的检讨着,我该不该继续这样下去?

  我爱我的女人,所以我不能离开她,没有我,我知道她无法继续生存下去,我被痛苦和罪恶纠缠着,不知道该怎样。

  我只能依靠吞噬他们的灵魂才能维持下去,可这一切不关她的事,我居然忍心这样的伤害她。

                 

  刚看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头皮开始发麻,那种恐惧彻底的渗入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不是因为这篇小说,而是因为我的感觉。

  此时,正有一双眼睛从背后盯着我,直盯到我的灵魂深处!

  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也是一种让我窒息的感觉!

  我猛的回头,那是云翔!

  他正站在我后面抽烟!

  云翔?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快把我吓死了!

  他轻轻的走过来拥着我说,我看你正在看小说,所以没有吵你,怕打扰你了!

  可是这样你更吓着我了,我正在看一篇恐怖小说。

  对不起啊,下次不会了。

  没事的,对了,云翔,我的论坛怎么总是出现一些恐怖小说,而且作者是我不认识的,上次也是。

  是吗?我看看。

  恩!我再转头看电脑时,那篇小说已消失不见!

  全是一些朋友的回帖!

  我尖叫着,怎会这样?我刚看的那篇小说呢?怎么不见了?

  不会吧?我也没动。

  不是,真的,我刚明明还在看的,还没看完呢,怎么就不见了呢?

  我迅速的点着刷新,仍然什么都没有。

  我按照那篇小说的题目搜索,一片空白,居然死机,我粗鲁的骂了一句,妈的!

  算了,午夜,你可能是由于精神太压抑才会导致出现这样的幻觉,你很累,知道吗?

  不是幻觉,我明明看见的,怎会是幻觉?

  别激动,亲爱的,明天再找好吗?

  不,我今天一定要找出来。

  算了,别找了,现在很晚了,明天找,乖啦,午夜!

  我刚准备重启时,他一把将我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到床上,温柔的亲吻我,可是突然,他却不动了,我睁开眼睛看他,云翔?

  我没有心情,对不起,午夜,爸爸的死对我打击很大!

  我紧紧的抱着他,心情有些沉重,算了,云翔,别想太多,人死不能复生,相信叔叔泉下有知,他会希望看见你开心的!

  对不起,午夜!

                 

  我憋了一肚子的疑问,本来想跟云翔说的,可是我想,在这种时候跟他说这些,确实不好,所以我放弃了,再说,我也不忍心看到云翔消沉下去,他现在只有我了,我怎能再伤害他呢?

  虽然这样,但我还是对云翔存有怀疑的,因为太多事情让我感觉,应该跟他有关系,他肯定有事情在瞒着我。

                 

  第十九个男人死亡的时候,我找到了志其,小莹的男朋友。

  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我骗云翔说要去书店逛逛,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陪我逛书店,所以,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是单独的。

  防止万一,我在公用电话亭给志其打的电话,他一直拒绝跟我见面。

  午夜,对不起,我不想见你。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志其,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

  为了让莹莹泉下能够安息,我不希望你把她当成你写作的题材。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因为那天,她给我打过电话。

  哪一天?

  她跳楼的那天!

  他沉默了一分钟,然后说,你在哪里?

  我们去我妈家对面的咖啡厅好吗?刚好等下我回家看我妈。

  好吧,一会儿见!

                 

几乎在我刚到的时候,他也到了,本来我以为他没那么快,想先回家看我母亲,然后再见他的,可没想到他这么快。

  我们选了一个二楼正对着我母亲家的位子坐了下来,我远远的望着家门口,隔了一条马路,所以看不清楚母亲的身影。

  他要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我笑了笑说,怎么?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哦,怎么改成这种习惯了?

  他苦笑了一下说,习惯是可以改的,自从莹莹走了之后,我就在咖啡里没放过糖。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于是我沉默了,他也沉默。

  许久,他才说,听说云翔回来了?

  恩,回来好几天了,他爸爸……。

  我知道,很奇怪。

  是的,很奇怪。

  对了,你刚说莹莹给你打过电话?

  是的,她本来打算跟我说什么,可是电话突然断了,等我赶过去,已经……。

  那天上午我正好在上班,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没有什么预兆吗?

  那你先答应我不许拿这些做题材。

  当然不会,小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天早上,我起的很晚,上班快要迟到了,早饭都来不及吃,她一直拉着我,不让我走,好象很害怕的样子,可我当时没想那么多,都是我的疏忽啊,如果那天我留下来听她说,也许就不会有今天了!说着说着,他的眼里居然有些泪光。

  害怕?她没说什么吗?

  她一直自言自语的说,我该告诉她吗?该说吗?我问她,她没说!

  我的心猛的一阵收缩,我知道小莹说的那个“她”一定是我,我接着问志其,头一天她有什么反常吗?

  有些恍恍惚惚,但不是很明显,所以……我没问她!

  那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事情,那一天她跳楼的时候我在现场,只听见她说了一句话,她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可我阻止不了,对不起,志其!

  这不能怪你,她是我女朋友,我却疏忽了她,只能怨我自己。

  别这样,人都已经去了,别太伤心!

  我只是不明白她怎会突然自杀,我们感情一直很好,没有任何理由的。

  我知道。

  她可能真的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我刚准备说话,手机响了,是母亲打给我的,她很焦急的说,午夜,你在哪里,在哪里?

  我就在你对面的咖啡厅,怎么了?

  赶快回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很重要的吗?

  是的,你快回来,快点!

  好。

  等下,云翔在你身边吗?

  没有,怎么呢?

  那就好,你快点回来!

  还没等我说话她就挂了电话,又是跟云翔有关系,看来我的猜测没错,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我很抱歉的跟志其道别,他微笑着说没事,可是为了买单的事情,我跟志其不停的争执着,最后,我拗不过他!

  我刚准备起身离开,志其突然尖叫起来,午夜,你妈——!

  我顺着玻璃看过去,母亲正站在那幢楼的顶层徘徊着,我顿时脸色苍白,开始摇摇欲坠。

  我必须要阻止这一切!

  我疯狂的向楼下跑去,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父亲已经在一次意外中丧生,我不能再失去母亲,我无法向在上海读书的妹妹交代。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刚跑到楼下,母亲看着我,失声的笑着,然后大声的喊着,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飞身而坠,没有留恋,没有痛苦……

  已经支离破碎……

  我冲到她的身边,紧紧的抱着她被摔烂的身体,发出一种动物般的哀吼“妈——!”

天黑了。

  我什么也看不见。

  生命对于我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从没有像这一刻心碎过,失去父亲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房间三天没有出门,没有说话,也没有进食,父亲和母亲一样的爱我,疼我,可是,我却最终又失去了母亲!

  我攥着母亲的照片哭的没有眼泪,一直以来,母亲就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父亲死去的七年来,母亲含辛茹苦的照顾我和妹妹,如今,妹妹已经在上海念大学,我该如何跟妹妹交代?

  照片上的母亲带着一种与世无争的笑容,是的,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姐妹身上,她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母亲!

  可是一切都消失了,不见了,我再也看不到我的母亲了,我喊“妈妈”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回答我,再也没有人像她那样慈爱的喊我“午夜——”了。

  似乎所有的思想,在那一刻全部崩溃了,我发疯一样冲到云翔面前,拼命的咬他,撕扯他。

  他不说话,也不反抗!

  我大声的哭着,你这个疯子,变态,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为什么要杀我妈妈?为什么?你说话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到底想要达到一种怎样的目的?到底要死多少人你才肯罢休?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不连我一起都杀了?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我,我无力的撕咬他,不停的说着,你还我妈妈,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小莹死了,你爸爸死了,现在连我妈你也不放过,你这个禽兽。

  终于,我虚弱得昏倒在他的怀里……

                 

  醒来的时候,没看见云翔,我猜想他已经走了,他没有告诉我,也没有留信给我,我知道自己不会找他,我们需要冷静,我有些恨这个男人,他的离开算是一种无言的沉默吗?那就是他已经承认这些事跟他有关?抑或是抗议,以离开来证明他的清白?

  我头痛欲裂,浑身虚弱的没有一点力气,我盲目的盯着天花板,像个僵尸一样!

  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绝望过,无助过,感觉自己就像漂浮在空中的气泡,随时都会毁灭。

  那种无形中的恐惧像空气一样无法散去,空洞的眼睛已经流不出一滴眼泪,我已经没有了一切,什么都失去了……

  于是,我想到了死!

  没有任何东西让我有活下去的毅力,我不明白云翔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离开我,我想,我不会再去问的,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

  然后,我看见自己对着镜子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镜子里的脸被绝望揉碎,已经看不见任何血色,似乎没有痛苦。

  我不知道那些安眠药是从哪里来的,我没有买过它们,但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就轻而易举的在那个小抽屉里找到了它们,好象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一样,好象很早就知道我今天会需要它们!

  然后,我安静的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降临,我希望能看见我美丽的母亲,看见小莹,看见云翔的父亲……

  然而,我什么也没看见,只感觉身体在慢慢丧失水分,丧失知觉……

  终于,眼前一片漆黑,我以为我已经死了!

                 

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总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飘渺,虚幻。

  一个沙哑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那是志其,他的一双眼睛通红,天,午夜,你终于醒了。

  志其?怎会是你?

  害我担心死了,怎会这样想不开呢?你并没有失去一切啊,你还有我这个朋友,还有云翔,还有你在上海读书的妹妹,你选择这种方式离开我们,不觉得非常自私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样,真的,只是很绝望,你知道吗?我想哭,可是没有眼泪。

  我知道,莹莹死的时候,我也想过轻生,可终究我还是活了下来,我相信他们泉下有知,一定希望我们活的好,对吗?

  我睡了很久吗?

  没有,醒了就好!

  你是怎么知道我自杀的?

  恩?你给我打的电话啊,你忘记了?

  我给你打的电话?说我自杀?

  是的。

  怎么可能?我记得我并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

  也许是你在潜意识里并不想死,所以在一种快要丧失意识的情况下给我打的电话!

  我没有说话,算是同意他的说法,也许我真的并不想死,许久,我才告诉他,我被一个很荒缪的梦困扰着,他想了想,然后从皮包里拿出一张名片给我,他说,午夜,我不知道怎么帮你,如果你觉得这个梦让你很痛苦的话,你可以去找他,他是我的同学,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心理咨询做的很好。

  你觉得我需要找心理医生?

  不是,但你的状态很糟糕!

  我看了看名片,那是一张散发着淡淡香水味的名片,上面写的地址有些偏僻,但是我知道那条路。他有个还不错的名字,可我看起来却有些说不上来的别扭,张远航!

  志其看着我,继续说着,等你身体稍微好一些,可以去找他,叫他张医生好了,或许他能帮你什么。

  好的,我也感觉最近很烦,发生太多事,可能真的需要看心理医生!我苦笑了一下。

  你打算给小双打电话吗?

  还不知道,我不知道怎样跟她说,再说,我怕影响她的学习,就快要大学毕业了!

  可是总不能不让她知道。

  我会想办法通知她的,放心好了。

                 

  在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下午,我来到了张医生的诊所,本来我还没有决定一定要来的,可是那个梦一直缠着我,让我不知道该怎样。

  那是一间非常小的诊所,但很干净,我轻轻的推开那扇玻璃门,里面还开着空调,只有一个男人低着头在看文件,似乎非常专心,我的进来他好象没有感觉。

  桌上的电脑挡住他脸的下半部分,所以我看不清他的模样。

  我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道留下来还是干脆出去。

  这时,他说话了,没有抬头,也没有看我,很有磁性的声音,我想他可以去做电视主持。

  他说,你先坐一下,我马上就好!

  然后,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十分钟后,他终于忙完了,他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在我对面坐了下来,他是个很英俊的男人,比我想象中要年轻许多。

  他说,我一直在等你!

  等我?

  是的,志其给我打过电话,但我知道你今天会来。

  为什么?

  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有着超人的预感,明白吗?

  噢,明白!我是相信的,不然他也不会一看到我就知道我是谁了。

  你被一个梦困扰着,是吗?

  恩!

  你很寂寞?当然,我是指性方面!他的话有些赤裸,可能所有的医生都是这样的吧。

  不,没有!我感觉自己的脸很烫,两个单身男女在一个房间谈性,我突然后悔来这里。

  如果希望我帮你,你应该向我坦白!他紧紧的盯着我。

  我……我……我想先回去了!

  没关系,但我真的想帮你,你是志其的好朋友。

  谢谢。

  你杀了很多人,对吗?

  不,不,我没有!我的心仿佛掉进了无底深渊,他怎会说我杀了很多人?

  你有,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我没有,没有!

  是在潜意识里,明白吗?你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欲望,不停的吞噬你,所以才会做那样的梦,你在梦里杀人,知道吗?

  不是,我并没有做梦杀人,我想,你弄错了。

  我没有弄错,也从来不会弄错,我是一名很成功的心理医生。

  我走了,再见!我起身准备离开,我突然觉得他很讨厌,什么见鬼的心理医生。

  你一定会来找我的,我知道!

  这次你估计错了,我不会再来找你!我掉头离开诊所。

  忘了告诉你,你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感觉胃里面有些翻滚,我蹲在路边不停的呕吐。

                 

  我盲目的在街上逛着,直到晚上八点多我才准备回家,可是我的钥匙丢了,该死,一定是丢在张医生诊所里,那个笨蛋肯定看到我的钥匙丢在他那里而没有告诉我,所以他才那么肯定的说,我一定还会去找他!

  可我实在不愿意再去找他,我情愿露宿街头!

                 

然后,我想到了志其,我或许可以先去他那里住一夜,等明天让他去帮我拿钥匙。

  于是我按响了他的门铃,他有些惊奇,午夜?这么晚没回家,有事吗?

  我把钥匙丢了。

  晚上没地方住吗?

  恩,可以收留我吧?

  呵呵,,当然可以,只要你不嫌弃!

                 

  然后,我告诉他白天在张医生那里的事情,志其也觉得奇怪,他认为张医生可能在跟我开玩笑,见了美丽的女子或许就会胡言乱语了。我们一直聊到深夜才休息。

  第二天我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张医生的号码,这个疯子怎么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我想了想还是接了,他的声音很急促,午夜,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干嘛一大早把我吵醒?

  志其出事了。

  出事?出什么事?我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现在医院,情况太糟糕,你快点过来。

                 

  挂完电话以后,我迅速的冲到医院,在那间白色的小房间里,门被反锁,医生不让进,因为志其惧怕见任何人!

  只能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户向里面看。

  志其正蜷缩在墙的角落,不停的用手撕扯头发,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

  我转头看着张医生,我问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我也不知道,好象是惊吓过度!

  惊吓过度?

  是的,他一直说,我什么也没看见!而且他只会说这一句话。

  他看见了什么,是不是?

  是的,肯定是看见了什么!

                 

  我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慢慢坐了下来,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昨晚睡觉之前志其都好好的,怎会突然一夜之间这样?他到底看见了什么?小莹的鬼魂吗?可是小莹是他最爱的女人,就算看见她的鬼魂,也不至于会吓成这样,那么,他昨晚到底看见了什么?

  我本来想等过几天志其稳定以后再问他的,可是,已经没用了!

  他疯了!

  因惊吓过度导致精神分裂!

阴雨天持续了三天,仍没有转晴的意思。

  这三天来,我感觉极度的惶恐和恐惧,特别是志其突然一夜之间疯了,而且那天晚上我是住在他家里的,如果晚上有什么动静的话,我应该会醒的,可是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

  他若是在家里看见那么让他恐怖的东西,应该会发出惨叫或者什么声音的,可是我什么也没听到,就像任何一个平常的晚上一样,我怎样都想不明白,他到底是看见了什么,什么东西能把一个大男人吓得精神分裂?

  然而,这三天来也没接到云翔的电话,他好象从这个世界被蒸发了一样,我虽然恨他,可还是非常想念他的,居然在这种时候不辞而别,想念之外更多的是生气,我发誓,他不给我打电话,我是不会主动先找他的,毕竟一切事情似乎都跟他有关系,可是这次志其疯的事情却好象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不知道这座城市怎会变得这样,新闻报道不断的播着那些死亡的男人,那个凶手仍在不停的杀人,他似乎无所不在,又好象是个超人,警方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而那些死去的男人之间没有联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这个凶手好象是一种没有目的的杀人,他为什么要疯狂的杀人呢?死者的那些血是从哪里流出去的?

  这三天里,我跟张医生一起去看过志其,他仍然是那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只要是看见人,他就开始歇斯底里,不停的说着——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他真的只会说这一句话!

  而且,他也认不出来我了,也不认识张医生,他是彻底的疯了,医院对他束手无策,认为康复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一。

  警察局来找了我两次,希望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一些线索,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他们放弃了!

  今天是周末,又是一个雨天,雨水淋在身上,仿佛心都被淋碎了一样,我再次来到张医生的诊所,他正在跟一个男人说话,看见我他们马上就停了。

  那个男人看了我一眼,脸上是种复杂的表情,他跟张医生说,那我先走了,以后再电话联系!说完便起身离开诊所,刚出门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便消失在雨中。

  我坐了下来说,他认识我吗?

  谁?

  刚出去的那个人。

  我不知道,怎么了?

  他一直看我,我觉得很奇怪。

  女人嘛,长的漂亮当然有人看,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也不是一件坏事!他每次跟我说话都这样,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很色。

  你的病人吗?

  不是,朋友,怎么?对他感兴趣?

  没有。

  还一直做那个梦吗?

  是的。

  你有多久没过性生活?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不想跟你谈这些。

  不谈这些?那要我怎样帮你?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我那个见鬼的梦,我想跟你谈谈志其的事。

  你是一位作家?

  不是,只是喜欢写小说。

  用你的文字杀人,是吗?

  我……

  杀人有很多种方式,你选择了用文字。

  我小说里面的人都是虚构的。

每一篇小说都有作者的影子,在潜意识里,你憎恨这个世界,憎恨一些男人,你希望他们消失,于是,你不停的杀人,这样,你会觉得很快乐,在心理上得到一种满足,可是,你也会害怕,也会感到恐惧,所以你才会痛苦,对那个梦毫无办法。

  可是写小说跟那些梦没有任何关系。

  你错了,当然有关系!

  我不明白。

  他刚准备接着说,电话响了,他向我抱歉的微笑,然后接听电话,我看到笑容从他脸上消失,慢慢凝固,半天,他才挂掉电话,从头到尾,他接电话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

  他站起来冲到桌边,把所有的文件全部扫到地板上,像头发疯的野兽一样朝我大吼,你给我出去,马上消失,听到没有,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我被吓呆了,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他继续对我吼着,出去啊,叫你出去,好,你不走是不是?那我走!

  说完他就往门外冲去,我怀疑电话是他女朋友打来的,要跟他分手,不然他怎会突然这样?

  他也疯了吗?

  他马上折回来,依然朝我发脾气,错了,这是我的诊所,不应该是我走,你赶快离开这里,听到……没有?

  他居然蹲下来开始哭着,一声比一声破碎。

  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他,失恋也用不着这样吧?

  他喃喃的说着,死了,都死了,都死了。

  死了?谁死了吗?我在心里问着自己,可我不敢说出来,我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被他打翻在地,他还是一直赶我走,我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离开他那里。

                 

  晚上,我刚准备连线上网,却接到张医生的电话,听出来他已经恢复正常。

  午夜,我为下午的事向你道歉。

  没事的。

  可以到我这里来一趟吗?

  现在?

  是的,我想见你。

  哦,,不要了,很晚,我打算写点东西。

  那就算了。

  拜拜!

                 

  我打开论坛,晕,又是一篇恐怖小说《千年的噩兆》,为了怕这篇小说又会像上次一样突然消失,我特意把地址保存了起来,我把它转发给一个好友,等一下可以从聊天记录里面取出来,那位好友马上就回了信息,这是什么?

  一篇文章的地址,帮我保存一下。

  好的,我也去看一下。

  恩!

  我松了一口气,这下总不会不见了吧?我看了看这篇小说,很短,只有几行字。

                 

  这是一个千年的噩兆,谁也逃不掉。

  下一个可能就是你!

  以死亡来付出代价,多么沉重。

  我曾经跪在神的面前忏悔,可是没用,罪恶已经使我丧失本性,我必须要这样生存着,因为我要照顾她,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

                 

  我准备给他写回帖,因为我觉得写这篇帖子的人一定非常矛盾和痛苦,我虽然看不太懂,可还是要安慰他的,我好不容易想出一段非常好的话准备给他回帖,可是上面却出现“该页无法显示”,然后我点后退,却什么也没有了!

  我早料到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还好开始有保存,我马上从聊天记录里翻出地址,打开一看,却是一张婴儿的照片,这不是搞笑吗?怎会这样?刚好那位好友发信息过来,他说,午夜,怎会给我看这样的照片?还好我旁边没有人。

  你看到的是什么?

  黄色的照片啊,有些……不堪入目,呵呵~~~!

  晕~~!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我看了一下时间,快10点了,这么晚会是谁来找我?我莫名的感到一阵害怕,壮着胆子问道,谁啊?

