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jjbt--]
现代医学回顾与展望 韩启德
 
产品编号 扣点数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0 本站 X K
本站收藏各类大百科全书大辞典6000多种  |   还有各类型电子书100多万册

5月19日 现代医学回顾与展望 韩启德

主讲人简介韩启德,1945年7月出生于上海。心血管病生理学家。1968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医学系。1982年于西安医学院获医学硕士学位。长期以来从事心血管基础研究。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在国际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据不完全统计,发表的论文被SCI收录刊物引用1700余次。讲授心血管病理生理学、受体学等诸门课程。

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医学部主任。

内容简介我们今天的生活都受惠于20世纪现代医学的发展,而20世纪对医学来讲尤其是一个非常的历史时期,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今天我们到医院里去,所有的诊断、治疗的方法都是20世纪发明的。通过韩院士的讲座我们可以系统了解 20世纪医学上的各种成就: 从“病原体”的发现,到抗菌素的研制,从激素的产生,诊断技术的提高,外科手术的进步, 精神科学的发展,免疫学的发展,神经科学以及近年发展很快的人类基因组计划以及干细胞的研究。通过回顾这些现代医学的成就,我们可以更深刻地了解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科学精神,科学是怎么发展的,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从20世纪现代医学的发展脉络上,我们或许可以了解21世纪的医学发展依然取决于整个现代科学的发展,21世纪的医学也一定会越来越重视有关复杂系统的研究。最后韩院士总结了随着二十一世纪医学的发展医学伦理问题,医学公平问题将更加突出。我们现代医学的根本目的应该是保障人类持续的健康,而健康的概念应是“一种躯体、精神与社会上持续的完好状态”。21世纪现代医学的飞速发展,将会使很多原来不可想象的事情得以实现。

全文

(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谢谢大家,科学院和中央电视台举办《科技在我身边》这个科普活动,我觉得意义非常大,特别对弘扬我们国家,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知识是有很重大的意义。我想讲以前,我先做一个听众的调查,好不好,我们这里有学医学的请举手,我们这有一位,很可贵的,有一位,学习生命科学、生物学这个领域的,挺多,谢谢大家,差不多三分之一还要多,那么学习理科的,数、理、化或地学其他,请举手,好好,谢谢,那么我就知道大概怎么回事,因为只有一位医学生,所以我就当大家都不懂医的来讲,当然我要讲医学,大家又不懂医,可能是增加一点难度。

我想今天讲的题目是《现代医学的回顾和展望》。为什么叫现代医学呢?就不是指的我们中医中药,也不是指西方国家的替代医药的民间医学,是指传统的西方医学,我们讲的西医,这个西医的发展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这个讲起来太长,那么我想主要是回顾二十世纪的现代医学,那么为什么要回顾它呢,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看一看,一个世纪这个医学走过的历程,对我们理解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医学问题,特别是展望我们新世纪里边医学的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对我们理解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科学精神,我们的科学是怎么发展的,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我讲的重点还是来回顾二十世纪的医学,最后第二部分也来展望一下新世纪现代医学的走向。

那么我现在先来给大家列举一下,看看二十世纪医学有哪些发展。大家有没有看过福尔摩斯,这个小说里面华生医生很高明,他坐在那里,病人进来,他就知道他是什么病,然后把它糅到他的侦探过程里边去。但是那时候,大家有没有看到他给病人吃什么药,没有,有的话最多吃一点草药,没有现代这个西药的,可以说二十世纪以前,如果医生给病人出诊,大家看那个西方小说里面描写医生去看病,看完以后,有什么办法呢?叫他腹泻,拉肚子,或者叫他吐,或者叫他发汗,再厉害叫他放血,只有那些办法,没有太多的办法。所以我们理解我们今天到医院里边去看病,你们从一进医院医生给你做化验,到给你吃药,开刀,所有的医学方法,几乎都是二十世纪新发现的。所以大家可以知道,上个世纪是多么重要,可以说二十世纪医学的发展超过了它以前的所有历史时期的总和。那么我们看有哪一些呢?首先是病原体的发现,这个细菌是二十世纪以前已经发现的,但是在二十世纪又发现了新的细菌,特别是细菌和疾病的关系,是非常进一步明确了,另外又发现了很多其他的病原体,譬如说热带病的病原体;寄生虫像血吸虫病,黑热病等等;螺旋体;病毒,我们讲的这些所有的病毒,二十世纪以前是不知道的,还有立克茨体像斑疹伤寒,大家知道,十九世纪斑疹伤寒来的时候,是要几十万死人的。那么这个病原体也是二十世纪发现的。这些都是因为发现了病原体而得到诺贝尔奖的,一直到1997年,美国的科学家托斯森,还是因为发现了新的病原体,就是一种“朊病毒”,一种蛋白质本身就是一种病毒,那么他得到了1997年的诺贝尔奖。这个病原体发现是非常重要了,因为你知道,疾病是由这个病原体引起了,然后你去针对把这个病原体杀死,这个病就治好了。但是你拿什么去杀死病原体呢,要靠药物,不能说药物是二十世纪才发现了,但是化学药物是到二十世纪才有的,就是说我们用化学的办法来合成化合物来作为药物。

第一个就是606,我们在座的好像都很年轻,不知道606是什么。我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到农村去,当赤脚医生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有606,606在以前是用来治梅毒的,非常好,但是它同时有抗菌的作用,那个时候青链霉素没用的时候,拿一针606给病人一打,效果非常好,但是第一个化学药物是德国的科学家埃利希他所发现的,那时候把它称为一种“魔弹”是非常有效,然后又有磺胺药的发现,磺胺药的发现,同样是德国的一个医学家叫杜马克发现的。大家知道,那个时候的化学药品,都是德国人发现的,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德国的化学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当时他发现了一个叫百浪多息这个药,这个药是用来治疗链球菌的感染,非常有效。他研究合成这个药物以后,第一个用的病人就是他的女儿,他的女儿臀部有很大的脓肿,菌毒血症,非常危险,然后他把这个药给自己女儿吃下去,结果很快的就得到了治愈。后来人们就发现这个百浪多息里面真正起作用的,是苯磺酰胺这个化学结构,于是就合成了很多这一类的化合物,就是我们后来发现很多的磺胺药,我们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我们老百姓用的都是磺胺药,现在当然用得很少。

那么药物的第三个就是抗生素了,这个大家可能很熟悉。青霉素的发现是弗莱明英国圣玛丽医院的一个细菌学家,他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青霉素的污染,结果把金黄色葡萄球菌杀死,菌都没有了,他就发现这个青霉菌会分泌一种物质,这种物质有很强的抗菌作用,但是他那个时候,没有办法把它分离。所以后来1928年的时候,用了大概十几年的时间,又有两位科学家叫钱恩和弗劳雷两位科学家把它提纯,而且工业化。所以到1943年的时候,青霉素才正式的用于临床,而这个时候正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由于青霉素的使用,我们挽救了无数的生命,可以说大概算起来的话,可以有几百万生命得到挽救。后来又有链霉素等等。现在的抗生素,每年都会有新的抗生素,为什么呢?因为每年细菌都会变异来抗药,那么我们再合成新的抗生素。