  午夜,是我。

  张医生?这么晚有事吗?

  是的,你先开门好么?

  可以明天说吗?

  你害怕我?

  噢,当然不是!说完我拉开门,他走进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有些不自在,张医生,找我什么事吗?

  知道我下午发生什么吗?

  我不知道。

  我妹妹死了。

  你妹妹?怎会这样?

  被人谋杀,分尸了~~!

  天~,查出来了吗?

  没有,我傍晚去认尸,很惨。

  我不知道怎样说,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这么晚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还是有什么目的?我胡乱想着,然后起身给他倒水,我突然感觉心跳加快,好象不能呼吸一样,因为我感觉到在身后有一双火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午夜,你很性感,知道吗?我妹妹的身材跟你一样好,可惜死了,而且还被分尸,我想那被分开的身体一定还是那么漂亮……

  张医生,别说了……

  不,我要说,十三年前,在那间破旧的房间里,我亲眼看见妹妹被继父压在身体底下发出那种痛苦的哀叫,那些眼泪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年她只有9岁,你知道吗?

  我没有说话,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总感觉恐惧一点一点的加深,就快要被吞噬了,可他似乎不能停止,仍然继续说着。

  后来她长大了,非常的漂亮,皮肤很白,很嫩,就像绸缎一样,女人天生就是尤物,男人都会死在里面,可是她不听话,总是跟我作对,这个贱人!

  他有些激动,我麻木的听着,身体冰凉,我不知道他怎会这样?感觉他心理有些不正常,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来,我说了一句我自己也不相信的话,你杀了她?

  没有,谁说是我杀的?我没有杀她,她只是不听话而已,我没必要杀她,我很爱她!他又开始发疯一样的喊着,然后端起那杯水一口喝个精光,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他赶快离开。

  我走了,明天一起看志其!

  说完,他头也不回就走了出去。

  黑夜里,我孤独的蜷缩在沙发上任恐惧撕咬着我的心脏……

天还在不停的下着雨。

  这个雨季似乎特别漫长,整个城市带着一种潮湿的腐烂味道,让人的心情永远无法平静下来。

  **在窗前看那些雨水不断的飘落下来,心情难受到极点,似乎一切跟我有关系的人都遭受到了意外,我认识张医生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所以,我不知道他本来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从见他的第一次,他就没给我留下好印象,特别又是昨晚发生的事情,我更不了解他,但从他说的那些话来看,他的家庭不好,他有个继父,而且他的继父在十三年前强奸了他的妹妹。

  我想起来他在说到他妹妹时的那种表情,似乎非常激动,那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跟他妹妹之间的关系一定不寻常。

  我突然对这个男人有着极大的兴趣,我有种很强烈的欲望想要了解这中间复杂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我还是很自私的,因为我需要一些写作题材,张医生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对象!

  可是要怎样才能了解这些呢?如果志其没有疯的话,他一定能告诉我一些关于张医生的事情,可是他却莫名其妙的疯了。

  我想,张医生是把我当成朋友的吧,否则他不会跟我说那些,可是转念一想,又好象不对,更确切的来说,他是有一种目的,至于什么目的,我不知道。

  我离开窗户,走到床上躺了下来,我想念云翔,这个男人现在哪里?他怎能忍得住这么多天不跟我联系?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我拿起手机,好想给他打电话,可我最后还是忍住了,他都不管我的死活,我为什么又要牵挂他?算了,他如果心里真的有我,他就不会放任我不管的。

  快要中午的时候,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志其昨天深夜割脉自杀了,因为精神崩溃,最终,他是怎样疯的事情彻底的成了一个谜!

  下午,我去了一趟张医生诊所,因为他说分析到了一些关于志其的事,但是对昨晚的事情他只字不提,好象根本没发生一样。

  他说,你下次不要穿得这样性感,会引人犯罪的!

  志其昨晚自杀了,你知道吗?

  知道。

  本来还希望他好起来,可以知道一些线索的。

  午夜,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你怎么没有想到?

  想到什么?

  我怀疑他根本没有疯!

  为什么?

  疯子跟白痴是一回事,你有见过白痴自杀的吗?

  可是医院也断定他精神分裂。

  我相信他确实看见了这一生令他感到最恐怖的事情,他只是不敢说出来,他在逃避,害怕,他以为他能从那种噩梦中醒来,可是他失败了,所以他选择自杀!

  那他究竟是看见了什么?如果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我应该知道的。

  为什么?

  因为我那天住在他那里。

  住在他那里?你们……?

  不要误会,我们是好朋友。

  当然不会误会,可越是好朋友越容易出轨。

  张医生,我希望你不要再开这种玩笑,否则我们之间无法继续交谈。

  OK,你要跟我怎样交谈?谈你那个春梦吗?

  你……

  不要生气,这是治疗,懂吗?女人生气很容易老的,特别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

  我不需要你的治疗,我走了!我站起身准备离开。

  你跟我妹妹很像,身材很像,连生气也这么像!

  我没有理他,重重的关上门向外走去,差点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我抬头一看,是那个我那天在张医生诊所看到的男人,他朝我笑了笑,他的嘴唇很性感。

  怎么了?这么生气?

  他是个变态。

  呵呵~~~,是吗?

  是的!我转身离开,他从后面叫住我,等等!

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笔写了一个号码给我,他说,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可以找我,或许我能帮你。

  帮我?

  是的,你的状态很糟糕,我第一天看见你就知道。

  你也是心理医生?

  哦,不是,我是警察。

  我随手把他的号码放进手提包里然后跟他说再见,透过那扇玻璃门,我看见张医生一直坐在那里看着我们。

  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

  他说,是你吗,午夜?

  你是?

  我是那个警察。

  你怎会知道我的电话?

  这个太简单了。

  有事吗?

  恩,我想问一下,你跟张医生认识多久了?

  不是很久,怎么了?

  你是他的病人?

  不是!

  我正在调查他妹妹的那宗分尸案。

  哦,有线索了吗?

  暂时没有。

  我帮不了你,对不起!

  没关系,如果发现什么,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会发现什么?

  是的!他轻轻的笑了笑,便挂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又开始发呆,我会发现什么呢?听他的语气,我似乎能发现什么,可是这宗案件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啊,难道是要我从张医生那里发现什么?但这似乎不可能!

  第二天上午,我又被那个警察吵醒,他约我见面,想要跟我谈些事情,我想了想,他跟张医生是朋友,应该会了解一些张医生的事情,所以,我同意见他。

  我依然选了那间母亲家对面的咖啡厅。

  我一边喝咖啡,一边想着那次母亲自杀的事情,她跟小莹的自杀方式一模一样,同样说了一句,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些告诉那个警察,若是告诉了他,必定就会牵扯到云翔,可我依然那么深爱云翔,我无法将他交给警方。

  他说了一句,想什么呢,有心事吗?

  想起那天我妈就是从对面那幢楼房跳下来的。

  知道你妈为什么会自杀吗?

  你们警察局已经问过我100遍这样的问题了,我已经不想回答。

  对不起!

  没事,对了,你跟张医生是很好的朋友吗?

  也不算是很好,五年前为了一宗案子我们才开始交往的。

  什么案子?

  为了他妈妈的死。

  他妈死了?

  恩,当时我们怀疑跟他有关系。

  他妈怎么死的?

  被人谋杀,分尸。

  天,那不是跟这次他妹妹的死因一样?

  是的,可以说一模一样。

  为什么怀疑他呢?

  这话说来就很长了,得从他的童年开始说。

  我有时间听完。

  听说你是一位作家?

  呵呵~~,不是,只是爱好。

  也许张医生可以做你最好的题材。

  恩,你说吧。

  张医生,本来的名字叫张井,他一出生的时候父亲就出意外死了,在他五岁那年,他母亲嫁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有一个女儿,也就是他死去的那个妹妹,可是他的继父是个瘾君子,吸毒很凶,而且总会把他吊起来打,他母亲是个很懦弱的女人,后来他继父参与一件重大的抢劫杀人案而被枪决,再后来他十二岁那年,他母亲再次跟一跟男人结婚,当年他的妹妹八岁,在学校他是彻底被孤立的,别人很排挤他,而且看不起他,经常欺负他,所以那时侯的他心理上遭受到很大的创伤,接下来就逃学,学抽烟,喝酒,他母亲从来不管他。

  他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着。

在他十三岁那年,他亲眼看见继父强奸他妹妹,他继父也被枪决了,因为强奸幼女。然后他母亲就有些疯疯癫癫,经常在外面跟不同的男人过夜,他长大的时候被警察局传了好几次,因为他总是骚扰一些女人,他恨他的母亲,经常酒醉后撕打他的母亲,有一次甚至说要杀掉他的母亲,然而他母亲终于被人谋杀,所以我们怀疑是他干的。

  我的心脏被一阵恐惧紧紧的抓住,我真的没想到张医生的家庭背景是这样的,如果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人,他确实有杀人的嫌疑。

  我继续问他,知道张医生跟他妹妹之间的关系吗?

  知道,他们好象在同居。

  同居?天那!

  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可还是不太好,那后来呢?他怎会做了心理医生?

  他母亲死后,我们开始调查和审问他,可是他有不在场的证据,所以这件案子一直拖到现在仍然是一个谜,他母亲死后的一年,他出国了,但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出国,去年刚回来,然后就以心理医生的身份出现,改名——张远航!

  那你们也怀疑这次他妹妹的死跟他有关?

  这不能确定,正在调查。

  我没再说话,心里有些疑问,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约我出来说这个,他跟张医生是朋友,可是跟我却只见了三次面,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用意是什么?

  然后,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真的不知道这段时间怎会发生这么多离奇的事情,那些莫名其妙的死亡案件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又来这件事。

  你说的是那些无缘无故被人谋杀的男人吗?

  是的。

  大家都觉得奇怪,不知道那些人是因为什么失血过多的。

  我们很头痛!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你的意思是说,鬼魂杀人?

  有……可能!

  午夜,你恐怖小说写多了吧?

  我只是这样猜测。

  大凡写作的人都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听说你有男朋友了,是吗?

  你在调查我?

  不是,听说的。

  是的,我们感情很好,我想……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赶一篇稿子。

  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的,谢谢!

  下次跟张医生在一起小心一点,因为……他跟别人不一样。

  我会的!

                 

  我刚回到家,手机就响了,我一看,又是张医生那个疯子,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诡异的笑。

  咖啡喝完了?

  你跟踪我?我很恼火的大叫了一声,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跟踪我。

  我只是路过,碰巧而已,怎能用跟踪这两个卑鄙的字眼?

  我明天换电话号码,不,下午就换!

  纯粹为了躲避我?

  随你怎么想。

  那就是承认了,据我分析,你换号码的原因是爱上我了。

  你……

  不然你怎会要换号码?

  讨厌你,疯子!

  讨厌是喜欢的前兆,明白吗?

  ……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调查我?

  我……

  哈哈~~~开玩笑的,别当真,你不会真的调查我吧?

  你这个神经病!

  漂亮的女人不要说脏话,否则会影响你的形象。

  在你面前我不需要什么形象!

  好啦,玩笑到此为止,下午来一趟我的诊所,给你看一个东西,相信你会有兴趣的。

  什么东西?

  来了再说,下午见,亲爱的!

  我还想说什么,他已经挂了电话。

  还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了,我看也没看号码就接听了,以为又是张医生打来的,可是那头没有声音,我“喂”了半天也没有反应,正准备收线,却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声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么阴森,那么苍白,似乎不是——人的声音,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千年的噩兆,还记得吗?

  然后又恢复寂静,他的声音消失不见!

我拿着电话久久的呆在那里,到底是谁给我打电话的?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千年的噩兆,什么意思?然后我从手机上找那个打过来的号码,却只有张医生打过来的10点38分的号码记录,会不会是他跟我开玩笑的?于是我打过去给他,为了证实是不是他干的,我第一句就说。

  千年的噩兆,还记得吗?

  午夜,说什么?记得什么?

  别不承认了。

  你疯了。

  你才疯了,刚电话是你打的吗?

  是呀,不是说了叫你下午来的吗?

  不是,后来的。

  那就没有。

  真的没有?

  当然,我骗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你想我可以直说,或者现在就过来嘛,干嘛又打一次电话?很寂寞吗?

  神经病!

  挂完电话以后,我不停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是张医生,那会是谁?怎会没有号码保留呢?为什么只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就没有声音了?而且那个声音如此恐怖。

  千年的噩兆,千年的噩兆………!

  我反复的这样念着,他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我突然盯着电脑不动了,因为我想起来了,记起来了。

  千年的噩兆,正是我前天晚上张医生来的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他是那篇文章的作者吗?抑或是看过那篇文章?可是他怎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难道是我身边熟悉的人?可我熟悉的人一个个都离我而去,除了张医生和那个警察,云翔依然没有消息。

  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全身无力,快要虚脱一样,我可能生病了,需要看医生。

  我不知道那个电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暗示我什么,可是我听不懂,然后,我连线上网,希望可以在论坛上找到这篇文章,可是没有,只有一些读者的回贴,问我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新的作品。

  我痛苦极了,打开OICQ,却看见云翔在线,我的心猛的颤抖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我想问他哪里,现在好不好?可是我强忍着不跟他说话,他居然可以这么久不跟我联系,然后他打了一个微笑的符号过来给我,我没有理他。

  他接着说,我从昨晚等你到现在,午……夜!

  你为什么消失这么久?

  不要问,好吗?只要知道我爱你,一直都是。

  我想听你的解释。

  下午五点的飞机小双会回来,你去接她。

  你现在在上海?

  是的!

  那你跟她一起回来吗?

  我不会,我还有些事,亲爱的,可能过两天我就回来了。

  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打完这些字,我知道无法恨他,就算他有千错万错,可我依然无法恨她,泪水滴到冰凉的键盘上,心被烧得灼痛。

  我知道,我也一样想你,下午记得接小双,她情绪很不稳定。

  你跟她说了是吗?

  是的,她没有怪你,她是个聪明的女孩。

  嗯,我下午去接她。

  我要下了,亲爱的,还有重要的事,想你每一天!

  你有事情瞒着我吗,云翔?

  可是他已经下线了!

然后,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云翔消失的这些天都在上海吗?他怎会突然找我妹?可是去找我妹妹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一直都不告诉我?

  下午快要两点的时候,我来到张医生的诊所,他正在接电话,看见我,他匆匆说了声“再见”就挂了电话。

  我看着他,冷冷的说,叫你来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不能叫你来吗?

  你怎么这样?

  我只是想见你一,午夜。

  你这个神经病。

  不要叫我神经病,我讨厌别人这样叫我,而且我也不是神经病,我很正常。

  你如果正常的话就不会跟你妹妹在一起!刚说完我就知道说错话了,可是已经晚了,我脱口而出,我坐在那里等他发脾气,他真的开始发火,非常激动。

  谁告诉你这些的,你真的在调查我?是谁告诉你的?肯定忆明那个笨蛋是吗?

  忆明是谁?

  就是那个警察,他告诉你这些是什么目的?他泡你也用不着把我牵进去,那他怎么不告诉你他跟燕子的事情?

  燕子是谁?

  就是我妹妹,笨蛋!

  他跟燕子有什么关系吗?

  你可以自己去问他啊。

  说完他把脸靠过来,热气吹到我的脸上,他轻轻的话着,为什么要调查我?对我很感兴趣吗?

  哦…,不……是!

  别害怕,亲爱的,我不会伤害你!他深深的盯着我的眼睛,声音温柔得让人窒息,他突然之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没有…害怕!可是我知道自己害怕,害怕得全身软弱无力,可以听见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你如果想知道我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问我,只要你愿意听,我可以一直跟你讲,知道吗?不要去问别人,他们都是在欺骗你。

  我没有问…别人!

  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你没有问别人怎会知道我跟燕子的事情?他猛的站了起来,声音提高了八度!

  我吓得说不出话,只感觉到害怕,害怕得近乎麻木。

  他弯下身子,嘴唇贴近我的身朵。

  燕子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跟你一样,午夜,你很性感…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把抱住我疯狂的亲吻我,手伸进我的内衣,由于惊吓过度,我居然丧失反抗能力,任由他亲着,他的手不停的在我衣服里抚摸着,他呼吸渐渐急喘。

  然后,他抱起我,一边吻住我的唇一边向里面走去,他轻轻的把我放在那张小床上,热烈的吮吸我的舌头,我丧失知觉的任由他摆布。

  由于那天穿的是一件紧身的短裙,所以他很轻的就把手伸进我的内裤,我浑身一颤,似乎想反抗,可是我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没有能力。

  然后我看见所有的衣服都扔在地板上,他不停的吻着我的身体的每个部位,喃喃的说着。

  午夜,我喜欢你,知道吗?第一天看见到你我就有种欲望,我要得到你,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

  “咚……”,一阵敲门声把我拉回现实,我忘记当时是怎么样起身穿好衣服的,只记得那个耳光是如此用力,以至于我的右手一直火辣辣的痛。

  我冲出了门去,敲门的是忆明,那个警察,他用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我恨不得地上裂开一道缝钻进去,不过还是非常感谢他的,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了。

  回到家里我不停的冲凉,狠狠的搓着被张医生亲吻过的地方,眼泪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我这么讨厌张医生,当时为什么会丧失反抗?难道是我潜意识里并不想反抗?我需要他的亲吻?不!不可能的,我怎会变得如此放荡?

  趴在浴室的墙上,我放声的哭着,好像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走出浴室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无数次,除了张医生打来的,还有一个是忆明打的,想到忆明,我突然想起来张医生说的那句话“那他怎么不告诉你他跟燕子的事情”?他跟燕子之间有什么关系?那他为什么上午并没有跟我说过?他在刻意隐瞒什么?

  于是我打过去给他,由于哭得太久,我的声音很沙哑。

  你找我什么事吗?

  你没事吧?我很担心你,午夜!

  我…没事!

  他欺负你了,是不是?

  ………

  我会警告他的,你放心好了。

  算了,过去了。

  我…有些东西,不知道要不要给你看?

  什么东西?

  在张医生家里搜到的,下午可能要逮捕他。

  你们确定是他杀了燕子?

  很有可能,你现在方便吗?

  怎么?

  我想来你那里一趟。

  我看了一下时间,4点十分,还有一些时间,于是我说,那你来吧!

一分钟后他就敲门,我很惊奇,你在我家楼下?

  我只是非常担心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保护公民是我的职责。

  我笑了笑说,谢谢,你要打算给我看什么呢?

  他拿出一叠照片放在桌上,你自己看!

  我拿起来一看,天哪!顿时感觉脸被烧得通红,全身滚烫难忍,那些全是不同女子的裸照,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这些是在张医生那里找到的?

  是的!

  他……这个变态,怎么有这样的嗜好?

  你再仔细看那些女人的脸,看她们的表情。

  我拿着照片看着,并没有看到什么不一样,只是她们全都紧闭着眼睛,我问他,这些全是人家睡着的时候他拍的吗?

  我看不是这么简单,每个女人的姿势都很僵硬,我怀疑他在拍这些照片时,那些女人已给死去!

  天!无边的恐惧从我的心中再次升起,我呆呆的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尊苍白的塑像,只有脉膊在喉咙里跳动着。

  脑子里出现一幕幕恐怖的画面,犹如在放电影一样,我仿佛看见张医生跟那些不同的女人做爱,然后把她们杀死,再帮她们摆着一些不同的姿势,不停的拍照,随后便将她们的身体锯开,血喷到他的脸上和身上,他没有害怕,脸上似乎带着一种满足的神情。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胃里面一阵翻滚,我冲进卫生间剧烈的呕吐。

  忆明追进来,扶着我,关心的说,怎么了,午夜?哪里不舒服?

  我虚弱的摇了摇头。

  然后他把我扶到床上,帮我盖好被单,他给我倒了一杯水慢慢的让我喝下去,他的眼底有些伤感。

  他说,对不起,真的不该给你看这些,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张医生是怎样的人。

  没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我去帮你买些药吧?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你跟燕子认识吗?

  燕子?认…识,怎会问我这个?

  问一下,没什么。

  不……过,虽…然认识,但……是,没说过几句话!

  哦!

  那你休息,我先走了,晚一些再给你打电话!

  说完他起身离开,我觉得他在隐瞒我什么,他跟燕子之间绝对不止这么简单,我敢断言!他的眼里有丝慌张和痛楚,而且说话支支吾吾。

  他为什么要隐瞒跟燕子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告诉我那么多张医生的事情?为什么要给我看照片?我不是警察,也不是记者,他没必要告诉我这些的,纯碎只是为了让我看清张医生丑陋的一面?

  我真的不知道,我快要被他们搞疯了。

机场!

  由于误机,八点三十分小双才到,一头飘逸的长发衬托着她娇小的脸,显得特别漂亮,我自己都记不清有多久没见到她了,一看见我她就拥着我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眼泪滴到她的头发和肩膀上,心里是种说不出的痛。

  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沉默,我也沉默。

  回到家的时候,她靠在沙发上,有些疲惫,没有看我,也没有说话,我不敢看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许久,她才幽幽的说,午夜,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

  她从来没叫过我姐姐。

  我说,我也不知道,对不起,小双,我阻止不了……

  我知道,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云……翔现在好吗?

  云翔?那要问你自己啊,我怎么知道?

  可我很久没见过他了。

  我比你更久没见他。

  他不是在上海?不是跟你在一起?

  至于他在不在上海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没有跟他在一起,没有见过他。

  难道不是他告诉你家里出事了吗?

  是的,我只是接到他的电话。

  哦,,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过几天吧,午夜,我想洗个澡早点休息,感觉好累。

  那我去给你放水。

  不,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说完她站起身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便走进浴室。

  云翔是不是真的有事在瞒着我?他如果在上海,为什么没有去找小双?而且只给她打电话?可他到底去上海干什么?我或许可以给他公司打个电话,问他现在哪里,我找到他公司的号码刚准备给他打过去,手机响了,那是张医生,我气愤的按掉电话,这个变态,我不会接他电话的,可他似乎不甘心,一直打,我拿着手机走来走去,终于,我还是接听了。

  干嘛?我的声音又冷又气愤。

  午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现在不是接了吗?

  可我打了十六次,你才接的。

  是的,找我什么事?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只是喜欢你,喜欢你难道有错吗?

  可你不应该不尊重我。

  我情不自禁,午夜,你太像燕子了,你很性感,而且你当时很温柔,我相信你也一样需要我,如果不是因为忆明那个笨蛋……午夜,你是喜欢我的,知道吗?

  胡说,你在胡说,我根本不会喜欢你,我要挂电话了。

  等等,我跟你说一件事。

  说,快说。

  知道下午忆明来干什么吗?

  不是逮捕你吗?

  你又知道了?

  当然,像你这种人应该被逮捕。

  为什么?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你怎么认为我好象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样?

  你自己心里明白。

  不明白,我根本就没事,所以现在诊所。

  你被放出来了?

  我没罪为什么要扣押我?午夜,你应该要相信我,我什么也没干!

  恭喜你被放出来,不过迟早是会抓住你的,你不要太得意!

  噢,天,你怎么这么喜欢我被抓起来,这样你能得到什么好处,亲爱的?

  至少我不会被人继续骚扰。

  我只是爱你。

  我要休息了。

  你妹妹回来了是吗?听说她很漂亮。

  张远航,我警告你,别对我妹妹打主意,否则有你好看!

  当然不会,我只对你感兴趣。

  是吗?谢谢。

  不要用这么尖利的语气跟我说话,唉,你是第一个让我头痛的女人,总有一天你会相信我的,燕子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我那么爱她,怎会舍得杀她,就像我这么爱你一样,我会杀了你,而且把你身体锯开吗?被分开的身体是不再漂亮的,让我晚上独自抱着一只手臂或者一条大腿睡觉,我会害怕的。

  我不想跟你说了!

  小双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看着我,她有些奇怪,不知道我怎会这样害怕和激动,我能想象出来我的脸此时苍白。

  张医生继续说着,午夜,你睡觉的姿势很美,很能勾起人的一种欲望。

  你偷拍我的照片?

  还记得我那天跟你说的一句话吗?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知道吗?燕子的照片被我撕烂了,因为她死了,她的美丽消失了,但我要提醒你,午夜,像你这样的女人,是很容易让人想被分尸的欲望,你要小心一点,不如明天搬来跟我住,我会保护你,怎样?

  变态,你这个变态!说完我猛的挂掉电话,眼前开始模糊,我想大哭,可是强忍住了,我不想让小双担心我。

  我害怕张医生再打过来,于是,我赶快关机了。

  小双蹲在我的身边,双手圈住我的腰,午夜,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用手轻轻抚摩她湿的头发,想对她微笑,可没笑出来,我说,没事,别担心我,只是一个朋友跟我开玩笑。

  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只是不想告诉我,怕我担心,可是我已经长大了。

  真的没事!我轻轻的咬着下唇。

  想哭就哭出来吧,午夜!

  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晚上,我和小双拥在一张床上睡,她跟我讲了很多,也讲了很久,说她们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说她怎样暗恋上一个男生,顺着微暗的光线,我看见她的脸上是一片天真无邪,我知道她还是个孩子,不能受任何伤害,所以,我不能告诉她我身边所发生的一切,更不能让她接触张医生。

  除了云翔,她现在是我唯一的一个亲人,我不能再让她出意外,我在心里默默祈祷,象她这样纯洁得象一张白纸一样的女孩,希望老天不要让我失去她。

  她在我怀里撒娇,非要让我跟她说我跟云翔之间的故事,我们是怎样相爱的,怎样一起生活的。

  想到云翔,我的心里一阵酸楚,他虽然爱我,但这段时间却发生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不能告诉小双这些,于是,我开始编些非常感人的故事,由天长期写小说的缘故,我的故事编得如此动人,以至于小双被感动得流眼泪。

  许久,我的身边传来一声叹息,我轻轻的问小双,叹什么气呢?

  她没有理我,我低下头去看她,她已经睡着了,浓密的睫毛上是晶莹的泪珠,我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可是她已经睡着了,那又是谁在叹息,难道是我的错觉?怎么可能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响了,我看了一下时间,三点十分!这么晚会是谁给我打电话?而且是打我家里的。

  我害怕吵到小双,所以电话只响了一声我就接了,小双翻了个身又进入梦乡,嘴里在喃喃的说着什么。

  电话是忆明打过来的,他说,睡了吗?午夜?

  还没有,睡不着,有事吗?

  你妹妹回来了吗?

  是的,在睡觉。

  那我现在过来一趟好吗?

  太晚了,有事吗?

  是的,很重要的事。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那好吧!

  一分钟还不到他就敲门,我问他,你又在我楼下?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真的想不通,他为什么总是在我的楼下?监视我吗?为什么要监视我?

  他看着我说,你现在可以放心了。

  放心什么?

  他死了!

  谁?我的心猛的跳了一下。

  张医生!

  啊,他?他怎么会突然死了?

  一点钟在他诊所割脉自杀。

  为什么?

  初步断定属于畏罪自杀。

  真的是他杀了燕子?

  应该是的,否则他为什么自杀?

  我没有说话,陷入深深的沉思当中,大概十点多张医生才跟我通过电话,完全没有自杀的预兆,可怎么会突然自杀了呢?

  这时,我看见忆明正盯着我卧室的门不动,我转头看过去,只见小双懒散的站在那里,身上是件非常透明的睡衣,她娇好的身体若隐若现,她也正在看着忆明。

  在那一刻,我有预感,他们之间会发生某种感情,这种预感非常强烈。

  果然不出我所料,忆明第二天上午就打电话来找小双,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因为小双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十分钟后,小双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我问她,跟他一起出去吗?

  嗯,回来再告诉你哦!

  你喜欢他?

  我……不是的,我不知道!她低着头,脸上是种少女的羞涩。

  自己小心一点,小双,别让我担心。

  我会的!

小双出门后,**在沙发上不停的想着张医生突然自杀的事情,他为什么会自杀呢?真的是畏罪自杀吗?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不对,一点钟自杀,那他就是突然自杀的?可是他已经跟我说他没杀燕子,警察局已经放了他,难道是又找到什么证据了吗?

  这时电话响了,我冲进卧室接电话,以为是小双打来的,可是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我记得,我永远记得他的声音,象个恶梦一样的令我不安,令我恐惧。

  “故事该结束了…`”然后消失不见,我拿着电话在久久发呆,什么故事该结束了?这一切都是跟张医生有关系吗?如今,他死了,故事也就结束了,是这样吗?

  可是,我的心底还有太多的谜底没有被解开,那些人的自杀和志其的疯,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我渐渐期盼这个神秘电话再次打来,我想要了解其中的秘密,心被撕裂的感觉让我再次痛不欲生!

小双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我迷迷糊糊的靠在沙发上差点睡着了,是忆明陪她一起回来的,看得出来他们在一起非常开心,对忆明我始终抱着一种不好也不坏的态度,因为我们接触的时间并不久,所以我不太了解他,但他也没留下什么太坏的印象给我,我想,只要他对小双好,我是不会干涉他们的,再何况,从小双的神情来看,小双似乎对忆明的感觉很好,不过,忆明确实是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他看着我,脸上有些羞涩,他说,午夜,我……我先走了。

  怎么了?

  下午局里还有些事,张医生的案子还没定下来。

  不是说了畏罪自杀吗?

  哦,是……是的!他突然变的异常紧张,好象很不自在。

  难道不是自杀?

  你,他应该是自杀的,应该是的!

  你怎么了?

  没事,我也觉得很奇怪,他怎会突然自杀,那些照片他说不是他拍的。

  可你不是说是从他那里搜到的吗?

  是啊,可能弄错了。

  在他家里搜到的还会弄错?

  午夜,你让我紧张。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姐姐!他转头看小双,小双微笑的低着头。

  呵呵~~~对不起,小双是个很不懂事的孩子,我希望你不要欺负她。

  我怎会舍得欺负她?疼她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

                 

  小双送忆明下楼,十分钟后才回来,我不仅想到云翔,我深爱的男人现在哪里?这段时间怎么总是这样神秘兮兮的?我们相爱了这么久,他为什么还有事瞒着我呢?他到底在搞什么?

  想到这里,我准备打开电脑给他写信,告诉他我多么想念他,我不希望他继续在外地工作,这样分开的想念实在太折磨人了,我情愿自己辛苦一点,多写些稿子赚稿费,或者找其他什么工作,也不想他离开我了,我需要他,特别在这时候。

  卧室的电话响了,小双跳起来说,我去接!

  她可能以为是忆明打来的。

  然后我听见她说,喂……是我,你怎么知道?……什么?……你打算回来了?……呵呵~~很好呀……我也很想你哦,不过有个人更想你啦……恩?……在啊……在那坐着发呆……肯定是在想你啦……哦……什么?……你怎么知道的?……呵呵~~~……为什么?……哦,那好吧,你等一下……恩……好的!

  然后小双叫我接电话,是云翔打来的,我冲进卧室接电话,小双轻轻的关上门走了出去,一听到云翔温柔的声音,我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滚了出来。

  他说,午夜,午夜,你还好吗?

  不……我不好,不好,云翔,我想你。

  别哭,亲爱的,我更想你,可是最近太忙,我没办法走得开。

  最近这边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快要疯了,云翔。

  我知道,我都知道,午夜,虽然我没跟你在一起,但我一直默默注视着你的生活,你身边发生的事我全部知道,午夜!

那你回来好吗?不要那边的工作了,我们可以一起找别的工作,我不想你再离开我了。

  好,好的,午夜,我就要回来了,回来陪你,再也不离开你了,好吗?

  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好吗?后天我就回来。

  好,我等你。

  午夜,告诉我一件事。

  告诉你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发现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你……会原谅我吗?

  你做了什么?

  你先回答我。

  只要你不是为了别的女人要离开我,我都会原谅你。

  但……若是比这更严重呢?

  你……真的有了别的女人?我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有些摇摇欲坠。

  不是,午夜,别胡思乱想,你只要相信,我爱你,爱你,明白吗?

  可是你刚刚……

  我跟你说笑的,对了,午夜,让小双明天就回学校!

  为什么?

  你要听我的,知道吗?我不会害小双。

  可是没有原因,我怎么要她回学校?

  一定要她回学校,远离那个警察,明白吗?

  忆明?不明白!

  我不知道怎样跟你说,但是一定要她回上海。

  我想知道原因,云翔!

  OK,她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将会有危险!

  危险?什么危险?我越听越不明白了。

  电话里面说不清楚,反正你先送她走,后天回来我跟你解释。

  哦,那好吧!

  拜拜——午夜,想你!

  我也是。

                 

  挂完电话以后,我的心情很沉重,为什么云翔一直让小双回上海,不然会有危险?为什么呢?难道忆明会伤害小双?怎么可能?云翔应该不认识忆明呀,怎会这样说呢?但我一直非常尊重云翔,我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何在,但还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于是我跟小双商量让她回上海的事情,她很不高兴的说,云翔刚在电话里也是这样说的,可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但他这样说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说的。

  可是……

  我知道你对忆明的感觉,可现在你还小,说不定也是一个考验他的机会呀,对吗?

  小双起初还是不答应,但后来在我一直的劝说下她终于同意明天离开这里回上海,但她离开之前要见一趟忆明,我同意了。

  她走进卧室给忆明打电话,半个小时后才出来,眼睛有些红肿,看样子哭过,说实话,我心里挺难受,我也爱过,当然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虽然他现在对忆明的感觉还谈不上爱,但至少有很好的感觉,否则她就不会哭。

  她去卫生间洗了个脸出来,她说,午夜,我出去一下。

  恩,别太晚了,现在快四点了。

  我知道!

                 

  我反复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停的看着闹钟,已经快十二点了,小双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老天,千万别出事,忆明答应我不会伤害小双的。

  可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会发生越轨的事情,虽然现在这种同居现象太普遍,可是小双才19岁,她还是个孩子。

  我不停的在心里祈祷着,小双答应过我的,不会跟忆明发生过分的事情,可我始终无法放心,一颗心被吊在嗓子处,我想了想给忆明打电话,可是关机,云翔也关机!

  晕,怎么这样?那种不安的感觉迅速的涌遍全身。

  两点二十分,门外是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我猛的拉开门,小双倒在我怀里颤抖个不停,没有哭声,身体冰凉,头发凌乱不堪。

  我紧紧的拥住她颤抖的身体吓呆了,真的是忆明那个笨蛋欺负她了,我突然恨自己为什么同意她去见忆明。

  她松开我跌跌撞撞的倒在沙发上,我这时才看清她的模样。

  衣服被撕得乱七八糟,手臂,脖子和脸上是被弄伤的瘀痕,一双眼睛惶恐的盯着前方,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面。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会变的这样?我想过去拥抱她,可是我害怕,她的眼神让我害怕,那里面透着一种恐惧和绝望。

  许久,她突然发出一种崩溃的哭声,有些歇斯底里。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渐渐开始平静,然后抬头看我,姐,过来抱着我,我害怕,我好害怕。

  我冲过去一把拥住她,眼泪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别害怕,妹妹,别害怕,姐姐在这里,在这里,不走,不离开你。

  她冰凉的身体在我怀里依然颤抖,我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对吗?

  她拼命的点头。

  我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他死了,死了,跳楼摔死了。

  忆明?为什么,为什么跳楼?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可是你怎么变得这样?全身是伤?

  他要杀我,要杀死我,把我绑起来,然后他突然跳楼,跳楼啊。

  什么?要杀死你,然后跳楼,怎么回事?从头跟我说好吗?

  我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她一口喝了个精光,又连续喝了两大杯水,才开始慢慢跟我说。

  四点的时候,我们去吃饭,因为我在电话里跟他说了我明天要回上海,所以在吃饭的时候,他一直沉默,好象心里很难受的样子,我当时心里也很难受,我们吃到六点多才离开餐厅,天已经快黑了,他说陪我在街上走走,他跟我说了很多话,然后又去一间酒吧坐了几个小时,他喝了很多酒,但我知道他没有醉,他告诉我说他很爱我,舍不得让我走,我没有说话,只是让他少喝一点酒,大概十点钟的时候,他带我去了他的宿舍,我当时想拒绝他,可是他说,他不会伤害我,于是,我就跟他去了。

  说到这里,她的身体又开始颤抖,眼睛是恐惧过度的空洞,她接着说。

  然后,他拥着我,只是在我脸上吻了一下就松开了,他说,我跟你说一个故事好吗?我同意了,他盯着我的眼睛,他的眼睛好恐怖,里面全是杀气,他说,你为什么要相信我?为什么要跟我回来?你难道不知道我会杀了你吗?我知道他说真的,然后我想逃跑,可是没用,他一把将我抱住,用绳子把我绑起来,用力的打我,我害怕极了,午夜,我当时真的害怕,以为自己会死掉,真的。

  他告诉我,燕子是他杀的,张医生也是他杀的,我不知道燕子是谁,也不知道张医生是谁,他告诉我,他喜欢燕子,可是燕子却跟张医生同居,他要报复,他要得到燕子,然后杀了她,他杀人没有目的,只是一种爱好,天那,杀人是他的爱好,你知道吗,午夜?他给我看那些女人被分尸后的照片,我只是想呕吐,可是我害怕,他是个变态。

  张医生不是自杀,而是他杀的,故意弄成自杀的场面,张医生只是一个替死鬼,午夜,他是不是给你看了一些照片?那全是他拍的,他告诉我,他在杀每一个女人之前都会把这些故事说给她们听,然后让她们在恐惧中死去,他看着那些女人被锯开的身体会有一种快感,一种满足,但他是警察,每次做的天衣无缝,从来没被发现过,他讨厌那些美丽的女人,认为他们都是祸害,本来想要杀你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所以他就盯上了我,本来没这么快杀我,可我明天就要回上海,所以他……

  我麻木的听着小双在我怀里的哭诉,整颗心掉进冰窟丧失温度,我不知道忆明怎会是这样的一个变态,杀人是他的爱好?!原来燕子真的不是张医生杀的,可他为什么要杀了张医生呢?

  我问小双,他为什么要杀张医生?

  不知道,他说张医生知道了他的什么秘密,所以杀他灭口!

  他有提到一些不明死因的男人吗?

  没有,他只杀女人,将她们分尸。

  可后来他怎么跳楼了?

  我不知道,他看见了一个我没看见的东西,突然就像发了疯一样,只听见他说了一句,不要过来。然后就从窗户跳了下去,九层楼,我当时吓的昏了过去,醒来以后绳子已经被松开了,我不知道是谁帮我松的绳子,午夜,我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好象就在我身后,可是我什么也没看见,我被他的样子吓傻了,午夜,姐姐,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我以为我会死掉,会被分尸,姐姐……

  我抱着小双不停的哭着,总算是没事了,没事了,可是他到底看见了什么呢?以至于把他吓得跳楼?跟上次志其的疯有关系吗?

  还有那些不明死因的男人不是他杀的,那又是谁呢?

  我突然想到云翔叫小双离开的事情,他怎会知道小双有危险?难道他早就知道忆明是个杀人的变态?可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认识忆明吗?

  我不明白,云翔究竟还有多少事在瞒着我?

由于小双受到惊吓过度,所以晚上睡觉时会从噩梦中惊醒,口中大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只是用手轻轻抚摩她满是汗水的后背,她的身体在我怀里不住的颤栗,我感觉心痛难忍。

  所以,我打算等小双情绪稳定后才让她回学校,就拿云翔的话来说,小双若是不离开会有危险,可现在该死的人都已经死去,再也不应该会有谁来伤害我或者小双了。

  我有太多的疑问在心底困扰着,可是我不能告诉小双,她受到的刺激已经够深了,我不能再让她受一点惊吓。

  还好,云翔明天就要回来了,我确实是该找个时间跟他谈谈了,他一定有太多事情在瞒着我。

  小双偎在我的怀里说,午夜,我睡不着,很害怕。

  别怕,忆明已经死了,不会再有人来伤害你了。

  可我脑子里全是昨晚的情景,挥之不去,我会疯掉的。

  傻瓜,怎会疯掉呢?他已经死了,死了,明白吗?他不会再骚扰你,这个人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彻底消失了,知道吗,小双?

  恩,我知道,午夜,你写了那么多恐怖小说,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不,那都是虚构的,世界上是没有鬼魂的,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你别害怕!其实我心里却是非常恐惧的,我不知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魂,可是一连串的自杀事件和那些莫名其妙死去的男人,以及我凭空就会出现的恐怖感觉,让我害怕,这一切不知道怎样解释,如果按照许多媒体的传闻来说,那些不明死因的男人背后的凶手不是人类能做到的,那是鬼魂在作怪?确切的来说,我不同意这一缪论,这些东西只能在小说里面才会出现。

  小双接着说,如果没有鬼魂,那忆明昨晚看见了什么呢?居然会把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变态吓得跳楼,他当时盯着我身后的眼睛实在太恐怖了,我无法形容,可是我却什么也看不到,难道他看见的不是鬼魂吗?

  也许是因为他杀人太多,导致精神破裂,具体的来说,他或许什么也没看见,而是被自己的幻觉吓呆了,然后跳楼!我不知道这样说算不算是合理的解释,因为我本身也不明白,也恐惧,只是希望这样说能减少小双的恐惧。

                 

  然而,第二天云翔却没有回来,也没有打来电话向我解释,打他手机也关机。

                 

三天的时间,对于我来说是相当漫长的,云翔居然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小双问我,我也不知道怎样回答,唯一让我开心的事情就是小双已经渐渐好转,打算下午的飞机回上海,我去机场送她,哭得一塌糊涂,在潜意识里我突然有种预感,我跟小双从此不再见面,这是一场死亡离别,这种预感特别强烈,犹如千万条毒蛇一样吞噬我的心脏,我被自己的预感折磨得苍白无力。

  一个人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我感觉从未有过的寒冷和孤独,我再次拨打云翔的电话,依然关机,泪水滴到手机上,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突然感觉云翔离我如此遥远,他像空气一样存在着,而我始终抓不住他,我想,我们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从来没想过要把云翔从我生命中遗忘,我是个可以遗忘自己却无法遗忘他的人,他再次的消失,让我突然明白,我们的这段感情若是不能超越死亡,终究是无法完美的,问过自己一万遍,得出的答案仍然只有两个字,爱他!是的,我爱他!