还有的药物就是维生素,我们现在就觉得维生素不治病,好像到医院里边医生给你开点维生素,大家就觉得上当受骗。那个维生素是很有用的,这个最早怎么发现呢?你给这个老鼠喂碳水化合物、脂肪、蛋白质,把这些全给它分别喂进去,结果这个老鼠照样要死掉的,后来就发现它缺一类分子,很小的这样一类物质叫维生素。那么最早发现的有维生素B1,后来有B2,B12,维生素C等等一系列。所以我们现在复合多种维生素,一天吃一个,全吃下去,管你需要不需要,统统吃,其实有很大的浪费。大家看过电影,航海学家那个坏血病,就是维生素C的缺乏,要死人的,但是你维生素吃下去,他马上就好了。所以这个非常厉害,但这个好人吃了维生素C,可能什么现象也没有。

另外还有个很重要的是激素,激素的发现,这个激素是一大类,最早的是在肠道里边发现有一类分泌的这个物质,这个物质在肠道分泌以后,能够促进胰腺的,使胰腺的细胞活跃,来产生胰腺,所以把这一类物质叫激素。那么最典型的一个发现,就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胰岛素,那么班丁和麦克劳德他们得到了诺贝尔奖,他们是加拿大的科学家。这个照片后面是他们在多伦多的一个科技博物馆,现在还在那里。这是当年他们牵着这个狗,这个狗也很有名气,因为什么呢?你要把狗的胰腺给它摘掉,这个时候就发现狗的血糖就升高,然后这个狗就使劲的吃东西,但是还越来越瘦,最后死掉,后来把别的狗的胰脏拿下来,把它提取液给它注射进去,这个狗就恢复了,所以就做这个狗的实验。后来发现一个小男孩也是高血糖,实在没有办法,眼看要死了,把狗的胰腺分泌提取液给那个男孩,死马当活马医给他打进去,这个男孩就神奇般地恢复,后来又有一些人把它提取出来。当然还有其他比如说班丁的朋友叫做贝斯特帮他一起做实验的,麦克劳德也有一个他的学生帮他做化学实验,但是诺贝尔奖授予时光授给他们两个人。大家可能也知道这个故事,他们两人就拒绝接受,因为他们认为,是他们四个人共同做的,要发给我们四个人,要不就没有,但是后来还是给了他们两个人,但他们把钱分一半给了他们。所以这在我们科学界也是传为佳话,对我们怎么发扬团队精神,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这刚才讲的是药物,那么下面呢,在二十世纪关于诊断技术也有了很大的发现,我们现在到医院里面去照张片子,不当一回事。其实我们大概三 四十年以前,照片子是非常昂贵,非常难的,一般都是透视一下。这个是最早的X光机,很大,这个是第一张X光片子拍的那个手的投影,然后骨头、肉,它透过的程度不一样,然后后面有感光片子。这是当年刚刚有的X光机,一个房间,那么大一个房间,那么多人,才可以照出刚才那张手,现在大不一样了。你看这个是什么?这是心电图机,当年的心电图机,有的同志可能去做过心电图,这里三个电极,你看这里边,他要把脚泡在脚桶里头,两个手要伸在桶里边,就是电解质在溶液里头,然后来记录这么大一个机器,我们现在心电图可以小到这么小。那个是刚刚有了心电图机,但是很伟大了,可以把人的心脏的电都记下来,简直不可思议,当时。

外科学进步非常大,最早的一个推动力,是血管的缝合。这个动脉压力有多少呢?我们说120毫米汞柱的压力有多大,你们知道不知道?学物理学的可能感受直接深一点。我是学医的,我也知道习以为常,血压120毫米,给我第一次感受这个血压有多大的,是我在农村当医生,有一个农民想不开要自杀,拿镰刀往自己脖子上一拉,这个颈动脉给割断了,然后那个农民紧紧把棉被的棉絮给他塞住,推着车子就过来了,我就拿着这东西一揭开,这个血就从架子车上一直可以喷到天花板上,这个就是120毫米汞柱,这种情况下,能把这个血管给它缝起来,这不容易吧。所以1912年这个人获了诺贝尔奖,就是因为缝一根血管。现在想起来我们每一个大夫都可以缝,但是那个是不容易的,你可以缝血管了以后,你很多原来不能做的手术都可以做。

还有一个医学的发展器官移植。我们这个人老了以后,不是说所有器官一下子都坏掉,肯定有个器官先坏,再用药也不顶用,再给它修也不顶用,好,给他换一个。那么把这个器官换完了,其他器官还很好,就像我们自行车,别的都挺好,就这个气门嘴坏了,我们给换个气门嘴,这个又像新车一样。这个外科发展到现在阶段,移植外科是非常重要的,那么移植外科也走了相当长的历程。第一例移植是1933年,做什么呢?角膜移植,很容易,没有排异。然后一直到1953年,美国的一个医生,在一个孪生的兄弟之间,把一个兄弟的肾脏拿下来给他的兄弟,孪生的兄弟移植成功,当然这前面做了很多狗的实验。后来他1997年得了诺贝尔奖,现在全球有多少人做心脏移植呢?,按美国的县医院好多都可以做。一般大学的附属医院往往他们举办活动都有一百多个,二百多个这样来做,存活十年以上的心脏移植的人也是非常多啦。我们国家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例做的心脏移植到现在已经活了十几年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人跟我说,这个人非常牛气,因为把他当标志性的,所以到一定时间给他检查,让他住在旅馆里边,要供他生活,生怕他死掉,因为这标志我国的心脏移植手术活了十几年。

外科,还有一个腔镜外科,以前说普外科就是拉肚子,有什么病都是把肚子拉开,然后给你胆囊摘除呀,肠子给你拉拉直啊,把蛔虫给你捞出来啦,癌症总得给你割掉啦。开刀开一大口子,损伤很多,做完以后什么肠粘连。现在都是挖一个窟窿,比如说做胆囊手术,肚子不要拉开了,我们先打一个窟窿进去,进去什么呢?腹腔镜,照到里边,再打一个窟窿,进去一个剪刀,再打一个窟窿弄进去一个钳子,三个窟窿这边看着,那边电视就演示了,我的钳子在什么地方,然后把它夹住,然后把它剪下来,然后里边缝住,这个是最早了,现在什么都能做,关节也能做,脑子里面也能做,前列腺都可以做,再小的地方,现在都可以做,几乎现在可以讲,外科开刀能够做的,它都可以由腔镜外科来做,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发展。

最大的上个世纪进展,还是在它的后半时期,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这个的发展,2003年4月25号是我们DNA双螺旋结构发现了50周年。因为从二十世纪中叶开始,就有人注意到遗传的现象,最有名的大家知道是孟德尔,他根据豌豆不同的性状遗传以后,他发现它的子代都是有数量规律的,比如说这个绿的,黄的,它杂交,杂交完了以后再去跟黄的杂交,那么这个绿的跟黄的一定是一比三,这里面一定有一个遗传,所以他提出了遗传分离规律,和自由组合的规律,到了二十世纪初的摩尔根,他用果蝇的性状,因为果蝇的染色体比较少,而且它的繁殖非常快,看它的长翅膀、短翅膀也是非常显著,所以他进一步就发现了,它很可能是有物质基础的这种遗传,那么把它定位在染色体上,染色体是可以看到的,在细胞核里边的。后来随着显微镜的发展,染色体是可以看得很清楚了,还可以用照相给它拍下来,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我们的医院,我觉得最早是我们中科院的遗传所,就可以把病人的白细胞拿来,把核分离出来,然后把他的23对染色体都分离出来,给它排列起来,画一个图谱。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后,美国科学家把所有的染色体上的序列给它排出来。到了1990年的时候,发现DNA模型的沃森,他是冷泉港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主任,他在美国的国会听政通过以后,由美国政府支持启动了人类基因组计划,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计划,大家可能都听得很多了。我们讲了那么多,人类基因组计划,分子生物学进展,跟我们医学到底什么关系呢?是非常密切的,会引起革命的。我们譬如说先来讲诊断,那么首先是对单基因遗传疾病的诊断,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基因有非常严重的变化,它就造成了这一种病,这个是比较容易的,你只要定位它在哪个染色体上,什么地方,然后你就去看这个地方的序列,是不是跟正常人一样,不一样他就是有疾病。那么这个是最早的,已经生出来了,他症状没发现,就是说你要在生下来以前,就看你这个怀孕的孩子有没有遗传病,可能他父母有这个遗传倾向,那你就要看这个孩子有没有遗传现象。一般通过产前的检查,我们最容易的就在羊水里边取点羊水,因为这个羊水里边就有婴儿的细胞,然后就看他的基因,这个基因有没有病变,那么这还不行,这等于你已经怀孕了,对不对,然后你如果说这是不好的,你要打胎,那么最好呢,就是我在生的时候,我就能有计划,那怎么办呢?现在第三代的试管婴儿就可以做了,就是说把父亲的精子拿出来,把母亲的卵拿出来,把精子抓一个精子,打到那个卵细胞里边去,他可以取,比如说十几个,二十个卵出来,然后弄二十个精子给它分别打进去,然后它就都长出来了,对吧,那么这个时候,等它长成一个细胞变成两个,两个变四个,比如说16个细胞的时候,你去拿一个细胞出来,然后你看看它的染色体,看看这个基因有没有突变,如果没有突变,好 这一个受精卵细胞叫它继续发育,因为它都是一样的细胞,少一个没关系,那么最后他就变成了婴儿,是绝对不会有错误的,如果说你找出这个东西说,不对,这是有的,那么你再挑一个另外的看看,你最后可以挑一个最好的,叫它变成这个baby婴儿,这个完全可以解决的,没有问题的,如果大家要解决这个问题到我们医院来,都没有问题。

那么其他还有一些多基因遗传病。什么叫多基因呢?就是比如说高血压,糖尿病,它不是一个基因的问题,就是说这个父母呢,他有糖尿病,他生出的孩子不一定得糖尿病,但他容易得糖尿病,他是多方面基因跟后天的环境相互作用的。譬如说乳腺癌有一种家族里边,她就容易得乳腺癌,那么这个家族里边,有的后代容易得,有的不容易得,人们就发现其中有一个基因叫BRCA1,这个17号染色体,长臂21区这一个染色体,它突变的话,那么在这一类家系里边,她容易得乳腺癌,所以你应该在小女孩还没长大的时候,你就把她的血拿来查查,看看她的BRCA1是哪一种型,如果说它是有突变的,你要小心,你将来很容易得乳腺癌,如果说你是正常的,你放心好了,你不容易得。这个在美国医院都可以做了,我们现在医院也可以做了,技术上都没有问题。

那么基因治疗,我们不仅可以诊断,还可以治疗。最早的我们用肿瘤,严重的肿瘤反正没有别的办法了,就拿基因来做这个治疗。这个看起来是个遗传性的肥胖大鼠,这是一个已经培育出来的。大家已经知道了一个叫OB基因叫瘦基因,把这个瘦基因打进去,非常苗条,可惜现在只能在老鼠身上进行,人还不行,否则我们应用就很广了。另外药物治疗的个性化。我们知道任何一种药,对同样一模一样疾病表现的人,对他有效,对他没效,主要是人体对这个药物的代谢,对这个药物反映的基因都是不一样。所以我们通过人类基因组的研究,对基因的研究,将来就可能做到用药的个性化。根据你的基因特性,来决定你用什么药,他用什么药,你一天用三片,他一天用两片,这样就可以针对人的个性来给予治疗。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干细胞,应该说干细胞也是二十世纪一个很大的发现,而且是在二十世纪的末期有个突飞猛进发展。那么什么叫干细胞呢?我们人体受精卵,一个精子一个卵结合成一个细胞,然后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四个变八个。那么这个早期的时候,每个细胞都是一样的,到分裂到一定的程度,它才分化成不同的细胞,比如说外胚层,内胚层,中胚层,然后每一个胚层的细胞再分化成不同的组织,那么最早期这个细胞还没有分化的时候,我们就叫它干细胞。所以1998年美国的科学家发现,把这个干细胞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指导它往哪个方向分化。那么这个就有一个非常大的应用前景。就是说我只要把胚胎的干细胞拿来,我叫它分化成肝脏,它就变肝细胞,叫它分化成神经细胞,它就变成神经细胞。我们就可以拿这个来应用,给缺少的人,给他移植。大家知道这个是罗纳德﹒里根,老年痴呆症,老年痴呆也是脑细胞不行了,如果我们用干细胞给他移植进去,那他老年痴呆症也是有希望治的,不过里根是来不及了。这是桑兰,桑兰是体操运动员,脊髓断裂,所以她是高位截瘫,现在我们已经有非常多的证据,可以用干细胞把她的脊髓断的地方,给它重新长起来,因为神经细胞是不能重新长的,那么用新的干细胞去给它接起来,那么还是有希望能够使她站起来。

我想二十世纪的医学讲得很多了,你如果要讲,还可以再讲很多事情,都是非常有趣的进展。我们今天都受惠于这些医学的发展,所以我们很多疾病都可以治好了,以前认为不治之症,像癌症,白血病,今天很多都可以康复。那么二十一世纪这个医学将往什么地方发展呢?我觉得这个事情,要具体地说,二十一世纪会有什么新的发现,看病是什么样子,我觉得是不可能的,就像上个世纪,就是二十世纪初的时候,也有很多人预想,二十世纪医学怎么发展,有很多智人来预测,没有一个人测到的,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有刚才那么多的进展,所有的这些进展都是人家没有想到,都是自然跑出来的。那么是不是我们现在对二十一世纪没办法讲了呢?我觉得如果从方向上来看,还可以来预测一下。那么我愿意做四个预测,大家看一下说的对不对,可能十年 二十年以后,也有人说完全不对,但是我很有信心,肯定对的,就看我预测什么了。

第一个我的预测是二十一世纪医学的进展,仍然取决于现代科学技术的进展;肯定不会错的,与其他学科的交叉是二十一世纪医学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必然途径,非常保险,我觉得肯定对的。第二个,就会更加重视复杂系统的研究。我们现在二十世纪的医学,跟其他的科学一样,基本上是现代科学的思路,也就是用还原论的办法,我们开始的时候是观察果蝇,它是遗传性状,然后逐渐看进去是有DNA,DNA以后,现在是碱基对,现在已经有人说这个碱基对也不行,要看里面的原子,也有人甚至于说要看里边的电子运转正常不正常,就是越看越细,能不能解决问题呢?不可能解决问题。你看一个地方的分子变化,能反映你的全身的变化吗?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包括西方的现代科学家,西方的科学也觉得,一定要给它综合起来。

第三个预测,补充和替代医学将会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因为刚才的复杂系统,我们在研究方法上,还不能解决,因此人们就期望,在我们长期的经验当中,积累下来的一个复杂系统处理的结果,是好的,就像我们中药,我们几千年应用下来,甚至于国际上都掀起了一股热,他们不叫中医,因为美国也有传统医学,所以他们叫Complimentary ang Alternative Medicine CAM,这个已经在召开世界大会,我们学校的韩济生院士去讲,怎么用针刺来解毒,那引起轰动,我们不用药物替代,用针刺传统的办法来做。现在外国人也开始用中国的捏脊。大家可能都看过电影《刮痧》,因为文化差异非常大,他认为这个是侵犯人权,但是现在你要治病,他们也开始利用这个。这个是谁?刘海若,在英国她被判成植物人了,我们把她领回来,当然继续治疗,再加上中医,现在很好,2003年春天已经到中央电视台去了,恢复得很好,这也是我们的替代医学。