  我相信,云翔是爱我的,可是他的方式却让我绝望,我无法责怪他,他没有错,我也没有错,可究竟什么原因让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

  回到房间的时候,我手里紧紧攥着云翔公司的电话,心里做着最痛苦的斗争。最后,我平静了!

  我看见那张电话号码被我撕的粉碎……

  我全身无力,整个人就像在空中飘一样,我顺着楼梯走上去,一共六层,我知道,只要从上面跳下去,我将从此没有痛苦,没有想念!

  走到五楼的时候,我又折回来,我想要跟云翔告别,给他写生命中最后一封信。

  天黑了。

  或许天并没有黑,只是我的世界已经黑暗一片,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就像瞎子一样,最糟糕的就是没有了思想。

  我看见自己坐在电脑前像一具行尸走肉。

  我轻轻的点开信箱,居然有三十五封新的邮件,我似乎有点清醒了,因为我还记得快两个月没看信箱了。

  可是在我一一点开那些新邮件的时候,我的脑袋就像被人用闷棍重重敲了一样,我开始有些昏眩,胃被烧得灼痛,呼吸也开始困难。

  我彻底的清醒了!

  三十五封邮件,三十五个男人的照片,我似曾相识的脸蛋,这些男人全是那些不明死因的死者!

  我痛苦的蜷缩在椅子上盯着那些照片,脑子在拼命搜索过去的碎片。

  我终于明白,那些不明死因的男人为何这样眼熟,因为我确实见过,他们的照片正安静的躺在我的信箱里面,三十五个男人!

  可是这些照片我从未打开过,全是新邮件,为什么我还眼熟呢?还是在别的地方见过?可我从来没去过哪里,而且我根本没有多少朋友,我敢肯定,这三十五个男人不是我的朋友,至少现实生活中,我没见过他们。

  现实生活中?我没见过他们?我奇怪,自己怎会突然这样肯定?

  更奇怪的是,我没有害怕,似乎已经麻木,恐惧过度了。

  天黑了,真的黑了,因为屏幕上的显示时间是八点十分。

  然后我看见自己点开我的论坛,我知道在那里正有一篇文章等我去看,这一切似乎早已安排好,我不知道接下去等待我的是什么,或许是地狱,更或许比地狱还要恐怖。

  这是一个死亡游戏,由我开始也由我来收尾。

  我看见了一篇文章《坦白我不可饶恕的罪》,与其说是一篇文章,倒不如说是一封信,因为它确实是一封信,写给我的信。

  我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开始看那封信!

                 

  午夜:我的爱,你猜对了,这是一个死亡游戏,但不是由你开始,而是由我开始,现在也该由我收尾了。

  我知道你已经不再害怕,因为你爱我,我本想亲口跟你说的,可是我没有勇气,爱你让我懦弱,继而丧失本性,等到终于明白的时候,我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悲哀,我伤害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伤害得那么深,可我只想守在你的身边,让你不再孤单,可我错了,错的一塌糊涂,我不知道这样只会让你更加孤单。

  不期望你的原谅,因为我已罪不可赦,我该停止这一切恶行,虽然那么痛苦,这意味着我将永远不能陪你,永远生活在黑暗中,你看不见我,午夜!

  我无意让他们自杀,真的,相信我,若是他们告诉你真相,我们会永远被分开,我只是爱你,想留在身边陪你,所以电话才会断线,所以他们才会自杀,我知道你爱你的母亲,我也爱我父亲,可是他们已经知道真相,我不得不这么做。

  多想现在能陪在你的身边,午夜,可我是个罪人,我现在连偷偷看你的勇气都没有,我早就该下地狱了。

  午夜,我的爱,不要为自己的梦自责,因为从现在开始,这些梦将彻底消失,随着我的罪恶一起消失,这三十五个男人是无辜的,他们没有错,你也没有错,错的只有我,可是我若不这样做,我就无法生存,无法存在,我只有依靠你的身体吞噬他们的灵魂和血液,才能留在你的身边。

  永远记得2001年5月4号那个晚上,由于酒精过量,发生车祸,从此我的灵魂就脱离了肉体,我不能接受以后我将彻底失去你的事实,所以我产生了一个恶念,靠这样残忍的方式存在着,午夜,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爱你,舍不得你。

  不要自责,亲爱的,那些死去的男人只是网络上孤独和寂寞的人,他们认为生存本身就是一种累赘,我只是替他们解脱,他们的灵魂将升入天堂,我看见他们都带着满足的微笑。

  虽然这样,但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我不能原谅自己是因为必须借助你的身体,午夜,对不起,我知道说再多的对不起都是没用的,所以,我选择了离开,永远的离开。

  唯一让我安慰的就是小双安全,忆明那个变态早该死一万次,可张医生总是骚扰你,所以,这不关我的事。

  其实在论坛上,我写了一篇又一篇的小说想要提醒你,可我终究逃不过自己的痛苦和矛盾,所以,它们才会消失不见。

  午夜,我没有想过要让志其死去的,可是他看见了,张医生说的对,志其根本没有疯,他只是害怕。

  答应回来陪你,永远不离开你,可我不能继续伤害你,我不能,不能!

  午夜,我该走了,我会在另一个世界默默注视你,默默等你!

  因为爱你,所以伤害了你!

                 

  爱你的云翔。

                 

我不知道是如何看完这封信的,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这一刻,我没有一滴眼泪,剩下的只有痛苦和绝望。

  终于明白,真正的凶手是我,是我!

  多么悲哀。

  原来那些困扰我的不是梦,张医生说的对,我在梦里不停的杀人,只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黑夜里,我点燃一根烟,所有死去的人都在我的脑中闪过,他们都带着一种狞笑,好象要撕碎我的心脏。

  我不恨云翔,因为爱他,有始至终,我不恨他,我注定要被他摧毁。

  可我无法原谅自己,我不能想象与那么多不相干的网上男人做爱,然后杀了他们,他们都是无辜的,孤独和寂寞并没有错。

  我的身体现在就像枯萎的花朵一样被人催败。

  天黑了!

  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我站在六楼的阳台上向下看去,可是什么也没看见,我瞎了!

  我知道云翔就站在我的身边,虽然看不见他,可是我相信他能看见我,他没有阻止我上阳台。

  也许,这就是他要的结局。

  游戏该结束了!

  我伸出手想抓住什么,最后,无力的垂下去,我什么也抓不住。

  然后,我看见自己飞了下去,脸上没有痛苦,带着一丝微笑,终于不再有痛苦和想念!

  耳边响起云翔幽幽的声音。

  他说,因为爱你,所以才要杀了你!

本书来自www.bookdown.com.cn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bookdown.com.cn

本书来自www.bookdown.com.cn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bookdown.com.cn

爱你就要杀死你

天黑了,我像个幽灵一样穿梭在网络里面,寻找那些孤独,寂寞的灵魂,来满足自己的这种饥渴!

----题记!

                 

  这是第十一个男人的死亡!

  什么线索也没有,死者全身没有一处伤口,但却因失血过多死亡,每个死者的死法都一样,所以断定是一个凶手所为。

  整个城市议论纷纷,这个凶手实在厉害,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有些媒体甚至怀疑是——异类!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有十一个男人死亡,这是整个世纪这座城市发生的最可怕的一次杀人案件,最头疼的就是警方对于这个案子毫无头绪,根本无从下手。

  为此,母亲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打电话催我回家,午夜,你回来住吧,外面太不安全,这不又死了一个。

  妈——我没得罪过谁,没人会杀我的,何况凶手杀的又都是男人,没事的!

  你为什么不想回家住?云翔又不在!

  我习惯住在这里了。

  算了,不说了,你决定的事没人可以拦得住,只是在外面一个人要小心一点,看看你自己,这一个月来瘦了那么多。

  知道了,我会照顾自己的!我羞于启口,因为我被一个很荒唐的梦困扰着,让我不能自己。

  还有啊,少写一些鬼怪的小说,对自己没好处,我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对那些鬼啊怪啊那么感兴趣?

  一种爱好嘛,你不懂的!

                 

  一个月前。

                 

  午夜十一点二十分,我连线上网,查看论坛上的一些新贴,云翔还有四十分钟才会上线,这中间有足够的时间写回帖,云翔是我相恋了两年的男朋友,由于工作原因,我们必须分居两地,离开云翔半年的时间,感觉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从来没有像爱云翔一样的爱过一个男人,永远明白一个道理,爱一个人不能爱得迷失自己,否则就会失去对方!我不想失去云翔,也不能失去云翔,可我却在不停的迷失自己!

  我刚打开论坛,就看见唯一的一张新贴,一篇恐怖小说《午夜十二点的钟声》,作者是一个我从没看到过也没听说过的名字。

  小说写的是一个关于鬼魂的爱情故事,我越看越不对劲,怎么写得跟我和云翔的事情如此相似?就连文中的男女主人公认识的日期也跟我和云翔一样,难道这篇小说是云翔用化名写的?可认识云翔这么久,我从来没听说他会写小说,而且他根本不喜欢文学,每次去我的论坛,都是在我的严厉威逼下他才去的,从来没写过一篇回帖,可是这篇小说为什么会把我跟云翔的故事像解剖一样的写了出来?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小说中的男主角是个鬼魂,死于2001年五月四号,距今天刚好是一个月,而云翔当然不是,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在网上和电话里聊天,我是个不相信鬼魂的人,离开云翔的这些日子,我独自在这间房子住了半年多,从来没有感到害怕过。

  可是这一刻,我却莫名其妙的全身发冷,总有一种预感今晚会有事情发生,人的预感有时会很灵验。

  特别是女人!

  当看到小说的结尾处女主角殉情自杀的时候——午夜十二点整,沉闷的钟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咚,咚,咚……”

  “铃铃——”刺耳的闹铃声刺激着我紧绷的每一根神经,我猛的转头看床头的闹钟,十二点整!

  我起身冲过去关掉闹铃的声音,该死的闹钟,什么时候不响偏偏这时候响,想要吓死我吗?

  我突然想起来,十二点云翔该上线了,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重新回到电脑前,云翔没在线上,他迟到了?他是一个守时的人,从来没有迟到,每夜十二点他会准时上线陪我,今天出什么事了吗?

  我的眼睛落在屏幕上的显示时间上呆住了,十一点四十分!可是闹钟怎会十二点?而且我从来没有调闹铃的习惯,怎么回事?我猛的再次转头看闹钟,十一点四十分!

  一丝恐惧莫名的扑了过来,把我紧紧包围,刚看到闹钟的时间明明是十二点,可现在怎么又是十一点四十分?我屏住呼吸的看着四周,一片寂静,什么也没有!

  我必须要关掉这篇见鬼的小说,而且要把它删除,让它在我眼前消失!可是我关不掉它,关不掉!就像死机一样,而别的网站却可以轻松自如的打开或者关闭,惟独这篇小说就像被定死在屏幕上一样!

  究竟是谁在我的论坛上搞这种恶作剧,可是这又根本不像是恶作剧,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那种恐惧深深的攥住了我,我顿时感觉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冰凉的汗水从额头渗了出来,我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云翔,亲爱的,快上线啊,我害怕!是的,我多么希望云翔现在就在我的身边,至少不会感觉如此恐惧!

  我刚准备重启电脑时,手机响了,沉寂的夜空里铃声是那么的刺耳,没有来电显示,我有些失去意识,近乎麻木的接听电话,那头是一片死寂!

  没有人说话,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我以为信号不好,刚想挂电话,这时传来一个男人诡异苍白的声音,那声音就像被埋在地狱几千年刚被人挖出来一样的令人毛骨悚然,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这个游戏好玩吗?只是刚刚才开始!

  热血忽地一下子涌上我的脸颊,我感到前额,双颊以及耳垂全都火辣辣的,滚烫难忍,手心里像活见鬼似的直冒汗,我不明白他说的游戏是什么,那篇小说吗?他是谁?怎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我无力的瘫在椅子上,全身害怕得丧失知觉,手机无声的从手中滑落……

  “铃铃铃~~~!”我尖叫着转头看闹钟,午夜十二点整!

  这时我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先是开大厅的门,然后是卧室,我死死的盯着卧室的门,门开了!

  我猛的扑进云翔怀里发出痛苦的哭声,云翔紧紧的拥着我,不安的问,午夜,你怎么了,怎么了?

  云翔,我害怕,害怕!

  傻瓜,跟你闹着玩的,怎么吓成这样?

  我抬头看他,半年没见,他依然那么英俊,只是脸色有些憔悴和苍白,我有些不可置信的问他,什么?跟我闹着玩?

  是啊,一个玩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吓着你了!他捧着我的脸深深的看我,嘴唇温柔的吻着我的眼泪。

为什么我的手机上没显示你的号码?

  我故意调的嘛,午夜,知道我多么想你吗?他的声音温柔得让人窒息。

  恩,知道,我知道的,我也很想很想你,可是,你怎么突然这个时候回来了?

  因为我实在很想你,所以就请假了!

  回来几天,云翔?

  先不说这个,我不想破坏这种气氛!他紧紧的吻住我的唇,喃喃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热烈的回应他,眼泪如潮水般涌了出来,他轻轻的把我抱了起来放到床上,温柔的抚摩和亲吻我身体的每个部位,我不停的颤抖着,终于全身的欲火被点燃,我们疯狂的做爱,似乎无法停止……

  云翔只有三天的假期,这三天来我们没有出过门,总是在清晨醒来又在黄昏睡去,太深的思念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忘记了那晚的恐惧,忘记了一切,只希望这样静静的跟云翔拥在一起,没有任何人来打搅,我爱这个男人甚过自己的生命!

  三天的假期一眨眼就过去了,云翔离开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里有些痛楚和不忍,只是一刹那,这种眼神就消失不见!他坚持不让我送他去机场,他害怕看见我在机场流眼泪,天生我就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他告诉我一年以后那边的工作就结束了,现在忙一点,累一点无所谓,只是为了以后的生活能更好一些,他不忍心让我受任何委屈!

  云翔走了,我的心也跟着空了,依然是在午夜,我默默的坐在电脑前盯着云翔的头像发呆,我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一丝睡意扑过来,我起身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奇怪,今晚怎会感觉如此疲倦?

  想念他的夜晚是无止尽的孤独和寂寞,我或许可以给他写信的,于是,我打开邮箱,有一封新的邮件,是云翔写给我的,我带着一丝幸福的微笑看着那封信,可是看着看着,笑容在我脸上僵住了,空气像死了一样的凝固了。

                 

  亲爱的午夜:最近几天我不能上网陪你了,因为公司要派我去北京一个星期,没有我的这些日子希望你乖乖的,别胡思乱想,知道吗?其实远隔千里,我一样牵挂你,一样想念你!

  昨天接到妈妈的电话,说你身体不好,像是生病了,我担心了一整天,打电话给你又不在家,手机也关机,你去了哪里呢?当然,我不是在怀疑你什么,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只是担心你,明白吗?

  我在这边一切都好,别担心,就是很想你,等一有时间我就会请假回去看你的,我不是不想现在就回到你的身边,工作太忙,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想,你能够理解我的,对吗?

  我出差的这些日子你就不要通宵上网了,好好休息,我没有要管你的意思,只是希望见到你的时候跟以前一样漂亮,我可不想看到你憔悴消瘦的样子,那样我会心疼的!

  就写到这里了,亲爱的,你收到信的时候给我回信或者打电话,我的电话二十四小时为你开着,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总是放心不下你,拜拜!

  吻你!

  爱你的云翔。

  2001/6/4.

 

我反反复复的看了无数次这封信,奇怪了,真的奇怪,6月4号那天明明是云翔回来的晚上,可怎么会在那天给我写信?就算是那天写的,可他也是要去北京啊,怎会这样?再何况我身体很好,从来没有生病,而且我没有出门,手机从来没有关机的,最让我不能理解的就是云翔说接到妈妈的电话,可是云翔的妈妈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跳楼自杀了,难道她又复活了?

那种几天前的恐惧又一次扑了过来,会不会是我妈给云翔打的电话?可是我已经快有半个月没有跟妈妈联系了,一连串的问题搞的我措手不及了,我必须要现在给云翔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然后,我拿起电话拨通他的手机,那头响起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您呼叫的用户已暂停使用!

  云翔的电话怎会停机?他要出差的话怎能让手机停机呢?何况今天云翔走的时候,他的电话还没停的,我不得不打电话到家里,铃声响了很久那边才接,妈妈的声音疲惫而模糊,她似乎有些不高兴我这么晚吵醒她。

  午夜,怎么这么晚打电话回来?

  对不起妈妈,我睡不着。

  可是我很困。

  妈,我想问你件事。

  说!

  你3号那天有没有给云翔打电话?

  3号?我哪里记得。

  你想想嘛,我有重要的事。

  这么三更半夜的你打电话回来,只是想知道这件事?

  是的。

  你真是无聊,午夜。

  不是的,妈,我刚收到云翔的信,他说3号你给他打电话了,似的吗?

  没有,我没什么事不会给他打电话的,他在胡说!

  真的没有吗?你再想想。

  你怎么还是跟你爸爸脾气一样,喜欢怀疑别人?

  不是的,我要确定一下,因为事情对我很重要。

  没有,我确定没给他打电话,如果打过的话,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没什么吧,午夜?

  哦,我没事,明天回来看你。

  又是明天?你已经明天了好几次,可就是没看见你回来。

  明天一定回家,这次说真的!

  好了,明天再说吧,我困的快要拿不住话筒了。

  挂完电话以后,我的心就像掉进了冰窟一样寒冷,到底云翔这封信怎么回事?如果只是一个恶作剧的话,我想他未免有些过分,怎能拿这种事情来吓唬我?如果他现在北京出差的话,那6月4号回来的那个不是云翔又是谁?再怎样的话我也不至于半年不见连云翔的样子也认不出来了。

  我再次拨通云翔的电话,依然停机!我突然后悔为什么没有问云翔公司的电话,以至于现在这样,除了手机,我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找到他!

  胡思乱想了一夜,也害怕了一夜,刚开始的那种睡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盯着电脑开始发呆,突然想起4号那天晚上在我论坛看到的恐怖小说,可是任我怎么找,始终找不到那篇小说!

  我转头看了一下闹钟,快四点了,奇怪,我的闹钟没再响过,从云翔回来的那天晚上开始,闹钟就一直没响过,许多的疑问在我脑中闪过,云翔为什么刚好4号那天回来,而且是深夜十二点,他说是跟我闹着玩,可是那篇小说怎么解释?

  我突然想起来那晚电话里的那个声音“这个游戏好玩吗?只是才刚刚开始!”游戏?到底是什么游戏?

  寂静的夜里,我能感觉到心脏被恐惧慢慢吞噬干净!

  天快亮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游戏才刚刚开始……

                 

  快要中午的时候,我回到母亲的住处,她正在厨房切菜,我从后面拥住她,那些洋葱弄得我眼睛生痛,我松开她给自己倒了杯水,她说,午夜,脸色怎么这么差?昨晚没休息好吗?

  不是没休息好,是压根就没睡。

  还是为了那个电话吗?

  不完全是。

  我就知道你今天回来肯定是碰到了无法解决的事情,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很奇怪。

  可以说给我听吗?

  云翔是4号那天深夜回来的……

  他回来了?

  昨天刚走,他没让我送他……

  这很奇怪?

  不是,别打断我,让我说完。

  哦,好的。

  可是我昨天晚上却收到他的信,落款日期是4号,他说要去北京出差,但却在4号晚上突然回来了,我感觉有些奇怪。

  他或许只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他在信中说我3号生病了,而且是接到你的电话,你告诉他的,还说打电话到家我不在,而且手机也关机,我清楚的记得我根本没有生病,也没有出门,手机更不会关机的。

  他在跟你开玩笑吗?我没有给他打电话,已经很久了。

  不象是在开玩笑的。

  那……你怎么不打电话问他?

  打了,停机。

  是吗?我试一下!说完她走到客厅给云翔打电话,我看着母亲的背影突然有丝心酸的感觉,父亲在一次意外中车祸死了,留下她一个人,唯一的一个妹妹也去上海读书了,我实在是有些不孝顺,距离这么近,我却难得回来看她一次。

午夜,电话通了,快来!

  我冲过去抓起电话,云翔那边很吵,似乎在拥挤的街上,午夜,你今天回家了?

  是的,你在哪里?

  我在街上买东西,刚要回公司,吃饭了吗?

  你没去北京?

  去北京?我什么时候说要去北京了?

  你不是在信里面说的吗?

  信?什么信?

  你4号给我写的信,我昨天才看到的,本来要打电话问你,可是你停机了!

  刚才交的电话费,我没有给你写信啊,我不是才从你那里回来的吗?你怎么了?

  可是我真的收到了你的信。

  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只是觉得奇怪。

  那你晚上把那封信转发过来给我看。

  好,对了,你那天晚上说的什么游戏,什么才刚开始?

  跟你闹着玩的嘛。

  你怎么知道那时候我正好看完那篇小说?

  对不起,午夜,我现在不能跟你说了,到公司了,晚上见,想你!

  等一下,云翔!可是他已经挂了我的电话。

                 

  我茫目的站在那里,直到晚上八点我才回到自己的住处,母亲一直希望我留下来陪她,可是被我拒绝了,她不喜欢我上网,更不允许我上通宵,更何况她这里没有电脑。

  洗了个澡,感觉非常无聊,云翔要12点才会上线,我想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写点东西,可是我没有任何灵感,总感觉很多事情压抑在心头,闲扰着我。

  刚上线就碰见我的一位老友海天,他一看见我就打招呼,似乎特别开心。

  午夜,你总算来了,好几天没见,很想你哦?

  是吗?我也很想你啊,只是最近比较烦,碰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说给我听哦,或许我可以帮你。

  我收到云翔的信,他说要去北京出差,可是他在写信的那天突然回来了,还有很多事情。

  午夜,那封信给你带来烦恼是吗?

  是的,我很头痛。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什么?为什么对不起?

  那封信是我写的,我知道你很想他,所以跟你开了这样一个玩笑,我不是故意的,午夜,希望你原谅我!

  晕~,天哪,怎么是你?害我莫名其妙的胡乱想了这么久,云翔的妈妈早在一看前就跳楼自杀了。

  刚打完这些字,我突然觉得心脏一阵收缩,背后象是被什么刺了一下,我脑袋开始发麻,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一双眼睛在后面看着我。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的,可是怎么回事?我握鼠标的手开始冒汗,一种刺痛感紧紧的抓住了我,我的眼前一片模糊,似乎什么都看不见,天哪!怎么会这样?

  我猛的转过头去,什么都没有。

  一片寂静!

我重重的甩一下头,最近这是怎么了,变得神经这么紧张,无缘无故就会被自己那种见鬼的感觉吓得半死。

  海天的头像不停的闪着。

  什么?他妈妈已经死了,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

  午夜,你怎么了,还在吗?

  哦,我在。

  我给你发了照片,你看到了吗?

  没有啊,什么时候发的?

  跟云翔的信一起发的,你没看到?

  没有,我现在就去看。

                 

  我打开信箱,果然有一封新的邮件,我打开来看,一张可爱十足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带着一种阳光般灿烂的微笑。

  我笑了笑关掉那张照片,刚准备给海天发信息,却突然发现那封云翔的信不见了,我不可能删除了的,绝对不可能,可是,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点了一下刷新,却突然看见所有的信件都没有了,唯独只有那张海天的照片。

  这时,一丝睡意猛得扑过来,眼前开始模糊不清,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吃了大量的安眠药一样。

  我不行了,需要马上睡觉。

  可是我还要等云翔。

  我想要起身给自己冲咖啡,可我虚弱得没有一点力气,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然后就没有了任何知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我全身酸痛,好像干了什么重活一样,我慢慢的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除了那个荒谬的梦,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我居然梦见与一个很模糊的男人亲吻,做爱,似乎非常开心,但这个男人不是云翔!

  我无力的靠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脑子里拼命回想那个男人的模样,除了头痛之外,什么记忆都没有。

  这时,电视正在播放新闻,一则死亡报道。

                 

  于今天早上发现一无名男尸,死者身上没有一处伤口,却因失血过多而死,没有自杀嫌疑,初步断定,属于他杀!

                 

  当镜头移向死者的脸时,我突然呆住了,这人非常眼熟,我好象在哪里见过,可是怎样我都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然后,我猛的冲到电脑前,迅速的点开邮件。

  那个死者不是海天又是谁!

  我颓废的坐在电脑前盯着海天的照片发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突然死了呢?而且被人谋杀?

  我突然有种很强烈的欲望,想痛哭一场。

  可是我却盯着电脑,没有一滴眼泪,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接到小莹的电话时,我仍处于迷迷糊糊状态,根本不知道时间,她是云翔的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当初跟云翔走在一起,都是她的功劳呢,这鬼丫头居然有半个月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和沉重,午夜,告诉你一件事情!

  恩,你说,什么事?我的眼睛紧紧闭着,声音有些模糊,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生气她此时吵醒我,因为我又在梦中与一个模糊的男人厮杀,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最近总是做一些这样的梦,而这些梦都是从云翔走了之后才频繁的出现,当然,我知道这些梦不可能跟云翔有什么关系,我下意识的伸手触摸内裤,湿漉漉一片,见鬼!怎么跟真有这么回事一样!

  她继续说着,但你必须先答应我,你听完之后一定要冷静。

  我答应你!

  真的?

  你到是说啊。

  我……接到云翔公司的电话说……

  说什么?云翔出事了?我猛的睁开眼睛,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

  是……的!

  出什么事了?我怎么没接到电话?

  他们说从昨天一直给你打电话,没人接。

  可是我一直在家啊,电话没响过。

  我也打过了,真的没人接!

  就算我没听到好了,告诉我,云翔发生什么事了?

  云翔他……!电话那头出现忙音,小莹的声音消失不见,该死的电话!

  我放下电话给她打过去,可是打了无数次都没人接听。

  然后,我换好衣服疯了一样向门外冲去。

  远远的我就看见那幢房子楼下围满了人,五层楼的阳台上,小莹散着一头凌乱的长发在徘徊着,我吓呆了,浑身没有任何知觉。

  我麻木的从TAXI上走下来,慢慢的向那堆人群移过去,两腿不停的打着哆嗦!

  她似乎看见了我,先是一惊,随即便仰头大笑,然后大声的喊了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就纵身飞了下来……

  许久,我才听见自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不——!”

                 

我不知道小莹为什么会自杀,按道理来说,她根本就不会自杀的,有一个非常稳定的工作和一个感情很好的男朋友,都准备在年底结婚的,怎么会突然自杀呢?

  而且还是在给我打完电话之后就自杀了,这是什么原因?我想起来她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吗?就算知道了,那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呢?

  可是云翔也出事了,云翔出了什么事?我已经有好久没有在晚上上网了,总是莫名其妙的就睡着了,也有好几天没有接到云翔的电话了,难道他真的出事了?

  无奈我没有别的办法跟他联系,他总是关机,嘈杂的人群中,我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无助。

  然后我突然想起来云翔的父亲,那个近五十岁的男人,自从云翔的母亲跳楼自杀后,他就一直没再找过别的女人,在某种意义上,我还是很敬佩他的!

  云翔的母亲一直以来神经就有些问题,至于一年前为什么会跳楼自杀,谁也不知道,永远都是一个谜。

  我拨通云翔家里的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来接,他父亲的声音很疲惫,找谁?

  哦,叔叔,我是午夜!

  什么事吗?他的声音很冷,旁边似乎还有女人的声音。

  我想问一下,云翔出什么事了吗?

  云翔?

  是的,好几天没有他的消息,我很担心他!

  午夜,对不起,忘了他吧!

  为什么?

  因为他……!电话断线!

                 

  我像个疯子一样的冲回家,母亲正在打牌,我一进门就抱着她大声的哭着,妈——,我害怕,我害怕……

  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

  我不知道,我……

  你到是说啊!

  我松开她刚准备说话,一眼看见坐在母亲对面的那个男人,他也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几乎是尖叫着出来,叔叔——!

  午夜,发生什么事,怎么看到我吓成这样?云翔的父亲轻轻的笑着!

  你……你不是在家吗?

  没有啊,我们从昨晚打牌一直导线在,我还没有回去呢,晕,现在都十二点了,我得回家了,欠的下次算!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母亲问我,你到底怎么了?像撞见鬼似的!

  我刚打电话到他家,是他接的。

  怎么可能?我们一直在打牌。

  真的,我们还说话了!

  胡说,他家除了他根本就没人。

  天!

  我彻底的迷惑了,本来想好了要跟母亲说的话,又全都硬收回肚子里去了,我知道这是一个谜,一个很恐怖的游戏,谁如果掺进来,就要以死亡来付出代价!

                 

  我没想到的是,云翔的父亲居然给我打手机,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那么苍老和无力。

  午夜,你找我有事,对吗?

  哪一个才是真的你?

  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我想知道关于云翔的事情。

  我什么都不知道。

  叔叔,我一定要知道。

  不要逼我,孩子!他的声音透露着绝望和无奈。

  为什么事情会这样?为什么?你们有事在瞒着我对不对?

  你……真的想知道?

  是的!

  那好,我在家等你,你过一个小时来!

  然后,电话断线!

  可是我怎么能忍得住一个小时以后再去找他,我必须立刻就去,我刚准备去云翔他父亲家的时候,我拿着手机呆住了。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父亲我的手机号码,云翔也没告诉过他,他甚至连我跟云翔住的地方电话号码他都不记得,怎会突然打我的手机?

  我楞在那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就像一个白痴一样的失去意识。

手机响了无数次我才知道接听,那是母亲的声音,带着哽咽。

  午夜,云翔他爸爸……

  死了,是吗?我奇怪我的声音居然如此平静。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是的,刚刚接到电话才知道!

  怎么死的?

  吞服农药死的!

  知道原因吗?

  不知道,打牌的时候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自杀了!

  妈——,我想回来跟你住!我的鼻子一酸,眼泪滑了下来,我担心母亲会有意外!

  真的?什么时候?

  现在,我什么也不拿,就这样回来住!

  好,我帮你收拾一个干净的房间,很久没人住,有些灰尘了!

                 

  我以为搬回家住不再碰电脑,那些梦自然会消失,可是我错了,那些梦就像一个幽灵一样的缠着我,让我不能自己,冥冥中感觉有些对不起云翔,幸好只是梦!

  中午吃饭的时候,母亲一直盯着我不停的看,我有些莫名其妙,以为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可是照了镜子,什么都没有,只是镜子里的那张脸憔悴得不成人形,我不知道怎会消瘦得如此厉害。

  我问她,看什么?

  你几点回来的?

  什么几点回来的?

  你跟云翔之间出了问题吗?

  没有啊,怎么突然这样问?

  你最近在外面有别的男朋友了吗?

  谁说的?

  你先老实回答我,我是你妈,有还是没有?

  当然没有啊!

  那你昨晚去了哪里?

  昨晚?我不是早早的就睡了吗?

  你真的不承认?

  妈——,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也希望自己不明白,可是我昨晚三点多去你房间,你不在!

  天那,我也不会梦游!

  希望这样,还没有云翔的消息吗?

                 

  我刚准备说话,手机响了,天,居然是云翔打来的,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午夜,你现在哪里?

  云翔,我在妈妈这边,你这几天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怎么都不跟我联系?我禁不住哭了出来。

  别哭,亲爱的,我现在家里,知道爸爸出事,所以请假回来了,你快回来,我要见你!

  等我,马上回来!

  我丢下碗筷,饭也没吃完就往家里跑,太多的事情困扰着我,近乎崩溃了!

                 

  云翔一看见我就把我紧紧的拥在怀里,午夜,我真的很想你。

  我也是,可是你都不给我打电话,我找不到你。

  因为公司太忙,对不起。

  你怎么知道爸爸出事的?

  他们打电话到公司去,我就赶回来了。

  公司电话多少?我记一下。

  好,我给你写下来!他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用笔把号码写了下来。

  云翔,小莹……死了,你知道吗?

  知道,我听说了!他顺手打开电视。

  她死之前给我打过电话。

  说了什么?

  她说你出事了。

  胡说,我不是很好吗?

  害我担心死了,云翔!

                 

  云翔突然盯着电视不动了,我转头看电视,又是一则死亡报道,又一无名男尸,死因不明,可是这个死者,我怎么又感觉眼熟?肯定在哪里见过,究竟在哪里见过呢?

  我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看见云翔的脸上露出一种复杂,可怕的表情,眼里带着一种诡异,似乎是满足的那种神情,我一下子惊呆了,只感觉这一刻,云翔变的如此陌生,如此……恐怖!

  然后,他突然抱着我疯狂的吻我,粗暴的撕扯我的衣服……

  本来应该有性的气氛,可我却感觉到死亡带来的窒息!

今夜下起了非常大的雨。

  我躺在床上怎样都睡不着,已经有太多人死亡了,除了小莹和云翔他父亲是自杀的,其他那些不明身份的男人死法都是一样的,本来这些应该不关我任何事情,可是每一个死去的男人我都觉得眼熟,可是任我翻遍脑中的记忆,就是想不出来在哪里见过他们!

  还有就是小莹和云翔的父亲怎会无缘无故的自杀?他们似乎都是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我在黑暗中点燃一根烟,慢慢思索这个问题。

  小莹是要告诉我云翔出了什么事,然后话没说完,电话断线,再打过去已经没人接听,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打算跳楼自杀,她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我猜想是说给我听的,因为她知道我一定会去问她的,可是她究竟知道了什么呢?她完全可以不说的,也用不着自杀啊!但她本来是想告诉我的,冥冥中有什么在控制着这一切吗?制止她说出来?自杀应该不是她的本意,否则她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云翔的父亲明明在我妈家打通宵牌的,可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那个接电话的又是谁?我能听出来那是他的声音,他似乎也想说什么,可是也因为电话断线,同样是想告诉我关于云翔的事情,为什么要叫我忘了云翔?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还有,他怎会突然打电话给我,叫我过去,可是却自杀了。最终,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切线索都被扼杀了!

  我起身打开台灯,脑子里仍在不停的想着,他们两个人的自杀跟那些不明死因的男人是否有关系?我永远都想不明白,那些死者全身没有伤口,又怎会失血过多?这些血是从哪里流出去的?

  最可怕的就是那些男人我全都好象认识,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转头看着熟睡的云翔,这个我可以用生命去爱的男人,我突然想起来他白天的反常,想到他看见那则死亡报道时露出的神情,那么陌生和恐怖,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样,难道这一切都跟他有关系?

  想到这里,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怎么会是他呢?他一直在外地工作,就算那些人是他杀的,可他也应该没有分身术吧?

  我的脑子无法停止的胡思乱想着,我痛苦极了!

  干脆,我连线上网,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上网了,也没写一个字,没管过论坛。

  我打开论坛,居然又只有一篇新的帖子,又是一篇恐怖小说《我是一个罪人》,文章是这样写的。

                 

  无数个夜晚,我总是反复的检讨着,我该不该继续这样下去?

  我爱我的女人,所以我不能离开她,没有我,我知道她无法继续生存下去,我被痛苦和罪恶纠缠着,不知道该怎样。

  我只能依靠吞噬他们的灵魂才能维持下去,可这一切不关她的事,我居然忍心这样的伤害她。

                 

  刚看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头皮开始发麻,那种恐惧彻底的渗入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不是因为这篇小说,而是因为我的感觉。

  此时,正有一双眼睛从背后盯着我,直盯到我的灵魂深处!

  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也是一种让我窒息的感觉!

  我猛的回头,那是云翔!

  他正站在我后面抽烟!

  云翔?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快把我吓死了!

  他轻轻的走过来拥着我说,我看你正在看小说,所以没有吵你,怕打扰你了!

  可是这样你更吓着我了,我正在看一篇恐怖小说。

  对不起啊,下次不会了。

  没事的,对了,云翔,我的论坛怎么总是出现一些恐怖小说,而且作者是我不认识的,上次也是。

  是吗?我看看。

  恩!我再转头看电脑时,那篇小说已消失不见!

  全是一些朋友的回帖!

  我尖叫着,怎会这样?我刚看的那篇小说呢?怎么不见了?

  不会吧?我也没动。

  不是,真的,我刚明明还在看的,还没看完呢,怎么就不见了呢?

  我迅速的点着刷新,仍然什么都没有。

  我按照那篇小说的题目搜索,一片空白,居然死机,我粗鲁的骂了一句,妈的!

  算了,午夜,你可能是由于精神太压抑才会导致出现这样的幻觉,你很累,知道吗?

  不是幻觉,我明明看见的,怎会是幻觉?

  别激动,亲爱的,明天再找好吗?

  不,我今天一定要找出来。

  算了,别找了,现在很晚了,明天找,乖啦,午夜!

  我刚准备重启时,他一把将我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到床上,温柔的亲吻我,可是突然,他却不动了,我睁开眼睛看他,云翔?

  我没有心情,对不起,午夜,爸爸的死对我打击很大!

  我紧紧的抱着他,心情有些沉重,算了,云翔,别想太多,人死不能复生,相信叔叔泉下有知,他会希望看见你开心的!

  对不起,午夜!

                 

  我憋了一肚子的疑问,本来想跟云翔说的,可是我想,在这种时候跟他说这些,确实不好,所以我放弃了,再说,我也不忍心看到云翔消沉下去,他现在只有我了,我怎能再伤害他呢?

  虽然这样,但我还是对云翔存有怀疑的,因为太多事情让我感觉,应该跟他有关系,他肯定有事情在瞒着我。

                 

  第十九个男人死亡的时候,我找到了志其,小莹的男朋友。

  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我骗云翔说要去书店逛逛,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陪我逛书店,所以,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是单独的。

  防止万一,我在公用电话亭给志其打的电话,他一直拒绝跟我见面。

  午夜,对不起,我不想见你。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志其,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

  为了让莹莹泉下能够安息,我不希望你把她当成你写作的题材。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因为那天,她给我打过电话。

  哪一天?

  她跳楼的那天!

  他沉默了一分钟,然后说,你在哪里?

  我们去我妈家对面的咖啡厅好吗?刚好等下我回家看我妈。

  好吧,一会儿见!

                 

几乎在我刚到的时候,他也到了,本来我以为他没那么快,想先回家看我母亲,然后再见他的,可没想到他这么快。

  我们选了一个二楼正对着我母亲家的位子坐了下来,我远远的望着家门口,隔了一条马路,所以看不清楚母亲的身影。

  他要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我笑了笑说,怎么?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哦,怎么改成这种习惯了?

  他苦笑了一下说,习惯是可以改的,自从莹莹走了之后,我就在咖啡里没放过糖。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于是我沉默了,他也沉默。

  许久,他才说,听说云翔回来了?

  恩,回来好几天了,他爸爸……。

  我知道,很奇怪。

  是的,很奇怪。

  对了,你刚说莹莹给你打过电话?

  是的,她本来打算跟我说什么,可是电话突然断了,等我赶过去,已经……。

  那天上午我正好在上班,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没有什么预兆吗?

  那你先答应我不许拿这些做题材。

  当然不会,小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天早上,我起的很晚,上班快要迟到了,早饭都来不及吃,她一直拉着我,不让我走,好象很害怕的样子,可我当时没想那么多,都是我的疏忽啊,如果那天我留下来听她说,也许就不会有今天了!说着说着,他的眼里居然有些泪光。

  害怕?她没说什么吗?

  她一直自言自语的说,我该告诉她吗?该说吗?我问她,她没说!

  我的心猛的一阵收缩,我知道小莹说的那个“她”一定是我,我接着问志其,头一天她有什么反常吗?

  有些恍恍惚惚,但不是很明显,所以……我没问她!

  那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事情,那一天她跳楼的时候我在现场,只听见她说了一句话,她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可我阻止不了,对不起,志其!

  这不能怪你,她是我女朋友,我却疏忽了她,只能怨我自己。

  别这样,人都已经去了,别太伤心!

  我只是不明白她怎会突然自杀,我们感情一直很好,没有任何理由的。

  我知道。

  她可能真的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我刚准备说话,手机响了,是母亲打给我的,她很焦急的说,午夜,你在哪里,在哪里?

  我就在你对面的咖啡厅,怎么了?

  赶快回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很重要的吗?

  是的,你快回来,快点!

  好。

  等下,云翔在你身边吗?

  没有,怎么呢?

  那就好,你快点回来!

  还没等我说话她就挂了电话,又是跟云翔有关系,看来我的猜测没错,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我很抱歉的跟志其道别,他微笑着说没事,可是为了买单的事情,我跟志其不停的争执着,最后,我拗不过他!

  我刚准备起身离开,志其突然尖叫起来,午夜,你妈——!

  我顺着玻璃看过去,母亲正站在那幢楼的顶层徘徊着,我顿时脸色苍白,开始摇摇欲坠。

  我必须要阻止这一切!

  我疯狂的向楼下跑去,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父亲已经在一次意外中丧生,我不能再失去母亲,我无法向在上海读书的妹妹交代。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刚跑到楼下,母亲看着我,失声的笑着,然后大声的喊着,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飞身而坠,没有留恋,没有痛苦……

  已经支离破碎……

  我冲到她的身边,紧紧的抱着她被摔烂的身体,发出一种动物般的哀吼“妈——!”

天黑了。

  我什么也看不见。

  生命对于我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从没有像这一刻心碎过,失去父亲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房间三天没有出门,没有说话,也没有进食,父亲和母亲一样的爱我,疼我,可是,我却最终又失去了母亲!

  我攥着母亲的照片哭的没有眼泪,一直以来,母亲就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父亲死去的七年来,母亲含辛茹苦的照顾我和妹妹,如今,妹妹已经在上海念大学,我该如何跟妹妹交代?