我重点要讲讲就是非常重要的,随着二十一世纪医学的发展,医学伦理问题将更加突出。第一首先是基因伦理学,随着我们人类基因组的应用,我们一定会出现基因歧视的问题。我们刚才讲了,将来每个人身边可能都有一张基因卡。你的基因是什么,然后就根据你这个基因,就知道你容易得什么病,这是第一。第二你得了病以后,用什么药治疗,根据这个依据都可以得到治疗。但是问题是这些是你的秘密,你的隐私,那么大夫一定要知道吧,大夫知道是不是破了你的隐私,大夫当然有一个保守秘密的问题。那么如果说你这些隐私泄露出去的话,那很严重。我刚才举个例子,如果那个乳腺癌的这个基因,一个女中学生,一个班级里边,她将来是得乳腺癌的,她是不容易得乳腺癌的,那肯定歧视她对不对,她自己也很痛苦,她将来去找工作,用工单位要看你的基因卡,得乳腺癌不要,到保险公司去投保,肯定不行,这很严重。即使都没有问题,别人都可以不知道,她自己要知道吧,自己知道了以后,你说这是什么心情,她随时在提防着,我什么时候得乳腺癌,这个我想比她不知道还要痛苦,我宁可得乳腺癌,我也不要知道我可能得乳腺癌,这个问题很严重。我还要强调一下我们医学的根本目的,我现在跟我们医学院的医生,甚至高龄的医生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医学到底要干什么,还不简单吗,我们医学就是给人看病吗,原来看不好的病,我把它看好了,不就行了吗,甚至再扩大一点,我再把疾病也给预防了,那不是好了吗?我说不,为什么呢?这不是我们医学最根本的目的,医学最根本的目的是保持人的健康。什么是健康?现在这个世界卫生组织定了一个,“健康是种躯体 精神和社会上持续的完好状态”。大家注意这个定义,不光是躯体上的完好状态,还要精神上的,社会上的,我们现在确实治好了很多的病人,很多心肌梗塞的病人,我们治好了,但是这个病人随时都可能要预防第二次发作,上楼也不敢走快,一走快,就心绞痛,那么他活得很痛苦。癌症的病人,有的也能治好,但是也不好,也不坏,也没有死掉,也没有根治。其他还有很多病,都是治得不能完全恢复的,你说这个人活得是不是很痛苦。虽然我们医学是大大延长了人的寿命,比如说现在我们国家平均寿命预计已经到了71岁了,像上海这样的城市里边,女性已经平均到78岁了。正因为我们寿命延长了,我们才出现了很多我们原来没有的病,我们肿瘤的发病率大大地提高,我们的心脑血管的病也越来越多,也就是我们产生了一大批很痛苦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这是我们医学的目的吗?我觉得不是,我们的医学,要使得大家都活得很健康,哪怕活得短一点,但是要很健康,包括对社会上的,精神上的这种愉快。就像我刚才讲的,所以我想我们的医学始终不要忘记我们的根本目的。还有个很大问题,医学公平的问题。我们今天的医疗条件大大地改善了,很多新的药,抗菌素越来越多,那么原来一些细菌不好治的,我们现在可以杀死了。但是医疗的费用是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增长,这个增长的速度大大地超过了我们国民经济的增长。这是我们现在面临非常严重的问题,而我们现在政府要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这个是摆在我们这里,比解决看癌症也好,心脏病也好,还要难,但是还要重要,我们同样这些资源,如果我们分配得好,我们处理得得当,我们就能够给大家造更多的幸福,同样我们的医学到底要怎么样发展,也确实是个大问题。是不是我们的现代科学,用于我们的医学越多,我们能治好的病越多,我们就越好呢?我想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所以这个问题也留给大家来讨论。我想我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只能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问:韩院士,您好,我是生物教学部的学生,能向您提问我感到非常的荣幸。我想向您提两个大家可能都关心的问题,第一个就是我国目前发生在社会上,比如说流行的这个非典型肺炎,那么您所了解的就是说,有哪些具体的,可行的药物治疗方案,是不是就停留在原来的治疗前期,只能依靠人们自身的这种免疫抵抗力。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在报纸上看到,我们国家已经初步建立了,这个应对急性传染病的这种安全处理体系,那么您能不能就您所了解的情况,给我们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答:你问的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结合实际。现在有人把现在所面临的非典型肺炎的问题,比作1998年的特大洪水等等,而且对政府来讲,这个处理SARS比这洪水还要难,对现政府的一次考验。那么这个是比较难的一个问题,我先讲你第二个问题,因为牵扯到我们重大卫生问题的一个应急措施,应急系统,那么我们的疾病预防中心卫生部很快就制定了一个计划,怎么来建立中国的这个应对系统,当然这需要投入,需要建设,那么在目前我们通过这一次非典型肺炎。我们已经得到了很多的教训,温家宝总理讲,我们通过这个SARS,如果做得好呢,我们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就是说在建立我们中国突发事件的这个系统里面,我们就学到了很多的东西。那么我相信,我们是会取得成果的,但是我们大家要在战术上,要充分地重视,包括我们北京地区,我们的病例,我们现在要增加透明度,还在增加,特别是疑似病人这一块儿,这是比较难确定的,就是说他的症状,甚至于他的X光肺部都是比较典型的,但是传染病确诊有一条,要知道它的接触途径,就是跟病人的接触,那么这一条现在很多人找不到,就把这些人划成疑似病人,还有人发烧,但是他肺部没有炎症,那这怎么算呢,也许炎症明天就出来,后天就出来,但这些人都不能叫他是非典型肺炎,但是是不是把他划成疑似病人呢?也很难。那么随着我们这个工作的进展,我相信在我们国家是完全有能力可以应付它的。

那么最大的一个问题,您刚才问的一个问题,就是它的治疗,那么这个治疗是,你不知道病原的话,你这个治疗是不可能非常得力的,但是现在也有一些初步的结果,譬如说现在大家比较多的认为,它是冠状病毒,而是一种变异的冠状病毒,但是这不好下结论,因为在病人的肺部组织里发现了这个东西,并不说明它就是致病,只是说很可能,那么如果说是病毒的话,那么我们现在所有的药物都不能直接杀病毒,我们还没有杀病毒的药,但是不知道大家看了没有,我们这个病最早是广东发生的,广东的呼吸病研究所钟南山院士,也是我们北医毕业的一个校友,他一直在呼吸病房很有造诣,那么广东大量病例发现以后,根据他的观察以后,他就试着用激素治疗,甚至用到皮下激素,因为病毒是没有药治疗的,所以只能针对他肺部的病变,就是肺部有大量的渗出液,所以他们叫透明肺,就是大量的渗出液,所以肺块里边都是水,他没办法呼吸,所以这个只有用大量的激素,把炎症控制下去,不管你什么原因,叫炎症反应给它压下去,叫它分泌物减少,很多病人就治过来了,所以经过这个特别是激素治疗以后,病人的治愈率大大地提高,那么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到了广州去以后,甚至印象非常深刻的,表示中国对非典型肺炎治疗做出了一个贡献,但是不是说所有的病例医院及时都能治疗,所以还是由死亡的病例。