  照片上的母亲带着一种与世无争的笑容,是的,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姐妹身上,她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母亲!

  可是一切都消失了,不见了,我再也看不到我的母亲了,我喊“妈妈”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回答我,再也没有人像她那样慈爱的喊我“午夜——”了。

  似乎所有的思想,在那一刻全部崩溃了,我发疯一样冲到云翔面前,拼命的咬他,撕扯他。

  他不说话,也不反抗!

  我大声的哭着,你这个疯子,变态,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为什么要杀我妈妈?为什么?你说话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到底想要达到一种怎样的目的?到底要死多少人你才肯罢休?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不连我一起都杀了?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我,我无力的撕咬他,不停的说着,你还我妈妈,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小莹死了,你爸爸死了,现在连我妈你也不放过,你这个禽兽。

  终于,我虚弱得昏倒在他的怀里……

                 

  醒来的时候,没看见云翔,我猜想他已经走了,他没有告诉我,也没有留信给我,我知道自己不会找他,我们需要冷静,我有些恨这个男人,他的离开算是一种无言的沉默吗?那就是他已经承认这些事跟他有关?抑或是抗议,以离开来证明他的清白?

  我头痛欲裂,浑身虚弱的没有一点力气,我盲目的盯着天花板,像个僵尸一样!

  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绝望过,无助过,感觉自己就像漂浮在空中的气泡,随时都会毁灭。

  那种无形中的恐惧像空气一样无法散去,空洞的眼睛已经流不出一滴眼泪,我已经没有了一切,什么都失去了……

  于是,我想到了死!

  没有任何东西让我有活下去的毅力,我不明白云翔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离开我,我想,我不会再去问的,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

  然后,我看见自己对着镜子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镜子里的脸被绝望揉碎,已经看不见任何血色,似乎没有痛苦。

  我不知道那些安眠药是从哪里来的,我没有买过它们,但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就轻而易举的在那个小抽屉里找到了它们,好象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一样,好象很早就知道我今天会需要它们!

  然后,我安静的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降临,我希望能看见我美丽的母亲,看见小莹,看见云翔的父亲……

  然而,我什么也没看见,只感觉身体在慢慢丧失水分,丧失知觉……

  终于,眼前一片漆黑,我以为我已经死了!

                 

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总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飘渺,虚幻。

  一个沙哑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那是志其,他的一双眼睛通红,天,午夜,你终于醒了。

  志其?怎会是你?

  害我担心死了,怎会这样想不开呢?你并没有失去一切啊,你还有我这个朋友,还有云翔,还有你在上海读书的妹妹,你选择这种方式离开我们,不觉得非常自私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样,真的,只是很绝望,你知道吗?我想哭,可是没有眼泪。

  我知道,莹莹死的时候,我也想过轻生,可终究我还是活了下来,我相信他们泉下有知,一定希望我们活的好,对吗?

  我睡了很久吗?

  没有,醒了就好!

  你是怎么知道我自杀的?

  恩?你给我打的电话啊,你忘记了?

  我给你打的电话?说我自杀?

  是的。

  怎么可能?我记得我并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

  也许是你在潜意识里并不想死,所以在一种快要丧失意识的情况下给我打的电话!

  我没有说话,算是同意他的说法,也许我真的并不想死,许久,我才告诉他,我被一个很荒缪的梦困扰着,他想了想,然后从皮包里拿出一张名片给我,他说,午夜,我不知道怎么帮你,如果你觉得这个梦让你很痛苦的话,你可以去找他,他是我的同学,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心理咨询做的很好。

  你觉得我需要找心理医生?

  不是,但你的状态很糟糕!

  我看了看名片,那是一张散发着淡淡香水味的名片,上面写的地址有些偏僻,但是我知道那条路。他有个还不错的名字,可我看起来却有些说不上来的别扭,张远航!

  志其看着我,继续说着,等你身体稍微好一些,可以去找他,叫他张医生好了,或许他能帮你什么。

  好的,我也感觉最近很烦,发生太多事,可能真的需要看心理医生!我苦笑了一下。

  你打算给小双打电话吗?

  还不知道,我不知道怎样跟她说,再说,我怕影响她的学习,就快要大学毕业了!

  可是总不能不让她知道。

  我会想办法通知她的,放心好了。

                 

  在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下午,我来到了张医生的诊所,本来我还没有决定一定要来的,可是那个梦一直缠着我,让我不知道该怎样。

  那是一间非常小的诊所,但很干净,我轻轻的推开那扇玻璃门,里面还开着空调,只有一个男人低着头在看文件,似乎非常专心,我的进来他好象没有感觉。

  桌上的电脑挡住他脸的下半部分,所以我看不清他的模样。

  我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道留下来还是干脆出去。

  这时,他说话了,没有抬头,也没有看我,很有磁性的声音,我想他可以去做电视主持。

  他说,你先坐一下,我马上就好!

  然后,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十分钟后,他终于忙完了,他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在我对面坐了下来,他是个很英俊的男人,比我想象中要年轻许多。

  他说,我一直在等你!

  等我?

  是的,志其给我打过电话,但我知道你今天会来。

  为什么?

  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有着超人的预感,明白吗?

  噢,明白!我是相信的,不然他也不会一看到我就知道我是谁了。

  你被一个梦困扰着,是吗?

  恩!

  你很寂寞?当然,我是指性方面!他的话有些赤裸,可能所有的医生都是这样的吧。

  不,没有!我感觉自己的脸很烫,两个单身男女在一个房间谈性,我突然后悔来这里。

  如果希望我帮你,你应该向我坦白!他紧紧的盯着我。

  我……我……我想先回去了!

  没关系,但我真的想帮你,你是志其的好朋友。

  谢谢。

  你杀了很多人,对吗?

  不,不,我没有!我的心仿佛掉进了无底深渊,他怎会说我杀了很多人?

  你有,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我没有,没有!

  是在潜意识里,明白吗?你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欲望,不停的吞噬你,所以才会做那样的梦,你在梦里杀人,知道吗?

  不是,我并没有做梦杀人,我想,你弄错了。

  我没有弄错,也从来不会弄错,我是一名很成功的心理医生。

  我走了,再见!我起身准备离开,我突然觉得他很讨厌,什么见鬼的心理医生。

  你一定会来找我的,我知道!

  这次你估计错了,我不会再来找你!我掉头离开诊所。

  忘了告诉你,你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感觉胃里面有些翻滚,我蹲在路边不停的呕吐。

                 

  我盲目的在街上逛着,直到晚上八点多我才准备回家,可是我的钥匙丢了,该死,一定是丢在张医生诊所里,那个笨蛋肯定看到我的钥匙丢在他那里而没有告诉我,所以他才那么肯定的说,我一定还会去找他!

  可我实在不愿意再去找他,我情愿露宿街头!

                 

然后,我想到了志其,我或许可以先去他那里住一夜,等明天让他去帮我拿钥匙。

  于是我按响了他的门铃,他有些惊奇,午夜?这么晚没回家,有事吗?

  我把钥匙丢了。

  晚上没地方住吗?

  恩,可以收留我吧?

  呵呵,,当然可以,只要你不嫌弃!

                 

  然后,我告诉他白天在张医生那里的事情,志其也觉得奇怪,他认为张医生可能在跟我开玩笑,见了美丽的女子或许就会胡言乱语了。我们一直聊到深夜才休息。

  第二天我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张医生的号码,这个疯子怎么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我想了想还是接了,他的声音很急促,午夜,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干嘛一大早把我吵醒?

  志其出事了。

  出事?出什么事?我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现在医院,情况太糟糕,你快点过来。

                 

  挂完电话以后,我迅速的冲到医院,在那间白色的小房间里,门被反锁,医生不让进,因为志其惧怕见任何人!

  只能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户向里面看。

  志其正蜷缩在墙的角落,不停的用手撕扯头发,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

  我转头看着张医生,我问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我也不知道,好象是惊吓过度!

  惊吓过度?

  是的,他一直说,我什么也没看见!而且他只会说这一句话。

  他看见了什么,是不是?

  是的,肯定是看见了什么!

                 

  我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慢慢坐了下来,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昨晚睡觉之前志其都好好的,怎会突然一夜之间这样?他到底看见了什么?小莹的鬼魂吗?可是小莹是他最爱的女人,就算看见她的鬼魂,也不至于会吓成这样,那么,他昨晚到底看见了什么?

  我本来想等过几天志其稳定以后再问他的,可是,已经没用了!

  他疯了!

  因惊吓过度导致精神分裂!

阴雨天持续了三天,仍没有转晴的意思。

  这三天来,我感觉极度的惶恐和恐惧,特别是志其突然一夜之间疯了,而且那天晚上我是住在他家里的,如果晚上有什么动静的话,我应该会醒的,可是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

  他若是在家里看见那么让他恐怖的东西,应该会发出惨叫或者什么声音的,可是我什么也没听到,就像任何一个平常的晚上一样,我怎样都想不明白,他到底是看见了什么,什么东西能把一个大男人吓得精神分裂?

  然而,这三天来也没接到云翔的电话,他好象从这个世界被蒸发了一样,我虽然恨他,可还是非常想念他的,居然在这种时候不辞而别,想念之外更多的是生气,我发誓,他不给我打电话,我是不会主动先找他的,毕竟一切事情似乎都跟他有关系,可是这次志其疯的事情却好象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不知道这座城市怎会变得这样,新闻报道不断的播着那些死亡的男人,那个凶手仍在不停的杀人,他似乎无所不在,又好象是个超人,警方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而那些死去的男人之间没有联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这个凶手好象是一种没有目的的杀人,他为什么要疯狂的杀人呢?死者的那些血是从哪里流出去的?

  这三天里,我跟张医生一起去看过志其,他仍然是那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只要是看见人,他就开始歇斯底里,不停的说着——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他真的只会说这一句话!

  而且,他也认不出来我了,也不认识张医生,他是彻底的疯了,医院对他束手无策,认为康复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一。

  警察局来找了我两次,希望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一些线索,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他们放弃了!

  今天是周末,又是一个雨天,雨水淋在身上,仿佛心都被淋碎了一样,我再次来到张医生的诊所,他正在跟一个男人说话,看见我他们马上就停了。

  那个男人看了我一眼,脸上是种复杂的表情,他跟张医生说,那我先走了,以后再电话联系!说完便起身离开诊所,刚出门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便消失在雨中。

  我坐了下来说,他认识我吗?

  谁?

  刚出去的那个人。

  我不知道,怎么了?

  他一直看我,我觉得很奇怪。

  女人嘛,长的漂亮当然有人看,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也不是一件坏事!他每次跟我说话都这样,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很色。

  你的病人吗?

  不是,朋友,怎么?对他感兴趣?

  没有。

  还一直做那个梦吗?

  是的。

  你有多久没过性生活?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不想跟你谈这些。

  不谈这些?那要我怎样帮你?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我那个见鬼的梦,我想跟你谈谈志其的事。

  你是一位作家?

  不是,只是喜欢写小说。

  用你的文字杀人,是吗?

  我……

  杀人有很多种方式,你选择了用文字。

  我小说里面的人都是虚构的。

每一篇小说都有作者的影子,在潜意识里,你憎恨这个世界,憎恨一些男人,你希望他们消失,于是,你不停的杀人,这样,你会觉得很快乐,在心理上得到一种满足,可是,你也会害怕,也会感到恐惧,所以你才会痛苦,对那个梦毫无办法。

  可是写小说跟那些梦没有任何关系。

  你错了,当然有关系!

  我不明白。

  他刚准备接着说,电话响了,他向我抱歉的微笑,然后接听电话,我看到笑容从他脸上消失,慢慢凝固,半天,他才挂掉电话,从头到尾,他接电话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

  他站起来冲到桌边,把所有的文件全部扫到地板上,像头发疯的野兽一样朝我大吼,你给我出去,马上消失,听到没有,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我被吓呆了,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他继续对我吼着,出去啊,叫你出去,好,你不走是不是?那我走!

  说完他就往门外冲去,我怀疑电话是他女朋友打来的,要跟他分手,不然他怎会突然这样?

  他也疯了吗?

  他马上折回来,依然朝我发脾气,错了,这是我的诊所,不应该是我走,你赶快离开这里,听到……没有?

  他居然蹲下来开始哭着,一声比一声破碎。

  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他,失恋也用不着这样吧?

  他喃喃的说着,死了,都死了,都死了。

  死了?谁死了吗?我在心里问着自己,可我不敢说出来,我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被他打翻在地,他还是一直赶我走,我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离开他那里。

                 

  晚上,我刚准备连线上网,却接到张医生的电话,听出来他已经恢复正常。

  午夜,我为下午的事向你道歉。

  没事的。

  可以到我这里来一趟吗?

  现在?

  是的,我想见你。

  哦,,不要了,很晚,我打算写点东西。

  那就算了。

  拜拜!

                 

  我打开论坛,晕,又是一篇恐怖小说《千年的噩兆》,为了怕这篇小说又会像上次一样突然消失,我特意把地址保存了起来,我把它转发给一个好友,等一下可以从聊天记录里面取出来,那位好友马上就回了信息,这是什么?

  一篇文章的地址,帮我保存一下。

  好的,我也去看一下。

  恩!

  我松了一口气,这下总不会不见了吧?我看了看这篇小说,很短,只有几行字。

                 

  这是一个千年的噩兆,谁也逃不掉。

  下一个可能就是你!

  以死亡来付出代价,多么沉重。

  我曾经跪在神的面前忏悔,可是没用,罪恶已经使我丧失本性,我必须要这样生存着,因为我要照顾她,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

                 

  我准备给他写回帖,因为我觉得写这篇帖子的人一定非常矛盾和痛苦,我虽然看不太懂,可还是要安慰他的,我好不容易想出一段非常好的话准备给他回帖,可是上面却出现“该页无法显示”,然后我点后退,却什么也没有了!

  我早料到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还好开始有保存,我马上从聊天记录里翻出地址,打开一看,却是一张婴儿的照片,这不是搞笑吗?怎会这样?刚好那位好友发信息过来,他说,午夜,怎会给我看这样的照片?还好我旁边没有人。

  你看到的是什么?

  黄色的照片啊,有些……不堪入目,呵呵~~~!

  晕~~!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我看了一下时间,快10点了,这么晚会是谁来找我?我莫名的感到一阵害怕,壮着胆子问道,谁啊?

  午夜,是我。

  张医生?这么晚有事吗?

  是的,你先开门好么?

  可以明天说吗?

  你害怕我?

  噢,当然不是!说完我拉开门,他走进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有些不自在,张医生,找我什么事吗?

  知道我下午发生什么吗?

  我不知道。

  我妹妹死了。

  你妹妹?怎会这样?

  被人谋杀,分尸了~~!

  天~,查出来了吗?

  没有,我傍晚去认尸,很惨。

  我不知道怎样说,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这么晚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还是有什么目的?我胡乱想着,然后起身给他倒水,我突然感觉心跳加快,好象不能呼吸一样,因为我感觉到在身后有一双火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午夜,你很性感,知道吗?我妹妹的身材跟你一样好,可惜死了,而且还被分尸,我想那被分开的身体一定还是那么漂亮……

  张医生,别说了……

  不,我要说,十三年前,在那间破旧的房间里,我亲眼看见妹妹被继父压在身体底下发出那种痛苦的哀叫,那些眼泪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年她只有9岁,你知道吗?

  我没有说话,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总感觉恐惧一点一点的加深,就快要被吞噬了,可他似乎不能停止,仍然继续说着。

  后来她长大了,非常的漂亮,皮肤很白,很嫩,就像绸缎一样,女人天生就是尤物,男人都会死在里面,可是她不听话,总是跟我作对,这个贱人!

  他有些激动,我麻木的听着,身体冰凉,我不知道他怎会这样?感觉他心理有些不正常,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来,我说了一句我自己也不相信的话,你杀了她?

  没有,谁说是我杀的?我没有杀她,她只是不听话而已,我没必要杀她,我很爱她!他又开始发疯一样的喊着,然后端起那杯水一口喝个精光,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他赶快离开。

  我走了,明天一起看志其!

  说完,他头也不回就走了出去。

  黑夜里,我孤独的蜷缩在沙发上任恐惧撕咬着我的心脏……

天还在不停的下着雨。

  这个雨季似乎特别漫长,整个城市带着一种潮湿的腐烂味道,让人的心情永远无法平静下来。

  **在窗前看那些雨水不断的飘落下来,心情难受到极点,似乎一切跟我有关系的人都遭受到了意外,我认识张医生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所以,我不知道他本来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从见他的第一次,他就没给我留下好印象,特别又是昨晚发生的事情,我更不了解他,但从他说的那些话来看,他的家庭不好,他有个继父,而且他的继父在十三年前强奸了他的妹妹。

  我想起来他在说到他妹妹时的那种表情,似乎非常激动,那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跟他妹妹之间的关系一定不寻常。

  我突然对这个男人有着极大的兴趣,我有种很强烈的欲望想要了解这中间复杂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我还是很自私的,因为我需要一些写作题材,张医生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对象!

  可是要怎样才能了解这些呢?如果志其没有疯的话,他一定能告诉我一些关于张医生的事情,可是他却莫名其妙的疯了。

  我想,张医生是把我当成朋友的吧,否则他不会跟我说那些,可是转念一想,又好象不对,更确切的来说,他是有一种目的,至于什么目的,我不知道。

  我离开窗户,走到床上躺了下来,我想念云翔,这个男人现在哪里?他怎能忍得住这么多天不跟我联系?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我拿起手机,好想给他打电话,可我最后还是忍住了,他都不管我的死活,我为什么又要牵挂他?算了,他如果心里真的有我,他就不会放任我不管的。

  快要中午的时候,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志其昨天深夜割脉自杀了,因为精神崩溃,最终,他是怎样疯的事情彻底的成了一个谜!

  下午,我去了一趟张医生诊所,因为他说分析到了一些关于志其的事,但是对昨晚的事情他只字不提,好象根本没发生一样。

  他说,你下次不要穿得这样性感,会引人犯罪的!

  志其昨晚自杀了,你知道吗?

  知道。

  本来还希望他好起来,可以知道一些线索的。

  午夜,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你怎么没有想到?

  想到什么?

  我怀疑他根本没有疯!

  为什么?

  疯子跟白痴是一回事,你有见过白痴自杀的吗?

  可是医院也断定他精神分裂。

  我相信他确实看见了这一生令他感到最恐怖的事情,他只是不敢说出来,他在逃避,害怕,他以为他能从那种噩梦中醒来,可是他失败了,所以他选择自杀!

  那他究竟是看见了什么?如果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我应该知道的。

  为什么?

  因为我那天住在他那里。

  住在他那里?你们……?

  不要误会,我们是好朋友。

  当然不会误会,可越是好朋友越容易出轨。

  张医生,我希望你不要再开这种玩笑,否则我们之间无法继续交谈。

  OK,你要跟我怎样交谈?谈你那个春梦吗?

  你……

  不要生气,这是治疗,懂吗?女人生气很容易老的,特别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

  我不需要你的治疗,我走了!我站起身准备离开。

  你跟我妹妹很像,身材很像,连生气也这么像!

  我没有理他,重重的关上门向外走去,差点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我抬头一看,是那个我那天在张医生诊所看到的男人,他朝我笑了笑,他的嘴唇很性感。

  怎么了?这么生气?

  他是个变态。

  呵呵~~~,是吗?

  是的!我转身离开,他从后面叫住我,等等!

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笔写了一个号码给我,他说,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可以找我,或许我能帮你。

  帮我?

  是的,你的状态很糟糕,我第一天看见你就知道。

  你也是心理医生?

  哦,不是,我是警察。

  我随手把他的号码放进手提包里然后跟他说再见,透过那扇玻璃门,我看见张医生一直坐在那里看着我们。

  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

  他说,是你吗,午夜?

  你是?

  我是那个警察。

  你怎会知道我的电话?

  这个太简单了。

  有事吗?

  恩,我想问一下,你跟张医生认识多久了?

  不是很久,怎么了?

  你是他的病人?

  不是!

  我正在调查他妹妹的那宗分尸案。

  哦,有线索了吗?

  暂时没有。

  我帮不了你,对不起!

  没关系,如果发现什么,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会发现什么?

  是的!他轻轻的笑了笑,便挂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又开始发呆,我会发现什么呢?听他的语气,我似乎能发现什么,可是这宗案件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啊,难道是要我从张医生那里发现什么?但这似乎不可能!

  第二天上午,我又被那个警察吵醒,他约我见面,想要跟我谈些事情,我想了想,他跟张医生是朋友,应该会了解一些张医生的事情,所以,我同意见他。

  我依然选了那间母亲家对面的咖啡厅。

  我一边喝咖啡,一边想着那次母亲自杀的事情,她跟小莹的自杀方式一模一样,同样说了一句,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些告诉那个警察,若是告诉了他,必定就会牵扯到云翔,可我依然那么深爱云翔,我无法将他交给警方。

  他说了一句,想什么呢,有心事吗?

  想起那天我妈就是从对面那幢楼房跳下来的。

  知道你妈为什么会自杀吗?