- 返回 -

5月19日 现代医学回顾与展望 韩启德

主讲人简介韩启德,1945年7月出生于上海。心血管病生理学家。1968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医学系。1982年于西安医学院获医学硕士学位。长期以来从事心血管基础研究。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在国际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据不完全统计,发表的论文被SCI收录刊物引用1700余次。讲授心血管病理生理学、受体学等诸门课程。

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医学部主任。

内容简介我们今天的生活都受惠于20世纪现代医学的发展,而20世纪对医学来讲尤其是一个非常的历史时期,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今天我们到医院里去,所有的诊断、治疗的方法都是20世纪发明的。通过韩院士的讲座我们可以系统了解 20世纪医学上的各种成就: 从“病原体”的发现,到抗菌素的研制,从激素的产生,诊断技术的提高,外科手术的进步, 精神科学的发展,免疫学的发展,神经科学以及近年发展很快的人类基因组计划以及干细胞的研究。通过回顾这些现代医学的成就,我们可以更深刻地了解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科学精神,科学是怎么发展的,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从20世纪现代医学的发展脉络上,我们或许可以了解21世纪的医学发展依然取决于整个现代科学的发展,21世纪的医学也一定会越来越重视有关复杂系统的研究。最后韩院士总结了随着二十一世纪医学的发展医学伦理问题,医学公平问题将更加突出。我们现代医学的根本目的应该是保障人类持续的健康,而健康的概念应是“一种躯体、精神与社会上持续的完好状态”。21世纪现代医学的飞速发展,将会使很多原来不可想象的事情得以实现。

全文

(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谢谢大家,科学院和中央电视台举办《科技在我身边》这个科普活动,我觉得意义非常大,特别对弘扬我们国家,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知识是有很重大的意义。我想讲以前,我先做一个听众的调查,好不好,我们这里有学医学的请举手,我们这有一位,很可贵的,有一位,学习生命科学、生物学这个领域的,挺多,谢谢大家,差不多三分之一还要多,那么学习理科的,数、理、化或地学其他,请举手,好好,谢谢,那么我就知道大概怎么回事,因为只有一位医学生,所以我就当大家都不懂医的来讲,当然我要讲医学,大家又不懂医,可能是增加一点难度。

我想今天讲的题目是《现代医学的回顾和展望》。为什么叫现代医学呢?就不是指的我们中医中药,也不是指西方国家的替代医药的民间医学,是指传统的西方医学,我们讲的西医,这个西医的发展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这个讲起来太长,那么我想主要是回顾二十世纪的现代医学,那么为什么要回顾它呢,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看一看,一个世纪这个医学走过的历程,对我们理解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医学问题,特别是展望我们新世纪里边医学的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对我们理解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科学精神,我们的科学是怎么发展的,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我讲的重点还是来回顾二十世纪的医学,最后第二部分也来展望一下新世纪现代医学的走向。

那么我现在先来给大家列举一下,看看二十世纪医学有哪些发展。大家有没有看过福尔摩斯,这个小说里面华生医生很高明,他坐在那里,病人进来,他就知道他是什么病,然后把它糅到他的侦探过程里边去。但是那时候,大家有没有看到他给病人吃什么药,没有,有的话最多吃一点草药,没有现代这个西药的,可以说二十世纪以前,如果医生给病人出诊,大家看那个西方小说里面描写医生去看病,看完以后,有什么办法呢?叫他腹泻,拉肚子,或者叫他吐,或者叫他发汗,再厉害叫他放血,只有那些办法,没有太多的办法。所以我们理解我们今天到医院里边去看病,你们从一进医院医生给你做化验,到给你吃药,开刀,所有的医学方法,几乎都是二十世纪新发现的。所以大家可以知道,上个世纪是多么重要,可以说二十世纪医学的发展超过了它以前的所有历史时期的总和。那么我们看有哪一些呢?首先是病原体的发现,这个细菌是二十世纪以前已经发现的,但是在二十世纪又发现了新的细菌,特别是细菌和疾病的关系,是非常进一步明确了,另外又发现了很多其他的病原体,譬如说热带病的病原体;寄生虫像血吸虫病,黑热病等等;螺旋体;病毒,我们讲的这些所有的病毒,二十世纪以前是不知道的,还有立克茨体像斑疹伤寒,大家知道,十九世纪斑疹伤寒来的时候,是要几十万死人的。那么这个病原体也是二十世纪发现的。这些都是因为发现了病原体而得到诺贝尔奖的,一直到1997年,美国的科学家托斯森,还是因为发现了新的病原体,就是一种“朊病毒”,一种蛋白质本身就是一种病毒,那么他得到了1997年的诺贝尔奖。这个病原体发现是非常重要了,因为你知道,疾病是由这个病原体引起了,然后你去针对把这个病原体杀死,这个病就治好了。但是你拿什么去杀死病原体呢,要靠药物,不能说药物是二十世纪才发现了,但是化学药物是到二十世纪才有的,就是说我们用化学的办法来合成化合物来作为药物。

第一个就是606,我们在座的好像都很年轻,不知道606是什么。我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到农村去,当赤脚医生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有606,606在以前是用来治梅毒的,非常好,但是它同时有抗菌的作用,那个时候青链霉素没用的时候,拿一针606给病人一打,效果非常好,但是第一个化学药物是德国的科学家埃利希他所发现的,那时候把它称为一种“魔弹”是非常有效,然后又有磺胺药的发现,磺胺药的发现,同样是德国的一个医学家叫杜马克发现的。大家知道,那个时候的化学药品,都是德国人发现的,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德国的化学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当时他发现了一个叫百浪多息这个药,这个药是用来治疗链球菌的感染,非常有效。他研究合成这个药物以后,第一个用的病人就是他的女儿,他的女儿臀部有很大的脓肿,菌毒血症,非常危险,然后他把这个药给自己女儿吃下去,结果很快的就得到了治愈。后来人们就发现这个百浪多息里面真正起作用的,是苯磺酰胺这个化学结构,于是就合成了很多这一类的化合物,就是我们后来发现很多的磺胺药,我们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我们老百姓用的都是磺胺药,现在当然用得很少。

那么药物的第三个就是抗生素了,这个大家可能很熟悉。青霉素的发现是弗莱明英国圣玛丽医院的一个细菌学家,他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青霉素的污染,结果把金黄色葡萄球菌杀死,菌都没有了,他就发现这个青霉菌会分泌一种物质,这种物质有很强的抗菌作用,但是他那个时候,没有办法把它分离。所以后来1928年的时候,用了大概十几年的时间,又有两位科学家叫钱恩和弗劳雷两位科学家把它提纯,而且工业化。所以到1943年的时候,青霉素才正式的用于临床,而这个时候正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由于青霉素的使用,我们挽救了无数的生命,可以说大概算起来的话,可以有几百万生命得到挽救。后来又有链霉素等等。现在的抗生素,每年都会有新的抗生素,为什么呢?因为每年细菌都会变异来抗药,那么我们再合成新的抗生素。

还有的药物就是维生素,我们现在就觉得维生素不治病,好像到医院里边医生给你开点维生素,大家就觉得上当受骗。那个维生素是很有用的,这个最早怎么发现呢?你给这个老鼠喂碳水化合物、脂肪、蛋白质,把这些全给它分别喂进去,结果这个老鼠照样要死掉的,后来就发现它缺一类分子,很小的这样一类物质叫维生素。那么最早发现的有维生素B1,后来有B2,B12,维生素C等等一系列。所以我们现在复合多种维生素,一天吃一个,全吃下去,管你需要不需要,统统吃,其实有很大的浪费。大家看过电影,航海学家那个坏血病,就是维生素C的缺乏,要死人的,但是你维生素吃下去,他马上就好了。所以这个非常厉害,但这个好人吃了维生素C,可能什么现象也没有。

另外还有个很重要的是激素,激素的发现,这个激素是一大类,最早的是在肠道里边发现有一类分泌的这个物质,这个物质在肠道分泌以后,能够促进胰腺的,使胰腺的细胞活跃,来产生胰腺,所以把这一类物质叫激素。那么最典型的一个发现,就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胰岛素,那么班丁和麦克劳德他们得到了诺贝尔奖,他们是加拿大的科学家。这个照片后面是他们在多伦多的一个科技博物馆,现在还在那里。这是当年他们牵着这个狗,这个狗也很有名气,因为什么呢?你要把狗的胰腺给它摘掉,这个时候就发现狗的血糖就升高,然后这个狗就使劲的吃东西,但是还越来越瘦,最后死掉,后来把别的狗的胰脏拿下来,把它提取液给它注射进去,这个狗就恢复了,所以就做这个狗的实验。后来发现一个小男孩也是高血糖,实在没有办法,眼看要死了,把狗的胰腺分泌提取液给那个男孩,死马当活马医给他打进去,这个男孩就神奇般地恢复,后来又有一些人把它提取出来。当然还有其他比如说班丁的朋友叫做贝斯特帮他一起做实验的,麦克劳德也有一个他的学生帮他做化学实验,但是诺贝尔奖授予时光授给他们两个人。大家可能也知道这个故事,他们两人就拒绝接受,因为他们认为,是他们四个人共同做的,要发给我们四个人,要不就没有,但是后来还是给了他们两个人,但他们把钱分一半给了他们。所以这在我们科学界也是传为佳话,对我们怎么发扬团队精神,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这刚才讲的是药物,那么下面呢,在二十世纪关于诊断技术也有了很大的发现,我们现在到医院里面去照张片子,不当一回事。其实我们大概三 四十年以前,照片子是非常昂贵,非常难的,一般都是透视一下。这个是最早的X光机,很大,这个是第一张X光片子拍的那个手的投影,然后骨头、肉,它透过的程度不一样,然后后面有感光片子。这是当年刚刚有的X光机,一个房间,那么大一个房间,那么多人,才可以照出刚才那张手,现在大不一样了。你看这个是什么?这是心电图机,当年的心电图机,有的同志可能去做过心电图,这里三个电极,你看这里边,他要把脚泡在脚桶里头,两个手要伸在桶里边,就是电解质在溶液里头,然后来记录这么大一个机器,我们现在心电图可以小到这么小。那个是刚刚有了心电图机,但是很伟大了,可以把人的心脏的电都记下来,简直不可思议,当时。

外科学进步非常大,最早的一个推动力,是血管的缝合。这个动脉压力有多少呢?我们说120毫米汞柱的压力有多大,你们知道不知道?学物理学的可能感受直接深一点。我是学医的,我也知道习以为常,血压120毫米,给我第一次感受这个血压有多大的,是我在农村当医生,有一个农民想不开要自杀,拿镰刀往自己脖子上一拉,这个颈动脉给割断了,然后那个农民紧紧把棉被的棉絮给他塞住,推着车子就过来了,我就拿着这东西一揭开,这个血就从架子车上一直可以喷到天花板上,这个就是120毫米汞柱,这种情况下,能把这个血管给它缝起来,这不容易吧。所以1912年这个人获了诺贝尔奖,就是因为缝一根血管。现在想起来我们每一个大夫都可以缝,但是那个是不容易的,你可以缝血管了以后,你很多原来不能做的手术都可以做。

还有一个医学的发展器官移植。我们这个人老了以后,不是说所有器官一下子都坏掉,肯定有个器官先坏,再用药也不顶用,再给它修也不顶用,好,给他换一个。那么把这个器官换完了,其他器官还很好,就像我们自行车,别的都挺好,就这个气门嘴坏了,我们给换个气门嘴,这个又像新车一样。这个外科发展到现在阶段,移植外科是非常重要的,那么移植外科也走了相当长的历程。第一例移植是1933年,做什么呢?角膜移植,很容易,没有排异。然后一直到1953年,美国的一个医生,在一个孪生的兄弟之间,把一个兄弟的肾脏拿下来给他的兄弟,孪生的兄弟移植成功,当然这前面做了很多狗的实验。后来他1997年得了诺贝尔奖,现在全球有多少人做心脏移植呢?,按美国的县医院好多都可以做。一般大学的附属医院往往他们举办活动都有一百多个,二百多个这样来做,存活十年以上的心脏移植的人也是非常多啦。我们国家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例做的心脏移植到现在已经活了十几年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人跟我说,这个人非常牛气,因为把他当标志性的,所以到一定时间给他检查,让他住在旅馆里边,要供他生活,生怕他死掉,因为这标志我国的心脏移植手术活了十几年。

外科,还有一个腔镜外科,以前说普外科就是拉肚子,有什么病都是把肚子拉开,然后给你胆囊摘除呀,肠子给你拉拉直啊,把蛔虫给你捞出来啦,癌症总得给你割掉啦。开刀开一大口子,损伤很多,做完以后什么肠粘连。现在都是挖一个窟窿,比如说做胆囊手术,肚子不要拉开了,我们先打一个窟窿进去,进去什么呢?腹腔镜,照到里边,再打一个窟窿,进去一个剪刀,再打一个窟窿弄进去一个钳子,三个窟窿这边看着,那边电视就演示了,我的钳子在什么地方,然后把它夹住,然后把它剪下来,然后里边缝住,这个是最早了,现在什么都能做,关节也能做,脑子里面也能做,前列腺都可以做,再小的地方,现在都可以做,几乎现在可以讲,外科开刀能够做的,它都可以由腔镜外科来做,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发展。