  你们警察局已经问过我100遍这样的问题了,我已经不想回答。

  对不起!

  没事,对了,你跟张医生是很好的朋友吗?

  也不算是很好,五年前为了一宗案子我们才开始交往的。

  什么案子?

  为了他妈妈的死。

  他妈死了?

  恩,当时我们怀疑跟他有关系。

  他妈怎么死的?

  被人谋杀,分尸。

  天,那不是跟这次他妹妹的死因一样?

  是的,可以说一模一样。

  为什么怀疑他呢?

  这话说来就很长了,得从他的童年开始说。

  我有时间听完。

  听说你是一位作家?

  呵呵~~,不是,只是爱好。

  也许张医生可以做你最好的题材。

  恩,你说吧。

  张医生,本来的名字叫张井,他一出生的时候父亲就出意外死了,在他五岁那年,他母亲嫁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有一个女儿,也就是他死去的那个妹妹,可是他的继父是个瘾君子,吸毒很凶,而且总会把他吊起来打,他母亲是个很懦弱的女人,后来他继父参与一件重大的抢劫杀人案而被枪决,再后来他十二岁那年,他母亲再次跟一跟男人结婚,当年他的妹妹八岁,在学校他是彻底被孤立的,别人很排挤他,而且看不起他,经常欺负他,所以那时侯的他心理上遭受到很大的创伤,接下来就逃学,学抽烟,喝酒,他母亲从来不管他。

  他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着。

在他十三岁那年,他亲眼看见继父强奸他妹妹,他继父也被枪决了,因为强奸幼女。然后他母亲就有些疯疯癫癫,经常在外面跟不同的男人过夜,他长大的时候被警察局传了好几次,因为他总是骚扰一些女人,他恨他的母亲,经常酒醉后撕打他的母亲,有一次甚至说要杀掉他的母亲,然而他母亲终于被人谋杀,所以我们怀疑是他干的。

  我的心脏被一阵恐惧紧紧的抓住,我真的没想到张医生的家庭背景是这样的,如果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人,他确实有杀人的嫌疑。

  我继续问他,知道张医生跟他妹妹之间的关系吗?

  知道,他们好象在同居。

  同居?天那!

  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可还是不太好,那后来呢?他怎会做了心理医生?

  他母亲死后,我们开始调查和审问他,可是他有不在场的证据,所以这件案子一直拖到现在仍然是一个谜,他母亲死后的一年,他出国了,但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出国,去年刚回来,然后就以心理医生的身份出现,改名——张远航!

  那你们也怀疑这次他妹妹的死跟他有关?

  这不能确定,正在调查。

  我没再说话,心里有些疑问,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约我出来说这个,他跟张医生是朋友,可是跟我却只见了三次面,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用意是什么?

  然后,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真的不知道这段时间怎会发生这么多离奇的事情,那些莫名其妙的死亡案件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又来这件事。

  你说的是那些无缘无故被人谋杀的男人吗?

  是的。

  大家都觉得奇怪,不知道那些人是因为什么失血过多的。

  我们很头痛!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你的意思是说,鬼魂杀人?

  有……可能!

  午夜,你恐怖小说写多了吧?

  我只是这样猜测。

  大凡写作的人都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听说你有男朋友了,是吗?

  你在调查我?

  不是,听说的。

  是的,我们感情很好,我想……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赶一篇稿子。

  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的,谢谢!

  下次跟张医生在一起小心一点,因为……他跟别人不一样。

  我会的!

                 

  我刚回到家,手机就响了,我一看,又是张医生那个疯子,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诡异的笑。

  咖啡喝完了?

  你跟踪我?我很恼火的大叫了一声,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跟踪我。

  我只是路过,碰巧而已,怎能用跟踪这两个卑鄙的字眼?

  我明天换电话号码,不,下午就换!

  纯粹为了躲避我?

  随你怎么想。

  那就是承认了,据我分析,你换号码的原因是爱上我了。

  你……

  不然你怎会要换号码?

  讨厌你,疯子!

  讨厌是喜欢的前兆,明白吗?

  ……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调查我?

  我……

  哈哈~~~开玩笑的,别当真,你不会真的调查我吧?

  你这个神经病!

  漂亮的女人不要说脏话,否则会影响你的形象。

  在你面前我不需要什么形象!

  好啦,玩笑到此为止,下午来一趟我的诊所,给你看一个东西,相信你会有兴趣的。

  什么东西?

  来了再说,下午见,亲爱的!

  我还想说什么,他已经挂了电话。

  还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了,我看也没看号码就接听了,以为又是张医生打来的,可是那头没有声音,我“喂”了半天也没有反应,正准备收线,却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声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么阴森,那么苍白,似乎不是——人的声音,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千年的噩兆,还记得吗?

  然后又恢复寂静,他的声音消失不见!

我拿着电话久久的呆在那里,到底是谁给我打电话的?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千年的噩兆,什么意思?然后我从手机上找那个打过来的号码,却只有张医生打过来的10点38分的号码记录,会不会是他跟我开玩笑的?于是我打过去给他,为了证实是不是他干的,我第一句就说。

  千年的噩兆,还记得吗?

  午夜,说什么?记得什么?

  别不承认了。

  你疯了。

  你才疯了,刚电话是你打的吗?

  是呀,不是说了叫你下午来的吗?

  不是,后来的。

  那就没有。

  真的没有?

  当然,我骗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你想我可以直说,或者现在就过来嘛,干嘛又打一次电话?很寂寞吗?

  神经病!

  挂完电话以后,我不停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是张医生,那会是谁?怎会没有号码保留呢?为什么只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就没有声音了?而且那个声音如此恐怖。

  千年的噩兆,千年的噩兆………!

  我反复的这样念着,他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我突然盯着电脑不动了,因为我想起来了,记起来了。

  千年的噩兆,正是我前天晚上张医生来的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他是那篇文章的作者吗?抑或是看过那篇文章?可是他怎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难道是我身边熟悉的人?可我熟悉的人一个个都离我而去,除了张医生和那个警察,云翔依然没有消息。

  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全身无力,快要虚脱一样,我可能生病了,需要看医生。

  我不知道那个电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暗示我什么,可是我听不懂,然后,我连线上网,希望可以在论坛上找到这篇文章,可是没有,只有一些读者的回贴,问我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新的作品。

  我痛苦极了,打开OICQ,却看见云翔在线,我的心猛的颤抖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我想问他哪里,现在好不好?可是我强忍着不跟他说话,他居然可以这么久不跟我联系,然后他打了一个微笑的符号过来给我,我没有理他。

  他接着说,我从昨晚等你到现在,午……夜!

  你为什么消失这么久?

  不要问,好吗?只要知道我爱你,一直都是。

  我想听你的解释。

  下午五点的飞机小双会回来,你去接她。

  你现在在上海?

  是的!

  那你跟她一起回来吗?

  我不会,我还有些事,亲爱的,可能过两天我就回来了。

  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打完这些字,我知道无法恨他,就算他有千错万错,可我依然无法恨她,泪水滴到冰凉的键盘上,心被烧得灼痛。

  我知道,我也一样想你,下午记得接小双,她情绪很不稳定。

  你跟她说了是吗?

  是的,她没有怪你,她是个聪明的女孩。

  嗯,我下午去接她。

  我要下了,亲爱的,还有重要的事,想你每一天!

  你有事情瞒着我吗,云翔?

  可是他已经下线了!

然后,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云翔消失的这些天都在上海吗?他怎会突然找我妹?可是去找我妹妹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一直都不告诉我?

  下午快要两点的时候,我来到张医生的诊所,他正在接电话,看见我,他匆匆说了声“再见”就挂了电话。

  我看着他,冷冷的说,叫你来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不能叫你来吗?

  你怎么这样?

  我只是想见你一,午夜。

  你这个神经病。

  不要叫我神经病,我讨厌别人这样叫我,而且我也不是神经病,我很正常。

  你如果正常的话就不会跟你妹妹在一起!刚说完我就知道说错话了,可是已经晚了,我脱口而出,我坐在那里等他发脾气,他真的开始发火,非常激动。

  谁告诉你这些的,你真的在调查我?是谁告诉你的?肯定忆明那个笨蛋是吗?

  忆明是谁?

  就是那个警察,他告诉你这些是什么目的?他泡你也用不着把我牵进去,那他怎么不告诉你他跟燕子的事情?

  燕子是谁?

  就是我妹妹,笨蛋!

  他跟燕子有什么关系吗?

  你可以自己去问他啊。

  说完他把脸靠过来,热气吹到我的脸上,他轻轻的话着,为什么要调查我?对我很感兴趣吗?

  哦…,不……是!

  别害怕,亲爱的,我不会伤害你!他深深的盯着我的眼睛,声音温柔得让人窒息,他突然之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没有…害怕!可是我知道自己害怕,害怕得全身软弱无力,可以听见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你如果想知道我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问我,只要你愿意听,我可以一直跟你讲,知道吗?不要去问别人,他们都是在欺骗你。

  我没有问…别人!

  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你没有问别人怎会知道我跟燕子的事情?他猛的站了起来,声音提高了八度!

  我吓得说不出话,只感觉到害怕,害怕得近乎麻木。

  他弯下身子,嘴唇贴近我的身朵。

  燕子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跟你一样,午夜,你很性感…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把抱住我疯狂的亲吻我,手伸进我的内衣,由于惊吓过度,我居然丧失反抗能力,任由他亲着,他的手不停的在我衣服里抚摸着,他呼吸渐渐急喘。

  然后,他抱起我,一边吻住我的唇一边向里面走去,他轻轻的把我放在那张小床上,热烈的吮吸我的舌头,我丧失知觉的任由他摆布。

  由于那天穿的是一件紧身的短裙,所以他很轻的就把手伸进我的内裤,我浑身一颤,似乎想反抗,可是我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没有能力。

  然后我看见所有的衣服都扔在地板上,他不停的吻着我的身体的每个部位,喃喃的说着。

  午夜,我喜欢你,知道吗?第一天看见到你我就有种欲望,我要得到你,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

  “咚……”,一阵敲门声把我拉回现实,我忘记当时是怎么样起身穿好衣服的,只记得那个耳光是如此用力,以至于我的右手一直火辣辣的痛。

  我冲出了门去,敲门的是忆明,那个警察,他用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我恨不得地上裂开一道缝钻进去,不过还是非常感谢他的,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了。

  回到家里我不停的冲凉,狠狠的搓着被张医生亲吻过的地方,眼泪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我这么讨厌张医生,当时为什么会丧失反抗?难道是我潜意识里并不想反抗?我需要他的亲吻?不!不可能的,我怎会变得如此放荡?

  趴在浴室的墙上,我放声的哭着,好像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走出浴室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无数次,除了张医生打来的,还有一个是忆明打的,想到忆明,我突然想起来张医生说的那句话“那他怎么不告诉你他跟燕子的事情”?他跟燕子之间有什么关系?那他为什么上午并没有跟我说过?他在刻意隐瞒什么?

  于是我打过去给他,由于哭得太久,我的声音很沙哑。

  你找我什么事吗?

  你没事吧?我很担心你,午夜!

  我…没事!

  他欺负你了,是不是?

  ………

  我会警告他的,你放心好了。

  算了,过去了。

  我…有些东西,不知道要不要给你看?

  什么东西?

  在张医生家里搜到的,下午可能要逮捕他。

  你们确定是他杀了燕子?

  很有可能,你现在方便吗?

  怎么?

  我想来你那里一趟。

  我看了一下时间,4点十分,还有一些时间,于是我说,那你来吧!

一分钟后他就敲门,我很惊奇,你在我家楼下?

  我只是非常担心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保护公民是我的职责。

  我笑了笑说,谢谢,你要打算给我看什么呢?

  他拿出一叠照片放在桌上,你自己看!

  我拿起来一看,天哪!顿时感觉脸被烧得通红,全身滚烫难忍,那些全是不同女子的裸照,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这些是在张医生那里找到的?

  是的!

  他……这个变态,怎么有这样的嗜好?

  你再仔细看那些女人的脸,看她们的表情。

  我拿着照片看着,并没有看到什么不一样,只是她们全都紧闭着眼睛,我问他,这些全是人家睡着的时候他拍的吗?

  我看不是这么简单,每个女人的姿势都很僵硬,我怀疑他在拍这些照片时,那些女人已给死去!

  天!无边的恐惧从我的心中再次升起,我呆呆的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尊苍白的塑像,只有脉膊在喉咙里跳动着。

  脑子里出现一幕幕恐怖的画面,犹如在放电影一样,我仿佛看见张医生跟那些不同的女人做爱,然后把她们杀死,再帮她们摆着一些不同的姿势,不停的拍照,随后便将她们的身体锯开,血喷到他的脸上和身上,他没有害怕,脸上似乎带着一种满足的神情。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胃里面一阵翻滚,我冲进卫生间剧烈的呕吐。

  忆明追进来,扶着我,关心的说,怎么了,午夜?哪里不舒服?

  我虚弱的摇了摇头。

  然后他把我扶到床上,帮我盖好被单,他给我倒了一杯水慢慢的让我喝下去,他的眼底有些伤感。

  他说,对不起,真的不该给你看这些,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张医生是怎样的人。

  没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我去帮你买些药吧?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你跟燕子认识吗?

  燕子?认…识,怎会问我这个?

  问一下,没什么。

  不……过,虽…然认识,但……是,没说过几句话!

  哦!

  那你休息,我先走了,晚一些再给你打电话!

  说完他起身离开,我觉得他在隐瞒我什么,他跟燕子之间绝对不止这么简单,我敢断言!他的眼里有丝慌张和痛楚,而且说话支支吾吾。

  他为什么要隐瞒跟燕子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告诉我那么多张医生的事情?为什么要给我看照片?我不是警察,也不是记者,他没必要告诉我这些的,纯碎只是为了让我看清张医生丑陋的一面?

  我真的不知道,我快要被他们搞疯了。

机场!

  由于误机,八点三十分小双才到,一头飘逸的长发衬托着她娇小的脸,显得特别漂亮,我自己都记不清有多久没见到她了,一看见我她就拥着我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眼泪滴到她的头发和肩膀上,心里是种说不出的痛。

  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沉默,我也沉默。

  回到家的时候,她靠在沙发上,有些疲惫,没有看我,也没有说话,我不敢看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许久,她才幽幽的说,午夜,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

  她从来没叫过我姐姐。

  我说,我也不知道,对不起,小双,我阻止不了……

  我知道,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云……翔现在好吗?

  云翔?那要问你自己啊,我怎么知道?

  可我很久没见过他了。

  我比你更久没见他。

  他不是在上海?不是跟你在一起?

  至于他在不在上海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没有跟他在一起,没有见过他。

  难道不是他告诉你家里出事了吗?

  是的,我只是接到他的电话。

  哦,,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过几天吧,午夜,我想洗个澡早点休息,感觉好累。

  那我去给你放水。

  不,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说完她站起身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便走进浴室。

  云翔是不是真的有事在瞒着我?他如果在上海,为什么没有去找小双?而且只给她打电话?可他到底去上海干什么?我或许可以给他公司打个电话,问他现在哪里,我找到他公司的号码刚准备给他打过去,手机响了,那是张医生,我气愤的按掉电话,这个变态,我不会接他电话的,可他似乎不甘心,一直打,我拿着手机走来走去,终于,我还是接听了。

  干嘛?我的声音又冷又气愤。

  午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现在不是接了吗?

  可我打了十六次,你才接的。

  是的,找我什么事?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只是喜欢你,喜欢你难道有错吗?

  可你不应该不尊重我。

  我情不自禁,午夜,你太像燕子了,你很性感,而且你当时很温柔,我相信你也一样需要我,如果不是因为忆明那个笨蛋……午夜,你是喜欢我的,知道吗?

  胡说,你在胡说,我根本不会喜欢你,我要挂电话了。

  等等,我跟你说一件事。

  说,快说。

  知道下午忆明来干什么吗?

  不是逮捕你吗?

  你又知道了?

  当然,像你这种人应该被逮捕。

  为什么?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你怎么认为我好象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样?

  你自己心里明白。

  不明白,我根本就没事,所以现在诊所。

  你被放出来了?

  我没罪为什么要扣押我?午夜,你应该要相信我,我什么也没干!

  恭喜你被放出来,不过迟早是会抓住你的,你不要太得意!

  噢,天,你怎么这么喜欢我被抓起来,这样你能得到什么好处,亲爱的?

  至少我不会被人继续骚扰。

  我只是爱你。

  我要休息了。

  你妹妹回来了是吗?听说她很漂亮。

  张远航,我警告你,别对我妹妹打主意,否则有你好看!

  当然不会,我只对你感兴趣。

  是吗?谢谢。

  不要用这么尖利的语气跟我说话,唉,你是第一个让我头痛的女人,总有一天你会相信我的,燕子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我那么爱她,怎会舍得杀她,就像我这么爱你一样,我会杀了你,而且把你身体锯开吗?被分开的身体是不再漂亮的,让我晚上独自抱着一只手臂或者一条大腿睡觉,我会害怕的。

  我不想跟你说了!

  小双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看着我,她有些奇怪,不知道我怎会这样害怕和激动,我能想象出来我的脸此时苍白。

  张医生继续说着,午夜,你睡觉的姿势很美,很能勾起人的一种欲望。

  你偷拍我的照片?

  还记得我那天跟你说的一句话吗?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知道吗?燕子的照片被我撕烂了,因为她死了,她的美丽消失了,但我要提醒你,午夜,像你这样的女人,是很容易让人想被分尸的欲望,你要小心一点,不如明天搬来跟我住,我会保护你,怎样?

  变态,你这个变态!说完我猛的挂掉电话,眼前开始模糊,我想大哭,可是强忍住了,我不想让小双担心我。

  我害怕张医生再打过来,于是,我赶快关机了。

  小双蹲在我的身边,双手圈住我的腰,午夜,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用手轻轻抚摩她湿的头发,想对她微笑,可没笑出来,我说,没事,别担心我,只是一个朋友跟我开玩笑。

  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只是不想告诉我,怕我担心,可是我已经长大了。

  真的没事!我轻轻的咬着下唇。

  想哭就哭出来吧,午夜!

  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晚上,我和小双拥在一张床上睡,她跟我讲了很多,也讲了很久,说她们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说她怎样暗恋上一个男生,顺着微暗的光线,我看见她的脸上是一片天真无邪,我知道她还是个孩子,不能受任何伤害,所以,我不能告诉她我身边所发生的一切,更不能让她接触张医生。

  除了云翔,她现在是我唯一的一个亲人,我不能再让她出意外,我在心里默默祈祷,象她这样纯洁得象一张白纸一样的女孩,希望老天不要让我失去她。

  她在我怀里撒娇,非要让我跟她说我跟云翔之间的故事,我们是怎样相爱的,怎样一起生活的。

  想到云翔,我的心里一阵酸楚,他虽然爱我,但这段时间却发生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不能告诉小双这些,于是,我开始编些非常感人的故事,由天长期写小说的缘故,我的故事编得如此动人,以至于小双被感动得流眼泪。

  许久,我的身边传来一声叹息,我轻轻的问小双,叹什么气呢?

  她没有理我,我低下头去看她,她已经睡着了,浓密的睫毛上是晶莹的泪珠,我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可是她已经睡着了,那又是谁在叹息,难道是我的错觉?怎么可能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响了,我看了一下时间,三点十分!这么晚会是谁给我打电话?而且是打我家里的。

  我害怕吵到小双,所以电话只响了一声我就接了,小双翻了个身又进入梦乡,嘴里在喃喃的说着什么。

  电话是忆明打过来的,他说,睡了吗?午夜?

  还没有,睡不着,有事吗?

  你妹妹回来了吗?

  是的,在睡觉。

  那我现在过来一趟好吗?

  太晚了,有事吗?

  是的,很重要的事。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那好吧!

  一分钟还不到他就敲门,我问他,你又在我楼下?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真的想不通,他为什么总是在我的楼下?监视我吗?为什么要监视我?

  他看着我说,你现在可以放心了。

  放心什么?

  他死了!

  谁?我的心猛的跳了一下。

  张医生!

  啊,他?他怎么会突然死了?

  一点钟在他诊所割脉自杀。

  为什么?

  初步断定属于畏罪自杀。

  真的是他杀了燕子?

  应该是的,否则他为什么自杀?

  我没有说话,陷入深深的沉思当中,大概十点多张医生才跟我通过电话,完全没有自杀的预兆,可怎么会突然自杀了呢?

  这时,我看见忆明正盯着我卧室的门不动,我转头看过去,只见小双懒散的站在那里,身上是件非常透明的睡衣,她娇好的身体若隐若现,她也正在看着忆明。

  在那一刻,我有预感,他们之间会发生某种感情,这种预感非常强烈。

  果然不出我所料,忆明第二天上午就打电话来找小双,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因为小双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十分钟后,小双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我问她,跟他一起出去吗?

  嗯,回来再告诉你哦!

  你喜欢他?

  我……不是的,我不知道!她低着头,脸上是种少女的羞涩。

  自己小心一点,小双,别让我担心。

  我会的!