最大的上个世纪进展,还是在它的后半时期,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这个的发展,2003年4月25号是我们DNA双螺旋结构发现了50周年。因为从二十世纪中叶开始,就有人注意到遗传的现象,最有名的大家知道是孟德尔,他根据豌豆不同的性状遗传以后,他发现它的子代都是有数量规律的,比如说这个绿的,黄的,它杂交,杂交完了以后再去跟黄的杂交,那么这个绿的跟黄的一定是一比三,这里面一定有一个遗传,所以他提出了遗传分离规律,和自由组合的规律,到了二十世纪初的摩尔根,他用果蝇的性状,因为果蝇的染色体比较少,而且它的繁殖非常快,看它的长翅膀、短翅膀也是非常显著,所以他进一步就发现了,它很可能是有物质基础的这种遗传,那么把它定位在染色体上,染色体是可以看到的,在细胞核里边的。后来随着显微镜的发展,染色体是可以看得很清楚了,还可以用照相给它拍下来,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我们的医院,我觉得最早是我们中科院的遗传所,就可以把病人的白细胞拿来,把核分离出来,然后把他的23对染色体都分离出来,给它排列起来,画一个图谱。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后,美国科学家把所有的染色体上的序列给它排出来。到了1990年的时候,发现DNA模型的沃森,他是冷泉港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主任,他在美国的国会听政通过以后,由美国政府支持启动了人类基因组计划,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计划,大家可能都听得很多了。我们讲了那么多,人类基因组计划,分子生物学进展,跟我们医学到底什么关系呢?是非常密切的,会引起革命的。我们譬如说先来讲诊断,那么首先是对单基因遗传疾病的诊断,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基因有非常严重的变化,它就造成了这一种病,这个是比较容易的,你只要定位它在哪个染色体上,什么地方,然后你就去看这个地方的序列,是不是跟正常人一样,不一样他就是有疾病。那么这个是最早的,已经生出来了,他症状没发现,就是说你要在生下来以前,就看你这个怀孕的孩子有没有遗传病,可能他父母有这个遗传倾向,那你就要看这个孩子有没有遗传现象。一般通过产前的检查,我们最容易的就在羊水里边取点羊水,因为这个羊水里边就有婴儿的细胞,然后就看他的基因,这个基因有没有病变,那么这还不行,这等于你已经怀孕了,对不对,然后你如果说这是不好的,你要打胎,那么最好呢,就是我在生的时候,我就能有计划,那怎么办呢?现在第三代的试管婴儿就可以做了,就是说把父亲的精子拿出来,把母亲的卵拿出来,把精子抓一个精子,打到那个卵细胞里边去,他可以取,比如说十几个,二十个卵出来,然后弄二十个精子给它分别打进去,然后它就都长出来了,对吧,那么这个时候,等它长成一个细胞变成两个,两个变四个,比如说16个细胞的时候,你去拿一个细胞出来,然后你看看它的染色体,看看这个基因有没有突变,如果没有突变,好 这一个受精卵细胞叫它继续发育,因为它都是一样的细胞,少一个没关系,那么最后他就变成了婴儿,是绝对不会有错误的,如果说你找出这个东西说,不对,这是有的,那么你再挑一个另外的看看,你最后可以挑一个最好的,叫它变成这个baby婴儿,这个完全可以解决的,没有问题的,如果大家要解决这个问题到我们医院来,都没有问题。

那么其他还有一些多基因遗传病。什么叫多基因呢?就是比如说高血压,糖尿病,它不是一个基因的问题,就是说这个父母呢,他有糖尿病,他生出的孩子不一定得糖尿病,但他容易得糖尿病,他是多方面基因跟后天的环境相互作用的。譬如说乳腺癌有一种家族里边,她就容易得乳腺癌,那么这个家族里边,有的后代容易得,有的不容易得,人们就发现其中有一个基因叫BRCA1,这个17号染色体,长臂21区这一个染色体,它突变的话,那么在这一类家系里边,她容易得乳腺癌,所以你应该在小女孩还没长大的时候,你就把她的血拿来查查,看看她的BRCA1是哪一种型,如果说它是有突变的,你要小心,你将来很容易得乳腺癌,如果说你是正常的,你放心好了,你不容易得。这个在美国医院都可以做了,我们现在医院也可以做了,技术上都没有问题。

那么基因治疗,我们不仅可以诊断,还可以治疗。最早的我们用肿瘤,严重的肿瘤反正没有别的办法了,就拿基因来做这个治疗。这个看起来是个遗传性的肥胖大鼠,这是一个已经培育出来的。大家已经知道了一个叫OB基因叫瘦基因,把这个瘦基因打进去,非常苗条,可惜现在只能在老鼠身上进行,人还不行,否则我们应用就很广了。另外药物治疗的个性化。我们知道任何一种药,对同样一模一样疾病表现的人,对他有效,对他没效,主要是人体对这个药物的代谢,对这个药物反映的基因都是不一样。所以我们通过人类基因组的研究,对基因的研究,将来就可能做到用药的个性化。根据你的基因特性,来决定你用什么药,他用什么药,你一天用三片,他一天用两片,这样就可以针对人的个性来给予治疗。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干细胞,应该说干细胞也是二十世纪一个很大的发现,而且是在二十世纪的末期有个突飞猛进发展。那么什么叫干细胞呢?我们人体受精卵,一个精子一个卵结合成一个细胞,然后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四个变八个。那么这个早期的时候,每个细胞都是一样的,到分裂到一定的程度,它才分化成不同的细胞,比如说外胚层,内胚层,中胚层,然后每一个胚层的细胞再分化成不同的组织,那么最早期这个细胞还没有分化的时候,我们就叫它干细胞。所以1998年美国的科学家发现,把这个干细胞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指导它往哪个方向分化。那么这个就有一个非常大的应用前景。就是说我只要把胚胎的干细胞拿来,我叫它分化成肝脏,它就变肝细胞,叫它分化成神经细胞,它就变成神经细胞。我们就可以拿这个来应用,给缺少的人,给他移植。大家知道这个是罗纳德﹒里根,老年痴呆症,老年痴呆也是脑细胞不行了,如果我们用干细胞给他移植进去,那他老年痴呆症也是有希望治的,不过里根是来不及了。这是桑兰,桑兰是体操运动员,脊髓断裂,所以她是高位截瘫,现在我们已经有非常多的证据,可以用干细胞把她的脊髓断的地方,给它重新长起来,因为神经细胞是不能重新长的,那么用新的干细胞去给它接起来,那么还是有希望能够使她站起来。

我想二十世纪的医学讲得很多了,你如果要讲,还可以再讲很多事情,都是非常有趣的进展。我们今天都受惠于这些医学的发展,所以我们很多疾病都可以治好了,以前认为不治之症,像癌症,白血病,今天很多都可以康复。那么二十一世纪这个医学将往什么地方发展呢?我觉得这个事情,要具体地说,二十一世纪会有什么新的发现,看病是什么样子,我觉得是不可能的,就像上个世纪,就是二十世纪初的时候,也有很多人预想,二十世纪医学怎么发展,有很多智人来预测,没有一个人测到的,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有刚才那么多的进展,所有的这些进展都是人家没有想到,都是自然跑出来的。那么是不是我们现在对二十一世纪没办法讲了呢?我觉得如果从方向上来看,还可以来预测一下。那么我愿意做四个预测,大家看一下说的对不对,可能十年 二十年以后,也有人说完全不对,但是我很有信心,肯定对的,就看我预测什么了。

第一个我的预测是二十一世纪医学的进展,仍然取决于现代科学技术的进展;肯定不会错的,与其他学科的交叉是二十一世纪医学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必然途径,非常保险,我觉得肯定对的。第二个,就会更加重视复杂系统的研究。我们现在二十世纪的医学,跟其他的科学一样,基本上是现代科学的思路,也就是用还原论的办法,我们开始的时候是观察果蝇,它是遗传性状,然后逐渐看进去是有DNA,DNA以后,现在是碱基对,现在已经有人说这个碱基对也不行,要看里面的原子,也有人甚至于说要看里边的电子运转正常不正常,就是越看越细,能不能解决问题呢?不可能解决问题。你看一个地方的分子变化,能反映你的全身的变化吗?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包括西方的现代科学家,西方的科学也觉得,一定要给它综合起来。

第三个预测,补充和替代医学将会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因为刚才的复杂系统,我们在研究方法上,还不能解决,因此人们就期望,在我们长期的经验当中,积累下来的一个复杂系统处理的结果,是好的,就像我们中药,我们几千年应用下来,甚至于国际上都掀起了一股热,他们不叫中医,因为美国也有传统医学,所以他们叫Complimentary ang Alternative Medicine CAM,这个已经在召开世界大会,我们学校的韩济生院士去讲,怎么用针刺来解毒,那引起轰动,我们不用药物替代,用针刺传统的办法来做。现在外国人也开始用中国的捏脊。大家可能都看过电影《刮痧》,因为文化差异非常大,他认为这个是侵犯人权,但是现在你要治病,他们也开始利用这个。这个是谁?刘海若,在英国她被判成植物人了,我们把她领回来,当然继续治疗,再加上中医,现在很好,2003年春天已经到中央电视台去了,恢复得很好,这也是我们的替代医学。

我重点要讲讲就是非常重要的,随着二十一世纪医学的发展,医学伦理问题将更加突出。第一首先是基因伦理学,随着我们人类基因组的应用,我们一定会出现基因歧视的问题。我们刚才讲了,将来每个人身边可能都有一张基因卡。你的基因是什么,然后就根据你这个基因,就知道你容易得什么病,这是第一。第二你得了病以后,用什么药治疗,根据这个依据都可以得到治疗。但是问题是这些是你的秘密,你的隐私,那么大夫一定要知道吧,大夫知道是不是破了你的隐私,大夫当然有一个保守秘密的问题。那么如果说你这些隐私泄露出去的话,那很严重。我刚才举个例子,如果那个乳腺癌的这个基因,一个女中学生,一个班级里边,她将来是得乳腺癌的,她是不容易得乳腺癌的,那肯定歧视她对不对,她自己也很痛苦,她将来去找工作,用工单位要看你的基因卡,得乳腺癌不要,到保险公司去投保,肯定不行,这很严重。即使都没有问题,别人都可以不知道,她自己要知道吧,自己知道了以后,你说这是什么心情,她随时在提防着,我什么时候得乳腺癌,这个我想比她不知道还要痛苦,我宁可得乳腺癌,我也不要知道我可能得乳腺癌,这个问题很严重。我还要强调一下我们医学的根本目的,我现在跟我们医学院的医生,甚至高龄的医生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医学到底要干什么,还不简单吗,我们医学就是给人看病吗,原来看不好的病,我把它看好了,不就行了吗,甚至再扩大一点,我再把疾病也给预防了,那不是好了吗?我说不,为什么呢?这不是我们医学最根本的目的,医学最根本的目的是保持人的健康。什么是健康?现在这个世界卫生组织定了一个,“健康是种躯体 精神和社会上持续的完好状态”。大家注意这个定义,不光是躯体上的完好状态,还要精神上的,社会上的,我们现在确实治好了很多的病人,很多心肌梗塞的病人,我们治好了,但是这个病人随时都可能要预防第二次发作,上楼也不敢走快,一走快,就心绞痛,那么他活得很痛苦。癌症的病人,有的也能治好,但是也不好,也不坏,也没有死掉,也没有根治。其他还有很多病,都是治得不能完全恢复的,你说这个人活得是不是很痛苦。虽然我们医学是大大延长了人的寿命,比如说现在我们国家平均寿命预计已经到了71岁了,像上海这样的城市里边,女性已经平均到78岁了。正因为我们寿命延长了,我们才出现了很多我们原来没有的病,我们肿瘤的发病率大大地提高,我们的心脑血管的病也越来越多,也就是我们产生了一大批很痛苦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这是我们医学的目的吗?我觉得不是,我们的医学,要使得大家都活得很健康,哪怕活得短一点,但是要很健康,包括对社会上的,精神上的这种愉快。就像我刚才讲的,所以我想我们的医学始终不要忘记我们的根本目的。还有个很大问题,医学公平的问题。我们今天的医疗条件大大地改善了,很多新的药,抗菌素越来越多,那么原来一些细菌不好治的,我们现在可以杀死了。但是医疗的费用是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增长,这个增长的速度大大地超过了我们国民经济的增长。这是我们现在面临非常严重的问题,而我们现在政府要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这个是摆在我们这里,比解决看癌症也好,心脏病也好,还要难,但是还要重要,我们同样这些资源,如果我们分配得好,我们处理得得当,我们就能够给大家造更多的幸福,同样我们的医学到底要怎么样发展,也确实是个大问题。是不是我们的现代科学,用于我们的医学越多,我们能治好的病越多,我们就越好呢?我想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所以这个问题也留给大家来讨论。我想我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只能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问:韩院士,您好,我是生物教学部的学生,能向您提问我感到非常的荣幸。我想向您提两个大家可能都关心的问题,第一个就是我国目前发生在社会上,比如说流行的这个非典型肺炎,那么您所了解的就是说,有哪些具体的,可行的药物治疗方案,是不是就停留在原来的治疗前期,只能依靠人们自身的这种免疫抵抗力。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在报纸上看到,我们国家已经初步建立了,这个应对急性传染病的这种安全处理体系,那么您能不能就您所了解的情况,给我们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答:你问的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结合实际。现在有人把现在所面临的非典型肺炎的问题,比作1998年的特大洪水等等,而且对政府来讲,这个处理SARS比这洪水还要难,对现政府的一次考验。那么这个是比较难的一个问题,我先讲你第二个问题,因为牵扯到我们重大卫生问题的一个应急措施,应急系统,那么我们的疾病预防中心卫生部很快就制定了一个计划,怎么来建立中国的这个应对系统,当然这需要投入,需要建设,那么在目前我们通过这一次非典型肺炎。我们已经得到了很多的教训,温家宝总理讲,我们通过这个SARS,如果做得好呢,我们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就是说在建立我们中国突发事件的这个系统里面,我们就学到了很多的东西。那么我相信,我们是会取得成果的,但是我们大家要在战术上,要充分地重视,包括我们北京地区,我们的病例,我们现在要增加透明度,还在增加,特别是疑似病人这一块儿,这是比较难确定的,就是说他的症状,甚至于他的X光肺部都是比较典型的,但是传染病确诊有一条,要知道它的接触途径,就是跟病人的接触,那么这一条现在很多人找不到,就把这些人划成疑似病人,还有人发烧,但是他肺部没有炎症,那这怎么算呢,也许炎症明天就出来,后天就出来,但这些人都不能叫他是非典型肺炎,但是是不是把他划成疑似病人呢?也很难。那么随着我们这个工作的进展,我相信在我们国家是完全有能力可以应付它的。

那么最大的一个问题,您刚才问的一个问题,就是它的治疗,那么这个治疗是,你不知道病原的话,你这个治疗是不可能非常得力的,但是现在也有一些初步的结果,譬如说现在大家比较多的认为,它是冠状病毒,而是一种变异的冠状病毒,但是这不好下结论,因为在病人的肺部组织里发现了这个东西,并不说明它就是致病,只是说很可能,那么如果说是病毒的话,那么我们现在所有的药物都不能直接杀病毒,我们还没有杀病毒的药,但是不知道大家看了没有,我们这个病最早是广东发生的,广东的呼吸病研究所钟南山院士,也是我们北医毕业的一个校友,他一直在呼吸病房很有造诣,那么广东大量病例发现以后,根据他的观察以后,他就试着用激素治疗,甚至用到皮下激素,因为病毒是没有药治疗的,所以只能针对他肺部的病变,就是肺部有大量的渗出液,所以他们叫透明肺,就是大量的渗出液,所以肺块里边都是水,他没办法呼吸,所以这个只有用大量的激素,把炎症控制下去,不管你什么原因,叫炎症反应给它压下去,叫它分泌物减少,很多病人就治过来了,所以经过这个特别是激素治疗以后,病人的治愈率大大地提高,那么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到了广州去以后,甚至印象非常深刻的,表示中国对非典型肺炎治疗做出了一个贡献,但是不是说所有的病例医院及时都能治疗,所以还是由死亡的病例。

- 返回 -

相关推荐:

阳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无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
19955321973

服务时间:
0:00-24:00(每周7天)