小双出门后,**在沙发上不停的想着张医生突然自杀的事情,他为什么会自杀呢?真的是畏罪自杀吗?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不对,一点钟自杀,那他就是突然自杀的?可是他已经跟我说他没杀燕子,警察局已经放了他,难道是又找到什么证据了吗?

  这时电话响了,我冲进卧室接电话,以为是小双打来的,可是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我记得,我永远记得他的声音,象个恶梦一样的令我不安,令我恐惧。

  “故事该结束了…`”然后消失不见,我拿着电话在久久发呆,什么故事该结束了?这一切都是跟张医生有关系吗?如今,他死了,故事也就结束了,是这样吗?

  可是,我的心底还有太多的谜底没有被解开,那些人的自杀和志其的疯,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我渐渐期盼这个神秘电话再次打来,我想要了解其中的秘密,心被撕裂的感觉让我再次痛不欲生!

小双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我迷迷糊糊的靠在沙发上差点睡着了,是忆明陪她一起回来的,看得出来他们在一起非常开心,对忆明我始终抱着一种不好也不坏的态度,因为我们接触的时间并不久,所以我不太了解他,但他也没留下什么太坏的印象给我,我想,只要他对小双好,我是不会干涉他们的,再何况,从小双的神情来看,小双似乎对忆明的感觉很好,不过,忆明确实是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他看着我,脸上有些羞涩,他说,午夜,我……我先走了。

  怎么了?

  下午局里还有些事,张医生的案子还没定下来。

  不是说了畏罪自杀吗?

  哦,是……是的!他突然变的异常紧张,好象很不自在。

  难道不是自杀?

  你,他应该是自杀的,应该是的!

  你怎么了?

  没事,我也觉得很奇怪,他怎会突然自杀,那些照片他说不是他拍的。

  可你不是说是从他那里搜到的吗?

  是啊,可能弄错了。

  在他家里搜到的还会弄错?

  午夜,你让我紧张。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姐姐!他转头看小双,小双微笑的低着头。

  呵呵~~~对不起,小双是个很不懂事的孩子,我希望你不要欺负她。

  我怎会舍得欺负她?疼她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

                 

  小双送忆明下楼,十分钟后才回来,我不仅想到云翔,我深爱的男人现在哪里?这段时间怎么总是这样神秘兮兮的?我们相爱了这么久,他为什么还有事瞒着我呢?他到底在搞什么?

  想到这里,我准备打开电脑给他写信,告诉他我多么想念他,我不希望他继续在外地工作,这样分开的想念实在太折磨人了,我情愿自己辛苦一点,多写些稿子赚稿费,或者找其他什么工作,也不想他离开我了,我需要他,特别在这时候。

  卧室的电话响了,小双跳起来说,我去接!

  她可能以为是忆明打来的。

  然后我听见她说,喂……是我,你怎么知道?……什么?……你打算回来了?……呵呵~~很好呀……我也很想你哦,不过有个人更想你啦……恩?……在啊……在那坐着发呆……肯定是在想你啦……哦……什么?……你怎么知道的?……呵呵~~~……为什么?……哦,那好吧,你等一下……恩……好的!

  然后小双叫我接电话,是云翔打来的,我冲进卧室接电话,小双轻轻的关上门走了出去,一听到云翔温柔的声音,我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滚了出来。

  他说,午夜,午夜,你还好吗?

  不……我不好,不好,云翔,我想你。

  别哭,亲爱的,我更想你,可是最近太忙,我没办法走得开。

  最近这边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快要疯了,云翔。

  我知道,我都知道,午夜,虽然我没跟你在一起,但我一直默默注视着你的生活,你身边发生的事我全部知道,午夜!

那你回来好吗?不要那边的工作了,我们可以一起找别的工作,我不想你再离开我了。

  好,好的,午夜,我就要回来了,回来陪你,再也不离开你了,好吗?

  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好吗?后天我就回来。

  好,我等你。

  午夜,告诉我一件事。

  告诉你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发现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你……会原谅我吗?

  你做了什么?

  你先回答我。

  只要你不是为了别的女人要离开我,我都会原谅你。

  但……若是比这更严重呢?

  你……真的有了别的女人?我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有些摇摇欲坠。

  不是,午夜,别胡思乱想,你只要相信,我爱你,爱你,明白吗?

  可是你刚刚……

  我跟你说笑的,对了,午夜,让小双明天就回学校!

  为什么?

  你要听我的,知道吗?我不会害小双。

  可是没有原因,我怎么要她回学校?

  一定要她回学校,远离那个警察,明白吗?

  忆明?不明白!

  我不知道怎样跟你说,但是一定要她回上海。

  我想知道原因,云翔!

  OK,她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将会有危险!

  危险?什么危险?我越听越不明白了。

  电话里面说不清楚,反正你先送她走,后天回来我跟你解释。

  哦,那好吧!

  拜拜——午夜,想你!

  我也是。

                 

  挂完电话以后,我的心情很沉重,为什么云翔一直让小双回上海,不然会有危险?为什么呢?难道忆明会伤害小双?怎么可能?云翔应该不认识忆明呀,怎会这样说呢?但我一直非常尊重云翔,我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何在,但还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于是我跟小双商量让她回上海的事情,她很不高兴的说,云翔刚在电话里也是这样说的,可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但他这样说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说的。

  可是……

  我知道你对忆明的感觉,可现在你还小,说不定也是一个考验他的机会呀,对吗?

  小双起初还是不答应,但后来在我一直的劝说下她终于同意明天离开这里回上海,但她离开之前要见一趟忆明,我同意了。

  她走进卧室给忆明打电话,半个小时后才出来,眼睛有些红肿,看样子哭过,说实话,我心里挺难受,我也爱过,当然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虽然他现在对忆明的感觉还谈不上爱,但至少有很好的感觉,否则她就不会哭。

  她去卫生间洗了个脸出来,她说,午夜,我出去一下。

  恩,别太晚了,现在快四点了。

  我知道!

                 

  我反复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停的看着闹钟,已经快十二点了,小双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老天,千万别出事,忆明答应我不会伤害小双的。

  可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会发生越轨的事情,虽然现在这种同居现象太普遍,可是小双才19岁,她还是个孩子。

  我不停的在心里祈祷着,小双答应过我的,不会跟忆明发生过分的事情,可我始终无法放心,一颗心被吊在嗓子处,我想了想给忆明打电话,可是关机,云翔也关机!

  晕,怎么这样?那种不安的感觉迅速的涌遍全身。

  两点二十分,门外是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我猛的拉开门,小双倒在我怀里颤抖个不停,没有哭声,身体冰凉,头发凌乱不堪。

  我紧紧的拥住她颤抖的身体吓呆了,真的是忆明那个笨蛋欺负她了,我突然恨自己为什么同意她去见忆明。

  她松开我跌跌撞撞的倒在沙发上,我这时才看清她的模样。

  衣服被撕得乱七八糟,手臂,脖子和脸上是被弄伤的瘀痕,一双眼睛惶恐的盯着前方,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面。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会变的这样?我想过去拥抱她,可是我害怕,她的眼神让我害怕,那里面透着一种恐惧和绝望。

  许久,她突然发出一种崩溃的哭声,有些歇斯底里。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渐渐开始平静,然后抬头看我,姐,过来抱着我,我害怕,我好害怕。

  我冲过去一把拥住她,眼泪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别害怕,妹妹,别害怕,姐姐在这里,在这里,不走,不离开你。

  她冰凉的身体在我怀里依然颤抖,我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对吗?

  她拼命的点头。

  我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他死了,死了,跳楼摔死了。

  忆明?为什么,为什么跳楼?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可是你怎么变得这样?全身是伤?

  他要杀我,要杀死我,把我绑起来,然后他突然跳楼,跳楼啊。

  什么?要杀死你,然后跳楼,怎么回事?从头跟我说好吗?

  我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她一口喝了个精光,又连续喝了两大杯水,才开始慢慢跟我说。

  四点的时候,我们去吃饭,因为我在电话里跟他说了我明天要回上海,所以在吃饭的时候,他一直沉默,好象心里很难受的样子,我当时心里也很难受,我们吃到六点多才离开餐厅,天已经快黑了,他说陪我在街上走走,他跟我说了很多话,然后又去一间酒吧坐了几个小时,他喝了很多酒,但我知道他没有醉,他告诉我说他很爱我,舍不得让我走,我没有说话,只是让他少喝一点酒,大概十点钟的时候,他带我去了他的宿舍,我当时想拒绝他,可是他说,他不会伤害我,于是,我就跟他去了。

  说到这里,她的身体又开始颤抖,眼睛是恐惧过度的空洞,她接着说。

  然后,他拥着我,只是在我脸上吻了一下就松开了,他说,我跟你说一个故事好吗?我同意了,他盯着我的眼睛,他的眼睛好恐怖,里面全是杀气,他说,你为什么要相信我?为什么要跟我回来?你难道不知道我会杀了你吗?我知道他说真的,然后我想逃跑,可是没用,他一把将我抱住,用绳子把我绑起来,用力的打我,我害怕极了,午夜,我当时真的害怕,以为自己会死掉,真的。

  他告诉我,燕子是他杀的,张医生也是他杀的,我不知道燕子是谁,也不知道张医生是谁,他告诉我,他喜欢燕子,可是燕子却跟张医生同居,他要报复,他要得到燕子,然后杀了她,他杀人没有目的,只是一种爱好,天那,杀人是他的爱好,你知道吗,午夜?他给我看那些女人被分尸后的照片,我只是想呕吐,可是我害怕,他是个变态。

  张医生不是自杀,而是他杀的,故意弄成自杀的场面,张医生只是一个替死鬼,午夜,他是不是给你看了一些照片?那全是他拍的,他告诉我,他在杀每一个女人之前都会把这些故事说给她们听,然后让她们在恐惧中死去,他看着那些女人被锯开的身体会有一种快感,一种满足,但他是警察,每次做的天衣无缝,从来没被发现过,他讨厌那些美丽的女人,认为他们都是祸害,本来想要杀你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所以他就盯上了我,本来没这么快杀我,可我明天就要回上海,所以他……

  我麻木的听着小双在我怀里的哭诉,整颗心掉进冰窟丧失温度,我不知道忆明怎会是这样的一个变态,杀人是他的爱好?!原来燕子真的不是张医生杀的,可他为什么要杀了张医生呢?

  我问小双,他为什么要杀张医生?

  不知道,他说张医生知道了他的什么秘密,所以杀他灭口!

  他有提到一些不明死因的男人吗?

  没有,他只杀女人,将她们分尸。

  可后来他怎么跳楼了?

  我不知道,他看见了一个我没看见的东西,突然就像发了疯一样,只听见他说了一句,不要过来。然后就从窗户跳了下去,九层楼,我当时吓的昏了过去,醒来以后绳子已经被松开了,我不知道是谁帮我松的绳子,午夜,我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好象就在我身后,可是我什么也没看见,我被他的样子吓傻了,午夜,姐姐,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我以为我会死掉,会被分尸,姐姐……

  我抱着小双不停的哭着,总算是没事了,没事了,可是他到底看见了什么呢?以至于把他吓得跳楼?跟上次志其的疯有关系吗?

  还有那些不明死因的男人不是他杀的,那又是谁呢?

  我突然想到云翔叫小双离开的事情,他怎会知道小双有危险?难道他早就知道忆明是个杀人的变态?可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认识忆明吗?

  我不明白,云翔究竟还有多少事在瞒着我?

由于小双受到惊吓过度,所以晚上睡觉时会从噩梦中惊醒,口中大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只是用手轻轻抚摩她满是汗水的后背,她的身体在我怀里不住的颤栗,我感觉心痛难忍。

  所以,我打算等小双情绪稳定后才让她回学校,就拿云翔的话来说,小双若是不离开会有危险,可现在该死的人都已经死去,再也不应该会有谁来伤害我或者小双了。

  我有太多的疑问在心底困扰着,可是我不能告诉小双,她受到的刺激已经够深了,我不能再让她受一点惊吓。

  还好,云翔明天就要回来了,我确实是该找个时间跟他谈谈了,他一定有太多事情在瞒着我。

  小双偎在我的怀里说,午夜,我睡不着,很害怕。

  别怕,忆明已经死了,不会再有人来伤害你了。

  可我脑子里全是昨晚的情景,挥之不去,我会疯掉的。

  傻瓜,怎会疯掉呢?他已经死了,死了,明白吗?他不会再骚扰你,这个人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彻底消失了,知道吗,小双?

  恩,我知道,午夜,你写了那么多恐怖小说,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不,那都是虚构的,世界上是没有鬼魂的,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你别害怕!其实我心里却是非常恐惧的,我不知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魂,可是一连串的自杀事件和那些莫名其妙死去的男人,以及我凭空就会出现的恐怖感觉,让我害怕,这一切不知道怎样解释,如果按照许多媒体的传闻来说,那些不明死因的男人背后的凶手不是人类能做到的,那是鬼魂在作怪?确切的来说,我不同意这一缪论,这些东西只能在小说里面才会出现。

  小双接着说,如果没有鬼魂,那忆明昨晚看见了什么呢?居然会把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变态吓得跳楼,他当时盯着我身后的眼睛实在太恐怖了,我无法形容,可是我却什么也看不到,难道他看见的不是鬼魂吗?

  也许是因为他杀人太多,导致精神破裂,具体的来说,他或许什么也没看见,而是被自己的幻觉吓呆了,然后跳楼!我不知道这样说算不算是合理的解释,因为我本身也不明白,也恐惧,只是希望这样说能减少小双的恐惧。

                 

  然而,第二天云翔却没有回来,也没有打来电话向我解释,打他手机也关机。

                 

三天的时间,对于我来说是相当漫长的,云翔居然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小双问我,我也不知道怎样回答,唯一让我开心的事情就是小双已经渐渐好转,打算下午的飞机回上海,我去机场送她,哭得一塌糊涂,在潜意识里我突然有种预感,我跟小双从此不再见面,这是一场死亡离别,这种预感特别强烈,犹如千万条毒蛇一样吞噬我的心脏,我被自己的预感折磨得苍白无力。

  一个人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我感觉从未有过的寒冷和孤独,我再次拨打云翔的电话,依然关机,泪水滴到手机上,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突然感觉云翔离我如此遥远,他像空气一样存在着,而我始终抓不住他,我想,我们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从来没想过要把云翔从我生命中遗忘,我是个可以遗忘自己却无法遗忘他的人,他再次的消失,让我突然明白,我们的这段感情若是不能超越死亡,终究是无法完美的,问过自己一万遍,得出的答案仍然只有两个字,爱他!是的,我爱他!

  我相信,云翔是爱我的,可是他的方式却让我绝望,我无法责怪他,他没有错,我也没有错,可究竟什么原因让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

  回到房间的时候,我手里紧紧攥着云翔公司的电话,心里做着最痛苦的斗争。最后,我平静了!

  我看见那张电话号码被我撕的粉碎……

  我全身无力,整个人就像在空中飘一样,我顺着楼梯走上去,一共六层,我知道,只要从上面跳下去,我将从此没有痛苦,没有想念!

  走到五楼的时候,我又折回来,我想要跟云翔告别,给他写生命中最后一封信。

  天黑了。

  或许天并没有黑,只是我的世界已经黑暗一片,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就像瞎子一样,最糟糕的就是没有了思想。

  我看见自己坐在电脑前像一具行尸走肉。

  我轻轻的点开信箱,居然有三十五封新的邮件,我似乎有点清醒了,因为我还记得快两个月没看信箱了。

  可是在我一一点开那些新邮件的时候,我的脑袋就像被人用闷棍重重敲了一样,我开始有些昏眩,胃被烧得灼痛,呼吸也开始困难。

  我彻底的清醒了!

  三十五封邮件,三十五个男人的照片,我似曾相识的脸蛋,这些男人全是那些不明死因的死者!

  我痛苦的蜷缩在椅子上盯着那些照片,脑子在拼命搜索过去的碎片。

  我终于明白,那些不明死因的男人为何这样眼熟,因为我确实见过,他们的照片正安静的躺在我的信箱里面,三十五个男人!

  可是这些照片我从未打开过,全是新邮件,为什么我还眼熟呢?还是在别的地方见过?可我从来没去过哪里,而且我根本没有多少朋友,我敢肯定,这三十五个男人不是我的朋友,至少现实生活中,我没见过他们。

  现实生活中?我没见过他们?我奇怪,自己怎会突然这样肯定?

  更奇怪的是,我没有害怕,似乎已经麻木,恐惧过度了。

  天黑了,真的黑了,因为屏幕上的显示时间是八点十分。

  然后我看见自己点开我的论坛,我知道在那里正有一篇文章等我去看,这一切似乎早已安排好,我不知道接下去等待我的是什么,或许是地狱,更或许比地狱还要恐怖。

  这是一个死亡游戏,由我开始也由我来收尾。

  我看见了一篇文章《坦白我不可饶恕的罪》,与其说是一篇文章,倒不如说是一封信,因为它确实是一封信,写给我的信。

  我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开始看那封信!

                 

  午夜:我的爱,你猜对了,这是一个死亡游戏,但不是由你开始,而是由我开始,现在也该由我收尾了。

  我知道你已经不再害怕,因为你爱我,我本想亲口跟你说的,可是我没有勇气,爱你让我懦弱,继而丧失本性,等到终于明白的时候,我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悲哀,我伤害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伤害得那么深,可我只想守在你的身边,让你不再孤单,可我错了,错的一塌糊涂,我不知道这样只会让你更加孤单。

  不期望你的原谅,因为我已罪不可赦,我该停止这一切恶行,虽然那么痛苦,这意味着我将永远不能陪你,永远生活在黑暗中,你看不见我,午夜!

  我无意让他们自杀,真的,相信我,若是他们告诉你真相,我们会永远被分开,我只是爱你,想留在身边陪你,所以电话才会断线,所以他们才会自杀,我知道你爱你的母亲,我也爱我父亲,可是他们已经知道真相,我不得不这么做。

  多想现在能陪在你的身边,午夜,可我是个罪人,我现在连偷偷看你的勇气都没有,我早就该下地狱了。

  午夜,我的爱,不要为自己的梦自责,因为从现在开始,这些梦将彻底消失,随着我的罪恶一起消失,这三十五个男人是无辜的,他们没有错,你也没有错,错的只有我,可是我若不这样做,我就无法生存,无法存在,我只有依靠你的身体吞噬他们的灵魂和血液,才能留在你的身边。

  永远记得2001年5月4号那个晚上,由于酒精过量,发生车祸,从此我的灵魂就脱离了肉体,我不能接受以后我将彻底失去你的事实,所以我产生了一个恶念,靠这样残忍的方式存在着,午夜,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爱你,舍不得你。

  不要自责,亲爱的,那些死去的男人只是网络上孤独和寂寞的人,他们认为生存本身就是一种累赘,我只是替他们解脱,他们的灵魂将升入天堂,我看见他们都带着满足的微笑。

  虽然这样,但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我不能原谅自己是因为必须借助你的身体,午夜,对不起,我知道说再多的对不起都是没用的,所以,我选择了离开,永远的离开。

  唯一让我安慰的就是小双安全,忆明那个变态早该死一万次,可张医生总是骚扰你,所以,这不关我的事。

  其实在论坛上,我写了一篇又一篇的小说想要提醒你,可我终究逃不过自己的痛苦和矛盾,所以,它们才会消失不见。

  午夜,我没有想过要让志其死去的,可是他看见了,张医生说的对,志其根本没有疯,他只是害怕。

  答应回来陪你,永远不离开你,可我不能继续伤害你,我不能,不能!

  午夜,我该走了,我会在另一个世界默默注视你,默默等你!

  因为爱你,所以伤害了你!

                 

  爱你的云翔。

                 

我不知道是如何看完这封信的,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这一刻,我没有一滴眼泪,剩下的只有痛苦和绝望。

  终于明白,真正的凶手是我,是我!

  多么悲哀。

  原来那些困扰我的不是梦,张医生说的对,我在梦里不停的杀人,只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黑夜里,我点燃一根烟,所有死去的人都在我的脑中闪过,他们都带着一种狞笑,好象要撕碎我的心脏。

  我不恨云翔,因为爱他,有始至终,我不恨他,我注定要被他摧毁。

  可我无法原谅自己,我不能想象与那么多不相干的网上男人做爱,然后杀了他们,他们都是无辜的,孤独和寂寞并没有错。

  我的身体现在就像枯萎的花朵一样被人催败。

  天黑了!

  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我站在六楼的阳台上向下看去,可是什么也没看见,我瞎了!

  我知道云翔就站在我的身边,虽然看不见他,可是我相信他能看见我,他没有阻止我上阳台。

  也许,这就是他要的结局。

  游戏该结束了!

  我伸出手想抓住什么,最后,无力的垂下去,我什么也抓不住。

  然后,我看见自己飞了下去,脸上没有痛苦,带着一丝微笑,终于不再有痛苦和想念!

  耳边响起云翔幽幽的声音。

  他说,因为爱你,所以才要杀了你!

本书来自www.bookdown.com.cn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www.bookdown.com.cn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